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一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第十章
元劇之存亡
宋元戲曲史
第十一章 元劇之結搆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2年(1913年)12月1日
1913年12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6期
第十二章
元劇之文章

  元劇以一宮調之曲一套爲一折。普通雜劇。大抵四折。或加楔子。案說文六。楔?也。今木工於兩木間有不固處。則斫木札入之。謂之楔子。亦謂之?。雜劇之楔子亦然。四折之外。意有未盡。則以楔子足之。昔人謂北曲之楔子卽南曲之引子。其實不然。元劇楔子或在前或在各折之間。大抵用仙呂賞花時或端正好二曲。唯西廂記第二劇中之楔子。則用正宮端正好全套。與一折等。其實亦楔子也。除楔子計之。仍爲四折。唯紀君祥之趙氏孤兒。則有五折。又有楔子。此爲元劇變例。又張時起之賽花月鞦韆記。今雖不存。然據錄鬼簿所紀。則有六折。此外無聞焉。若西廂記之二十折。則自五劇搆成。合之爲一。分之則仍爲五。此在元劇中。亦非僅見之作。如吳昌齡之西遊記。其書至國初尙存。其著錄於也是園書目者雲四卷。見於曹寅楝亭書目者雲六卷。明凌濛初西廂序雲。吳昌齡西遊記有六本。則每本爲一卷矣。凌氏又雲王實甫破窰記、麗春園、販茶船、進梅諫、於公高門。各有二本。關漢卿破窰記澆花旦。亦有二本。此必與西廂記同一體例。此外錄鬼簿所載。如李文蔚有謝安東山高臥。下注云趙公輔次本。而於趙公輔之晉謝安東山高臥下。則注云次本。武漢臣有虎牢關三戰呂布。下注云鄭德輝次本。而於鄭德輝此劇下。則注云次本。蓋李武二人作前本。而趙鄭續之。以成一全體者也。餘如武漢臣之曹伯明錯勘贓。尙仲賢之崔護謁漿。趙子祥之太祖夜斬石守信。風月害夫人。趙文殷之宦門子弟錯立身。金仁傑之蔡琰還朝。皆注次本。雖不言所續何人。當亦續西廂記之類。然此不過增多劇數。而每劇之以四折爲率。則固無甚出入也。

  雜劇之爲物。合動作言語歌唱三者而成。故元劇對此三者。各有其相當之物。其紀動作者曰科。紀言語者曰賓曰白。紀所歌唱者曰曲。元劇中所紀動作。皆以科字終。後人與白並舉。謂之科白。其實自爲二事。輟耕錄紀金人院本。謂敎坊魏武劉三人鼎新編輯。魏長於念誦。武長於筋斗。劉長於科汎。科汎或卽指動作而言也。賓白則余所見周憲王自刊雜劇。每劇題目下。卽有全賓字樣。明姜南抱璞簡記(續說郛卷十九)曰。北曲中有全賓全白。兩人相說曰賓。一人自說曰白。則賓白又有別矣。臧氏元曲選序雲。或謂元取士有塡詞科。(中略)主司所定題目外。止曲名及韻耳。其賓白則演劇時伶人自爲之。故多鄙俚蹈襲之語。塡詞取士說之妄。今不必辨。至謂賓白爲伶人自爲。其說亦頗難通。元劇之詞。大抵曲白相生。苟不兼作白。則曲亦無從作。此最易明之理也。今就其存者言之。則元曲選中之百種。無不有白。此猶可諉爲明人之作也。然白中所用之語。如馬致遠薦福碑劇中之曳刺。鄭光祖王粲登樓劇中之點湯。一爲遼金人語。一爲宋人語。明人已無此語。必爲當時之作無疑。至元刊雜劇三十種。則有曲無白者誠多。然其與元曲選複出者。字句亦略相同。而有曲白相生之妙。恐坊問刊刻時。刪去其白。如今日坊刊腳本然。蓋白則人人皆知。而曲則聽者不能盡解。此種刊本。當爲供觀劇者之便故也。且元劇中之賓白。鄙俚蹈襲者固多。然其傑作如老生兒等。其妙處全在於白。苟去其白。則其曲全無意味。欲強分爲二人之作。安可得也。且周憲王時代去元未遠。觀其所自刊雜劇。曲白俱全。則元劇亦當如此。愈以知臧說之不足信矣。

  元劇每折唱者。止限一人。若末若旦。他色則有白無唱。若唱則限於楔子中。至四折中之唱者。則非末若旦不可。而末若旦所扮者。不必皆爲劇中主要之人物。苟劇中主要之人物、於此折不唱。則亦退居他色。而以末若旦扮唱者。此一定之例也。然亦有出於例外者。如關漢卿之蝴蝶夢第三折。則旦之外倈兒亦唱。尙仲賢之氣英布第四折。則正末扮探子唱。又扮英布唱。張國賓之薛仁貴第三折。則丑扮禾旦上唱。正末復扮伴哥唱。范子安之竹葉舟第三折。則首列禦寇唱。次正末唱。然氣英布劇探子所唱。已至尾聲。故元刊本及雍熙樂府所選。皆至尾聲而止。後三曲或後人所加。蝴蝶夢薛仁貴中。倈及丑所唱者。旣非本宮之曲。且刊本中皆低一格。明非曲。竹葉舟中列禦寇所唱。明曰道情。至下端正好曲。乃入正劇。蓋但以供點綴之用。不足破元劇之例也。唯西廂記第一第四第五劇之第四折。皆以二人唱。今西廂只有明人所刊。其爲原本如此。抑由後人竄入。則不可攷矣。

  元劇腳色中。除末旦主唱。爲當場正色外。則有淨有丑。而末旦二色。支派彌繁。今舉其見於元劇者。則末有外末沖末二末小末。旦有老旦大旦小旦旦倈色旦搽旦外旦貼旦等。靑樓集雲。凡妓以墨點破其面爲花旦。元劇中之色旦搽旦。殆卽是也。元劇有外旦外末。而又有外。外則或扮男或扮女。當爲外末外旦之省。外末外旦之省爲外。猶貼旦之後省爲貼也。案宋史職官志。凡直館院則謂之館職。以他官兼者謂之貼職。又武林舊事(卷四)乾淳敎坊樂部。有衙前。有和顧。而和顧人中。如朱和蔣寧王原全下。皆注云次貼衙前。意當與貼職之貼同。卽謂非衙前而充衙前(衙前謂臨安府樂人)也。然則曰沖曰外曰貼。均係一義。謂於正色之外。又加某色以充之也。此外見於元劇者。以年齡言。則有若孛老卜兒倈兒。以地位職業言。則有若孤細酸伴哥禾旦曳刺邦老。皆有某色以扮之。而其自身則非腳色之名。與宋金之腳色無異也。

  元劇中歌者與演者之爲一人。固不待言。毛西河詞話。獨創異說。以爲演者不唱。唱者不演。然元曲選各劇。明雲末唱旦唱。元刊雜劇亦云正末開或正末放。則爲旦末自唱可知。且毛氏連廂之說。元明人著述中從未見之。疑其言猶蹈明人杜撰之習。卽有此事。亦不過演劇中之一派。而不足以槪元劇也。

  演劇時所用之物。謂之砌末。焦理堂易餘籥錄。(卷十七)曰。輟耕錄有諸雜砌之目。不知所謂。按元曲殺狗勸夫祗從取砌末上。謂所埋之死狗也。貨郞旦外旦取砌末付淨科。謂金銀財寶也。梧桐兩正末引宮娥挑燈拿砌末上。謂七夕乞巧筵所設物也。陳摶高臥外扮使臣引卒子捧砌末上。謂詔書纁帛也。寃家債主和尙交砌末科。謂銀也。誤入桃源正末扮劉晨外扮阮肇帶砌末上。謂行李包裹或釆藥器具也。又淨扮劉德引沙三王留等將砌末上。謂春社中羊酒紙錢之屬也。余謂焦氏之解砌末是也。然以之與雜砌相牽合。則頗不然。雜砌之解。已見上文。似與砌末無涉。砌末之語。雖始見元劇。必爲古語。案宋無名氏續墨客揮犀(卷七)雲。問今州郡有公宴。將作曲。伶人呼細末將來。此是何義。對曰。凡御宴進樂。先以弦聲發之。然後衆樂和之。故號絲抹將來。今所在起曲。遂先之以竹聲。不唯訛其名。亦失其實矣。又張表臣珊瑚鉤詩話(卷二)亦云。始作樂必曰絲抹將來。亦唐以來如是。余疑砌末或爲細末之訛。蓋絲抹一語。旣訛爲細末。其義已亡。而其語獨存。遂誤視爲將某物來之意。因以指演劇時所用之物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