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卷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纪第六 宋书卷七
本纪第七
作者:沈约 南朝梁
本纪第八
前废帝

前废帝讳子业,小字法师,孝武帝长子也。元嘉二十六年正月甲申生。世祖镇寻阳,子业留京邑。三十年,世祖入伐元凶,被囚侍中下省,将见害者数矣,卒得无恙。

世祖践阼,立为皇太子。始未之东宫,中庶子、二率并入直永福省。大明二年,出居东宫。[1]四年,讲孝经于崇正殿。七年,加元服。

八年闰五月庚申,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太宰江夏王义恭解尚书令,加中书监,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加尚书令。甲子,置录尚书,太宰江夏王义恭录尚书事。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加开府仪同三司。丹阳尹永嘉王子仁为南豫州刺史。[2]

六月辛未,诏曰:“朕以眇身,夙绍洪业,敬御天威,钦对灵命。仰遵凝绪,日鉴前图,实可以拱默守成,诒风长世。而宝位告始,万宇改属,惟德弗明,昧于大道。思宣睿范,引兹简恤,可具询执事,详访民隐。凡曲令密文,繁而伤治,[3]关市僦税,事施一时,而奸吏舞文,妄兴威福,加以气纬舛互,[4]偏颇滋甚。宜其宽傜轻宪,以救民切。御府诸署,事不须广,雕文篆刻,无施于今。悉宜并省,以酬氓愿。藩王贸货,壹皆禁断。外便具条以闻。”戊寅,以豫州之淮南郡复为南梁郡,复分宣城还置淮南郡。庚辰,以南海太守袁昙远为广州刺史。

秋七月己亥,镇军将军、雍州刺史晋安王子勋改为江州刺史,中护军宗悫为安西将军、雍州刺史,镇北将军、徐州刺史湘东王彧为护军将军,中军将军义阳王昶为征北将军、徐州刺史。庚戌,婆皇国遣使献方物。崇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乙卯,罢南北二驰道。孝建以来所改制度,还依元嘉。丙辰,追崇献妃为献皇后。乙丑,抚军将军、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鸾解领司徒。

八月丁卯,领军将军王玄谟为镇北将军、青冀二州刺史。[5]己巳,以青、冀二州刺史萧惠开为益州刺史。己丑,[6]皇太后崩。京师雨水。庚寅,[7]遣御史与官长随宜赈恤。

九月辛丑,护军将军湘东王彧为领军将军。癸卯,以尚书左仆射刘遵考为特进、右光禄大夫。乙卯,文穆皇后祔葬景宁陵。

冬十月甲戌,太常建安王休仁为护军将军。戊寅,辅国将军宗越为司州刺史。[8]庚辰,原除扬、南徐州大明七年逋租。

十二月乙酉,以尚书右仆射颜师伯为尚书仆射。[9]壬辰,以王畿诸郡为扬州,以扬州为东扬州。癸巳,以车骑将军、扬州刺史豫章王子尚为司徒、扬州刺史。

去岁及是岁,东诸郡大旱,甚者米一升数百,京邑亦至百馀,饿死者十有六七。孝建以来,又立钱署铸钱,百姓因此盗铸,钱转伪小,商货不行。

永光元年春正月乙未朔,改元。大赦天下。乙巳,省诸州台传。戊午,以领军将军湘东王彧为卫将军、南豫州刺史,护军将军建安王休仁为领军将军,秘书监山阳王休祐为豫州刺史,左卫将军桂阳王休范为中护军,南豫州刺史寻阳王子房为东扬州刺史。

二月乙丑,减州郡县田禄之半。[10]庚寅,铸二铢钱。

三月甲辰,罢临江郡。

五月己亥,割郢州随郡属雍州。丙午,以后军司马张牧为交州刺史。

六月己巳,左军长史刘道隆为梁、南秦二州刺史。乙亥,安西将军、雍州刺史宗悫卒。壬午,卫将军、南豫州刺史湘东王彧改为雍州刺史。[11]尚书令、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加南豫州刺史。

秋八月辛酉,越骑校尉戴法兴有罪,赐死。庚午,以尚书仆射颜师伯为尚书左仆射,[12]吏部尚书王景文为尚书右仆射。癸酉,帝自率宿卫兵,诛太宰江夏王义恭、尚书令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尚书左仆射颜师伯、[13]廷尉刘德愿。

改元为景和元年。文武赐位二等。以领军将军建安王休仁为安西将军、雍州刺史,卫将军湘东王彧还为南豫州刺史。甲戌,司徒、扬州刺史豫章王子尚领尚书令,射声校尉沈文秀为青州刺史,左军司马崔道固为冀州刺史。乙亥,诏曰:“昔凝神伫逸,磻溪赞道,湛虑思才,傅岩毗化。朕位御三极,风澄万宇,资𫓧电断,正卯斯戮。思所以仰宣遗烈,俯弘景祚,每结梦庖鼎,瞻言板筑,有劬日昃,无忘昧旦。可甄访郡国,招聘闾部:其有孝性忠节,幽居遁栖,信诚义行,廉正表俗,文敏博识,干事治民,务加旌举,随才引擢。庶官克顺,彝伦咸叙。主者精加详括,称朕意焉。”以始兴公沈庆之为太尉,镇北将军、青冀二州刺史王玄谟为领军将军。庚辰,以石头城为长乐宫,东府城为未央宫。罢东扬州并扬州。甲申,以北邸为建章宫,南第为长杨宫。以冠军将军邵陵王子元为湘州刺史。丙戌,原除吴、吴兴、义兴、晋陵、琅邪五郡大明八年以前逋租。己丑,复立南北二驰道。

九月癸巳,车驾幸湖熟,奏鼓吹。戊戌,车驾还宫。庚子,以南兖州刺史永嘉王子仁为南徐州刺史,丹阳尹始安王子真为南兖州刺史。辛丑,抚军将军、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鸾免为庶人,赐死。丙午,以兖州刺史薛安都为平北将军、徐州刺史。丁未,卫将军湘东王彧加开府仪同三司,特进、右光禄大夫刘遵考为安西将军、南豫州刺史,宁朔将军殷孝祖为兖州刺史。戊申,以前梁、南秦二州刺史柳元怙复为梁、南秦二州刺史。己酉,车驾讨征北将军、徐州刺史义阳王昶,内外戒严。昶奔于索虏。辛亥,右将军、豫州刺史山阳王休祐进号镇西大将军。甲寅,以安西长史袁𫖮为雍州刺史。戊午,以左民尚书刘思考为益州刺史。是日解严,车驾幸瓜步。开百姓铸钱。

冬十月癸亥,曲赦徐州。丙寅,车驾还宫。以建安王休仁为护军将军。己卯,东阳太守王藻下狱死。以宫人谢贵嫔为夫人,加虎贲靸戟,鸾辂龙旗,出警入跸,实新蔡公主也。乙酉,以镇西大将军、豫州刺史山阳王休祐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14]

十一月壬辰,宁朔将军何迈下狱死。新除太尉沈庆之薨。壬寅,立皇后路氏,四厢奏乐。赦扬、南徐二州。护军将军建安王休仁加特进、左光禄大夫。中护军桂阳王休范迁职。丁未,皇子生,少府刘胜之子也。[15]大赦天下。赃污淫盗,悉皆原除。赐为父后者爵一级。壬子,以特进、左光禄大夫、护军将军建安王休仁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戊午,南平王敬猷、庐陵王敬先、安南侯敬渊并赐死。

时帝凶悖日甚,诛杀相继,内外百司,不保首领。先是讹言云:“湘中出天子。”帝将南巡荆、湘二州以厌之。先欲诛诸叔,然后发引。太宗与左右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密结帝左右寿寂之、姜产之等十一人,谋共废帝。戊午夜,帝于华林园竹林堂射鬼。时巫觋云:“此堂有鬼。”故帝自射之。寿寂之怀刀直入,姜产之为副。帝欲走,寂之追而殒之。时年十七。太皇太后令曰:

司徒领护军八座:子业虽曰嫡长,少禀凶毒,不仁不孝,著自髫龀。孝武弃世,属当辰历。自梓宫在殡,喜容腼然,天罚重离,欢恣滋甚。逼以内外维持,忍虐未露,而凶惨难抑,一旦肆祸,遂纵戮上宰,殄害辅臣。子鸾兄弟,先帝钟爱,含怨既往,枉加屠酷。昶茂亲作捍,横相征讨。新蔡公主逼离夫族,幽置深宫,诡云薨殒。襄事甫尔,丧礼顿释,昏酣长夜,庶事倾遗。朝贤旧勋,弃若遗土。管弦不辍,珍羞备膳。詈辱祖考,以为戏谑。行游莫止,淫纵无度。肆宴园陵,规图发掘。诛剪无辜,籍略妇女。建树伪竖,莫知谁息。拜嫔立后,庆过恒典。宗室密戚,遇若婢仆,鞭捶陵曳,无复尊卑。南平一门,特锺其酷。反天灭理,显暴万端。苛罚酷令,终无纪极,夏桀、殷辛,未足以譬。阖朝业业,人不自保,百姓遑遑,手足靡厝。行秽禽兽,罪盈三千。高祖之业将泯,七庙之享几绝。吾老疾沈笃,每规祸鸩,忧煎漏刻,气命无几。开辟以降,所未尝闻。远近思奋,十室而九。
卫将军湘东王体自太祖,天纵英圣,文皇钟爱,宠冠列藩。吾早识神睿,特兼常礼。潜运宏规,义士投袂,独夫既殒,悬首白旗,社稷再兴,宗祏永固,人鬼属心,大命允集。且勋德高邈,大业攸归,宜遵汉、晋,纂承皇极。主者详旧典以时奉行。
未亡人馀年不幸婴此百艰,永寻情事,虽存若殒。当复奈何!当复奈何!

葬废帝丹阳秣陵县南郊坛西。

帝幼而狷急,在东宫每为世祖所责。世祖西巡,子业启参承起居,书迹不谨,上诘让之。子业启事陈谢,上又答曰:“书不长进,此是一条耳。闻汝素都懈怠,狷戾日甚,何以顽固乃尔邪!”初践阼,受玺绂,悖然无哀容。始犹难诸大臣及戴法兴等,既杀法兴,诸大臣莫不震慑。于是又诛群公。元凯以下,皆被殴捶牵曳。内外危惧,殿省骚然。初太后疾笃,遣呼帝。帝曰:“病人间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语侍者:“将刀来,破我腹,那得生如此宁馨儿!”及太后崩后数日,帝梦太后谓之曰:“汝不孝不仁,本无人君之相。子尚愚悖如此,亦非运祚所及。孝武险虐灭道,怨结人神,儿子虽多,并无天命。大运所归,应还文帝之子。”其后湘东王绍位,果文帝子也。故帝聚诸叔京邑,虑在外为患。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帝乃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进爵会稽郡长公主,秩同郡王,食汤沐邑二千户,[16]给鼓吹一部,加班剑二十人。帝每出,与朝臣常共陪辇。主以吏部郎褚渊貌美,就帝请以自侍,帝许之。渊侍主十日,备见逼迫,誓死不回,遂得免。帝所幸阉人华愿儿,官至散骑常侍,加将军带郡。帝少好读书,[17]颇识古事,自造世祖诔及杂篇章,往往有辞采。以魏武帝有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乃置此二官。以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祐领之。[18]其馀事迹,分见诸列传。

【论】[编辑]

史臣曰:废帝之事行着于篇。若夫武王数殷纣之衅,不能絓其万一;霍光书昌邑之过,未足举其毫厘。假以中才之君,有一于此,足以霣社残宗,污宫潴庙,况总斯恶以萃一人之体乎!其得亡亦为幸矣。

校勘记[编辑]

  1. 出居东宫 各本并脱“居”字,据元龟二五六补。
  2. 丹阳尹永嘉王子仁为南豫州刺史 “南豫”子仁传作“南兖”。
  3. 繁而伤治 “伤”各本并作“作”,据元龟一九一改。
  4. 气纬舛互 “互”各本并作“玄”,盖形近而讹,今改正。
  5. 领军将军王玄谟为镇北将军青冀二州刺史 各本“镇北将军”下并衍“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鸾为”十一字。按新安王子鸾传,不言曾为青、冀二州刺史,而王玄谟传,言玄谟时徙为青、冀二州刺史。今订正。
  6. 己丑 各本并作“己未”。按是月丁卯朔,二十三日己丑,无己未、乙丑。今据建康实录通鉴改正。
  7. 庚寅 各本并作“庚子”。按是月丁卯朔,无庚子,二十三日己丑后,二十四日有庚寅。今改正。
  8. 辅国将军宗越为司州刺史 “宗越”书中多误作“宋越”,今据宗越传改正。以下类此者皆迳改,不具校。
  9. 以尚书右仆射颜师伯为尚书仆射 “尚书仆射”各本作“尚书左仆射”,南史无“左”字。李慈铭宋书札记云:“左字衍,当据南史删。”按是时但置尚书仆射,不分立左右。今据南史删“左”字。
  10. 减州郡县田禄之半 宋本、三朝本、北监本、毛本及南史作“田禄”。殿本、局本作“田租”。建康实录作“禄秩”。按普减国内田租之半,非封建统治者所肯为,此必减州郡县官吏田禄之半。故建康实录改称为“禄秩”。
  11. 卫将军南豫州刺史湘东王彧改为雍州刺史 各本并脱“南”字。按明帝纪,永光元年为南豫州刺史,镇姑孰。又按州郡志,此时南豫州镇姑孰,而豫州则未尝以姑孰为州治。今据明帝纪补。
  12. 以尚书仆射颜师伯为尚书左仆射 各本并作“以尚书左仆射颜师伯为尚书仆射”,据南史改。李慈铭宋书札记云:“当从南史。师伯传:‘大明七年,补尚书右仆射。废帝即位,迁尚书仆射,领丹阳尹。废帝欲亲朝政,发诏转师伯为左仆射,以吏部尚书王景文为右仆射,夺其京尹,又分台任,师伯始惧。’南史宋本纪及师伯传皆不误。”
  13. 尚书左仆射颜师伯 “尚书左仆射”各本并作“尚书仆射”,据南史改,说见前。
  14. 以镇西大将军豫州刺史山阳王休祐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镇西大将军各本并作“镇北大将军”。上九月辛亥下作镇西大将军,休祐传亦作镇西,今改正。
  15. 少府刘胜之子也 “刘胜”元龟一九七及二0七同本纪。符瑞志及始安王休仁传、宋略、南史帝纪作刘蒙,南史休仁传作刘蒙。
  16. 食汤沐邑二千户 “食”各本并作“侯”。据御览一五二改。
  17. 帝少好读书 “读书”各本并作“讲书”,据南史、元龟一九二、御览一二八引改。
  18. 以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祐领之 各本并脱“休仁山阳王”五字,据南史补。张烩读史举正云:“按建安王乃休仁,休祐则山阳王也。南史作‘以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祐领之’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