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略史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略史
作者:刘少奇 朱少连
1923年8月10日
本作品收录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罢工胜利周年纪念册》和《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言论集
载于1923年10月出版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罢工胜利周年纪念册》

(一)弁言[编辑]

  自产业革命以后,机器愈发达,渐将社会分成劳动与资产两大阶级;机器愈发达,两阶级的界限愈分明,两阶级的利益愈背驰,劳工解放运动乃随之而起。最近数十年中,西欧劳工阶级皆各组织团体,联成一气,向资产阶级宣战;或已取得政权,实行劳农专政,或已养成伟大的潜势力,仍不断地向资产阶级进攻。中国产业发达较迟,要求解放的呼声,直到最近数年中,才从久被压迫的劳动界中发出来。自从一九二二年香港海员大罢工以后,工会运动与罢工运动乃层见叠出,而武力解散武力压迫亦随之而至,这可以证明中国劳工解放运动发达之速,势力之大,社会上一般人的视线也不容不转向于这一方了。安源路矿工人的工会运动及旧年九月之大罢工,实是幼稚的中国劳工解放运动中最有成绩的一件。在这周年纪念的时候,我们应该把过去的事实,详细的披露出来,聊供伙伴之借鉴,借叨明者之教益。

(二)黑幕重重的萍矿与株萍路[编辑]

  萍乡安源煤矿为中国最大产业,即汉冶萍公司之一部,开采已二十余年,产量极富,据估计约包孕有五百兆吨之多。其采取方法,悉仿西制,电车驰骤,往来如梭,机声隆隆,累年不绝。全矿所用工人凡一万二千余人(开大工时,人数尚须增加),内计窿内矿工六千余人,机械工千余人,余则俱为洗煤炼焦,运轮及各项杂工。每日可出煤约二千余吨,炼焦约七、八百吨。所出煤焦,除略供本矿及株萍、粤汉两路之用外,余均由株萍、粤汉两路及公司轮驳运往汉阳、大冶,以供两处钢铁厂之用。

  萍矿原来之工作制度,除窿外一部分机械工人及窿内杂工等系点工(以日计工资)而外,余俱为包工,工人皆在包头之下作点工,因此工人出卖其劳力,乃不能与资本家直接交易,中间还须经过包头阶级之剥削。如窿内矿工,矿局所给工资,每人每日可合银洋二角七、八分,而工头给与工人,则每人海日只可合铜元二十六、七枚(安源洋价每一元可换铜元二百一十余枚),工头剥削所得,实在工人工资一倍以上。且当发给工资时,又得剥削其尾数,如工资在一元以上者给一元,不上一无者则仅以不足数之铜元付给之。他如歇工扣伙食,误事罚工资,重利盘剥等事,无所不用其极。是故工头每月收入有银洋七、八百元者,有上千元者。

  工头收入既如是之丰,则欲相安于无事,势必须分与职员若干以塞其口,否则职员固可上下其手,使工头不独无红利可图,且将大折其本。工头与职员于是双方勾结,一方尽力剥削工人之血汗,一方又着手于“吃点”、“买空”、“做窿”、‘买灰”等弊,从矿局方面攫得许多利益。

  窿外各种包头于工人之资,皆有同等之剥削,间有剥削至工人工资三、四倍以上者。

  萍矿工人每日工作时间为十二时。工人皆系成年工人,惟一小部分之学徒及守房子送饭等工人为童年工人,女工绝无。矿局对于工人生活的设备,极不完善。窿工有食宿处四区,计屋百余间,每间约丈余宽,二丈余深,须住四十八人,然因房屋过少,竟有每屋住至五十人以上者。房中床俱叠置,人类柜橱,空气恶劣,地位低湿,诚一“栖流所”之不如!窿外工人亦稍有寄宿房屋,但亦不敷用。他如食宿处之食料更属粗陋无比。工人洗澡池直等于一小市之泥沟,实为世间绝无而仅有者!诸如此类,均非生人所能堪。余如工人游艺及工人教育设备,皆一无所有。卫生方面,设有一萍矿医院,然亦仅潦草塞责,司其事者初不类减少工人痛苦一如天使之慈心医士,直一性情暴躁如狼似虎之市侩耳,屠夫耳!

  萍矿当局对于各职员工头对工人之无理打骂及无情剥削与压迫,初不加以制止,时且助长职员工头之成风以对待工人。以故萍矿职员工头得任性而行,毫无忌惮。其中重重之黑幕,实有非吾人所忍言者!矿局职员,自矿长以至各下级职员及工头管班等,无不可以殴打工人,工人对于彼等之无理命令,亦莫敢稍有违抗。工人有稍不如意者,即滥用私刑,如跪火炉、背铁球、带篾枷、抽马鞭、跪壁块等,或送警拘留蛮加拷打。人生而受此,诚奴隶牛马之不如矣!

  株萍路局工友共有一千一百余人,工作制多系点工,其中黑幕较少,惟其职员平日无理之压迫,亦不稍减于矿局,工人教育及卫生之设备各种,亦均付缺如。

  安源路矿工友性质俱十分激烈,不畏生死,重侠好义,极能服从,又以万余工友,团聚一处,声息相通,故团结力亦十分充足。而另一方面,工作既如是之苦,压迫既如是之重,待遇既如是之虐,剥削既如是之深,故“组织团体、解除压迫、改良待遇、减少剥削”之口号一出,即万众景从,群焉归附。

(三)第一个工人补习学校——俱乐部的成立[编辑]

  安源工人向来并无何等之组织。间亦有结兄弟及同乡会等小结合,但此种小结合于工人利害初无何种意义。年来因潮流之澎湃,工会运动及罢工运动既已弥漫于全国,安源工友之较为明了者,因之亦渐成本身痛苦之难忍与四周形势之可图,遂有意顺应此种潮流而谋自身之解放。

  民国十年,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以后,特托人介绍安源路局火车房数工友通信,此后书记部所有各种书报及各处劳工解放运动之消息均次第传来,《工人周刊》等出版物,乃时出张于工厂附近之墙壁,宣传因而大广,于是要求解放之念,在此少数工友之心中,乃如雨后春笋,勃然怒放!适湖南中华工会机械会于九月(一九二一年,即民国十年)派人到安组织分会,路矿工友加入者达二百人。但机械会之组织是狭义的,只限于机械工友,对于此地久受压迫困于地狱中的大多数煤矿工友,不免有向隅之憾。此间一部分较觉悟的工友渐觉此种贵族式、排他式的机械会,绝对无发达之可能,遂于十二月中函书记部,请求派人到安帮助并指导一切。书记部当即特派毛润之,李能至、宋友生与张理全四人到安考察情形,开始活动。毛等先以朋友的关系与各工友接洽,渐谈及工人受痛苦受压迫及有组织团体之必要等情,于是大得工友欢迎。书记部因是乃决定在安源办一工人补习学校及国民学校,特派李能至及蔡增准充当教员。学校于民国十一年一月成立,校址设于安源五福巷,这便是第一个工人补习学校。斯时工人夜晚至校补习者有六十余人,其中以路局工人为多。李等于教课之中,即略事宣传“工人在世界上之地位及有联合起来组织团体与资本家奋斗以减少痛苦解除压迫之必要与可能”,此外并常与各处工友接洽连络。二月之久,工友因此而觉悟者甚多;且辗转传播,来与李等接谈者日众,最后乃共集议组织俱乐部。三月十六日开第一次筹备会,推出筹备主任;四月一日开第二次筹备会,即由发起人李能至、朱少连等十人联名呈请萍乡县立案,并请出示保护,当蒙批准出示在案。因官厅之保护与发起人之宣传,俱乐部遂稍形发达,乃迁入牛角坡五十二号。四月十六日开第三次筹备会时部员已达三百余人,遂选举李能至为正主任,朱少连为副主任,并选出评议、干事若干人。五月一日劳动节,俱乐部遂宣告成立。当日举行大游行,并散发传单,向社会及工友表明俱乐部成立之意义,晚间并演新剧及他种游艺,借娱群众。

  俱乐部成立以后,加入者并不十分踊跃,良以当时俱乐部对外宣传之宗旨,仅为联络感情,交换智识等数句空话,对于工友切身之利害,初未明言。后乃以“创办消费合作社可买便宜货”为口号向群众宣传,加入俱乐部者因是渐众。

(四)“铤而走险”的大罢工[编辑]

  十一年七月,湖北汉阳铁厂工友因所组织之俱乐部为武力强迫解散而全厂罢工,不数日且获胜利。安源工友得到此项消息,甚为惊奇。俱乐部乘此时机,即向工友明白宣告:“俱乐部之宗旨,为保护工人的利益,减除工人的压迫与痛苦”,群众为之大动。矿局路局方面初对俱乐部甚不注意,及汉阳铁厂既罢工,乃渐觉俱乐部实含有几许其他作用,因之俱为不安而思有以消弭之。又因汉阳铁厂之罢工,乃由于武力压迫铁厂工人俱乐部而起,以故对于俱乐部虽十分恐惧,但亦不敢径行压迫,遽尔封禁,只得以笼络手段假意敷衍。此时俱乐部正主任李能至已去长沙,部内办事人除朱少连外,尚有蒋先云、蔡增准数人。矿局当时系副矿长舒楚生握权,舒遂亲身至俱乐部探听情形,一面恐吓蒋、蔡等,一面又以津贴俱乐部经费拨给俱乐部房屋为言,希用笼络手段,借保无事。但彼时蒋、蔡等皆未为所诱动,反向工人大为宣传,谓:“舒矿长都到了俱乐部,矿长都不敢轻视俱乐部,可见俱乐部是正当的机关了。”于是俱乐部乃以此事及汉阳铁厂罢工胜利事件日夜在俱乐部宣传,每日分数处演讲,工人之来听者日众一日,加入俱乐部者亦日以数十计。空气愈造愈浓厚,形势愈趋愈严重,资本家恐惧之余,破坏之手段乃立至。

  舒矿长见威吓不灵,利诱无效,且形势日趋险恶,不得已乃邀同路局机务处徐处长等联名具禀萍乡县署及赣西镇守使署,谓俱乐部为乱党机关,请以武力封禁。九月七日,赣西镇守使省安国换防抵萍,路矿当局便大施恐吓手段。路局职员徐海波装神作鬼,以虚伪之友谊,警告俱乐部副主任朱少连(路局行车部总司机,与徐为同学)并加恐吓,促其速走,否则必有杀身之祸。次日两局挂名职员沈开运(湘人,素称当局傀儡),同样恐吓俱乐部职员蒋先云、蔡增准者数次。他们以为将朱、蒋,蔡等数人先行吓走,俱乐部必定自然瓦解。那知朱等强硬异常,不为所动,且切实声明:“秉正大光明之宗旨,作正大光明之事业,死也不怕!”九日俱乐部正主任李能至由长沙到安源,态度更为坚决,誓死不离安源。徐海波,沈开运等知诡计不行,乃请萍乡县正式出示,训令俱乐部自行停闭。但此时粤汉路罢工风潮又起,路矿当局恐慌万分,将从前破坏俱乐部之手段完全软化,忙请李能至不要发表萍乡县训令,并承认往官厅疏通保护俱乐部。俱乐部乃趁此时机,竭力训练新加入的多数工友,并向路矿两局提出条件如下:

  (一)路矿两局须呈请行政官厅出示保护俱乐部。

  (二)路矿两局每月须津贴俱乐部常月费二百元。

  (三)从前积欠工人存饷限七日内发清。并限于二日内完全答复。俱乐部在此二日内,即竭力宣传“如不圆满答复,即行罢工”,并竭力宣传须服从俱乐部之命令,须依指挥而动作。此时群众激昂,已无可制止。及十二日路矿两局第一次答复,俱乐部认为不圆满;遂再通告路矿两局限即时答复,一面即准备各项手续以谋最后之对付。当日路矿两局虽一变从前欺压的态度为谦虚的态度,作具体答复,但尚圆滑,于存饷一项之答复,仍不圆满。至此俱乐部复提出增加工资减少剥削等条件,要求答复。同时又接上海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来函,略谓:“……请你们努力作最后的对待,不要为官成所降服!我们奋斗的精神,自有奋斗的代价。我们因压迫而死,毋宁奋斗而死,死有代价,死有价值!我们对于你们表无限的同情,决设法为诸君的声援!”罢工行动,这时已勃不可遏。十三日火车房工人即无心作工,人人相遇即聚谈罢工,并声言:“若本日下午四时萍乡县保护俱乐部的告示不到,并本月饷银不能答复在十五发给,即行罢工。”同时矿局窿工及各处工人也都跃跃欲动。迨至晚间十二时,萍乡县告示还未到部,俱乐部此时已成骑虎之势,乃断然将罢工命令发出,时为一九二二年(即民国十一年)九月十三日午夜十二时也,俱乐部部员时仅七百余人。

(五)罢工以后[编辑]

  先是工友既如此激烈,俱乐部已知非罢工即无法解决,但深恐万余工友不能齐心,又恐不能维持秩序,而各处工人代表无不满口承认,担保己部工友能够齐心,能够维持秩序。并声言罢工期内,各工友的举动,当比平时更加文明,维持的方法只有各归住房而不外出。俱乐部见各方皆有把握,且情势已迫,故于十三日夜将各处罢工命令,分别同时传出。即于是夜开赴株洲之元次车先行停开,将车头及水柜各种重要机件完全卸下,并通知机务处各工友,次早不放进班号。当夜三时,矿局东平巷电线忽然断绝,运炭电车不能行走,各工友皆已知当夜罢工,遂如潮水一般,一群群涌出窿外,大呼“罢工”不绝。工友出窿后,即争取树枝将窿口塞满,先通知当晚四时接班的不要进班,再派人在各窿口把守,并竖立大旗一方,上写“罢工”二字。于是窿工完全罢工了。其余如洗煤台、制造处、修理厂、炼焦处等均于十四日上午停止工作,各归住房去了。此外尚有八方井锅炉房一处及电机处电机二架,俱乐部命令仍照常工作。因为八方井锅炉房乃供给窿内打水机、打风机之用,若停止工作一小时,全矿即将完全被水淹没,无风全窿即将着火。这一部分工作乃萍矿最险要的工作,所以不能停工。电机除供给电车外,尚供给安源全市电灯及窿工食宿处之饮水,若停止工作,则全市黑暗,且万余工人无水可饮,故亦不能停止工作。

  大罢工实现后,俱乐部恐怕这日会要被封,遂把各种重要文件及办事地点均先行迁开,仅由俱乐部接收各方报告及发布各种命令布告而已。总指挥李能至秘密策应,俱乐部全权代表刘少奇长住俱乐部应付一切。十四日清晨,俱乐部监察队各持白旗密布街市及工厂附近,以维持秩序。各处墙壁满贴俱乐部布告,有“候俱乐部通告方准开工”及“各归住房,不得扰乱”等语。一面并密派侦探队随处刺探消息,防止破坏。

  同时发表宣言如下:

萍乡安源路矿工人罢工宣言

  “各界的父老兄弟姊妹们呵!请你们看:我们的工作何等的苦呵!我们的工钱何等的少呵!我们时时受人家的打骂,是何等的丧失人格呵!我们所受的压迫已经到了极点,所以我们要“改良待遇”、“增加工资”、“组织团体——俱乐部”。

  现在我们的团体被人造谣破坏;我们的工钱被当局积欠不发,我们已再三向当局要求,迄今没有圆满答复,社会上简直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呵!

  我们要命!我们要饭吃!现在我们饿著了!我们的命要不成了!我们于死中求活,迫不得已以罢工为最后的手段。我们要求的条件下面另附。

  我们要求的条件是极正当的,我们死也要达到目的。我们不作工,不过是死!我们照从前一样作工,做人家的牛马,比死还要痛苦些,我们誓以死力对待,大家严守秩序!坚持到底!

  各界的父老兄弟姊妹们呵!我们罢工是受压迫太重,完全出于自动,与政治军事问题不发生关系的呵!请你们一致援助!我们两万多人饿著肚子在这里等著呵!下面就是我们要求的条件:

  (一)俱乐部改为工会,路矿两局承认工会有代表工人向路矿两局交涉之权。

  (二)以后路矿两局开除工人,须得工会之同意。

  (三)从本月起路矿两局每月例假废止大礼拜,采用小礼拜。

  (四)以后工人例假、病假、婚丧假,路矿两局须照发工资。

  (五)每年十二月须发给夹薪。

  (六)工人因公殒命者,路矿两局须给以天字号棺木并工资三年,一次发给。

  (七)工人因公受伤不能工作者,路矿两局须营养终身,照工人工资多少,按月发给。

  (八)路矿两局从前积欠工人存饷,一律发给。

  (九)罢工期间工钱,须由路矿两局照发。

  (十)路矿两局须指拨火车房后之木围及南区警察所前之大坪为建筑工会之基地,并共拨一万元为建筑费,每月两局各津贴二百元为工会常月费,从本月起实行。

  (十一)以后路矿两局职员工头不得殴打工人。

  (十二)窿工全体工人须加工资五成。

  (十三)添补窿工工头,须向窿内管班大工照资格深浅提升,不得由监工私行录用。

  (十四)窿工食宿处须切实改良,每房至多不得过三十八人。

  (十五)洗煤台须照从前办法,每日改作三班,每班八小时,工资须照现在长班发给,不得减少。

  (十六)制造处、机器厂将包工改为点工。

  (十七)路矿工人每日工资在四角以下者,须增加一角。

萍乡安源路矿两局全体工人同启”

  又一面具禀萍乡县署及赣西镇守使署,呈明罢工原委,一面将上述十七条用公函递送路矿两局,并函达两局;“如欲调商,即请派遣正式代表由商会介绍与俱乐部代表刘少奇接洽。”

(六)屡战皆北的破坏手段[编辑]

  路矿当局此时已不知手段之何出,恐慌万状,一面派代表经商会与俱乐部接洽,一面仍无调和诚意,极力设法破坏,思将此掀天风潮消灭于无形。

  萍矿工头平日剥削之苛刻,前已略述。工友平日对工头敢怒而不敢言者,此时之欲尽行发泄此不平之气,固为意中事,是工头对于此次罢工,当然有切肤之痛。于是百计从中破坏,思借此以自保。其中尤以由卖工头职位每月收入数千元的总监工王鸿卿(鄂人)为最厉。大罢工实现后,王即召集全体窿工工头会议,商议破坏罢工方法,议定由各工头各去请其亲戚的工人数人,许以入窿不作工,仍照常给价。有少数工友为亲谊及金钱所惑,顾思照计而行。但工人监察十分严密,不许其入窿,如有入窿者,即以武力对待,即公司职员亦均不能入窿。工人之已入窿者,复不准其出外,任其在内饥饿,候至次日下午方由俱乐部下令,将入窿之工人放出,再详加劝导,令其改悔。于是各工友再无一人敢自行上工者。王鸿卿见此计不行,便又密遣暗探刺杀李能至,悬赏洋六百元。工友闻此大愤,宣言俱乐部主任若被害,当使路矿局全体不得生离安源。一方面严加警卫,不许李能至外出;即偶尔出外有所接洽,不出二十分钟,必有数百人围其所入之房屋不许出入,工友保护首领如是之周到,王鸿卿狡酷的手段,自无从施为了。王便又改途易辙,想用武力压迫,遂联电镇守使,请将安源划为特别戒严区域,设立戒严司令部,于重要地方俱安置机关枪,大肆威吓,并出价每人二元一天,请来军队数百,占住俱乐部及各处重要工作处,工人一见武力,愈加愤激,即有数千工人冒死冲入俱乐部。起首军队把守头门,不准入内,工人愤极,一拥而入,军队无法,乃群由后门山背鼠窜而出,口里并说:“我们都是别地人,谁愿意来干涉你们这种事?我们不过是王老爷两块钱一天请来的呀!”十六日有军队把守各工作处,保护工人入班作工,但工人乃在食宿处把守,故仍无人上工。此外复有多数工友围住工作处坐守,不准任何人入内,军队来驱至死不迟。

(七)“军队没有这样的纪律!”[编辑]

  矿山工人,分子甚为复杂。在一小市镇内,万余人举行罢工,无一人不为秩序吃虑。罢工后,商家大起恐慌,以为抢劫会即刻实现,天尚未黑,即纷纷闭市,市面自八九时后,除工人监察队及警兵外,便没有人行走。乃这次罢工秩序之好,初非意料所及。此时俱乐部命令之严,远过军令,平时街上赌钱及窿工食宿处之赌博皆在所不免,而于罢工期间内,赌博乃绝迹,即非工人之在街市赌钱者,见俱乐部监察队旗帜一挥,便都四散。平时星期日街上工人拥挤不开,独这几日内,工人皆归住房不出。各工作处之监守员监守极严,无论何人皆不准入内,即有路矿两局及戒严司令之特别徽章的人及兵士都不准通行,惟有俱乐部的条子方可。故路矿两局及戒严司令部均到俱乐部请发霉章,这时候的俱乐部真是唯一的独裁政府呀!有一次工人集聚多人,军队用机关枪向他们假作射击,他们不怕死,一拥向前,势极危迫,恰好工人监察队到,旗帜一挥,便无一人不四散了。至是戒严司令李鸿程旅长也叹惜他部下的军队没有这样的纪律,声明工人不妨碍秩序,彼亦决不干涉工人。李旅长盖亦知工人此举在要求改良生活,非武力所能解决,因而对于这次罢工,后来反积极维特。出力甚多。有人常说工人无智识,见此也可以稍塞其口吧!

  罢工后,工人各归住房,每房派一人到俱乐部打听消息,如有事故,即一呼数百,如臂使指。罢工前一日李能至到车务处与矿长路局长谈话,适正有专车将开赴萍乡,工人疑为路矿两局谋挟李能至到萍乡去,于是数千工人将车务处围住,由众寻出李能至送回俱乐部始散。罢工后有一工友为戒严司令部拿去,不一刻即有数千工人将军队围住,声言请军队快些释放,军队拿枪驱逐,工人不动,军队不得已乃将该被捕工人释放,于是俱乐部监察队旗帜一挥,大家便散了。

(八)资本家终于屈服了[编辑]

  十四日上午初罢工,就有商会代表谢岚舫及地方绅士陈盛芳来俱乐部愿任调人,工人代表出与接洽,将所要求之条件提出,当由谢、陈二君携往路矿两局,至晚回信,略谓:“路矿两局对于工人所要求各条,皆可承认;但现时做不到,请先邀工人开工,再慢慢磋商条件。”工人代表谓:“工人所希望的在于解决目前生活问题,若路矿两局不派全权代表从磋商条件下手,徒用一句滑稽空言作回话,事实上恐万不能解决。”十五日路矿两局派了全权代表到商会,俱乐部主任李能至亦到。路矿两局仍以先开工后商条件为辞,工人方面绝对拒绝,仍无结果。十六日早,绅商学界来信劝工人让步先开工,工人宣言不承认条件无说话之余地。同时并发表如下之宣言:

  “各界的父老兄弟:米也贵了,布也贵了,我们多数工友——窿工,还只有二十个钢子一天,买了衣来便没有饭吃,做了饭来便没有衣穿,若是有父母妻子一家八口的那就只有饿死的一条路了!我们不能饿著肚子做工,所以要加工钱,我们不能赤著身体做工,所以要加工钱。路矿两局只要将荆纸烟酒席费节省一点下来都够给我们要加的工钱,但我们停工已是几天了,他们还是不理,不是要强迫我们向死的路上走吗?

  我们从前过的生活,简直不是人的生活,简直是牛马奴隶的生活,天天在黑暗地底做了十几点钟的工,还要受人家的打骂,遭人家的侮辱,我们决不愿再过这种非人的生活了,所以要改良待过。现在我们停工几天了,路矿两局还是不理,不是要强迫我们向死的路上走吗?

  路矿两局要强迫我们去死,我们自然是非死不可,现在两万多工人都快要死了。亲爱的父老兄弟们!你们能忍心见死不救吗?

  我们要求路矿两局的条件是救死的唯一法子,不达到我们的要求,便没有生路,我们也只好以死待之。

  各界的父老兄弟们!我们两万多人快要死了!你们能忍心见死不救吗?

安源路矿两局全体工人同启”

  十六日午刻两局派人来部,请代表至戒严司令部商量解决办法。工人代表去后,仍声言不从磋商条件入手无解决之希望。戒严司令便立刻现出本来面目,多方恐吓代表,谓:“如果坚持作乱,就把代表先行正法!”不料这位代表毫不为动,反谓;“万余工人如此要求,虽把代表砍成肉泥,仍是不能解决!”司令复谓:“我对万余人也有法子制裁,我有万余军队在这儿!”工人代表愤然说道:“就请你下令制裁去!”随后舒矿长到了,与工人代表说了些工人无理罢工的话,要求工人即时上工。工人代表请其磋商条件,舒氏不肯。后参谋长也来了,说了些不关紧要的话。这时候外面喧声如雷,有数千工人把司令部围了,声言请代表出来,有事请旅长与矿长到俱乐部商量。代表出外向大众解释以后,复入与旅长、矿长谈话。旅长方拿出调人的口气来说:“请代表下午再来这里商量。”代表即厉声说:“若不磋商条件,即可以不来;至说用别的方法可以解决,请你们把我斫碎罢!”言时怒不可遏。这时旅长与矿长都软了下来,唯唯要求而已。代表回俱乐刽后,旅长即来一信,代表驻军向俱乐部道歉,并愿自为调人,请从速解决。

  俱乐部组织既十分严密,群众又如是勇敢,一切破坏的手段亦均归失败。同时电机处及八方井打风打水机等险要工作,亦因烧炭告罄,势极危迫。且路旷两局职员内部分为数派,对于此次大罢工,都想利用俱乐部将敌派打倒而自握实权,暗中与俱乐部接洽者,时有其人。两局当局际此危岌之秋,又迫于商会及地方士绅之请求,于是矿长李镜澄氏乃出而主张实行调和,从事磋商条件。十七日晚,两局及俱乐部代表会同商会地方士绅等调人将条件细加磋商,订就草约;十八日早,由三方代表在路局机务处签定正式条约。五日之大罢工,至此始告终止。

  条件原文如下:

  (一)路矿两局承认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

  (二)以后路矿两局开除工人须有正当理由宣布,并不得借此次罢工开除工人。

  (三)以后例假属日给长工,路旷两局须照发工资;僩日照常工作者须发夹薪,病假须发工资一半,以四个月为限,但须路矿两局医生证明书。

  (四)每年十二月须加发工资半月,候呈准主管机关后实行。

  (五)工人因公殒命,年薪在百五十元以上者,须给工资一年,在百五十元以下者,给百五十元,一次发给。

  (六)工人因公受伤不能工作者,路矿两局须予以相当之职业,否则照工人工资多少按月发给半饷,但工资在二十元以上者,每月以十元为限。

  (七)路矿两局存饷分五个月发清,自十月起每月发十分之二,但路局八月份饷,须于本月二十日发给。

  (八)罢工期间工资,须由路矿两局照发。

  (九)路矿两局每月须津贴俱乐部常月费洋二百元,从本月起实行。

  (十)以后路矿两局职员工头不得殴打工人。

  (十一)窿工包头发给窿工工价,小工每日一角五分递加至一角八分,大工二角四分递加至二角八分,分别工程难易递加。

  (十二)添补窿工工头,须由窿内管班大工照资格深浅提升,不得由监工私行录用。

  (十三)路矿工人每日工资在四角以下者须加大洋六分,四角以上至一元者照原薪加百分之五。

  萍矿总局全权代表舒印   株萍路局全权代表李义藩印   工人俱乐部全权代表李能至印

  民国十一年九月十八日协定

(九)罢工胜利庆祝会[编辑]

  条件签定后,俱乐部即召集工人到大操场开庆祝大会,工友到的一万余人。操场中间立了一个演说台,撑起俱乐部的旗子及国旗。下午两点钟,数百工友手持小旗拥著李能至来了。李到场时,掌声雷动,万余人执帽呼跃以欢迎之。李登演说台,宣布条件毕,接着说道:“我们这一次罢工胜利,全在各位齐心。希望各位将此种精神永远保持着。因为我们工友的痛苦很多,一次是不能完全解决的。现在虽说胜利了,但所得的幸福究竟不多,所以这次不能解决的问题,只有留着以后再来解决,终究我们是得最后胜利的。望各位暂且安心上工,保持着今日的热度去上工。”演说毕,共呼:“劳工万岁!”者三。随即数十人燃爆竹,李主任前导,群众后随,旗帜蔽天,爆声震地,由安源新街旧街大游行一次,返至俱乐部摄影而散。

  当日所发之上工宣言如下:

萍乡安源路矿工人上工宣言

  罢工胜利了!气也出来了!从前是“工人牛马”,现在是“工人万岁”!我们的第一步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们宣告上工。

  我们这次所得的胜利虽是很小,但这是第一次胜利,以后第二次第三次……的胜利是无穷的,故我们的痛苦在这次不能解决的,以后第二次第三次……再解决;只要我们自己的团体——俱乐部在这里。

  我们这次罢工的“秩序、齐心、勇敢”,要算是我们神圣精神的表现。各界的朋友们!你们不要说工人无智识呵!

  我们得了肖镇守使及戒严司令的维持,与绅商学各界的调停得力,使我们的条件完满解决,我们深深的谢谢他们!

  我们这次罢工,是安源工人出头的第一日,是露布安源黑暗的第一日,我们从今日起,结紧团体,万众一心,为我们自己权利去奋斗!我们现在要祝

  工人万岁!

  工人俱乐部万岁!

萍乡安源路矿全体工人同启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对于俱乐部实多所助益,该部得着安源罢工胜利的消息以后,复致函俱乐部慰勉有加,俱乐部对此亲爱热诚之导师,实具无限恳挚之钦仰与谢意!兹将该部来函录下:

  “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全体工友:

  诸工友这次的罢工,敝部已经看见了诸工友是很有战斗能力和组织能力的,对于诸工友这次的大胜利,敝部是很佩服的欣喜的,敢向诸工友前庆祝胜利,大呼: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万岁!全世界劳动阶级万岁!

  敝部又敢用十二分的诚意敬告各工友:诸君这次的胜利,不是诸君终极的胜利,诸君终极的胜利是在于把资本阶级打倒,将全世界的产业由劳动者自己管理,建设共产主义的新社会之后。诸工友为得要达到终极的目的,终极的胜利起见,在现在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实力举行社会革命的时期中,一方面要发展诸君已经学会了的战斗能力和组织能力好打倒资本阶级,一方面要设法练习诸工友的管理能力,好待社会革命后,管理一切的产业,建设共产主义社会,这才是诸工友的真正胜利。诺工友的责任是很重大的呵!努力呀!奋斗呀!全世界劳动阶级万岁!共产主义万岁!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敬祝”


  这一次大罢工,共计罢工五日,秩序极好,组织极严,工友很能服从命令,俱乐部共用费计一百二十余元,未伤一人,未败一事,而得到完全胜利,这实在是幼稚的中国劳动运动中绝无而仅有的事。追忆往事,仰瞻前途,于欣幸之余,实令人起无限兴感,增无量勇气!

(十)俱乐部的改组[编辑]

  此次罢工的意义,对于安源工人直接的利益,工人“阶级的觉悟”,及中国劳工解放运动前途所发生的影响,至为巨大。而意义在安源之明而易见者,厥为打破“包头制度”。前此工头与职员之虐待工人、压迫工人、剥削工人、以及工头职员彼此勾结弄弊之种种黑幕,至此已扫尽无余。万余工友在安源做了二十余年牛马的工作,过了二十余年的非人生活,忽然得此出头的一日,直似出于烈焰之中而入于清凉之世。因是对于自己利害相关的团体——俱乐部之信仰与保护,亦跻于最高的程度了,于是全体万余工友均争先加入俱乐部。俱乐部便乘此从新改组,选举各级代表及职员,至十月始行竣事。当选出总主任李能至、路局主任朱少连、窿外主任刘少奇、窿内主任余江涛,及总代表四十五名、百代表一百四十余名、十代表一千三百八十二名,并委任各股股长七人,各股委员三十余人。至是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始克完成。

(十一)包工制打破了——工头职员反动的结果[编辑]

  罢工以后,工头职员已不能勾结弄弊,不能剥削工人了,他们那种肥厚的意外之财再不能有了。他们对于俱乐部的愤恨自不待言。他们心里总是时时记念著前此的甘味,渐渐图谋推倒俱乐部而恢复他们从前的权势和利益。于是萍矿工头百余人都是这样感觉著,一部分职员也从中挑拨。他们对于工程故意不负责任,一任工人自己去做,事情坏了,便说:“这是工人的错过,现在有了俱乐部,我们管不著工人了。”复从中挑拨一部分工人故意捣乱,破坏俱乐部的秩序。工头职员利害是相同的,因之渐渐团结起来,筹谋恢复原有地位的办法。十一年十月萍矿工头百余人仿照俱乐部办法,从新组织游乐部。其手段即系召集所有失业工人(在安源有数千人)及被俱乐部摒退之工人与各工头职员有亲密关系之工人联络一气。预计待稍有成绩,职员即假借他种名义,将俱乐部工人渐次裁减,再以种种方法挑拨或强迫工人罢工。待俱乐部罢工,彼即将游乐部所联络之各项工人,补充作工,旁面再以武力帮助,如此一来,俱乐部那不为所推倒?他们看错了!他们以为俱乐部唯一的手段只有罢工,他们不知道罢工是“工人的自由”,权柄完全操在工人手里,不受任何方面之威追和利诱的。他们想到了上面的那个办法,以为是绝妙的办法,俱乐部绝难有法抵制,必堕入此计无疑了。所以他们洋洋得意,天天开会讨论,正式组织团体。但秘其宗旨及办法,对外宣布,只说组织团体加入俱乐部。可是他们做事无经验,开会时意见纷歧,彼此争论,并临时主张刺杀俱乐部主任李能至,再行发动。此时正值李能至赴长沙有事数日即归,闻他们竟遣人在路上拦阻李能至,不使他再到安源。不料其事为工人所知,群情激昂,誓将予以严厉之对待!群众此时之心理,对于破坏俱乐部者,有若劫其衣食夺其生命者然。故即将犯嫌疑之数工头送司法课拘押,一面质问各工头是否破坏俱乐部?是否谋杀李能至?各工头皆矢口不认,只说开会组织团体,系集议加入俱乐部及议定各处包了改成分账(合作)事。次日俱乐部即召集各工头开会,询问各工头昨日云云是否确实?各工头皆首肯者再。包工制本于工人极不利益,自罢工以后俱乐部久有意将各处包工制改为合作,自无问题。所以当表决萍矿各处包工改为合作制。此次各包头既承认愿改合作,工人方面自亦十分赞成。于是俱乐部议定合作条规,将窿工处及窿外各处包工悉改为由工人合作,窿工处工头每月工资自十元起至三十元止,工人工资照罢工时条约规定不改,其余各项消耗归合作账内开支,所得红利工头占百分之十五,管班占百分之五,余百分之八十,由工人平分(详见最高代表会议报告)。窿外依各处情形不同临时规定。要之,工人从正当工资外,还可得着若干红利。于是破天荒改包工为合作的办法,在萍矿乃告成功了。萍矿工人受包工制之痛苦已二十余年,至此始完全打破,萍矿之黑幕亦将廓清,于工人之利益固属无穷;为矿局斩绝弊病,亦为实业前途之大幸。此次风潮并要求矿局开除主动工头六人,其余各工头均加入俱乐部为名誉部员。自此以后工头职员皆不敢明白的反对俱乐部了。

(十二)汉冶萍总工会成立[编辑]

  十一年七月汉阳钢铁厂工会罢工胜利以后,安源路矿工友阶级的觉悟愈加明了,即有联合组织一总工会的动机。徒以时机尚未成熟,故未提出。九月安源大罢工胜利以后,汉阳轮驳工会、大冶钢铁厂工人俱乐部及下陆铁矿工人俱乐部先后筹备成立,于是组织总工会之提议,乃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冶向安源提议以后,俱乐部即特派代表朱少连、朱锦棠赴汉阳参与筹备事宜。适各处代表均到齐,乃于十一月十二日成立汉冶萍总工会筹备处,当晚开第一次筹备会议,当议定组织大纲,取权力集中制,决定总工会地址在汉阳。并议决为谋感情的密切与总工会基础的坚固起见,由第一次筹备会议各代表组织参观团,参观大冶、下陆两俱乐部,一以联络感情,交换意见,鼓励会务之发达,二则促大冶新厂俱乐部早开成立会。结果参观团之目的完全达到。五工团代表于十一月二十日同返汉阳,开第二次筹备会议,修正章程及代表会议细则,起草宣言,定期十二月十日开成立大会。三万余人之总工会。便由此组织成功了。(关于汉冶萍总工会成立大会详情附后)

(十三)几件琐事[编辑]

  至此俱乐部规模已立,反动派亦不敢再动,因是便太平了几个月。俱乐部除每日排解各项内部纠纷及办理各项小交涉外,即专事工友之训练。至十二月底,因十三条内有“每年十二月须发给夹薪半月,候呈准主管机关后实行”一条,此时工人即向矿局要求发给年终夹薪,矿局以“公司无复电”,“矿局经济困难,难于照发”推诿。后经过几许交涉,路矿两局尚不能圆满答复。且十一、十二两月份之本饷亦因经济困难不能发给。后工人即要求将本饷待下月再发,先发年终夹饷,矿局亦不承认。于是群众气愤,愈逼愈高,以致于怠工,致于演出各种纷乱。最后结果,路矿两局承认发给年终夹薪,惟以当时经济困难,先发夹薪之半,而将十一、十二两月份工资移作下月补发,余一半之夹薪待后缓发,风潮因以平息。

  一月十七日为劳动界先驱黄爱、庞人铨被害纪念日,俱乐部大开追悼会演说并举行大游街。群众精神,为之一振。

  二月七日京汉铁路之惨变发生后,中国各处工会受其影响因而被封闭者甚多。安源亦接交通部来电要路矿两局封闭俱乐部。但安源情形不同,工人势力太集中,产业又极险要,封闭俱乐部必致引起重大纠纷,于实业前途,于地方治安,皆非福利。路矿两局深明于此,故不敢遽尔压迫,俱乐部亦对此十分注意防范,故将此重大之风浪消弭于无形。

  五月一日为劳动纪念节,全世界各处工人皆于是日举行悲壮之示威运动,且是日系安源俱乐部之成立周年纪念日,故俱乐部于是日特开全体部员大会一次,并举行游街。是日路矿两局俱停工一日,全体工友一万三千余人皆各持旗帜至大操场集合,以“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教育及俱乐部成立万岁”为口号,沿途旗帜掀天,呼声雷动,颇极一时之盛。此次示威运动以后,工人更知自己力量之浩大,精神为之大振。

(十四)第二次与矿局协订的条件[编辑]

  十二年六月复发生工资问题。此问题之发生,原系矿局职员私自增加少数工人工资,其中不无情面的关系。故此牵动多数工友要求照样增加工资,未几而牵动全矿。矿局不知如何办法,请俱乐部出来负责解决。俱乐部以此系矿局职员惹出,事前俱乐部并未与闻,因即声明对于此次问题不能负责,仍请矿局负责解决。但矿局以经济困难,不能普遍增加工人工资,故对此风潮之解决绝无办法,只得再四要求俱乐部帮助。同时风潮愈延迟愈扩大,此问题愈难解决,俱乐部以此难可完全卸责,但以国家实业、地方治安与俱乐部前途种种关系,不能不出来尽力消弭。矿局经济困难,普遍增加工资既为事实上所不能;他方又以时局的关系,万不能让风潮再加扩大;而在工人方面形势,非得要求增加工资不可。在此种困难情形之下,俱乐部与矿局一连磋商十余日,始设一特别办法,即由矿局每月津贴俱乐部教育经费一千元,俱乐部将工人常月费减半,聊以表示矿局职员之错误,借解工友之愤懑。俱乐部将此种办法宣布,工友甚不满意,解释无效。后由工人代表复向矿局提出租借建筑工会地皮及津贴建筑费一万元,矿局允与呈请公司实行。于是复经过半月之演说解释,工友始得相当谅解,依从此种办法。俱乐部即向矿局提出条件四条,矿局完全承认,同时矿局以近来出产日渐减少,应请俱乐部特别维持;又工人对于厂规常常不能遵守,应请俱乐部向工人加以劝告等向俱乐部提出三条。俱乐部以此均系应尽之义务,亦予以承认。于是由矿局及俱乐部续订条件七条,此次风潮遂告终结。

  条件原文如下:

  萍矿总局与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协订条件:

  一、凡薪资每日在一元以上之工人,上年罢工时未增加工资者,照原新增加百分之五。

  二、矿局每月津贴工人俱乐部经费一千元(原有一百元之津贴在内)。从十二年七月起付给。

  三、矿局以后增加工人工资,须通知俱乐部。

  四、矿局对于学徒,每年须考查其成绩一次。

  五、俱乐部对于矿局出产应竭力维持,照现人数,使每日平均出产额达到二千三百吨以上之数目。

  六、矿局所订工人遵守规则,无论何处工人及代表,皆应共同遵守。如有违犯,照该规则办理。

  七、以后工人如有事项,应由俱乐部主任团与矿局接洽,不得动辄聚众喧扰要挟,并不得动辄罢工妨碍工作,如有此项情形,应由俱乐部负责。

  萍矿总局舒印

  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刘少奇印

  民国十二年七月十一日协订

(十五)庸人自扰的路矿当局[编辑]

  在京汉惨剧发生四围空气恶劣之时,萍矿当局曾向公司主张停工改组(即将萍矿故意关门,将工人遣散,再从新召集工人开工),公司未加允许。随后发生增加工资问题,矿局当局报告公司,故意张大其词,谓工人如何骄傲,不服管束,并聚众要挟,无法维持等情。又以出煤减少之过,完全推到工人眉上。并以工人要求租借地皮及建筑费一万元事严电公司,作为工人骄横之左证。当局并因此电请公司辞职。公司远驻沪上,莫明真情,紧急报告既如雪片飞来,遂以为工人真正骄横无比,无法维持,一面电江西督军蔡成勋,请其派队到处维持实业,以戢工人盛焰,并请转电赣西镇守使即地相机办理。又电赣西镇守使肖安国略谓:“萍矿工潮,愈演愈烈,公司损失,为数至巨,请即就近相机办理”等语,一面并遣人调查实在情形报告公司核办;当此情形之下,适矿局工人谢怀德与路局站长伍寿廷发生小小冲突,路局职员亦故张大其词,联名具禀镇守使署,涉及俱乐部,风传此时即有派队来安解散俱乐部之举。群众得此消息,十分愤激,以为当局对待工人太无诚意,一面派出监察队多人,从事严防,如当局终不谅解,即以最后手段相见,亦所不惜。一面即径函路矿两局质问,略谓:“敝部自成立以来,对于路矿两局,无时不谋其前途之发展,所以裨益于矿政路政者,实不在少数,事实俱在,有目共睹,而路矿两局对于敞部初无维护之心。敝部自维力薄,然自卫亦尽有余;徒以路政矿政之兴废,地方人民之安危,对于国家前途,关系綦重。是故敝部一切措施,但所以谋矿局路局前途之发展。此旨竟不能为两局当局所谅解,敞部实深遗憾。今特函达,希即将贵局今后对敝部之态度,明白惠复,以释工人疑虑”等语。后各方见形势不佳,此举即无形消灭。蔡督亦以时局关系,派队到安,恐惹起政治纠纷,碍难照准等语回答公司及萍矿局。萧使亦以此事系内部纠纷,碍难以武力压迫,致酿成不可收拾之局面等语回答公司。俱乐部见风潮已过,亦不复追问了。

(十六)俱乐部维持产业之诚意与努力[编辑]

  俱乐部宗旨除保障工人利益外,他如提倡工人自治,促进实业进步,在工作上服从职员责任范围内之正当指挥,都是俱乐部的主要任务。此旨终始可以昭告世人,即工友方面亦尽能了解遵行。现在萍矿出产减少,在工人方面固不无错过,但矿局缺少煤桶及缺少材料与工头职员对于工作上全不负责,实为主要原因。不料矿局恐见责于公司,将此种出产减少之错过,悉数委之于俱乐部,知之者固不值一哂,不知者且将以讹传讹,俱乐部之冤将终无剖白之日了。故俱乐部于前次风潮经过后,即召集各处总代表与矿局矿师及总管段长等开一联席会议,共商整顿矿局出产办法。始则提出出产减少之原因:第一为缺桶,第二为工头职员在工作上太不负责,第三为一部分工人见职员工头完全不负责,亦效尤偷懒,不服指挥。对于这数种原因之补救办法。由矿局添制新桶,赶修烂桶,严令各工头职员在工作上切实负责。由俱乐部训示工人竭力工作,在工作上服从工头职员责任范围内之正当指挥,如有故意违犯,即照规则办理。白此次会议后,烂桶已陆续修超。新桶亦涿渐添造。最近每日煤炭出产已超过二千一百吨,渐恢复旧日原样。由此可见出产减少之原因,大部分实应由矿局负责,亦可见俱乐部维持产业之诚意与努力了。

(十七)俱乐部建设方面之过去与今后[编辑]

  上面系一年以来俱乐部所经过的重大事件,至俱乐部在建设方面所作事业,亦不甚少,成绩亦尚不恶,其详情见各股报告,兹略述如下:

  工人子弟学校,十二年度已办三校,学生六百人。工人补习学校因事实上难于进行,无甚成绩。

  消费合作社亦于十二年三月开办,至今已开三店,凡五股,资本约二万元,营业亦甚发达。

  又俱乐部近因经济扩充,特组织经济委员会,专事保管本部经济并审查各项账目。

  又对于部员彼此间及与外人间之纠葛纷争,特组织裁判委员会,专事此项排解剖断。并设问事处于部内,受理各种纷争事件。他如游艺、讲演、互济各股,亦均稍有进行。建筑工会、扩充学校,亦正在筹划进行中。

  本年俱乐部所做的重要工作,多半为应付各种变故及各种事务上的处理,其成功仅达到打倒包头——中间剥削阶级——制度的目的。关于工人教育及工人训练,在本年未能十分注意创办。此种设施,关系俱乐部前途发展至大且巨,今后当努力于这一方面,俾工友实明了自己阶级在世界上之地位,俱乐部终极的目的以及达到此目的之途径。

(十八)结论[编辑]

  在这一年中,俱乐部以幼稚的组织,新结合的群众,不断地与恶势力奋斗,尚能日跻于健全,此亦非偶然的事情。产业的发达,资本主义自己之措施,已经付与工人以团结的机会及自己解放的力量。工人茍运用得法,则在长途的阶级斗争中,雄壮的凯旋声将永远为工人所歌唱。安源路矿工人过去的胜利,一面是靠著工友坚强的团结、得时的反抗,以及对自己的团体——俱乐部——之悦意的服从与热诚的拥护,一面乃是由于路矿两局前此森森的黑幕与此时不智的应付。对于路矿两局及各派反动之势力,我们要明白恳挚的告语:历史的大轮盘已经载着吾人向全体人类解放的方向前进,已经叫工人起来为他们自己的阶级——并要为全人类——谋幸福,试问谁有力量能将这大轮盘阻住使之后退呢?“反拨适助前进”,这是物理学的公例。不要说“回天有术”,老实说,拦阻在进化途中的人们,只是促自己的生命、速自己的灭亡而已。我们盼望大家不要再做出这种历史上的大错误来!

  说到我们自己,过去的经验,固然证明了我们精神的坚强,魄力的雄伟;但同时世界的大势——国际资本帝国主义最后的侵掠,国内军阀最后的反动,我们开赴前线的伙伴,在这种侵掠反动的炮火中,已经一排一排的阵亡了,睡在后营预备军,还在迷迷糊糊地做那“苦是命定”、“十六小时的工作是对养活我的厂主应尽的责任”的苦梦——已把我们的担负加重了,加到十分重了!我们今后不仅应为我们自己的团体,为我们万余苦朋友,努力奋斗,我们更应为我们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苦朋友努力奋斗!我们一面要去唤醒后营的伙伴;一面自己打叠精神收拾器械预备开赴前敌。时机何等紧迫,责任何等重大!伙伴们,庆祝过去的事小,预计将来的事大,我们应从今天便着手收拾预备,我们此时当高呼预祝:

  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的发展万岁!

  全国各工会的恢复的胜利万岁!

  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万岁!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69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5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