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卷49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八十九 宋史四百九十
列传卷第二百四十九 外国
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前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领经筵事都总裁臣脱脱等奉敕修
卷四百九十一
天竺 于阗 高昌 回鹘 大食 层檀 龟兹 沙州 拂菻

天竺[编辑]

天竺国旧名身毒,亦曰摩伽陀,复曰婆罗门。俗宗浮图道,不饮酒食肉。汉武帝遣使十馀辈间出西南,指求身毒,为昆明所闭,莫能通。至汉明帝梦金人,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由是其教传于中国。梁武帝、后魏宣武时,[1]皆来贡献。隋炀帝志通西域,诸国多有至者,唯天竺不通。唐贞观以后,朝贡相继。则天天授中,五天竺王并来朝献。乾元末,河陇陷没,遂不复至。周广顺三年,西天竺僧萨满多等十六族来贡名马。

乾德三年,沧州僧道圆自西域还,得佛舍利一水晶器、贝叶梵经四十夹来献。道圆晋天福中诣西域,在涂十二年,住五印度凡六年,五印度即天竺也;还经于阗,与其使偕至。太祖召问所历风俗山川道里,一一能记。四年,僧行勤等一百五十七人诣阙上言,愿至西域求佛书,许之。以其所历甘、沙、伊、肃等州,焉耆、龟兹、于阗、割禄等国,又历布路沙、加湿弥罗等国,并诏谕其国令人引导之。开宝后,天竺僧持梵夹来献者不绝。八年冬,东印度王子穰结说啰来朝贡。

天竺之法,国王死,太子袭位,馀子皆出家为僧,不复居本国。有曼殊室利者,乃其王子也,随中国僧至焉,太祖令馆于相国寺,善持律,为都人之所倾向,财施盈室。众僧颇嫉之,以其不解唐言,即伪为奏求还本国,许之。诏既下,曼殊室利始大惊恨,众僧谕以诏旨,不得已迟留数月而后去。自言诣南海附贾人船而归,终不知所适。

太平兴国七年,益州僧光远至自天竺,以其王没徙曩表来上。上令天竺僧施护译云:“近闻支那国内有大明王,至圣至明,威力自在。每惭薄幸,朝谒无由,遥望支那起居圣躬万福。光远来,蒙赐金刚吉祥无畏坐释迦圣像袈裟一事,已披挂供养。伏愿支那皇帝福慧圆满,寿命延长,常为引导一切有情生死海中,渡诸沉溺。今以释迦舍利附光远上进。”又译其国僧统表,词意亦与没徙曩同。

施护者,乌埙曩国[2]人。其国属北印度,西行十二日至乾陀罗国,又西行二十日至曩誐啰贺啰国,又西行十日至岚婆国,又西行十二日至誐惹曩国,又西行至波斯国,得西海。自北印度行百二十日至中印度。中印度西行三程至阿啰尾国,又西行十二日至未曩啰国,又西行十二日至钵赖野迦国,又西行六十日至迦啰挐俱惹国,又西行二十日至摩啰尾国,又西行二十日至乌然泥国,又西行二十五日至啰啰国,又西行四十日至苏啰茶国,又西行十一日至西海。自中印度行六月程至南印度,又西行九十日至供迦拏国,又西行一月至海。自南印度南行六月程得南海。皆施护之所述云。

八年,僧法遇自天竺取经回,至三佛齐,遇天竺僧弥摩罗失黎语不多令,附表愿至中国译经,上优诏召之。法遇后募缘制龙宝盖袈裟,将复往天竺,表乞给所经诸国敕书,遂赐三佛齐国王遐至葛、古罗国主司马佶芒、柯兰国主讃怛罗、西天王子谟驮仙书以遣之。

雍熙中,卫州僧辞浣自西域还,与胡僧密坦罗奉北印度王及金刚坐王那烂陀书来。又有婆罗门僧永世与波斯外道阿里烟同至京师。永世自云:本国名利得,国王姓牙罗五得,名阿喏你䌸,衣黄衣,戴金冠,以七宝为饰,出乘象或肩舆,以音乐螺钹前导,多游佛寺,博施贫乏。其妃曰摩诃你,衣大䌷缕金红衣,岁一出,多所振施。人有冤抑,候王及妃出游,即迎随伸诉。署国相四人,庶务并委裁制。五谷、六畜、果实与中国无异。市易用铜钱,有文漫圆径,如中国之制,但实其中心,不穿贯耳。其国东行经六月至大食国,又二月至西州,又三月至夏州。阿里烟自云:本国王号黑衣,姓张,名哩没,用锦彩为衣,每游猎,三二日一还国。署大臣九人治国事。无钱货,以杂物贸易。其国东行经六月至婆罗门。

至道二年八月,有天竺僧随舶至海岸,持帝钟、铃杵、铜铃各一,佛像一躯,贝叶梵书一夹,与之语,不能晓。

天圣二年九月,西印度僧爱贤、智信护等来献梵经,各赐紫方袍、束帛。五年二月,僧法吉祥等五人以梵书来献,赐紫方袍。景祐三年正月,僧善称等九人贡梵经、佛骨及铜牙菩萨像,赐以束帛。

于阗[编辑]

于阗国,自汉至唐,皆入贡中国,安、史之乱,绝不复至。晋天福中,其王李圣天自称唐之宗属,道使来贡。高祖命供奉官张匡邺[3]持节册圣天为大宝于阗国王。

建隆二年十二月,圣天遣使贡圭一,以玉为柙;玉枕一。本国摩尼师贡琉璃瓶二、胡锦一段。其使言:本国去京师九千九百里,西南抵葱岭与婆罗门接,相去三千馀里,南接吐蕃,[4]西北至疏勒二千馀里。国城东有白玉河,西有绿玉河,次西有乌玉河,源出崐冈山,去国城西千三百里。每岁秋,国人取玉于河,谓之捞玉。土宜蒲萄,人多酝以为酒,甚美。俗事妖神。

乾德三年五月,于阗僧善名、善法来朝,赐紫衣。其国宰相因善名等来,致书枢密使李崇矩,求通中国。太祖令崇矩以书及器币报之。至是冬,沙门道圆自西域还,经于阗,与其朝贡使至。四年,又遣其子德从来贡方物。

开宝二年,遣使直末山来贡,且言本国有玉一块,凡二百三十七斤,愿以上进,乞遣使取之。善名复至,贡阿魏子,赐号昭化大师,因令还取玉。又国王男总尝贡玉𣠽刀,亦厚赐报之。四年,其国僧吉祥以其国王书来上,自言破疏勒国得舞象一,欲以为贡,诏许之。

大中祥符二年,其国黑韩王遣回鹘罗厮温等以方物来贡。厮温跪奏曰:“臣万里来朝,获见天日,愿圣人万岁,与远人作主。”上询以在路几时,去此几里。对曰:“涉道一年,昼行暮息,不知里数。昔时道路尝有剽掠,今自瓜、沙抵于阗,道路清谧,行旅如流。愿遣使安抚远俗。”上曰:“路远命使,益以劳费尔国。今降诏书,汝即赍往,亦与命使无异也。”

初,太平兴国中有澶州卒王贵者,昼忽见使者至营,急召贵偕行,南至河桥,驿马已具,即命乘之,俄觉腾虚而去。顷之驻马,但见屋室宏丽,使者引贵入,见其主者容卫制度悉如王者。谓贵曰:“俟汝年五十八,当往于阗国北通圣山取一异宝以奉皇帝,宜深志之。”遂复乘马凌虚而旋。军中失贵已数日矣,验所乘,即营卒之马也。知州宋煦劾贵以闻,太宗释之。天禧初,贵自陈年已五十八,愿遵前戒,西至于阗,寻许其行。贵至秦州,以道远悔惧,俄于市中遇一道士引贵出城,登高原,问贵所欲,具以实对。即命贵闭目,少顷令开,视山川顿异,道士曰:“此于阗国北境通圣山也。”复引贵观一池,池中有仙童,出一物授之,谓曰:“持此奉皇帝。”又令瞑目,俄顷复至秦州,向之道士已失所在,发其物乃玉印也,文曰“国王赵万永宝”,州以献。

天圣三年十二月,遣使罗面于多、副使金三、监使安多、都监赵多来朝,贡玉鞍辔、白玉带、胡锦、独峰槖驼、乳香、硇砂。诏给还其直,馆于都亭西驿,别赐袭衣、金带、银器百两、衣着二百,罗面于多金带。

嘉祐八年八月,遣使罗撒温献方物。十一月,以其国王为特进、归忠保顺𥒖鳞黑韩王。罗撒温言其王乞赐此号也,于阗谓金翅乌为“𥒖鳞”,“黑韩”盖可汗之讹也。罗撒温等以献物赐直少不受,及请所献独峰槖驼。诏以远人特别赐钱五千贯,以槖驼还之,而与其已赐之直。其后数以方物来献。

熙宁以来,远不逾一二岁,近则岁再至。所贡珠玉、珊瑚、翡翠、象牙、乳香、木香、琥珀、花蕊布、硇砂、龙盐、西锦、玉秋辔马、腽肭脐、金星石、水银、安息鸡舌香,有所持无表章,每赐以晕锦旋襕衣、金带、器币,宰相则盘球云锦夹襕。

地产乳香,来辄群负,私与商贾牟利;不售,则归诸外府得善价,故其来益多。元丰初,始诏惟赍表及方物马驴乃听以诣阙,乳香无用不许贡。

四年,遣部领阿辛上表称“于阗国偻㑩有福力量知文法黑汗王,书与东方日出处大世界田地主汉家阿舅大官家”,大略云路远倾心相向,前三遣使入贡未回,重复数百言。董毡使导至熙州,译其辞以闻。诏前三辈使人皆已朝见,锡赉遣发,赐敕书谕之。神宗尝问其使去国岁月,所经何国及有无钞略。对曰:“去国四年,道涂居其半,历黄头回纥、青唐,惟惧契丹钞略耳。”因使之图上诸国距汉境远近,为书以授李宪。八年九月,遣使入贡,使者为神宗饭僧追福。赐钱百万,还其所贡师子。

元祐中,以其使至无时,令熙河间岁一听至阙。八年,请讨夏国,不许。

绍圣中,其王阿忽都董娥密竭笃又言,缅药家作过,别无报效,已遣兵攻甘、沙、肃三州。诏厚答其意。知秦州游师雄言:“于阗、大食、拂菻等国贡奉,般次踵至,有司惮于供赉,抑留边方,限二岁一进。外夷慕义,万里而至,此非所以来远人也。”从之。自是讫于宣和,朝享不绝。

高昌[编辑]

高昌国,汉车师前王之地。有高昌城,取其地势高敞、人民昌盛以为名焉。后魏初,沮渠无讳自署高昌太守。无讳死,茹茹以阚伯周为高昌王,高昌有王始于此。后魏至隋皆来贡献。唐贞观中,侯君集平其国,以其地为西州。安、史之乱,其地陷没,乃复为国。语讹亦云“高敞”,然其地颇有回鹘,故亦谓之回鹘。

建隆三年四月,西州回鹘阿都督等四十二人以方物来贡。乾德三年十一月,西州回鹘可汗遣僧法渊献佛牙、琉璃器、琥珀盏。太平兴国六年,其王始称西州外生师子王阿厮兰汉,遣都督麦索温来献。五月,太宗遣供奉官王延德、殿前承旨白勋使高昌。八年,其使安鹘卢来贡。

雍熙元年四月, 王延德等还,叙其行程[5]来献,云:

初自夏州历玉亭镇,次历黄羊平,其地平而产黄羊。渡沙碛,无水,行人皆载水。凡二日至都啰啰族,汉使过者,遗以财货,谓之“打当”。次历茅女㖞子族,族临黄河,以羊皮为囊,吹气实之浮于水,或以橐驼牵木筏而渡。次历茅女王子开道族,行入六窠沙,沙深三尺,马不能行,行者皆乘橐驼。不育五谷,沙中生草名登相,收之以食。次历楼子山,无居人,行沙碛中,以日为占,旦则背日,暮则向日,日中则止。夕行望月亦如之。次历卧梁劾特族地,有都督山,唐回鹘之地。次历大虫太子族,族接契丹界,人衣尚锦绣,器用金银,马乳酿酒,饮之亦醉。次历屋地因族,盖达于于越王子之子。次至达于于越王子族。次历拽利王子族,有合罗川,唐回鹘公主所居之地,城基尚在,有汤泉池。次历阿墩族,经马鬃山望乡岭,岭上石龛有李陵题字处。次历格啰美源,西方百川所会,极望无际,鸥鹭凫雁之类甚众。次至托边城,亦名李仆射城,城中首领号“通天王”。次历小石州。次历伊州,州将陈氏,其先自唐开元二年领州,凡数十世,唐时诏敕尚在。地有野蚕生苦参上,可为绵帛。有羊,尾大而不能走,尾重者三斤,小者一斤,肉如熊白而甚美。又有砺石,剖之得宾铁,谓之吃铁石。又生胡桐树,经雨即生胡桐律。次历益都。次历纳职城,城在大患鬼魅碛之东南,望玉门关甚近。地无水草,载粮以行,凡三日,至鬼谷口避风驿,用本国法设祭,出诏神御风,风乃息。凡八日,至泽田寺。高昌闻使至,遣人来迎。次历地名宝庄,又历六种,乃至高昌。
高昌即西州也。其地南距于阗,西南距大食、波斯,西距西天步路涉、雪山、葱岭,皆数千里。地无雨雪而极热,每盛暑,居人皆穿地为穴以处。飞鸟群萃河滨,或起飞,即为日气所烁,坠而伤翼。屋室覆以白垩,雨及五寸,即庐舍多坏。有水,源出金岭,导之周围国城,以溉田园。作水硙。地产五谷,惟无荞麦。贵人食马,馀食羊及凫雁。乐多琵琶、箜篌。出貂鼠、白㲲、绣文花蕊布。俗好骑射。妇人戴油帽,谓之苏幕遮。用开元七年历,以三月九日为寒食,馀二社、冬至亦然。以银或𨱎石为筒,贮水激以相射,[6]或以水交泼为戏,谓之压阳气去病。好游赏,行者必抱乐器。佛寺五十馀区,皆唐朝所赐额,寺中有大藏经、唐韵、玉篇、经音等,居民春月多群聚遨乐于其间。游者马上持弓矢射诸物,谓之禳灾。有敕书楼,藏唐太宗、明皇御札诏敕,缄锁甚谨。复有摩尼寺,波斯僧各持其法,佛经所谓外道者也。所统有南突厥、北突厥、大众熨、小众熨、样磨、割禄、黠戛司、末蛮、格哆族、预龙族之名甚众。国中无贫民,绝食者共赈之。人多寿考,率百馀岁,绝无夭死。
时四月,师子王避暑于北廷,以其舅阿多于越守国,先遣人致意于延德曰:“我王舅也,使者拜我乎?”延德曰:“持朝命而来,礼不当拜。”复问曰:“见王拜乎?”延德曰:“礼亦不当拜。”阿多于越复数日始相见,然其礼颇恭。师子王邀延德至其北廷。历交河州,凡六日,至金岭口,宝货所出。又两日,至汉家砦。又五日,上金岭。过岭即多雨雪,岭上有龙堂,刻石记云,小雪山也。岭上有积雪,行人皆服毛罽。度岭一日至北廷,憩高台寺。其王烹羊马以具膳,尤丰洁。
地多马,王及王后、太子各养马,放牧平川中,弥亘百馀里,以毛色分别为群,莫知其数。北廷川长广数千里,鹰鹞雕鹘之所生,多美草,不生花,砂鼠大如𩆊,鸷禽捕食之。
其王遣人来言,择日以见使者,愿无讶其淹久。至七日,见其王及王子侍者,皆东向拜受赐。旁有持磬者击以节拜,王闻磬声乃拜,既而王之儿女亲属皆出,罗拜以受赐,遂张乐饮宴,为优戏,至暮。明日汎舟于池中,池四面作鼓乐。又明日游佛寺,曰应运太宁之寺,贞观十四年造。
北廷北山中出硇砂,山中尝有烟气涌起,无云雾,至夕光焰若炬火,照见禽鼠皆赤。采者著木底鞋取之,皮者即焦。下有穴生青泥,出穴外即变为砂石,土人取以治皮。城中多楼台卉木。人白晰端正,性工巧,善治金银铜铁为器及攻玉。善马直绢一匹,其驽马充食,才直一丈。贫者皆食肉。西抵安西,即唐之西境。
七月,令延德先还其国,其王九月始至。亦闻有契丹使来,谓其王云:“高敞本汉土,汉使来觇视封域,将有异图,王当察之。”延德侦知其语,因谓王曰:“契丹素不顺中国,今乃反间,我欲杀之。”王固劝乃止。
自六年五月离京师,七年四月至高昌,所历以诏赐诸国君长袭衣、金带、缯帛。八年春,与其谢恩使凡百馀人复循旧路而还,雍熙元年四月至京师。

景德元年,又遣使金延福来贡。

回鹘[编辑]

回鹘本匈奴之别裔,在天德西北娑陵水上。后魏号铁勒,唐初号特勒,后称回纥。其君长曰可汗,自贞观以后朝贡不绝。至德初,出兵助国讨平安、史之乱,故累朝恩礼最重。然而恃功横恣,朝廷虽患其邀求无厌,然颇姑息听从之。元和中,改为回鹘[7]会昌中,其国衰乱,其相馺职者拥外甥将庞勒西奔安西。既而回鹘为幽州张仲武所破,庞勒乃自称可汗,居甘、沙、西州,无复昔时之盛矣。

历梁、后唐、晋、汉、周,皆遣使朝贡。后唐同光中,册其国王仁美为英义可汗。仁美卒,其弟仁裕立,册为顺化可汗,晋天福中,又改为奉化可汗。仁裕卒,子景琼立。先是,唐朝继以公主下嫁,故回鹘世称中朝为舅,中朝每赐答诏亦曰外甥。五代之后皆因之。

建隆二年,景琼遣使朝献。三年,阿都督等四十二人以方物来贡。乾德二年,遣使贡玉百团、琥珀四十斤,犛牛尾、貂鼠等。三年,遣使赵党誓等四十七人以团玉、琥珀、红白犛牛尾为贡。开宝中累遣使贡方物,其宰相鞠仙越亦贡马。

太平兴国二年冬,遣殿直张璨赍诏谕甘、沙州回鹘可汗外甥,赐以器币,招致名马美玉,以备车骑琮璜之用。五年,甘、沙州回鹘可汗夜落纥密礼遏遣使裴溢的等四人,以橐驼、名马、珊瑚、琥珀来献。

雍熙元年四月,西州回鹘与婆罗门僧永世、波斯外道阿里烟同入贡。四年,合罗川回鹘第四族首领遣使朝贡。端拱二年九月,回鹘都督石仁政、么啰王子、邈拏王子、越黜黄水州巡检四族并居贺兰山下,无所统属,诸部入贡多由其地。么啰王子自云,向为灵州冯晖阻绝,由是不通贡奉,今有内附意。各以锦袍银带赐之。

咸平四年,可汗王禄胜遣使曹万通以玉勒名马、独峰无峰橐驼、宾铁剑甲、琉璃器来贡。万通自言任本国枢密使,本国东至黄河,西至雪山,有小郡数百,甲马甚精习,愿朝廷命使统领,使得缚继迁以献。因降诏禄胜曰:“贼迁凶悖,人神所弃。卿世济忠烈,义笃舅甥,继上奏封,备陈方略,且欲大举精甲,就覆残妖,拓土西陲,献俘北阙。可汗功业,其可胜言!嘉叹所深,不忘朕意。今更不遣使臣,一切委卿统制。”特授万通左神武军大将军,优赐禄胜器服。

景德元年,夜落纥遣使来贡。四年,又遣尼法仙等来朝,献马。仍许法仙游五台山。又遣僧翟入奏,来献马,欲于京城建佛寺祝圣寿,求赐名额,不许。

大中祥符元年,夏州万子等军主领族兵趋回鹘,回鹘设伏要路,示弱不与斗,俟其过,奋起击之,剿戮殆尽。其生擒者,回鹘驱坐于野,悉以所获资粮示之,曰:“尔辈狐鼠,规求小利,我则不然。”遂尽焚而杀之,唯万子军主挺身走。镇戎军以闻,上曰:“回鹘尝杀继迁,世为仇敌。甘州使至,亦言德明侵轶之状,意颇轻视之。量其兵势,德明未易敌也。”其年,夜落纥、宝物公主及没孤公主、娑温宰相各遣使来贡。东封礼成,以可汗王进奉使姚进为宁远将军,宝物公主进奉曹进为安化郎将,赐以袍笏。又赐夜落纥介胄。

三年,又遣左温宰相、何居录越枢密使、翟符守荣等来贡。是年,龟兹国王可汗遣使李延福、副使安福、监使翟进来进香药、花蕊布、名马、独峰驼、大尾羊、玉鞍勒、琥珀、䃋石等。四年,翟符守荣等三十人请从祀汾阴。其年,夜落纥遣使贡方物,秦州回鹘安密献玉带于道左。礼成,以翟符守荣为左神武军大将军,安殿民为保顺郎将,馀皆赐冠带器币。其年,夜落纥遣使言,败赵德明立功首领请加恩赏。诏给司戈、司阶、郎将告敕十道,使得承制补署。

六年,龟兹进奉使李延庆等三十六人对于长春殿,献名马、弓箭、鞍勒、团玉、香药等,优诏答之。

先是,甘州数与夏州接战,夜落纥贡奉多为夏州钞夺。及宗哥族感悦朝廷恩化,乃遣人援送其使,故频年得至京师。既而唃厮罗欲娶可汗女而无聘财,可汗不许,因为仇敌。五年,秦州遣指挥使杨知进、译者郭敏送进奉使至甘州,会宗哥怨隙阻归路,遂留知进等不敢遣。八年,敏方得还。可汗王夜落隔上表言宝物公主疾死,以西凉人苏守信劫乱,不时奏闻;又谢恩赐宝钿、银匣、历日及安抚诏书,仍乞慰谕宗哥,使开朝贡之路。九年,杨知进亦至,遂遣郭敏赐宗哥诏书并甘州可汗器币。其年,使来朝贡,言夜落隔卒,九宰相诸部落奉夜落隔归化为可汗王领国事。

天禧二年,夜落隔归化遣都督安信等来朝。四年,又遣使同龟兹国可汗王智海使来献大尾羊。初,回鹘西奔,族种散处。故甘州有可汗王,西州有克韩王,新复州有黑韩王,皆其后焉。

天圣元年五月,甘州夜落隔通顺遣使阿葛之、王文贵来贡方物。六月,诏甘州回纥外甥可汗王夜落隔通顺特封归忠保顺可汗王。二年五月,遣使都督习信等十四人来贡马及黄湖绵、细白㲲。三年四月,可汗王、公主及宰相撒温讹进马、乳香。赐银器、金带、衣着、晕锦旋襕有差。五年八月,遣使安万东等一十四人来贡方物。六年二月,遣人贡方物。

熙宁元年入贡,求买金字大般若经,以墨本赐之。六年复来,补其首领五人为军主,岁给彩二十疋。神宗问其国种落生齿几何,曰三十馀万;壮可用者几何,曰二十万。明年,敕李宪择使聘阿里骨,使谕回鹘令发兵深入夏境。宪以命殿直皇甫旦。旦往,不得前而妄奏功状,诏逮旦赴御史狱抵罪。

然回鹘使不常来,宣和中,间因入贡散而之陕西诸州,公为贸易,至留久不归。朝廷虑其习知边事,且往来皆经夏国,于播传非便,乃立法禁之。

大食[编辑]

大食国本波斯之别种。隋大业中,波斯有桀黠者探穴得文石,以为瑞,乃纠合其众,剽略资货,聚徒浸盛,遂自立为王,据有波斯国之西境。唐永徽以后,屡来朝贡。其王盆泥末换[8]之前谓之白衣大食,阿蒲罗拔之后谓之黑衣大食。

乾德四年,僧行勤游西域,因赐其王书以招怀之。开宝元年,遣使来朝贡。四年,又贡方物,以其使李诃末为怀化将军,特以金花五色绫纸写官告以赐。是年,本国及占城、阇婆[9]又致礼物于李煜,煜不敢受,遣使来上,因诏自今勿以为献。六年,遣使来贡方物。七年,国王诃黎佛又遣使不啰海,九年又遣使蒲希密,皆以方物来贡。

太平兴国二年,遣使蒲思那、副使摩诃末、判官蒲啰等贡方物。其从者目深体黑,谓之崐仑奴。诏赐其使袭衣、器币,从者缣帛有差。四年,复有朝贡使至。雍熙元年,国人花茶来献花锦、越诺、拣香、白龙脑、白沙糖、蔷薇水、琉璃器。

淳化四年,又遣其副酋长李亚勿来贡。其国舶主蒲希密至南海,以老病不能诣阙,乃以方物附亚勿来献。其表曰:

大食舶主臣蒲希密上言,众星垂象,回拱于北辰;百谷疏源,委输于东海。属有道之柔远,罄无外以宅心。伏惟皇帝陛下德合二仪,明齐七政,仁宥万国,光被四夷。赓歌洽击壤之民,重译走奉珍之贡。臣顾惟殊俗,景慕中区,早倾向日之心,颇郁朝天之愿。
昨在本国,曾得广州蕃长寄书招谕,令入京贡奉,盛称皇帝圣德,布宽大之泽,诏下广南,宠绥蕃商,阜通远物。臣遂乘海舶,爰率土毛,涉历龙王之宫,瞻望天帝之境,庶遵玄化,以慰宿心。今则虽届五羊之城,犹赊双凤之阙。自念衰老,病不能兴,遐想金门,心目俱断。今遇李亚勿来贡,谨备蕃锦药物附以上献。臣希密凡进象牙五十株,乳香千八百斤,宾铁七百斤,红丝吉贝一段,五色杂花蕃锦四段,白越诺二段,都爹一琉璃瓶,无名异一块,蔷薇水百瓶。

诏赐希密敕书、锦袍、银器、束帛等以答之。

至道元年,其国舶主蒲押陁黎赍蒲希密表来献白龙脑一百两,腽肭脐五十对,龙盐一银合,眼药二十小琉璃瓶,白沙糖三琉璃瓮,千年枣、舶上五味子各六琉璃瓶,舶上褊桃一琉璃瓶,蔷薇水二十琉璃瓶,乳香山子一坐,蕃锦二段,驼毛褥面三段,白越诺三段。引对于崇政殿,译者代奏云:“父蒲希密因缘射利,泛舶至广州,迨今五稔未归。母令臣远来寻访,昉至广州见之。具言前岁蒙皇帝圣恩降敕书,赐以法锦袍、紫绫缠头、间涂金银凤瓶一对、绫绢二十疋。今令臣奉章来谢,以方物致贡。”

太宗因问其国,对云:“与大秦国相邻,为其统属。今本国所管之民才及数千,有都城介山海间。”又问其山泽所出,对云:“惟犀象香药。”问犀象以何法可取,对云:“象用象媒诱至,渐以大绳羁縻之耳;犀则使人升大树操弓矢,伺其至射而杀之,其小者不用弓矢可以捕获。”上赐以袭衣、冠带、被褥等物,令阁门宴犒讫,就馆,延留数月遣回;降诏答赐蒲希密黄金,准其所贡之直。三年二月,又与宾同陇国使来朝。

咸平二年,又遣判官文戊至。三年,舶主陁婆离遣使穆吉鼻来贡。吉鼻还,赐陁婆离诏书并器服鞍马。六年,又遣使婆罗钦三摩尼等来贡方物。摩尼等对于崇政殿,持真珠以进,自云离国日诚愿得瞻威颜即献此,乞不给回赐。真宗不欲违其意,俟其还,优加恩赉。

景德元年,又遣使来。时与三佛齐、蒲端国使并在京师,会上元观灯,皆赐钱纵其宴饮。其秋,蕃客蒲加心至。四年,又遣使同占城使来,优加馆饩之礼,许遍至苑囿寺观游览。

大中祥符元年十月,车驾东封,舶主陁婆离上言愿执方物赴泰山,从之。又舶主李亚勿遣使麻勿来献玉圭。并优赐器币、袍带,并赐国主银饰绳床、水罐、器械、旗帜、鞍勒马等。四年祀汾阴,又遣归德将军陁罗离进缻香、象牙、琥珀、无名异、绣丝、红丝、碧黄绵、细越诺、红驼毛、间金线璧衣、碧白琉璃酒器、蔷薇水、千年枣等。诏令陪位,礼成,并赐冠带服物。五年,广州言大食国人无西忽卢华百三十岁,耳有重轮,貌甚伟异。自言远慕皇化,附古逻国舶船而来。诏就赐锦袍、银带加束帛。

天禧三年,遣使蒲麻勿陁婆离、副使蒲加心等来贡。先是,其入贡路繇沙州,涉夏国,抵秦州。乾兴初,赵德明请道其国中,不许。至天圣元年来贡,恐为西人钞略,乃诏自今取海路繇广州至京师。至和、嘉祐间,四贡方物。最后以其首领蒲沙乙为武宁司阶。

熙宁中,其使辛押陁罗乞统察蕃长司公事,诏广州裁度。又进钱银助修广州城,不许。六年,都蕃首保顺郎将蒲陀婆离慈表令男麻勿奉贡物,乞以自代,而求为将军,诏但授麻勿郎将。其国部属各异名,故有勿巡,有陁婆离,有俞卢和地,有麻啰跋等国,然皆冠以大食。勿巡所贡,又有龙脑、兜罗锦、球锦襈、蕃花簟,陁婆有金饰寿带、连环臂钩、数珠之属。

政和中,横州士曹[10]蔡蒙休押伴其使入都,沿道故滞留,强市其香药不偿直。事闻,诏提点刑狱置狱淮治,因诏自今蕃夷入贡,并选承务郎以上清干官押伴,按程而行,无故不得过一日,乞取贾市者论以自盗云。

其国在泉州西北,舟行四十馀日至蓝里,次年乘风颿,又六十馀日始达其国。地雄壮广袤,民俗侈丽,甲于诸蕃。天气多寒。其王锦衣玉带,蹑金履,朔望冠百宝纯金冠。其居以码碯为柱,绿甘为壁,水晶为瓦,碌石为砖,活石为灰,帷幕用百花锦。官有丞相、太尉,各领兵马二万馀人。马高七尺,士卒骁勇。民居屋宇略与中国同。市肆多金银绫锦。工匠技术,咸精其能。

建炎三年,遣使奉宝玉珠贝入贡。帝谓侍臣曰:“大观、宣和间,茶马之政废,故武备不修,致金人乱华,危亡不绝如线。今复捐数十万缗以易无用之珠玉,曷若惜财以养战士?”诏张浚却之,优赐以答远人之意。绍兴元年,复遣使贡文犀、象齿,朝廷亦厚加赐与,而不贪其利。故远人怀之,而贡赋不绝。

层檀[编辑]

层檀国在南海傍,城距海二十里。熙宁四年始入贡。海道便风行百六十日,经勿巡、古林、三佛齐国乃至广州。其王名亚美罗亚眉兰,传国五百年,十世矣。人语音如大食。地春冬暖。贵人以越布缠头,服花锦白㲲布,出入乘象、马。有奉禄。其法轻罪杖,重罪死。谷有稻、粟、麦,食有鱼,畜有绵羊、山羊、沙牛、水牛、橐驼、马、犀、象,药有木香、血竭、没药、鹏砂、阿魏、薰陆。产真珠、玻璃、密沙华三酒。交易用钱,官自铸,三分其齐,金铜相半,而银居一分,禁民私铸。元丰六年,使保顺郎将层伽尼再至,神宗念其绝远,诏颁赉如故事,仍加赐白金二千两。

龟兹[编辑]

龟兹本回鹘别种。其国主自称师子王,衣黄衣,宝冠,与宰相九人同治国事。国城有市井而无钱货,以花蕊布博易。有米麦瓜果。西至大食国行六十日,东至夏州九十日。或称西州回鹘,或称西州龟兹,又称龟兹回鹘。

自天圣至景祐四年,入贡者五,最后赐以佛经一藏。熙宁四年,使李延庆、曹福入贡。五年,又使卢大明、笃都入贡。绍圣三年,使大首领阿连撒罗等三人以表章及玉佛至洮西。熙河经略使以其罕通使,请令于熙、秦州博买,而估所赍物价答赐遣还,从之。

沙州[编辑]

沙州本汉炖煌故地,唐天宝末陷于西戎。大中五年,张义潮[11]以州归顺,诏建沙州为归义军,以义潮为节度使,领河沙甘肃伊西等州观察、营田处置使。义潮入朝,以从子淮深领州事。[12]至朱梁时,张氏之后绝,州人推长史曹义金为帅。义金卒,子元忠嗣。周显德二年来贡,授本军节度、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铸印赐之。

建隆三年加兼中书令,子延恭为瓜州防御使。兴国五年元忠卒,子延禄遣人来贡。赠元忠炖煌郡王,授延禄本军节度,弟延晟为瓜州刺史,延瑞为衙内都虞候。咸平四年,封延禄为谯郡王。五年,延禄、延瑞为从子宗寿所害,宗寿权知留后,而以其弟宗允权知瓜州。表求旌节,乃授宗寿节度使,宗允检校尚书左仆射、知瓜州,宗寿子贤顺为衙内都指挥使。大中祥符末宗寿卒,授贤顺本军节度,弟延惠为检校刑部尚书、知瓜州。贤顺表乞金字藏经洎茶药金箔,诏赐之。至天圣初,遣使来谢,贡乳香、硇砂、玉团。自景祐至皇祐中,凡七贡方物。

拂菻[编辑]

拂菻国东南至灭力沙,北至海,皆四十程。西至海三十程。东自西大食及于阗、回纥、青唐,乃抵中国。历代未尝朝贡。

元丰四年十月,其王灭力伊灵改撒始遣大首领你厮都令厮孟判来献鞍马、刀剑、真珠,言其国地甚寒,土屋无瓦。产金、银、珠、西锦、牛、羊、马、独峰驼、梨、杏、千年枣、巴榄、粟、麦,以蒲萄酿酒。乐有箜篌、壶琴、小筚篥、偏鼓。王服红黄衣,以金线织丝布缠头,岁三月则诣佛寺,坐红床,使人舁之。贵臣如王之服,或青绿、绯白、粉红、褐紫,并缠头跨马。城市田野,皆有首领主之,每岁惟夏秋两得奉,给金、钱、锦、谷、帛,以治事大小为差。刑罚罪轻者杖数十,重者至二百,大罪则盛以毛囊投诸海。不尚斗战,邻国小有争,但以文字来往相诘问,事大亦出兵。铸金银为钱,无穿孔,面凿弥勒佛,背为王名,禁民私造。

元祐六年,其使两至。诏别赐其王帛二百匹、白金瓶、袭衣、金束带。


校勘记

  1. 梁武帝后魏宣武时 “时”字原脱,据宋会要蕃夷四之八六、通考卷三三八四裔考补。
  2. 乌埙曩国 “埙”,长编卷二三、宋会要蕃夷四之八九作“填”。
  3. 张匡邺 “匡”字原脱,据通考卷三三七四裔考、新五代史卷七四四夷附录补。
  4. 南接吐蕃 “南”原作“东”,据册府元龟卷九五七、新五代史卷七四四夷附录改。
  5. 行程 原作“水程”,据挥麈前录卷四、通考卷三三六四裔考改。
  6. 激以相射 “相”字原脱,据同上二书同卷补。
  7. 改为回鹘 “改”原作“讹”,据册府元龟卷九五八、宋会要蕃夷四之一改。
  8. 盆泥末换 “末”原作“未”,据赵汝适诸蕃志卷上大食国、旧唐书卷一九八大食改。
  9. 阇婆 原作“门婆”,据诸蕃志卷上大食国、通考卷三三九四裔考改。
  10. 横州士曹 通考卷三三九四裔考同。宋会要蕃夷四之九三作“广州司户曹事”。按上下文,天圣元年有令大食人取海道由广州至京师诏;本书卷一六七职官志,诸曹官有户曹参军,掌户籍,赋税、仓库受纳之事,疑以会要为是。
  11. 张义潮 两唐书纪传、通鉴都作“张义潮”,通鉴考异卷二二说:“补国史作张议潮,今从实录、新旧纪传。”王忠新唐书吐蕃传笺证说:“石室本‘义潮’皆作‘议潮’,通鉴从众之决定不确,反以补国史之记载为是。”
  12. 淮深 原作“惟深”,据新唐书卷二一六下、新唐书吐蕃传笺证、通考卷三三四四裔考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