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库全书本)/卷17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六十九 山堂肆考 卷一百七十 卷一百七十一

  钦定四库全书
  山堂肆考卷一百七十  明 彭大翼 撰宫室
  
  释名宫穹也屋见于坦上穹然崇也白虎通黄帝作宫室以避风雨
  黄闼
  汉书天子所居门阁有禁非侍御之臣不得妄入行道豹尾中故曰禁中禁中门曰黄闼孝元皇后父名禁避之改曰省中省察也言入此中皆当视察不可妄也
  紫房
  三辅黄图桂宫汉武帝造周回十馀里宫有紫房复道通未央宫
  双阙
  释名宫门双阙注云象魏阙也阙在门两傍中央阙然为道故谓之阙周官太宰于正月之吉和布治于邦国都鄙乃悬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挟日而敛之其状巍然髙大故谓之魏阙使万民观之又谓之魏观是观与象魏阙一物而三名也以门之相对为双故曰双阙
  两观
  古者每门树两观于其前所以标表宫门也其上可居登之则可遍观故谓之观又天子外阙两观诸侯内阙一观
  琼室玉门
  通鉴外记商纣为琼室玉门其大三里髙千尺七年乃成
  金铺玉户
  三辅黄图汉萧何造未央宫周回二十八里前殿东西五十丈深十五丈髙三十丈至孝武以木兰为棼橑文杏为梁柱金铺玉户华榱璧铛雕楹玉磶重轩镂槛青琐丹墀左城右平黄金为壁带间以和氏珍玉风至其声玲珑然也注云金铺扉上有金花花中作兽及龙蛇铺者以衔环也玉户以玉作户也榱椽桷也以玉铺之而华美故曰华桷璧铛以玉饰壁瓦之铛也
  金马
  三辅黄图金马门宦者署也在未央宫中汉武帝得大宛马以铜铸象立于署门因以为名东方朔主父偃等待诏金马门即此
  铜驼
  晋索靖字幼安有先识远见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
  栖金爵
  西都赋设璧门之凤阙上觚棱而栖金爵注云建章宫正门曰璧门以璧玉为之觚棱阙角也角上栖以金凤宋秦观诗金爵觚棱转夕晖
  鸣铁凤
  杜工部诗阴沈铁凤阙苏东坡诗铁凤横空飞彩绘又云卧听风檐鸣铁凤
  景云
  西王母有六甲之术用之可以游于景云之宫登流霞之堂又天上有蕊珠宫
  行雨
  汉有朝云馆行雨宫
  化人
  周穆王时西胡有化人来王化人腾而上天乃即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给以珠玉出云霄之上实为清都紫㣲即列子所云化宫是也又周有美人宫
  望夷
  望夷宫在长陵西北长平观东临泾水秦作之以望北夷
  兰池
  史记秦始皇㣲行与武士四人俱夜出至兰池宫逢盗见窘武士击杀盗
  梨园
  宫在彰徳府临漳县石虎自襄国至邺每舎辄立一行宫
  思子
  汉武帝时江充诬陷戾太子后案验多不实髙寝郎田千秋上急变讼太子冤上遂以千秋为鸿胪而族灭江充家又怜太子无辜乃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天下闻而悲之
  馆娃
  馆娃宫在平江府砚石山盖以西施得名中有西施采香径步屧廊
  垂杨数亩
  三辅黄图长杨宫在今盩厔县东南本秦旧宫汉武修饰之以备行幸宫中有垂杨数亩因为宫名成帝尝行幸长杨宫従胡客大校猎
  产芝九茎
  黄图甘泉宫一曰云阳宫本秦林光宫在今池阳县西故甘泉山宫因山得名汉武帝建元中增广之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元封二年甘泉房中产芝九茎
  长乐
  长乐宫本秦兴乐宫汉髙皇帝始居栎阳七年长乐宫成徙居长安城宫有鸿台临华殿温室殿长秋永寿永宁等殿宣帝元康四年有神爵五采以万数集长乐宫五凤三年鸾凤集长乐宫东阙中树上至王莽改为长乐室
  永安
  永安宫在䕫州府卧龙山下蜀汉先主征吴为陆逊所败还至白帝改鱼复为永安宫居之明年寝疾而崩诸葛亮受遗于此又唐贞观八年建永安宫以为上皇清暑之所后改曰蓬莱又改曰大明
  阿房
  刘向说苑秦始皇以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室小乃于渭南上林苑中作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为房也一说大陵曰阿言其殿髙若于阿上为房也
  长门
  见乐章
  厌灾
  汉武帝太初元年柏梁台灾粤人勇之迺言曰粤俗有火灾即复起大屋以厌胜之帝于是作建章宫度为千门万户东凤阙西虎圏北太液池中有渐台蓬莱方丈瀛洲壶梁南玉堂璧门立神明台井干楼辇道相属
  避暑
  九成宫在麟游县西本隋仁寿宫唐太宗修以避暑更今名初太宗将幸九成宫马周上䟽曰车驾北行欲以避暑然太上皇尚留暑中而陛下独居凉处温凊之礼窃恐未安至永徽初又改名万年宫后复旧
  祈年延寿
  汉宫阙名长安有祈年宫延寿宫避暑宫
  步髙望远
  黄图京兆有步髙宫有望远宫
  集灵
  西岳记汉武帝巡省五岳禋祀丰僃故立宫其下号曰集灵宫
  降真
  宋太宗遣舎人王龟从就终南山下筑宫真君忽降曰此地乃建上帝宫阙之地不可易也凡三年宫乃成题曰上清太平宫
  长秋
  东汉明帝永平三年春有司奏立长秋宫注曰皇后所居之宫也长久也秋者万物成熟之初也故以名焉请立皇后宫不敢指言故以称之
  宜春
  宜春宫本秦之离宫在长安城东南杜县
  夷山堙谷
  隋文帝开皇十三年二月诏营仁寿宫于岐州之兆使杨素监之于是夷山堙谷以立宫殿崇台累榭宛转相属役使严急丁夫多死至十五年三月宫始成
  接涧跨洛
  隋炀帝大业元年敇宇文恺与内史舎人封徳𢑴营显仁宫南接皂涧北跨洛濵发大江之南五岭以北奇材异石输之洛阳又求海内嘉木异草珍禽怪兽以实苑囿
  玉华
  唐贞观中上营玉华宫务为俭约惟寝殿覆瓦然所费已巨亿计充容徐恵上䟽上善其言甚礼重之
  金城
  唐薛逢金城宫诗忆昔明皇初御天玉舆频此驻神仙
  虒祁
  左昭十三年晋平公筑虒祈之宫虒祁地名在绛西四十里临汾水虒虎之有角者
  龙渊
  汉有龙渊宫其水可淬刀劎又上林苑有犬台宫外有走狗观
  铜鞮
  铜鞮宫晋之离宫其广数里子产曰铜鞮之宫数里而诸侯舎于隶人即此
  铁柱
  铁柱宫在江西省城内宫前有井水黑色其深莫测与江水相消长铁柱立其中相传晋许真君旌阳所铸以息蛟害者
  绮岫
  绮岫宫在东都永宁县西五里唐显庆三年置唐王建绮岫宫诗玉楼倾侧粉墙空重叠青山绕故宫武帝去来红袖尽野花黄蝶领春风诗注武帝谓𤣥宗也
  绣岭
  绣岭宫在陕州城南朱家原唐显庆初置李洞诗春草萋萋春水绿野棠开尽飘香玉绣岭宫前鹤髪翁犹唱开元太平曲
  细腰
  古楚宫在䕫州府巫山县西北楚襄王所游之地宋黄庭坚有石刻所谓细腰宫是也或曰楚庄王建
  高光
  甘泉宫内有髙光宫
  五柞
  汉武帝后元三年幸盩厔县五柞宫宫有五柞树荫数里故名
  九华
  宫在彰徳府临彰县西铜雀台东北后赵石虎建宫以三三为位故曰九华
  一亩
  礼儒行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注云一亩谓径一步长百步折而方之则东西南各十歩宫墙垣也环周回也方丈为堵东西南北各一堵
  四宝
  汉武帝为七宝床杂宝案前宝屏风列宝帐设于桂宫时人谓之四宝宫
  飞山宫
  唐贞观十一年作飞山宫魏徵上疏曰宜思隋之所以失我之所以得撤其峻宇安于卑宫若因基而增广袭旧而加饰此则以乱易乱殃咎必至
  温泉宫
  温泉宫在骊山之北以其为温汤所在故名温泉唐贞观八年建至明皇天宝六载改为华清宫治汤为池环山列宫与贵妃逰乐白乐天所谓赐浴华清是也
  兴庆
  宫在西安府东南五里唐南内也𤣥宗建内有文泰南薫大同等殿
  显仁
  宫在洛阳县皂涧隋炀(“旦”改为“𠀇”)帝建
  上阳
  宫在河南府阌乡县旧湖城县西北隋时建又登封县有三阳宫
  太和
  宫在西安府城南南山上唐髙祖建名太和太宗改曰翠㣲内有含风等殿
  紫极
  宫在淮安府城内西南隅宋熙宁中杨杰作记尝有神仙来游题诗于壁笔迹渍入刮之不灭又有李公麟画猴戏马马惊而圉人鞭之时称为奇笔
  青城
  宫在洛阳县北隋大业初建
  连昌
  宫在河南宜阳县旧寿安县西唐显庆间建唐元㣲之连昌宫词连昌宫中满宫竹岁久无人森似束又有墙头千叶桃风动落花红𫂙𫂙
  延福
  宫在开封府安远门内宋徽宗建规制精巧莫与为比
  慈宁
  宫在杭州凤凰山东宋大内绍兴九年和议成太后有归期髙宗预作此宫于禁中
  徳寿
  宫在杭州绍兴末建髙宗传位孝宗退处于此后改曰慈福又改寿慈孝宗𫝊位光宗改曰重华光宗𫝊位宁宗又改曰寿康实徳寿一宫而随时异额也
  殿
  仓颉篇殿大堂也商周以前其名不载秦始皇作前殿乃殿之所従始也
  白虎
  白虎殿在汉未央宫杜钦尝对策于此
  朱雀
  汉宫有大夏长秋朱雀飞云昭阳诸殿又吴孙皓以赤乌见起赤乌殿
  麒麟
  汉宫有函徳凤皇明光皋门麒麟诸殿
  鸳鸾
  汉宫有鸳鸾铜马诸殿
  灵光
  汉王延寿字文考作鲁灵光殿赋其序云鲁灵光殿者盖景帝程姬之子恭王馀所立也初恭王始都下国好治宫室遂因鲁僖基兆而营焉遭汉中㣲盗贼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见堕壊而灵光岿然独存岂非神明依凭支持以保汉室者欤
  芳乐
  芳乐殿在金陵台城内齐东昏侯建内有灵和殿齐孝武建
  张禹说书
  金华殿在汉未央宫成帝方向学郑寛中张禹朝夕入说论语尚书于此
  扬雄待诏
  承明殿在未央宫汉成帝时有荐扬雄文似相如者上召雄待诏承明之庭又玉帝殿名通明
  受釐
  宣室殿未央宫前正室也凡斋则居之汉文帝受釐宣室召贾谊问鬼神之事及宣帝幸宣室斋居决事即此受釐言受神之福也应劭注釐祭馀肉
  讲武
  显徳殿在唐东宫太宗即位于此𤣥宗尝于此讲武
  玉堂
  汉宫阁名长安有玉堂殿铜柱殿玉堂殿在未央宫扬雄传所谓历金门上玉堂即此
  金銮
  金銮殿在宣政殿之北唐𤣥宗召见李白于金銮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即此又笔谈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明金銮三殿皆在其间
  芙蓉
  洛阳宫殿簿魏有太极九龙芙蓉九华百福诸殿杜诗龙武新军深驻辇芙蓉别殿谩焚香
  蓬莱
  唐宣政殿北有紫宸蓬莱含元麟徳等殿殿前东西廊有日华月华二门
  长生
  唐白乐天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殿在华清宫中
  景福
  宫殿簿永宁宫有景福殿延休殿何晏有景福殿赋
  梅梁
  梅梁殿在台城内晋太元间谢安作新宫造殿少一梁时有梅木流至石头城下因取为梁及殿成乃画梅花于上以表瑞也
  樟柱
  樟柱殿亦在台城内陈髙祖作太极殿少一柱忽有樟木大十围长四丈馀自流于陶家渚遂取以造殿
  紫宸
  职官分纪施敬本上疏曰紫宸殿者汉之前殿周之路寝陛下所以负黼扆居黄屋飨万国朝诸侯人臣致敬之所也
  丹霄
  唐贞观六年太宗宴近臣于丹霄殿
  重云
  重云殿在台城内梁武帝立层城观后更起重阁上名重云殿下名光严殿又汉成帝设云帐云屏云幕于甘泉紫殿谓之三云殿
  飞霜
  唐太宗建骊山温泉宫𤣥宗天宝六载改为华清宫其中有瑶光殿飞霜殿九龙殿老君殿长生殿有朝元阁郑愚津诗飞霜殿前日悄悄迎春亭下风飔飔
  披香
  唐苏世长侍宴披香殿酒酣进言曰此炀帝作耶何雕丽如此髙祖曰卿谏似直然诈也岂不知此殿我所营乃云炀帝耶对曰臣但见琼宫瑶台非受命圣人所为者帝咨重其言
  拾翠
  长安志拾翠殿在大明宫翰林门外杜甫赠张垍诗天上张公子宫中汉客星赋诗拾翠殿佐酒望云亭亭在太极宫景福殿西
  天子行幸
  天子行幸曰行殿唐诗忆作趋行殿
  太子纳凉
  唐宫中有水殿太子纳凉处也韩偓禁中诗清冷浸肌水殿风即此
  壁上灯拂
  南宋孝武帝大修宫室壊髙祖所屋阴室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障壁上挂葛灯笼麻蝇拂侍中袁𫖮因盛称髙祖俭素之徳上不答独曰田舎翁得此已为过矣
  庭闲花柳
  朱氏实录唐殿庭间多种花柳杜诗云花覆千官淑景移又曰退朝花底散归院柳边迷宋朝惟植槐楸郁然有严毅气象
  居贵嫔
  晋旧有昭阳显阳二殿太皇太后所居永明中无太后羊贵嫔居昭阳西范贵嫔居昭阳东
  宴命妇
  唐髙宗开耀元年春正月以立太子宴百官及命妇于宣政殿引九部伎及散乐自宣政门入太常博士袁利贞上疏以为正寝非命妇宴㑹之地路门非倡优进御之所请命妇㑹于别殿九部伎自东西门入而停散乐上乃更命置宴于麟徳殿
  延英
  唐延英殿在宣政殿之东乃宰相启事之所宪宗朝李绛当盛夏对延英殿帝汗浃衣绛欲趋出帝曰欲与卿讲天下事乃其乐也又文宗锐意于治每延英对宰臣卒漏下十一刻
  隆儒
  春明退朝录隆儒殿在迩英阁丛竹中黄山谷诗隆儒殿角对横经是也
  校史
  麟趾殿在西安府城中汉明帝尝集公卿有文学者八十人于此刋校经史
  藏经
  宋度宗建熙明殿以藏经籍在杭州宋大内
  选徳
  宋乾道三年丙寅诏臣洪迈夕对选徳殿赐之坐极论古今治乱之事
  含章
  台城内有正光玉烛紫极含章等殿刘宋孝武追陋前规更造此殿也含章殿即寿阳公主人日卧檐下梅花㸃额处
  诞帝
  郭宪洞冥记汉武帝未诞之时景帝梦一赤彘従云中直下入崇兰阁帝觉而坐于阁上果见赤气如烟雾来蔽户牖望上有丹霞蓊郁而起乃改崇兰阁为猗兰殿后王夫人诞武帝于此
  奉母
  慈元殿在广州府宋末帝昺作于崖山以奉其母杨氏
  雍和
  唐宣宗敦睦兄弟作雍和殿于十六宅数临幸置酒作乐
  垂拱
  垂拱殿宋髙宗南渡时建以为常日视朝之所
  九筵七筵
  晋挚虞注天子之殿东西九筵南北七筵
  外朝内朝
  春明退朝录宋朝文徳殿曰外朝凡不釐务官日赴焉是谓常朝垂拱殿曰内朝宰臣以下并武班日赴焉是谓常起居每五日文武朝官并赴内朝谓之百官大起居
  官廨
  周礼以八法治官府释之者曰百官所居曰府此则官廨之说也
  南宫
  汉建尚书百官府名曰南宫盖取天上南宫太㣲之象
  南省
  唐韩愈作孔戣墓志臣与孔戣同在南省
  堂皇
  汉胡建𫝊诸校列坐堂皇上师古注室无四壁曰皇
  公衙
  续世说近代通谓府廷为公衙即古之公朝也天子御正朝名正衙
  避正堂
  汉恵帝元年曹参为齐相齐悼恵王富于春秋参尽召长老诸先生问所以安集百姓齐故诸儒以百数言人人殊参未知所定闻胶西有盖公善治黄老言使人厚币请之盖公至为言治道贵清净而民自定参于是避正堂舎盖公焉
  虚正寝
  挥麈录吕㣲仲当轴兄大中自陕漕入朝㣲仲虚正寝以待之大中辞㣲仲云界以中𩅸即私家也时安厚卿在政府父日华尚康宁厚卿夫妇偃然居东序时人以此别二公之贤否
  雀集
  汉黄霸为相京兆尹张敞舎鹖雀飞集丞相府遂以为神雀
  乌栖
  见御史大夫
  吉甫菑除
  唐李吉甫历彬饶二州刺史㑹前刺史相继死吉甫命菑除其廨然后视事
  房琯缮治
  唐房琯历慈溪宋城济源县令所在多兴利除害缮治廨舎颇著能名
  官舎得狸
  晋乐广为河南尹官舎多怪前尹不敢居之广后穿壁得狸杀之怪遂绝
  厅事鸣蛩
  鸡跖集河中府有绿莎厅事唐治平中好事者常加浇溉王禹偁送柴谏议任河中府诗绿莎厅事旧鸣蛩
  廨舎喧扰
  晋罗含字君章为相州别驾以才学知名以廨舎喧扰自于城西小湖安茅屋伐树为床织苇为席而居
  厅事华侈
  五代王浚为枢宻起厅事极其华侈邀太祖临幸赐予甚厚
  禁毁旧府
  晋羊祜都督荆州长史相继死传言有鬼怪害人皆云宜毁旧府祜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敕征镇禁断之
  不徙官廨
  梁吕僧珍世居广陵后为本州刺史旧宅在市北前有督邮廨乡人咸劝徙廨以益宅僧珍怒曰岂可徙官廨以益私宅乎
  市第为廨
  唐赵恵伯为河南尹尝市宰相杨炎第为官廨御史劾炎宰相与吏市私第贵取其直卢𣏌召大理正田晋评其罪晋曰宰相与庶官比监临计羡利罪夺官𣏌怒谪晋于是当以监主自盗罪绞
  僦舎而居
  石林燕语国初京师职事官旧皆无公廨虽宰相执政官亦僦舎而居每遇出省或有中批外奏急速文字则省吏遍持于私第呈押既然稽缓又多所泄漏
  擅饰官舎
  晋杜预为东羌校尉以擅饰城门官舍稽乏军兴征诣廷尉
  立成公宇
  宋冦莱公谪道州司马素无公宇百姓闻之竞荷瓦木不督而㑹公宇立成颇亦宏壮守土者闻于朝遂有海康之命
  如传舎
  宋欧阳公诗嗟我官居如𫝊舎
  如佛室
  宋杨秀题太和主簿赵昌父思隠堂诗西昌主簿如禅僧日餐秋菊嚼春冰西昌官舎如佛室一物也无唯有竹俸钱三月不曾支竹阴过午未晨炊大儿怒叫小儿啼乃翁对竹方哦诗
  库藏
  释名库舎也舎也者言物所在之舎也魏有库名曰藏盖秋为白藏故云
  台焚
  韩诗外传晋平公藏宝之台烧救火三日三夜乃止公子晏贺曰臣闻王者藏于天下诸侯藏于百姓农夫藏于囷庾商贾藏于箧匮今百姓藏于外而赋敛无已皇天降灾于藏台是君之福也故贺之
  屋壊
  谢承后汉书灵帝光和中武库屋自坏
  宴器
  蔡邕月令章句审五库之量者审所用多少也五库一曰车库二曰兵库三曰祭库四曰乐库五曰宴器库
  兵车
  说文库兵车所藏也帑金布所藏也
  鱼集屋上
  魏志嘉平中二鱼集于武库屋上
  龙见井中
  晋书太康中有二龙见于武库井中
  小吏守蔵
  左僖三十四年初晋侯之竖头须守藏者也其出也窃藏以逃
  令史直曹
  唐故事诸司甲库以令史直曹刓脱为奸及闗播再迁给事中悉易以士人时韪其法
  庑署二库
  唐徳宗始出幸奉天府藏委弃卫兵无褚衣至是天下贡进稍至乃于行在夹庑署琼林大盈二库别藏贡物陆贽谏以为琼林大盈于古无传耆老皆言开元时贵臣饰巧以求媚建言郡邑赋税当委有司以制经用若贡献悉归天子私有之则荡心侈欲终以饵冦
  廊列三库
  唐陆宣公贽奏议忽观古廊之下㮄列三库之名窃揣军情或生觖望
  自供乘舆
  母将隆君房言大司农钱自供乘舆不以给供养供养劳赐一出少府盖不以本藏给末用也
  请列别舎
  唐裴延龄建言左蔵天下岁贡不赀耗不可校请列别舎以检盈虚于是以天下宿负八百万缗为负库抽贯三百万缗为剩库様物三十万缗为季库帛以素出以色入者为月库
  官库饶丰
  唐刘文静曰晋阳士健马强官库饶丰
  廥蔵殚耗
  牛徽改给事中留陈仓张浚伐太原引徽为判官敇所在敦遣徽太息曰王室方复廥蔵殚耗当协和诸侯以为藩屏而又济之以兵诸侯离心必有后忧后浚果败
  馆驿
  宫室总论馆客舎也古者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𠉀馆𠉀馆有积皆所以待朝聘之官也驿者置骑以僃送迎也四马髙足为直𫝊四马中足为驰𫝊四马下足为乘传一马二马为轺传急者乘一马曰一乘传𫝊者若今之驿古者以车谓之𫝊车其后又单置马谓之驿骑
  𫝊命
  孟子曰徳之流行速于置邮而𫝊命
  奏事
  汉王温舒为河内守具私马五十匹自河内至长安以奏事
  子产坏垣
  左襄三十一年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以我丧故未之见也子产使尽壊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
  张禹求地
  见坟墓
  置驿谢宾
  汉郑当时字庄陈人以任侠自喜为太子舎人五日一洗沐常置驿马于长安诸郊诣谢賔客夜以继日常恐不遍
  饰𫝊称客
  纲目汉宣帝元康元年诏曰吏或擅兴徭役饰厨𫝊称过使越职逾法以取名誉譬犹践薄冰以待白日岂不殆哉按厨谓饮食𫝊谓馆舎
  杜邮赐剑
  秦王龁与赵战不利武安君白起曰不听吾计今何如矣王闻之怒强起之武安君称病笃乃免为士伍迁之阴宻行至杜邮应侯曰起之迁意尚怏怏有馀言王乃使赐之剑武安君遂自杀按杜邮在今西安府咸阳县东五里
  皇华掷书
  见鬼
  乘传诣雒
  史记汉髙诏郦商谓田横曰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侯不来且举兵加诛焉田横乃与其客二人乘传诣雒阳
  乘𫝊过家
  蜀人仲子陵典黔中选补乘传过家西人以为荣
  欲待刘公
  汉刘宠免太尉归道出京师欲息亭舎亭吏不知为宠也止言曰整顿以待刘公宠不言而去时人称其长者
  不纳赵孝
  王莽时赵孝父为田禾将军孝以父任为郎尝告归步担欲止邮亭亭长不纳问曰闻田禾将军子当过何时至孝曰寻将到
  取名善谑
  善谑驿在襄阳府宜城县北史记曰齐使淳于髡献鹄于楚王至此地放其鹄乃掲空笼往见王曰臣不忍鹄之渇出而饮之俄飞去吾欲死恐人议王以鸟兽之故令士自杀买而代之是欺吾王也楚王曰齐有信臣若此乃厚赐而归驿名善谑驿盖取此
  改名避贤
  元稹阳城驿诗商有阳城驿名同阳道州阳公没已久感我涙交流祠曹讳羊祜此驿何不侔我欲避公讳名为避贤邮
  邮亭不修
  汉薛宣字赣君东海郯人子惠始为彭城令宣従临淮迁至陈留过其县桥梁驿亭不修宣心知恵不能留彭城数日案行舎中处置什器观视园菜终不问恵以吏事
  驿传能葺
  见县尹上
  诈称御史
  汉书魏相为茂陵令御史大夫桑𢎞羊客诈称御史止𫝊丞不以时谒客怒缚丞相疑其有奸收捕案致其罪
  不让宦官
  见宦官
  虚馆以待
  魏管宁与王烈至辽东公孙度虚馆以待之
  夺马以闻
  髙元裕以右补阙召道出商州会方士赵归真擅乘驿马元裕诋之曰天子置驿尔敢疾驱耶命左右夺之还具以闻
  市健马
  唐卢钧拜华州刺史闗辅驿马疲耗钧为市健马率三岁一易自是无乏事又王疑为商州刺史州有治赋羡银疑一无所取惟市马以供驿用
  募驶足
  唐刘晏字士安诸道巡院皆募驶足置驿相望
  驰驿入奏
  唐温造使幽州还诏驰驿入奏
  飞驿达警
  唐马周建白置飞驿以达警急又天子东巡裴耀卿置二梁十驿李吉甫请起自夏州至天徳复驿堠十一区以通缓急
  江淹寓宿
  梦笔驿在应天府东八里治亭昔江淹尝宿此梦见文章
  黄丞见迎
  唐元稹为御史奉使东川于褒城驿赠黄明府诗其序曰昔年曽于解县饮酒余为觥录事尝于窦明府厅有一人频犯语令连飞十数觥不胜因逃去此后绝不复知元和四年三月奉使东川十六日至褒城驿逡巡有黄明府见迎瞻其形容仿佛似识问其前衔即曩日逃席黄丞也说向前事黄丞惘然而悟因馈酒樽舣舟请余同载余不欲孤其意与之尽欢遍问褒阳山水则褒姒所奔褒城在其左诸葛所征之路在其右感今懐古作赠黄明府诗
  走毂奔蹄
  刘禹锡管城驿记劳迎展蠲洁之敬饯别起登临之思溱洧波澜嵩丘云烟四时万象来贶于我走毂奔蹄遄征急宣入而忘劳出必屡顾其𫝊舎之尤乎
  饲马宿隼
  孙樵褒城驿记褒城驿号天下第一及得寓目庭除甚芜堂庑甚浅乌睹其所谓宏丽者讯于驿吏则曰忠穆公尝牧梁州以褒城控二节度治所龙节虎旗驰驿奔轺以去以来毂交蹄劘由是崇侈其驿以示雄大盖当时视他驿为壮顾一岁宾至者不下数百辈茍夕得其庇饥得其饱皆暮至朝去者宁有顾惜心耶至于掉舟则必折篙破舷碎鹢而后止渔钓则必枯泉汨泥尽鱼而后止至有饲马于轩宿隼于堂凡所以污败室庐糜毁器用官小者其下虽气猛可制官大者其下益暴横难禁由是日益破碎不与曩类其曹八九辈虽以供馈之隙一二力治之其能补数十百人之残暴乎






  山堂肆考卷一百七十
<子部,类书类,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