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正义 (四部丛刊本)/卷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三 尚书正义 卷四
唐 孔颖达 等奉敕撰 日本覆印宋本
卷五

尚书正义卷第四

    国子祭酒上护军曲阜县开国子孔颖达奉

    敕撰

  虞书

   大禹谟第三

   皋陶谟第四

大禹谟第三

皋陶至益稷

正义曰皋陶为帝舜陈其谋禹为帝舜陈已成所治水之功帝

舜因其所陈从而重美之史录其辞作大禹皋陶二篇之谟又

作益稷之篇凡三篇也篇先大禹序先言皋陶者皋陶之篇皋

陶自先发端禹乃然而问之皋陶言在禹先故序先言皋陶其

此篇以功大为先故先禹也益稷之篇亦是禹之所陈因皋陶

之言而禹论益稷在皋陶谟后故后其篇

传矢陈也

正义曰矢陈释诂文

传陈其成功

正义曰此是谟篇禹成其功陈其言耳蒙上矢文故传明之言

陈其成功也序成在厥上传成在下者序顺上句传从便文故

倒也

传申重至之言

正义曰申重释诂文大禹谟云帝曰俞地平天成时乃功又帝

曰皋陶惟玆臣庶罔或干予政时乃功懋哉益稷云迪朕德时

乃功皆是重美二子之言也

传大禹至九德

正义曰二篇皆是谟也序以一谟揔二篇故传明之大禹治水

能致九功而言谟以其序有谟文故云谟也

传凡三篇

正义曰益稷亦大禹所谋不言谟者禹谋言及益稷非是益稷

为谋不得言益稷谟也其篇虽有夔曰夔言乐和本非谋虑不

得谓之夔谟

传禹称至谋也

正义曰馀文单称禹 而此独加大者故解之禹与皋陶同为

舜谋而禹功实大禹与皋陶不等史加大其功使异于皋陶于

此独加大字与皋陶并言故也谟谋释诂文此三篇皆是舜史

所录上取尧事下录禹功善于尧之知已又美所禅得人故包

括上下以为虞书其事以类相从非由事之先后若其不然上

篇已言舜死于此岂死后言乎此篇巳言禅禹下篇岂受禅后

乎明史以类聚为文计此三篇禹谟最在后以禹功大故进之

于先孟子称舜荐禹于天十有七年则禹摄一十七年舜陟方

乃死不知禹征有苗在摄几年史述禹之行事不必以摄位之

年即征苗民也

(⿱艹石)至于帝

正义曰史将录禹之事故为题目之辞曰能顺而考案古道而

言之者是大功之禹也此禹能以文德教命布陈于四海又能

敬承尧舜外布四海内承二帝言其道周备

传顺考至言之

正义曰典是常行谟是言语故传于典云行之于谟云言之皆

是顺考古道也

传言其至尧舜

正义曰敷于四海即敷此文命故言外布文德教命也四海举

其远地故传以外内言之祗训敬也禹承尧舜二帝故云敬承

尧舜传不训祗而直言敬以易知而略之

曰后至时克

正义曰禹为帝舜谋曰君能重难其为君之事臣能重难其为

臣之职则上之政教乃治则下之众民皆化而疾修其德而帝

曰然信能如此君臣皆能自难并愿善以辅己则下之善言无

所隐伏在野无遗逸之贤贤人尽用则万国皆安宁也为人上

者考于众言观其是非舎已之非从人之是不苛虐鳏寡孤

无所告者必哀矜之不废弃困苦贫穷无所依者必愍念之惟

帝尧于是能为此行馀人所不能言克艰之不易也

传敏疾至修德

正义曰许慎说文云敏疾也是相传为训为君难为臣不易论

语文能知为君难为臣不易则当谨慎恪勤求贤自辅故其政

自然治矣见善则用知贤必进众民各自举则皆疾修德矣此

经上不言禹者承上禹事以可知而略之

传攸所至下安

正义曰攸所释言文善言无所伏者言其必用之也言之善者

必出贤人之口但言之易行之难或有人不贤而言可用也故

言与贤异其文也如此用善言任贤才在位则天下安

传帝谓至所重

正义曰舜称为帝故知帝谓尧也舜因嘉言无所伏以为尧乃

能然故遂称尧德以成其义此禹言之义以尧之圣智无所不

能惟言其考众从人矜孤愍穷以为尧之美者此是凡人所轻

圣人所重不虐不废皆谓抚愍念之互也王制云

无父谓之孤老而无子谓之独老而无妻谓之鳏老而无夫谓

之寡此四者天民之穷而无告者故此无告是彼四者彼四者

而此惟言孤者四者皆孤也言孤足以揔之言困穷谓贫无资

财也

益曰至下君

正义曰益承帝言叹美尧德曰呜呼帝尧之德广大运行乃圣

而无所不通乃神而微妙无方乃武能克定祸乱乃文能经纬

天地以此为大天顾视而命之使同有四海之内为天下之君

传益因至祸乱

正义曰广者阔之义故为所覆者大运者动之言故为所及者

远洪范云睿作圣言通知众事故为无所不通案易曰神者妙

万物而为言也又曰神妙无方此言神道微妙无可比方不知

其所以然易又云阴阳不测之谓神谥法云经纬天地曰文克

定祸乱曰武经传文武倒者经取韵句传以文重故也

传眷视而勉舜

正义曰诗云乃眷西顾谓视而回首说文亦以眷为视奄同释

言文益因帝言盛称尧善者亦劝勉舜兾之必及尧也

禹曰至来王

正义曰禹因益言谋及丗事言人顺道则吉从逆则凶吉凶之

报惟(⿱艹石)影之随形响之应声言其无不报也益闻禹语惊惧而

言曰吁诚如此言冝诫慎之哉所诫者当儆诫其心无亿度之

事谓忽然而有当诫慎之无失其守法度使行必有恒无违常

也无游纵于逸豫无过耽于戏乐当诫慎之以保己也任用贤

人勿有二心逐去回邪勿有疑惑所疑之谋勿成用之如是则

百种志意惟益广也无违越正道以求百姓之誉无反戾百姓

以从巳心之欲常行此事无怠惰荒废则四夷之国皆来归往

之此亦所以劝勉舜也

传迪道也

正义曰释诂文

传先吁至有恒

正义曰尧典传云吁疑怪之辞此无可怪闻善惊而为声耳先

吁后戒者惊其言之美然后设戒辞欲使听者精审其言虞度

释诂文无亿度者谓不有此事无心亿度之曲礼云凡为人子

者听于无声视于无形戒于无形见之事言备慎深也安不忘

危治不忘乱是其慎无形也法度当执守之故以秉法守度解

不失言有恒也

传淫过至为戒

正义曰淫者过度之意故为过也逸谓纵体乐谓适心纵体在

于逸游适心在于淫恣故以游逸过乐为文二者败德之源富

贵所忽故特以为戒

传干求至贱之

正义曰干求释言文失道求名谓曲取人情苟恱众意古人贱之

传咈戾至戒之

正义曰尧曲巳训咈为戾彼谓戾朋侪此谓戾在下故详其文

耳专欲难成犯众兴祸襄十年左传文

禹曰至乃功

正义曰禹因益言又献谋于帝曰呜呼帝当念之哉言所谓德

者惟是善于政也政之所为在于养民养民者使水火金木土

谷此六事惟当修治之正身之德利民之用厚民之生此三事

惟当谐和之修和六府三事九者皆就有功九功惟使皆有次

叙九事次叙惟使皆可歌乐此乃德之所致是德能为善政之

道终当不得怠惰但人虽为善或 寡令终故当戒敕之念用

美道使民慕美道行善又督察之用威罚言其不善当获罪劝

勉之以九歌之辞但人君善政先致九歌成辞自劝勉也用此

事使此善政勿有败坏之时劝帝使长为善也帝荅禹曰汝之

所言为然汝治水土使地平天成六府三事信皆治理万代长

所恃赖是汝之功也归功于禹明众臣不及

传叹而至怀之

正义曰于叹辞叹而言念自重其言欲使帝念之此史以类相

从共为篇耳非是一时之事不使念益言也禹谋以九功为重

知重其言者九功之言也

传言养至六府

正义曰下文帝言六府即此经六物也六者民之所资民非此

不生故言养民之本在先修六府也府者藏财之处六者货财

所聚故称六府襄二十七年左传云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即是

水火金木土民用此自资也彼惟五材此兼以谷为六府者谷

之于民尤急谷是土之所生故于土下言之也此言五行与洪

范之次不同者洪范以生数为次此以相刻为次便文耳六府

是民之急先有六府乃可施教故先言六府后言三事也

传正德至善政

正义曰正德者自正其德居上位者正已以治民故所以率下

人利用者谓在上节俭不为縻费以利而用使财物殷阜利民

之用为民兴利除害使不匮乏故所以阜财阜财谓财丰大也

厚生谓薄征傜轻赋税不夺农时令民生计温厚衣食丰足故

所以养民也三者和谓德行正财用利生资厚立君所以养民

人君若能如此则为君之道备矣故谓善政结上德惟善政之

言此三者之次人君自正乃能正下故以正德为先利用然后

厚生故后言厚生厚生谓财用足礼让行也

传言六至之致

正义曰上六下三即是六府三事此揔云九功知六府三事之

功为九功惟叙者即上惟修惟和为次叙事皆有叙民必歌乐

君德故九叙皆可歌乐乃人君德政之致也言下民必有歌乐

乃为善政之验所谓和乐兴而颂声作也

传休美至而巳

正义曰休美释诂文又云董督正也是董为督也此戒之董之

劝之皆谓人君自戒劝欲使善政勿坏在此三事而已文七年

左传云晋郤缺言于赵宣子引此一经乃言九功之德皆可歌

也谓之九歌若吾子之德莫可歌也其谁来之盍使睦者歌吾

子乎言九功之德皆可歌者(⿱艹石)水能灌漑火能烹饪金能断割

木能兴作土能生殖糓能养育古之歌咏各述其功犹如汉魏

巳来乐府之歌事歌其功用是旧有成辞人君修治六府以自

劝勉使民歌咏之三事亦然

传水土至不及

正义曰释诂云平成也是平成义同天地文异而分之耳天之

不成由地之不平故先言地平本之于地以及天也禹平水土

故水土治曰平五行之神佐天治物系之于天故五行叙曰成

洪范云鲧堙洪水汨陈其五行彝伦攸斁禹治洪水彝伦攸叙

是禹命五行叙也帝因禹陈九功而叹美之指言是汝之功明

众臣不及

帝曰格至念功

正义曰此舜言将禅禹帝呼禹曰来汝禹我居帝位巳三十有

三载在耄期之闲猒倦于勤劳汝惟在官不懈怠可代我居帝

位揔领我众禹让之曰我德实无所能民必不依就我也言己

不堪揔众也皋陶行布于德德乃下洽于民众皆归服之可令

皋陶摄也我所言者帝当念之哉凡念爱此人在此功劳知有

功乃用之释废此人在此罪衅知有罪乃废之言进人退人不

可诬也名目言谈此事必在此事之义而名言之(⿱艹石)信实出见

此心必在此心之义而出见之言巳名言其口出见其心以举

皋陶皆在此义不有虚妄帝当念录其功以禅之言皋陶堪摄

位也

传八十至使摄

正义曰八十九十曰耄百年曰期颐曲礼文也如舜典之传计

舜年六十三即政至今九十五矣年在耄期之闲故并言之郑

云期要也颐养也不知衣服食味孝子要尽养之道而巳孔意

当然

传迈行至服之

正义曰迈行降下释言文又云怀来也来亦归也种物必布于

地故为布也

传玆此至可诬

正义曰玆此释诂文释为舎义故为废也禹之此意欲令帝念

皋陶下云惟帝念功念是念功知废是废罪言念废必依其实

不可诬罔也

传名言至念之

正义曰名言谓巳发于口信出谓始发于心皆据欲举皋陶必

先念虑于心而后宣之于口先言名言者已对帝让皋陶即是

名言之事故先言其意然后本其心故后言信出以义为主者

言已让皋陶事非虚妄以义为主

帝曰皋陶至之休

正义曰帝以禹让皋陶故述而美之帝呼之曰皋陶惟此群臣

众庶皆无敢有干犯我正道者由汝作士官明晓于五刑以辅

成五教当于我之治体用刑期于无刑以杀止杀使民合于中

正之道令人每事得中是汝之功当勉之哉皋陶以帝美已归

美于君曰民合于中者由帝德纯善无有过失临臣下以𥳑易

御众庶以优宽罚人不及后嗣赏人延于来丗宥过失者无大

虽大亦宥之刑其故犯者无小虽小必刑之罪有疑者虽重从

轻罪之功有疑者虽轻从重赏之与其杀不辜非罪之人宁失

不经不常之罪以等枉杀无罪宁妄免有罪也由是故帝之好

生之德下洽于民心民服帝德如此故用是不犯于有司言民

之无刑非已力也帝又述之曰使我从心所欲而为政以大治

四方之民从我化如风之动草惟汝用刑之美言已知其有功也

传弼辅至治体

正义曰书传称左辅右弼是弼亦辅也期要是相当之言故为

当也传言当于治体言皋陶用刑轻重得中于治体与正相当也

传虽或至勉之

正义曰言皋陶或行刑乃是以杀止杀为罪必将被刑民终无

犯者要使人无犯法是期于无所用刑刑无所用此期为限与

前经期义别而论语所谓胜残去杀矣民皆合于大中言举动

每事得中不犯法宪是合大中即洪范所谓皇极是也

传愆过至之义

正义曰愆过释言文坊记云善则称君过则称已则民作忠是

善则称君人臣之义也临下据其在上御众厈其治民𥳑易宽

大亦不异也论语云居敬而行𥳑以临其民不亦可乎是临下

冝以𥳑也又曰宽则得众居上不宽吾何以观之哉是御众冝

以宽也

传嗣亦至及也

正义曰嗣谓继父丗谓后胤故俱谓子也延训长以长及物故

延为及也

传辜罪至之道

正义曰辜罪释诂文经常司主常训也皋陶因帝勉已遂称帝

之德所以明民不犯上者自由帝化使然非已力也不常之罪

者谓罪大非寻常小罪也枉杀无罪妄免有罪二者皆失必不

得民心宁妄免大罪不枉杀无罪以好生之心故也大罪尚赦

小罪可知欲极言不可枉杀不辜宁放有罪故也故言非常大

罪以对之耳宁失不经与杀不辜相对故为放赦罪人原帝之

意等杀无罪宁放有罪传言帝德之善宁失有罪不枉杀无罪

是仁爱之道各为文势故经传倒也洽谓沾渍优渥洽于民心

言润泽多也

帝曰来至不再

正义曰帝不许禹让呼之曰来禹下流之水儆戒于我我恐不

能治之汝成声教之信能成治水之功惟汝之贤汝能勤劳于

国谓尽力于沟洫能节俭于家谓薄饮食卑宫室常执谦冲不

自满溢夸大惟汝之贤也又申美之汝惟不自矜夸故天下莫

敢与汝争能汝惟不自称伐故天下莫敢与汝争功美功之大

也我今勉汝之德善汝大功天之历运之数帝位当在汝身汝

终当𦫵此大君之位冝代我为天子因戒以为君之法民心惟

甚危险道心惟甚幽微危则难安微则难明汝当精心惟当一

意信执其中正之道乃得人安而道明耳又为人君不当妾受

用人语无可考验之言勿听受之不是询众之谋勿信用之言

民所爱者岂非人君乎民以君为命故爱君也言君可畏者岂

非民乎君失道则民叛之故畏民也众非大君而何所奉戴无

君则民乱故爱君也君非众人无以守国无人则国亡故畏民

也君民相须如此当冝敬之哉谨慎汝所有之位守天子之位

勿使失也敬修其可愿之事谓道德之美人所愿也养彼四海

困穷之民使皆得存立则天之禄籍长终汝身矣又告禹惟口

之所言出好事兴戎兵非善思虑无以出口我言不可再发令

禹受其言也

传水性至美之

正义曰降水洪水也水性下流故曰下水禹以治水之事儆戒

于予益稷云予创(⿱艹石)时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𫩜𫩜而泣予弗

子惟荒度土功之事虽文在下篇实是欲禅前事故帝述而言

之禹贡言治水功成云朔南暨声教故知成允是成声教之信

成功是成治水之功也前巳言地平天成是汝功今复说治水

之事言禹最贤重美之也禹实圣人美其贤者其性为圣其功

为贤犹易系辞云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亦是圣

传满谓至盈大

正义曰满以器喻故为盈实也假大释诂文言已无所不知是

为自满言已无所不能是为自大禹实不自满大故为贤也论

语美禹之功德云恶衣服菲饮食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故传

引彼恶衣薄食卑其宫室是俭于家尽力为民是勤于邦上言

其功此言其德故再云惟汝贤

传自贤至众人

正义曰自言巳贤曰矜自言已功曰伐论语云愿无伐善诗云

矜其车甲矜与伐俱是夸义以经有争能争功故别解之耳弗

矜莫与汝争能即矜者矜其能也贤能大同小异故自贤解矜

老子云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是故不矜伐而不失其

功能此所以能绝异于众人也

传丕大至天子

正义曰丕大释𧮪文历数谓天历运之数帝王易姓而兴故言

历数谓天道郑玄以历数在汝身谓有图箓之名孔无䜟纬之

说义必不然当以大功既众望归之即是天道在身释诂元

训为首首是体之大也易曰大君有命是大君谓天子也

传危则至其中

正义曰居位则治民治民必须明道故戒之以人心惟危道心

惟微道者径也物所从之路也因言人心遂云道心人心为万

虑之主道心为众道之本立君所以安人人心危则难安安民

必须明道道心微则难明将欲明道必须精心将欲安民必须

一意故以戒精心一意又当信执其中然后可得明道以安民耳

传无考至听用

正义曰为人之君不当妄用人言故又戒之无可考校之言谓

无信验不询于众人之谋谓专独用意言无信验是虚妄之言

独为谋虑是偏见之说二者终必无成故戒令勿听用也言谓

率意为语谋谓豫计前事故互文也

传民以至而立

正义曰百人无主不散则乱故民以君为命君尊民畏之嫌其

不爱故言爱也民贱君忽之嫌其不畏故言畏也

传有位至汝身

正义曰上云汝终陟元后命𦫵天位知其慎汝有位慎天子位

也道德人之可愿知可愿者是道德之美也惟言四海困穷不

结言民之意必谓四海之内困穷之民令天子抚育之故知如

王制所云孤独鳏寡此四者天民之穷而无告者此是困穷者

也言为天子当慎天位修道德养穷民勤此三者则天之禄籍

长终汝身禄谓福禄籍谓名籍言享大福保大名也

传好谓至于一

正义曰昭二十八年左传云庆赏刑威曰君君出言有赏有刑

出好谓爱人而出好言故为赏善兴戎谓疾人而动甲兵故为

伐恶易系辞曰言语者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必当

虑之于心然后宣之于口故成之于一而不可再帝言我命汝

𦫵天位者是虑而宣之此言故不可再

禹曰至汝谐

正义曰禹以让而不许更请帝曰每以一枚历卜功臣惟吉之

人从而受之帝曰禹卜官之占惟能先断人志后乃命其大龟

我授汝之志先以定矣又询于众人其谋又皆同美矣我后谋

鬼神加之卜筮鬼神其依我矣龟筮复合从矣卜法不得因

前之吉更复卜之不须复卜也禹犹拜而后稽首固辞帝曰母

母者禁止其辞也惟汝能谐和此元后之任汝冝受之

传枚谓至之志

正义曰周礼有衔枚氏所衔之物状如箸今人数物云一枚两

枚则枚是筹之名也枚卜谓人人以次历申卜之似(⿱艹石)枚数然

然 请卜不请筮者举重也

传帝王至后卜

正义曰占是卜人之占而云官占者帝王立卜筮之官故曰官

占洪范稽疑云择建立卜筮人是帝王立卜筮之官周礼司寇

断狱为蔽狱是蔽为断也昆后释言文官占之法先断人志后

命元龟言志定然后卜也洪范云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

卿士谋及庶人是先断人志乃云谋及卜筮是后命元龟元龟

谓大龟也

传习因至枚⺊

正义曰表记云⺊筮不相袭郑云袭因也然则习与袭同重衣

谓之袭习是后因前故为因也朕志先定言已谋之于心龟筮

协从是谋及⺊筮经言询谋佥同谋及卿士庶人谋皆同心鬼

神其依即是龟筮之事⺊筮通鬼神之意故言鬼神其依龟筮

协从谓⺊得吉是依从也志先定也谋佥同也鬼神依也龟筮

从也四者合从然后命汝⺊法不得因吉无所复枚⺊也如帝

此言既谋既⺊方始命禹仍请枚⺊者帝与朝臣私谋私⺊将

欲命禹禹不预谋故不在更请⺊也

传言母至之任

正义曰说文云母止之也其字从女内有一画象有奸之者禁

止令勿奸也古人言母犹今人言莫是言母者所以禁其辞令

勿辞

正月至之初

正义曰舜即政三十三年命禹代已禹辞不获免乃以明年正

月朔旦受终事之命于舜神灵之宗庙揔率百官顺帝之初摄

故事言与舜受禅之初其事悉皆同也此年舜即政三十四年

九十六也

传受舜至尊之

正义曰舜典说舜之初受终于文祖此言(⿱艹石)帝之初知受命即

是舜终事之命也神宗犹彼文祖故云文祖之宗庙文祖言祖

有文德神宗言神而尊之名异而实同神宗当舜之始祖案帝

系云黄帝生昌意昌意生颛顼颛顼生穷蝉穷蝉生敬康敬康

生句芒句芒生蟜牛蟜牛生瞽瞍瞽瞍生舜即是舜有七庙黄

帝为始祖其颛顼与穷蝉为二祧敬康句芒蟜牛瞽瞍为亲庙

则文祖为黄帝颛顼之等也

传顺舜至行之

正义曰(⿱艹石)不得为如也舜典巡守之事言如初者皆言如不言

(⿱艹石)知此(⿱艹石)为顺也顺舜初摄帝位故事而奉行之其奉行者当

如舜典在璿玑以下班瑞群后以上也其巡守非率百官之事

舜尚自为陟方禹摄帝位未得巡守此是舜史所录以为虞书

故言顺帝之初奉行帝之事故自美禅之得人也

帝曰咨至有勲

正义曰史言禹虽摄位帝尊如故时有苗国不顺帝曰咨嗟汝

禹惟时有苗之国不循帝道汝往征之禹得帝命乃会群臣诸

侯告誓于众曰济济美盛之有众皆听从我命今蠢蠢然动而

不逊者是此有苗之君昏暗迷惑不恭敬王命侮慢典常自以

为贤反戾正道败坏德义君子在野小人在位由此民弃叛之

不保其有众上天降之殃咎故我以尔众士奉此谴责之辞伐

彼有罪之国汝等庶几同心尽力以从我命其必能有大功勲

不可懈惰

传三苗至讨之

正义曰吕刑称苗民作五虐之刑皇帝遏绝苗民无丗在下谓

尧初诛三苗舜典云窜三苗于三危谓舜居摄之时投窜之也

舜典又云庶绩咸熙分北三苗谓舜即位之后往徙三苗也今

复不率命命禹徂征是三苗之民数干王诛之事禹率众征之

犹尚逆命即三苗是诸侯之君而谓之民者以其顽愚号之为

民吕刑云苗民弗用灵是谓为民也吕刑称尧诛三苗云无丗

在下而得有苗国历代常存者无丗在下谓诛叛者绝后丗耳

盖不灭其国又立其近亲绍其先祖鲧既殛死于羽山禹乃代

为崇伯三苗亦窜其身而存其国故舜时有被宥者复不从化

更分北流之下传云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其国在南方盖

分北之时使为南国君今复不率帝道率循徂往皆释诂文不

循帝道言其乱逆以其乱逆故命禹讨之案舜典皆言舜受终

之后万事皆舜主之舜自巡守不禀尧命此言(⿱艹石)帝之初其事

亦应同矣而此言命禹征苗舜复陟方乃死与舜受尧禅事不

同者以题曰虞书即舜史所录明其详于舜事略于尧禹也

传会诸至之貌

正义曰军旅曰誓曲礼丈也隐八年糓梁传曰诰誓不及五帝

盟诅不及三王交质不及二伯二伯谓齐桓公晋文公也不及

者言于时未有也据此文五帝之丗有誓周礼立司盟之官三

王之丗有盟也左传云平王与郑交质二伯之前有质也糓

传汉初始作不见经文妄言之耳美军众而言济济知是众盛

之貌

传蠢动至讨之

正义曰蠢动释诂文释训云蠢不逊也郭璞云蠢动为恶不谦

逊也日入为昏是为暗也动为恶而暗于事言其所以冝讨之

传狎侮至德义

正义曰侮谓轻人身慢谓忽言语故为狎侮先王轻慢典教侮

慢义同因有二字而分释之论语云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则狎

侮为异旅獒云狎侮君子则狎侮意亦同郑玄云狎惯忽也惯

见而忽之是侮之义传取狎侮连言之慢先王典教自谓已贤

不知先王训教道者物所由之路德谓自得于心反正道从邪

径败德义毁正行也

传废仁贤任奸佞

正义曰虽则下愚之君皆云好贤疾佞非知贤而废之知佞而

任之但愚人所好必同于民贤求其心佞从其欲以贤为恶谓

佞为善故仁贤见废奸佞被任此则昏迷之状也

传肆故至下事

正义曰肆故释诂文所奉之辞即所伐之罪但天子责其不恭

数其身罪因其文异而分之

传尚庶至我命

正义曰释言云庶几尚也反以相解故尚为庶几

三旬至苗格

正义曰禹既誓于众而以师临苗经三旬苗民逆帝命不肯服

罪益乃进谋以佐于禹曰惟是有德能动上天茍能修德无有

远而不至因言行德之事自满者招其损谦虚者受其益是乃

天之常道欲禹修德谦虚以来苗既说其理又言其验帝乃初

耕于历山之时为父母所疾往至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

乃自负其罪自引其恶恭敬以事  见父瞽瞍夔夔然悚惧

斋庄战栗不敢言己无罪舜谦如此虽瞽瞍之顽愚亦能信顺

帝至和之德尚能感于𡨋神况此有苗乎言其苗易感于瞽瞍

禹拜受益之当言曰然然益语也遂还师整众而归帝舜乃大

布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之闲七旬而有苗自䏜来至言主圣臣

贤御之有道也

传旬十至生辞

正义曰尧典云三百有六旬是知旬十日也以师临之一月不

服者责舜不先有文告之命威让之辞而便惮之以威胁之以

兵所以有苗得生辞也传知然者昭十三年左传论征伐之事

云告之以文辞董之以武师是用兵者先告不服然后伐之今

经无先告之文而有逆命之事故知责舜不先有文告之命而

即胁之以兵其文告之命威让之辞国语亦有其事夫以大舜

足达用兵之道而不为文告之命使之得生辞者有苗数干王

诛逆者难以言服故惮之以威武任其生辞待其有辞为之振

旅彼(⿱艹石)师退而服我复更有何求为退而又不降复往必无辞

说不恭而征之有辞而舍之正是柔服之道也(⿱艹石)先告以辞未

必即得从命不从而后行师必将大加杀戮不以文诰感德自

来固是大圣之远谋也

传赞佐至致远

正义曰礼有赞佐是助祭之人故赞为佐也届至也释诂文经

天惟德动天天远而难动德能动远又言无远不届乃据人言

德动远人无不至也益以此义佐禹欲修德致远使有苗自来

也德之动天经传多矣礼运云圣人顺民天不爱其道地不爱

其宝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如此之类皆德动之也

传自满至常道

正义曰自以为满人必损之自谦受物人必益之易谦卦彖

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

盈而好谦是满招损谦受益为天道之常也益言此者欲令禹

修德息师持谦以待有苗

传仁覆至责于人

正义曰仁覆愍下谓之旻天诗毛传文也旻愍也求天愍己故

呼曰旻天书传言舜耕于历山郑玄云历山在河东是耕于历

山之时为父母所疾故往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何为然也孟子

曰怨慕也长息问于公明高曰舜往于田则予既闻命矣号泣

于旻天及父母即吾不知矣公明高曰非尔所知也我竭力耕

田供为子职而巳父母不爱我何哉大孝终身慕父母五十而

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言舜之号泣怨慕者克已自责不责于

人也

传慝恶至顽父

正义曰慝之为恶常训耳舜典巳训载为事以非常训故详其

文夔夔与斋栗共文故为悚惧之貌自负其罪引恶归己事势

同耳丁宁深言之敬以事见于父者谓恭敬自因事务须见父

恭敬以见夔⿳䒑⿲止自匕⿱儿夂 -- 夔然悚惧斋栗是见时之貌父亦信顺之者谓当

以事见之时顺帝意不悖怒也言能以至诚感顽父者言感使

当时暂以顺耳不能使每事信顺变为善人故孟子说舜既被

尧徴用尧妻之二女瞽瞍犹与象欲谋杀舜而分其财物是下

愚之性终不可改但舜善养之使不至于奸恶而巳

传𫍯和至易感

正义曰𫍯亦咸也咸训为皆皆能相从亦和之义也矧况释言

文上言德能动天次言帝能感瞽天以玄远难感瞽以顽愚难

感言苗民近于天而智于瞽故言感天感瞽以况之天是神也

覆动上天言至和尚能感天神而况于有苗乎言有苗易感神

覆动天而不覆言瞽者以瞽虽愚犹是人类天神事与人隔感

天难于感瞽故举难者以况之其实天与瞽俱言难感以况有

苗易于彼二者

传昌当至整众

正义曰昌当也释诂文禹以益言为当拜受而巳即还还不请

者春秋襄十九年晋士匄帅师侵齐闻齐侯卒乃还公羊传曰

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是言进退由将不须请也或可当

时请帝乃还文不具耳兵入曰振旅释天文与春秋二传皆有

此文振整也言整众而还

传远人至来之

正义曰远人不服文德以来之论语文也益赞于禹使修德而

帝自诞敷者言君臣同心大布者多设文德之教君臣共行之也

传干楯至武事

正义曰释言云干捍也孙炎曰干楯自蔽捍也以楯为人捍通

以干为楯名故干为楯释言又云纛翳也郭璞云舞者持以自

蔽翳也故明堂位云朱干玉戚以舞大武戚斧也是武舞执斧

执楯诗云左手执籥右手秉翟是文舞执籥故干羽皆舞者所

执修阐文教不复征伐故舞文德之舞于賔主阶闲言帝抑武

事也经云舞干羽即亦舞武也传惟言舞文者以据器言之则

有武有文俱用以为舞而不用于敌故教为文也

传讨而至百里

正义曰御之必有道者不恭而往征得辞而振旅而御之以道

史记吴起对魏武侯云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而

禹灭之此言来服则是不灭吴起言灭者以武侯恃险言灭以

惧之辩士之说不必皆依实也知在荒服之例者以其地验之

为然禹贡五服甸侯绥要荒荒最在外王畿面五百里其外四

服又每服五百里是去京师为二千五百里

皋陶谟第四

传谟谋至舜谋

正义曰孔以此篇惟与禹言嫌其不对帝舜故言为帝舜谋将

言为帝舜谋故又训谟为谋以详其文

(⿱艹石)至曰俞

正义曰史将言皋陶之能谋故为题目之辞曰能顺而考案古

道而言之者是皋陶也其为帝谋曰为人君者当信实蹈行古

人之德而谋广其聦明之性以辅谐已之政事则善矣禹曰然

然其谋是也此当如何行之皋陶曰呜呼重其事而叹美之行

上谋者当谨慎其巳身而修治人之事思为久长之道又厚次

叙九族之亲而不遗弃则众人皆明晓上意而各自勉励翼戴

上命行之于近而可推而至远者在此道也禹乃拜受其当理

之言曰然美其言而拜受之

传亦顺之至则

正义曰二谟其目正同故云亦顺考古道以言也尧舜考古以

行谓之为典大禹皋陶考古以言谓之为谟典谟之文不同其

目皆云考古故传明言其意夫典谟圣帝所以立治之本虽言

行有异皆是考法古道以成不易之则故史皆以稽古为端目

但君则行之臣则言之以尊卑不同故典谟名异禹亦为君而

云谟者禹在舜时未为君也顾氏亦同此解皋陶德劣于禹皆

是考古以言故得同其题目但禹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皋陶

不能然故此下更无别辞耳

传迪蹈至其政

正义曰释诂云迪道也声借为导导音与蹈同故迪又为蹈也

其德即其上稽古故曰其古人也而臣为君谋故云言人君当

信蹈行古人之德谓蹈履依行之也谋广聦明聦明者自是已

性又当受纳人言使多所闻见以博大此聦明以辅弼和谐其

政经惟言明传亦有聦者以耳目同是所用故以聦明言之此

曰上不言皋陶犹大禹为谋曰上不言禹郑玄云以皋陶下属

为句则稽古之下无人名与上三篇不类甚矣

传叹美至之道

正义曰案传之言以修为上读顾氏亦同也

传言慎至此道

正义曰自身以外九族为近故慎修其身又厚次叙九族犹尧

之为政先以亲九族也人君既能如此则众庶皆明其教而各

自勉励翼戴上命昭九年左传说晋叔向言翼戴天子故以为

翼戴上命言如鸟之羽翼而奉戴之王者率己以化物亲亲以

及远故从近可推而至于远者在修已身亲九族之道王肃云

以众贤明为砥砺为羽翼郑云厉作也以众贤明作辅翼之臣

与孔不同

皋陶曰都在至孔壬

正义曰皋陶以禹然其言更述修身亲亲之道叹而言曰人君

行此道者在于知人善恶择善而信任之在于能安下民为政

以安定之也禹闻此言乃惊而言曰吁人君皆如是能知人能

安民惟帝尧犹其难之况馀人乎知人善恶则为大智能用官

得其人矣能安下民则为惠政众民皆归之矣此甚不易也(⿱艹石)

帝尧能智而惠则当朝无奸佞何忧惧于驩兜之佞而流放之

何须迁徙于有苗之君何所畏惧于彼巧言令色为甚佞之人

三凶见恶帝尧方始去之是知人之难

传哲智至归之

正义曰哲智释诂文舎人曰哲大智也无所不知知人之善恶

是能官人惠爱释诂文君爱民则民归之

传孔甚至放之

正义曰孔甚释诂文上句既言驩兜有苗则此巧言令色共工

之行也故以尧典共工之事解之巧言静言庸违也令色象恭

滔天也孔壬之文在三人之下揔上三人皆甚佞也苗言其名

巧言令色言其行令其文首尾互相见故传通言之禹言有苗

驩兜之徒甚佞如此尧畏其乱政故迁放之传不言共工故云

之徒以包之迁与忧畏亦互相承言畏之而忧乃迁之也四凶

惟言三者马融云禹为父隐故不言鲧也

皋陶至采采

正义曰禹既言知人为难皋陶又言行之有术故言曰呜呼人

性虽则难知亦当考察其所行有九种之德人欲称荐人者不

直言可用而巳亦当言其人有德问其德之状乃言曰其德之

所行某事某事以所行之事为九德之验如此则可知也

传言人至可知

正义曰言人性行有九德下文所云是也如此九者考察其真

伪则人之善恶皆可知矣然则皋陶之贤不及帝尧远矣皋陶

知有此术帝尧无容不知而有四凶在朝禹言帝难之者尧朝

之有四凶晦迹以显舜尔禹言惟帝难之说彼甚佞因其成败

以示教法欲开皋陶之志故举大事以为戒非是此实甚佞尧

不能知也顾氏亦云尧实不以此为难今云难者俯同流俗之

称也

传载行至为验

正义曰载者运行之义故为行也此谓荐举人者称其人有德

欲使在上用之必须言其所行之事云见此人常行其某事某

事由此所行之事以为有德之验论语云如有所誉者其有所

试矣是言试之于事乃可知其德

禹曰至吉哉

正义曰皋陶既言其九德禹乃问其品例曰何谓也皋陶曰人

性有宽弘而能庄栗也和柔而能立事也悫愿而能恭恪也治

理而能谨敬也和顺而能果毅也正直而能温和也𥳑大而有

廉隅也刚断而能实塞也强劲而合道义也人性不同有此九

德人君明其九德所有之常以此择人而官之则为政之善哉

传性宽至庄栗

正义曰此九德之文舜典云宽而栗直而温与此正同彼云刚

而无虐𥳑而无傲与此小异彼言刚失入虐此言刚断而能实

塞实塞亦是不为虐彼言简失入傲此言𥳑大而有廉隅廉隅

亦是不为傲也九德皆人性也郑玄云凡人之性有异有其上

者不必有下有其下者不必有上上下相恊乃成其德是言上

下以相对各令以相对兼而有之乃为一德此二者虽是本性

亦可以长短自矫宽弘者失于缓慢故性宽弘而能矜庄严栗

乃成一德力者皆然也

传悫愿而恭恪

正义曰愿者悫谨良善之名谨愿者失于迟钝貌或不恭故悫

愿而能恭恪乃为德

传乱治至谨敬

正义曰乱治释诂文有能治者谓才高于人也堪拨烦理剧者

也负才轻物人之常性故有治而能谨敬乃为德也愿言恭治

云敬者恭在貌敬在心愿者迟钝失于外仪故言恭以表貌治

者轻物内失于心故称敬以显情恭与敬其事亦通愿其貌恭

而心敬也

传扰顺至为毅

正义曰周礼太宰云以扰万民郑玄云扰犹驯也司徒云安扰

邦国郑云扰亦安也扰是安驯之义故为顺也致果为毅宣二

年左传文彼文以杀敌为果致果为毅谓能致果敢杀敌之心

是为强貌也和顺者失于不断故顺而能决乃为德也

传性𥳑至廉隅

正义曰简者宽大率略之名志远者遗近务大者轻细弘大者

失于不谨细行者不修廉隅故简大而有廉隅乃为德也

传刚断而实塞

正义曰塞训实也刚而能断失于空踈必性刚正而内充实乃

为德也

传无所至合义

正义曰强直自立无所屈挠或任情违理失于事冝动合道义

乃为德也郑注论语云刚谓强志不屈挠即刚强义同此刚强

异者刚是性也强是志也当官而行无所避忌刚也执已所是

不为众挠强也刚强相近郑连言之宽谓度量宽弘柔谓性行

和柔扰谓事理扰顺三者相类即洪范云柔克也愿谓容貌恭

正乱谓刚柔治理直谓身行正直三者相类即洪范云正直也

𥳑谓器量凝𥳑刚谓事理刚断强谓性行坚强三者相类即洪

范云刚克也而九德之次从柔而至刚也惟扰而毅在愿乱之

下耳其洪范三德先人事而后天地与此不同

传彰明至之善

正义曰彰明吉善常训也此句言用人之义所言九德谓彼人

常能然者若暂能为之未成为德故人君取士必明其九德之

常知其人常能行之然后以此九者之法择人而官之则为政

之善也明谓人君明知之王肃云明其有常则善也言有德当

有恒也其意亦言彼能有常人君能明之也郑云人能明其德

所行使有常则成善人矣其意谓彼人自明之与孔异也

日宣至其凝

正义曰皋陶既陈人有九德冝择而官之此又言官之所冝(⿱艹石)

人能日日宣布三德早夜思念而须明行之此人可以为卿大

夫使有家也(⿱艹石)日日严敬其身又能敬行六德信能治理其事

此人可以为诸侯使有国也然后揔以天子之任合受有家有

国三六之德而用之布施政教使九德之人皆得用事事各尽

其能无所遗弃则天下俊德治能之士并在官矣皆随贤才任

职百官各师其师转相教诲则百官惟皆是矣无有非者以此

抚顺五行之时以化天下之民则众功其皆成矣结上知人安

民之意

传三德至大夫

正义曰此文承九德之下故知三德是九德之内课有其三也

周语云宣布哲人之令德宣亦布义故为布也夙早释诂文又

云须待也此经之意谓夜思之明旦行之须为待之意故浚为

须也大夫受采邑赐氏族立宗庙丗不绝祀故称家位不虚受

非贤臣不可言能日日布行三德早夜思之待明行之如此念

德不懈怠者乃可以为大夫也以士卑故言不及也计有一德

二德即可以为士也郑以三德六德皆乱而敬以下之文经无

此意也

传有国至诸侯

正义曰天子分地建国诸侯专为已有故有国谓诸侯也祗亦

为敬敬有二文上谓敬身下谓敬德严则敬之状也故言日日

严敬其身敬行六德以信治政事则可以为诸侯也诸侯大夫

皆言日日者言人之行德不可暂时舍也臣当行君之今故早

夜思之君是出令者故言敬身行德此文以小至大揔以天子

之事故先大夫而后诸侯

传翕合至在官

正义曰翕合释诂文以文承三德六德之下故言合受三六之

德而用之以此人为官令其布施政教使此九德之人皆居官

用事谓天子也任之所能大夫所行三德或在诸侯六德之内

但并此三六之德即充九数故言九德皆用事谓用为大夫用

为诸侯使之治民事也大夫诸侯当身自行之故言日宣日严

天子当任人使行之故言合受而用之其实天子亦备九德故

能任用三德六德也则俊德治能之士并在官矣乂训为治故

云治能马王郑皆云才德过千人为俊百人为乂

传僚工至无非

正义曰僚官释诂文工官常训也师师谓相师法也

传凝成至皆成

正义曰郑玄亦云凝成也王肃云凝犹定也皆以意训耳文承

百工之下抚于五辰还是百工抚之故云百官皆抚顺五行之

时则众功皆成也五行之时即四时也礼运曰播五行于四时

土寄王四季故为五行之时也所抚顺者即尧典敬授民时平

秩东作之类是也

无教至懋哉

正义曰皋陶既言用人之法又戒以居官之事之所为下必

效之无教在下为逸豫贪欲之事是有国之常道也为人君当

兢兢然戒慎业业然危惧言当戒慎一日二日之闲而有万种

几微之事皆须亲自知之不得自为逸豫也万几事多不可独

治当立官以佐已无得空废众官使才非其任此官乃是天官

人其代天治之不可以天之官而用非其人乂言典礼德刑皆

从天出天次叙人伦使有常性故人君为政当敕正我父母兄

弟子五常之教教之使五者皆惇厚哉天又次叙爵命使有礼

法故人君为政当奉用我公侯伯子男五等之礼接之使五者

皆有常哉接以常礼当使同敬合恭而和善哉天又命用有九

德使之居官当承天意为五等之服使五者尊卑彰明哉天又

讨治有罪使之绝恶当承天意为五等之刑使五者轻重用法

哉典礼德刑无非天意人君居天官听治政事当须勉之哉

传不为至之常

正义曰母者禁戒之辞人君身为逸欲下则效之是以禁人君

使不自为耳不为逸豫贪欲之教是有国者之常也此文主于

天子天子谓天下为国诗云生此王国之类是也


传兢兢至之微

正义曰释训云兢兢戒也业业危也戒必慎危必惧传言慎惧

以足之易系辞云几者动之微故几为微也一日二日之闲微

者乃有万事言当戒慎万事之微微者尚有万则大事必多矣

且微者难察察则劳神以言不可逸耳马王皆云一日二日犹

日日也

传旷空至其才

正义曰旷之为空常训也位非其人所职不治是为空官天不

自治立君乃治之君不独治为臣以佐之下典礼德刑无非天

意者天意既然人君当顺天是言人当代天治官官则天之官

居天之官代天为治苟非其人不堪此任人不可以天之官而

私非其才王肃云天不自下治之故人代天居之不可不得其

人也

传天次至天下

正义曰天叙有典有此五典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是也

五者人之常性自然而有但人性有多少耳天次叙人之常性

使之各有分义义冝也今此义慈友恭孝各有定分合于事冝

此皆出天然是为天次叙之天意既然人君当顺天之意敕正

我五常之教使合于五者皆厚以教天下之民也五常之教人

君为之故言我也五教遍于海内故以天下言之

传庸常至有常

正义曰庸常释诂丈又云由自也由是用故自为用也天次叙

有礼谓使贱事贵卑承尊是天道使之然也天意既然人君当

顺天意用我公侯伯子男五等之礼以接之使之贵贱有常也

此文主于天子天子至于诸侯车旗衣服国家礼仪飨食燕好

饔饩飧牢礼各有次秩以接之上言天叙此云天秩者叙谓定

其伦次秩谓制其差等义亦相通上云敕我此言自我者五典

以教下民须敕戒五礼以接诸侯当用我意故文不同也上

言五惇此言五庸者五典施于近亲欲其恩厚五礼施于臣下

欲其有常故文异也王肃云五礼谓王公卿大夫士郑玄云五

礼天子也诸侯也卿大夫也士也庶民也此无文可据各以意

说

传衷善至和善

正义曰衷之为善常训也故左传云天诱其束说者皆以衷为

善此文承五礼之下礼尚恭敬故以五礼正诸侯使同敬合恭

而和善也郑玄以为并上之礼共有此事五典室家之内务在

相亲非复言以恭敬恭敬惟为五礼而巳孔言是也

传五服至有德

正义曰益稷云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是天子诸侯卿

大夫士之服也其尊卑彩章各异于彼传具之天命有德使之

居位命有贵贱之伦位有上下之异不得不立名以此等之象

物以彰之先王制为五服所以表贵贱也服有等差所以别尊

卑也

天聦至襄哉

正义曰此承上懋哉之下言所勉之者以天之聦明视听观人

有德用我民以为耳目之聦明察人言善者天意归赏之又天

之明德可畏天威者用我民言恶而叛之因讨而伐之成其明

威天所赏罚达于上下不避贵贱故须敬哉有土之君皋陶既

陈此戒欲其言入之故曰我之此言顺于古道可致行不可忽

也禹即受之曰然汝言用而致可以立功重其言以深戒帝皋

陶乃承之以谦曰我未有所知未能思致于善我所言曰徒赞

奏上古所行而言之哉非已知思而所自能是其谦也

传言天至聦明

正义曰皇天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此经大意言民之所欲天

必从之聦明谓闻见也天之所闻见用民之所闻见也然则聦

明直是闻见之义其言未有善恶以下言明威是天降之祸知

此聦明是天降之福此即泰誓所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

民视故民所归者天命之大而言之民所归就天命之为天子

也小而言之虽公卿大夫之任亦为民所归向乃得居之此文

王于天子故言天视听人君之行用民为聦明戒天子使顺民

心受天之福也

传言天至敬惧

正义曰上句有赏罚故言天所赏罚不避贵贱此之达于上下

言天子亦不免也丧服郑玄注云天子诸侯及卿大夫有地者

皆曰君即此有土可兼大夫以上但此文本意实主于天子戒

天子不可不敬惧也

传言我至之序

正义曰皋陶自言可致行禹言致可绩此承而为谦知其自言

未有所知未能思致于善也思字属上句王肃云赞赞犹赞奏

也顾氏云襄上也谓赞奏上古行事而言之也经云曰者谓我

上之所言也传不训襄为上巳从襄陵而释之故二刘并以襄

为因(⿱艹石)必为因孔传无容不训其意言进习上古行事因赞成

其辞而言之也传虽不训襄字其义当如王说皋陶虑匆之自

云言顺可行因禹美之即承谦辞一扬一抑言之次序也郑玄

云赞明也襄之言畅言我未有所知所思徒赞明帝德畅我忠

言而巳谦也


尚书正义卷第四

             计一万四千八百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