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 (四部丛刊本)/三笔卷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笔卷六 容斋随笔 三笔卷七
宋 洪迈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图书馆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弘治活字本
三笔卷八

容斋三笔卷第七十四则

    执政辞转官真宗天禧元年合𥙊天地礼毕推恩百僚宰

相以下迁官一等时参知政事三人陈彭年自刑部侍郎迁兵部王曽自左諌议大夫迁

给事中张知白自给事中迁工部侍郎而知白独豤辞数四上敷谕终不能夺王曽闻之

亦乞𥨊恩命上曰知白无他意但以卿为諌议大夫班在上已为给事中在下所以固辞

欲品秩有序尔于是从知白所请而优加名数进阶金紫光禄大夫并赐功臣爵邑元祐

三年四月宰执七人自文彦博仍前太师外右仆射吕公著除司空同平章军国事中书

侍郎吕大防除左仆射同知枢密院范纯仁除右仆射尚书左丞刘挚除中书侍郎右丞

王存除左丞唯知枢密院安焘不迁乃自正议大夫特转右光禄焘上章辞令学士院降

诏不允学士苏轼以为朝廷岂以执政六人五人进用故加迁秩以慰其心既无授受之

名仅似姑息之政欲奉命草诏不知所以为词伏望从其所请

御宝批可且用一意度作不许诏书进入焘竟辞始免绍兴三十一年陈康伯自右相拜

左相朱倬自参政拜右相时叶义问知枢密院元居倬上不得迁朝论谓宜进为使学士

何溥面受草制之旨曽以为言高宗不许绍熙五年七月

主上登极拜知枢密院赵汝愚为右相参政陈骙除知院同知院事余端礼除参政而左

丞相留正以少保进少傅乃系特迁且非覃恩正固辞乃止

    宗室补官寿皇圣帝登极赧恩凡宗子不以服属逺近

人数多少其曽𫉬文解两次者并直赴殿试略通文墨者所在州量试即𥙷承信郎由是

入仕者过千人以上淳熙十六年二月绍熙五年七月二赦皆然故皇族得官不可以数

计偶阅唐昭宗实录载一事云宗正少卿李克助奏准去年十一月赦书皇三等以上亲

无官者毎父下放一人出身皇五等以上亲未有出身陪位者与出身寺司起请承前旧

例九庙子孙陪位者毎父下放一人出身共放三百八十人其诸房宗室等各赴陪位纳

到文状共一千二十七人除元不赴陪位及不纳到状及违寺司条流不取宗室充系落

下外系三百八十人合放出身敕准赦书处分予案昭宗以文德元年即位次年十一月

南郊礼毕肆赦其文略云皇三等以上亲委中书门下各择有才行者量与改官无官者

毎父下放一人出身皇五等以上亲未有出身陪位者与出身然则亦有三等五等亲陪

位与不陪位之差别也    孙宣公諌封禅等

景德祥符之闲北戎结好宇内乂寜一时邪䛕之臣唱为瑞应祺祥以罔明主王钦若陈

彭年軰实主张之天书既降于是东封西祀太清之行以次丕讲满朝𦒿老方正之士鲜

有肯启昌言以遏其奸熖虽冦莱公亦为之而孙宣公奭独上䟽争救于再于三真录出

于钦(⿱艹石)提纲故不能尽载以故后人罕称之予略摘其大概纪于此一章论西祀曰汾阴

后土事不经见汉都雍去汾阴至近河东者唐王业所起之地且又都雍故武帝明皇行

之今陛下经重关越险阻逺离京师根本之固其为不可甚矣古者圣王先成民而后致

力于神今土木之功累年未息水旱作沴饥馑居多乃欲劳民事神神其享之乎明皇嬖

宠害政奸佞当涂以至身播国屯今议者引开元故事以为盛烈臣切不取今之奸臣以

先帝诏停封禅故赞陛下以为继承先志且先帝欲北平幽朔西取继迁则未尝献一谋

画一䇿以佐陛下而乃卑辞重币求和于契丹蹙国縻爵姑息于保吉谓主辱臣死为空

言以诬下罔上为巳任撰造祥瑞假托鬼𦆵毕东封便议西幸以祖宗艰难之业为佞

邪侥幸之资臣所以长叹而痛哭也二章论争言符瑞曰今野雕山鹿并形奏简秋旱冬

雷率皆称贺将以欺上天则上天不可欺将以愚下民则下民不可愚将以惑后世则后

世必不信腹非窃笑有识尽然三章论将幸亳州曰

国家近日多效唐明皇所为且明皇非令德之君观其祸败足为深戒而陛下反希慕之

近臣知而不諌得非奸佞乎明皇奔至马嵬杨国忠既诛乃谕军士曰朕识理不明𭔃任

失所近亦觉寤然则巳晚矣陛下宜早觉寤斥逺邪佞不袭危乱之迹社稷之福也四章

论朱能天书曰奸憸小人妄言符瑞而陛下崇信之屈至尊以迎拜归秘殿以奉安百僚

黎庶痛心疾首反唇腹非不敢直言臣不避死亡之诛听之罪之惟在圣断昔汉文成五

利妄言不仇汉武诛之先帝时侯莫陈利用方术奸发诛于郑州唐

明皇得灵符宝劵皆王𫟹田同秀等所为不能显戮今日见老君于阁上明日见老君于

山中大臣尸禄以将迎端士畏威而缄黙及禄山兆乱辅国劫迁大命既倾前功并弃今

朱能所为是已愿逺思汉武之雄材近法先帝之英断中鉴明皇之召祸庶几灾害不

生祸乱不作奭之论諌虽魏郑公陆宣公不能过也

    赦恩为害赦过宥罪自古不废然行之太频则惠奸长

恶引小人于大谴之域其为害固不胜言矣唐庄宗同光二年大赦前云罪无轻重常赦

所不原者咸赦除之而又曰十恶五逆屠牛铸钱故杀人合造毒药持仗行劫官典犯赃

不在此限此制正得其中当乱离之朝乃能如是亦可取也而今时或不然

    代宗崇尚释氏唐代宗好祠祀未甚重佛元载王缙杜鸿渐

为相三人皆好佛上尝问以佛言报应果为有无载等奏国家运祚灵长非宿植福业何

以致之福业已定虽时有小灾终不能为害所以安史有子祸仆固病死回纥吐蕃不战

而退此皆非人力所及上由是深信之常于禁中饭僧有寇至则令僧讲仁王经以禳之

寇去则厚加赏赐胡僧不空官至卿监爵为国公出入禁闼𫝑移权贵此唐史所载也予

家有严郢撰三藏和尚碑徐季海书乃不空也云西域人氏族不闻于中夏玄肃代三朝

皆为国师代宗初以特进大鸿胪褒表之及示疾又就卧内加开府仪同三司肃国公既

亡废朝三日赠司空其恩礼之宠如此同时又有僧大济为帝常脩功德至殿中监赠其

父惠恭兖州刺史官为营辨葬事有敕葬碑今存时兵革未尽息元勲宿将赏功赋职不

过以此处之顾施之一僧缪滥甚矣    光武符坚

汉光武建武三十年群臣请封禅泰山诏曰即位三十年百姓怨气满腹吾谁欺欺天乎

(⿱艹石)郡县逺遣吏上寿盛称虚美必髡令屯田于是群臣不敢复言其英断如此然财二年

闲乃因读河圗㑹昌符诏索河雒䜟文言九世当封禅者遂为东封之举可谓自相矛盾

矣符坚禁图䜟之学尚书郎王佩读䜟坚杀之学䜟者遂绝及季年为慕容氏所困于长

安自读䜟书云帝出五将乆长得乃出奔五将山甫至而为姚苌所执始禁人为䜟学终

乃以此丧身亡国乆长得之兆岂非言乆当为姚苌所得乎又姚与遥同亦乆也光武与

坚非可同日语特其事偶可议云    周武帝宣帝

周武帝平齐中原尽入舆地陈国不足平也而雅志节俭至是愈笃后宫唯置妃二人世

妇三人御妻三人则其下保林良使軰度不过数十耳一传而至宣帝奢淫酣纵自比于

天广搜美女以实后宫仪同以上女不许辄嫁遂同时立五皇后父子之贤否不同一至

于此    唐观察使

唐丗于诸道置按察使后改为采访处置使治于所部之大郡既又改为观察其有戎旅

之地即置节度使分天下为四十馀道大者十馀州小者二三州但令访察善恶举其大

纲然兵甲财赋民俗之事无所不领谓之都府权𫝑不胜其重能生杀人或专私其所领

州而虐视支郡元结为道州刺史作春陵行以为诸使诛求符牒二百馀通又作贼退示

官吏一篇以为忍苦裒敛阳城守道州赋税不时观察使数诮责又遣判官督赋城自囚

于狱判官去复遣官来按举韩愈送许郢州序云为刺史者𢘆私于其民不以实应乎府

为观察使者常急于其赋不以情信乎州财巳竭而敛不休人巳穷而赋愈急韩皋为浙

西观察使封杖决安吉令孙澥至死一时所行大抵𩔖此然毎道不过一使临之耳今之

州郡控制按刺者率五六人而台省不预毁誉善否随其意好又非唐日一观察使比也

    冗滥除官自汉以来官曹冗滥之极者如更始灶下养

中郎将烂羊头关内侯晋赵王伦貂不足狗尾续北史周世贠外常侍道上比肩唐武后

补阙连车拾遗平斗之谚皆显显著见者中叶以后尤为泛滥张巡在雍丘才领一县千

兵而大将六人官皆开府特进然则大将军告身博一醉诚有之矣德宗避难于奉天浑

瑊之童奴曰黄芩力战即封勃海郡王至于僖昭之世遂有捉船郭使君看马李仆射周

行逢据湖湘境内有漫天司空遍地太保之讥李茂正在鳯翔内外持管龠者亦呼为司

空太保韦庄浣花集有赠仆者杨金诗云半年勤苦葺荒居不独单寒腹亦虚努力且为

田舎客它年为尔觅金鱼是时人奴腰金曵紫者盖不难致也

    节度使称太尉唐节度使带检校官其初只左右散𮪍常侍

如李诉在唐邓时所称者也后乃转尚书及仆射司空司徒能至此者盖少僖昭以降藩

镇盛强武夫得志𦆵建节𨱆其资级已高于是复升太保太傅太尉其上惟有太师故将

帅悉称太尉元丰定官制尚如旧贯崇寜中改三公为少师少傅少保而以太尉为武阶

之冠以是凡管军者犹悉称之绍兴闲叶梦得自观文殿学士张澄自端明殿学士皆拜

节度叶尝任执政以暮年拥旄为儒者之荣自称叶太尉张微时用邓洵武给使恩出身

羞为武职但称尚书如故其相反如此    五代滥刑

五代之际时君以杀为嬉视人命如草芥唐明宗颇有仁心独能斟酌悛救天成三年

师巡检军使浑公儿口奏有百姓二人以竹竿习战𨷖之事帝即传宣令付石敬瑭处置

敬瑭杀之次日枢宻使安重诲敷奏方知悉是㓜童为戏下诏自咎以为失刑减常膳十

日以谢幽𡨚罚敬瑭一月俸浑公儿削官杖⿱兆目 -- 脊配流登州小儿骨肉赐绢五十匹粟夌各

百硕便令如法埋葬仍戒诸道州府凡有极刑并须子细裁遣此事见旧五代史新书去

    太一推算

熙寜六年司天中官正周琮言据太一经推算熙寜七年甲寅歳太一阳九百六之数至

是年复元之初故经言太歳有阳九之灾太一有百六之厄皆在入元之终或复元之𥘉

阳九百六当癸丑甲寅之歳为灾厄之㑹而得五福太一移入中都可以消灾为祥𥨸详

五福太一自雍熙甲申歳入东南巽宫故修东太一宫于苏村天圣已巳歳入西南坤位

故修西太一宫于八角镇望稽详故事崇建宫宇诏度地于集禧观之东于是为中太一

宫时王安石擅国尽变乱祖宗法度为宗社之祸盖自此始虽太一照临亦不能救也绍

熙四年癸丑五年甲寅朝廷之闲殊为多事寿皇圣帝厌代

泰安以乆疾退处人情业业皆有忧葵恤纬之虑时无星官历翁考歩推𧷤庸讵知非入

元复元之际乎    赵丞相除拜

绍熙五年七月十六日宣麻制以太中大夫知枢宻院事赵汝愚为特进右丞相议者或

国朝无宗室宰相且转官九级非故事赵上

章力辞不肯入都堂莅职越六日诏改除枢密使依宰臣超三官又二日制除正议大夫

枢密使考按故实宣和二年王黼自通议大夫中书侍郎拜特进少宰凡迁八官黼受之

靖康元年呉敏自中大夫知枢宻院拜银青光禄大夫少宰亦迁八官敏辞之但以通议

就职秦桧当国以其子熺为中大夫知枢密院巳而除观文殿学士恩数如右仆射遂暗

转通奉大夫逾年加大学士径超七秩为特进熺处之不疑舍此三人外盖未之有若自

宰相改枢密使唯夏竦一人是时以陈执中为昭文相竦为集贤相御史言竦向在陕西

与执中议论不恊不可同寅政地于是贴麻改命而初制不出今汝愚先报相麻后报枢

制乃是经日巳乆因固辞以然又桉国史明道二年宰臣张士逊枢宻使杨崇勲

同日罢士逊以左仆射判河南府崇勲以节度使平章事判许州明日入谢崇勲班居上

仁宗问之士逊奏曰崇勲系使相臣官只仆射当在下即再锁院以士逊为使相是时学

士盛度当制犹用士逊作相衔论者非之谓应用仆射河南为前衔也乾道二年叶颙以

前参知政事召还为知枢密院未受告而拜左相当制以新除知枢密院结衔今汝愚拜

相宣麻巳阅八日故称新除特进右丞相二者皆是也

    唐昭宗恤录儒士唐昭宗光化三年十二月左补阙韦庄奏词

人才子时有遗贤不霑一命于圣明没作千年之恨骨据臣所知则有李贺皇甫松李群

玉陆龟𫎇赵光逺温廷筠刘德仁陆逵傅锡平曽贾岛刘稚圭罗邺方干俱无显过皆有

奇才丽句清词遍在词人之口衘𡨚抱恨竟⿱冝八 -- 𡨋路之尘伏望追赐进士及第各赠补阙

拾遗见存唯罗隐一人亦乞特赐科名录升三署敕奖庄而令中书门下详酌处分次年

天复元年赦文又令中书门下选择新及第进士中有乆在名场才沾科级年齿巳高者

不拘常例各授一官于是礼部侍郎杜德祥奏㨂到新及第进士陈光问年六十九曹松

年五十四王希羽年七十三刘象年七十柯崇年六十四郑希颜年五十九诏光问松希

羽可秘书省正字象崇希颜可太子校书案登科记是年进士二十六人光问第四松第

八希羽第十二崇象希颜居末级昭宗当斯时离乱极矣尚能眷眷于寒儒其可书也摭

言云上新平内难闻放新进士喜甚特授官制词曰念尔登科之际当予反正之年宜降

异恩各膺宠命时谓此举为五老榜


容斋三笔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