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摭怪/鸿庞氏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岭南摭怪列传序 岭南摭怪卷之一
鸿庞氏传
武琼(校正)、乔富(删定)
鱼精传


《岭南摭怪列传》卷之一

石室陈世法贰之编辑。赐戊戌科进士、前茂林郎、京北道监察御史洪川〔州〕泽呜武琼晏温校正。宁山乔富好礼删定。


鸿庞氏传


炎帝神农氏三世孙帝明,生帝宜,南巡狩至五岭,得婺仙之女,纳而归。生禄续,容貌端正,聪明夙成。帝明奇之,使嗣位。禄续固辞,让其兄。乃立宜为嗣,以治此〔北〕地。封禄续为泾阳王,以治南方,号为赤鬼国。泾阳王能行水府(一作入水),娶洞庭君龙王女,生崇缆,号为貉龙君,代治其国。泾阳王不知所之(一作终)。貉龙君教民耕稼农桑,始有君臣尊卑之等,父子夫妇之伦。或时归水府,而百姓晏然无事,不知所以然者。民有事则扬声呼龙君曰:“逋乎何在(越俗呼父曰逋)?不来以活我些。”龙君即来,其显灵感应,人莫能测。

帝宜传子帝来,以北方天下无事,命其臣蚩尤代守国事,而南巡赤鬼国。时龙君已归水府,国内无主。帝来乃留其爱女(一作妾)妪姬与众侍婢居行在,周行天下,遍览形胜(一作势)。见奇花异卉,珍禽异兽,犀象玳瑁,金银椒桂,石乳沉檀,山殽海物,无物不有。又四时气候,不寒不热。帝来乃爱慕之,乐而忘返。

南方之民,苦北方烦扰,不得安恬如初,乃相率呼龙君曰:“逋乎何在?使北之侵扰方民!”龙君倏然而来。见妪姬容貌奇异,龙君悦之,乃化作好儿郎,丰姿秀丽,左右前后侍从者众,行歌鼓吹,达于宫中,妪姬悦从龙君,藏于龙岱岩。

帝来还行在,不见妪姬。命群臣遍寻天下。龙君事神术,变现万端:妖精鬼魅、龙蛇虎象。寻者畏惧,不敢搜索,帝来乃还。

再传至帝榆罔,蚩尤作乱,轩辕率诸侯兵战不克。蚩尤兽形人语,勇猛有加。或教轩辕以兽皮鼓为令战之,蚩尤乃惊,败于涿鹿。帝榆罔侵陵诸侯,与轩辕战于板泉,三战而败。降封于洛邑,死之。神农氏遂亡。

龙君与妪姬居期年而生一胞,以为不祥,弃诸原野。过六、七日,胞中开出百卵,一卵生一男,乃取归而养之。不劳乳哺,各自长成。秀丽奇异,智勇俱全,人人畏服,谓其非常之兆。龙君久居水国,兄弟母子独居,思归北国。行至境上,黄帝闻之惧,分兵御塞外。母子不得归,回南国,呼龙君曰:“逋乎何在,使吾母子寡居,日夜悲伤。”龙君忽来,遇于旷野。妪姬曰:“妾本北国人,与君相处,生百男。不同鞠育,使无夫无妇之人,徒自伤耳。”龙君曰:“我是龙种,水族之长;你是仙种,地上之人。虽阴阳气合而有子,然水火相克,种类不同,难以久居。今相分别,吾将五十男归水府,分治各处。五十男从汝居地上,分国而治。登山入水,有事相闻,无得相废。”百男听从,然后辞去。

妪姬与五十男居峰州(今白鹤县是也),自相推服,尊其雄长者为主,号曰雄王,国号文郎国。东夹南海,西抵巴蜀,北至洞庭湖,南至狐狲精国(今占城是也)。分国中为十五部(一作郡):曰越裳、曰交趾、曰朱鸢、曰武宁、曰福禄、日宁海(今南宁处是也)、曰阳泉(一作海)、曰陆海、曰怀驩、曰九真、曰日南、曰真定、曰文郎、曰桂林、曰象郡等部,分归弟治之。置其次为将相,相曰貉侯,将曰貉将,王子曰官郎,女曰媢娘,百司曰蒲正,臣仆奴隶曰稍称(一作奴婢)、臣曰瑰。世世以父传子,曰逋导。世世相传,号为雄王,而不易。

时林麓之民渔于水,往往为蛟龙所害,言于王。王曰:“山蛮之种与水族实殊,彼好同恶异,故相侵害。”令人以墨刺画其身,为龙君之形、水怪之状,自是民免蛟伤之灾。而百粤文身之俗,实始于此。

国初,民用未足,以木皮为衣(一作祇),织菅草为席,以米汁(一作滓)为酒,以榔桄棕桐为饭(一作饮),禽兽鱼鳖为鰔,姜根为盐,刀耕火种,地多糯米,以竹筒炊之。架木为屋,以避虎狼之害。剪短其发,以便山川之入。子之生也,以蕉叶卧之;人之死也,以杵舂之。令邻人闻得来救。未有槟榔,男女嫁娶,以盐封为先,然后杀牛羊以成礼。以糯饭入房中,相食悉,然后交通。盖百男,乃百越之始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