孟子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孟子 卷第七
汉 赵岐 注 景清内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八

孟子卷第七      赵氏注

离娄章句上离娄者古之明目者盖以为黄帝时人也黄帝亡其𤣥珠使离朱索之离

朱即离娄也能视于百步之外见秋亳之末然必须规矩乃成方贠犹论语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故以题篇

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

不能成方贠公输子鲁班鲁之巧人也或以为鲁昭公之子虽天下至巧亦犹须规矩

师旷之聦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师旷晋平

公之乐大师也其听至聦不用六律不能正五音六律阳律太蔟姑洗㽔賔夷则无射黄锺也五音宫商角征

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仁恩之政天下乃可平也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

不可法于后丗者不行先王之道也仁心性仁

也仁闻仁声逺闻也虽然犹须行先王之道使百姓被泽乃可为后法也故曰徒善不足

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但有善心而不行之不足以为政但有善

法度而不施之法度亦不能独自行也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诗大雅嘉乐之篇愆过也

所行不过差矣不可忘者以其循用旧故文章遵用先王之法度未闻有过也圣人既竭目

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贠平直不

可胜用也尽己目力续以四者方贠平直可得而知审故用之不可胜极也既竭

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

音须律而正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

仁覆天下矣尽心欲行恩继以不忍加恶于人之政则天下被覆衣之仁也故曰

为髙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

先王之道可谓智乎言因自然则用力少而成功多矣是以惟

仁者宜在髙位不仁而在髙位是播其恶

于众也仁者能由先王之道不仁逆道则自播扬其恶于众人也上无道揆也

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

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言君无道术可以揆度天

意臣无法度可以守职奉命朝廷之士不信道德百工之作不信度量君子触义之所禁谓学士当行君子之

道也小人触刑愚人罹于密网也此亡国之政然而国存者侥幸耳非其道也故曰城郭不

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

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

丧无日矣言君不知礼臣不学法度无以相检制则贼民兴亡在朝夕无复有期日言国无礼

义必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泄泄犹沓

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

道者犹沓沓也诗大雅板之篇天谓王者蹶动也言天方动女无敢沓沓但为非义

非礼背弃先王之道而不相匡正也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

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人臣之道当进君于

善责难为之事使君勉之谓行尧舜之仁是为恭臣陈善法以禁闭君之邪心是为敬君言吾君不肖不能行

善因不諌正此为贼其君也 章指言虽有巧智犹须法度国由先王礼义为要不仁在位播越其恶诬君不

諌故谓之贼明上下相须而道化行也

孟子曰规矩方贠之至也圣人人伦之至

至极也人事之善者莫大取法于圣人犹方贠须规矩也欲为君尽君道欲

为臣尽臣道二者皆法尧舜而巳矣尧舜之为

君臣道备不以舜之所以事尧事君不敬其君

者也不以尧之所以治民治民贼其民者

言舜之事尧敬之至也尧之治民爱之尽也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

而巳矣暴其民甚则身弑国亡不甚则身

危国削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百丗不

能改也仁则国安不仁则国危亡甚谓桀纣不甚谓幽厉厉王流于彘幽王灭於戏可谓身危国

削矣名之谓谥之也谥以幽厉以章其恶百丗𫝊之孝子慈孙何能改也诗云殷鉴不逺

在夏后之丗此之谓也诗大雅荡之篇也殷之所鉴视近在夏后之丗

耳以前代善恶为明镜也欲使周亦鉴于殷之所以亡也 章指言法则尧舜以为规矩鉴戒桀纣避逺危殆

名谥一定千载而不可改也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

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

夏殷周国谓公侯之国存亡在仁与不仁也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

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

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

仁是由恶醉而强酒保安也四体身之四肢强酒则必醉也 章指言人

所以安莫若为人恶而弗去患必及身自上𨔶下其道一焉

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

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

诸已其身正而天下归之反其仁己仁独未至邪反其智已智

独未足邪反其敬已敬独未恭邪反求诸身身己正则天下归就之服其德也诗云永言配

命自求多福此诗巳见上篇其义同 章指言行有不得于人一求诸身责已之道也

改行饬躬福则至矣

孟子曰人有𢘆言皆曰天下国家𢘆常也人之常

语也天下谓天子之所主国谓诸侯之国家谓卿大夫之家也天下之本在国国

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治天下者不得良诸侯无以为本治其国

者不得良卿大夫无以为本治其家者不得良身无以为本也 章指言天下国家各依其本本正则立本倾

则踣虽曰常言必须敬愼也

孟子曰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巨室大家也谓

贤卿大夫之家人所则效者言不难者但不使巨室罪之则善也巨室之所慕一

国慕之一国之所慕天下慕之故沛然德教

溢乎四海慕思也贤卿大夫一国思随其所善恶一国思其善政则天下思以为君矣沛然大

洽德教可以满溢于四海之内 章指言天下倾心思慕向善巨室不罪咸以为表德之流行可以充四海也

孟子曰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

贤天下无道小役大弱役强斯二者天也

顺天者存逆天者亡有道之丗小德小贤乐为大德大贤役服於贤德也

无道之时小国弱国畏惧而役于大国强国也此二者天时所遭也当顺从之不当逆也齐景公

曰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绝物也涕出而

女于呉齐景公齐侯景谥也言诸侯既不能令告邻国使之进退又不能事大国往受教命是所

以自绝于物物事也大国不与之通朝聘之事也呉蛮夷也时为强国故齐侯畏而耻之泣涕而与为婚

也小国师大国而耻受命焉是犹弟子而

耻受命于先师也今小国以大国为师学法度焉而耻受命教不从其进退

譬犹弟子不从师也如耻之莫若师文王师文王大国

五年小国七年必为政于天下矣文王行仁政以

移殷民之心使皆就之今师效文王大国不过五年小国七年必得政于天下矣文王时难故百年乃洽今之

时易文王由百里起今大国乃逾千里过之十倍有馀故五年足以为政小国差之故七年诗云商

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

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肤敏祼将于京

雅文王之篇丽亿数也言殷帝之子孙其数虽不伹亿万人天既命之惟服于周殷之美士执祼畅之礼将事

于京师若微子者肤大敏达也此天命之无常也孔子曰仁不可为众也

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孔子云行仁者天下之众不能当也诸侯有好

仁者天下无敢与之为敌今也欲无敌于天下而不以仁

是犹执𤍠而不以濯也诗云谁能执𤍠逝

不以濯诗大雅桑柔之篇谁能持𤍠而不以水濯其手喻为国谁能违仁而无敌也 章指言遭

衰逢乱屈服强大据国行仁天下莫敌虽有亿众无德不亲执𤍠须濯明不可违仁也

孟子曰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

葘乐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与言则何亡

国败家之有言不仁之人以其所以为危者反以为安必以恶见亡而乐行其恶如使

其能从諌从善可与言议则天下何有亡国败家也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

淸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

我足孔子曰小子听之淸斯濯缨浊斯濯

足矣自取之也孺子童子也小子孔子弟子也淸濯所用尊卑若此自取之喻人善

恶见尊贱乃如此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

毁然后人毁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

自为可侮慢之行故见侮慢也家先自为可毁坏之道故见毁也国先自为可诛伐之政故见伐也大甲

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

已见上篇说同 章指言人之安危皆由于己先自毁伐人乃攻讨甚于天孽敬愼而巳如临深渊战战

恐栗

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

民者失其心也失其民之心则天下畔之箪食壷浆以迎武王之师是也得天

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

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

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欲得民心聚其所欲而与之尔近也勿施行其所恶

使民近则民心可得矣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

𧺆圹也故为渊驱鱼者獺也为丛驱爵者

鹯也为汤武驱民者桀与纣也今天下之

君有好仁者则诸侯皆为之驱矣虽欲无

王不可得已民之思明君犹水乐埤下兽乐圹野驱之则归其所乐獺㺍也鹯土鹯也

故云诸侯好为仁者驱民若此也汤武行之矣如有则之者虽欲不王不可得也今之欲王

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为不畜

终身不得苟不志于仁终身忧辱以陷于

死亡今之诸侯欲行王道而不积其德如至七年病而却求三年时艾当畜之乃可得以三年时不

畜藏之至七年而欲卒求之何可得乎艾可以为灸人病干乆益善故以为喻志仁者亦久行之不行之则忧

辱以陷死亡桀纣是也诗云其何能淑载胥及溺此之

谓也诗大雅桑柔之篇淑善也载辞也胥相也刺时君臣何能为善乎但相与为沈溺之道也 章

指言水性趋下民乐归仁桀纣之驱使就其君三年之艾畜而可得一时欲仁犹将沉溺所以明鉴戒也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

可与有为也言非礼义谓之自暴也吾身

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也言人尚自暴自弃何可与有言

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

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旷空舍纵哀伤也弗由居是者

是可哀伤哉 章指言旷仁舍义自暴弃之道也

孟子曰道在迩而求诸逺事在易而求之

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迩近也道在近

而患人求之逺也事在易而苦人求之难也谓不亲其亲不事其长故其事逺而难也 章指言亲亲敬长近

取诸己则迩而易也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获于上民不可得而

治也获于上有道不信于友弗获于上矣

信于友有道事亲弗恱弗信于友矣恱亲

有道反身不诚不恱于亲矣诚身有道不

明乎善不诚其身矣言人求上之意先从己始本之于心心不正而得人

意者未之有也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

也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

动者也授人诚善之性者天也故曰天道思行其诚以奉天者人道也至诚则动金石不诚则鸟

兽不可亲狎故曰未有能动者也 章指言事上得君乃可临民信友恱亲本在于身是以曾子三省大雅矜

矜以诚为贵也

孟子曰伯夷辟纣居北海之濵闻文王作兴

曰盍归乎来吾闻西伯善养老者伯夷让国遭纣

之丗辟之隐遁北海之濵闻文王起兴王道盍归乎来归周也大公辟纣居东海

之濵闻文王作兴曰盍归乎来吾闻西伯

善养老者太公吕望也亦辟纣丗隐居东海曰闻西伯养老二人皆老矣往归文王也

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归之是天下之

父归之也天下之父归之其子焉往此二老犹

天下之父也其馀皆天下之子耳子当随父二父往矣子将安如言皆将往也诸侯有行文

王之政者七年之内必为政于天下矣

诸侯如有能行文王之政者七年之闲必足以为政矣天以七纪故七年文王时难故久衰周时易故速也上

章言大国五年者大国地广人众易以行善故五年足以治也 章指言养老尊贤国之上务文王勤之二老

逺至父来子从天之顺道七年为政以勉诸侯欲使庶几于行善也

孟子曰求也为季氏宰无能改于其德而

赋粟倍他日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鸣

鼓而攻之可也求孔子弟子冉求季氏鲁卿季康子宰家臣小子弟子也孔子以冉

求不能改季氏使从善为之多敛赋粟故欲使弟子鸣鼓以声其罪而攻伐责让之曰求非我徒疾之也

此观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弃于孔子

者也况于为之强战争地以战杀人盈野

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

肉罪不容于死孔子弃富不仁之君者况于争地而杀人满之乎此(⿱艹石)率土地使食

人肉也言其罪大死刑不足以容之故善战者服上刑连诸侯者

次之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孟子言天道重生战者杀人故

使善战者服上刑上刑重刑也连诸侯合从者也罪次善战者辟草任地不务脩德而富国者罪次合从连横

之人也 章指言聚敛富君弃于孔子冉求行之同闻鸣鼓以战杀民土食人肉罪不容死以为大戮重人命

之至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

𡘤其恶眸子目瞳子也存人存在人之善恶也胸中正则眸子了

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了明也眊者蒙蒙目不明之貌

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廋哉廋匿也听言察目言正视端人

情可见安可匿哉 章指言目可神𠋫精之所在存而察之善恶不隠知人之道斯为审矣

孟子曰㳟者不侮人俭者不夺人侮夺人

之君惟恐不顺焉恶得为㳟俭为㳟敬者不侮慢人

为廉俭者不夺取人有好侮夺人之君有贪陵之性恐人不顺从其所欲安得为恭俭之行也恭俭岂

可以声音𥬇貌为哉恭俭之人俨然无欲自取其名岂可以和声谄𥬇之

貌强为之哉 章指言人君恭俭率下移风人臣恭俭明其廉忠侮夺之恶何由干之而错其心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淳于髡齐人也问礼男女

不相亲授孟子曰礼也礼不亲授曰嫂溺则援之以手

髡曰见嫂溺水则当以手牵援之否邪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

孟子曰人见嫂溺不援出是为豺狼之心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

援之以手者权也孟子告髡曰此权也权者反经而善也曰今

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髡曰今天下之道溺矣夫子何

不援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

欲手援天下乎孟子曰当以道援天下而道不得行子欲使我以手援天下乎 章

指言权时之义嫂溺援手君子大行拯丗以道道之指也

公孙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问父子不亲教何也

子曰势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

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夫子教我以

正夫子未出于正也则是父子相夷也父

子相夷则恶矣父亲教子其势不行教以正道而不能行则责怒之夷伤也父子相

责怒则伤义矣一说曰父子反自相非若夷狄也子之心责其父云夫子教我以正道而夫子之身未必自行

正道也执此意则为反夷矣故曰恶也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

闲不责善责善则离离则不祥莫大焉

而教不欲自相责以善也父子主恩离则不祥莫大焉 章指言父子至亲相责离恩易子而教相成以仁教

之义

孟子曰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

身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闻之

矣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未之闻也

养亲也守身使不陷于不义也失仁义则何能事父母乎孰不为事事亲事之

本也孰不为守守身守之本也先本后末事守乃立也

曾子养曾晰必有酒肉将彻必请所与问

有馀必曰有曾晰死曾元养曾子必有酒

肉将彻不请所与问有馀曰亡矣将以复

进也此所谓养口体者也若曾子则可谓

养志也事亲若曾子者可也将彻请所与问曾晰所欲与子

孙所爱者也必曰有恐违亲意也故曰养志曾元曰无欲以复进曾子也不求亲意故曰养口体也事亲之道

当如曾子之法乃为至孝也 章指言上孝养志下孝养体曾参事亲可谓至矣孟子言之欲令后人则曾子也

孟子曰人不足与适也政不足闲也惟大

人为能格君心之非适过也诗云室人交遍谪我闲非格正也时皆小人

居位不足过责也政教不足复非訧独得大人为辅臣乃能正君之非法度也君仁莫不仁

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

正君之身一国定矣欲使大人正之 章指言小人为政不足闲非贤臣正君使握道机君正国定下不

邪侈将何闲也

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虞度也言人之

行有不度其将有名誉而得者若尾生本与妇人期于梁下不度水之卒至遂至没溺而获守信之誉求全之

毁若陈不瞻将赴君难闻金鼓之声失气而死可谓欲求全其节而反有怯弱之毁者也 章指言不虞获誉

不可为戒求全受毁未足惩咎君子正行不由斯二者也

孟子曰人之易其言也无责耳矣人之轻易其言

不得失言之咎责也一说人之轻易不肯谏正君者以其不在言责之位者也 章指言言出于身驷不及舌

不惟其责则易之矣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人之所患患于不知己未有可

师而好为人师者惑也 章指言君子好谋而成临事而惧时然后言畏失言也故曰师哉师哉桐子之命不

愼则有患矣

乐正子从于子敖之齐乐正子见孟子

乐正克孟子弟子也从于齐之右师子敖子敖使而之鲁乐正子随之来之齐也孟子在齐乐正子见之也

孟子曰子亦来见我乎孟子见其来见迟故云亦来也曰先生

何为出此言也乐正子曰先生何为非克而出此言曰子来几日

孟子问子来几曰乎曰昔者克曰昔者来至昔者往也谓数日之闲也曰昔者

则我出此言也不亦宜乎孟子曰昔者来至而今乃来我出此言亦

其宜也孟子重爱乐正子欲亟见之思深望重也曰舍馆未定克曰所止舍馆未定故不

即来也馆客舍曰子闻之也舍馆定然后求见长者

孟子曰子闻见长者之礼当须舍馆定乃见之乎曰克有罪乐正子谢过服罪也 章

指言尊重道敬贤事长人之大纲乐正子好善故孟子讥之责贤者备也

孟子谓乐正子曰子之从于子敖来徒𫗦

啜也我不意子学古之道而以𫗦啜也

齐之贵人右师王驩也学而不行其道徒食饮而巳谓之𫗦啜也乐正子本学古圣人之道而今随从贵人无

所匡正故言不意子但𫗦啜也 章指言学优则仕仕以行道否则隐逸免置穷处𫗦啜沈浮君子不与是以

孟子咨嗟乐正子也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

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无后为大

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

舜惧无后故不告而娶君子知舜告焉不得而娶娶而告父母礼也舜不以告权也故曰犹告与告同也 章

指言量其轻重无后不可是以大舜受尧二女夫三不孝蔽者所暗至于大圣卓然匪疑所以垂法也

孟子曰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

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事皆有实事亲从兄仁义

之实也知仁义所用而不去之则智之实也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

也乐之实乐斯二者礼乐之实节文事亲从兄使不失其节而文其礼敬

之容而中心乐之也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

也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乐此事亲从兄出于

中心则乐生其中矣乐生之至安可巳也岂从自觉足蹈节手舞曲哉 章指言仁义之本在于孝弟孝弟之

至通于神明况于歌舞不能自知盖有诸中形于外也

孟子曰天下大恱而将归已视天下恱而

归已犹草芥也惟舜为然舜不以天下将归己为乐号泣于天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

为子舜尽事亲之道而瞽瞍厎豫瞽瞍厎

豫而天下化瞽瞍厎豫而天下之为父子

者定此之谓大孝舜以不顺亲意为非人子厎致也豫乐也瞽瞍顽父也尽

其孝道而顽父致乐使天下化之为父子之道者定也章指言以天下之贵富为不若得意于亲故能懐协顽

嚚厎豫而欣天下化之父子加亲故称盛德者必百丗祀无与比崇也


孟子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