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经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抱经堂文集 卷第十五
清 卢文弨 撰 景闽县李氏观槿斋藏嘉庆丁巳刊本
卷第十六

抱经堂文集卷第十五

          东里 卢文弨 绍弓

 跋

   汉卫尉衡方碑跋癸卯

此碑近时所榻以校隶释所有尚不及其半中有云阶

夷愍之贡经常伯之寮谓其以孝廉察举而为郞中也

夷谓伯夷愍谓闵子古闵愍通用如春秋诸侯之谥闵

者亦作愍也碑中两寮字金薤琳琅皆误以为宾岂传

录之不审耶碑云感背人之凯风诗邶亦作鄁此并省

去邑不虞不阳即不吴不扬参国起按本之齐语下本

肇末上缺一字必竱字也寝暗苦𠙽下今缺一字而⿰氵𠔏

氏本则为仍字其下所注缺字今本则颇似字形碑

云诏选贤良招先逸民君务在失顺其文举⿰氵𠔏氏本

如此余谛视碑则⿰氵𠔏云缺者颇似寮字其失字上半剥

泐实非失字乃英字也时诏书令选贤良务先逸民而

衡君欲举其寮之贤者又欲顺诏书之文故下云巳从

政者退就敕巾盖令其弃官而就举也隶释于含泽戴

仁下注云缺六字其实止缺二字此则都氏本不误也

 翁覃溪得旧榻云是失字非英余疑非旧榻也后人

 就其损处𡚶开耳

   汉荡阴令张迁表颂碑跋

篆额两行云汉故榖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其首云君

讳迁字公方陈留巳吾人也下叙其先世则举张仲张

良张释之张骞四人云爰曁于君盖其繵𦈐曁字分作

既且二字得毋书者不谙文义致有斯误繵𦈐即蝉联

也叙其行履云治京氏易少为郡吏征拜郞中除谷城

长叙其政绩云蚕月之务不闭四门腊正之际休囚归

贺八月算民不烦于乡随就虚落隐恤高年路无拾遗

黄巾初起烧平城市斯县独全下即以寛仁恺悌称之

又云流化八基迁荡阴令吏民颉颃追送如云周公东

征西人怨思于是刊石竖表云云葢谷城故吏所为立

也此碑不见于欧赵⿰氵𠔏郑所录唯都氏金薤琳琅中载

之但阙五字耳余今所得又阙八字然都氏所云阙者

今皆可辨其一字都氏已知为郞字它如开畿㝢开下

阙一字碑作上似众字头下似之字又颇近于窆字

而音义则不可晓揆其意则当为辟岂声之转遂可借

用欤又烧平市平下阙一字今案是城字下截尚可辨

又道区别上阙一字今尚有其字之形流化基化下阙

一字今审是八字并不阙八基即八期葢张君在谷城

凡八年而后迁也碑以禽狩为禽兽以殡为宾以张是

为张氏相系为相继中謇为忠謇佩玮为佩韦沛为

蔽芾即羁字蚕即际字即算字其纪立

碑岁月在中平三年岁在摄提之二月葢丙寅歳也若

唐鄜州宝室寺钟铭云大唐贞观三年摄提在岁云云

案是岁为己丑次年乃庚寅而亦云摄提何也此尚有

碑阴纪岀钱姓名余皆有之都氏不载疑并额皆未之

见也文后忽赘诗云旧国其命惟新二语不晓所谓汉

时风俗固不知有忌讳类如此

   汉博陵太守孔彪碑跋癸卯

此碑隶释作孔彪金薤琳琅作孔𩃄此字碑已模糊其

形仿佛是𩃄实即彪之变体此碑在诸隶书中形独小

其结构颇与唐世碑版相近其文虽多用经语不可谓

之善属文也⿰氵𠔏氏云彪后迁下邳相河东太守而碑额

犹书其前官者以碑阴考之乃博陵人不忘甘棠之惠

而为此碑也于此可见汉时风俗之厚降而后世所谓

去思碑者大率在迁任将去之时树于所经过之地使

其得见之耳安有去官之后其人已没而犹为此举乎

彼其政无可称祇由吏胥感其私惠强率闾里之钱而

为之者比比是也白香山诗云古石苍苔字安知是愧

词噫其能免于愧者不亦罕乎

   汉仓颉庙碑跋癸卯

是碑已全损惟仓颉天生德于大圣四目灵光数字可

辨碑侧有云有一字疑是衙令朔方临戎孙羡从事永寿二

年朔方太守上郡𠆩君察孝除郞中太原阳曲长延熹

四年九月乙酉诏书迁衙令五年正月到官奉见刘明

府立祠刊石表章大圣之遗灵以示来世又云下行自

纪姓名此下书岀钱者姓名及钱数有不甚泐者有守

左尉万年长沙瑗字君平万年县也长沙乃覆姓此稀

姓亦所仅见余观上所记则是仓颉庙乃刘府君所立

碑中亦有刘府君三字而孙羡自叙其历官之详且云

奉见刘明府立祠刊石则此文孙羡所为也余寓太原

新脩府志尚未得见不知阳曲职官中曾载此孙羡姓

名否府志失载

   汉孔褒碑记癸卯

碑云君讳褒字文礼孔子廿世之孙泰山都尉之元子

此碑首数字尚明了并其馀可辨识者共七十有二字

而已褒乃宙之子融之兄也裴松之注魏志云山阳张

俭为中常侍侯览所忿疾刊章捕俭俭与褒有旧亡投

褒遇褒岀时融年十六因留舍藏之后事泄兄弟争死

诏书令褒坐焉碑有云元节所过元节即俭之字也又

有云后会事觉临难引质各争授命盖即叙此事而其

下文已脱烂赵氏金石录⿰氵𠔏氏隶释皆不载此碑无从

知其后事若何碑之立必在中平元年党禁巳解之后

故得直书其事而无所讳避也前云家业春秋以下似

叙其所学又有爵固辞语上下文义皆不接续惜哉

   魏鲁郡太守张猛龙碑跋癸卯

此碑书甚古拙亦多别体猛龙字神字世人率未

识也氏族作氏挨巉岩作岩张老作张沮渠作沮

淭夙宵作霄风作蹈作耕作当南北朝多有

世俗创造之字如颜氏家训之所讥者此类𣃔不可以

渉笔尔来士君子多知崇尚说文凡古书相传之旧非

许愼氏之所有者一切改令复古此又似未免矫枉过

直

   北魏汲县齐太公庙碑跋癸卯

先晋太康十年三月尚父裔孙范阳卢无忌来为汲令

以县嶓嵠之下旧有太公坛场荒而不治乃依旧脩造

镌石立表在今县治西南隅此表吾未之见后北魏孝

静帝武定八年太公裔孙尚氏诸人以无忌置碑僻据

山阜遂率亲党更营碑祠于博望亭平显之所在今县

西北三十里请太守穆子容为文记之子容并为书无

忌之表于前而乃以己作系于后其结衔云通直散骑

常侍聘梁使平东将军中书侍郞恒州大中正脩左史

汲郡太守穆子容山行之文朱竹垞引李白诗朝歌屠

叟辞𣗥津八十西来钓渭滨而韩诗外传称文王举太

公时公年七十二两者不合无忌表曰康王六年齐太

公望卒按尚书顾命有齐侯吕伋文则伋巳嗣公为侯

非卒于康王时也竹垞之言云尔余案无忌明据竹书

纪年之文非得之流传也周公封鲁太公封齐皆其子

之国而身留京师故有三年报政之语周公在而有鲁

公伯禽宁太公在而不可有齐侯伋乎竹垞讥之非是

特太公遇文王之年诸家所纪七十为多但不知定当

文王何年计武王即位元年至康王六年巳六十二年

公遇文王纵晚亦须在前数年即以外传所说计之公

之寿巳百三十有馀矣而无忌之表云盖寿百一十馀

岁然则公之遇文王疑不过在五十时公之女为武王

后以此参证不应乃在耋齿孟子言太公闻文王善养

老来归若五十内外不宐即言老然人情毎预为晚岁

之计者亦多矣岂必当年即巳需养乎况太公非沾沾

仅为一身计者其慕文王仁政之美亦必不专在一节

故愚以为孟子所言正不可胶执以为七十之确证干

隆癸卯七月庚寅朔在阳曲书天气如南方深秋时

 善养老之义孟子具有明释正不必文王自养其称

 二公为二老亦頥文耳且老亦不专指年老家相称

 老楚公子围方娶而伯州犁称为寡君老岂必拘于

 七十方称老哉甲寅正月二十六日重阅记

   唐光禄大夫张琮碑跋癸卯

书甚剥泐其文为于志宁所撰以前有黎阳公于四字

尚隐约可辨也额篆书文正书不知为谁某矣中惟蘖

下改木从兮骄旁易马为女颇觉新异张琮字文瑾武

威姑臧人除睦州刺史未到官而卒唐史无传

   唐礼部尚书张碑跋癸卯

此碑篆额尚完题云大唐故礼部尚书张府君之碑中

有诏葬故金紫光禄大夫张裔之语以唐书儒学传

考之即张后嗣也其云聊遵置薤之言俄喧伐枳之咏

余初㤀伐枳出何书孙诒榖语余出后汉书岑彭传彭

𢆯孙熙为魏郡太守舆人歌之曰我有枳𣗥岑君伐之

碑即用此事

   唐汾阴献公薛收碑跋癸卯

额云唐故太常卿上柱国汾阴献公薛府君碑篆尚完

好碑文摧剥不完其可辨者亦多模糊唯对逸𥳑于嵩

岳多识比于广微及飞鲁连之箭草陈琳之书数句尚

连属云

   唐褒国公段志𢆯碑跋癸卯

右碑篆额正书书撰人姓名皆不见据宝刻丛编所云

则本无姓名也碑之下段今巳残缺余但得其上段书

法秀劲可爱闲有数字作八分体关中金石记云唐书

本传云临淄人此作邹平传云谥忠肃此作忠壮今余

碑不见有邹平人三字当是在下段中下段亦有数字

可辩者榻工以其模糊太甚而竟弃之耳

   唐申文献公高士廉碑跋癸卯

此碑残缺难读首行大唐故关府仪同三司尚书右仆

射上柱国字尚可辨其云大都督太宰假黄钺淸河昭

武王者乃其祖岳也旧唐书以为太尉不言其谥又云

父劢袭爵淸河王改封乐安旧书劢作励当以碑为正

云于九嵕山之南趾墓而不坟今碑在醴泉县之刘洞

村当即其地也集古录以为贞观二十一年立许敬宗

撰文赵模书丹案碑称文皇帝又云太宗庙庭考士廉

配享在高宗即位之初然则此碑之立亦在其时不得

言贞观明甚

   唐赠太常卿褚亮碑跋癸卯

此褚登善之父也与瀛洲学士之列致仕后年八十八

而终赠太常卿谥曰康碑残阙许其中完整者二百四

五十字而巳八分书书者与撰文者姓名皆不见亦无

岁月亮卒于贞观时碑云遂贤抚瞻霜露永怀罔极岁

月绵远凄凉荒垄则碑之立当更在其后也额曰大唐

卿之碑篆书其秩字之左为一下木右旁作耆而省

其中闲之匕此字不见说文太常卿古之秩宗余初以

意定为秩字后见钱詹事说乃褚字褚字是也昭陵石

刻记疑是殷仲容书谓与马周碑如出一手余谛视此

书之点多圆如粟粒而马碑似此者甚少其匡郭亦不

全肖也铭有云纂禖承业昭钧㭊宇不得其解当问之

   武周夏日游石淙诗石刻跋癸卯

武后以久视元年夏行幸嵩山赋石淙诗并序太子及

群臣和者共十有六人皆七言四韵薛曜正书刊于平

乐㵎之北崖十六人者皇太子显相王旦梁王三思内

史狄仁杰奉宸令张易之麟台监张昌宗鸾台侍郎李

峤凤阁侍郎苏味道夏官侍郞姚元崇给事中阎朝隐

凤阁舍人崔融奉宸大夫薛曜守给事中徐彦伯右玉

钤卫郞将杨敬述司封员外于季子通事舍人沈佺期

也朱竹垞于康熙己卯跋此谓漫漶者仅三字惟张易

之昌宗姓名为人击去然犹可辨识今年乾隆癸卯

得榻本漫漶巳多除二张姓名外其全损者计四十有

五字相去仅八十有五年便巳如此曜书如瘦藤其顿

折处如肿节在书家又别一体其字率依武后所造竹

垞谓此碑难榻兼睿宗及狄梁公之诗搜辑者均未之

及今余晚岁犹获见此未必非幸

   武周珍州荣德县丞梁师亮墓志跋癸卯

梁君名师亮字永徽先世自河汾迁于秦其云安定乌

氏人乃其族望也唐人重族望作史者往往亦相沿袭

称王曰太原称许曰高阳不知以地著为𣃔后之地理

书志人物者更无从考核矣若梁君实安定人胡为先

茔乃在终南山而梁君亦葬于其地乎其人由医生起

家军兴以输粟功授上柱国修乾陵补隐陵署丞谪授

绥州荣德县丞秩满言归卒于益州蜀县梁君官甚卑

生平无所表见其家殆饶于赀故能户庭不出鞍甲匪

疲而遂获转输之赏及其殁也犹能乞工文善书者以

贞诸石然书撰人皆不署名何也岂意有不㞕耶唐初

诸功臣将相丰碑巨刻迄于今摩灭过半而此志勒于

武周时独完然无恙何其幸也中多用武后新字以

代年盖取万万千千之义此万字省从上画亦有中作

力字者唯石淙诗中则作两万字然亦省者多也又而

代天埊代地乙代日代月石淙诗又圀代国代圣

代授亦作代初石淙诗石淙诗代君𢘗代臣

𤯔代人○代星郑樵六书略论变更中载武曌所改字

传写多讹今以所见者正之如此

   唐纪国先妃陆氏跋癸卯

妃河南洛阳人其讳与字碑皆空而不书父爽尚书库

部兵部二曹郞中隋书亦有陆爽非其人也贞观十七

年𠕋为纪王妃麟德二年六月薨于泽州馆舍灵轝还

京陪葬昭陵碑文今不全然其可读者甚华赡称妃有

七德云书法秀丽为明文待诏之所从岀凡华字皆缺

末笔岂即妃之讳与

   唐于惟则建陀罗尼经幢跋癸卯

此建于唐宣宗大中二年正月者书法与小欧为近其

模糊者巳太半矣后有记乃处士王铉撰中有云于公

称惟则本河南人也家赡温恭人称英亮云云乃关中

金石记误以为惟则撰文则不应自誉如此葢由其文

剥泐难读故失之不审耳又案文是幢本在长安县城

之艮隅今乃在西安府学学中似此者猥多余谓学乃

孔氏之宫明皇孝经开成石经之在其地宐也彼二氏

之言胡为乎亦置于此当以道流诸刻归之道观佛教

诸刻归之僧寺庶乎各得其所

   唐济度寺尼惠源和上神空志铭跋癸卯

惠源俗名萧氏唐司空宋国公瑀之孙也瑀好浮屠法

舍宅为沙门比邱尼法愿其女也而惠源又继之其曰

神空者非塔也而又别于常人之墓故立为是称也志

述其遗命云于少陵原为空迁吾神也又云以某月日

从事于空遵理命也空读如匿空旁岀之空此二字颇

新异志铭杨休烈𢰅侄定书真行相杂颇有浑朴气象

开元二十五年九月二十有三日镌中闲空四字盖言

受戒于某寺尼也某寺下空二字尼下空二字不能审

知故阙而不书舍此则无一字阙者甚可贵也

   唐王居士砖塔铭跋癸卯

此铭一字不损盖近时重摹者也居士姓王名公其人

笃信释氏但未岀家耳其殁也遂从浮屠之法曰收骸

起塔盖火化也其文则上官灵芝所制敬客正书中闲

早标先觉于先觉上空二字不解何意砖字从尃误又

烦恼之恼作惚臆𢰅无理不可以误后人

   唐义兴周夫人墓志跋癸卯

志云夫人义兴人也汉真将军勃之苗𧜟晋辅国大将

军处之孙皇明通之女姻不失媛当是援字之讹晋以匹刻作

秦适为太原王府君静信之妻盖其父与夫皆非显者

叙其夫亦举遥遥华胄为言后云以兹吉晨赴杜城东

郊之礼也余初疑句有脱字及观大历闲光禄卿王训

墓志亦云迁厝万年县浐川鄕浐川原之礼也则当时

自有此文法志不知何人作但有岳也匪才忝为叙述

之语岳则其名也而不著姓铭亦甚率略此石旧在长

安农家毕中丞云近为山西汾阳某氏携去今此拓本

模糊者仅三字不知是元刻抑翻本也

   唐颜鲁公书东方曼倩画赞跋癸卯

鲁公守平原时谒东方先生祠下见夏侯孝若所为画

赞乃开元八年刺史韩思复所刻叹其字形纤靡将四

十年渐不可识鲁公于是更作大字以贞诸石余得此

本体势严正风力凛然天宝十三载至今巳九百八十

馀年而字皆完好鲁公谓字大可久其信然邪乃广川

董彦远在宋宣和日巳谓其石今已刓剥后世复为摹

榻以传乃书院待诏人所书耳即如是亦已历五六百

年而石何以不坏岂此又为近代所摹勒邪虽然优孟

似叔敖虎贲似中郞要必尚有相近者近且令人起敬

况其真乎此本尚是三十年前所榻上有陵县之印是

时国书犹未改篆体也其一二破损处乃为人钉壁之

所致非本然也

   唐内侍李辅光墓志跋癸卯

右碑崔元略撰巨雅书巨姓也后汉时有汉阳巨览为

梁商掾吏著名碑云门吏晋州司法参军巨雅以元略

长兄尝宾于北府以元略又从事中都俱饱内侍之德

将命录实见托为志是元略自言因巨雅之托而作也

关中金石记乃云巨雅元略之弟巨雅曾为晋州司法

元略又官于中都故𢰅书此志以记功德大误碑文自

明亦不待辨碑中用仕君子士仕古通用至宫掖作官

掖笔之误也局字戸下著勾讯字言旁作丸皆破体碑

元和十年四月立今剥落者仅十六七字馀尚完然何

其幸也

   唐淸净智慧观身经铭碑跋癸卯

此唐美原县永仙观主田名德所𢰅并集晋王右军行

书文甚剥泐其标题尢不易辨识关中金石记名之曰

永仙观主田尊师碑萧森文名德集书非也萧森所𢰅

乃永仙观记亦集右军书同在一碑森称尊师集王羲

之书勒淸净智慧观身经铭碑刻石实迈古今云云今

以其言谛视碑之首行智慧观身四字隐隐可辨其下

云三皇内景弟子永仙观主兼检校奉先等县威仪田

名德集晋右军王羲之书盖名德即尊师之名也美原

今为镇属富平县又有一碑篆额曰大唐检校两县威

仪兼永仙观主田尊师德行之碑惟光行书上一碑大

历六年十月立此碑先后相去殆亦不远可知

   唐太常丞赠谏议大夫温佶神道碑跋癸卯

此碑字可辨者无几其文牛僧孺所𢰅其署衔云淮南

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营田观察处置等使金紫

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扬

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奇章郡开国公至姓名则巳

磨泐矣书者裴潾衔及姓名尚全额未之见其衔名亦

皆不可辨温佶者温造之父也旧唐书造传载父辅国

太常丞新唐书附造传于温大雅传下载佶事为详云

佶字辅国以字行碑载依颜平原李临淮而文多烂脱

新书具详之碑叙兴元之乱李绛被害宰相泣于上前

及遣造往诛叛卒文亦多𣃔续又云唐制位三品者父

祖得以刻石记神道僧孺于尚书云云下阙叙中称佶

为谏议公铭中则称先生后年月阙以旧书造传及僧

孺传考之造为检校户部尚书东都留守判东都尚书

省事在大和五年七月僧孺之出为扬州长史在六年

十二月今文中称造为尚书则碑之立当在大和七年

冬以前以其年十一月造入为御史大夫其转礼部尚

书以九年五月逾月而造遂卒矣故知当在七年无疑

   唐西平郡王李晟神道碑跋癸卯

此近时所榻然字迹尚不甚模糊唯其闲有为妄男子

增益者如具以状闻闻字上本空一格今本作具以状

以闻既无此文理而次以字全乏端重之容与前后以

字无一相同者又唐文宗年号大和本是大小之大今

本于大字内增一点作太与碑中所有太字相较其点

略小亦后人妄加也魏明帝与北魏孝文帝年号是太

和而文宗则是大和他碑版咸可据旧本新唐书亦然

今人皆一例作太和矣安知不反执此碑以为左证乎

   宋穆庭秀穆伯初二墓表跋癸卯

二穆父子也庭秀名宾其子伯初名端皆不仕本河南

人徙居章印相继在熙宁年闲卒葬女郞山之阳至政

和三年庭秀之曾孙涘乃请洛阳王寿卿为文兼为之

篆以表之字大如杯严整有法殆鼎臣之流亚也文亦

𥳑净可观寿卿字鲁翁黄鲁直称其书法非章友直

所能管摄抑其人品亦高尝被召至京师使篆字说辞

以与王氏之学异后以命李孝扬而寿卿终身布衣则

其笃信古学不随俗尚为可见矣

   宋龙泉山普济禅院碑铭跋癸卯

碑在汧阳知陇州阎仲卿𢰅文沙门善俊行书自署广

慈禅院文学沙门习王右军书关中金石记云古有集

书无称习书者习书应是依仿为之笔画虽近却甚拙

𨹟如阎字作门内陷右军时必无此体余案碑中讹字

尚多如虔字似𢇮门右似冈迎字从邙猒字左胃右友

奢字从𡗜范字从凡至冠绝作贯绝容可通用樊笼作

烦笼殆不可通矣阎字内左作阝右作下日似陷字

而亦非也

   元重立开化珤岩阁记跋癸卯

石晋时刘知远为北平王河东节度重修蒙山开化寺

珤岩阁判官苏禹圭为文记之支使苏晓书丹篆额今

碑乃元至正八年重立者后署御史郭方亨誊书字甚

丑恶且多讹别文云谬尘郄桂获厕庾莲今作庚莲元

本当不如此蒙山在今太原县西记云开化寺为北齐

天保末所建唐高宗及晋王李克用皆重修文于前代

帝王亦皆提行其用意颇近厚也

   元少中大夫梁天翔碑跋癸卯

右题元故少中大夫西蜀四川道肃政廉访使梁公神

道碑铭李源道𢰅文赵孟𫖯真书元明善篆额少中名

天翔字飞卿汾州平遥县人世为武弁独以文阶起年

十八即为本县尹以民事询邑老皆曰可而后行祷雨

有应民为之勒石以颂后为礼部侍郞遣赈高丽饯还

授少中大夫成都路总管未几改授廉访使命下疾革

卒于都城年五十五至元癸巳年也夫以县人为县尹

而年又最少元之用人可为奇矣乃能克自振励询于

老成如子贱之治单父岂得以其少少之欤碑在今平

遥县城中其后裔所居之内厌椎拓之烦也为复壁以

隐之必不获已而始启焉余今所得者乃昔所拓之馀

   近刻随姚恭公墓志跋癸卯

此志真本不可得而见矣都氏金薤琳琅所载其缺文

皆注缺若干字亦有不能定其缺几字者此似见其真

本矣然细案之亦是据翦裁黏贴之本非元榻也盖其

所不缺者亦多有不联属处其所注缺一字二字者就

其文义必不仅止于是乃有妄人者即就其数而补之

读之多不可通都氏本有大象字周静帝年号也则不

能续因并去此二字其末谥曰恭公以下脱文必多今

本补乃为之铭铭曰六字揆之文气必不应尔且并不

知铭之有韵也于逝川下补何既二字与徽猷永远句

不相叶其谬妄一至是但观前署名两行实都本所无

一云内史侍郎虞世基𢰅文一云太常博士欧阳询书

丹又别有廪军二字乃补篇中所误遗者盖篇中有莫

不家实食句食上脱廪字又将之泉又竭句将下脱军

字都本则作食廪与将军文并不缺而近人刻金薤琳

琅者乃以廪军置内史侍郎之首更大误矣又近本铭

后又别出祀掩二字盖因篇中方陪祀岳遽掩佳城二

句祀误作纪又掩字脱故补正之耳观此则近本亦非

竟全然无据者但不知阙疑而妄作以欺世为可恨耳

唐太宗祭比干文近亦翻刻然其位置一仍其旧所缺

几何字可得而指数也使仿刻者尽如此又何讥乎然

此书法实秀整不可谓不微有得于率更者余是以亦

不弃焉

           弟子阳湖李兆洛绅琦校









抱经堂文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