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六 孟子 卷第七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八

孟子卷第七      趙氏注

離婁章句上離婁者古之明目者蓋以爲黃帝時人也黃帝亡其𤣥珠使離朱索之離

朱即離婁也能視於百步之外見秋亳之末然必須規矩乃成方貟猶論語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故以題篇

孟子曰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

不能成方貟公輸子魯班魯之巧人也或以爲魯昭公之子雖天下至巧亦猶須規矩

師曠之聦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師曠晉平

公之樂大師也其聽至聦不用六律不能正五音六律陽律太蔟姑洗㽔賔夷則無射黃鍾也五音宮商角徵

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仁恩之政天下乃可平也今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其澤

不可法於後丗者不行先王之道也仁心性仁

也仁聞仁聲逺聞也雖然猶須行先王之道使百姓被澤乃可爲後法也故曰徒善不足

以爲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但有善心而不行之不足以爲政但有善

法度而不施之法度亦不能獨自行也詩云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遵先王之法而過者未之有也詩大雅嘉樂之篇愆過也

所行不過差矣不可忘者以其循用舊故文章遵用先王之法度未聞有過也聖人旣竭目

力焉繼之以規矩準繩以爲方貟平直不

可勝用也盡己目力續以四者方貟平直可得而知審故用之不可勝極也旣竭

耳力焉繼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勝用也

音須律而正也旣竭心思焉繼之以不忍人之政而

仁覆天下矣盡心欲行恩繼以不忍加惡於人之政則天下被覆衣之仁也故曰

爲髙必因丘陵爲下必因川澤爲政不因

先王之道可謂智乎言因自然則用力少而成功多矣是以惟

仁者宜在髙位不仁而在髙位是播其惡

於衆也仁者能由先王之道不仁逆道則自播揚其惡於衆人也上無道揆也

下無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

義小人犯刑國之所存者幸也言君無道術可以揆度天

意臣無法度可以守職奉命朝廷之士不信道德百工之作不信度量君子觸義之所禁謂學士當行君子之

道也小人觸刑愚人罹於密網也此亡國之政然而國存者僥倖耳非其道也故曰城郭不

完兵甲不多非國之災也田野不辟貨財

不聚非國之害也上無禮下無學賊民興

喪無日矣言君不知禮臣不學法度無以相檢制則賊民興亡在朝夕無復有期日言國無禮

義必詩曰天之方蹶無然泄泄泄泄猶沓

沓也事君無義進退無禮言則非先王之

道者猶沓沓也詩大雅板之篇天謂王者蹶動也言天方動女無敢沓沓但爲非義

非禮背棄先王之道而不相匡正也故曰責難於君謂之恭陳善

閉邪謂之敬吾君不能謂之賊人臣之道當進君於

善責難爲之事使君勉之謂行堯舜之仁是爲恭臣陳善法以禁閉君之邪心是爲敬君言吾君不肖不能行

善因不諌正此爲賊其君也 章指言雖有巧智猶須法度國由先王禮義爲要不仁在位播越其惡誣君不

諌故謂之賊明上下相須而道化行也

孟子曰規矩方貟之至也聖人人倫之至

至極也人事之善者莫大取法於聖人猶方貟須規矩也欲爲君盡君道欲

爲臣盡臣道二者皆法堯舜而巳矣堯舜之爲

君臣道備不以舜之所以事堯事君不敬其君

者也不以堯之所以治民治民賊其民者

言舜之事堯敬之至也堯之治民愛之盡也孔子曰道二仁與不仁

而巳矣暴其民甚則身弒國亡不甚則身

危國削名之曰幽厲雖孝子慈孫百丗不

能改也仁則國安不仁則國危亡甚謂桀紂不甚謂幽厲厲王流於彘幽王滅於戲可謂身危國

削矣名之謂謚之也謚以幽厲以章其惡百丗𫝊之孝子慈孫何能改也詩云殷鑒不逺

在夏後之丗此之謂也詩大雅蕩之篇也殷之所鑒視近在夏後之丗

耳以前代善惡爲明鏡也欲使周亦鑒於殷之所以亡也 章指言法則堯舜以爲規矩鑒戒桀紂避逺危殆

名謚一定千載而不可改也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

也以不仁國之所以廢興存亡者亦然

夏殷周國謂公侯之國存亡在仁與不仁也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諸

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廟

士庶人不仁不保四體今惡死亡而樂不

仁是由惡醉而強酒保安也四體身之四肢彊酒則必醉也 章指言人

所以安莫若爲人惡而弗去患必及身自上𨔶下其道一焉

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

智禮人不荅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

諸已其身正而天下歸之反其仁己仁獨未至邪反其智已智

獨未足邪反其敬已敬獨未恭邪反求諸身身己正則天下歸就之服其德也詩云永言配

命自求多福此詩巳見上篇其義同 章指言行有不得於人一求諸身責已之道也

改行飭躬福則至矣

孟子曰人有𢘆言皆曰天下國家𢘆常也人之常

語也天下謂天子之所主國謂諸侯之國家謂卿大夫之家也天下之本在國國

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治天下者不得良諸侯無以爲本治其國

者不得良卿大夫無以爲本治其家者不得良身無以爲本也 章指言天下國家各依其本本正則立本傾

則踣雖曰常言必須敬愼也

孟子曰爲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巨室大家也謂

賢卿大夫之家人所則效者言不難者但不使巨室罪之則善也巨室之所慕一

國慕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故沛然德敎

溢乎四海慕思也賢卿大夫一國思隨其所善惡一國思其善政則天下思以爲君矣沛然大

洽德敎可以滿溢於四海之內 章指言天下傾心思慕嚮善巨室不罪咸以爲表德之流行可以充四海也

孟子曰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賢役大

賢天下無道小役大弱役強斯二者天也

順天者存逆天者亡有道之丗小德小賢樂爲大德大賢役服於賢德也

無道之時小國弱國畏懼而役於大國強國也此二者天時所遭也當順從之不當逆也齊景公

曰旣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絕物也涕出而

女於呉齊景公齊侯景謚也言諸侯旣不能令吿鄰國使之進退又不能事大國往受敎命是所

以自絕於物物事也大國不與之通朝聘之事也呉蠻夷也時爲強國故齊侯畏而恥之泣涕而與爲婚

也小國師大國而恥受命焉是猶弟子而

恥受命於先師也今小國以大國爲師學法度焉而恥受命敎不從其進退

譬猶弟子不從師也如恥之莫若師文王師文王大國

五年小國七年必爲政於天下矣文王行仁政以

移殷民之心使皆就之今師效文王大國不過五年小國七年必得政於天下矣文王時難故百年乃洽今之

時易文王由百里起今大國乃踰千里過之十倍有餘故五年足以爲政小國差之故七年詩云商

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旣命侯於周服侯

服於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祼將於京

雅文王之篇麗億數也言殷帝之子孫其數雖不伹億萬人天旣命之惟服於周殷之美士執祼暢之禮將事

於京師若微子者膚大敏達也此天命之無常也孔子曰仁不可爲衆也

夫國君好仁天下無敵孔子云行仁者天下之衆不能當也諸侯有好

仁者天下無敢與之爲敵今也欲無敵於天下而不以仁

是猶執𤍠而不以濯也詩云誰能執𤍠逝

不以濯詩大雅桑柔之篇誰能持𤍠而不以水濯其手喻爲國誰能違仁而無敵也 章指言遭

衰逢亂屈服強大據國行仁天下莫敵雖有億衆無德不親執𤍠須濯明不可違仁也

孟子曰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

葘樂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

國敗家之有言不仁之人以其所以爲危者反以爲安必以惡見亡而樂行其惡如使

其能從諌從善可與言議則天下何有亡國敗家也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

淸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

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淸斯濯纓濁斯濯

足矣自取之也孺子童子也小子孔子弟子也淸濯所用尊卑若此自取之喻人善

惡見尊賤乃如此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

毀然後人毀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

自爲可侮慢之行故見侮慢也家先自爲可毀壞之道故見毀也國先自爲可誅伐之政故見伐也大甲

曰天作孼猶可違自作孼不可活此之謂

已見上篇說同 章指言人之安危皆由於己先自毀伐人乃攻討甚於天孼敬愼而巳如臨深淵戰戰

恐慄

孟子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

民者失其心也失其民之心則天下畔之簞食壷漿以迎武王之師是也得天

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

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

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欲得民心聚其所欲而與之爾近也勿施行其所惡

使民近則民心可得矣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

𧺆壙也故爲淵敺魚者獺也爲叢敺爵者

鸇也爲湯武敺民者桀與紂也今天下之

君有好仁者則諸侯皆爲之敺矣雖欲無

王不可得已民之思明君猶水樂埤下獸樂壙野敺之則歸其所樂獺獱也鸇土鸇也

故云諸侯好爲仁者敺民若此也湯武行之矣如有則之者雖欲不王不可得也今之欲王

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爲不畜

終身不得苟不志於仁終身憂辱以陷於

死亡今之諸侯欲行王道而不積其德如至七年病而卻求三年時艾當畜之乃可得以三年時不

畜藏之至七年而欲卒求之何可得乎艾可以爲灸人病乾乆益善故以爲喻志仁者亦久行之不行之則憂

辱以陷死亡桀紂是也詩云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此之

謂也詩大雅桑柔之篇淑善也載辭也胥相也刺時君臣何能爲善乎但相與爲沈溺之道也 章

指言水性趨下民樂歸仁桀紂之敺使就其君三年之艾畜而可得一時欲仁猶將沉溺所以明鑒戒也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

可與有爲也言非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

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言人尚自暴自棄何可與有言

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

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曠空舍縱哀傷也弗由居是者

是可哀傷哉 章指言曠仁舍義自暴棄之道也

孟子曰道在邇而求諸逺事在易而求之

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邇近也道在近

而患人求之逺也事在易而苦人求之難也謂不親其親不事其長故其事逺而難也 章指言親親敬長近

取諸己則邇而易也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獲於上民不可得而

治也獲於上有道不信於友弗獲於上矣

信於友有道事親弗恱弗信於友矣恱親

有道反身不誠不恱於親矣誠身有道不

明乎善不誠其身矣言人求上之意先從己始本之於心心不正而得人

意者未之有也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

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

動者也授人誠善之性者天也故曰天道思行其誠以奉天者人道也至誠則動金石不誠則鳥

獸不可親狎故曰未有能動者也 章指言事上得君乃可臨民信友恱親本在於身是以曾子三省大雅矜

矜以誠爲貴也

孟子曰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濵聞文王作興

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伯夷讓國遭紂

之丗辟之隱遁北海之濵聞文王起興王道盍歸乎來歸周也大公辟紂居東海

之濵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

善養老者太公呂望也亦辟紂丗隱居東海曰聞西伯養老二人皆老矣往歸文王也

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歸之是天下之

父歸之也天下之父歸之其子焉往此二老猶

天下之父也其餘皆天下之子耳子當隨父二父往矣子將安如言皆將往也諸侯有行文

王之政者七年之內必爲政於天下矣

諸侯如有能行文王之政者七年之閒必足以爲政矣天以七紀故七年文王時難故久衰周時易故速也上

章言大國五年者大國地廣人衆易以行善故五年足以治也 章指言養老尊賢國之上務文王勤之二老

逺至父來子從天之順道七年爲政以勉諸侯欲使庶幾於行善也

孟子曰求也爲季氏宰無能改於其德而

賦粟倍他日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鳴

鼓而攻之可也求孔子弟子冉求季氏魯卿季康子宰家臣小子弟子也孔子以冉

求不能改季氏使從善爲之多斂賦粟故欲使弟子鳴鼓以聲其罪而攻伐責讓之曰求非我徒疾之也

此觀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棄於孔子

者也況於爲之強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

爭城以戰殺人盈城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

肉罪不容於死孔子棄富不仁之君者況於爭地而殺人滿之乎此(⿱艹石)率土地使食

人肉也言其罪大死刑不足以容之故善戰者服上刑連諸侯者

次之辟草萊任土地者次之孟子言天道重生戰者殺人故

使善戰者服上刑上刑重刑也連諸侯合從者也罪次善戰者辟草任地不務脩德而富國者罪次合從連橫

之人也 章指言聚斂富君棄於孔子冉求行之同聞鳴鼓以戰殺民土食人肉罪不容死以爲大戮重人命

之至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

𡘤其惡眸子目瞳子也存人存在人之善惡也胷中正則眸子瞭

焉胷中不正則眸子眊焉瞭明也眊者蒙蒙目不明之貌

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廋哉廋匿也聽言察目言正視端人

情可見安可匿哉 章指言目可神𠋫精之所在存而察之善惡不隠知人之道斯爲審矣

孟子曰㳟者不侮人儉者不奪人侮奪人

之君惟恐不順焉惡得爲㳟儉爲㳟敬者不侮慢人

爲廉儉者不奪取人有好侮奪人之君有貪陵之性恐人不順從其所欲安得爲恭儉之行也恭儉豈

可以聲音𥬇貌爲哉恭儉之人儼然無欲自取其名豈可以和聲諂𥬇之

貌強爲之哉 章指言人君恭儉率下移風人臣恭儉明其廉忠侮奪之惡何由干之而錯其心

淳于髠曰男女授受不親禮與淳于髡齊人也問禮男女

不相親授孟子曰禮也禮不親授曰嫂溺則援之以手

髡曰見嫂溺水則當以手牽援之否邪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

孟子曰人見嫂溺不援出是爲豺狼之心也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

援之以手者權也孟子吿髡曰此權也權者反經而善也曰今

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髡曰今天下之道溺矣夫子何

不援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

欲手援天下乎孟子曰當以道援天下而道不得行子欲使我以手援天下乎 章

指言權時之義嫂溺援手君子大行拯丗以道道之指也

公孫丑曰君子之不敎子何也問父子不親敎何也

子曰勢不行也敎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繼

之以怒繼之以怒則反夷矣夫子敎我以

正夫子未出於正也則是父子相夷也父

子相夷則惡矣父親敎子其勢不行敎以正道而不能行則責怒之夷傷也父子相

責怒則傷義矣一說曰父子反自相非若夷狄也子之心責其父雲夫子敎我以正道而夫子之身未必自行

正道也執此意則爲反夷矣故曰惡也古者易子而敎之父子之

閒不責善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

而敎不欲自相責以善也父子主恩離則不祥莫大焉 章指言父子至親相責離恩易子而敎相成以仁敎

之義

孟子曰事孰爲大事親爲大守孰爲大守

身爲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聞之

矣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未之聞也

養親也守身使不陷於不義也失仁義則何能事父母乎孰不爲事事親事之

本也孰不爲守守身守之本也先本後末事守乃立也

曾子養曾晳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

有餘必曰有曾晳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

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餘曰亡矣將以復

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謂

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將徹請所與問曾晳所欲與子

孫所愛者也必曰有恐違親意也故曰養志曾元曰無欲以復進曾子也不求親意故曰養口體也事親之道

當如曾子之法乃爲至孝也 章指言上孝養志下孝養體曾參事親可謂至矣孟子言之欲令後人則曾子也

孟子曰人不足與適也政不足閒也惟大

人爲能格君心之非適過也詩云室人交徧讁我閒非格正也時皆小人

居位不足過責也政敎不足復非訧獨得大人爲輔臣乃能正君之非法度也君仁莫不仁

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國定

正君之身一國定矣欲使大人正之 章指言小人爲政不足閒非賢臣正君使握道機君正國定下不

邪侈將何閒也

孟子曰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虞度也言人之

行有不度其將有名譽而得者若尾生本與婦人期於梁下不度水之卒至遂至沒溺而獲守信之譽求全之

毀若陳不瞻將赴君難聞金鼓之聲失氣而死可謂欲求全其節而反有怯弱之毀者也 章指言不虞獲譽

不可爲戒求全受毀未足懲咎君子正行不由斯二者也

孟子曰人之易其言也無責耳矣人之輕易其言

不得失言之咎責也一說人之輕易不肯諫正君者以其不在言責之位者也 章指言言出於身駟不及舌

不惟其責則易之矣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爲人師人之所患患於不知己未有可

師而好爲人師者惑也 章指言君子好謀而成臨事而懼時然後言畏失言也故曰師哉師哉桐子之命不

愼則有患矣

樂正子從於子敖之齊樂正子見孟子

樂正克孟子弟子也從於齊之右師子敖子敖使而之魯樂正子隨之來之齊也孟子在齊樂正子見之也

孟子曰子亦來見我乎孟子見其來見遲故云亦來也曰先生

何爲出此言也樂正子曰先生何爲非克而出此言曰子來幾日

孟子問子來幾曰乎曰昔者克曰昔者來至昔者往也謂數日之閒也曰昔者

則我出此言也不亦宜乎孟子曰昔者來至而今乃來我出此言亦

其宜也孟子重愛樂正子欲亟見之思深望重也曰舍館未定克曰所止舍館未定故不

即來也館客舍曰子聞之也舍館定然後求見長者

孟子曰子聞見長者之禮當須舍館定乃見之乎曰克有罪樂正子謝過服罪也 章

指言尊重道敬賢事長人之大綱樂正子好善故孟子譏之責賢者備也

孟子謂樂正子曰子之從於子敖來徒餔

啜也我不意子學古之道而以餔啜也

齊之貴人右師王驩也學而不行其道徒食飲而巳謂之餔啜也樂正子本學古聖人之道而今隨從貴人無

所匡正故言不意子但餔啜也 章指言學優則仕仕以行道否則隱逸免置窮處餔啜沈浮君子不與是以

孟子咨嗟樂正子也

孟子曰不孝有三無後爲大於禮有不孝者三事謂阿意曲

從陷親不義一不孝也家貧親老不爲祿仕二不孝也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無後爲大

舜不告而娶爲無後也君子以爲猶告也

舜懼無後故不告而娶君子知舜告焉不得而娶娶而告父母禮也舜不以告權也故曰猶告與告同也 章

指言量其輕重無後不可是以大舜受堯二女夫三不孝蔽者所闇至於大聖卓然匪疑所以垂法也

孟子曰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

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事皆有實事親從兄仁義

之實也知仁義所用而不去之則智之實也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

也樂之實樂斯二者禮樂之實節文事親從兄使不失其節而文其禮敬

之容而中心樂之也樂則生矣生則惡可已也惡可已

也則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樂此事親從兄出於

中心則樂生其中矣樂生之至安可巳也豈從自覺足蹈節手舞曲哉 章指言仁義之本在於孝弟孝弟之

至通於神明況於歌舞不能自知蓋有諸中形於外也

孟子曰天下大恱而將歸已視天下恱而

歸已猶草芥也惟舜爲然舜不以天下將歸己爲樂號泣於天

不得乎親不可以爲人不順乎親不可以

爲子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厎豫瞽瞍厎

豫而天下化瞽瞍厎豫而天下之爲父子

者定此之謂大孝舜以不順親意爲非人子厎致也豫樂也瞽瞍頑父也盡

其孝道而頑父致樂使天下化之爲父子之道者定也章指言以天下之貴富爲不若得意於親故能懐協頑

嚚厎豫而欣天下化之父子加親故稱盛德者必百丗祀無與比崇也


孟子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