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郯錄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愧郯錄 序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目録

愧郯録序

       相 臺 岳  珂

昔者吾夫子求文獻於𣏌而不足證學雲戶

於郯而有餘師方春秋時二國在諸使間爙

地生齒廣輪衆寡亡以大相過也其齊僅存

焉耳矣而𣏌之志若曰吾蕞爾邑要非天下

之所取正周禮秉魯夏盟主晉舊章故府之

藏不彼即焉而遐哉邈乎之問乃及於我是

何庸知維郯則異然謂吾之𥚹陋誠不足以

儕諸建國而金天百丗之澤且幸至於今而

未斬況夫統系之所接傳聞之所逮是區區

者而不余守則𭧂棄之⿱自幸其將何辭以諉夫

人是故典則之在王府一忽其詒則與和鈞𨵿

石俱蕩於浮埃惟不自安於陋顧如典墳朴

略之餘聖人之所不能悉識者亦或可歷陳

而枚舉然則謂丗有先後國有聾昭而不存

乎其人焉可不可也

國朝受命

丗有顯德

典章文物之盛跨王軼帝二百七八十年間

名公鉅卿所以討論潤色之者固巳無餘藴

矣而又禮掌於頌臺議參於儒館彌闕軼訂

同異間承之以有位之文者俾畢得以獻疑

而稡聞則出位之言固非羣有司之所當與

抑猶聞之郯之來也魯固逆陋之矣叔孫昭

子之問聊以藉俎豆之口而郯子奮然曰我

知之不俟申言之及纚纚其辭累數百言而

不少止郯未甞以揜人自疑而魯多君子亦

不以其強聒爲疑也(⿱艹石)夫𣏌則自棄矣襲媮

益洿毎視己爲不足進至取通國之禮而夷

之一字之貶屢加而曽不知所以爲恥學者循

其末流而遡其所志輕重且將誰擇哉珂晚

學其位於

朝又羣有司之賤者也譬諸小國無證𣏌之

責而有睎郯之心凡其廷紳之所緒聞諜記

之所膚受隱而不合必求其當博取精覈使

皆有據依而後牘之蓋不敢以陋自處而懼

其班於學域之夷博識之士或以吾夫子之

不恥於問者而就正焉則亦庶乎其有一得

之愚也凡書皆

祖宗(⿱艹石)

當丗事名前哲所以尊

朝廷爲卷者十有五緫一百十七則命之曰

郯以志其愧嘉定焉逢淹茂𡻕圉如旣望

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