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重建小厅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宣州重建小厅记
作者:沈颜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868

界江南,宣州实为奧区。凡厥贡之盛,厥土之饶,则古所良也。暨钜盗起芒砀,环弊于四方。是邦载罹窘厄,虽城隍仅免,而外无孑遗矣。及兵部裴公庆馀去任,窦常侍聿自池牧来临。莅事未几,遽为秦彦所据。奸连邻{孰心}(一作憝),一旦拥兵渡江,引党赵锽以代己任。是岁南徐刘颢作乱扬州,继丧师律,二境流离,人不堪命。宏农王方作自淝水,爰奋义旗,询于同盟,则田公司空首决宏谋。及维扬克定,秦彦就诛,宣人有言曰:“何独后子,徯其来苏。”宏农王允悯是诚,我公复励兵进讨,锽悉锐逆战,亟为崩之。及追蹙保垒,兵食内空,而外不绝商,市无改肆。锽知人和在彼,乃冒围宵奔。我公追擒之,自此江表略定。大顺元年建子月,孙儒大据维扬,又来寇我。举不以义,自老厥师,复为我公擒之,其众尽溃。宏农王去宁扬土,我公嗣总藩条。天子嘉公之勋,就转左仆射命观察。于是明年建宁国节度,又明年加司空。宣城荐属戎事,便厅久缺,司署者进言曰:“盍葺诸。”公曰:“民室未完,民逃未复。”于是用文德以来之,既来而安之,不期岁,车者阗阗,舟者联联,比屋滞货,盈市溢鄽。司署者复进言曰:“民室完矣,民逃复矣。”公曰:“仓廪未实,田野未辟。”于是薄其赋而省共徭,给其乏而赈其饥。不期岁,荷扰秉犁,橇蟠于泥,如云之稼,穰穰在畦。司署者复进言曰:“仓廪实矣,田野辟矣。”公乃许。然后度材相址,不愆匠事。横梁虹亘,山节峰峙。嶪嶪崇崇,观者改视。公喜,退顾人曰:“凡事之治不治,无贤愚贵贱,显然知异。观此,当其未治,人咸慊之。及其治也,人咸荣之。则吾于为政也,岂不荣乎治哉?我今欲刊成绩,宜付所能,则沈氏子以文售,子其何可辞焉?”乾宁二年乙卯秋九月八日记。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