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封君七十寿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徐封君七十寿序
作者:归有光 明
本作品收录于《震川先生集/卷十三

余往来嘉定,与其贤者游,而识子言。于是时固已奇其文,每言之于人。因遂识东楼翁,慷慨乐易人也。已而子言举京兆,计偕北上,翁实携之以行。余时遇于彭城,遂于僦车共茵而载,历齐、鲁、燕、赵二千馀里,走风雪尘埃中,欢然忘其行役之疲。馀盖察知翁父子有福德,享富贵者也。其后子言登第,以天官属直内阁,寻改大宗伯属,领祠事。余至京师,每见辄叹其议论之进。是时天子隆郊祀之礼,子言殆所谓侍祠神语,能究观方士祠官之说者矣。至语及其职事,未尝不有志于古之守道以守官者也。而东楼翁居家,日治园圃亭榭,与士大夫饮酒为乐。子言间迎至京师,则诸公贵人日来欢宴,退而莫不叹翁之贤,而又称其有子。已,又得诰命推封,既贵显矣。然子言在部曹,郁有清望,议者以为兰台秘阁之选。顷以外补为郡,莫不惜之。会东楼翁方七十,子言将之荆州,过家上寿。以余游其父子间,相知之素,属使为序。

夫予知子言有不释然于此行者矣。然以方刚之年,出粉署为二千石,得归荣其亲,于人子之愿,殆未易得也。吴中士大夫登朝者不为不盛,然能迨禄养少矣,已迨禄养而至大官益少。今惟长洲钱工部德征位至九列,海虞严学士敏卿为馆阁,而二公之亲,皆康强无恙,得封如其子之官,此不独吴中所无,而世亦未之多见。今以子言之年与其才望,名位岂在二公之后?余以是知东楼翁之福禄盖未艾也。子言能自驰骋于文辞,其于江山故宅、云雨荒台之间,必能追踪屈、宋而上之,为《南陔》、《白华》之篇,以抒其仁孝之心。余之朽拙,何能为役?猥以斯序见属,愧而不敢辞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