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戏曲史/第十一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章
元剧之存亡
宋元戏曲史
第十一章 元剧之结构
作者:王国维
中华民国2年(1913年)12月1日
1913年12月1日
公布于东方杂志1913年10卷6期
第十二章
元剧之文章

  元剧以一宫调之曲一套为一折。普通杂剧。大抵四折。或加楔子。案说文六。楔?也。今木工于两木间有不固处。则斫木札入之。谓之楔子。亦谓之?。杂剧之楔子亦然。四折之外。意有未尽。则以楔子足之。昔人谓北曲之楔子即南曲之引子。其实不然。元剧楔子或在前或在各折之间。大抵用仙吕赏花时或端正好二曲。唯西厢记第二剧中之楔子。则用正宫端正好全套。与一折等。其实亦楔子也。除楔子计之。仍为四折。唯纪君祥之赵氏孤儿。则有五折。又有楔子。此为元剧变例。又张时起之赛花月秋千记。今虽不存。然据录鬼簿所纪。则有六折。此外无闻焉。若西厢记之二十折。则自五剧构成。合之为一。分之则仍为五。此在元剧中。亦非仅见之作。如吴昌龄之西游记。其书至国初尚存。其着录于也是园书目者云四卷。见于曹寅楝亭书目者云六卷。明凌濛初西厢序云。吴昌龄西游记有六本。则每本为一卷矣。凌氏又云王实甫破窑记、丽春园、贩茶船、进梅谏、于公高门。各有二本。关汉卿破窑记浇花旦。亦有二本。此必与西厢记同一体例。此外录鬼簿所载。如李文蔚有谢安东山高卧。下注云赵公辅次本。而于赵公辅之晋谢安东山高卧下。则注云次本。武汉臣有虎牢关三战吕布。下注云郑德辉次本。而于郑德辉此剧下。则注云次本。盖李武二人作前本。而赵郑续之。以成一全体者也。馀如武汉臣之曹伯明错勘赃。尚仲贤之崔护谒浆。赵子祥之太祖夜斩石守信。风月害夫人。赵文殷之宦门子弟错立身。金仁杰之蔡琰还朝。皆注次本。虽不言所续何人。当亦续西厢记之类。然此不过增多剧数。而每剧之以四折为率。则固无甚出入也。

  杂剧之为物。合动作言语歌唱三者而成。故元剧对此三者。各有其相当之物。其纪动作者曰科。纪言语者曰宾曰白。纪所歌唱者曰曲。元剧中所纪动作。皆以科字终。后人与白并举。谓之科白。其实自为二事。辍耕录纪金人院本。谓教坊魏武刘三人鼎新编辑。魏长于念诵。武长于筋斗。刘长于科汎。科汎或即指动作而言也。宾白则余所见周宪王自刊杂剧。每剧题目下。即有全宾字样。明姜南抱璞简记(续说郛卷十九)曰。北曲中有全宾全白。两人相说曰宾。一人自说曰白。则宾白又有别矣。臧氏元曲选序云。或谓元取士有填词科。(中略)主司所定题目外。止曲名及韵耳。其宾白则演剧时伶人自为之。故多鄙俚蹈袭之语。填词取士说之妄。今不必辨。至谓宾白为伶人自为。其说亦颇难通。元剧之词。大抵曲白相生。苟不兼作白。则曲亦无从作。此最易明之理也。今就其存者言之。则元曲选中之百种。无不有白。此犹可诿为明人之作也。然白中所用之语。如马致远荐福碑剧中之曳刺。郑光祖王粲登楼剧中之点汤。一为辽金人语。一为宋人语。明人已无此语。必为当时之作无疑。至元刊杂剧三十种。则有曲无白者诚多。然其与元曲选复出者。字句亦略相同。而有曲白相生之妙。恐坊问刊刻时。删去其白。如今日坊刊脚本然。盖白则人人皆知。而曲则听者不能尽解。此种刊本。当为供观剧者之便故也。且元剧中之宾白。鄙俚蹈袭者固多。然其杰作如老生儿等。其妙处全在于白。苟去其白。则其曲全无意味。欲强分为二人之作。安可得也。且周宪王时代去元未远。观其所自刊杂剧。曲白俱全。则元剧亦当如此。愈以知臧说之不足信矣。

  元剧每折唱者。止限一人。若末若旦。他色则有白无唱。若唱则限于楔子中。至四折中之唱者。则非末若旦不可。而末若旦所扮者。不必皆为剧中主要之人物。苟剧中主要之人物、于此折不唱。则亦退居他色。而以末若旦扮唱者。此一定之例也。然亦有出于例外者。如关汉卿之蝴蝶梦第三折。则旦之外俫儿亦唱。尚仲贤之气英布第四折。则正末扮探子唱。又扮英布唱。张国宾之薛仁贵第三折。则丑扮禾旦上唱。正末复扮伴哥唱。范子安之竹叶舟第三折。则首列御寇唱。次正末唱。然气英布剧探子所唱。已至尾声。故元刊本及雍熙乐府所选。皆至尾声而止。后三曲或后人所加。蝴蝶梦薛仁贵中。俫及丑所唱者。既非本宫之曲。且刊本中皆低一格。明非曲。竹叶舟中列御寇所唱。明曰道情。至下端正好曲。乃入正剧。盖但以供点缀之用。不足破元剧之例也。唯西厢记第一第四第五剧之第四折。皆以二人唱。今西厢只有明人所刊。其为原本如此。抑由后人窜入。则不可考矣。

  元剧脚色中。除末旦主唱。为当场正色外。则有净有丑。而末旦二色。支派弥繁。今举其见于元剧者。则末有外末冲末二末小末。旦有老旦大旦小旦旦俫色旦搽旦外旦贴旦等。靑楼集云。凡妓以墨点破其面为花旦。元剧中之色旦搽旦。殆即是也。元剧有外旦外末。而又有外。外则或扮男或扮女。当为外末外旦之省。外末外旦之省为外。犹贴旦之后省为贴也。案宋史职官志。凡直馆院则谓之馆职。以他官兼者谓之贴职。又武林旧事(卷四)乾淳教坊乐部。有衙前。有和顾。而和顾人中。如朱和蒋宁王原全下。皆注云次贴衙前。意当与贴职之贴同。即谓非衙前而充衙前(衙前谓临安府乐人)也。然则曰冲曰外曰贴。均系一义。谓于正色之外。又加某色以充之也。此外见于元剧者。以年龄言。则有若孛老卜儿俫儿。以地位职业言。则有若孤细酸伴哥禾旦曳刺邦老。皆有某色以扮之。而其自身则非脚色之名。与宋金之脚色无异也。

  元剧中歌者与演者之为一人。固不待言。毛西河词话。独创异说。以为演者不唱。唱者不演。然元曲选各剧。明云末唱旦唱。元刊杂剧亦云正末开或正末放。则为旦末自唱可知。且毛氏连厢之说。元明人著述中从未见之。疑其言犹蹈明人杜撰之习。即有此事。亦不过演剧中之一派。而不足以概元剧也。

  演剧时所用之物。谓之砌末。焦理堂易馀龠录。(卷十七)曰。辍耕录有诸杂砌之目。不知所谓。按元曲杀狗劝夫祗从取砌末上。谓所埋之死狗也。货郞旦外旦取砌末付净科。谓金银财宝也。梧桐两正末引宫娥挑灯拿砌末上。谓七夕乞巧筵所设物也。陈抟高卧外扮使臣引卒子捧砌末上。谓诏书𫄸帛也。冤家债主和尚交砌末科。谓银也。误入桃源正末扮刘晨外扮阮肇带砌末上。谓行李包裹或釆药器具也。又净扮刘德引沙三王留等将砌末上。谓春社中羊酒纸钱之属也。余谓焦氏之解砌末是也。然以之与杂砌相牵合。则颇不然。杂砌之解。已见上文。似与砌末无涉。砌末之语。虽始见元剧。必为古语。案宋无名氏续墨客挥犀(卷七)云。问今州郡有公宴。将作曲。伶人呼细末将来。此是何义。对曰。凡御宴进乐。先以弦声发之。然后众乐和之。故号丝抹将来。今所在起曲。遂先之以竹声。不唯讹其名。亦失其实矣。又张表臣珊瑚钩诗话(卷二)亦云。始作乐必曰丝抹将来。亦唐以来如是。余疑砌末或为细末之讹。盖丝抹一语。既讹为细末。其义已亡。而其语独存。遂误视为将某物来之意。因以指演剧时所用之物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