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教育的「法西斯蒂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國人是最會用名詞來變戲法的。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最巧妙的一手是用的名詞,喊起來滿嘴響,聽起來新鮮好聽,而其意義誰都不能了解。最新的例可舉近日北平學潮中產生的「法西斯蒂化的教育」一個新名詞。這個名詞,喊起來真是滿嘴響,聽起來真是新鮮好聽,自是有耳共賞的了。它的意義的難懂,也正是它的特別巧妙的用處。因為不可懂,所以可以隨處亂用,無所不包。可是北平的編輯先生們都不免有點掉在迷霧中叫苦了。老實的北平《晨報》記者下了這樣的解釋:

  法西斯之內容,吾人愧無深切之研究,吾人能力所及,僅如其為意大利之新興思想,大傑莫索里尼曾以之中興祖國。今日此種思想已與共產思想對峙而為兩種引人入勝之重要主義。……平大教育誠未足當法西斯之榮銜也。(6月13日社論)

  更老實的《鞭策周刊》記者(第十六期)有這樣的揣測:

  所謂法西斯化者,大概是指獨裁,高壓的意思。實則今日之大學教育,在我們看來,已嫌放任太過,自由太甚,那裡還有獨裁高壓之可言?

  我們也是墮入迷霧中的幾個人,只好向北平學生刊物中去尋這個名詞的解釋。果然,在北大幾個學生辦的《北大新聞》第十一二期合刊上尋着這樣的考據:

  法西斯蒂是什麼,我們不必去旁證博引,只要查查改造社的《社會科學辭典》上是怎麼說的:

  「資產階級在經濟方面,用產業合理化托辣斯化等在勞動階級的犧牲之下使企業的收入增加,同時更在政治方面實行破壞勞動階級直接的組織(政黨,組合,工廠委員會等),並廢止社會立法。這種政治方面的運動就是法西斯運動,而這種運動在現今資產階級國家幾乎有全部存在的傾向。」

  引用這個定義的人,似乎也明白此中所敘述的運動是不容易應用到今日北平教育界的情形上去的,所以他還得使它再搖身一變,變成了這樣的一個新定義:

  但是我們知道,「法西斯蒂」一語雖原於意大利的棒喝團,在目前它已變成代表一切右傾勢力以暴力與恐怖政策鎮壓左傾革命勢力的運動。

  這個新定義雖然出現在北大幾個學生辦的刊物上,我們很可以猜想:在一般參加北平學潮的學生心目中,這個名詞的意義大概不過如此;所謂「法西斯蒂化的教育」大概只是說今日中國教育機關有右傾勢力用暴力與恐怖政策來鎮壓左傾「革命」勢力的傾向。然而我們即使承認了這個新定義,我們還是掉在迷霧裡。即以師範大學的風潮而論,送出去了一位真肯熱心做學術事業的徐炳昶,回頭來擁戴幾位辦學校最無成績的政客,「左傾」在那裡?「革命」又在那裡?更奇怪的是在這種學生刊物里,竟有人把「陳果夫的整頓學制計劃,和北大整頓成績考查法案」都列為「很毒的法西斯蒂化政策」!整頓成績考查也是「右傾」嗎?也是「用暴力與恐怖來鎮壓左傾革命勢力」嗎?如此看來,所謂「打倒教育法西斯蒂化」,只不過是一班無心求學有意搗亂的學生信口編造出來的一種名詞新戲法而已。本來是無意義的,我們也不必追求它的意義。

  二十一,六,二十四

  這一篇短評是十日前寫的,因為第七期缺乏篇幅,不曾登出。今天我到北大,看見牆上有一些紅綠紙的無名標語,其中有一條果然是「反對成績考查案」。北京大學的牆上有這樣的標語,可算是北京大學歷史上莫大的恥辱。

  7月4日

  (原載1932年7月10日《獨立評論》第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