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库全书本)/卷04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 山堂肆考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钦定四库全书
  山堂肆考卷四十一   明 彭大翼 撰帝属
  宗室
  神尧之子封十有八人周有天下封国七十而同姓者居五十三焉后世不以为私盖所以隆本支崇屏卫也
  河浒葛藟
  诗王风绵绵葛藟在河之浒言葛生于河之涯得其润泽喻王之同姓得王之恩施以生长其子孙也按此解与今诗不同
  公室枝叶
  左文七年宋昭公将去群公子乐豫曰不可公族公室之枝叶若去之则本根无所庇荫矣
  公姓公族
  诗周南麟之趾振振公子麟之定振振公姓麟之角振振公族又唐杜牧书春秋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之子称公族
  维翰维城
  诗大雅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怀徳维宁宗子维城
  以宗盟为长
  左隐十一年滕侯薛侯来朝争长公使羽父请于薛侯曰周之宗盟异姓为后君若辱贶寡人则愿以滕侯为请薛侯许之乃长滕侯
  以毁言见䟽
  屈原名平与楚王同姓仕于怀王为三闾大夫入则与王图议政事决定嫌疑出则监察群下应对诸侯谋行职修王甚任之原同列上官大夫及用事臣靳尚妒害其能共譛毁之王䟽屈原原心烦乱遂赴汨罗江自沈而死
  畏盛满
  汉河间献王徳字路叔修黄老术少时数言事召见甘泉武帝谓之千里驹昭帝初为祭酒丞后为祭酒妻死大将军欲以女妻之徳不敢娶畏盛满也
  遵绳墨
  汉朱浮传光武即位自宗室诸侯王外家后戚皆奉遵绳墨无党亲之名至或乘车牛齐于编人斯固法令整齐下无作威者也
  刘向博学
  拾遗记刘向字更生校书天禄阁夜有老人著黄衣植青藜杖杖端出火以照向云我是太乙之精闻卯金之子有博学者下而观焉出怀中玉牒授向乃天文地理之书按向年十二以父徳任为辇郎以行修饬擢谏议大夫
  辟疆能文
  汉刘辟疆好读书能属文武帝时以宗室子随二千石议论冠诸宗室
  宗室领袖
  北魏宗室澄少好学文明太后曰此儿风神秀发当为宗室领袖
  宗室标的
  唐宗室赞景元子孙当草昧之初乘运而奋皆欲显为世豪至河间之功江夏之略可谓宗室标的者也
  李勉廉介
  唐李勉郑惠王曾孙字𤣥卿少喜学内沈雅外清整其在朝廷鲠亮廉介为宗臣表
  长吉词章
  唐李贺字长吉七岁能词章每旦出骑弱马从小奚奴背古锦囊遇所得好句出投SKchar中及归足成日率如此母使探囊中书多怒曰是儿要呕出心肝乃已
  国师
  东汉刘歆字子骏与父向领校秘书讲六艺传记诸子诗赋数术方技王莽篡位歆为国师
  宗老
  南史梁萧琛为侍中武帝呼为宗老
  宗室授任
  晋主炎惩魏氏孤立之敝故大封宗室授以职任又诏诸王皆得自选国中长吏齐王攸独不敢皆上请
  宗室争权
  晋祖逖曰晋室之乱由宗室争权自相鱼肉
  枝叶先除
  刘裕志移晋鼎先除枝叶于是宗室司马国璠逺祸出奔于秦
  鱼鸟不及
  隋宗室旧制在宫有出入之防有不许外交之禁故梁忠烈曰吾不及鱼鸟逺矣鱼鸟飞浮任其志惟吾之进退常在人掌握若使吾终与鱼鸟同游则去人间如脱屣耳
  为枝江丞
  唐宗室李嵩字元盛少孤事母孝始为枝江丞荆州长史张东之曰帝室千里驹也
  为任城王
  见亲王
  领军专政
  后魏宗室乂明帝时以领军专政卧妇人于食舆以帕覆之舆入禁中直卫虽知莫敢言者
  轻财好施
  唐李白陇西成纪人西凉武昭王李皓九世孙轻财好施客游任城与孔巢父等居徂徕山日沈饮贺知章言于𤣥宗召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帝赐食亲为调羮诏供奉翰林以髙力士譛不得用后居匡庐坐永王璘事长流夜郎㑹赦还依族人当涂令李阳冰卒葬于青山东麓
  宗室宰相
  唐宗室叙宗室以宰相进者九人林甫奸䛕㡬亡天下李程和柔在位无所发明其馀皆以才称职号为贤SKchar
  宗室学士
  唐李程以宗室擢进士宏词科为学士
  宗子及第
  宋英宗在濮邸时与燕王宫族人世雄甚善两家各生子英宗子是为神宗而世雄子名曰令铄后神宗即位令铄进士及第为宗子登科第一
  宗子状元
  宋制宗子特立学以养之而取才焉其出身仕宦与民庶略等如嘉王为状元赵汝愚为SKchar相尤其显者
  召试诗赋
  宋皇祐五年右亲龙武大将军赵克悚上拟试诗赋论十卷且随举八人赴殿试上曰宗子好学亦朝廷美事也令学士院召试三题既中等迁右卫大将军
  裁损恩数
  宋王荆公作相裁损宗室恩数于是宗子相率马首陈状诉云均是宗室子孙且告相公看祖宗面荆公厉声曰祖宗亲尽亦须祧何况贤軰于是皆散去
  汝愚去奸
  赵汝愚宋宗室也当淳熙之朝以一言而去王抃之奸按汝愚楚王元佐七世孙
  安仁修牒
  宋真宗以赵安仁为宗正卿重修玉牒属籍又为仙源积庆图
  外戚
  史记外戚世家自古受命帝王及继体守文之君非独内徳茂也盖亦有外戚之助焉
  屯戍母家
  诗王风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与我戌申盖刺周平王不抚其民而逺屯戌于母家也按申姜姓之国平王之母家
  褒赏舅氏
  诗大雅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申伯畨畨既入于谢徒御啴啴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不私广国
  汉张苍免相文帝以皇后弟窦广国有贤行欲相之曰恐天下以吾私广国乃以申屠嘉为丞相按广国字少君
  不用野王
  汉御史大夫李延寿卒在位多举冯野王上曰吾用野王为三公后世必谓我私后宫亲属野王叹曰人皆以女宠贵我兄弟独以女贱按汉以御史大夫为三公故曰吾用野王为三公
  薄昭杀使
  薄昭杀汉使者文帝不忍加诛使公卿从之饮酒欲令自引分昭不肯使群臣丧服往哭之乃自杀按薄昭薄太后之弟文帝之舅
  田鼢傲兄
  史记田鼢者孝景王皇后同母弟也辩有口学盘盂诸书王太后贤之景帝后三年封为武安侯武帝即位鼢以肺腑为相权移主上尝召客饮坐其兄盖侯南向自坐东向以为汉相尊不可以兄故私挠由此滋骄治宅甲诸第田园极膏腴前堂罗钟鼓立曲旃后房妇女以百数按田鼢为王后同母弟者后母臧儿故燕王臧荼孙也先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信与两女仲死更嫁长陵田氏生男鼢与胜故鼢为后同母弟也信即盖侯王皇后兄亦鼢之同母兄也两女即后与姁儿也臧儿卜两女皆当贵后将少女姁儿亦入景帝宫生四男而姁儿早卒胜鼢嫡弟也武帝即位封胜为周阳侯尊皇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史记王太后家三人为侯三人指鼢信胜也
  封扶柳侯
  汉外戚侯表扶柳侯吕平以吕后姊长姁之子封侯师古注平既吕氏所生不当姓吕盖史家唯记母族也
  封章武侯
  汉文帝窦后弟广国与兄长君厚赐田宅家于长安周勃灌婴等曰吾属不死命且悬此两人两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又复效吕氏大事也于是乃选士之有节行者与居两人由此为退让君子不敢以尊贵骄人景帝立封广国为章武侯长君前死封其子彭祖为南皮侯呉楚反窦太后从昆弟子窦婴任侠自喜将兵以军功为魏其侯
  三子受封
  汉武帝元光六年匈奴寇上谷遣车骑将军卫青将兵击却之赐青爵关内侯元朔二年匈奴入上谷渔阳青击走之取河南地立朔方郡诏封青长平侯五年匈奴寇朔方遣青率六将军击之右贤王溃围去得禆王十馀人众万五千馀人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印即军中拜青为大将军益封八千七百戸封青三子长伉为宜春侯次不疑为阴安侯次登为发干侯按青字仲卿武帝卫皇后子夫之弟尚景帝王皇后长女平阳公主
  四姓授业
  东汉明帝崇尚儒学为外戚樊氏郭氏阴氏马氏诸子立学于南宫号四姓小侯置五经师搜选髙能以授其业
  赐博平君
  汉宣帝地节四年春二月赐外祖母号为博平君初上即位数遣使求外家至是得王媪及其男无故武赏赐巨万封列侯按无故武王媪男名初卫太子纳史良娣生子进号史皇孙皇孙纳王夫人生病已故王氏为帝外家
  封平恩侯
  汉元帝封外祖父平恩戴侯同产子弟许嘉为平恩侯奉戴侯后注云戴侯许广汉也乃宣帝许后之父后元帝又选许嘉之女以配太子是为成帝
  王音忠直
  汉成帝外戚中唯车骑将军王音为修整数谏正有忠直节
  梁商谦柔
  东汉梁商字伯夏顺帝选商女为后拜商为大将军商自以戚属居大位每存谦柔虚已进贤辟李固周举为从事中郎京师翕然称为良辅
  匿情求名
  汉成帝永始元年封王太后弟子莾为新都侯莽爵位益尊节操益谦赈施宾客收瞻名士尝私买侍婢昆弟怪之莽因曰后将军朱子元无子莽闻此儿种宜子为买之即日以婢奉博其匿情求名如此
  上䟽劝政
  东汉马廖上䟽太后曰昔元帝罢服官成帝御浣衣哀帝去乐府然而侈费不息至于衰乱者百姓从行不从言也前下制度未几后稍不行虽或吏不奉法良由慢起京师今陛下素简所安发自圣性诚令斯事一竟则四海诵徳声薫天地神明可通况于行令乎太后深纳之按太后明帝之后马援之女章帝建初四年有司请封诸舅马廖等太后不许乃受爵而辞位
  未尝改官
  马太后兄弟终明帝世未尝改官章帝即位以马廖为卫尉防为中郎将光为越骑校尉
  颇能荐士
  东汉和帝邓后乃禹子训女大将军隲之妹也隲在位颇能推进贤士荐何熙李郃列于朝廷又辟𢎞农杨震巴蜀陈禅等置之幕府
  两家不过九卿
  东观汉纪光武伤前代权臣太盛外戚与政故后族阴郭之家不过九卿亲属荣位不能及许史王氏之半
  诸舅悉封列侯
  汉成帝河平二年悉封诸舅为列侯王谭为平阿侯商为成都侯立为红阳侯根为曲阳侯逢时为髙平侯五人同日封故世谓五侯
  筑渭阳馆
  世说东汉明帝为外祖筑馆情钟舅氏问左右馆当何名侍中缪袭曰陛下圣恩齐於哲王罔极过于曾闵此馆之兴宜以渭阳为名
  夺沁水园
  东汉窦宪恃宫掖之势以贱直请夺沁水公主田园发觉章帝切责曰贵主尚见枉夺况小民哉国家弃宪如孤雏腐鼠耳宪大惧皇后为毁服深谢良久乃得解
  书戒窦宪
  东汉窦宪以侍中内干机宻出宣诏命弟笃景瑰皆在亲要崔骃以书戒宪曰昔冯野王称为贤臣近阴卫尉克己复礼终受多福外戚所以获讥于时垂愆于后者盖在满而不挹位有馀而仁不足汉兴外家二十保族全身四人而已
  箴讽梁冀
  东汉崔琦以文章称梁冀请与之交崔以其行多不轨数引古今成败以戒之冀不听乃作外戚箴以风之冀怒琦曰管仲乐闻㡬谏之言萧何乃设书过之吏将军不能纳贞良以救祸败反欲钳士口蔽主聪使鹿马易形乎冀杀之
  戒子当善终
  东汉樊宏世祖之舅尝戒其子曰富贵盈溢未有能善终者前世贵戚皆明戒也
  论人当知足
  东汉光武建武九年封阴贵人弟就为宣恩侯复召就兄侍中兴欲封之置印绶于前兴固譲曰臣未有先登䧟阵之功而一家数人并蒙爵土令天下觖望诚所不愿帝嘉之不夺其志贵人问其故兴曰外戚家苦不知谦退嫁女欲配侯王娶妇眄睨公主愚心实不安也富贵有极人当知足贵人感其言卒不为宗亲求位
  不语国事
  光武建武十七年废皇后郭氏立贵人阴氏为皇后十九年废皇太子强为东海王立东海王阳为太子改名庄以太子舅阴识守执金吾阴兴为卫尉皆辅导太子识性忠厚入虽极言正议及与宾客语未尝及国事帝敬重之兴虽礼贤好施而门无游侠帝欲以兴为司徒兴固让曰臣不敢惜身诚亏损盛徳不敢茍冒帝遂听之按太子庄是为明帝阴氏即阴丽华是为光烈皇后明帝阴后之子阴识光烈皇后之兄其先出管仲七世孙修自齐适楚为阴大夫因而氏焉明帝即位以兴子庆为鲖阳侯
  并典禁兵
  东汉安帝以耿贵人兄宝监羽林车骑阎后兄弟并典禁兵尚书翟酺上书曰昔邓窦之宠倾动四方兼官重绂盈金积货及其破壊头□堕地愿为孤豚岂可得哉
  不与云台
  汉马援女为明帝皇后永平中帝思中兴功臣画建武中名臣列将于南宫云台援以椒房之亲不得与焉
  隐居少室
  唐武攸绪则天侄也恬澹寡欲日以周易及老庄书以自娱隐居龙门少室间冬蔽茅椒夏居石室晚年肌肉充润曈有紫光昼能见星
  遥执朝权
  晋成帝咸和中庾亮都督江荆等州军事是时亮虽居外镇而遥执朝权拥强兵趣势者多归之王导内不能平尝遇西风尘起举扇自蔽徐曰元规尘污人按亮晋明帝庾后之兄成帝之母舅
  多变先制
  南北朝魏孝文帝追尊皇妣髙氏为文昭皇后配享髙祖封后兄肇为平原公数日之间富贵赫奕后贵嫔髙氏立为后肇益贵重用事多变更先朝旧制削封秩黜勲人怨声盈路群臣宗室皆卑下之
  不藉女宠
  齐左丞相咸阳王斛律金门中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王每朝见尝听乘步挽车至阶或以羊车迎之然金不以为喜尝谓其子大将军光曰我虽不读书闻古来外戚鲜有能保其族者我家直以勲劳致富贵何以藉女宠也
  不受妾封
  唐宣宗舅郑光镇河中上封其妾为夫人不受表辞曰白屋同愁已失凤鸣之侣朱门自乐难容乌合之人上笑曰谁教阿舅作此好事
  七族六姓
  晋庾亮表注西京七族皆后党吕窦卫官霍许王是也东京六姓亦后党邓马窦阎梁何是也
  十妃三后
  窦氏自唐武徳以来尚主者八人女为王妃者十人窦威曰臣家在汉再为外戚至元魏有三皇后今陛下龙兴臣复以姻戚进夙夜惧不克任帝曰公以三后族夸我耶关东人与崔卢昏者犹自矜大公世为帝戚不亦贵乎
  繁汉宜周
  燕集云轩冕王官同许史之繁汉婚姻帝室比姜姞之宜周又云流车跃马岂无甲观之亲湫宅闲门不有椒房之势
  定申褒纪
  唐穆宗即位追赠郭太后父暧为太傅诏曰肆予小子敬续大业未展定申之命敢缘褒纪之恩按宪宗初为广陵王以郭子仪子暧女为妃及即位群臣累请立为后上以妃宗门强盛恐后宫莫得进御托为岁时禁忌不许至穆宗时始尊为皇太后
  禇裒辞侍中
  晋成帝立皇后禇氏徴后父豫章太守裒为侍中裒不愿居中任事除江州刺史镇半洲
  冯熙为太保
  南北朝魏文帝时冯熙以太后兄尚公主生三女二为皇后一为昭仪贵宠冠群臣赏赐累巨万熙为太保子诞为司徒修为侍中聿为黄门郎
  命兼留后
  王继勲宋太祖孝明皇后弟也命兼两使留后按太祖元配贺氏早卒继立王氏又殂复立宋氏
  求为舎人
  长编宋庆历六年李璋为阁门副使弟珣求为通事舎人上曰戚里之家兄弟迁补皆如已欲朕何以待勲旧乎
  恐腾物议
  宋李沆为宰相石保吉求为使相仁宗以问公公曰保吉因缘戚里无攻战之劳台席之拜恐腾物议遂寝其事
  但诣拜笺
  宋李继隆在真宗朝以元舅之亲恩礼甚笃明徳太后寝疾欲面见之上促其往继隆但诣万安门拜笺终不见又常命诸王诣第谒继隆继隆不设汤茗第假王府从行茶炉烹饮焉史称其多智用能谦谨保身
  恩推曹佾
  宋治平元年加宣徽北院节度使曹佾同平章事初诣除拜上问韩琦琦曰陛下推恩元舅非私外戚也遂降制
  第赐杲宗
  宋丁晋公起甲第巨丽无比军卒杨杲宗躬负土之役劳苦万状后杲宗以外戚起家晋公得罪贬海上朝廷以其第赐杲宗居之
  不冒恩泽
  宋景祐元年曹琮为卫州团练使琮女兄为后奏曰陛下以至公理天下臣备位后族不宜冒恩泽乱朝廷法族人敢因缘请托愿寘于理
  常逺权利
  长编宋王贻永尚真宗女郑国公主以枢宻使同平章事数以疾求罢自祖宗以来未有外姻辅政者贻永在枢宻十五年常逺权利归第则杜门谢宾客人称其廉静
  浸见亲幸
  宋寿皇崩太皇太后诏嘉王扩成服即位立皇后韩氏后琦六世孙父曰同卿韩侂胄则其季父也侂胄欲推定策功枢宻使赵汝愚曰吾宗臣也汝外戚也何可以言功惟𤓰牙之臣则当推赏乃加殿前都指挥使郭杲武康节度使但迁侂胄防御使侂胄大失望然以传导诏㫖浸见亲幸时时乘间窃弄威福按嘉王扩光宗之子是为宁宗
  日事燕游
  宋理宗端平元年以贾妃弟似道为藉田令似道渉之子少落魄为游博不事操行帝以贵妃故累擢藉田令恃宠不检日纵游诸妓家至夜即燕㳺湖上不返帝尝凭髙望西湖中灯火异常特语左右曰此必似道也明日询之果然使京尹史严之戒之
  驸马
  汉武帝初置驸马都尉掌御马始有驸马之名历两汉多宗室及外戚与诸公子孙任之至魏何晏大将军何进孙以主婿拜驸马都尉晋杜预尚宣帝女髙陆公主王济尚文帝女常山公主傅宣尚武帝女𢎞农公主桓温尚元帝女南康公主荀羡尚元帝女浔阳公主刘慎尚明帝女庐陵公主皆拜驸马都尉后代凡尚公主者皆从魏晋之制
  张敖执礼
  史记敖嗣父耳为赵王尚髙祖长女鲁元公主后上从平城过赵赵王朝夕袒鞲蔽自上食体甚卑有子婿礼
  郭暧肆言
  唐郭子仪子暧尚代宗女升平公主尝与争言暧曰汝倚乃父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而不为公主恚奔车奏之上曰非汝所知天下岂汝家有耶慰谕令归子仪闻之囚暧入待罪上曰不痴不聋不为家翁儿女子闺房之言何足听也子仪归杖暧数十按暧子仪第六子
  梁松贵重
  东汉马援传梁松字伯孙帝婿也贵重朝廷公卿以下莫不惮之
  何晏姿仪
  鱼豢魏略何晏字平叔以主婿拜驸马都尉美姿仪面绝白魏帝疑其傅粉
  兄弟尚主
  东汉窦固字孟孙以尚温阳公主为黄门侍郎好览书传喜兵法贵显用事袭世父融爵封显亲侯显宗时欲击匈奴通西域以固明习边事拜奉车都尉在边数年人服其恩按窦融年老子孙多纵诞不法长子穆尚内黄公主后以坐事下狱死故固得袭融爵
  父子尚主
  唐薛瓘与子绍瓘堂侄儆与儆子绣并尚公主一门四主
  杨乔固让
  东汉杨乔为尚书数上书言政事桓帝爱其才貌诏妻以公主乔固譲不听遂闭口不食七日而死
  宋𢎞不谐
  汉光武姊湖阳公主新寡帝与共论群臣微观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徳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图之后𢎞被引见帝令姊在屏风后因谓𢎞曰谚云富易交贵易妻人情乎𢎞曰臣闻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谓主曰事不谐矣
  异穴
  东汉刘昶尚武邑公主主薨更尚建兴公主又薨更尚平阳长公主及昶终与三公主同茔异穴
  同舆
  魏收后魏书冯诞字子正与高祖同岁㓜侍书学特蒙亲待尚髙祖妹乐安公主拜驸马都尉髙祖宠诞同舆而载同案而食同席而坐卧
  引升御榻
  唐萧嵩子衡尚新昌公主嵩妻入谒呼为亲家帝或引衡升御榻呼为萧郎
  佯与佩刀
  唐薛万彻尚丹阳公主太宗尝谓人曰薛驸马村气主羞之不与同席数月帝闻而大笑置酒召对握槊赌所佩刀帝佯为不胜解刀以佩之罢酒主悦甚薛未及就马⿺辶处召同载而还重之逾于旧
  对置幕府
  唐髙祖女平阳公主下嫁柴绍初髙祖兵兴主与绍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威镇关中后引兵与秦王㑹于渭北绍与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
  双列门㦸
  萧锐尚唐太宗女襄城公主双列门㦸
  陆昕雅望
  魏收后汉书陆昕风望端雅尚献帝女常山公主拜驸马都尉
  武子俊才
  唐萧寘公主碑叔髙以明经显于汉武子以俊才闻于晋
  符欢叶契
  唐中宗赐驸马封制分荣戚里籍宠皇朝恭肃著于立身恪勤效于从政凤皇楼上宛符琴瑟之欢乌鹊桥前载叶松萝之契
  慑气敛威
  宋虞通之为江敩让尚公主表曰王敦慑气桓温敛威真长佯愚以固辞子敬奔走以求免
  逺遁长沙
  荀氏家传荀羡字令则年十五拟国婚之选羡不欲连姻帝室乃逺遁长沙监司追寻不获己遂尚晋元帝女浔阳公主
  出知卫州
  宋司马温公行状李玮尚兖国公主主以骄恣闻不安于李氏诏玮出知卫州公主入居禁中而玮母杨归其兄璋散遣其家人温公言陛下追念母家使玮尚公主今乃母子离析家事流落陛下独无雨露之恩凄恻之心乎玮既责降公主亦不得无罪上感悟诏公主降封沂国待李氏恩礼不衰




  山堂肆考卷四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