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学士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四 宋学士文集 卷第七十五
明 宋濂 撰 景侯官李氏观槿斋藏明正德刊本

宋学士文集卷七十五   朝京槁卷第五

  长洲练氏义塾记

皇上建大号之八年以为天下既巳安辑而化民善俗之道

犹有未备乃下诏郡县凡闾里皆启塾立师守令以时程督

之扵是虽穷鄕陋壊莫不有学吴郡长洲县之尹山民居繁

庶习俗SKchar利久不知教有司偶遗不举大姓练埙自谓其父

文逹由睦耒居尝有志而未果今  明诏如此而塾不时

立恐非朝廷淑斯民意乃与弟篪谋夷土治材作堂三㨕阃

以为讲习之𠩄㫄为四室以供𥨊处庖湢延儒士髙平范焕

为师俾里中子弟就学焉割田三十亩以食之始扵洪武十

一年正月越七月而后成具以其状白于县若郡郡许以为

冝埙乃遣书来请文纪成绩古之为治者其法虽详然不越

乎养与教而巳养失其道则民贫教失其道则民暴贫则流

而为盗暴则去而为邪二者皆乱之始也是以先王重之二

十五家之闾必有左右塾塾必有师师必以仕而老于家者

为之故是时无不学之民无无塾之地无邪僻淫靡之俗刑

罚置而不用乱亡无𠩄自而起其后强大诸矦欲图得志相

与毁诗书六艺之籍使其教壊而不行然尚逾数百年而后

绝一民不忍叛其上教之𠯁以感人若是自秦以降无教者

亡有教者存得其道者盛以延失其道者衰以促千载一𮜿

也   皇上𡚒然闵前代之失大设学舍以教之𣣔使海

内之民皆沾沭礼义此与先王之心何异埙非有化民之贵

能以淑其闾里是图岂非君子㢤君子之𠩄为贵乎可法

扵世他日三吴巨族人人能竭奉上设教之意以化其闾巷

之民闾巷之民皆知尚礼义耻犯法如成周之时盖将始扵

兹乎姑刻其事以俟

  林氏诗序

君子之言贵乎有本非特诗之谓也本乎仁义者期𠯁贵也

周之盛时凡远国遐壤穷闾陋巷之民皆能为诗其诗皆由

祖仁义可以为世法岂若后世学者资扵口授指画之浅㢤

先王道德之泽礼乐之教渐扵心志而见扵四体彂扵言语

而形扵文章不自知其臻扵盛羙耳王泽既衰天下睹古昔

作者之盛始意其文皆由学而后成扵是穷日夜之力而𥨸

儗之言愈工而理愈失力愈劳而意愈违体调杂出而古诗

亡矣非才之不若古人也化之者不若而无其本也惟夫笃

志之士不系扵世之污𨺚俗之衰盛独能学古之道使仁义

礼乐备扵躬形诸文辞能近扵古则君子多之然亦鲜矣至

于今又鲜也求之岭海之陬又鲜也而有林君汝文焉岂不

尤可尚乎林君居潮之揭阳学诗三百篇以求先王政教之

善治功之𨺚贤人君子性情之正道德之羙以治其身其身

醇如也以淑诸徒其徒蔚如也以形乎诗其词粹如也林君

居乎潮非有人谆谆然告之而能致力扵此其𠩄得不既𭰹

乎潮去京师六千里林君身不出州里而余知其名其𠩄为

不既至乎夫不资扵口耳之浅而成文者文之善者也不资

扵爵位之显而成名者名之髙者也余是以序而论之君名

仕猷

  恭题

  御裂论语解二章后

右解论语二章乃  皇上𠩄亲制以赐翰林脩撰臣孔克

表者也𥘉  上留心经籍以为经之不明传注害之传注

之害在乎辞繁而旨𭰹洪武六年乃  诏克表及御史中

丞臣刘基秦府纪善臣林温取诸经要言析为若干𩔖以恒

之使人皆得通其说而尽圣贤之旨意又虑一二儒臣

末达注释之凡乃手释二章以赐克表俾取则而为之克表

等承  诏释四书五经以上  诏赐名曰群经𩔖要复

装裭𠩄赐为卷以臣渔尝与闻斯事请识其左方臣闻圣人

之治天下养之以政而教之以道民非养不生非教不明三

代以降未有兼之者也钦惟  皇上以圣智之资治民之

政壹法乎古复虑经旨晦而人不知道乃释诸经以教之其

为后世虑者可谓详且备矣克表适际盛时而预执笔承

明诏岂非𦍒㢤昔唐之盛时太宗有志扵教化而孔氏曰颍

达者实率诸儒为五经䟽天下至今传而诵之不废今

上开物牗民之心过扵太宗而克表复为诸儒首孔氏可谓

世不乏人矣他日是书之传将与颍达之䟽无异则夫圣谟

之详乌可不知𠩄自㢤臣故表而出之使后世知𩔖要之书

实本诸此也

  恭题

  御制敕符后

皇上以上智之圣延𭣄英杰置之庶位知人善任诚近世𠩄

未有洪武十一年  诏以大子正字臣桂彦良为晋王右

传且亲御翰墨为文敕之识以谨身殿宝其子中书舍人愼

装潢成卷请臣题其后臣惟古明王之待重臣𠖥之以爵告

之以言者有之矣然其时之文多述扵代言之人求其出扵

亲制者不可得也亲制者如汉武之扵吾丘寿王荘𦔳者有

之求其褒许𨺚至教告𭰹切如此者不可得也臣与彦良同

朝且同官 东宫甚久彦良之为人淳笃和易有长者风当

今廷臣鲜见其比  上尝以儗臣濂虽臣亦自以为不及

也今敕文以善学孔孟称之望以王佐之业传𠩄谓知臣莫

若君其此之谓欤虽然今之軄为相傅者凡数十人

上未尝以言为赐或赐以言未尝以称彦良者许之也彦良

独蒙圣知若是之至安可不思报乎具簿书综狱讼他人能

之者  上不以责彦良亦非彦良之𠩄以报  上也必

也辅 王以德义迪 王以忠孝使晋国有泰山之安贤王

有明哲之誉而彦良之名亦相与流扵千万载此岂非

上之望扵彦良者欤彦良其可不勉矣

  正心堂铭有序

元临川监郡芒矦尝名其燕息之 堂曰正心矦既以此自

治其身而化其民又推以教其子入国朝长子文缜司教成

均思嗣矦德不坠复以堂铭为请三代盛时凡有国有家者

皆不敢不学其学未尝不本扵心譬之操权衡以制轻重持

规矩以裁方圆凡有形者皆不能违是以事功成而习俗羙

先王之道既息居乎位者不知学学者不知𠩄本𥨸𥨸焉欲

以私智小数胜之而民卒不可得而治前代之事如此者多

矣而元为甚芒矦生乎其时独能取圣贤为学之道治其身

其天性之过人远矣文缜又能推之以淑诸人非善⿰纟⿱𢆶匹志者

㢤铭曰

昭㢤圣则厥要甚寡正其一心以对天下一心之量天容地

𭰹炯若日月孰不照临其不正时日月方晦昏乱迷惑靡有

攸留诚其始萌乃正之功知不周物思诚曷従维知克诚维

诚克正正以持身冈敢违令内以为家外以临民明尽礼乐

幽通鬼神世䧏道离人鲜由学徇其私心狙伺狼攫伟兹芒

矦监于大邦揭圣明训寘诸崇堂崇堂严严筵几具有邦

君子陈说古道孰诡孰端曷従SKchar违折以片言灼如蓍龟岂

徒其名又能𠃔蹈既政以施亦身以教侃侃嗣子先人是程

缉其休声亶为难能勿谓巳远千载一心圣炳然奚古奚

  周节妇传

节妇姓赵氏名淑宋燕㦤王之裔安㝎郡王令𬣳九世孙也

令𬣳従髙宗渡江南居越诸暨遂为诸暨人父孟德有文学

生二女节妇长且贤尤爱之授论语孝经列女传皆能通其

义年十八求冝婿者得祠邑周本恭归焉始归而姑卒既而

舅及兄公姒氏亦相⿰纟⿱𢆶匹死兄公子显宗尚㓜节妇相夫筋䘮

治葬咸尽礼育显宗如子归十一年生三男宗善宗祚宗政

宗政始生时天下乱夫婴疾甚恐不起顾节妇曰今兵革四

兴嗣子单弱如此我死尓能自保乎节妇啮指流血泣曰天

在斯吾有不能孤儿者天实诛之夫卒节妇年二十九髽

跣号泣泣间含食哺诸儿不暂出户限明年国朝克诸暨与

伪吴分邑拒战两兵交焚掠家赀无纎毫存节妇抱儿及SKchar

従一媵岀走匿惟持田籍以行𭰹山穷谷间饥饿颠踣削

木肤采藜藿以食或问其艰勚𭄿之曰呱𫩜者何𠯁恃奚为

自苦耶节妇怒不与言剪鬓髪示之益自裁戢厉色峻辞使

人莫敢近兵㝎而归冨民侵至其田殆尽节妇持田籍与办

卒赖以完知州田若赋髙其行欲上其事于朝节妇曰冝然

耳何𠯁上闻力辞不愿乃复其家节妇感泣日治麻𫃵为布

帛以⿰纟⿱𢆶匹乏绝市诗书教诸子夜焚松脂于室坐诸子两㫄而

口援之或怠睡首俯辄笞咄不少恕诸子皆凛然畏惮如严

君睹其色变即惴𢙢莫敢举目视及长遣従名师逰𠩄友善

士相过则喜为之置酒否则愤叹竟日节妇以兄公早没惟

显宗存为之昏娶先扵巳子羞服与诸子同人不知辨诸子

逊弟皆有士行宗祚入为太学生以文行称人咸谓节妇

教𠩄致云

史官曰世之传节妇者多贵杀身为难能至扵守义不二者

则略而遗之余甚惑焉锋刄之威迫于后汤火在前有𠩄不

顾此人情𠩄能勉至扵困穷灾变切身冻馁颠踣而不渝其

志存人之孤非笃扵礼义者其孰能之若周节妇是矣呜呼

此岂特贤扵女妇而巳㢤

  竹坞幽居诗序

天台裴君日英其先故䆠族好学多材能尝挟其𠩄长㳺浙

水东西士大夫争慕与交性好竹𠩄居种竹数百至它𠩄必

择有竹家以舍扁其室曰竹䲧幽居留杭者甚久杭守闻其

名荐于京师京师为天下大都会𠪨居栉比求尺寸旷圡不

可得𨒫旅家仅可俯仰无従得竹然裴君揭其故名不废且

能言者咏歌之或疑裴君以为实与名常不相违今在京

师非有园林之胜安在其有竹乎裴君曰不然有竹之竹不

若无竹之竹之羙也有竹之竹适在耳目无竹之竹适在乎

心心之𠩄得非若耳目之浅而易忘也吾方有竹时笙乎竹

箫乎竹竽乎竹簟乎竹𠩄见𠩄闻日陈吾前者皆竹也然吾

未尝知行之为羙也今弃之而居乎此虽不接乎耳目而心

恒存焉思竹之声以为有虞韶之遗音思竹之挺㧞特立以

为有壮夫伟士之节思竹之历寒暑而不变以为𩔖乎有道

者其虚中不窒似仁其直遂似义其周扵用似才其髙自𬸣

举不屈侪𩔖下似智取而比德焉无不羙者然后知竹之不

可得也吾心日存乎竹虽谓之有竹何过乎且古之圣贤后

世慕之如神龙威凤者以其不可见耳圣贤道德虽高使人

得接而狎之其不见慢扵恒人者鲜矣其与吾好竹之说何

异乎余谓裴君盖善扵用物者非世俗玩物者比也记其言

于咏歌之首使覧者知其人焉

  静学斋记

三代以下人物之杰然者诸葛孔明数人而已孔明事功著

后世或侪之扵伊吕固为少褒或又以孔明与管仲并称则

卑孔明矣以其事言之管仲辅桓公仅以齐霸孔明奉昭烈

扵艰难之中尺地一民皆夺之扵群盗之手徒以大义震撼

天下裂天下而三分之使孔明后死后主𠯁辅复汉之奋𭛌

致刑措之治扵孔明何有㢤在管仲未必能尓也以其本心

论之管仲𠩄陈扵桓公而见扵行事者皆微𫞐小智虽假尊

周为名其意则冨强其国而巳固君子𠩄羞道也孔明当于

戈鞍马间𠩄与其主论者必以德义为先其忠汉之心至扵

瞑目而后巳至今诵其言想其人真伊吕之亚乎史氏不知

其本心谓孔明慕管仲乐毅之为人嗟乎孔明岂二子比㢤

孔明扵圣贤之学盖有闻矣其𠩄谓学湏静也之言信古今

之名言也止水之明风挠之则山岳莫辨浑天之察人挠之

则昼夜乖错况方寸之心乎古圣贤之成勲业著道德扵不

朽者未有不由扵静者也盖静则敬敬则诚诚则明明则可

以周庶物而穷万事矣茍杂然汨其中偶然应乎事卒然措

之扵谋为其不至扵谬乱者鲜㢤孔明之学惟本乎此故其

𠩄为当世无及焉至今无有非焉者而又従效慕之区区霸

术之徒固不能然也然世之慕古人者吾惑焉古人𠩄以为

圣贤者其道德著乎其言其才智形乎功业而存乎𠕋书非

徒以其名称之羙而已也苟欲效乎孔明扵孔明之𠩄学必

无不学也扵孔明之𠩄能必无不能也而后可孔明之𠩄学

而有未至也孔明之𠩄能而有未能也而曰学孔明何可㢤

扵孔明且尔况乎学孔孟之学者而可徒诵其言乎㢤近代

之𠩄学者浮扵言而劣扵行孔孟之言非特言而巳也虽措

之行事亦然也学者不之察率视之为空言扵是孔孟之道

不如霸术之盛者久矣欲如孔明者安可得乎钱唐罗宗礼

名其弦诵之室曰静学庶几慕孔明者余𣣔勉其成也辩孔

明之为学与学孔明之道以告之

  送𠃔师省母序

人之生天赋之以性父母遗之以軆德莫大焉故虽尊有天

下不敢不事天德为圣贤不敢不事亲以是身非我有实天

与亲𢌿之也夫吾之身既有𠩄本则凡吾𠩄为者岂我之能

为㢤实天与亲之𠩄命而我行之耳安可忘𠩄自而不察乎

古之少恩者虽如申韩商邓著书排击尭舜孔子之道且不

敢遗其亲况扵佛氏以慈仁为教者乎故弃其亲者非佛氏

之意愚者失之耳是以佛氏有报恩之经称父母恩甚至而

昔之贤者若陈尊宿之流多能尽扵子道近世之称名浮屠

者亦未有不孝其亲者也  今上𥘉立极犹恐愚者未察

诏浮屠各拜其亲定着为律扵是习俗为之复羙天台迪中

允师浮屠之秀者违亲而従师于外十馀年矣今歳至京师

戚然念亲不置将别其徒而归省谒余求序以道其𠩄𣣔行

之意迪中通内典攻书而能诗其扵事亲固无庸告之然四

方之学佛氏亦有久违其亲者乎闻迪中之风而慕效者必

名浮屠也

  徐夫人墓铭

妇德以柔顺为羙然以之处常可也苟无坚凝之质事变临

之其能自立者鲜矣故持之以坚贞行之以柔顺斯𠯁以为

贤妇偏一则有虐忘縦佚之失焉若徐夫人者其备妇德者

乎夫人姓余氏衢之开化人年二十适邑士徐君安越十三

年生四子徐君死舅姑皆老家莫为主赀产颇倾蚀夫人日

奉羞膳升堂问軆安否退则率媵妾治𢇁𫃵麻枲岁时机杼

之声闻于邻里衣服诸子务臻华好青褏彩衿少长嶷嶷然

人不知其为孤年七八歳委之扵学慈严两至责其成绩由是

诸子咸为善士而家迄以成舅姑相⿰纟⿱𢆶匹寿终治䘮葬以礼鄕

人暴强者皆畏其能莫敢凌犯教女语妇必以夫人为则年

七十有八以洪武九年九月七日卒于家二十三日葬于淸

源里西村之原三男曰禄可诜一女适某孙男五人玄生林

玑桂生以国子生擢给事中来请铭铭曰

柔顺为德斯妇常济之坚贞家乃昌执偏或堕弱与强二者

维全保无爽猗徐夫人妇之良䘮夫秉志事尊章内外屹然

礼义防躬亲织纴靡怠荒家政浸脩赀大穰男治书诗女衣

裳寿弥德备名誉彰孝孙刻铭阐幽光卓㢤妇则垂无𭛌

  莆田黄府君墓铭

莆田黄处士有良婿曰陈熙哀处士之早亡自状其行千馀

言赱三千里来京师请铭且曰处士事继母孝庶弟出后従

従父爱其女尽以SKchar田嫁之处士患弟贫割以私田之半

族人以田来鬻处士不忍取乞以直而归之不能为生者加

衣食焉以赀多为闾里之正里中民买塩于官及科繇不能

庚者出私财代输有受诬者诤之扵县庭得解乃已毎岁首

县次民赀力多寡㝎征敛之籍众不能决处士彂一言皆称

平争讼者来质是非告以理法举酒飮之各谢而退艺田家

归粟入以小量遇凶岁则减贾以大量粜之𥘉郡南有僻壌

盗常狙伺以剽行旅处士构庐栖僧夜则然灯逹曙盗散去

复施贫死者棺三年至二百馀野无𭧂骨元末兵乱县命处

士帅兵扼险画捕贼䇿陈于上民藉以安处士读书有识待

物恕以和其生也鄕人教其子俾取为法及其没识之者无

不吊吊者𡘜必哀至今言善人者称焉熙又日处士之善盖

多其粗如此其使人感且化者不得而知亦不得而言也然

其大者既不可言倘可言者又不得托文以传焉则何以使

为善者慕敢请余曰处士之行诚可传矣余言之不文乌𠯁

以传耶虽然不可辞也处士讳巳字景阳自唐屯田员外郞

潜之子朂不仕王审知始自光徙莆在宋称书诗之族髙祖

审再以进士举于鄕与従兄某州通判君亮皆有名曾祖文

子以五经为州学谕祖来鄕贡进士父元壮母陈氏继母郑

氏俱名族处士娶林氏无子先二十年卒再娶李氏生子男

四人兴祖振祖光祖麒祖女三人长婿即熙其二适吴某王

某孙男五人隆庸洪某某处士𥘉为长女求婿富人争𣣔问

名不听闻熙儒士许妻之或谓熙贫非偶处士曰我志决矣

卒妻熙熙今为连江儒学教谕有文名君子又多处士善处

其女也处士年四十二卒元至正十八年八月廿九日后五

年殡鸠山下廿七年十月十二日权⿱穴之山之西今洪武十一

年十二月廿八日始克葬于白砂之原铭曰

人不患财之弗赢而患善无可称善集于身虽贱为恒垊历

千载而有声身为鄙夫虽位居九卿溘既死而谁名维处士

君𠯁不出州里而化者众身服乎韦布而德可程斯之谓死

而如生

  上海夏君新圹铭

国朝有天下忠吏之病细民公卿廷议以为吏它郡人与民

情不孚又多蔽扵黠胥宿豪民受其病固无怪莫若立巨室

之见信扵民者为长使主细民土田之税而转输于官扵是

以巨室为粮长大者督粮万石小者数千石制㝎而弊复生

以法绳之卒莫能禁是时惟苏之沈氏以奉法称

天子亲召与语赐之酒食时减免其田赋名闻四方而上海

有夏君者尤畏谨好礼繇赋皆先时而集不烦征索爱恤细

民铢两无𠩄妄取民咸恱而德之聮事者皆以为则其𠩄为

盖无愧沈氏而名未若沈氏之显者闻于上则势隆而易彰

郁扵下则虽善而莫著此余因夏氏之请而欲扬之者也君

讳宗显字叔明自其曽祖叅祖驷父祥皆居华亭君年十五

六䘮母以达礼闻服终请于父出从传朱学数年学有名逰

上海乐其土俗遂之长人鄕置田宅徙家以居既而家日殷

富益敦行义兄及孀姊老而窭歳时奉粟帛养之葬其䘮而

恤其子抚异母弟有恩事外舅姑尽子婿礼聘名士为师故

人子就学者飮食之旦则冠带坐堂上子孙盛服入揖立两

序俯首听教命君各授以事会食遣去至夕取古今事可为

法戒者辨析讲说勉以为善子孙恭谨愿悫不敢嬉遨

凶岁邻里皆従君乞粟帛药饵嫁娶䘮灾者取资焉故巨室

之以长厚称者必曰夏氏见君者慕其善与君逰者服其才

闻君卒者莫不痛惜之也𥘉君年未四十即穿圹为冢于舍

西北若干歩及年六十有六而卒遂葬焉君之卒以洪武十

二年正月二十一日葬以二月九日娶王氏二男曰应炎应

霖三女长适赵志学次适赵以仁一在室孙男三人翟彪麟

女三人曽孙男一曰绵绵铭曰

周法既壊经界隳群氓相啖䑕与狸吏庸俗浇𨗿不知赤子

顚踣吁可悲圣神造谟立治规俾大育小势相维孰嚚戾法

肆攘欺利犹在吻身巳离惟吴夏君惩众非畏愼奉上仁以

绥凶歳彂廪(“㐭”换为“面”)赒困饥帛寒药疾棺载尸居家孝友此其推子

姓愿谨习礼仪鄕闾爱戴莫敢违为冨好仁曷能追天锡尓

㣧当蕃滋嗟㢤巨室宜相师𣣔考令德征铭诗

  东阳贞节处士蒋府君墓铭

府君讳玄字子晦别字若晦姓蒋氏𥘉周公庶子伯龄受封

于蒋子孙氏其国在汉居杜陵者最著兖州刺史诩尤有名

诩四世孙山亭鄕矦澄徙居义兴之阳羡澄七世孙枢仕晋

为吴郡太守复南徙台之仙居唐末五季之乱枢裔孙勋避

地婺之东阳仕吴越钱氏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兼御

史大夫遂家焉府君盖其后也曽祖讳天廙宋绍㝎中入粟

佐邉授迪功郎祖讳沐元南康路建昌县主簿父讳吉相少

俶傥负气尝事仁宗于东宫擢典用监知事出为㐮阳路榖

城县尉以卒府君生于燕都儿时嶷嶷崭耸不妄狎笑八龄

就师读书终日据案端坐未尝㫄顾其师奇之使察诸生怠

肆者诸生畏惮敛戢莫敢哗年十六侍榖城之官杜门绝賔

客不交昼夜攻学母夫人闵其劳节膏油不多与俟母𥨊以

衣衾蔽牅而诵夜叅半乃巳谷城莅官刚严府君因事进谏

多𠩄匡𥙷出遇其吏民恂恂退抑人不知其为尉子也既冠

而归时许文懿公谦以道德为学者师府君従而受其说识

悟过人辨析精确内㴠外𩛙日超月异先軰皆自谓不及然

府君务见躬行以礼齐其家奉先祠谒拜祀奠取朱子𠩄脩

仪文行之歳时率族人祭始迁祖墓祭毕序长㓜列坐告之

亲睦之道属之近者朔望必㑹贫者歳周以两月之粟脩

昌𠩄创义塾延师儒教其子姓至于鄕人毎歳冬至杀牲置

酒㑹长老俊人行鄕飮礼府君为之讲说嘉谟伟行使𦗟之

曰为父兄子弟当如是鄕民莫不化服细民寠者贷以粟不

取其赢待以炊者常数十家东阳多宋贵臣挨民艺其田者

既入粟半复亩征其丝民颇苦之府君倡其鄕人曰君子以

养野人奈何厉之遂罢不徽人用是德府君称其善不虚口

遇事无大小皆立决不形扵谋议𠩄为辄出人意表𥘉延祐

中恶少结逻卒诬平民为伪钞破其家意府君儒生可侮以

语撼之兾得赂乃止府君怒赱白大府逮恶少窴于法害遂

绝由是宿豪文吏揺手相戒不敢过其门府君益刻苦为条

法使后嗣可守室庐械器皆预为数世计各极其精善人服

其才而惜其不获施于世也府君饶扵赀产脱去华靡习聚

书万卷致力其中著四书笺惑大学章句纂要田书述义通

若干卷治平首䇿二卷学则二十卷韵原六十卷府君惩士

习沦于夷俗独制古冠衣服之揖譲歩趋必以礼法人望之

神情夷朗如逸民髙士及即之则雍然和与之语出仁入义

愈久而愈无穷年四十有七以至正四年六月辛酉终于家

学者私谥贞节先生十二月壬申葬县南乘騘鄕御史里焉

䲧之原娶葛氏宋𠫵知政事端献公洪之玄孙子男四人大

同兴宗嘉亨𠃔升女四人适葛实李𮗚及东阳儒学教谕李

思文其一蚤卒孙男十人昭晖旭晔升昱昺昻景旲孙女二

人适许益亨郑格曽孙男五人钧銮鎕镇某女三人𠃔升尝

従黄文献公溍逰有文用荐者授庆元路儒学正早死而二

次子亦继卒独大同存善承其家学以故国子𥙊酒许元状

来请铭余未壮时尝拜府君于家多其言语仪貌俨然成德

人也盖今四十年而余亦老矣铭乌敢辞铭曰

柏之丸丸或朽于山堂之岩岩或病于颠天产其良不需其

完人愠以咨我恬以安SKchar圣之源禓道之澜不谐一时千载

之传

  丛桂楼记

丛桂楼在杭天龙寺之左偏主僧大道禅师作之大道讳善

平越渔浦人初受业寺之庆庵吉公寻升天目山问道扵普

应国师巳而来归闵天龙之废且久也慨然有兴复之志时

瓦砾荆𣗥散漫左右几无𠩄容𠯁而大道槖无锱铢独操一

钵日赱市中得食舁归以食众上得钱以易材木金石百用

之具不四三年而佛殿三门两庑皆成四方学徒之来者皆

仰以食扵是复以其馀作斯楼左丞周君伯𤦺以丛桂扁之

既而大道以至正辛邜七月十一日示寂其徒奉全身瘗

楼右而建塔其上且请同庵禅师述其故属余以记斯楼楼

乃大道憩息之𠩄将以致其思焉而余独感大道之立志坚

而成功速也今夫有威力以使人者莫过乎有司有货财以

使人者莫过乎富室然其有𠩄兴作皆集众谋役群力而为

之犹且磨以歳月多者数十年少者十馀年而后成今大■

累然一僧非有货财威力之可使人独用口舌化导市井之

民取其财与力以为巳用成宏伟胜大之功若易易焉者虽

曰佛氏之教𠯁以动人之信听然非大道之有志不能也盖

人惟患无志有志矣患守之不坚有志而能坚事无不可为

者况一寺乎余尝病有志者之寡而扵大道𭰹有感焉呜呼

后之居斯楼者孰非大道之伦㢤读余言而思大道之为人

则斯楼与斯寺不废矣请记者曰圆净圆如皆彬彬雅饬有

志扵禅观者今居斯楼云

  王指挥像赞

真人龙兴山川降精杖劔来従莫非豪英维时王公实将家

子乕吼鹰扬万夫披靡成功锡爵遂镇一方㢮其武威佩玉

冠裳何以𮗚之有烨其像益懋厥勋配古良将

  苏都事伯䕫像赞子由后平仲父

才𠯁以行志智𠯁以成事也苟尽施扵时必有大过扵人而

得位以行者仅出其一二也年齿之高林泉之𧼈皆公之𠩄

宜有固天报善人之𠩄致也惟有子之甚贤以文鸣于治世

𠯁以继绝学于前人杨休闻于不坠也此吾尝私为之善诵

长公之言拟公扵晁氏之君成而知其无愧也

  景㝎谏䟽序

吾婺𡚒称礼义之郡士生其间皆存气节仗忠义而东阳为

尤盛自宋中世以来以直道著称朝列于国史者甚众虽布

衣下位之士不在谏诤之軄而上封事者亦往往有之岂其

人皆善为言论㢤德泽之𠩄渐濡师友之𠩄讲说风俗成扵

下而至扵斯盛也余自少时好观宋史凡吾郡闻人事有可

称者辄识之既而复叹士之幸获见扵史者如此不幸而遗

轶不传者盖多有矣往年在翰林始得见东阳贾廷佐上高

宗䟽廷佐为桐庐主簿愤秦桧主和议绍兴戊年上䟽论之

其辞甚切直而史不载至七世孙权出以示人世之士大夫

为文以称其忠廷佐之名始显于天下廷佐之鄕人杜士贤

在理宗时为武学生景㝎甲子秋因星变求言士贤上䟽力

攻贾似道误国今年秋其曾孙实亦以示余其事与廷佐相

𩔖然士贤𥘉无一命之爵其言请黜退似道历数其罪切直

颇同扵廷佐而实又能趋京师遍求贤荐绅文辞以白之且

将刻梓以传或非廷佐后人𠩄能及余扵是又叹忠义之士

天虽抑之扵当时天毎扶植其子孙使昭其声光于不朽是

岂智力𠩄及㢤当似道擅权时威𦦨𠯁以生死人士贤彂愤

言之不至于杀身者毫𩬊间耳今似道之后不闻有为士者

而人亦羞称之士贤之子孙方守其遗业不坠而闻士贤之

风者虽野人稚子皆嗟慕以为贤善恶之公昭明也如是则

夫有志扵忠义者尚何𠩄惮而不为㢤然则是䟽之传非特

可𥙷史氏之阙为人臣者皆可以鉴矣士贤字希圣后中武

科授武冈军新宁县簿尉遂摄其令转绥宁旰𣅿两县令以终

 赠浩然子叙引

交神明有道乎曰有无妄而巳矣然则𠩄谓无妄者何也曰

其中有物非思虑SKchar葛之可摇夺也非声利沉酣之可变易

也至虚而神与道合真放之无垠收之则存历代以来恒有

其人也今之近扵此者其唯吾浩然子乎浩然子与余同姓其

名为宗真遂以其称浩然者为之字学道扵京城报恩光孝

观得灵宝法而能鬼神之情状嗣天师知其贤号为軆玄

妙道纯素法师提㸃𮗚事㑹朝天宫虚席中书以为言 上

召见奉天殿命太官赐馔俾之住持时洪武五年秋七月也又明

年正月七日仪曹奉常同传 旨谕之曰凡有事郊社及山川

百神当令宗真帅其徒十人前期𤋲芳香洁豆笾以俟临事

之日仍令宗真𬒳法服与𥙊浩然子拜命惟谨盖以其精洁

而扵敬恭明神为冝浩然子由是简在 上心屡䝉 召对

且赐白玉真仙像二十馀躯以镇山中 龙光赫奕光动林

谷采真之士无不歆𧰟之余尝见浩然子扵冶城山风度凝

简执谦而有容澹然无𠩄累其心𠩄谓其中有物不为思虑

声利之𠩄惑者诚近之此𠩄以遭逢 盛际而眷遇有加焉

然而忠君尊上臣子之职也浩然子益冝振祓精明倾竭诚

悫以颂祷 国祚扵无疆非特敬恭明神而巳诚如是虽身

居方外而乃心 王室𬒳法服以与朝绅之列非侥伟也实

宜也浩然子其尚朂之洪武六年冬十有一月金华宋某序

  桑仁卿传

桑惠字仁卿婺之武义人其先居丽水桑溪南渡后有景昭

者始迁婺历四世皆不坠书诗仁卿㓜䘮父独奉母居不能

与人浮沉介然自守遇人则翼然恭未尝往叩富児门唯日

夕训诸子弟鸡𥘉号辄呼起悬灯诵书食时使従师或值雨

淖亲持盖𠊱之还人笑其愚劝曰子贫若是甑将生尘矣何

不学他技艺朝出门暮可即得钱读书固佳其效乃如𥙷风

耳仁卿笑曰信如子言吾家学将绝于吾乎矣宁饿而死不

能従也乃召其子以时谓曰此妄人耳其愼母听吾之贫由

天扵读书何预㢤策励比前为尤急及见以时明经能文辞

鄕校迎为学者师仁卿抚几自庆曰吾将有以见祖宗地下

矣仁卿无𠩄扵食质田扵里翁已而失其劵乃以计绐仁卿

至家使重书之或履其跗曰愼勿言翁劵失矣仁卿叹曰吾

实得钱言犹在耳而因失劵负之为计固得如内愧何一里

哗然称曰桑仁卿其诚悫人㢤未几卒贫不能敛手𠯁鄕人

惜其贤裒钱以葬仁卿娶同县人项寄瑗其贤绝仁卿固安

贫终日樵苏不㸑项无纎介见扵容色澹然能相欢冻馁日

不自免闻有佳书必掇𠩄织布帛贸之使读自时厥后以时

以贤良征主𡊮分宜之簿州里槜酒将来贺曰仁卿夫妇不

负教子今得官归矣项曰得官不𠯁荣能负官斯为荣耳

以时在分宜数督运万里外兢兢自持无𠩄遗失再转为温

州判官遣𠊱人迎养将及门而卒今以三转为䕫州府通判

陛至某郎益用政事闻于时论者谓父母之善教云赞曰子

弟不患无俊良非父母竭力教之终不能有成也有如仁卿

忍贫教子至樵苏不㸑一不变其志澹如也卒能奋彂有耀

于前人则吾𠩄谓父母不力教子子未必有成谁不谓然因

作小传以为世𭄿焉

  送王明府之官序

我 国家重扵民社之寄虽遐州僻壌必慎选守令以抚摩

其人民苏息其雕瘵而擢用人才之道必以常従事扵朝廷

省部者为先以其历练之精而𭰹达扵民情政体也会稽王

君元凯受命出宰䕫之开县告行扵余徴言为赠两川入㢤

版图未久其民新脱扵锋镝之馀自非善扵承流宣化者未

易以𣷉煦生息之也庙堂之议以为元凯久以文墨议论赞

佐春官仪文礼法谙集有素其为人持身砥行又端谨清脩

克称兹选故有是命余闻昔子㳺氏之为武城也以礼乐为

教而圣人喜之此千载牧民之良法而近世以来为县者率

以法度束缚而操切之故礼教之泽不下流扵民而醇风羙

俗罕或见之今元凯之往不惟使其百里之内政平讼理而

安于田里其𠩄以化导全安之者要必有其道矣他日𮗚风

之使有言扵朝者曰西蜀之地有万家之邑其令之治先政

教而后刑罚其民之俗好辞让而耻闘争以故弦歌比屋而

囹圄空虚虽在数千里之外而蔼然不异乎邦畿之中是冝

旌褒其县大夫之能以为在职者𭄿若然必元凯之𠩄治也

余在礼部常知元凯之为人今守职词林秉笔史馆晨入夜

归无敢暇逸故扵元凯之请不及缀缉文辞为赠而姑道其

𠩄期望者如此朂之元凯其勿以余言为简也是为序洪武

六年九月既望金华宋某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