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经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抱经堂文集 卷第三十三
清 卢文弨 撰 景闽县李氏观槿斋藏嘉庆丁巳刊本
墓志铭2

抱经堂文集卷第三十三

         东里 卢文弨 绍弓

 志铭

   秦封公墓志铭己丑

封公讳有伦字天彝姓秦氏吾同年 日讲起居注官

翰林院侍讲学士大士考也先世太平当涂人祖考应

瑚诸生崇祯末年挈家避流寇之乱道相失其妻方太

君独携一幼子九岁者俱即公考讳邦灿也至杜塘寇

且至度不能脱见前有水则置儿岸侧卓蓍𬖂令儿识

其处遂自沈后三日应瑚公始求得其尸葬之率诸子

来江宁占籍焉公考举丈夫子七人公最少年十四刲

臂以愈父疾诸兄治生适四方公独在膝前尽子职有

子教以读书立品乾隆十二年仲子大士举于乡十七

年会试中式时奉

廷对者二百有馀人

天子独览其策异焉

亲置第一

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明年迎公京师文弨以年

家子进谒见公神气内充言语𥳑重信为有德人也二

十六年长孙承恩联举成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公年

登八十亲朋捧觞称盛事公益欿然以盈满为惧明年

大士典福建试奏乞事竣归里门觐省

帝曰俞会

覃恩进阶公考曁公皆得赠封如大士官而大士与承

恩亦各以其阶授公僃礼郊迎焚黄告墓既讫事即趣

大士进京SKchar职又数年而目始有眚时大士业已告归

侍养公时与之述先德以教子孙三十三年正月疾作

以元夕前一日考终正寝享寿八十有七公平生坦直

临财廉勇于赴人之急有故人言氏子负逋官责之急

欲自戕为代偿得免尝与人共财其人客死有籍所不

载钱三十万其子亦不知也召而还之北鄕某甲兄病

狂雉经死甲与乙仇乘暗移尸悬乙门乙大窘跽公前

求为计公直造甲所谕祸福事乃得解然人无知者公

没后有以善田来售者但取平价诘之即乙也始言其

状且曰吾以报公德公国学生

诰封中大夫 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讲学士娶曹

淑人先公卒子七人吉士大士彬士元士贤士上士升

士彬士贤士先卒孙六人承恩今为某官承业国予生

馀某某女孙九人曾孙二人今将以某年月日葬于某

原铭曰

何以基福唯曰德深耕疾芸享其食田于何所方寸域

爱护灵苗去牟螣天在人中此可识自童而耄厚穊植

持以提撕无倦息读书为善各识职有欲型家必取式

乐哉斯邱卜食墨铭玆贞石永不泐

   赠奉直大夫永顺县教谕费君墓志铭丁酉

君讳元杰字渭英姓费氏岳州巴陵人也先世自豫章

徙焉居于邑之双桥山数传而大多以文学显名考厚

斋公讳某重谊敦行不禄蚤世君是时年尚未成童母

王太孺人抚教僃至年十八试补郡学博士弟子员嗣

是毎试辄冠其曹学使者书原潘公激赏尢至文誉大

起前后视楚学者若养斋董公渭湄李公咸聘佐衡校

之任所取士率满人望始君之就幕也有致一缄于舟

中者君不发封亟投诸水郡守许公熟君行谊礼请为

岳阳书院山长训帅诸生多所成就盖君之可为人师

者实不徒以其文也事母极孝病祷于神求代不得哀

瘠几殆其他为义于鄕里者甚多如请豁濒湖荒田之

租及以鼍鹤滩新生洲归之学为学田岀资倡脩文庙

浚泮池连书院割地以益义冢顾僧拾遗骼瘗埋之姻

党中有贫而未娶者辄量力为之助当郡邑修志时载

笔者摭君之实书之而人咸以为允则孝义之孚有素

也娶李宐人与君同德城南有步沦水人病涉君议修

筑宐人亦岀针黹所积百馀金助成之所谓马头者是

也至今人享其利有佃负租欲鬻其女以偿闻而悯之

亟焚劵更资其嫁生平所为𩔖若此子四人应豫拔贡

生官学教习历任福建龙岩直隶州知州应泰拔贡生

武英殿纂脩任泸溪县教谕江西白鹿洞山长应孚县

学增生应壮岁贡生女二皆适名族孙十一人逊学贵

州广顺州知州志学江苏昆山县知县其巳仕者也君

先以长子官遇

覃恩封文林郞妻孺人继以孙逊学官

诰赠奉直大夫妻封宐人君年七十有二以乾隆十四

年九月十七日卒宐人年八十有六以乾隆二十八年

九月二十七日卒先后合葬于邑之南角山而未有铭

乃因志学之请为之铭曰

师儒之官古所重也山主堂长隆于宋也故相领之或

侍从也为文章宗道德统也洛闽谁嗣美难踵也岳阳

锺英行可颂也含和孕粹学缉综也衡文式士材见用

也厚德泽物为后种也有美闺中黾勉共也仕虽不达

享荣封也愔愔幽宫固无缝也不震不泄大无恐也余

斯铭斯征舆诵也

   翰林院侍讲学士秦公墓志铭戊戌

乾隆四十二年二月丁巳学士秦公以疾终于江宁里

第公乾隆十七年

皇太后万寿恩科

圣上特拔第一人也而公之终适当奉

皇太后哀诏哭临之后四日公自闻

国有大恤即哀痛傍偟不宁厥居文弨与公为同年生

官阶相等时适为锺山书院长

诏至之日同班行礼哭尽哀而退语文弨明日早临当

先至迨归而疾作入夜更剧次日竟不能至自审病不

可起却医药口占四言十六句以示子孙沐浴而逝呜

呼岂不异哉今葬有日公子观察君以铭幽之文为请

乃案状而书之曰公讳大士字鲁一号㵎泉先世有贰

守江南之太平者因家当涂曾祖讳应瑚县学生娶方

夫人値明季流寇之乱以节烈死事详先封公志中祖

赠公讳邦璨乱定后随父兄来江宁占籍焉故今为江

宁人考封公讳有伦国学生生七子公其亚也生有颖

质十岁能属文少长兼精篆隶行草之学求者踵至有

知公贫以金币请者微察其有德色遽还之一游淮阳

鹾使幕中闻前辈箴规语亟归竟学以亲年老显扬须

及时祷于神愿减算以博一第迨壮岁举于鄕三试南

宫获隽遂登上第授翰林院修撰明年充顺天乡试同

考官又明年散馆

钦定一等旋充 咸安宫官学总裁入直 武英殿以

母忧归二十二年服阕复官

命教习庶吉士是冬奉

直 上书房侍 皇子讲读明年

御试词臣

钦定一等二名擢翰林院侍讲学士二十四年京察一

等充顺天武鄕试副考官旋又奉

命祭告北岳等处二十五年充会试同考官二十七年

充福建鄕试正考官便道归省封公明年复充会试同

考官既竣事遂请终养归承欢者阅五载而封公没服

阕以病乞展假三十五年来京师祝

皇上万寿逾年又祝

皇太后万寿同朝诸公见公精神未衰敦劝复起而公

巳无复出山之意矣公之劝讲 皇子也勤而恪正而

和凡可以启迪培养者无所不尽至膺衡校之任一字

句不敢苟所得皆真材其主八闽试也同事者适婴疾

公不辞劳瘁取八千馀卷尽阅之是科得人为极盛他

若甘肃提督马公全后死王事于西陲者亦公顺天武

闱所得士也少即诗邑令袁君枚取其诗以入志迨

入馆阁益得雅颂之体赋专以神韵为工不专襞积为

古文则自谓得力老泉云尝恭和

圣制喜雨诗十韵进入蒙

天语褒焉公长子承恩弱冠成进士相继入翰林洊升

侍讲出为江西分巡广饶九南道公丁宁训诫其要务

在励廉隅勤职守尝一至官下亟归家居怡怡友爱亲

课诸从子学业公素精于论文决利钝无不验尝一主

常之龙城书院在饶进芝阳书院高才生而亲讲示之

无不得意以去近年当事有聘主扬之安定书院者谢

勿往也晚年惟爱吕新吾呻吟语取其切要者录之有

求书者即视其人之情性有可以为韦弦者书之其不

苟如此公以翰林院侍讲学士加二级

覃恩诰授中诗大夫祖父父咸如阶官封赠祖母陈母

曹俱赠淑人妻刘封淑人而承恩亦以庶吉士邀

纶锡焉公享年六十有三子三人承恩江西分巡道署

理按察使事承业鄕贡士承家幼女三人长适内阁中

书舍人王彝宪次字江云森次未字孙男一人绳曾孙

女三人长字孙应魁次字王鼎襄次未字以某年某月

某日葬公于某原铭曰

始之求名欲为亲荣卒之告归欲与亲依方膺任使华

膴可俟决计翩然勇退侔钱生兮若浮死兮若休众人

惜死扰扰未巳治命谆谆旋返其真自挽同濳子姓炎

炎此二端者似公盖寡余来锺山得数往还识公学力

晚益有得兢兢长愼终免缁磷公不可攀余去锺山勒

词幽扃公兮永宁

   赠资政大夫大理寺卿王公墓志铭已亥

今大理寺卿王君昶将葬其先赠公也上书

天子乞假归营窀穸事既

报可即驰归卜日得吉谋所以为铭者向知文弨不肯

为澶慢呴愉之辞其言宐可取信遂以书与状来请勤

恳甚至文弨其可以苟辞乎哉案状公名士毅字鸿远

王氏松江靑浦人先世由浙之兰溪迁焉考讳玙生三

子公其季也九岁而孤少长竭力为母营甘旨自奉则

取其至觳者伯兄出为人后常苦贫时时为给朝夕费

仲兄𣳚无后公兼主其祭岁时对几筵辄SKchar然兴哀检

身治家严而有法有犯者置不与校尝择经语十二条

取史事附着之以朝夕自镜因益悟诚中为立身行已

之大本诚则未有不形诚则未有不动颜子居𨹟巷言

语不多见圣人乃亟称之诸子皆自以为莫及汉黄叔

度徐孺子管幼安之伦皆终身隐约而当时称之后世

信之此于人世文章功业有弗藉焉矧富贵利禄耶公

之志趣见于言者如此子就傅后毎夕为陈说通鉴事

又取古来名臣硕儒自屈子而下止于明季凡百二十

人本传总编之命曰百世师录俾诵习之引其志使不

落于庸近也同时宿学𦒿德咸取其书以诏学者乾隆

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卒年六十有四以子贵三遇

覃恩初赠文林郎内阁中书舍人再赠奉直大夫吏部

考功司主事今

诰赠资政大夫大理寺卿妻陆氏三赠至夫人子一昶

以文学着称进士出身今官大理寺卿孙女一适吴县

严荣昶以乾隆四十四年七月壬辰合葬公与陆夫人

于苏州昆山县之雪葭湾从先人也初公葬其考于是

土人谓其年于方不利率众阻之公不能抗归而恸哭

至绝复苏今昶之葬公也亦犹公之欲葬考也岂能一

日忘哉然方贫贱时思有待以荣其亲既涉仕途义不

敢私其身从役万里飞书驰檄计不反顾迨乎绥定而

还䇿勋飮至

天子念劳臣积阶至二品

纶诰蜜章推及三代乡里益啧啧称公为善教子子奉

朝命归葬更为非常之荣世有君子当快其遇而更怜

其志之至是而始遂也铭曰

木生火为光明火不离木子父道以成不求名而名不

求荣而荣教子义方实显实扬归从先人无忝所生体

魄孔安曰锺厥祥其以卜子子孙孙之庆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提督山东学政忍庐黄公

   墓志铭辛丑

公讳登贤字云门系出徽之程氏祖大城县学教谕讳

华蕃少失二亲母舅无为州同知大兴黄公讳尔悟养

以为已子遂从其姓著籍为顺天人考侍郞讳叔琳学

者所称崑圃先生也以进士高第陟馆阁柄文衡历封

疆享高寿终妣后武夫人侍郞公年三十七而生公雍

正二年举顺天鄕试年才十六父不欲其速化会抚浙

携以自随母卒于里第亟奔丧归侍郞公为怨家诬奏

欲中以危法

宪皇帝察其诬但令在海塘效力当是时公方弱冠感

家门顚沛祖母吴太夫人年高惧其以忧致疾时时依

膝前解慰弟登谷尚幼公以家督搘倾扶危形神交瘁

犹以馀力兄弟相勉学问切劘无虚日侍郞公旅羁吴

中八年少得以解内顾之忧者繄公是赖中闲与其弟

更代来南省视兼得从诸名胜游所学益进乾隆元年

成进士分部学习得户部河南司额外主事越七年实

授江南司主事转员外郞又二年进陕西司郞中皆在

户部长官器公才能剸䌓常令兼摄他司恢恢而办洞

悉利弊吏不能欺遇兴革大事推公定议奏上靡不报

可为尚书海公望𢰅

皇后躬蚕

上览之称善询何人为之海以实对由是擢广西道监

察御史迁吏科给事中转𠛬科掌印给事中巡视通州

漕务丁忧服阕补戸科给事中再任𠛬科掌印巡视江

南漕务前后任台察给谏凡十一年所陈奏皆切于时

务可施行者山东灾运奉天河南天津米接济公言如

此则东省西界北界为有僃矣惟靑莱距济东窎远利

津昌邑以南诸县山径崎岖陆运复不易谓宐豫粮仍

旧运通而以南漕如数抵拨近从淮安盐城出口由海

直达沂州府属之夹仓口靑州府属之宋家口莱州

府属之胶州东门外海口分贮平粜则东界南界亦俱

得资接济又言饥民就食他方向有留养资送之例然

其中有本来游惰之民无业可资转以荒年为幸及资

送回籍往往成群滋事有于经过鄕村抢食作践者臣

以为赈恤之恩难容滥及递送之例当有区分被灾之

区自有赈济劝其母轻远岀其巳岀者惟老弱残疾留

养外馀听其自为谋食至愿回籍者陆续资送按日分

遣多不过三十人如有强梁之人混入队中者即绳以

法别行递解回籍庶乎主客相安不受外来之扰其他

如除幕客盘踞省会之弊杜经纪巧昂钱价之害提比

捕役专责成府厅磨勘试卷令考官𮞉避漕丁馀米许

在通岀粜诸议咸奉

旨允行废员刘光训以县丞署知县被黜贿通文𨕖司

书吏藉起复原官文躐补知县公劾奏论如法其巡南

漕归也复

命称

旨擢太常寺少卿寻迁光禄寺卿又升授太常寺卿盖

骎骎向用矣会

上御门班退公素短视不知

驾犹未起即于班后憩坐部议革职及所司别请

𥳑人复奉

恩旨留任三十二年改宗人府府丞明年擢都察院左

副都御史

命往湖南审核茶陵州城工覆 奏有平允之

褒又明年授仓场侍郞甫三月

𥳑署漕运总督是冬实授加兵部尚书衔公在农部久

又两任巡漕于漕政素熟悉处置轻重咸得其宐丁有

所资运乃速达明年督运北上

命随军机大臣同入见

眷顾方殷公因越常例奏请调剂湖南疲帮并水次州

县建仓事宐且请亲往镇江察勘挑浚奉

旨申饬部议降调去官需次当得运使

上加恩以三品京堂用三十六年复补授都察院左副

都御史三十九年奉

命提督河南学政

特调山东盖是时寿张贼初平士习民风亟须整顿

上以公有威重故改用公公之生也侍郞公正提学山

东今相距六十六年而复继斯任凡整饬士习崇励风

教一以先侍郞为法先是东人于大明湖三贤祠增祀

愚山施公及侍郞公为五贤祠公至瞻谒重加修葺并

置祭器且默自矢以母贻先侍郞之玷视事年馀恭遇

圣驾东巡于界首祗迓

上见公容痩

谕加意调养盖公唯以尽职为念虽积劳成瘵而犹不

自知也

恩赐之隆亦视前学政有加是夏按试曹州阅卷不异

常时忽命子嘉绩具遗疏且曰生于山东死于山东命

也生于学署死于学署数也吾分止此夫复何憾目注

书笥他无所属至夜端坐而逝时乾隆四十一年五月

十二日也享年六十有八公奉侍郞公极孝自以生晚

不及亲见父少壮所行事毎于燕闲侍谈随得辄录今

所传年谱率本于此学不务杂以小学近思录为主文

弨馆公家毎好纠梓本书籍之误公曰读书以求益也

今书并受君之益矣余知其以此规我也娶曲阜孔夫

人袭封衍圣公谥恭悫女操身俭约有文采而不肯自

著见先公二十八年卒子五人端绂县学廪生早世景

纬拔贡生今知江西安义县嘉绩以誊录议叙分发江

西候补县丞符彩进士今知浙江台州府脩纯府学生

早世女三人一适举人河曲县知县张德𭰁一适监生

四库馆誊录陈箴一适进士户部主事包愫孙六人应

桐县学廪生仲馥府学生季馨泰宁进冠文衡公豫作

遗教置书笥中令祔葬祖茔官阶祗称见在不可仍称

总漕前衔母以浮词长语作行述公子遵其教以某年

某月某日葬公于韩山祖茔之旁来乞铭呜呼余之不

工于缘饰也公素知之巳铭曰

出自贵介庸愈孤寒服官三纪左瓢右箪退食一编无

营无竞生斯卒斯信知有命即事求理坐言可行再蹶

再起

帝嘉老成鞠躬尽瘁聿追先德前光后辉东人是式全

而归之韩山之原上配若考下启后昆

   封儒林郞翰林院编修邵君墓志铭甲辰

呜呼士有绩学砥行以没其世而不能自致身靑云之

上所蕴不得以大发舒于时此交游知识之所为重太

息也虽然屈伸显晦之理犹夫阴阳昼夜之代嬗终郁

不耀理固无之既不于其身必于其后人吾以此验诸

人世往往而合今吾鄕邵太史请吾铭其先君子之墓

因得以悉行履之详亦吾言之一征也案状君讳佳鈗

字藉安自宋南渡来世为绍兴府馀姚人曾祖琳前明

进士山西⿰氵𠔏洞知县祖炳县学生赠修职郞考讳向荣

由举人会试中式内阁中书改知县终镇海县学教谕

赠文林郞翰林院编修前母陈氏母蒋氏俱赠孺人教

谕君年过四十未有子祷于神梦神自书丛中䌷片纸

授之巳而举君占者曰书种也祖母张钟爱特甚比就

傅不程以所业少长会季父征士坡自京师归教里中

君谛听其㫄即能为人演说因试之文振笔立就家人

咸讶其何遽能是也自是从季父学学日进继随教谕

君于镇海镇海之士咸推服焉君于文不随俗好识者

以为在明江右五家中与章罗酷相似亦尝以诸生试

高等宐可以食饩矣顾缺出蚤晚无一定卒不与相値

仅补增广生乡试屡诎而君志气卒不少挫居贫所守

益峻其天性之笃也尝侍严亲疾不解带者五阅月夜

则究岐黄家言遂通其旨剂量医所处方飮之愈季父

客会稽而病君在镇海闻之疾驰往奉以归会稽至馀

姚仅二百里而舟不能径达中隔以曹娥江舆轿登陆

肢体不得展舒渡江再易舟又过两坝牵挽上下始达

于姚江病者苦烦闻邪许之声不堪尢甚君于陆行舁

以凉床施幕其上风日不侵过坝则约滴水为号以齐

众力辘轳无声而舟巳进其用意体贴入微若此教谕

君既告归君事二亲曲尽其欢疏小圃以娱之日求所

嗜以进之以亲居北方久溲面效北人为馎饦亲食之

甘于论著之散见者皆为缉综成帙与季父遗书并藏

之唯谨邑有介士徐君义不受人之周母病君托言负

其家金厚遗之后其母死又鬻田以为赙其勇于义率

此𩔖虽家人未尽知也晚年喜诂易诗文偶一为之多

出人意表以乾隆四十八年九月乙巳卒年七十有二

及见其子贵受卦文林郞晋封儒林郞如其子官妻袁

氏封安人子三人履涵蚤世晋涵乾隆三十六年举礼

部试第一人成进士官翰林院编修鼎涵国子监生女

二入适名族孙六人秉恒秉仁秉华秉理秉章秉瑞以

卒之明年十二月某日葬于邑文山之南原铭曰

吉梦神告诞生文人谁之不如而郁湮不伸其行可式

又进于文孝乎惟孝而乃醇乎醇尝药知医巧变入微

泆而为义欲人莫知是曰隠德天其知之及身食报有

子而才有子而才众推班扬领袖南宫润色玉堂锡以

淸资方来未艾泷冈之文将母有待见托下走作此铭

诗虽曰不文庶无愧辞

   浙江杭嘉湖海防兵僃道周公墓志铭乙巳

公讳克开姓周氏字干三号梅圃湖南长沙人乾隆四

十九年七月二十日以疾终于浙江杭嘉湖兵僃道任

年六十有一士民悲悼相与言曰天胡不俾终惠我民

邪大吏以闻

上深惜之公子内阁中书舍人有声闻丧星奔将奉公

柩归鄕以葬丐余为铭余尝见公于江宁又客太原为

公旧治故老犹能述公治行公子以余尝典学于其鄕

师事余是不可辞案状公以鄕贡士中乾隆十九年

试明通㮄引 见发甘肃以知县用葢刱举也値甘肃

军兴即协办军务署张掖古浪实授陇西调宁朔凡历

四县擢知固原州以忧去复补云南姚州知州

特擢贵州都匀府知府调贵阳缘事罢复用为山西蒲

州府知府调太原擢授江西吉南贛宁道署布政司使

事坐失岀逆书案吏议效力军台

圣恩许赎罪即 命往江南以同知用署知江宁府事

特除江西九江府知府调南昌未几即擢浙江粮储道

调补今职此公扬历之本末也性劲直不以依阿骩骳

取容所至为民兴利必计长久治狱必当其罪于威势

无所瞻畏虽以此取怨怒勿恤也大吏久而知之屡以

最闻

圣上深悉公任事有风力故再折再起不久淹也宁朔

旧有汉唐二渠与 大淸渠而三百姓资以灌漑唐铎

堡之地有暗洞焉以泄滨湖宿水修治不善汉渠之水

不行泛溢为害议者苟趣目前欲加填塞宁夏利而宁

朔不利公坚主修复时春月资水甚急民以不及待相

阻挠公期以五日可就及期夏民群持畚臿来拟不就

即填塞耳至则工巳垂竣反相助为尽力葢么蚤筹度

某所有石可用某项有钱可借故能成之之速如是县

民闰姓为旗人所仇丛殴致毙旗员以获偷拷问为辞

公验状非偷且身有伤须考实将军闻之大怒诘以不

当株连公据律令为对竟致凶渠于法一破姑息之习

人皆以为快在太原修复属县之风峪口堤堰以除水

患往时毎为奸民占荒者浮议沮其事及闻公往勘复

蚁聚蜂拥汹汹马前公阳言吾不审当若何试推晓事

者导吾往得三人械之以行曰若率多人将复抗我耳

有絷吾马者必置若法众纷然各散去于是SKchar堤行视

堤亘十数里其尾为水所决弥漫平田中无所归复循

而下则汾流带之中隔民田公以开田偿直询诸民民

曰以潦田易永利某等愿不受直堤卒以成民因为祠

以祝公公于临财廉亦不以赂要结上官近年甘肃浙

江官吏皆以赃败而公绝无连染当时诮公迂者举皆

丧身亡家公独安于其官获保令名以终呜呼仕者不

可知所自立欤公督修海塘当潮汐之冲毎苦垫陷昼

夜不离工所积劳冒屠以至于大故岂不哀哉举此数

端亦可以见公之崖略矣祖讳炳父讳宣智举人溆浦

县学教谕以公贵 赠皆中宪大夫祖妣某氏妣侯氏

皆恭人公初入仕授文林郞妻张氏封孺人后所得阶

封皆以貤赠子三长即有声征仕郞以中书充历代职

官表纂修官次有度早没次有蕃孙二鸣鸾鸣鹭女四

人婿皆士族三巳嫁一许字未行卜以某月日葬于县

之某原是宐铭词曰

惟礼有云勤事而死则祀之公之尽职自初仕国功民

功耀前轨口而祝者遍畏垒行书其实上太史报功有

典俾筵几神则如水魄在是以此为淸白吏归金之所

讵不美乎

   黄母方孺人墓志铭辛丑

今之卜葬者吾惑焉以父祖之骨为子孙博富贵之具

而一奉命于地师地师之说又言人人殊交持而不相

下则狐疑而不敢决迨世逾久则枝逾繁宐于孟者或

疑其有害于仲若叔若季亦惟恐其不利己也交相迁

延宁使其亲棺朽骨腐终不敢轻议葬事达官富室扬

扬然伸睂抵掌出入光辉诸事耻不若人独至于葬其

亲反不得下比于窭人子之蓬颗蔽冢犹得以安体魄

而无暴露之患此其人于天下岂少也哉使其闻潮阳

黄母方孺人之事宁不愧焉孺人普宁方氏讳淑考宪

韶四川重庆府同知及笄归于黄是为同庵府君讳应

泰举拔萃科应

廷试𠋫𨕖儒学教谕归而复举于鄕得乙㮄未仕遂卒

同庵始为诸生时娶孺人患前妣郭孺人墓地卑下将

改卜孺人力赞成之于时祖考妣之丧犹在浅土则以

从祖兄弟人多议不一同庵之父虽能不惑于形家之

说然犹虑持之过急则应之反缓乃延地师为兄弟所

信服者于家令其择地孺人主中馈之事必丰必洁惟

恐少怠彼将不肯尽力如此者数年地师感其意良厚

指一穴谓其众兄弟曰此最吉众兄弟咸以为然于是

遂葬实孺人之阴为相也既而良人先卒君舅后亡督

诸子独肩附棺之事盖视前此少易焉则孺人之素行

孚于人者深也近三十年中黄氏之门遂无停丧不葬

者岂非见理明决而又善于委曲调剂故事集而内外

安之无异言噫可谓难能也巳其他闺门细行不悉书

书其大者子五人长霖次鸣鸾皆诸生次象玑国子生

次作乂先卒次云章国子生女一人适海阳乡贡生陈

雄略孙七人莲峰瞻峰皆诸生馀皆业儒以乾隆四十

四年二月五日卒年八十有二同庵君已前葬诸孤重

于启竁乃以明年十一月六日举孺人之丧葬于县竹

山都长美坑之原距同庵茔域仅数里未有铭其女夫

余所取士也重以为请乃铭曰

不裂而泄不啮而缺地不违天爰得吉穴昔孺人之安

先人也今后人之安孺人也昭尔子孙后先一辙

   冯恭人墓志铭壬寅

恭人氏冯为代望族考讳元方广西按察司使母王淑

人冯公与四川布政司使阳曲李公讳如兰交相善也

遂以恭人归李公次子天培由进士历郞署岀为湖南

衡永郴桂道复授广西左江兵僃道官罢恭人偕归里

中凡十有四年而卒年六十有七时乾隆四十有六年

九月三日也逾年十一月某日葬于太原县许丹村之

原先期以状来请铭余素知兵僃君之贤今乃知恭人

实有助云恭人少随父任兵僃君奉父命就婚焉既而

应乡试归冯公止一子聘兵僃君之妹亦命之蜀就婚

既行而冯公疾作恭人忘其将免身者日夜左右奉汤

药唯谨生男三日而冯公疾革即强起茹哀视附身物

无一遗憾又惧母夫人年高不宐过哀所以调护扶掖

者无不至洎与弟扶柩归代以积劳几滨于危逾年始

差布政公以王淑人所生止此女不堪远离命且留侍

母久之布政公卒官始归奔丧家旋被籍至无以给朝

夕恭人安之无愠容迨兵僃君仕于 朝恭人奉姑曹

夫人命送小姑嫁来京师未几复至代由代至太原由

太原至京复至代十馀年中往还殆无宁岁兵僃君家

赀既尽所得禄不足以给裘葛仆马费士大夫举京官

之贫者必曰李君而君弥自刻苦微特不受非义并不

轻从人乞假恭人仰事俯育黾勉有无坼钿移绣辛苦

备至兵僃君乃得壹意职事绝无内顾忧既而从宦衡

阳南宁以远离二母居常悒悒闻当䥴秩喜谓兵僃君

曰今乃获偕君归事老亲矣归二年而母王淑人卒又

四年姑曹夫人亦卒侍病送终僃尽哀礼恭人为女为

妇之道尽矣以夫贵 诰封恭人子二长德申增广生

员次锡琏殇女四皆适宦族孙二应垣应均铭曰

处素贫易处暴贫难雪霜骤至当之鲜欢幸为男子专

奉二亲女也及笄辞家适人丰约一致恩义无二天鉴

孔明咸遂其志以亨其迍以荣其身同德贤夫无或缁

磷井椁既具高邱之原铭以考信我词不繁

   谈孝贞墓志铭乙巳

女子外成以适人为家者此人道之常也离己之父母

而事人之父母义则有降而情则无降故巳嫁而孝不

衰者称焉若夫兄弟凋零幼孤未立惧亲年之易老伤

左右之无人撤环瑱以守贞奉盘匜而致养遇値其变

则其事为尢难有若江宁谈氏孝贞女者名淑范旦泉

君之爱女也母许夫人女善承两亲意自小即愿长依

父母及笄闻将为择对则涕泣终日旦泉有两子先丧

其长子其遗腹幸男也而次子又夭女愿SKchar子职之志

益坚未几母亡长嫂又相继逝天伦之乐生人之趣旦

泉举无得焉女上承下抚综理井然复劝父置侧室亲

择端谨者令视寝举一男今巳就傅矣其孙授室后亦

生男旦泉今乃有子有孙且有曾孙矣是皆女辛勤鞠

养之所致也性严重寡言笑家人咸惮之以乾隆五十

年六月十九日卒于室年四十有三其父痛之甚以其

年十月十九日附葬于祖茔之㫄请余为之志并铭之

女孝而贞国人所称在室伊何降酷相仍生我孑然意

先志承扶厥微绪家用是兴先闻其乡有万孝女十指

养母相依白首昔惟北宫今乃有侣述殊志同孰敢轻

不卜兹幽宅日月其良魄归于土神或在堂

         弟子定远凌和钧云韶校







抱经堂文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