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辟疆论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张辟疆论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08

杨子美辟疆之觉陈平,非也。若以童子肤敏,善揣吕氏之情,奇之可也;若以为反道合权,以安社稷,不其悖哉!授兵产、禄,几危刘氏,皆因辟疆启之,向使留侯尚存,必执戈逐之,将为戮矣。观高祖遗言吕后,制其大事,可谓谋无遗策矣:以王陵有廷诤之节,置以为相;谓周勃堪寄托之任,令本兵柄;况外有齐、楚、淮南磐石之固,内有朱虚、东牟肺腑之亲。是时产、禄,皆匹夫耳,吕后虽心不在哀,将相何至危惧?必当忧伤不食,自促其寿,岂能为将相之害哉!高祖曰: “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此虑属吕宗矣,何可背之?厥后称制八年,产、禄之封殖固矣,若平、勃二人溘先朝露,则刘氏之业必归吕宗。及吕后之没,劫郦高以绐吕禄,计亦窘矣。周勃虽入北军,尚不敢公言诛诸吕,岂不艰哉?赖产、禄皆徒隶之人,非英杰之士,倘才出于世,岂受其绐说哉?嗟乎!与其图之于难,岂若制之于易。由是而言,平、勃用辟疆之计,斯为谬矣。留侯破产以报韩,结客以狙秦,招四皓以安太子,所谓必仗义居正,由此知不尚权谲明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