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录 (四部丛刊本)/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愧郯录 序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目录

愧郯录序

       相 台 岳  珂

昔者吾夫子求文献于𣏌而不足证学云户

于郯而有馀师方春秋时二国在诸使间爙

地生齿广轮众寡亡以大相过也其齐仅存

焉耳矣而𣏌之志若曰吾蕞尔邑要非天下

之所取正周礼秉鲁夏盟主晋旧章故府之

藏不彼即焉而遐哉邈乎之问乃及于我是

何庸知维郯则异然谓吾之𥚹陋诚不足以

侪诸建国而金天百丗之泽且幸至于今而

未斩况夫统系之所接传闻之所逮是区区

者而不余守则𭧂弃之⿱自幸其将何辞以诿夫

人是故典则之在王府一忽其诒则与和钧𨵿

石俱荡于浮埃惟不自安于陋顾如典坟朴

略之馀圣人之所不能悉识者亦或可历陈

而枚举然则谓丗有先后国有聋昭而不存

乎其人焉可不可也

国朝受命

丗有显德

典章文物之盛跨王轶帝二百七八十年间

名公巨卿所以讨论润色之者固巳无馀蕴

矣而又礼掌于颂台议参于儒馆弥阙轶订

同异间承之以有位之文者俾毕得以献疑

而稡闻则出位之言固非群有司之所当与

抑犹闻之郯之来也鲁固逆陋之矣叔孙昭

子之问聊以藉俎豆之口而郯子奋然曰我

知之不俟申言之及纚纚其辞累数百言而

不少止郯未尝以揜人自疑而鲁多君子亦

不以其强聒为疑也(⿱艹石)夫𣏌则自弃矣袭媮

益洿毎视己为不足进至取通国之礼而夷

之一字之贬屡加而曽不知所以为耻学者循

其末流而溯其所志轻重且将谁择哉珂晚

学其位于

朝又群有司之贱者也譬诸小国无证𣏌之

责而有睎郯之心凡其廷绅之所绪闻谍记

之所肤受隐而不合必求其当博取精核使

皆有据依而后牍之盖不敢以陋自处而惧

其班于学域之夷博识之士或以吾夫子之

不耻于问者而就正焉则亦庶乎其有一得

之愚也凡书皆

祖宗(⿱艹石)

当丗事名前哲所以尊

朝廷为卷者十有五緫一百十七则命之曰

郯以志其愧嘉定焉逢淹茂岁圉如既望

谨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