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盦文集 (四部丛刊本)/续集卷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续集卷一 定盦文集 续集卷二
清 龚自珍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吴氏刊本
续集卷三

定盦续集          仁和龚自珍璱人馔

 卷二

古史钩沈论一

龚自珍曰史氏之书有之曰霸天下之孙中叶之主其力弱其

志文其聪明下其财少未尝不周求礼义廉耻之士厚其貌妪

其言则或求之而应则或求之而不应则必视祖之号令以差

史氏之书又有之昔者霸天下之氏称祖之庙其力疆其志武

其聪明上其财多未尝不仇天下之士去人之廉以快号令去

人之耻以嵩高其身一人为刚万夫为柔以大便其有力疆武

而允孙乃不可长乃诽乃怨乃责问其臣乃辱荣之亢辱之始

也辨之亢诽之始也使之便任法之便责问之始也气者耻之

外也耻者气之内也温而文王者之言也惕而让王者之行也

言文而行让王者之所以养人气也籒其府焉裵𧙪其钟簴焉

大都积百年之力以震荡摧锄天下之廉耻既殄既狝既夷顾

乃席虎视之馀荫一旦责有气于臣不亦莫乎

古史钩沈论二

龚自珍曰周之世官大者史史之外无有语言焉史之外无有

文字焉史之外无人伦品目焉史存而周存史亡而周亡殷纣

时其史尹挚抱籍以归于周周之初始为是官者佚是也周公

召公太公既劳周室改质家跻于文家置太史史于百官莫不

有联事三宅之事佚贰之谓之四圣盖微夫上圣睿美其孰任

治是官也是故儒者言六经经之名周之东有之夫六经者周

史之宗子也易也者卜筮之史也书也者记言之史也春秋也

者记动之史也风也者史所采于民而编之竹帛付之司乐者

也雅颂也者史所采于士大夫也礼也者一代之律令史职藏

之故府而时以诏王者也小学也者外史达之四方瞽史谕之

宾客之所为也今夫宗伯虽掌礼礼不可以口舌存儒者得之

史非得之宗伯乐虽司乐掌之乐不可以口耳存儒者得之史

非得之司乐故曰五经者周史之大宗也孔子殁七十子不见

用衰世著书之徒蜂岀泉流汉氏校录最为诸子诸子也者周

史之小宗也故夫道家者流言偁辛甲老𥅆墨家者流言偁尹

佚辛甲尹佚官皆史𥅆实为柱下史若道家若农家若杂家若

阴阳家若兵若术数若方技其言皆偁神农黄帝神农黄帝之

书又周史所职藏所谓三皇五帝之书者是也老于祸福熟于

成败絜万事之盈虚窥至人之无竞名曰任照之史宜为道家

祖综于天时明于大政考夏时之等以定民天名曰任天之史

宜为农家祖左执绳墨右执规矩笃信谦守以待弹射不使王

枋弛不使诸矦骄上名曰任约剂之史宜为法家祖博观群言

既迹其所终始又迹其所岀入不蒙一物之讥不受诸矦蹈抵

使王政不淸庶物奸生名曰任名之史宜为名家祖胪引群术

爱古聚道谦让不敢删定整齐以待能者名曰任文之史宜为

杂家祖窥于道之大原识于吉凶之端明王事之贵因一呼一

吸因事纳谏比物假事不辞矫诬之刑史之任讳恶者于材最

为下也宜为阴阳家祖近文章眇语言割荣以任简养怒以积

辨名曰任喻之史宜为纵横家祖抱大禹之训矫周文之偏守

而不战俭而不夺人名曰任本之史宜为墨家祖五庙以观怪

地天以观通六合之际无所不储谓之任教之史宜为小说家

祖刘向云道家及术数家出于史不云馀家出于史此知五纬

二十八宿异度而不知其皆系于天也知江河异味而不知皆

丽于地也故曰诸子也者周史之支孽小宗也夏之亡也孔子

曰文献𣏌不足征伤夏史之亡也殷之亡曰文献宋不足征伤

殷史之亡也周之东也孔子曰天子失官伤周之史亡也灭人

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

材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周之东

其史官大罪四小罪四其大功三小功三帝魁以前书莫备焉

郯之君知之楚之左史知之周史不能存之故传者不雅驯而

雅驯者不传谓之大罪一正考父得商之名颂十二于周百年

之间亡其七太师亡其声弦焉太史又亡其简编焉谓之大罪

二周之雅颂义逸而荒人逸而名亡瞽所献燕享所歌大氏断

章作者之初指不在瞀儒序诗以断章为初指以讽谏为本义

以歌者为作者史不能宣而明谓之大罪三有黄帝秝有颛顼

秝有夏秝有商秝有周秝有鲁秝有列国秝七者周天子不能

同列国赴告各步其功告朔怠终乃乱而弗从周享国久八百

馀祀秝敝不改是以失礼是失官之大者谓之大罪四古之王

者存三统国有大疑匪一祖是师于夏于商是参是谋今连山

归藏亡矣三易弗具孔子卒得坤乾于宋亦弗得于周史之小

罪一列国小学不明声音混茫各操其方㣲孔子之雅言古均

其亡乎史之小罪二夫史籒作大篆非废仓颉也周史不肯存

古文文少而字乃多矣𧰼形指事十存三四形声相孳千万并

起古今困之孔壁既彰蝌斗煌煌匪籒而仓盖宪章者文武而

匪宪章宣王史之小罪三列国展禽观射父之徒能言先王命

祀而周史儋乃附苌𢎞为神怪之言不能修明巫觋祝宗不能

共鬼神燕昭秦皇淫祀渐兴儋𢎞阶之妖孽是征史之小罪四

帝魁以降百篇权舆孔子削之十倍是储虽颇间不具资粮有

馀史之大功一孔子与左邱明乘以如周𫉬百二十国之书夫

而后春秋作也史之大功二冠昏之杀丧祭之等大夫士之曲

仪咸以为数夫舍数而言义吾未之信也故十七篇之完亦危

而完者也史之大功三周之时有推步之方有占譣之学其步

疏其占密天官有书先臣是传唐都甘公爰及谈迁是迹是宣

史之小功一史秩下大夫商高大夫官必史也自高以来畴人

守之九章九数幸而完史之小功二吾韪彼奠世系者能奠能

守有𢊆諩牒有世本竹帛咸旧是故仲尼之徒亦著帝系姓后

干馀岁江介之都夸族之甚史之小功三夫功罪之际存亡之

会也绝续之交也天生孔子不后周不先周也存亡续绝俾枢

纽也史有其官而亡其人有其籍而亡其统史统替夷孔统修

也史无孔虽美何待孔无史虽圣曷庸由斯以谭罪大亦可揜

功大亦可蒙也孔虽殁七十子虽不见用王者之迹虽息周历

不为不多数不为不跻府藏不为不富沈敏辨异之士不为不

生绪言绪行之迹不为不俟庄周隐于楚墨翟傲于宋孟轲端

于齐梁公孙龙哗于齐赵之间荀况废于道路屈原淫于波涛

可谓有人矣然而圣智不同材典型不同国择言不同师择行

不同志择名不同急择悲不同感天吝材材吝志志吝器器吝

情情吝名名吝祖夫周自我史佚辛甲史籒史𥅆史伯而后无

闻人焉鲁自史克史邱明而后无闻人焉此失其材也七十子

之徒不之周而之列国此失其志也不以孔子之所凭借者凭

借此失其器也三尺童子瞀儒小生偁为儒者流则憙偁为群

流则愠此失其情也号为治经则道尊号为学史则道诎此失

其名也知孔氏之圣而不知周公史佚之圣此失其祖也梦梦

我思之如有一介故老𬙋臂河洛悯周之将亡也与典籍之将

失守也𢯱三十王之右史拾不传之名氏补诗书之隙罅逸于

后之剔钟𢑱以求之者以超辰之法不显之年月定岁名之

所在逸于后之布七历以求之者为礼家之儒为小节之师为

考订之大宗逸于后之弥缝同异以求之者明𧰼形说指事不

比形声不谭孳生雅本音明本义逸于后之据引申假借以求

之者本立政作周官述周法正封建之里数逸于后之杂真伪

以求之者诵诗三百篇纲于义义纲于人人纲于纪年明著竹

𨓜于后之据断章升谏以求之者乌乎周道不可得而见矣

阶孔子之道求周道得其宪章文武者何事梦周公者何心吾

从周者何学逸于后之谭性命以求之者辞七逸而不居负六

失而不恤自珍于大道不敢承抑万一幸而生其世则愿为其

人欤愿为其人欤

古史钩沈论三

龚自珍曰予大愳后世益不见易书诗春秋李锐陈奂江藩友

朋之贤者也皆语自珍日曷不写定易书诗春秋方读百家好

杂家之言未暇也内阁先正姚先生语自珍曰曷不写定易书

诗春秋又有事天地东西南北之学未暇也呜呼姬周之衰七

十子之三四传或口称易书诗春秋不皆著竹帛故易书诗春

秋之文多异汉定天下立群师置群弟子利禄之门争以异文

起其家故易书诗春秋之文多异然而文武之文非史籒之孳

也史籒之孳孔子之雅言又非汉廷之竹帛也汉之徒𣜩写官

译形借声皆起而与圣者并有权然而竹帛废契木起斠䌷者

不作凡契令工匠胥史学徒又皆起而与圣者并有权圣人所

雅言益微悲夫悲夫将欲更定姬周之末之文章不有考文之

圣其孰当之将欲更汉氏也群师互有短长非深于义训勇于

割闻者不能也无巳则我所欲紏䖍姑在夫引书变为徒书之

际乎以与汉写官争姑在夫竹帛变契木之际乎以与后世之

契令工匠胥史争所据者皆贱所革者功不大小贤勉而能为

之庶几其遂为之勇改三百字鬼不相予乃又㕦言曰是不足

为今夫易诗书春秋之文什五用假借焉其本字盖罕矣我将

尽求其本字然而所肄者孤汉师之汛见雅记者阙孤则不乐

从阙则不具以不乐从之心采不具之储聚而𧦴之能灼然知

孰为正字孰为假借固不能以富矣诸师籍令完具其于七十

子之所请益仓颉史籀之故孔子之所雅言又不知果在否焉

则足以慰好学胪古者之志终无以慰吾择于一之志且吾之

始猖狂也憾姬周之末多岐憾汉博士师弟子之多岐今也不

然憾汉写官之弗广憾契木之初之不广憾兵燹之不祐憾俗

士之疏而弗嗜古无以俟予予所憾日益下恧如何恧如何龚

自珍岁为此言且十稔卒不能写定易书诗春秋生同世又同

志写定者王引之顾广圻李锐江藩陈奂刘逢禄庄绶甲

古史钩沈论四

王者正朔用三代乐备六代礼备四代书体载籍备百代夫是

以宾宾宾也者三代共尊之而不遗也夫五行不再当令一姓

不再产圣兴王圣智矣其开国同姓魁杰寿者易尽也宾也者

异姓之圣智魁杰寿耇也其言曰臣之籍外臣也燕私之游不

从宫库之藏不问世及之恩不预同姓之狱不鞫北面事人主

而不任叱咄奔走捍难御侮而不死私雠是故进中礼退中道

长子孙中儒学中史王者于是芳香其情以下之玲珑其诰令

以求之虚位以位之书曰今予其敷心优贤扬历诗曰毋金玉

尔音而有遐心用此道也商法盟先异姓周法盟先同姓质家

尊贤先异姓文家亲亲先同姓古者开国之年异姓未附据乱

而作故外臣之未可以共天位也在人主则不暇在宾则当避

疑忌是故箕子朝授武王书而夕投袂于东海之外易世而升

平矣又易世而太平矣宾且进而与人主之骨肉齿然而祖宗

之兵谋有不尽欲宾知者矣燕私之禄有不尽欲与宾共者矣

宿卫之武勇有不欲受宾之节制者矣一姓之家法有不欲受

宾之论议者矣四者三代之异姓所深自审也是故周祚四百

其大政之名氏姜嬴任芉姒子之材不与焉征伐之事受顾命

之事共和摄王政之事皆姬姓也其异姓之闻人则史材也且

夫史𥅆之训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知所以自位则不辱矣知

所以不论议则不殆矣不辱不殆则不憔悴悲忧矣孔子曰非

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吾从周从周宾法也又曰出则事

公卿事公卿宾分也孟轲论卿贵戚之卿异异姓之卿夫异姓之卿

固宾籍也故谏而不行则去史之材识其大掌故主其记载不

吝其情上不欺其所委贽下不鄙夷其贵游不自卑所闻不自

易所守不自反所学以荣其国家以华其祖宗以教训其王公

大人下亦以崇高其身真宾之所处矣何也古之世有抱祭器

而降者矣有抱乐器而降者矣有抱国之图籍而降者矣无籍

其道以降者道不可以籍也下至百工之艺医卜之法其姓氏

也古其官守也古皆不能以其艺降夫非王者卑其我法又非

王者不屑籍古之道也又非王者敢灭前古之人民独不敢灭

其礼乐与道艺也道诚异不可降礼乐诚神灵不可灭也礼乐

三而迁文质再而复百工之官不待易世而修明微夫储而抱

之者乎则弊何以救废何以修竆何以革易曰穷则变变则通

通则久恃前古之礼乐道艺在也故夫宾也者生乎本朝仕乎

本朝上天有不专为其本朝而生是人者在也是故人主不敢

骄夫嬴刘之主骄于三代者何也宾籍阙也汉之宾籍阙不于

其季于其初汉初伏生老窦公耄申公胥靡故汉初巳无有宾

若夫子与姬之交也姒与子之交也其学或有续绝矣其得姓

受氏者或有续绝矣官或有续绝矣礼或有续绝矣则以三代

之季或能宾宾而尊显之或不能宾宾而穷而晦而行遁职此

之由𣏌不能征夏宋不能征殷孔子于𣏌宋思献周初武王举

逸民其衰也有柳下惠少连禽也渊雅博物少连躬至行孔子

皆谓之降志之民孔子述六经则本之史史也献也逸民也皆

于周为宾也异名而同实者也若夫其姓宾也其籍外臣也其

进非世及也其地非闺闼燕私也而仆妾色以求容而俳优狗

马行以求禄小者丧其仪次者丧其学大者丧其祖徒乐厕于

仆妾俳优狗马之伦孤根之君子必无取焉

壬癸之际胎观弟一

天地人所造众人自造非圣人所造圣人也者与众人对立与

众人为无尽众人之宰非道非极自名曰我我灮造日月我力

造山川我变造毛羽肖翘我理造文字言语我气造天地我天

地又造人我分别造伦纪众人也者骈化而群生无独始者有

裸人巳有毛人有羽人有角人有肖翘人毛人羽人角人肖翘

人也者人自所造非圣造非天地造其匹也杂不部居裸人之

不与毛𧢲者匹其后政非始政后政也者先小而后大五人主

为政什人主为政什什人主为政伯什人主为政人总至至于

万为其大政有众人巳有日月有日月巳有旦昼日月旦昼人

所造众人自造非圣人所造乃造名字名字之始各以其人之

声声为天而天名立声为地而地名立声为人而人名立人之

初天下通人上通旦上天夕上天天与人旦有语夕有语万人

之大政欲有语于人则有传语之民传语之人后名为官或以

龙纪官隶天之龙为首不咸之水龙次焉咸水之龙次焉隶畜

之龙次焉或以云纪官⿰𥘈籴上天之云为首隶天之云次焉隶名

山大川之云又次焉或以鸟纪官隶天之鸟为首隶畜之鸟次

焉龙鸟云天所部非人所部后政不道使一人绝天不通民使

一人绝民不通天天不降之上天不降之上天所天又不降之

诸龙去诸鸟不至诸云不见则不能以绝比其久也乃有大圣

人出天敬降之龙乃以部至鸟以部至云以部至民昻首见之

者天之藉也众人以为天大政之主必敬天名日月星为神名

山川为⽰名天之人亦曰神天神人也地⽰人也人鬼人也非

人形则非人也民之初寿无纪官不能纪远寿不能如初传纪

之极言寿卑矣曰三万岁曰八万千岁

壬癸之际胎观弟二

既有世巳于是乎有世法民我性不齐是智愚强弱美丑之始

民我性能记立强记之法是书之始中方左行东方左行南方

左行东南方左行东北方右行西南方左行西北方右行北方

右行皆曰文文之孳曰字字有三名曰声曰形曰义民我性能

测立测之法是数之始数始于一极于九凡地之上天之下空

尽实之必立九以求实谓之算算之大者曰测日月星曰测地

日月星地既可测则立之分限以纪人之居世者名之曰岁曰

春夏秋冬是历之始民我性能分辨立分辨之法有四名之曰

东西南北以高为北庳为南南方日所岀北方日所入以为东

北方日所岀南方日所入以为西是方位之始民我性善病盖

有虫焉以宅我身则我身病是病之始于是别草木之性以杀

虫是医之始裸人食毛羽人不知所始食毛羽人亦病之始民

我性能𩔖故以书书其所生又书所生之生是之谓姓是谱牒

世系之始一人生二子则有长幼则宗之始有宗牒巳恐其乱

故部男女是禁男女之始佃有公矦伯有土之君始民我性不

齐夫以裸人食毛羽人及男女不相部名之为恶矣其不然者

名为善矣是名善恶之始

壬癸之际胎观弟三

有天下有大国宝应出福德聚主天下宝应不出福德不聚主

大国有天下者都中有大国者都西北大国之君有古纪有近

纪亦以福德为差夫始变古者颛顼也有帝统有王统有霸统

帝统之盛颛顼伊耆姚王统之盛姒子姬霸统之盛共工嬴刘

博尔吉吉特氏非帝王之法地万里位百叶统犹为霸帝有法

王有法霸有法皆异天皆不相师不相訾不相消息王统以儒

墨进天下之言霸统以法家进天下之言霸之末失以杂家进

天下之言以霸法劝帝王家则诛以帝王法劝霸家则诛能知

王霸之异天者曰大人进退王霸之统者曰大人大人之聪明

神武而不杀总其文辞者曰圣人圣人者不王不霸而又异天

天异以制作以制作自为统自霸天下之民以及凡民姓必黄

炎惟太皡黄炎共工为有允孙非古之凡民皆有允孙古之世

语言岀于一以古语古犹越人越言楚人楚言也后之世语言

岀于二以后语古犹楚人以越言名越人以楚言名也虽有大

人生于霸世号令弗与共福禄弗与偕观其语言弗可用号令

与共福禄与偕观其语言卒弗可用于是退而立大人之语言

明各家之统慕圣人之文固犹将生越而楚言也

壬癸之际胎观弟四

心无力者谓之庸人报大仇医大病解大难谋大事学大道皆

以心之力司命之鬼或哲或惛人鬼之所不平卒平於哲人之

心哲人之心孤而足恃故取物之不平者恃之或以妒正性命

丑忌姣曲忌直父亦妒子妻亦妒夫或以攻正性命细攻大貌

攻物窳攻成侧攻中细攻大将以求大名侧攻中将以求中名

谓之舍天下之乐求天下之不乐君子有心刑大刑容中刑绝

细刑校道莫高于能容事莫惨于见容大倨故色卑大傲故辞

卑大忍故所责于人卑伤生之事异形而同神者二一曰好胜

二曰好色何以同其原同也五伦之事天人亘孳人天迭为始

知不SKchar之说者亦不耻欲寿命欲寿命有三术惜神一生物二

离怨憎三大兵大札起于肉食大亡大哀起于莞簟大薄蚀大

崩竭起于胶固

壬癸之际胎观弟五

万物之数括于三初异中中异终终不异初一匏三变一枣三

变一枣核亦三变大人用万物之数或用其有或用其空或用

其有名或用其无名或用其收或用其弃大人收者一而弃者

九也不以收易弃也享弃之积也忌人者谤以所反夺所恃也

媚人者誉以所反绝所虑也静女之动其动失度哀乐爱憎相

承人之反也寒暑昼夜相承天之反也万物一而立再而反三

而如初天用顺教圣人用逆教逆犹往也顺犹来也生民顺也

报本始逆也冬夏顺也冬不益之冰为之裘夏不益之火为之

葛逆也乱顺也治乱逆也庖犠氏之易逆数也礼逆而情肃乐

逆而声灵是故教王者上勤天教子上勤父教臣上勤国君

壬癸之际胎观弟六

有域外之言有域中之言域外之言有迾域中之言有迾有以

天为极以命为的有不以天为极不以命为的域外之言善不

善报于而身历万生SKchar而身弥存域中之言SKchar可以休矣善不

善报于而允孙是故夫有尺土之氓则立宗为先及其有天下

师彼农夫谓将以传福禄于后昆呜呼既报之后身又禄之身

后不亦劝乎既报之于后身又芟刈其身后不亦伤乎是故大

人毋辨毋惑毋眩瞀而惟为善之是坚大人之所难言者三大

忧不正言大患不正言大恨不正言忧无故比患无故迾仇无

故诛恨无故门言无故家

壬癸之际胎观弟七

圣者语而不论智者论而不辨大人曰天下方安小伪小伪不

可安不如以大伪明于天下言伪忠禁伪教德伪情道伪圣礼

伪自然域中之言名实其大耑兵为其几有名天下兵集之有

辞矣无实天下兵集之无患矣有名无实是再受兵有实无名

是再却兵无名伪有名耻无实伪有实败名实中不败战亦不

胜有名伪无名霸败果何丧败者不能言霸果何𫉬胜者不能

言非不能言本无以言故曰万物不自立有说什之一无说什

之九无说什之一始有说卒无说什之九善非固有恶非固有

仁义廉耻诈贼很忌非固有或诚耻之万人耻其名矣或诚争

之万人争其委矣或诚嗜之万人嗜其貌矣或诚守之万人守

其蹊矣女子十五避男子于圊牏恧也女子七岁避男子于路

非恧也恧之谓之有说非恧而恧之谓之卒无说万物名相对

者埶相待分相职意相注神相耗影相藏埶不相待分不相职

意不相注神不相耗影不相藏将相对之名不成万事皆不立

万事不自立相倚而巳矣相倚也故有埶万理不自立相譬而

巳矣相譬也故有辨相倚相譬也故有烦惑狂乱有烦惑狂乱

也故有圣智大人之听众人也耳击之也曰皆然目击之也曰

无所否何谓无所否众人之名亦与名众人之守亦与守众人

之争亦与争麟凤能游肖翘之族而与蠛蠓辨或觌为细也或

觌为巨也或觌为神怪也同则是异则是同同则是异异则是

是则是非则是乖则是合则是浑而大圜其精如不完其貌如

不全不名一不守一不争一众人之情恒完貌恒全名一守一

争一曰尽之矣有所蔽故有所乐多所蔽故多所乐弗惊也弗

疑也弗慕也何乐之有诗曰昊天孔昭我生靡乐盛德有福者

忧患避弗及智慧废弗用名之曰顽顽以完其初SKchar必上跻矣

盛德无福者忧患入之智慧出之名之曰劳劳以不完其初SKchar

必旁落矣神矣夫父母物之民智慧之所出忧患之所入入亦

无算数出亦无算数入亦无比迾岀亦无比迾虽则用智惨然

而哀虽则用慧惨然而哀或则抱忧而食患不忍用智慧焉而

哀或则介忧而胄患不忍用智慧焉而哀其生也名曰哀民字

曰难测其死也名曰最上字曰无上智慧之积无上者之体哀

惨之积无上者之用体常静用常动神矣夫父母物之民

壬癸之际胎观弟八

万物不自名名之而如其自名是故名之于其合离谓之生SKchar

名之于其生SKchar谓之人鬼名之于其聚散谓之物变名之于其

虚实谓之形神名之于其久暂谓之客主名之于其客主谓之

魂魄名之于其淳浊灵蠢寿否乐否谓之升降名之于其升降

谓之劝戒名之于其劝戒取舍谓之语言文字有天有上天文

王箕子周公仲尼其未生也在上天其SKchar也在上天其生也教

凡民必偁天天故为群言极

壬癸之际胎观弟九

群言之名我也无算数非圣人所名圣何名名之以不名群言

之名物也无算数非圣人所名圣何名名之曰我域中之极言

曰神乃曰立元神乃曰元神返而巳矣元神得养而巳矣去非

元神而巳矣域外之言曰返之去之不如因之不如从而尊之

因之无所袪而巳矣尊之无所加而巳矣因之有差尊之有差

名之有差名之以不名亦有差域中之所名无能以差蠢也者

灵所藉力者也暂也者常所藉力者也逆旅也者主人所藉力

者也生亦多矣大人恃者此生身亦多矣大人恃者此身恃焉

尔欲其留也留焉尔欲其有为也有为焉尔不欲以更多也是

之谓大人之志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一

问三世之法谁法也答三世非徒春秋法也洪范八政配三世

八政又各有三世愿问八政配三世曰食货者据乱而作祀也

司徒司寇司空也治升平之事宾师乃文致太平之事孔子之

法箕子之法也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二

问八政事事各有三世愿问祀之三世答在礼运始言土鼓蒉

桴中言宗庙祝嘏之事卒言太一祀三世不同名矣礼运者孔

子本感蜡祭而言故胪祭也详若夫征之诗后稷舂揄肇祀据

乱者也公刘筵几而立宗升平也周颂有般有我将般主封禅

我将言宗祀太平也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三

愿问司寇之三世答周法刑新邦用轻典据乱故春秋于所见

世法为太平矣世子有进药于君君SKchar者书曰弑其君盖施教

也久用心也精责忠孝也密假如在所传闻世人伦未明刑不

若是重在所闻世人伦甫明刑亦不若是重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四

问公刘之诗于三世何属也答有据乱有升平始国于豳乃积

乃仓当洪范之食俾筵俾几当洪范之祀五章六章是司徒司

空之事其军三单是司寇之事司徒司寇司空皆治升平之事

古人统兵于刑班固尚知之固也志刑不志兵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五

问洛诰属何世答有升平有太平曰予齐百工伻从王于周是

八政司徒司寇司空之事曰肁偁殷礼咸秩无文是八政之祀

事皆言升平也曰我惟无斁其康事当是时周公诞保文武受

命成太平之业故求明农去位若仅致升平公岂宐去位之年

哉公刘之首章曰匪居匪康据乱故也洛诰曰无斁其康事太

平故也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六

问太平必文致何也答善言人者必有譣乎天洛诰之终篇称

万年焉般时迈之诗胪群神焉春秋𫉬麟以报端门之命焉礼

运曰山岀器车河出马图凤凰在棷孔子述作之通例如是是

亦述周公也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七

问太平大一统何谓也答宋明山林偏僻士多言夷夏之防比

附春秋不知春秋者也春秋至所见世吴楚进矣伐我不言鄙

我无外矣诗曰无此强尔界陈常于时夏圣无外天亦无外者

也然则何以三科之文内外有异答据乱则然升平则然太平

则不然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八

问礼运之文以上古为据乱而作以中古为升平若春秋之当

兴王首尾才二百四十年何以具三世答通古今可以为三世

春秋首尾亦为三世大桡作甲子一日亦用之一岁亦用之一

章一蔀亦用之

五经大义终始答问九

问孰为纯太平之书答礼古经之于节文也详尤详于宾夫宾

师八政之最后者也士礼十七篇纯太平之言也

乙丙之际塾议弟十六

有匹妇之忧有城市之忧有人主之忧匹妇之忧货重于食城

市之忧食货均人主之忧食重于货夫货未或绌也未或毁也

以家计患其少以域中计尚患其多何哉孝者以奉亲弟者以

事长睦者以恤族任者以急朋友侠者以无名放者以无节虽

千万不钧其在天地间则钧埋之土中取之土中投之水火取

之水火不岀天地之间人主者会天地之间之大势居高四呼

博货之原则山川效之啬货之流则官司钥之重货之权则名

与器视之货在宫中鬼神守之货在朝野吏民便之其敝也贝

专车不得一匹麻有金一斛不籴掬粟又其敝也丐夫手珠玉

道殣抱黄金知黄金珠玉之必无救也是故博食之原啬食之

流重食之权总四海而忧之不急一城之急一市之急矧乃急

匹妇之急矣食民者土也食于土者民也凡民以有易无使市

官平之皆以稻麦百谷竹木𮮐陶铁筐筥桑柘葛苎蔬韭木实

药草牛驴马猪羊鸡鱼蒲苇盐酒笔楮使相当其名田者赋于

官亦用是百家之城有银百两十家之市有钱十缗三家五家

之堡终身毋■畜泉货可也畜泉货取其稍省负荷百物者之

力便懐衽而巳不挈万事之柄行此三十年富民所吝惜非货

焉贫民所歆羡怨叹非货焉桀𭶑心计者退而役南亩而天下

复奚扰扰贫与富之名为请定后王式曰泉式其质靑铜其轮

周二寸半具重八铢银之色理有常其枚无常其价嬴缩有常

其品二等

乙丙之际塾议弟十七

三代之立言也各有世世其言守其法察天文刻章蔀储历编

年月书日史氏之世言也规天矩地匡貌言防狂僭通蒙蔽顺

阴阳布时令陈肃圣哲谋教人主法天公卿师保大臣之世言

也言𣧑言祥言天道或譣或不群史之世言也群史之法颇隶

太史氏不见述于孔氏孔氏上承尧典下因鲁史修春秋大书

日食二十又六事储万世之历不言凶灾日食为凶灾孰言之

小雅之诗人言之七十子后学者言之汉之群臣博士言之诗

人之指有瞽献曲之义本群史之支流又诗者讽刺诙怪连犿

杂揉㫄寄高吟未可为敟正七十子以后学者言君后𧰼日月

适见于天日月为食汉臣之所昉也汉臣采雅记古仪官书造

周礼又颇增益左氏传皆有伐鼓救天之文众儒哗咎时君时

君或自责诏求直言免三公三公自免大都君臣借天𧰼传古

义以交相儆也厥意虽美不得阑入孔氏家法曰古之公卿师

保大臣太史氏不欲借天𧰼儆人君欤曰立言各有绪立教各

有统立官各有方毋相借矣大臣者探本真以奉君过言有诛

矧旁饰躗言故愼毋借言矣夫恒旸而旱恒雨而潦恒燠恒寒

而疵疠妨田功妖人民古无步之之术虽有占譣涂傅之言取

虚𧰼无准的无程期箕子推本狂僣孔子直书水旱目为凶灾

宜矣人主不学无艺能虽借言以愚其君无所用人主好学多

艺能必有能自察天文步历造仪者矣将诘其臣曰诚可步也

非凶灾诚凶灾也不可以步借言者何以对将大坐诬与谤于

是又有恒旸而旱恒雨而潦恒燠恒寒而疵疠当儆人君人君

反不忌虽箕子所寒心孔子所危言反坐诬与谤言可以不中

法乎哉言可以不中法乎哉其愼毋借言后之择言者何守载

笔治历守春秋言咎征守箕子

 或曰易曰天垂𧰼见吉凶圣人则之说文⽰字谓日月星为

 下垂之𧰼形也是日月星有吉凶非洪范之旸雨寒风应之

 曰日月星之见吉凶殆为日抱珥月晕成环玦星移徙彗孛

 日五色日月无精灮日月不交而食谓之薄之类群史所识

 有其占譣之书今也亡之古也有之系辞所称亦若是而巳

 矣而岂谓日月食之可推步者哉自记

乙丙之际塾议弟二十

圣淸田赋薄东南民乐其田请籍田数苏松太仓一道名田一

千七百万亩有奇常镇一道名田一千二百万亩有奇杭嘉湖

一道名田一千六百万亩有奇大凡起江滨尽浙以西东际海

千里无旷土辟草莱垦土地似是功臣而孟轲氏以为民贼汉

臣治水必遗地让水乃后世言乌有弃上腴岀租税之土以德

鱼鼋者乎今之言水利者譬盗贼大至而始议塞窦阖门也兴

水利莫如杀水势杀水势莫如复水道今问水之故道皆巳为

田问田之为官为私则历任州县升科以达于戸部矣问徙此

田如何则非具疏请不可大吏殚其入告州县恶其少漕细民

益盘踞而不肯见夺夫可以悍然夺之徙之不听则诛之而民

无乱者必私田也今田主争于官曰我之入赋自高曾而然赋

且上上夺而徙之两不便湖州七十二溇之亡松江长泖斜泖

之亡咎坐此等且夫沙可涨也亦可落也水变化为泥涂泥涂

变化亦为水官不徙之水或徙之自今江之堧海之陬太湖之

滨汐潮之所鼓茭葑之所烂凫雁之所息设有一耦之民图睂

𥈤之利不顾冲要宜勿见勿闻有诇报及议升科者罪之乘无

事之年删无益之漕徙无漕之众

乙丙之际塾议弟二十五

闻之聪古子聪古子闻之思古子思古子闻之谛古子居廊庙

而不讲揖让不如卧穹庐衣文绣而不闻德音不如服櫜键居

民上正颜色而患不尊严不如闭宫庭有淸庐闲馆而不进元

儒不如辟牧薮荣人之生而不录人之SKchar不如合客兵劳人祖

父而不问其子孙不如募客作载籍情之府也宫庙文之府也

学士大夫情与文之所钟也入人国其士大夫多则朝廷之文

必备矣其士大夫之家久则朝廷之情必深矣豪杰入山泽责

人主之文也劳人怨士之憔悴觖人主之情也故士气申则朝

廷益尊士业世则祖宗益高士诗书则民听益美其言如是是

善觇国哉

述思古子议

闻之观古子观古子闻之聪古子聪古子闻之思古子言也者

不得巳而有者也如其胸臆本无所欲言其才武又未能达于

言强之使言⿱⺾⿰氵亡⿱⺾⿰氵亡然不知将为何等言不得己则又使之姑效

他人之言效他人之言穜穜实不知其所以言于是剽掠脱误

摹儗傎到如醉如䆿以言言毕矣不知我为何等言今天下父

兄必使髫丱之子弟执笔学言曰功令也功令实观天下之言

曰功令观天下说经之言童子但宜讽经安知说经是为侮经

曰功令兼观天下怀人赋物陶写性灵之蕐言夫童子未有感

慨何必强之为若言然则天下之子弟心术坏而义理锢者天

下之父兄为之父兄咎功令宜变功令变之如何汉世讽书射

策皆善矣讽书射䇿是亦敷奏以言也如汉世九千言足矣则

进而与之射䇿射䇿兼䇿本朝事十事中十者甲科中七者乙

科中三四者丙科不及三摈之其言不得咿嚘不定唱叹蔓衍

以避正的宜酌定每条毋逾若干言以为式其不能对则庄书

未闻二字以为式如此则功令不缛有司不眩心术不欺言语

不伪至于说经则老年教学之先生为之成人有德者为之髫

卝姑毋庸私家箸述藏名山者为之大廷姑毋庸诗赋则私家

之又不急之言也及夫唱叹蔓衍之文章大廷试士毋庸

保甲正名

嘉庆十九年冬奉

上谕行保甲法大吏下其条目于所司大略云悬牌于门书长

若幼之姓名年齿有习邪教者准五家首之无则五家连环具

甘结地方官一歳两次编稽核之申报上司龚自珍曰此周礼

相保法也相保犹相受相赒相宾也非保甲法保甲法孰为之

宋臣王安石为之其条目如何曰新法每十家籍二丁授以弓

弩教之战陈呜呼周礼固无是矣三代以上兵民不分弓弩战

陈有教之者而非司徒之事司徒之官则无此文保自保战自

战不得合为一传曰家不藏甲卿大夫之家尚不藏甲编戸齐

民何有甲之名三代以降兵民分朝廷既养民以卫民矣事势

画一民不宜更以武力自卫民当尊君亲上问鸡犬田器而巳

宋臣吕祖谦之笺周礼曰五家相保则奇袤不混迹其中王守

仁之与父老约曰孝弟谦和曰谨门戸曰门牌不实不尽者罪

家长如此而巳夫射虽六艺之一安得尽天下男子而知射亦

犹书数居六艺之二安得尽天下男子而知书数乎哉十家环

堵宴然为地几何何以为演武之地十家各有生计琐屑鄕飮

读法近世尚以为烦扰不足行安得讲武之暇十家各授弓弩

尽东南竹箭不能给弓弩之材十家二丁谓之兵乎谓之民乎

谓之民则十家有在官之庶人二不农不贾以习战必乱民也

谓之兵乎则不如明增兵额是故安石新法竟不行使不幸真

行则明季以来闽粤械斗之风宋世蚤有之不但闽粤且遍寰

中寰中何能一日安故曰王安石之法非古非今古今亦无曾

试之者

圣世所用实是周礼而用王安石之名大不可也宜改曰五家

相保法或问曰王安石■信如人口讥议者邪答曰何为其然

安石心三代之心学三代之学欲教训天下之人材毕成三代

之材者也但其虑疏其目疏故集天下之口

地丁正名

国朝有实则尧舜而名则汉武帝者一焉地丁是也古者田曰

赋以田计也关市曰税以货计也口赋亦曰赋以人计矣以田

计者上古法以货计者中古法以人计者董仲舒曰商鞅法贡

禹则曰实汉法我

仁皇帝永免滋生人口之赋并入地赋有赐蠲赐缓赐赈而无

赐复寰海之内无一人不复者也仁莫大焉事莫简焉诗曰思

文后稷克配彼天粒我烝民莫非尔极我

仁皇帝革二千年之苛政此配天之实也其实如此其名未改

邸钞搢绅书仍偁地丁是实后稷而名商鞅汉武也名当亟正

者此也或问之曰我 朝取于民者閷前古远甚鄕愚无见闻

又不读史则不知 朝家百典千式万官亿条例所出视前古

丰杀污隆何如也告之曰 国家万年毋敢议所以嬴于入者

然而不禁议所以啬于出者仆尝私忧焉又私议焉兹不宣也

𢰅四等十仪

凡生民四体之盘蹙高卑迟遫以行礼其别有三一曰坐二曰

立三曰跪立然后揖揖之别则有三跪然后拜古亦兼谓揖为

拜拜之别有九凡朝之等有四曰常朝曰大朝曰礼食曰通行

凡常朝之仪又有三一曰主坐臣亦坐二曰主立臣亦立三曰

主坐臣立

一曰主坐臣亦坐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征曰考工记曰坐而论道谓之三公 汉官仪曰御史大夫

 尚书令司𣜩校尉皆专席坐谓之三独坐 他若贾生夜见

 孝文为之前席王常有功灮武诏其离坐戴凭说经于东京

 正旦有夺席之荣范志尸位于北宋宰相有彻坐之辱若斯

 之类盖繁博矣

二曰主𡗓臣亦𡗓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征曰曲礼曰主佩倚则臣佩垂主佩垂则臣佩委 春秋传

 曰孔父正色而𡗓于朝则人莫敢致难于其君 周礼天揖

 同姓土揖异姓时揖庶姓又太仆王眂朝则前正位而退郑

 元说之曰王既𡗓许愼说文解字曰从𡗓

三曰主坐臣𡗓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征曰书顾命凭玉几 康王之诰太保曁芮伯咸进相揖又

 曰群公既皆听命相揖趋出 他若与群臣决事征秦皇之

 本纪倚𡗓求决征梁武之诏书语其主则非令语其世则去

 古未远

大朝之仪又有三一曰主𡗓臣𡗓二曰主坐臣坐三曰主坐臣

 𡗓

一曰主𡗓臣大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征曰曲礼天子当依而𡗓诸矦北面而见天子曰觐天子当

宁而𡗓诸公东面诸矦西面曰朝 明堂位天子负斧扆南

 面而𡗓 太史公书叔孙通传功臣列矦将军军吏陈西面

东鄕文官丞相以下至六百石陈东面西鄕

二曰主坐臣坐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徴曰叔孙通传曰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 汉官仪曰司徒

 府中有天子以下大会殿如古外朝以决大事也

三曰主坐臣𡗓于载籍有征者如干事

 徴曰周礼司士正朝仪之位辨其贵贱之等 朝士掌建邦

 外朝之法左九𣗥孤卿位焉群士在其后右九棘公矦伯子

 男位焉群吏在其后面三槐三公位焉州长众庶在其后

其通行于大朝常朝者一事曰主𡗓臣拜主𡗓臣拜载籍繁不

 可具征也

又通行于大朝常朝者一事曰臣拜起仍就列𡗓臣拜起仍就

 列𡗓载籍繁不可具征也

至于燕飨皆谓之礼食礼食之仪有二一曰主𡗓臣𡗓二曰主

 坐臣坐

一曰主𡗓臣𡗓于载籍有征者一事

 征曰国语曰礼之𡗓成者为饫

二曰主坐臣坐主坐臣坐载籍繁不可具征也

夫是之谓朝廷之四等十仪古柱下之裔官篡而志之云

祀典杂仪五首

一昔者人伦之始五品之事实大圣之所造一飮一食犹思报

本畴非圣之百姓曾是人伦攸始而无报邪今法于古之圣人

既皆报之矣黄帝尧舜禹汤则于历代帝王庙文王则于传心

殿武王则于帝王庙孔子则于学后稷则于坛皋陶伯益伊尹

周公则于帝王庙之东西庑独契无祀议者为之说曰契当祀

矣无祀之之处稷契之孙皆有天下商周之王坐于堂反令其

祖配食于庑不便是故祀稷于坛则不复于庑契则阙之应之

曰稷契之在庑配尧舜非配商周也子孙身为王坐于堂祖不

身为王坐于庑奚不可者契宜增祀稷亦无嫌复祀又一议曰

今法各学有崇圣祠褒孔子五世而契为孔子之太祖宜升契

于崇圣祠正坐南向肇圣王以下五位配享东西向斯言也犹

贤于阙之之说

一今法自京师及外州县皆有文昌帝君祠曰是司科名之得

失者科名果有神宜夫求科名者自祠之不必官为立祠祠之

之徒曰斗魁戴匡六星在周礼祀是第四弟五星吾曹仿周礼

遗意而变通之祀其第六星无不可者呜呼志科名者志禄而

巳邪言甚鄙不可以为训又曰帝君即张星也又曰梓潼神姓

张名亚子者也谨求之经传天官书文昌六星非张星张星非

文昌六星张为二十八宿之一不当有特祀梓潼张亚子见于

小说家词赋家或曰人也或曰非人也不足深论不宜在命祀

三说者屡变屡遁而卒不相合要之三言皆不中律令帝君之

偁岀于符醮靑词家益悖律令官给太牢春秋跪拜惟谨恐后

世大姗笑宜罢之

一案会典历代帝王庙见在配享名臣若干谨条其应增入者

十八人如左

唐增四岳

虞增稷 契

夏增靡

商增伊陟 甘盘

周增共伯 和伯 共和是二人非一人予别有考

汉增霍灮 赵充国 东汉增杜乔 李固

宋增王旦

辽增耶律隆运 萧翰

明增刘健 王守仁 熊廷弼

此十八人者或佐创或佐守或佐中兴或仕末造不宜阙至于

历代之臣有尽瘁末造者虽于历数无补其人可重应否增祀

宜付礼臣更核议

一今法自太学至府州县学祀孔子为先师孔子弟子配享在

位皆曰法备矣礼其殚矣历千有馀载而莫之或思也𥨸尝考

之三代之遗文在文王世子曰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

亦如之又曰凡始𡗓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及行事必以币

在祭义曰祀先贤于西学以教诸矦之德周官大司乐曰凡有

道者有德者SKchar则以为乐祖祭于瞽宗是皆周礼然则孔子以

前固尝有先圣先贤先师矣创物前民曰圣躬行孝弟曰贤守

文抱道曰师皆蔑之是旷神祀而违经典也难者曰宰我曰以

予观于夫子贤于尧舜远矣是故孔子既生而孔子以前先师

贤人可以废应之曰非是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子贡以为

焉不学孔子虽大圣大圣亦尊古者也正考父定诗以传恭偁

曰自古古曰在昔昔曰先民礼曰有其举之莫敢废也又曰三

代之祭也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知本皆孔子之

志也圣者虽有天下功德为百世祖犹且考三王存三统奉二

王之后与巳而三毋是傲弃以章文质循环之大本孔子以布

衣修百王之业总群言之归承群圣之后尚不自是则问礼于

老𥅆问官于郯子问乐于师襄同时之人折节相师不有前事

圣将安托夫以孔子为海而先贤先师则河也以孔子当兴王

而先贤先师则二王也若之何蔑之也孔子弟子通六艺之文

者皆𡗓主于孔子之堂于东于西享用少牢小大稽首而孔子

以前之圣贤孔子夺其祀夫非孔子之所安也𥨸谓宜别立先

贤祠自京师始逮各行省每府一祠用少牢考孔子以前之有

道者有德者以孔子同时之贤人君子非门弟子者附焉方今

休隆时正宜差等百王考镜群籍召万灵之祐锡九流之福传

曰吉祥善事其斯之谓矣难者曰德有代兴运有代去厉山氏

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夏之衰周弃继之故祀以为

稷祀稷而废农古也有征应之曰古也旱干水溢则变置社稷

日食则以朱丝系社而伐鼓王者有黜陟百神之义故曰神主

说祭法之文者曰汤七䄵旱时所为也汤受天命以改人鬼之

祀古也有征今先圣先贤先师未尝降虐于下民帝王安得而

变置之乎

一祭法之变庙制之变自有唐始也昔者殷有三宗周有文武

世室汉有高祖有文帝为太宗武帝为世宗宣帝为中宗东汉

有世祖有明帝为显宗章帝为肃宗此所谓有德有功百世不

祧者也隋以前祭法皆不改三代之旧诸帝有谥而无庙号六

世即坛𫮃者也有唐一代诸帝尽有庙号尽为宗天子崇古来

未有之孝亦应创古来未有之礼既皆在不祧之列矣自唐以

来大抵宜合为一庙有一帝则增一主四时之祭宜皆曰大袷

韩愈以下诸家议祭礼援引礼记曰迭毁曰坛曰𫮃曰三昭三

穆曰夹室曰祫曰时祭曰袷祭之年皆不中当代法令此千古

礼法一大变礼家所宜知也

答人问关内矦

汉有大善之制一为万世法关内矦是矣汉既用秦之郡县又

兼慕周之封建矦王之国与守令之郡县相错处乎禹之九州

是以大乱繁兴封建似文家法郡县似质家法天不两𡗓天不

两𡗓何废何𡗓天必有所趋天之废封建而趋一统也昭昭矣

然且相持相氏卬徘徊二千馀年而后毅然定何所定至我

朝而后大定关内矦者汉之虚爵也虚爵如何其人揖让乎汉

天子之朝其汤沐邑之入稍稍厚乎汉相公卿无社稷之祭无

兵权无自辟官属虽有百主父偃贾谊⿱日黾 -- 鼂错之谋无所用汉待

功臣尽如此无韩彭矣待宗室尽如此无吴楚七国矣后世待

将帅如此无唐方镇矣待宗室如此无明燕王及宸濠矣莫善

乎唐宋之待宰辅文臣也位之以王公矦伯开国子冠之以姬

周大国名号食邑数千戸而不生杀其戸留其人于京师而无

尺土以嬗其子孙有怨者乎无有子孙且无怨者及身之受保

全大矣龚自珍曰唐宋待宰辅法汉𨵿内矦法也惜乎其犹多

鲁卫莱莒荆申之名之扰扰也我

圣祖仁皇帝既平吴耿大逆虽元功亲王毕留京师大制大势

皆定宗室自亲王以下至于奉恩将军凡九等皆拨予之以直

𣜩及关东之田以抵古人之汤沐邑以汉制准之则关内矦也

功臣自一等公以下至于恩𮪍尉凡二十六等二十六等之人

皆予俸无官受世职单俸有官受双俸其世数一等公袭二十

六次以是为差以汉制准之亦皆关内矦也且夫自我 朝以

前三千年未有定制自周巳然周之制文武成康之支子母弟

封昭穆以降之支子母弟不封然则宣王之世郑伯何以又岀

封夫支孽尽封则国祚愈长久愈窒碍难行寰海不能容支孽

支孽不尽封则守府之支子母弟怨故支孽尽封必速亡不尽

封则子颓子带之伦伺肘腋以怨非上册也如皆𫉬虚爵如汉

关内矦则皆受恩皆受制我 朝之制除开国功王袭王爵罔

替外世世嗣服之 主皆封子弟为王为贝勒则皆降等以袭

以世次为差以世次为差至四品闲散而止则不受田矣是恩

与制皆善 国家万年京师数数营造王府贝勒府耳无所窒

碍超越二千载最平允易行者也问功臣一等公以下之俸足

以抵古之食邑戸者乎答不如也如有肯上言于朝増二十六

等之俸此易施行者也问王以下之田与其大制曰皆善矣自

珍官宗人府知之亲王蓝甲六十副外白甲一百七十副护军

领催三十分共钱粮二百分郡王蓝甲五十副外白甲百二十

副䕶军领催三十分共钱粮百五十分贝勒蓝甲四十副外白

甲八十副护军领催二十分共钱粮百分贝子蓝甲三十副外

白甲六十四副䕶军领催十六分共钱粮八十分亲王无故岀

京师六十里罪与百官同亲王以下贝子以上其戸下五旗包

衣之人见王如家奴见家长之礼包衣之女许亲王等捒选为

媵妾雍正元年议准包衣人应试入仕得以籍自通于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