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教育的“法西斯蒂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人是最会用名词来变戏法的。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最巧妙的一手是用的名词,喊起来满嘴响,听起来新鲜好听,而其意义谁都不能了解。最新的例可举近日北平学潮中产生的“法西斯蒂化的教育”一个新名词。这个名词,喊起来真是满嘴响,听起来真是新鲜好听,自是有耳共赏的了。它的意义的难懂,也正是它的特别巧妙的用处。因为不可懂,所以可以随处乱用,无所不包。可是北平的编辑先生们都不免有点掉在迷雾中叫苦了。老实的北平《晨报》记者下了这样的解释:

  法西斯之内容,吾人愧无深切之研究,吾人能力所及,仅如其为意大利之新兴思想,大杰莫索里尼曾以之中兴祖国。今日此种思想已与共产思想对峙而为两种引人入胜之重要主义。……平大教育诚未足当法西斯之荣衔也。(6月13日社论)

  更老实的《鞭策周刊》记者(第十六期)有这样的揣测:

  所谓法西斯化者,大概是指独裁,高压的意思。实则今日之大学教育,在我们看来,已嫌放任太过,自由太甚,那里还有独裁高压之可言?

  我们也是堕入迷雾中的几个人,只好向北平学生刊物中去寻这个名词的解释。果然,在北大几个学生办的《北大新闻》第十一二期合刊上寻着这样的考据:

  法西斯蒂是什么,我们不必去旁证博引,只要查查改造社的《社会科学辞典》上是怎么说的:

  “资产阶级在经济方面,用产业合理化托辣斯化等在劳动阶级的牺牲之下使企业的收入增加,同时更在政治方面实行破坏劳动阶级直接的组织(政党,组合,工厂委员会等),并废止社会立法。这种政治方面的运动就是法西斯运动,而这种运动在现今资产阶级国家几乎有全部存在的倾向。”

  引用这个定义的人,似乎也明白此中所叙述的运动是不容易应用到今日北平教育界的情形上去的,所以他还得使它再摇身一变,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新定义:

  但是我们知道,“法西斯蒂”一语虽原于意大利的棒喝团,在目前它已变成代表一切右倾势力以暴力与恐怖政策镇压左倾革命势力的运动。

  这个新定义虽然出现在北大几个学生办的刊物上,我们很可以猜想:在一般参加北平学潮的学生心目中,这个名词的意义大概不过如此;所谓“法西斯蒂化的教育”大概只是说今日中国教育机关有右倾势力用暴力与恐怖政策来镇压左倾“革命”势力的倾向。然而我们即使承认了这个新定义,我们还是掉在迷雾里。即以师范大学的风潮而论,送出去了一位真肯热心做学术事业的徐炳昶,回头来拥戴几位办学校最无成绩的政客,“左倾”在那里?“革命”又在那里?更奇怪的是在这种学生刊物里,竟有人把“陈果夫的整顿学制计划,和北大整顿成绩考查法案”都列为“很毒的法西斯蒂化政策”!整顿成绩考查也是“右倾”吗?也是“用暴力与恐怖来镇压左倾革命势力”吗?如此看来,所谓“打倒教育法西斯蒂化”,只不过是一班无心求学有意捣乱的学生信口编造出来的一种名词新戏法而已。本来是无意义的,我们也不必追求它的意义。

  二十一,六,二十四

  这一篇短评是十日前写的,因为第七期缺乏篇幅,不曾登出。今天我到北大,看见墙上有一些红绿纸的无名标语,其中有一条果然是“反对成绩考查案”。北京大学的墙上有这样的标语,可算是北京大学历史上莫大的耻辱。

  7月4日

  (原载1932年7月10日《独立评论》第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