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卷8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八十三·逸民列传 第七十三 后汉书
卷八十四·列女传 第七十四
卷八十五·东夷列传 第七十五 


  《》、《》之言女德尚矣。[1]若夫贤妃助国君之政,哲妇隆家人之道,高士弘清淳之风,贞女亮明白之节,则其徽美未殊也,而世典咸漏焉。故自中兴以后,综其成事,述为列女篇。如马、邓、梁后别见前纪,梁嫕、李姬各附家传,[2]若斯之类,并不兼书。余但𢯱次才行尤高秀者,不必专在一操而已。

  勃海鲍宣妻者,桓氏之女也,字少君。宣尝就少君父学,父奇其清苦,故以女妻之,装送资贿甚盛。宣不悦,谓妻曰:“少君生富骄,习美饰,而吾实贫贱,不敢当礼。”妻曰:“大人以先生脩德守约,故使贱妾侍执巾栉。既奉承君子,唯命是从。”宣笑曰:“能如是,是吾志也。”妻乃悉归侍御服饰,更著短布裳,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拜姑礼毕,提瓮出汲。脩行妇道,乡邦称之。

  宣、哀帝时官至司隶校尉。子永,中兴初为鲁郡太守。永子昱从容问少君曰:“太夫人宁复识挽鹿车时不?”对曰:“先姑有言[3]:‘存不忘亡,安不忘危。’[4]吾焉敢忘乎!”永、昱已见前传。

  太原王霸妻者,不知何氏之女也。霸少立高节,光武时,连征不仕。霸已见逸人传。妻亦美志行。初,霸与同郡令狐子伯为友,后子伯为楚相,而其子为郡功曹。子伯乃令子奉书于霸,车马服从,雍容如也。霸子时方耕于野,闻宾至,投耒而归,[5]见令狐子,沮怍不能仰视。[6]霸目之,有愧容,客去而久卧不起。妻怪问其故,始不肯告,妻请罪,而后言曰:“吾与子伯素不相若,向见其子容服甚光,举措有适,而我儿曹蓬发历齿,未知礼则,[7]见客而有惭色。父子恩深,不觉自失耳。”妻曰:“君少修清节,不顾荣禄。今子伯之贵孰与君之高?柰何忘宿志而惭儿女子乎!”霸屈起而笑曰:[8]“有是哉!”遂共终身隐遁。

  广汉姜诗妻者,同郡庞盛之女也。诗事母至孝,妻奉顺尤笃。母好饮江水,水去舍六七里,妻常溯流而汲。后值风,不时得还,母渴,诗责而遣之。妻乃寄止邻舍,昼夜纺绩,市珍羞,使邻母以意自遗其姑。如是者久之,姑怪问邻母,邻母具对。姑感惭呼还,恩养愈谨。其子后因远汲溺死,妻恐姑哀伤,不敢言,而托以行学不在。姑嗜鱼鲙,又不能独食,夫妇常力作供鲙,呼邻母共之。舍侧忽有涌泉,味如江水,每旦辄出双鲤鱼,常以供二母之膳。赤眉散贼经诗里,弛兵而过,曰:“惊大孝必触鬼神。”时岁荒,贼乃遗诗米肉,受而埋之,比落蒙其安全。[9]

  永平三年,察孝廉,显宗诏曰:“大孝入朝,凡诸举者一听平之。”由是皆拜郎中。诗寻除江阳令,卒于官。所居治,乡人为立祀。

  沛郡周郁妻者,同郡赵孝之女也,字阿。少习仪训,闲于妇道,而郁骄淫轻躁,多行无礼。郁父伟谓阿曰:“新妇贤者女,当以道匡夫。郁之不改,新妇过也。”阿拜而受命,退谓左右曰:“我无樊卫二姬之行,[10]故君以责我。我言而不用,君必谓我不奉教令,则罪在我矣。若言而见用,是为子违父而从妇,则罪在彼矣。生如此,亦何聊哉!”乃自杀。莫不伤之。

  扶风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字惠班,一名姬。博学高才。世叔早卒,有节行法度。兄固著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及竟而卒,和帝诏昭就东观臧书阁踵而成之。[11]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诸贵人师事焉,号曰大家。每有贡献异物,辄诏大家作赋颂。及邓太后临朝,与闻政事。以出入之勤,特封子成关内侯,官至齐相。时汉书始出,多未能通者,同郡马融伏于阁下,从昭受读,后又诏融兄续继昭成之。[12]

  永初中,太后兄大将军邓骘以母忧,上书乞身,太后不欲许,以问昭。昭因上疏曰:“伏惟皇太后陛下,躬盛德之美,隆唐虞之政,辟四门而开四聪,采狂夫之瞽言,纳刍荛之谋虑。[13]妾昭得以愚朽,身当盛明,敢不披露肝胆,以效万一。妾闻谦让之风,德莫大焉,故典坟述美,神祇降福。[14]昔夷齐去国,天下服其廉高;[15]太伯违邠,孔子称为三让。[16]所以光昭令德,扬名于后者也。《论语》曰:‘能以礼让为国,于从政乎何有。’[17]由是言之,推让之诚,其致远矣。今四舅深执忠孝,引身自退,[18]而以方垂未静,拒而不许;如后有毫毛加于今日,[19]诚恐推让之名不可再得。缘见逮及,故敢昧死竭其愚情。自知言不足采,以示虫蚁之赤心。”太后从而许之。于是骘等各还里第焉。

  作女诫七篇,有助内训。其辞曰:

  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馀宠,赖母师之典训。[20]年十有四,执箕帚于曹氏,[21]于今四十馀载矣。战战兢兢,常惧黜辱,以增父母之羞,以益中外之累。[22]夙夜劬心,勤不告劳,而今而后,乃知免耳。吾性疏顽,教道无素,[23]恒恐子谷负辱清朝。[24]圣恩横加,猥赐金紫,[25]实非鄙人庶几所望也。男能自谋矣,吾不复以为忧也。但伤诸女方当适人,而不渐训诲,不闻妇礼,惧失容它门,取耻宗族。吾今疾在沈滞,性命无常,念汝曹如此,每用惆怅。闲作女诫七章,愿诸女各写一通,庶有补益,裨助汝身。去矣,其勖勉之![26]

  卑弱第一: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27]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28]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29]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是谓卑弱下人也。晚寝早作,勿惮夙夜,[30]执务私事,不辞剧易,[31]所作必成,手迹整理,是谓执勤也。正色端操,以事夫主,清静自守,无好戏笑,絜齐酒食,以供祖宗[32],是谓继祭祀也。三者苟备,而患名称之不闻,黜辱之在身,未之见也。三者苟失之,何名称之可闻,黜辱之可远哉!

  夫妇第二: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是以《礼》贵男女之际,《诗》著关雎之义。[33]由斯言之,不可不重也。夫不贤,则无以御妇;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夫不御妇,则威仪废缺;妇不事夫,则义理堕阙。[34]方斯二事,其用一也。察今之君子,徒知妻妇之不可不御,威仪之不可不整,故训其男,检以书传,殊不知夫主之不可不事,礼义之不可不存也。但教男而不教女,不亦蔽于彼此之数乎!礼,八岁始教之书,十五而至于学矣。[35]独不可依此以为则哉!

  敬慎第三: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故鄙谚有云:“生男如狼,犹恐其尪;生女如鼠,犹恐其虎。”然则修身莫若敬,避强莫若顺。故曰敬顺之道,妇人之大礼也。夫敬非它,持久之谓也。夫顺非它,宽裕之谓也。持久者,知止足也。宽裕者,尚恭下也。夫妇之好,终身不离。房室周旋,遂生媟黩。媟黩既生,语言过矣。语言既过,纵恣必作。纵恣既作,则侮夫之心生矣。此由于不知止足者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争,曲者不能不讼。讼争既施,则有忿怒之事矣。此由于不尚恭下者也。侮夫不节,谴呵从之;忿怒不止,楚挞从之。夫为夫妇者,义以和亲,恩以好合,楚挞既行,何义之存?谴呵既宣,何恩之有?恩义俱废,夫妇离矣。

  妇行第四: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36]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絜,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绩,不好戏笑,絜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此四者,女人之大德,而不可乏之者也。然为之甚易,唯在存心耳。古人有言:“仁远乎哉?我欲仁,而仁斯至矣。”[37]此之谓也。

  专心第五:礼,夫有再娶之义,[38]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39]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也。行违神祇,天则罚之;礼义有愆,夫则薄之。故女宪曰:“得意一人,是谓永毕;失意一人,是谓永讫。”由斯言之,夫不可不求其心。然所求者,亦非谓佞媚苟亲也,固莫若专心正色。礼义居絜,耳无涂听,目无邪视,出无冶容,入无废饰,无聚会群辈,无看视门户,此则谓专心正色矣。若夫动静轻脱,视听陕输,[40]入则乱发坏形,出则窈窕作态,[41]说所不当道,观所不当视,此谓不能专心正色矣。

  曲从第六:夫得意一人,是谓永毕;失意一人,是谓永讫。欲人定志专心之言也。舅姑之心,岂当可失哉?物有以恩自离者,亦有以义自破者也。夫虽云爱,舅姑云非,此所谓以义自破者也。然则舅姑之心柰何?固莫尚于曲从矣。姑云不尔而是,固宜从令;[42]姑云尔而非,犹宜顺命。勿得违戾是非,争分曲直。此则所谓曲从矣。故《女宪》曰:“妇如影响,焉不可赏。”[43]

  和叔妹第七:妇人之得意于夫主,由舅姑之爱己也;舅姑之爱己,由叔妹之誉己也。由此言之,我臧否誉毁,一由叔妹,叔妹之心,复不可失也。皆莫知叔妹之不可失,而不能和之以求亲,其蔽也哉!自非圣人,鲜能无过。故颜子贵于能改,仲尼嘉其不贰,[44]而况妇人者也!虽以贤女之行,聪哲之性,其能备乎!是故室人和则谤掩,外内离则恶扬。此必然之埶也。《》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此之谓也。[45]夫嫂妹者,体敌而尊,恩疏而义亲。若淑媛谦顺之人,[46]则能依义以笃好,崇恩以结援,使徽美显章,而瑕过隐塞,舅姑矜善,而夫主嘉美,声誉曜于邑邻,休光延于父母。若夫憃愚之人,于嫂则托名以自高,于妹则因宠以骄盈。骄盈既施,何和之有!恩义既乖,何誉之臻!是以美隐而过宣,姑忿而夫愠,毁訾布于中外,耻辱集于厥身,进增父母之羞,退益君子之累。[47]斯乃荣辱之本,而显否之基也。可不慎哉!然则求叔妹之心,固莫尚于谦顺矣。谦则德之柄,[48]顺则妇之行。凡斯二者,足以和矣。《诗》云:“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其斯之谓也[49]

  马融善之,令妻女习焉。

  昭女妹曹丰生,[50]亦有才惠,为书以难之,辞有可观。

  昭年七十馀卒,皇太后素服举哀,使者监护丧事。所著赋、颂、铭、诔、问、注、哀辞、书、论、上疏、遗令,凡十六篇。子妇丁氏为撰集之,又作大家赞焉。

  河南乐羊子之妻者,不知何氏之女也。羊子尝行路,得遗金一饼,还以与妻。妻曰:“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51]廉者不受嗟来之食,[52]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羊子大惭,乃捐金于野,而远寻师学。一年来归,妻跪问其故。羊子曰:“久行怀思,无它异也。”妻乃引刀趋机而言曰:“此织生自蚕茧,成于机杼,一(丝)〔𢇇〕而累,以至于寸,累寸不已,遂成丈匹。今若断斯织也,则捐失成功,稽废时月。夫子积学,当日知其所亡,[53]以就懿德。若中道而归,何异断斯织乎?”羊子感其言,复还终业,遂七年不反。妻常躬勤养姑,又远馈羊子。

  尝有它舍鸡谬入园中,姑盗杀而食之,妻对鸡不餐而泣。姑怪问其故。妻曰:“自伤居贫,使食有它肉。”姑竟弃之。

  后盗欲有犯妻者,乃先劫其姑。妻闻,操刀而出。盗人曰:“释汝刀从我者可全,不从我者,则杀汝姑。”妻仰天而叹,举刀刎颈而死。盗亦不杀其姑。太守闻之,即捕杀贼盗,而赐妻缣帛,以礼葬之,号曰“贞义”。

  汉中程文矩妻者,同郡李法之姊也,字穆姜。有二男,而前妻四子。文矩为安众令,丧于官。[54]四子以母非所生,憎毁日积,而穆姜慈爱温仁,抚字益隆,衣食资供皆兼倍所生。或谓母曰:“四子不孝甚矣,何不别居以远之?”对曰:“吾方以义相导,使其自迁善也。”及前妻长子兴遇疾困笃,母恻隐自然,亲调药膳,恩情笃密。兴疾久乃瘳,于是呼三弟谓曰:“继母慈仁,出自天受。吾兄弟不识恩养,禽兽其心。虽母道益隆,我曹过恶亦已深矣!”遂将三弟诣南郑狱,陈母之德,状己之过,乞就刑辟。县言之于郡,郡守表异其母,蠲除家徭,遣散四子,许以脩革,自后训导愈明,并为良士。

  穆姜年八十馀卒。临终敕诸子曰:“吾弟伯度,智达士也。所论薄葬,其义至矣。又临亡遗令,贤圣法也。[55]令汝曹遵承,勿与俗同,增吾之累。”诸子奉行焉。

  孝女曹娥者,会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为巫祝。汉安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迎)婆娑〔迎〕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号哭,昼夜不绝声,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56]至元嘉元年,县长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傍,为立碑焉。[57]

  吴许升妻者,吕氏之女也,字荣。升少为博徒,不理操行,荣尝躬勤家业,以奉养其姑。数劝升修学,每有不善,辄流涕进规。荣父积忿疾升,乃呼荣欲改嫁之。荣叹曰:“命之所遭,义无离贰!”终不肯归。升感激自厉,乃寻师远学,遂以成名。寻被本州辟命,行至寿春,道为盗所害。刺史尹耀捕盗得之。荣迎丧于路,闻而诣州,请甘心仇人。耀听之。荣乃手断其头,以祭升灵。后郡遭寇贼,贼欲犯之,荣逾垣走,贼拔刀追之。贼曰:“从我则生,不从我则死。”荣曰:“义不以身受辱寇虏也!”遂杀之。是日疾风暴雨,雷电晦冥,贼惶惧叩头谢罪,乃殡葬之。

  汝南袁隗妻者,扶风马融之女也。字伦。隗已见前传。伦少有才辩。融家世丰豪,装遣甚盛。及初成礼,隗问之曰:“妇奉箕帚而已,何乃过珍丽乎?”对曰:“慈亲垂爱,不敢逆命。君若欲慕鲍宣、梁鸿之高者,妾亦请从少君、孟光之事矣。”隗又曰:“弟先兄举,世以为笑。今处姊未适,先行可乎?”对曰:“妾姊高行殊𨘷,未遭良匹,不似鄙薄,苟然而已。”又问曰:“南郡君学穷道奥,文为辞宗,[58]而所在之职,辄以货财为损,何邪?”对曰:“孔子大圣,不免武叔之毁;子路至贤,犹有伯寮之诉。[59]家君获此,固其宜耳。”隗默然不能屈,帐外听者为惭。隗既宠贵当时,伦亦有名于世。年六十馀卒。

  伦妹芝,亦有才义。少丧亲长而追感,乃作申情赋云。

  酒泉庞淯母者,赵氏之女也,字娥。父为同县人所杀,而娥兄弟三人,时俱病物故,仇乃喜而自贺,以为莫己报也。娥阴怀感愤,乃潜备刀兵,常帷车以候仇家。十馀年不能得。后遇于都亭,刺杀之。因诣县自首。曰:“父仇已报,请就刑戮。”(福)禄〔福〕长尹嘉义之,解印绶欲与俱亡。娥不肯去。曰:“怨塞身死,妾之明分;结罪理狱,君之常理。何敢苟生,以枉公法!”后遇赦得免。州郡表其闾。太常张奂嘉叹,以束帛礼之。

  沛刘长卿妻者,同郡桓鸾之女也。鸾已见前传。生一男五岁而长卿卒,妻防远嫌疑,不肯归宁。儿年十五,晚又夭殁。妻虑不免,乃豫刑其耳以自誓。宗妇相与愍之,共谓曰:“若家殊无它意;假令有之,犹可因姑姊妹以表其诚,何贵义轻身之甚哉!”对曰:“昔我先君五更,学为儒宗,尊为帝师。五更已来,历代不替,男以忠孝显,女以贞顺称。《诗》云:‘无忝尔祖,聿脩厥德。’是以豫自刑翦,以明我情。”沛相王吉上奏高行,显其门闾,号曰“行义桓釐”,[60]县邑有祀必膰焉。[61]

  安定皇甫规妻者,不知何氏女也。规初丧室家,后更娶之。妻善属文,能草书,时为规答书记,众人怪其工。及规卒时,妻年犹盛,而容色美。后董卓为相国,承其名,娉以軿辎百乘,马二十匹,奴婢钱帛充路。妻乃轻服诣卓门,跪自陈请,辞甚酸怆。卓使傅奴侍者悉拔刀围之,而谓曰:“孤之威教,欲令四海风靡,何有不行于一妇人乎!”妻知不免,乃立骂卓曰:“君羌胡之种,毒害天下犹未足邪!妾之先人,清德奕世。皇甫氏文武上才,为汉忠臣。君亲非其趣使走吏乎?敢欲行非礼于尔君夫人邪!”卓乃引车庭中,以其头县軶,鞭扑交下。[62]妻谓持杖者曰:“何不重乎?速尽为惠。”遂死车下。后人图画,号曰“礼宗”云。

  南阳阴瑜妻者,颍川荀爽之女也,名采,字女荀。聪敏有才蓺。年十七,适阴氏。十九产一女,而瑜卒。采时尚丰少,常虑为家所逼,自防御甚固。后同郡郭奕丧妻,爽以采许之,[63]因诈称病笃,召采。既不得已而归,怀刃自誓。爽令傅婢执夺其刃,扶抱载之,犹忧致愤激,敕卫甚严。女既到郭氏,乃伪为欢悦之色,谓左右曰:“我本立志与阴氏同穴,而不免逼迫,遂至于此,素情不遂,柰何?”乃命使建四灯,盛装饰,请奕入相见,共谈,言辞不辍。(亦)〔奕〕敬惮之,遂不敢逼,至曙而出。采因敕令左右辨浴。既入室而掩户,权令侍人避之,以粉书扉上曰:“尸还阴。”“阴”字未及成,惧有来者,遂以衣带自缢。左右玩之不为意,比视,已绝,时人伤焉。

  犍为盛道妻者,同郡赵氏之女也,字媛姜。建安五年,益部乱,道聚众起兵,事败,夫妻执系,当死。媛姜夜中告道曰:“法有常刑,必无生望,君可速潜逃,建立门户,妾自留狱,代君塞咎。”道依违未从。媛姜便解道桎梏,为赍粮货。子翔时年五岁,使道携持而走。媛姜代道持夜,应对不失。度道已远,乃以实告吏,应时见杀。道父子会赦得归。道感其义,终身不娶焉。

  孝女叔先雄者,犍为人也。父泥和,永建初为县功曹。县长遣泥和拜檄谒巴郡太守,乘船墯湍水物故,尸丧不归。雄感念怨痛,号泣昼夜,心不图存,常有自沈之计。所生男女二人,并数岁,雄乃各作囊,盛珠环以系儿,数为诀别之辞。家人每防闲之,经百许日后稍懈,雄因乘小船,于父墯处恸哭,遂自投水死。弟贤,其夕梦雄告之:“却后六日,当共父同出。”至期伺之,果与父相持,浮于江上。郡县表言,为雄立碑,图象其形焉。

  陈留董祀妻者,同郡蔡邕之女也,名琰,字文姬。[64]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65]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兴平中,天下丧乱,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

  祀为屯田都尉,犯法当死,文姬诣曹操请之。时公卿名士及远方使驿坐者满堂,操谓宾客曰:“蔡伯喈女在外,今为诸君见之。”及文姬进,蓬首徒行,叩头请罪,音辞清辩,旨甚酸哀,众皆为改容。操曰:“诚实相矜,然文状已去,柰何?”文姬曰:“明公厩马万匹,虎士成林,何惜疾足一骑,而不济垂死之命乎!”操感其言,乃追原祀罪。时且寒,赐以头巾履袜。操因问曰:“闻夫人家先多坟籍,犹能忆识之不?”文姬曰:“昔亡父赐书四千许卷,流离涂炭,罔有存者。今所诵忆,裁四百馀篇耳。”操曰:“今当使十吏就夫人写之。”文姬曰:“妾闻男女之别,礼不亲授。[66]乞给纸笔,真草唯命。”于是缮书送之,文无遗误。

  后感伤乱离,追怀悲愤,作诗二章。其辞曰: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𢧵无孑遗,尸骸相牚拒。[67]马边县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机微闲,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岂复惜性命,不堪其詈骂。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边荒与华异,人俗少义理。处所多霜雪,胡风春夏起。翩翩吹我衣,肃肃入我耳。感时念父母,哀叹无穷已。有客从外来,闻之常欢喜。迎问其消息,辄复非乡里。邂逅徼时愿,骨肉来迎己。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儿子。天属缀人心,念别无会期。存亡永乖隔,不忍与之辞。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柰何不顾思!”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号泣手抚摩,当发复回疑。兼有同时辈,相送告离别。慕我独得归,哀叫声摧裂。马为立踟蹰,车为不转辙。观者皆歔欷,行路亦呜咽。去去割情恋,遄征日遐迈。悠悠三千里,何时复交会?念我出腹子,匈臆为摧败。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城郭为山林,庭宇生荆艾。白骨不知谁,从横莫覆盖。出门无人声,豺狼号且吠。茕茕对孤景,怛吒糜肝肺。登高远眺望,魂神忽飞逝。奄若寿命尽,旁人相宽大。为复强视息,虽生何聊赖!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厉。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其二章曰:

  嗟薄(祐)〔祜〕兮遭世患,宗族殄兮门户单。身执略兮入西关,历险阻兮之羌蛮。山谷眇兮路曼曼,眷东顾兮但悲叹。冥当寝兮不能安,[68]饥当食兮不能餐,常流涕兮眦不干,薄志节兮念死难,虽苟活兮无形颜。惟彼方兮远阳精,[69]阴气凝兮雪夏零。沙漠壅兮尘冥冥,有草木兮春不荣。人似禽兮食臭腥,言兜离兮状窈停。[70]岁聿暮兮时迈征,夜悠长兮禁门扄。不能寐兮起屏营,登胡殿兮临广庭。玄云合兮翳月星,北风厉兮肃泠泠。胡笳动兮边马鸣,孤雁归兮声嘤嘤。乐人兴兮弹琴筝,音相和兮悲且清。心吐思兮匈愤盈,欲舒气兮恐彼惊,含哀咽兮涕沾颈。家既迎兮当归宁,临长路兮捐所生。儿呼母兮号失声,我掩耳兮不忍听。追持我兮走茕茕,顿复起兮毁颜形。还顾之兮破人情,心怛绝兮死复生。

【赞】[编辑]

  赞曰:端操有踪,幽闲有容。区明风烈,昭我管彤。[71]

【校勘记】[编辑]

  二七八一页 五行 梁嫕 按:“嫕”原作𡡌,不成字,迳据殿本改,与梁竦传合。注同。

  二七八三页一二行 赤眉散贼经诗里 集解引惠栋说,谓赤眉散贼不当至蜀,当依《华阳国志》作“东精”。按:《华阳国志》云公孙述平后,东精为贼,掠害,不敢入诗里。东精,人姓名也。

  二七八四页一〇行 字惠班一名姬 集解引沈钦韩说,谓陆龟蒙小名录班昭字惠姬,文选李善注引范书正作“惠姬”,此误衍“班一名”三字。

  二七八七页一六行 于以(大)〔奠〕之宗室牖(户)〔下〕 据汲本、殿本改。

  二七八八页 八行 方斯二事 按:汲本、殿本“事”作“者”。

  二七八八页一二行 诗关雎乐得贤女 按:殿本“贤”作“淑”。

  二七九〇页 五行 耳无涂听 按:汲本、殿本“涂”作“淫”。

  二七九〇页 六行 视听陕输 汲本、殿本“陕”作“陕”,集解引惠栋说,谓“陕”本作“{陕女}”,从女陕声。今按:马叙伦读两汉书记谓“陕”字乃陕隘之“陕”,右方“夹”字从两人,不从两入。说文“陕,俜也”。俜者,三辅谓轻财者为俜。然则陕有轻义也。输借为媮,陕输亦轻脱也。

  二七九三页 一行 一(丝)〔𢇇〕而累 据汲本改。集解引沈钦韩说,谓说文“𢇇,织缉以糸贯杼也”。类篇“𢇇,古还切”。

  二七九三页一二行 汉中程文矩妻者 按:汲本、殿本“程”作“陈”。原本正文作“程”,目则作“陈”。又按:集解引惠栋说,谓《华阳国志》云“穆姜,安众令程祇妻”,祇似文矩名,以“程”为“陈”,未详孰是。

  二七九四页 三行 出自天受 按:汲本“受”作“爱”,殿本作“授”。

  二七九四页一〇行 于县江溯涛(迎)婆娑〔迎〕神 按:殿本考证引困学纪闻谓曹娥碑云“盱能抚节安歌,婆娑乐神,以五月五日迎伍君”,传云“婆娑神”,误也。王先谦谓案文义是“婆娑迎神”,写本误倒。今据改。

  二七九四页一三行 父尸所在衣当沈 按:“父”原讹“人”,迳据汲本、殿本改正。

  二七九四页一三行 衣字或作瓜 按:“瓜”原作“爪”,迳据汲本、殿本改正。

  二七九七页 一行 (福)禄〔福〕长尹嘉义之 钱大昕谓“福禄”当作“禄福”,详见郡国志。今据改。

  二七九七页 八行 号曰行义桓釐 汲本、殿本“釐”作“嫠”,注同。按:釐嫠古通。

  二七九八页 三行 跪自陈请 按:汲本、殿本“请”作“情”。

  二七九九页 一行 (亦)〔奕〕敬惮之 据汲本改。按:殿本讹“弈”。

  二七九九页 一行 采因敕令左右辨浴 汲本、殿本“辨”作“办”。按:辨办古通。

  二七九九页 四行 (寿)〔嘉〕之子也 集解本“寿”作“嘉”,校补谓各本皆讹,依魏志改。今据改。

  二七九九页一〇行 孝女叔先雄者 按:集解引钱大昕说,谓《华阳国志》云“符有先络,僰道有张帛”,络与帛协韵,则其名当为“络”不为“雄”矣。“雄”当是“雒”之讹,雒与络同音。

  二七九九页一〇行 父泥和 按:集解引惠栋说,谓“泥”一作“沈”,一作“江”,见益部耆旧传。又《华阳国志》云先尼和,以先为姓。

  二八〇〇页 八行 按:此注原错在传末,各本同,今依校补说移正。

  二八〇一页一一行 要当以亭刃 按:集解引沈钦韩说,谓“亭”盖“事”之误。《前书》蒯通传“事刃于公之腹”。作亭止解,不可通。

  二八〇二页一二行 嗟薄(祐)〔祜〕兮遭世患 据王先谦说改。按:沈钦韩后汉书疏证谓“祐”当作“祜”,冯惟纳诗纪正作“祜”。

注释[编辑]

  1. 《诗》谓“关雎,后妃之德也”。《书》称“釐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尚,远也。
  2. 嫕,梁竦女。李姬,李固女也。
  3. 尔雅》曰:“舅姑在则曰君舅、君姑,没则曰先舅、先姑。”
  4. 易系辞之言也。
  5. 郑玄注礼记云:“耒,耜之上曲者也。说文曰:‘耒,手耕曲木。’”
  6. 沮,丧也。怍,惭也。
  7. 曹,辈也。
  8. 屈音渠勿反。
  9. 比,近也。落,藩也。
  10. 列女传》曰:楚庄王好田猎,樊姬故不食鲜禽以谏王。齐桓公好音乐,卫姬不听五音以谏公。并解具文苑传也。
  11. 踵,继也。
  12. 融兄名续,见马援传。
  13. 前书》曰:“狂夫之言,明主择焉。”《》曰:“先人有言,询于刍荛。”
  14. 》曰:“谦尊而光。”又曰:“鬼神害盈而福谦。”《左传》曰:“谦让者,德之基也。”
  15. 孟子曰:“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
  16. 周太王有疾,太伯欲让季历,托采药于吴。时已居周,此言邠者,盖本其始而言之也。
  17. 论语》孔子之言也。何有言若无有。
  18. 四舅谓骘、悝、弘、阊也。
  19. 谓有纤微之过,则推让之美失也。
  20. 母,傅母也。师,女师也。《左传》曰:“宋伯姬卒,待姆也。”毛诗曰:“言告师氏,言告言归。”
  21. 前书》吕公谓高祖曰:“臣有息女,愿为箕帚妾。”言执箕帚主贱役,以事舅姑。
  22. 中,内也。
  23. 素,先也。
  24. 三辅决录曰:“齐相子谷,颇随时俗。”注云:“曹成,寿之子也。司徒掾察孝廉,为长垣长。母为太后师,征拜中散大夫。”子谷即成之字也。
  25. 汉官仪》曰“二千石金印紫绶”也。
  26. 去矣犹言从今已往。
  27. 《诗·小雅》曰:“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弄之瓦。”毛苌注云:“瓦,纺砖也。”笺云:“卧之于地,卑之也。纺砖,习其所有事也。”
  28. 毛诗传曰:“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则可以承先祖供祭祀矣。”“于以采蘋,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于以盛之,惟筐及筥,于以湘之,惟锜及釜。于以(大)〔奠〕之,宗室牖(户)〔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29. 不自名己之善也。
  30. 作,起也。
  31. 剧犹难也。
  32. 絜,清也,谓食也。《左传》曰“絜粢丰盛”也。
  33. 礼记》曰:“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诗·关雎》,乐得贤女,以配君子也。
  34. 堕音许规反。堕,废也。
  35. 礼记》曰:“八岁入小学。”
  36. 礼记文也。
  37. 论语》孔子之言也。
  38. 仪礼》曰:“父在为母,何以期?至尊在,不敢伸也。父必三年而后娶,达子志也。”
  39. 仪礼》曰:“夫者,妻之天也。妇人不二斩者,犹曰不二天也。”
  40. 陕输,不定貌也。
  41. 窈窕,妖冶之貌也。
  42. 不尔犹不然也。
  43. 影响言顺从也。
  44. 论语》孔子曰:“颜回不贰过。”《易》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
  45. 金,物之坚者。若二人同心,则其利可以断之。二人既同心,其芳馨如兰也。古人通谓气为臭也。
  46. 淑,善也。美女曰媛也。
  47. 君子谓夫也。《诗》曰:“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48. 易系辞之文也。
  49. 韩诗周颂之言也。射,厌也。射音亦。毛诗“射”作“斁”也。
  50. 昭婿之妹也。
  51. 论言撰考谶曰:“水名盗泉,仲尼不漱。”。
  52. 解见文苑传也。
  53. 论语》孔子曰:“君子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亡,无也。
  54. 安众,县,属南阳郡。
  55. 前书》孝文帝、杨王孙、龚胜临亡,并有遗令。
  56. 娥投衣于水,祝曰:“父尸所在衣当沈。”衣随流至一处而沈,娥遂随衣而没。“衣”字或作“瓜”。见项原《列女传》也。
  57. 会稽典录》曰:“上虞长度尚弟子邯郸淳,字子礼。时甫弱冠,而有异才。尚先使魏朗作曹娥碑,文成未出,会朗见尚,尚与之饮宴,而子礼方至督酒。尚问朗碑文成未?朗辞不才,因试使子礼为之,操笔而成,无所点定。朗嗟叹不暇,遂毁其草。其后蔡邕又题八字曰:‘黄绢幼妇,外孙虀臼。’”
  58. 融为南郡太守。
  59. 论语》曰,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它人之贤者犹丘陵焉,犹可逾也。仲尼如日月也,无得而逾焉。”公伯寮诉子路于季孙。孔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60. 寡妇曰釐。
  61. 膰,祭馀肉也。尊敬之,故有祭祀必致其馀也。《左传》曰:“天子有事膰焉。”
  62. 周礼考工记曰:“軶长六尺。”郑众曰:“谓辕端压牛领者。”
  63. 魏书奕字伯益,(寿)〔嘉〕之子也,为太子文学,早卒。
  64. 列女后传,琰字昭姬也。
  65. 刘昭幼童传曰:“邕夜鼓琴,弦绝。琰曰:‘第二弦。’邕曰:‘偶得之耳。’故断一弦问之,琰曰:‘第四弦。’并不差谬。”
  66. 礼记》曰:“男女不亲授。”
  67. 牚音直庚反。
  68. 冥音暝。
  69. 北方近阴远阳。
  70. 兜离,匈奴言语之貌。
  71. 妇人之正其节操有踪迹可纪者,及幽都闲婉有礼容者,区别其遗风馀烈,以明女史之所记也。管彤,赤管笔,解见皇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