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四笔/卷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容斋四笔
卷十三
卷十四 

科举之弊不可革[编辑]

法禁益烦,奸伪滋炽,唯科场最然,其尤者莫如铨试。代笔有禁也,禁之愈急,则代之者获赂谢愈多。其不幸而败者百无一二,正使得之,元未尝致法。吏部长贰帘试之制,非不善也,而文具儿戏,抑又甚焉。议论奉公之臣,朝夕建明,然此风如决流惬草,未尝少革。或以谓失于任法而不任人之故,殊不思所任之人,渠肯一意向方,见恶辄取,于事无益,而祸谤先集于厥身矣!开宝中,太子宾客边光范掌选,太庙斋郎李宗讷赴吏部铨,光范见其年少,意未能属辞,语之曰:“茍援笔成六韵,虽不试书判,可入等矣。”宗讷曰:“非唯学诗,亦尝留心词赋。”即试诗赋二首,数刻而就。甚嘉赏之,翌日拟授秘书省正字。今之世,宁复有是哉!

宰执子弟廷试[编辑]

太宗朝,吕文穆公蒙正之弟蒙亨举进士,礼部高等荐名。既廷试,与李文正公昉之子宗谔,并以父兄在中书罢之,国史《许仲宣传》云,仲宣子待问,雍熙二年举进士,与李宗谔、吕蒙亨、王扶并预廷试。宗谔即宰相昉之子,蒙亨参知政事蒙正之弟,扶盐铁使明之子。上曰:“斯并势家,与孤寒竞进,纵以艺升,人亦谓朕有私也。”皆下第,正此事也。仲宣时为度支使。仁宗朝,韩忠宪公亿为参知政事,子维以进士奏名礼部,不肯试大廷,受荫入官。唐质肃公介参政,子义问锁厅试礼部,用举者召试秘阁,介引嫌罢之。旧制,严于宰执子弟如此,与夫秦益公柄国,而子熺、孙埙皆于省殿试辄冠多士者异矣!

国初救弊[编辑]

国朝削并僭伪,救民水火之中,然亦有因仍旧弊,未暇更张者,故须赖于贤士大夫昌言之。江左初平,太宗选张齐贤为江甫西路转运使,谕以民间不便事,令一条奏。先是诸州罪人多锢送阙下,缘路非理而死者,常十五六。齐贤至蕲州,见南剑州吏送罪人者,索得州帖视之。二人皆逢贩私盐者,为荷盐笼得盐二斤,又六人皆尝见贩盐而不告者,并黥决传送,而五人已死于路。江州司理院自正月至二月,经过寄禁罪人,计三百二十四人。建州民二人,本田家客户,尝于主家塘内,以锥刺得鱼一斤半,并杖脊、黥面,送阙下。齐贤上言:“乞俟至京,择官虑问,如显有负屈者,本州官吏量加惩罚。自今只令发遣正身。”及虔州,送三囚,尝市得牛肉,并家属十二人悉诣阙,而杀牛贼不获,齐贤悯之,即遣其妻子还。自是江南送罪人者减大半。是皆相循习所致也,齐贤改为,其利民如此。齐贤以太平兴国二年方登科,六年为使者,八年还朝,由密学拜执政,可谓迅用也。

房玄龄名字[编辑]

旧唐书》目录书房元龄,而本传云房乔字玄龄,《新唐书》列传房玄龄字乔,而《宰相世系表》玄龄字乔松,三者不同。赵明诚《金石录》得其神道碑,褚遂良书,名字与《新史》传同。予记先公自燕还,有房碑一册,于志宁撰,乃玄龄字乔松,本钦宗在东宫时所藏,其后犹有一印,曰“伯志西斋”。今亦不存矣。

二朱诗词[编辑]

朱载上,舒州桐城人,为黄州教授,有诗云:“官闲无一事,胡蝶飞上阶。”东坡公见之,称赏再三,遂为知己。中书舍人新仲翌,其次子也,有家学,十八岁时,戏作小词,所谓“流水冷冷,断桥斜路梅枝桠”者。朱希真见而书诸扇,今人遂以为希真所作。又有折叠扇词云:“宫纱蜂赶梅,宝扇鸾开翅。数折聚清风,一撚生秋意。摇摇云母轻,袅袅琼枝细。莫解玉连环,怕作飞花坠。”公亲书稿固存,亦因张安国书扇,而载于《于湖集》中。其咏五月菊词云:“玉台金盏对炎光。全似去年香。有意庄严端午,不应忘却重阳。菖蒲九节,金英满把,同泛瑶觞。旧日东篱陶令,北窗正做羲皇。”渊明于五六月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用此事于五月菊,诗家叹其精切云。

金刚经四句偈[编辑]

今世所行《金刚经》,用姚秦鸠摩罗什所译,其四句偈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又曰:“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予博观它本,颇有不同。元魏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译云:“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而“不能见如来”之下更有四句云:“彼如来妙体,即法身诸佛,法体不可见,彼识不能知。”陈天竺三藏真谛译云:“如如不动,恒有正说,应观有为法,如暗翳灯幻,露泡梦电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应得见我。由法应见佛,调御法为身,此法非识境,法如深难见。”唐三藏玄奘译云:“诸和合所为,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诸以色见我,以音声寻我,彼生履邪断,不能当见我。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唐沙门义净译前四句,与魏菩提本同,而后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起邪观,不能当见我。”后四句与玄奘本同。予案今人称六如,东坡以名堂者。谓梦幻泡影露电也。而此四译,乃知有九如。《大般若经》,第八会《世尊颂》,第九会《能断金刚分》二颂,亦与玄奘所译同。

四莲华之名[编辑]

嗢钵摩华,青莲华也;钵特摩华,亦云波头摩,赤莲华也;拘毋陁华,亦云俱物头,亦去俱牟陁,红莲也;奔茶利华,亦云芬随利,白莲也。堵罗绵,柳絮之类,即兜罗绵也。

黑法白法[编辑]

安立黑法,感黑异熟,所谓地狱傍生鬼界,安立白法,感白异熟,所谓人天。安立黑白法,感黑白异熟,所谓一分傍生鬼界及一分人。安立非黑非白法,感非黑非白异熟,所谓预留果,或一来果,或不还果。

多心经偈[编辑]

《多心经》偈曰:“揭帝揭帝,波罗揭帝,波罗僧揭谛,菩提摩萨河。”又有《大明咒经》,鸠罗什所译,曰:“竭帝竭帝,波罗竭帝,波罗僧竭帝,菩提僧莎呵。”

天宫宝树[编辑]

“行行相值,茎茎相望。枝枝相准,叶叶相向。华华相顺,实实相当。”此《无量寿经》所言,天宫宝树,非尘世所有也。

白分黑分[编辑]

月盈至满,谓之白分;月亏至晦,谓之黑分。白前黑后合为一月。又曰,日随月后行,至十五日覆月都尽,是名黑半;日在月前行,至十五日具足圆满,是名白半。“都尽”一作“都亏”。

月双闰双[编辑]

十五夜为半月,两半月为一月,三月为一时,两时为一行,两行为一年,二年半为一双。此由闰,故以闰月兼本月,此谓月双,非闰双也,以五年再闰为闰双。

逾缮那一由旬[编辑]

数量之称,谓逾缮那,四十里也。《毗昙论》四时为一弓,五百弓为一拘卢舍,八拘卢舍为一由旬,一弓长八尺,五百弓长四百丈,一拘卢舍有二里,十六里为一由旬。

七极微尘[编辑]

七极微尘成一阿耨池上尘,七阿耨尘为铜上尘,七铜上尘为水上尘,七水上尘为兔毫上尘,七兔毫上尘为一羊毛上尘,七羊毛上尘为一牛毛上尘,七牛毛上尘成一向游尘,七向游尘成一帆,七虮成一虱,七虱成一穔麦,七穔麦为一指,二十四指为一时,四时为一弓。

宰相赠本生父母官[编辑]

封赠先世,自晋、宋以来有之,迨唐始备,然率不过一代,其恩延及祖庙者绝鲜,亦未尝至极品。郭汾阳二十四考中书令,而其父赠止太保;权德舆位宰相,其祖赠止郎中。唐末五季,宰辅贵臣,始追荣三代,国朝因之。李文正公昉本工部郎中超之子,出继从叔绍。昉再入相,表其事求赠所生父、祖官封,诏赠祖温太子太保,祖母权氏莒国太夫人,父超太子太师,母谢氏郑国太夫人。可谓异数,后不闻继之者。

执政赠三代不同[编辑]

文臣封赠三代,自初除执政外,凡转厅皆不再该,唯知枢密院及拜相乃复得之。然旧法又不如是。欧阳公作程文简公琳父神道碑,历叙恩典曰:“琳参知政事,赠为太子少师。在政事迁左丞,系转一官。又赠太子太师。罢为资政殿学士,又赠太师、中书令。为宣徽北院使,又赠兼尚书令。”则是转官与罢政亦褒赠,而自宫师得太师中令,更为超越。它或不然。

唐孙处约亭[编辑]

新唐书·来济传》云:“初,济与高智周、郝处俊、孙处约客宣城石仲览家,仲览衍于财,有器识,待四人甚厚。私相与言志。处俊曰:‘愿宰天下。’济及智周亦然。处约曰:‘宰相或不可冀,愿为通事舍人足矣。’后济领吏部,处约始以瀛州书佐入调,济遽注曰:‘如志。’遂以为通事舍人。后皆至公辅。”《高智周传》云:“智周始与郝处俊、来济、孙处约共依江都石仲览。仲览倾产结四人欢,因请各语所期。处俊曰:‘丈夫惟无仕,仕至宰相乃可。’智周、济如之。处约曰:‘得为舍人,在殿中周旋吐纳可也。’后济居吏部,处约以瀛州参军入调,济曰:‘如志。’拟通事舍人。毕,降阶劳问平生。”案两传相去才一卷,不应重复如此,可谓冗长。本出韩琬所撰《御史台记》,而所载自不实。处约传:“贞观中,为齐王祐记室。祐多过失,数上书切谏。王诛,太宗得其书,擢中书舍人。”是岁十六年癸卯。来济次年亦为中书舍人,永徽三年拜相,六年检校吏部尚书,是岁丁已,去癸卯首尾十五岁。若如两传所书,大为不合,韩琬之说诚谬,史氏又失于不考。仲览乡里,一以为宣城,一以为江都,岂宣城人而家于广陵也?

夏侯胜京房两传[编辑]

汉书·儒林传》,欲详记经学师承,故序列唯谨,然夏侯胜、京房,又自有传。《儒林》云:“胜其先夏侯都尉,以《尚书》传族子始昌。始昌传胜,胜又事同郡简卿。传兄子建,建又事欧阳高。”而本传又云:“从始昌受《尚书》。后事简卿,又从欧阳氏。从子建,师事胜及欧阳高。”《儒林》言:“房受《》梁人焦延寿。以明灾异得幸,为石显所谮,诛。”凡百馀字,而本传又云:“治《易》,事梁人焦延寿。其说长于灾变,房用之尤精。为石显告非谤政治,诛。”此两者近于重复也。若其它张禹、彭宣、王骏、倪宽、龚胜、鲍宣、周堪、孔光、李寻、韦贤、玄成、薛广德、师丹、王吉、蔡谊、董仲舒、眭孟、贡禹、疏广、马宫、翟方进诸人,但志姓名及所师耳。

汉人坐语言获罪[编辑]

汉昭帝时,有大石自立,僵柳复起。眭孟上书,言:“有从匹夫为天子,宜求索贤人,禅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霍光恶之,论以妖言惑众伏诛。案孟之妄发,其死宜矣。宣帝信任宦官,盖宽饶奏封事,言:“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传子,官以传贤。”执金吾议以指意欲求禅,亦坐死。考其所引,亦不为无罪。杨挥之报孙会宗书,初无甚怨怒之语,其诗曰:“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张晏释以为言朝廷荒乱,百官谄谀。可谓穿凿。而廷尉当以大逆无道,刑及妻子。予熟味其词,独有所谓“君父至尊亲,送其终也,有时而既”。盖宣帝恶其君丧送终之喻耳,严助论汲黯辅少主守成,武帝不怒,实系于一时祸福云。贾谊、刘向谈说痛切无忌讳,文、成二帝未尝问焉,《随笔》纪之矣。

枢密书史[编辑]

景德四年,命宰臣王旦监修两朝正史;知枢密院王钦若、陈尧叟,参知政事赵安仁并修国史。后来执政入枢府,皆不得提举修书,非故事也。

知州转运使为通判[编辑]

今世士大夫既贵不可复贱。淳化中,北戎入寇,以殿前都虞候曹璨知定州,时赵安易官宗正少卿,以知州遂就徙通判。同时有罗延吉者,既知彭、祁、蜂三州,而除通判广州;膝中正知兴元府而通判河南。袁郭知楚、郓二州,会秦王廷美迁置房州,诏崇仪副使阎彦进知州,而以郭通判州事。范正辞既知戎、淄二州,而通判律、深。又陈若拙历知单州、殿中侍御史、西川转运使,召归,会李至守洛都,表为通判;久之,柴禹锡镇泾州,复表为通判。连下迁而皆非贬降,近不复有矣。

范正辞治饶州[编辑]

范正辞太平兴国中,以饶州多滞讼,选知州事。至则宿系皆决遣之。青史坐淹狱停职者六十三人。会诏令料州兵送京,有王兴者,怀土惮行,以刃故伤其足,正辞斩之。兴妻上诉,太宗召见正辞,庭辩其事。正辞曰:“东南诸郡,饶实繁盛,人心易动,兴敢扇摇。茍失控驭,则臣无待罪之地矣。”上壮其敢断,特迁官,充江南转运副使。饶州民甘绍者,为群盗所掠,州捕系十四人,狱具将死。正辞案部至,引问之,囚皆位下。察其非实,命徒他所讯鞫。既而民有告盗所在者,正辞潜召监军掩捕之。盗觉遁去。正辞即单骑出郭二十里追及之。贼控弦持矟来逼,正辞大呼,以鞭击之,中贼双目,仆之。馀贼渡江散走。被伤者尚有馀息,旁得所弃赃,按其奸状伏法,十四人皆得释。此吾乡里事,而郡人多不闻之。

荣王藏书[编辑]

猴安懿王之子宗绰,蓄书七万卷。始与英宗偕学于邪,每得异书,必转以相付。宗绰家本有“岳阳”记者,皆所赐也,此国史本传所载。宣和中,其子淮安郡王伸糜进目录三卷,忠宣公在燕得其中帙,云:“除监本外,写本、印本书籍计二万二千八百三十六卷。”观一帙之目如是,所谓七万卷者为不诬矣。三馆秘府所未有也,盛哉!

秦杜八六子[编辑]

秦少游《八六子》词云:“片片飞花弄晚,濛濛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语句清峭,为名流推激。予家旧有建本《兰碗曲集》,载杜牧之一词,但记其末句云:“正销魂,梧桐又移翠阴。”秦公盖效之,似差不及也。

 卷十二 ↑返回顶部 卷十四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