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 (四部丛刊本)/续笔卷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续笔卷三 容斋随笔 续笔卷四
宋 洪迈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图书馆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弘治活字本
续笔卷五

容斋续笔卷第四十七则

    淮南守备

周丗宗举中原百郡之兵南征李景当是时周室方强

李氏政乱以之讨伐云若易然而自二年之冬讫五年

之春首尾四年至于乘舆三驾仅得江北先是河中李

守正叛汉遣其客朱元来唐求救遂仕于唐枢密使查

文徽妻之以女是时请兵复诸州即取舒和后以恃功

偃蹇唐将夺其兵元怒而降周景械其妻欲戮之文徽

方执政表乞其命景批云只斩朱元妻不杀查家女竟

斩于市郭廷谓不能守濠州以家在江南恐为唐所种

族遣使诣金陵禀命然后出降则知周师所以乆者景

法度犹存尚能制将帅死命故也绍兴之季虏𮪍犯淮

逾月之间十四郡悉陷予亲见沿淮诸郡守尽扫府库

储积分寓京口云预被旨许令移治是乃平时无虞则

受极边之赏一有缓急委而去之寇退则反了无分毫

絓于吏议岂复肯以固守为心也哉

    周丗宗

周丗宗英毅雄杰以衰乱之丗区区五六年间威武之

声震慑夷夏可谓一时贤主而享年不及四十身没半

歳国随以亡固天方授

宋使之驱除然考其行事失于好杀用法太严群臣职

事小有不举往往寘之极刑虽素有才干声名无所开

宥此其所短也薛居正旧史纪载翰林医官马道元进

状诉寿州界被贼杀其子获正贼见在宿州本州不为

勘断帝大怒遣窦仪乘驲往桉之及狱成坐族死者二

十四人仪奉辞之日帝旨甚峻故仪之用刑伤于深刻

知州赵砺坐除名此事本只马氏子一人遭杀何至于

族诛二十四家其它可以𩔖推矣

太祖实录窦仪传有此事史臣但归咎于仪云

   窦正固

窦正固汉隐帝相也周丗罢政以司徒就第后范质用

此官在中书乃归洛阳常与编户课役正固不能堪诉

于留守向拱拱不听熙宁初富韩公为相

神宗尝对大臣称知河南府李中师治状公以中师厚

结中人因对曰陛下何从知之中师衔其沮己及再尹

河南富公巳老乃籍其户令出免役钱与富民等乃知

君子失势之时小人得易而侮之如向拱李中师軰固

不乏也

    郑权

唐穆宗时以工部尚书郑权为岭南节度使卿大夫相

率为诗送之韩文公作序言权功德可称道家属百人

无数畒之宅僦屋以居可谓贵而能贫为仁者不富之

效也旧唐史权传云权在京师以家人数多奉入不足

求为镇有中人之助南海多珍货权颇积聚以遗之大

为朝士所嗤又薛廷老传云郑权因郑注得广州节度

权至镇尽以公家珍宝赴京师以酬恩地廷老以右拾

遗上䟽请桉权罪中人由是切齿然则其为人乃贪邪

之士尔韩公以为仁者何邪

    党锢牵连之贤

汉党锢之祸知名贤士死者以百数海内涂炭其名迹

章章者并载于史而一时牵连获罪甘心以受刑诛皆

节义之士而位行不显仅能附见者甚多李膺死门生

故吏并被禁锢侍御史景毅之子为膺门徒未有录牒

不及于谴毅慨然曰本谓膺贤遣子师之岂可以漏籍

苟安遂自表免归髙城人巴肃被收自载诣县县令欲

解印绶与俱去肃不可范滂在征羌诏下急捕督邮吴

导至县抱诏书闭传舎伏床而泣滂自诣狱县令郭揖

大惊出解印绶引与俱亡滂曰滂死则祸塞何敢以罪

累君张俭亡命困迫遁走所至破家相容其所经历伏

重诛者以十数复流转东莱上李笃家外黄令毛钦操

兵到门笃谓曰张俭亡非其罪纵俭可得宁忍执之乎

钦抚笃曰蘧伯玉耻独为君子足下如何自专仁义叹

息而去俭得免后数年上禄长和海上言党人锢及五

族非经常之法由是自从祖以下皆得解释此数君子

之贤如是东汉尚名节斯其验欤

    汉代文书式

汉代文书臣下奏朝廷朝廷下郡国有汉官典仪汉旧

仪等所载然不若金石刻所著见者为明白史晨祠孔

庙碑前云建宁二年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鲁相臣晨

长史臣谦顿首死罪上尚书臣晨顿首顿首死罪死罪

末云臣晨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上尚书副言

太傅太尉司徒司空大司农府樊毅复华下民租碑前

后与此同无极山碑光和四年某月辛卯朔廿二日壬

子太常臣耽丞敏顿首上尚书末云臣耽愚戅顿首顿

首上尚书制曰可大尚读为大常承书从事某月十七日丁

丑尚书令忠奏雒阳宫光和四年八月辛酉朔十七日

丁丑尚书令忠下又云光和四年八月辛酉朔十七日

丁丑大常耽丞敏下常山相孔庙碑前云司徒臣雄司

空臣戒稽首言末云臣雄臣戒愚戅诚惶诚恐顿首顿

首死罪死罪臣稽首以闻制曰可元嘉三年三月廿七

日壬寅奏雒阳宫元嘉三年三月丙子朔廿七日壬寅

司徒雄司空戒下鲁相又云永兴元年六月甲辰朔十

八日辛酉鲁相平行长史事卞守长擅叩头死罪敢言

之司徒司空府末云平惶恐叩头死罪死罪上司空府

此碑有三公奏天子朝廷下郡国郡国上公府三式始

末详备文惠公隶释有之无极山祠事以丁丑日奏雒

阳宫是日下大常孔庙事以壬寅日奏雒阳宫亦以是

日下鲁相又以见汉丗文书之不滞留也

   资治通鉴

司马公修资治通鉴辟范梦得为官属尝以手帖论纉

述之要大氐欲如左传叙事之体又云凡年号皆以后

来者为定如武德元年则从正月便为唐髙祖更不称

隋义宁二年梁开平元年正月便不称唐天祐四年

此书用以为法然究其所穷颇有窒而不通之处公意

正以春秋定公为例于未即位即书正月为其元年然

昭公以去年十二月薨则次年之事不得复系于昭故

定虽未立自当追书兼经文至简不过一二十字一览

可以了解若通鉴则不侔隋炀帝大业十三年便以为

恭皇帝上直至下卷之末恭帝立始改义宁后一卷则

为唐髙祖盖凡渉历三卷而炀帝固存方书其在江都

时事明皇后卷之首标为肃宗至德元载至一卷之半

方书太子即位代宗下卷云上方励精求治不次用人

乃是德宗也庄宗同光四年便系于天成以为明宗而

卷内书命李嗣源讨邺至次卷首庄宗方殂潞王清泰

三年便标为𣈆髙祖而卷内书石敬瑭反至卷末始为

𣈆天福凡此之𩔖殊费分说此外如𣈆宋诸胡僣国所

封建王公及除拜卿相纎悉必书有至二百字者又如

西秦丞相南川宣公出连乞都卒魏都坐大官章安侯

封懿天部大人白马文正公崔宏冝都文成王穆观镇

逺将军平舒侯燕鳯平昌宣王和其奴卒皆无关于社

稷治乱而周勃薨乃不书及书汉章帝行幸长安进幸

槐里𡵨山又幸长平御池阳宫东至髙陵十二月丁亥

还宫又乙未幸东阿北登太行山至天井关夏四月乙

卯还宫又书魏主七月戊子如鱼池登青冈原甲午还

宫八月已亥如弥泽甲寅登牛头山甲子还宫如此行

役无歳无之皆可省也

    弱小不量力

楚庄王伐萧萧人囚熊相冝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杀吾

退萧人杀之王怒遂灭萧楚伐莒莒人囚楚公子平楚

人曰勿杀吾归而俘莒人杀之楚师围莒莒溃遂入郓

齐侯伐鲁围龙顷公之嬖人卢蒲就魁门焉龙人囚之

齐侯曰勿杀吾与而盟无入而封弗听杀而膊诸城上

齐遂取龙夫以齐楚之大而莒一小国萧一附庸龙一

边邑方受攻之际幸能囚执其人强敌许以勿杀而退

师乃不度德量力致怨于彼至于亡灭可谓失计传称

子产善相小国使当此时必有以处之矣

    田横吕布

田横既败窜居海﨩中髙帝遣使召之曰横来大者王

小者乃侯耳横遂与二客诣雒阳将至谓客曰横始与

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迺为亡虏北面

事之其愧固巳甚矣即自刭横不顾王侯之爵视死如

归故汉祖流涕称其贤班固以为雄材韩退之道出其

墓下为文以吊曰自古死者非一夫子至今有耿光其

英烈凛然至今犹有生气也吕布为曹操所缚将死之

际乃语操曰明公之所患不过于布今巳服矣令布将

𮪍明公将歩天下不足定也操竟杀之布之材未必在

横下而欲忍耻事仇故东坡诗曰犹胜白门穷吕布欲

将鞍马事曹暪盖𥬇之也刘守光以燕败为𣈆王所擒

既知不免犹呼曰王将复唐室以成霸业何不赦臣使

自效此又庸奴下才无足责者

   中山冝阳

战国事杂出于诸书故有不可考信者魏文侯使乐羊

伐中山克之以封其子故任座云君得中山不以封君

之弟而以封君之子翟璜云中山巳拔无使守之臣进

李克而赵丗家书武灵王以中山负齐之强侵暴其地

锐欲报之至于变胡服习𮪍射累年乃与齐燕共灭之

迁其王于肤施此去魏文侯时巳百年中山不应既亡

而复存且肤施属上郡本魏地为秦所取非赵可得而

置它人诚不可晓惟乐毅传云魏取中山后中山复国

赵复灭之史记六国表威烈王十二年中山武公初立

徐广曰周定王之孙西周桓公之子此尤不然冝阳于

韩为大县显王三十四年秦伐韩拔之故屈冝臼云前

年秦拔冝阳正是昭侯时历宣惠王襄王而秦甘茂又

抜冝阳相去几三十年得非韩尝失此邑既而复取之

   相六畜

庄子载徐无鬼见魏武侯告之以相狗马荀子论坚白

同异云曾不如好相鸡狗之可以为名也史记禇先生

于日者传后云黄直丈夫也陈君夫妇人也以相马立

名天下留长孺以相SKchar立名荥阳禇氏以相牛立名皆

有髙丗绝人之风今时相马者间有之相牛者殆绝所

谓鸡狗SKchar者不复闻之矣刘向七略相六畜三十八卷

谓骨法之度数今无一存

    ⺊筮不同

洪范七稽疑择建立⺊筮人有龟从筮逆之说礼记⺊

筮不相袭谓⺊不吉则又筮筮不吉则又⺊以为渎龟

䇲左传𣈆献公欲以骊SKchar为夫人⺊之不吉筮之吉公

曰从筮⺊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鲁穆姜徙居东宫

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杜预注云周礼太卜

掌三易杂用连山归藏二易皆以七八为占故言遇艮

之八史疑古易遇八为不利故更以周易占变爻得随

卦也汉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妇乎五行家

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

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辩讼不决以

状闻制曰避诸死忌以五行为主则历卜诸家自古盖

不同矣唐吕才作广济阴阳百忌历丗多用之近又有

三历会同集搜罗详尽姑以择日一事论之一年三百

六十日若泥而不通殆无一日可用也

    日者

墨子书贵义篇云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日者曰帝以

今日杀黒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子墨子

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日者曰我谓先生不可以

北子墨子曰南之人不得北北之人不得南其色有黒

者有白者何故皆不遂也且帝以甲乙杀青龙于东方

以丙丁杀赤龙于南方以庚辛杀白龙于西方以壬癸

杀黒龙于北方若子之言不可用也史记作日者列传

盖本于此徐广曰古人占𠋫⺊筮通谓之日者如以五

行所直之日而杀其方龙不知其旨安在亦可谓怪矣

    柳子厚党叔文

柳子厚刘梦得皆坐王叔文党废黜刘颇饰非解谤而

柳独不然其答许孟容书云早歳与负罪者亲善始奇

其能谓可以共立仁义裨教化暴起领事人所不信射

利求进者百不一得一旦快意更恣怨讟诋诃万状尽

为敌仇及为叔文母刘夫人墓铭极其称诵谓叔文坚

明直亮有文武之用待诏禁中道合储后献可朁否有

康弼调护之勤𬣙谟定命有扶翼经纬之绩将明出纳

有弥纶通变之劳内赞谟画不废其位利安之道将施

于人而夫人终于堂知道之士为苍生惜焉其语如此

梦得自作传云顺宗即位时有寒俊王叔文以善奕棋

得通籍博望因间𨻶得言及时事上大奇之叔文自言

猛之后有逺祖风唯吕温李景俭柳宗元以为信然三

子皆与予厚善日夕过言其能叔文实工言治道能以

口辩移人既得用其所施为人不以为当上素被疾诏

下内禅宫掖事袐功归贵臣于是叔文贬死韩退之于

两人为执友至修顺宗实录直书其事云叔文密结有

当时名欲侥幸而速进者刘禹锡柳宗元等十数人定

为死交踪迹诡袐既得志刘柳主谋议唱和采听外事

及败其党皆斥逐此论切当虽朋友之义不能以少蔽

   汉武心术

史记龟䇿传今上即位博开蓺能之路悉延百端之学

通一技之士咸得自效数年之间太卜大集会上欲击

匈奴西攘大宛南收百越卜筮至预见表象先图其利

及猛将推锋执节获胜于彼而蓍龟时日亦有力于此

上尤加意赏赐至或数千万如丘子明之属富溢贵宠

倾于朝廷至以卜筮射蛊道巫蛊时或颇中素有眦睚

不快因公行诛恣意所伤以破族灭门者不可胜数百

僚荡恐皆曰龟策能言后事觉奸穷亦诛三族汉书音

义以为史迁没后十篇阙有录无书元成之间禇先生

补阙言辞鄙陋日者龟䇿列传在焉故后人颇薄其书

然此卷首言今上即位则是史迁指武帝其载巫蛊之

冤如是今之论议者略不及之资治通鉴亦弃不取使

丘子明之恶不复著见此由武帝博采异端驯致斯祸

傥心术趋于正当不如是之酷也

    禁天髙之称

周宣帝自称天元皇帝不听人有天髙上大之称官名

有犯皆改之改姓髙者为姜九族称髙祖者为长祖政

和中禁中外不许以龙天君玉帝上圣皇等为名字于

是毛友龙但名友叶天将但名将乐天作但名作句龙

如渊但名句如渊卫上达赐名仲达葛君仲改为师仲

方天任为大任方天若为元若余圣求为应求周纲字

君举改曰元举程振字伯玉改曰伯起程瑀亦字伯玉

改曰伯禹张读字圣行改曰彦行盖蔡京当国遏绝史

学故无有知周事者宣和七年七月手诏以昨臣僚建

请士庶名字有犯天玉君圣及主字者悉禁既非

上帝名讳又无经据谄佞不根贻讥后丗罢之

    宣和冗官

宣和元年蔡京将去相位臣僚方䟽官僚冗滥之敝大

略云自去歳七月至今年三月迁官论赏者五千馀人

如辰州招弓弩手而枢密院支差房推恩者八十四人

兖州陞为府而三省兵房推恩者三百三十六人至有

入仕才二年而转十官者今吏部两选朝奉大夫至朝

请大夫六百五十五贠横行右武大夫至通侍二百二

十九贠修武郎至武功大夫六千九百九十一贠小使

臣二万三千七百馀贠选人一万六千五百馀贠吏贠

猥冗差注不行诏三省枢密院令遵守成法然此诏以

四月庚子下而明日辛丑以赏西陲诛讨之功太师蔡

京宰相余深王黼知枢密院邓洵武各与一子官执政

皆迁秩天子命令如是即日废格之京之罪恶至矣

容斋续笔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