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经室集 (四部丛刊本)/二集卷第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集卷第二 研经室集 二集卷第三
清 阮元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二集卷第四

研经室二集卷三

  太傅体仁阁大学士大兴朱文正公神道碑

懿夫唐虞之际仲尼致叹尧舜之道孟氏所陈然则

际两朝授受之盛备元辅公孤之隆谟明弼谐非道

不言

圣天子纳所启沃以为帝德且极尊师重道之诚彻

乎始终孚于中外者非太傅朱文正公曷克膺此公

讳圭字石君号南厓晩号盘陀老人元至元闲远祖

福三居浙东明洪武闲德三迁萧山黄阁河遂为黄

阁河朱氏八传至公高祖尚䌹明末官游击曾祖必

名祖登俊我 朝官湖北长阳县知县中书科中书

父文炳陕西盩厔县知县始迁籍于顺天大兴三世

皆以公贵 赠光禄大夫 太子少保戸部尚书曾

祖母白祖母何冯母徐皆一品夫人公以雍正九年

正月十二日生于盩厔县有兄三堂垣筠公祖与高

安朱文端公同省为知县相友善淸名亦相埓公父

受经于高安故公十一岁即传高安之学年十三丁

母艰孺哀毁瘠服除补附学生年十七科试第一举

于鄕与叔兄齐名震都下公卿争延之次年会试中

式 赐梁国治榜进士出身改庶吉士习 国书座

师阿文勤公刘文正公鄂刚烈公皆以学行重之干

隆十六年散馆第一授编修明年 大考二等授侍

讲二十三年 大考二等授侍读学士公所𢰅进文

册陈宫中

高宗纯皇帝亟赏异之特达之知实始于此二十四

年主河南鄕试复 命旋奉 使告祭南岳登祝融

峰明年充会试同考官秋授福建粮驿分巡道抵闽

兼摄福州府事毁和合等诸淫祠民大惊服二十八

特旨擢福建按察使兼署布政司闽人裘自位假平

台湾功鬻武职狱连数十人公诛正犯一人诸受欺

者皆不坐有告家谱妄逆者谳之仅戮一𢰅谱者尸

不坐其子孙二十九年秋丁父忧戴星奔至京口阻

风哀号祭江风骤转抵京治葬于二老庄阡三十二

年服除补湖北按察使时缅甸用兵公司驿务无迟

误无扰累楚北乱民聚众公鞫之不少纵然胁从者

皆得免三十三年调山西按察使明年授山西布政

司秋奏立保固城工法令后任随时修䕶如𬯎在三

十年内与原筑官分赔下部议行三十六年暂代巡

抚事奏改吉州为散州与鄕宁并隶平阳府改霍州

直隶州以赵城灵石隶之又奏拨归化绥远二城

榖十万馀石配放兵粮以省采买而免红朽奏免士

默特蒙古私垦之罪以所垦无碍牧地三千一百馀

顷许附近贫苦兵民认耕纳租岁六千馀两增官兵

盘费奏太仆寺牧地苦寒宜改征本色为折色以便

民除弊皆下部议行三十八年勘归化城水灾奏抚

恤之且予修费借榖种其民种蒙古之地并请恤之

三十九年按察司黄检奏公终日读书于地方事无

整顿明年入

觐授翰林院侍讲学士四十一年 命尚书房行走

侍今

皇帝学时初置 文渊阁官

特授公直阁事主福建已亥鄕试四十五年督福建

学政将行上五箴于今

皇帝藩邸曰养心曰敬身曰勤业曰虚已曰致诚

上力行之及

亲政亦常置座右四十八年冬还朝明年扈 跸南

巡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郞阅浙江江苏召试卷五

十一年授礼部侍郞主江南鄕试督浙江学政五十

四年置萧山祭田百畞作圭田记冬还朝充经筵讲

官五十五年 经筵进讲时 诸皇子侍班听讲

高宗纯皇帝顾

今上曰此汝师傅讲之善春总裁会试秋授安徽巡

抚 命驰驿赈水灾乃携仆五人乘小舟与邨民同

渡赈宿砀山灵壁泗五河盱眙民以粮借怀远凤台

寿民以粮及种筑决堤六十馀丈民乃安复请展春

赈分厂亲给于民五十七年奏凤颍水灾 恩赏粮

种免民欠万五千两祁门县筑城成轻骑往验之至

新岭有欲巡抚怒其歙县令属掌亭人以饐餲进者

公恬然饱之五十九年调广东巡抚六十年兼署两

广总督旋授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尚书皆留巡抚

任𠸄咭唎国入贡呈土物于总督却之嘉庆元年

苗调两广兵万二千亲调遣之夏授两广总督兼署

巡抚六月 降旨内召曰将欲用为大学士也俄以

闽浙总督魁伦奏粤东艇匪驶至闽浙乃公总督任

内不能缉捕之咎寝前

命仍加 恩补安徽巡抚凤阳等州有水灾蒙 恩

赈亲给之官吏无敢侵者时楚豫多邪教流言安徽

有隐伏者公曰疑而索之是激之变也乃亲赴界上

筹防御遍𦲷颍亳等州城鄕聚长老教劝之遍张告

示𥳑明谆切民大感化故数年闲安徽无以邪教倡

乱者明年授兵部尚书调吏部尚书皆留巡抚任宿

灵壁水合肥定远巢来安全椒旱亲赈之民无逃亡

冻馁之苦明年蒙亳复水恤赈如之

高宗纯皇帝上宾于天今

皇帝初亲政即驰驿召公公哭且奔先上奏曰闻

太上皇帝龙驭上升胆裂呼天角崩投地钦惟

大行皇帝十全功德五福考终传器惬心于昭在上

皇上纯性超伦报天罔极窃闻定欲躬行三年之丧

此举迈千古而钦万世然而天子之孝不以毁形灭

性为奇以继志述事为大亲政伊始远听近瞻默运

乾纲霶施涣号阳刚之气如日重光恻怛之仁无幽

不浃思修身严诚欺之介于观人辨义利之防君心

正而四维张 朝廷淸而九牧肃身先节俭崇奖淸

廉自然盗贼不足平财用不足阜惟愿我

皇上恒久不㤀尧舜自任之心臣敢不随时勉行仁

义事君之道

上嘉纳之及至京哭临

上执公手哭失声旋命直 南书房管戸部三库自

是凡 国家大政有所咨询皆造膝自陈不草一疏

不沽直不市恩军机大臣不相关白公第在外城远

且隘 赐第西华门 紫禁城骑马加 太子少保

充实录馆总裁 国史馆总裁己未会试总裁冬调

戸部尚书时

上禁浮收漕米之弊外省以运丁贫仰资州县州县

取民不得不浮于是安徽有加赠银江苏有加耗米

之请部议将拟行矣公思之不寐综其数较原征加

倍乃决计驳曰小民未见淸漕之益先受加赋之害

不可行并令漕司以后凡事近加赋皆议驳以体

皇上损上益下之意长芦盐政奏盐价一斤加钱二

文公驳曰前芦东因钱价过贱已三加价又免积欠

二百六十万两馀欠展三年商力自寛且今钱价渐

贵所奏应毋庸议广东布政司奏陞滨海沙地赋公

驳曰海沙淤地坍涨靡常是以照下则田减半赋之

今依上中田增赋是与沿海民计微利非政体且民

苦加赋必多坍豁别有涨地亦不肯垦不可行后仓

场衙门复请预纳钱粮四五十倍准作义监生公驳

曰国家正供有常经而名实关体要于名不正于实

有伤断不可行凡驳议皆亲属藳奏

上皆韪之五年秋兼署吏部尚书公之舆夫殴伤禁

门兵免 太子少保解三库事复以彭文勤公堕马

西华门内公呼其舆入门舁之违例议降二级仍留

任六年陪祀祈榖坛末曙误行坠甬道下伤左跨

赐医 赐食络绎于道遣内监赍

朱谕至第视病询事公随时覆奏三月小愈即趋

朝夏充会典馆总裁阅殿试卷七年秋扈 跸滦阳

制以戸部尚书拜协办大学士仍加 太子少保衔

公谢折云岂有嘉谟嘉猷入告我

后于内勉期无欺无隐仰惟上质于

天八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以原衔充 日讲起居

注官春夏皆为留京办事大臣阅 大考翰詹卷九

年春用乾隆九年故事 幸翰林院先期晋公 太

子太傅及幸院 赐宴联句

御书天禄储才扁摹刻院堂以墨迹 赐公第公在

翰林为二十四科前辈资最深且掌院事领袖淸班

瀛洲典故盛且荣焉十年正月宣 制拜体仁阁大

学士管理工部事

上以是命为遵

先帝遗诏也命诣

裕陵谢明年春公感寒多痰𠻳步迟蹇肝火触右目

微眚

上曰此火盛也可以游览散之乃赴西山吕邨二老

庄祭墓过戒坛潭柘诸寺秋复祭墓游西山时公年

七十六矣九月奏乞休

上曰待八十当为寿旋 命戸部尚书戴公衢亨赍

赐诗十韵及王鸠杖

谕天寒闲二三日入直且俟日出后至南书房𠊱

召对每 召对则预定召对后期十一月庚午寒甚

干淸宫 召对毕降阶忽痰壅归第

上遣侍卫领医官来视疾疾少差 赐假两月十二

月乙亥坐外轩作刍献诗有云天道神难测民心惟

一中知人可安众 居所自持公

上将

亲临公第丁卯复 命戸部尚书戴公来夜逾子痰

盛气微遽薨是五日戊寅也报闻

上震悼泣谕朝臣 降制曰大学士朱圭持躬正直

砥节淸廉经术淹通器宇醇厚蒙

高宗纯皇帝特达之知由词垣擢补道员洊历两司

内用为翰林学士

特命入直上书房朕讲贯诗文深得其益嗣以卿

出任封圻有守有为贤声益懋迨擢至正卿

皇考即欲用为大学士朕亲政后召令还朝在南书

房儤直有年𥳑任纶扉深资启沃凡所陈奏均得大

体服官五十馀年依然寒素家庭敦睦动循礼法洵

不愧为端人正士𢌿倚方殷本年入秋以来因患病

稍久气体就衰朕优加眷念赐杖赐舆时加存问朱

圭感恋弥殷时时力疾进内朕鉴其诚悃特行给假

两月俾得安心调养叠遣御医诊视冀得就痊正拟

日内亲至伊邸宅视疾兹遽闻溘逝深为悼惜于初

六日亲临赐奠己派总管内务府大臣阿明阿赍赐

陀罗经被并著先派庆郡王永璘带领侍卫十员前

往奠醊追维旧学良用轸怀着晋赠太傅入祀贤良

祠赏给内库银二千五百两经理丧事其任内一切

降革处分悉予开复所有应得恤典著该部察例具

奏己卯

上亲临奠三爵哭不止回 宫不待内阁拟谥 特

赐谥曰文正复 降制曰昨因大学士朱圭溘逝业

经降旨加恩因思乾隆年闲惟故大学士刘统勋蒙

皇考高宗纯皇帝鉴其品节

赐谥文正易名之典备极优隆顾刘统勋于署总督

任内曾经获咎褫职复蒙

皇考施恩录用至朱圭立朝五十馀年外而𫾻历督

抚内而洊直纶扉身跻崇要从未稍蹈愆尢绝无瑕

玷靖恭正直历久不渝犹忆伊官翰林时

皇考𥳑为朕师傅尔时朕于经书巳皆竟业而史鉴

事迹均资讲贯其所陈说无非唐虞三代之言不特

非法弗道即稍涉时趋之论亦从不出诸口启沃良

多揆诸谥法实足以当正字而无愧毋庸内阁拟请

著即赐谥文正本日朕亲临奠醊见其门庭卑隘淸

寒之况不异儒素眷念遗风怆怀未巳著于本月初

九日由内务府办饭一桌派二阿哥前往代朕赐奠

俟殡送时派庆郡王永璘前往祖奠目送以示朕眷

怀旧学哀荣僃至之至意复𢰅抒痛诗十二韵

命南书房翰林黄公钺于殡前焚之壬辰 命礼部

尚书承恩恭侯阿拉

谕祭公第距内西华门仅半里许 御跸时出入礼

不久殡乃以甲午启殡庚子葬于二老庄吕邨旧阡

陈夫人祔焉明年

御制碑文刻石阡门上巳日

上谒

西陵跸路距公墓数里

上远眺松楸追怀怆恻 命工部侍郞英公和诣墓

赐奠

高宗纯皇帝实录成以公总修八年 赐祭一坛长

子锡经服满以京卿用袆哉

上之重贤傅任名臣纳哲辅之益隆饰终之典至矣

非公之淸介忠正师表人伦上致君下泽民曷克膺

乎此哉公丰厚端凝中和醇粹为仁若渴抗义不挠

坦白公诚绝无城府于经术无所不通汉儒之传注

气节宋儒之性道实践葢兼而有之取士务以经策

较四书文诚心锐力以求朴学经生名士一览无遗

海内士心向往悦服佳士之文未荐被落者读而泣

之才士黄景仁张腾蛟死称悼之通人寒士必扬其

名于朝秦誓一个臣之心公断断有之公领试事不

受外僚赠遗不留贫生银布政数省平馀银巨万悉

不取抚安徽裁芜湖关陋规闽省洋商陋规事发

钦使𦲷治独公实不受一钱公官于外厓岸廉峻中

朝大官绝无所援管部事持大端不亲细事数十年

淸操亮节人皆仰之公以孝弟为仁之本事父爱敬

本于天性父杖兄跪而以身蔽受之恸母氏早殁事

庶母谢几如母语子辈曰古人祭必有尸仿之以申

吾慕非过礼也庶祖母李抚公有恩 貤赠一品夫

人事诸兄悲愉如一体别则梦见聚则联床兄之丧

哭之咯血几致毁事寡嫂尽敬抚诸兄子如己子三

䣊故交靡不周恤教子孙读书敦行皆诚笃有公之

风公尝曰吾三十九岁夜坐忽腹闲自暖由SKchar上贯

于顶甘液自咢下注由是流转至老不绝实因自致

非关学力乃知朱子注参同契本非虚语公年四十

馀即独居迄无一妾

御制抒痛诗有云半生惟独宿一世不贪钱知之深

也公为文笔奥博沈雄 国家有大典礼𢰅进雅颂

诗册文跋

高宗纯皇帝必亲览之以为能见其大颂不忘规或

陈坐隅或 命诸 皇子皇孙写为副

圣制诗或寄示 命和公官抚督时

上在书房常颁手札积一百三十九函装六卷归朝

缴进

上亦书数年怀公诗数十首为二册上册题曰蒹葭

远目下册题曰山海遥思以示公公跋曰臣之芜陋

何足以当非常眷注惟有此心不敢欺耳于大学义

利之辨通鉴治乱之由天命呼吸可通民情忧乐无

闲反复敷宣不以为迂阔而远于事情也公文集

 卷知足斋诗集三十馀卷元请刻公诗公命元𨕖

为二十四卷

上命以刻本进 赐题七言律诗四首于卷首公𬒳

先帝特赐蠎袍笔墨荷包等物今

上赐大珠绿缝靴黑狐毳袍

先帝御用四圑龙卦四开衬袍等物其馀 恩赍多

不具书公配陈夫人宛平人思南府知府邦勋女干

隆十四年来归有妇德四十年八月以疾卒 赠一

品夫人生二子锡经己亥举人一品荫生官刑部员

外郞迁戸部郞中次锡纬附学生先公卒女子子一

适通州冯秉𩨃秉𩨃官张掖县知县孙涂庚申 钦

赐举人锡纬生女孙一适萍鄕刘元恩吏部侍郎刘

公凤诰子也锡经生曾孙三甘霖香霖贯霖元不才

为公门生受知二十馀年矣㑹持父服居鄕公之子

书来命为碑文不敢辞秋免䆃服当执心丧敬按年

谱及平日所知者泣为叙铭曰

星精岳神蔚为

帝傅学正文明道深性固

先帝任公决于一顾授钺卜瓯久隆知遇公遇盛时

佐祁辅妫

君为尧舜臣为皋䕫经邦之道坐而论之非

帝宣纶世秘未知

帝曰调元资于师相旧学交修天工寅亮温树之闲

靑蒲之上苍生被泽黄扉孚望公之保民敷政优优

公之储材其心休休德如霖雨淸比江流庭不旋马

路无喘牛公有恒言并举二事曰不嗜杀曰不言利

公之讲史长编资治公之执经十章衍义皤然三公

迈荣轶光乃不憗遗而觐

先皇

帝凭和轼怆眺阡冈勒碑堕泪西山苍苍

  常生谨案文正公子属家大人𢰅碑文磨石以待家大人以未大祥不为韵语之文迟寄数十

  日公子迫不及待属吴学士鼒代家大人为文刋石及此文到京而碑已刋矣

诰授光禄大夫刑部右侍郞述庵王公神道碑

公姓王讳昶字德甫号述庵以居兰泉书屋学者称

兰泉先生先世居浙江兰谿县高祖懋忠迁江南靑

浦县名在几社曾祖之辅祖玙父士毅皆以公官累

赠至光禄大夫刑部右侍郞母钱太夫人以雍正二

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生公公少颖异博学善属文体

貌修伟弱冠为名诸生侍父疾居丧尽礼服除家益

贫作固穷赋以见志乾隆癸酉举于鄕甲戌成进士

归𨕖班二十二年 南巡召试一等第一 赐内阁

中书协办侍读直军机房洊陞刑部主事员外郞郞

中三十三年以言两淮盐运提引事不密罢职时缅

甸未靖阿文成公以定边右副将军总督云贵请公

佐军事遂至腾越出铜壁关击贼江中胜之缅酋乞

降阿公属公草檄允其降班师旋永昌缅甸贡表久

未至复从阿公如腾越三十六年温公福代阿公移

师四川办金川事奉

旨授吏部主事从温公西路军进讨温公属公作檄

斥僧克桑罪遂克斑烂山进攻日耳寨阿公奉

诏由北路进兵兼督南路公复从阿公军攻克美美

卡以皮船渡水克小金川僧克桑遁泽旺降进讨大

金川阿公奏公无兄弟母年七十馀明大义勖以殚

心军事今从军五年矣得

旨陞员外郞三十八年至当噶山山脊绝险官兵营

垒与贼错处且雨雪甚夏温公兵溃木果木阿公亦

退兵至翁古尔垄时警报络绎

诏旨叠至公力疾叱马悬厓日行数百里夜治章奏

文书于礟火矢石之中无误无畏冬大兵复进据美

美卡攻大板昭小金川平补员外郞擢郞中复从讨

大金川克勒乌围刮耳崖四十一年三路兵合攻益

急索诺木等率众投罪公草露布告捷于是两金川

地悉平公在军中前后九年每有所攻克辄议叙凡

加军功十三级纪录八次凯旋之日以戎服行礼

赐宴 紫光阁

赏赉优渥奉

旨王昶久在军营著有劳绩陞鸿胪寺卿赏戴花翎

在军机处行走秋擢通政司副使四十二年三月擢

大理寺卿四十四年乞归改葬光禄公曁嫡母陆太

夫人依迁葬礼服缌秋赴京冬授都察院左副都御

史四十五年授江西按察使檄府县力行保甲禁族

祠讼门之习坐堂皇六十馀日决狱百馀案秋丁母

忧哀毁尽礼服除补直隶按察使调陕西按察使奏

命盗逃犯宜于定案时𨒪通缉议行之逆回田五倡

乱奉

命僃兵长武时贼𫝑张兵少公试礟巡城籍强壮缮

守具民以无恐京外大兵皆过长武用车马以万计

公飞书草檄立办之曁乎班师迄无一误河南乱民

秦国栋等戕官奉

旨督缉获之五十一年授云南布政使云南铜政繁

公尽发故籍著铜政全书示补救调剂之术五十三

年调江西布政使五十四年擢刑部右侍郞五十八

年乞归修墓冬还京以病乞休

上鉴其老允之

谕以岁暮寒俟春融归明年归名其堂曰春融堂嘉

庆元年以

授受大典至京与千叟宴四年

纯皇帝升遐复至京谒

梓宫蒙

召见敕建言公密封以进不留草夏归靑浦分赔滇

铜鬻田宅以入官居于庙庑朋旧赠遗尽以刻书五

年年七十有七重游泮宫十一年年八十有三五月

病疟六月初六日病甚口授谢

恩表自定丧礼属元𢰅神道碑文初七日鸡初鸣公

曰时至矣遂卒子肇和以嘉庆十二年春葬公于崑

山县雪葭湾年字圩即公所自营生圹也公妻邹夫

人祔焉侧室许陆黄三孺人亦从葬焉公之扈

驾巡山东江浙也古帝王圣贤名臣陵墓祠庙尝分

遣致祭已卯庚辰壬午顺天鄕试辛巳癸未会试五

为同考官壬子主顺天鄕试皆以经术取士士之出

门下为小门生及从游受业者二千馀人又尝主娄

东敷文两书院

钦定通鉴辑览同文志

大淸一统志续三通等书奉

敕与纂修事又奉

敕删定三藏圣教经咒遍译佛典深于禅理者不及

也前后奉 使鞫奏高邮州假印重征江陵县偷减

堤工等七案公正研求分别虚实高邮州案巡抚府

州并拟罪堤工案以知府草率捏饰劾落其职公之

为学也无所不通早年以诗列吴中七子名传海外

初学六朝初唐后宗杜韩苏陆侍宴赓歌赐赉稠叠

词拟姜䕫张炎古文力追韩苏碑版之文照于四裔

积金石文字数千通书五万卷所至朋旧文宴提倡

风雅后进才学之士执经请业舟车错互屦满戸外

士藉品藻以成名致通显者甚众公治经与惠栋同

深汉儒之学诗礼宗毛郑易学荀虞言性道则尊朱

子下及薛河津王阳明诸家居忧不为诗文不就征

聘生平重伦纪尚名节笃棐之诚本于天性在军营

和平𥳑易自科尔沁王以下皆亲重之为司冦时与

阿文成公为旧识他非所契尝训子曰易言比之匪

人不亦伤乎非匪人之能伤比者自重其伤也公所

著书春融堂诗文两集宏博渊雅有关于经史文献

金石萃编靑浦诗传湖海诗传琴画楼词续词综等

书皆刋成馀若天下书院志征缅纪闻属车杂志朝

闻录等书四十馀种尚待次第校刋之元居忧受公

遗言𢰅碑铭不敢辞既除服乃为铭曰

怐于儒者不达政事习尉律者迷误文字惟公兼之

经术为治荏弱于文无能即戎折冲千里于经鲜通

惟公兼之乃多战功尊汉学者或昧言性悟性道者

妄斥许郑公兼通之履蹈贤圣皇熊疏义拙于文词

陆沈藻缋朴学不知华实并茂公亦兼之公为君子

筮匪不比冲澹其神靖共其位𫾻历中外进退礼义

公为名臣

帝嘉厥功金川磨盾 紫阁弢弓狱平政饬本孝于

忠瞻彼中江秀锺峰泖海内淸望云闲大老虽不憗

遗亦欥寿考佳城郁郁葭湾之中杏归春雨莼起秋

风勒铭无愧碑树桓丰

  吏部左侍郞谢公墓志铭

公姓谢讳墉字崑城号金圃又号东墅先世㑹稽郡

人系出晋太傅庐陵郡公后远祖讳琛一迁嘉善县

之枫泾镇曾祖讳元一祖讳春芳父讳永辉皆以孝

友文学传其家并因公贵累

赠封为光禄大夫吏部左侍郞公少颖异举止端雅

如成人读书不忘究心实学经史百家靡不综览干

隆十五年以优行贡太学十六年

南巡召试弟一

赐举人授内阁中书十七年

赐进士出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办翰林院事

撰翰林院文与翻书房措词并误落职廿四年献平

定回部铙歌复原官在 尚书房行走充 起居注

日讲官丙子庚辰顺天鄕试癸未㑹试皆同考官乙

酉福建鄕试正考官洊陞授翰林院侍讲右春坊右

庶子翰林院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郞以父

忧去官起复拜前官授工部侍郞充 经筵讲官卅

九年提督江苏学政

上东巡狩时两金川荡平

御制告成太学碑文

特赐先睹于是撰平定金川说得

旨嘉奖四十三年春调礼部左侍郞会试知贡举吏

不敢欺士皆称便秋充江南鄕试正考官四十五年

复充知贡举调吏部右侍郞国史馆副总裁冬吏部

有捐复事公议与大学士阿公不同

上从公议四十六年充会试正总裁 殿试读卷

上擢钱棨为一甲第一钱公鄕会两元皆出公门至

是成三元称盛事四十七年转吏部左侍郞四十八

年充江南鄕试正考官即授江苏学政五十一年旋

召问时政公疏言洪泽湖形势日浅昔如釡今如盘

偏灾赈恤请改本色为折色银由藩司印封给发以

防吏弊

上谕以折色不能应饥民之急河务

命公亲往履勘勘知前奏误请议处奉

旨寛免先是大学士阿公以公被江南传闻考试不

公对语嘲诮入告至是

召对训饬降补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郞五十四年

京察以前事革职留任 尚书房各官旷课

上以公在

内廷久尢切责降补翰林院编修冬复

命在 尚书房行走和诗

赐福字

恩遇如前公病湿

上遣太医院堂官临治六十年得

旨以原品休致时公疾日笃

今皇帝曁 皇子 皇孙遣中使存问公尚敬询

起居伏床叩首称谢四月卒距生于康熙五十八年

九月春秋七十有七累阶至光禄大夫公至性孝弟

居亲丧哀毁骨立及通显每遇晋阶辄以悲继喜逢

讳日未尝不涕泗交颐也公事贵以礼待下不骄大

学士傅文忠公以礼聘授馆额驸尚书忠勇公曁文

襄王皆冲龄请业公九掌文衡而江南典试者再督

学者再论文不拘一格皆衷于典雅经义策问尢急

甄拔丁酉拔贡科所选皆孤寒尢重江都汪中容甫

汪强记博闻才气横发贫困未知名于时公语人曰

予之上容甫爵也如以学予于容甫北面矣其不惜

自贬以成人名如此公再督学元始应童子试公奖

励极力居公第读书数年高邮李进士惇嘉定钱进

士唐山阳汪侍讲廷珍仪征江侍御德量通州胡学

士长龄阳湖孙观察星衍甘泉焦明经循金匮徐孝

廉嵩等识㧞不可胜数是以江淮南北怀经握椠者

靡不服公之学愿得若公其人者再莅为幸公所著

安雅堂文集十二卷以经史小学为本虽心好沈博

绝丽之文而择言必雅 国家有大庆大功雍容揄

扬拟诸雅颂安雅堂诗集十卷格律凝重直溯盛唐

东墅少作及存稿四书义二卷典丽独绝尢𣸧文律

六书正说四卷发明三代造字本义诠证秦汉诸儒

之说刋正二徐郑樵戴侗杨桓周伯琦等谬误尢好

钟鼎古文独追象形象事𧰼意之本谓许愼篆文乃

沿秦石刻结体校以商周尊彝岐阳石鼓则形事意

三者皆所不及指微抉奥令人解颐形声转注假借

三事亦博揬仓雅出入经训故公之为小学也依据

许氏而更溯其本又尝校正荀子杨倞注逸周书孔

晁注合之卢学士文弨所校锓板贻学者公初娶费

夫人

赠一品夫人继娶金夫人

封一品夫人子五昌鉴庚寅举人蚤卒恭铭庚子举

人丁未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候选八品京官扬镇

钦赐举人应锵捐职州同知卒庆锺太学生女二孙

八江宇澄淮河汉济泗伏保乾隆六十年十二月二

十日公子恭铭等葬公于嘉善县四中区藏字圩夫

人祔焉时元督学浙江敬勒铭曰

吴越之间灵秀所钟仁悳之后必大厥宗怀毓纯笃

实生我公我公孝弟禀于幼冲推以事

君迺克竭忠

帝曰汝才既博且鸿用汝于文黼黻郅隆臣殚厥学

赓拜 禁中五花书凤九章绘龙其文或或有有其光熊

熊秉鉴景彻物无遁容气伸隽异泪感孤穷士敦经

术皆公之功惟

帝肓臣千石代农惟

帝教臣协恭和衷惟

帝爱臣恩周始终臣形虽阻精诚尚充诗书雒诵子

孙其逢林泉冈道佳城穹窿云飞桓表日冷高松蠹

书漆𥳑题凑共封敬勒贞石纳诸幽宫

  刑部侍郞𢈪山阮公传

阮公讳葵生字宝诚号𢈪山淮安山阳人先世自明

初由淸江以武功隶大河卫七世祖嘉林宰益阳举

循吏第一擢监察御史曾祖晋县学生与同邑阎百

诗应鸿词征祖应韶监生父学浩翰林检讨两世皆

以公赠通政司参议公生之夕父梦客以宝石赠故

小字宝石六岁就外傅不好弄七岁孝经周易诸经

已成诵随父入京师与弟芝生齐名有淮南二阮之

乾隆壬申举于鄕偕弟就学于天台齐宗伯息园

辛巳㑹试取中正榜授内阁中书充方略通鉴辑览

两馆纂修官军机司员处行走缅甸不靖军书旁午

公入直甚勤秋扈

跸木兰㑹京师割辫案起蔓延各省公虚心推鞫日

一具奏大端以为本无其事妖言由是渐息三十六

年补刑部主事时总理刑部者为诸城刘文正公久

于枢廷识公才告同列曰阮某选西曹总谳事有人

矣明年兼云南司总办秋审三十九年鞫山东乱民

王伦胁从至部者无枉纵升员外郞四十一年升郎

中时有弟杀兄牛而兄故杀弟者议者以为弟是罪

人兄为尊长公判曰弟杀兄牛本非盗贼兄刃弟颈

实丧天良竟抵罪浙江捕盗船事有以内洋改外洋

者大吏均拟绞公判曰法严首恶律重诛心千总据

实报闻其情轻都司代改招详其情重概拟绞不可

且非称与同罪律义千总改拟流又有兄被杀而父

受赂私和弟首其事证父以贿拟徒公判曰为兄泄

愤手足之𧨏虽全陷父充徒恩义所伤实重使依前

拟不特父不能无憾于子子亦何能一息自安应改

子首如父自首例令其弟代父充徒则无愧兄弟之

义亦不贼父子之恩矣会有议复雠例宜删除者军

机大臣集议公𢰅议稿曰查律载父母祖父母为人

所杀子孙不告官而擅杀行凶人者杖六十其即时

杀死者勿论少迟即以擅杀论细绎律意登时杀死

勿论者盖子孙当场目击怨愤不惟不暇告官并不

及虑已擅杀故得勿论至少迟则仍是登场目击怨

愤故予以杖六十皆原其仓卒不告擅杀之罪也若

既逾时到官有司不为昭雪或势豪稽诛凶手诡脱

子孙含愤操戈乘𨻶刺杀则所仇者实为应抵之人

其所复者亦有应得之罪但

国家明罚敕法𡨚无不伸律文虽载引此者稀纵有

一二借口报仇者然国法已彰私仇即泯假如其父

之𡨚既伸其子即无仇可复所杀非应抵之人则于

法无可寛之律拟以谋杀定入情实原为罪所应得

至于律文相沿已久自当仍旧以俟法外之仁庶几

情与律两得其平矣卒如其议公之理刑允正类若

此四十五年京察一等改监察御史部臣以刑名谙

习请留部㑹有疾请假南归四十七年冬入都先是

部臣奏公名

上曰秋审近当促之来及至补监察御史十二月

特旨以四五品京堂用擢通政司参议五十年审释

监禁待质之犯

特命专其成四月超擢刑部右侍郞九月办秋审平

允复邀

褒奖五十二年扈从滦河覆校 文津阁四库全书

命和诗三十馀首时台湾逆首林爽文执至部公侍

廷鞫昼夜无少闲而校书和诗如常五十四年二月

二十一日以疾卒年六十有三先是公父修淮安学

庙毕设洒埽㑹诸生日聚一钱为修庙资至公时钱

有馀公为置田名一钱庄立规条二十以期久远在

京师建淮安西馆于横街居鄕修勺湖草堂汎舟湖

上歌诵先芬总漕杨淸恪公改置丽正书院于城东

属公董其事院成出藏书数百种𢌿诸生读焉公性

孝友笃于宗族尢好奖掖后进与钱辛楣程鱼门诸

君交京邸设消寒吟秋两㑹为诗酒社平居廉介淸

洁门无杂宾退直后靑鞋布袜如诸生时暇则读书

自娱古文章疏于宣公温公韩范诸公外尢爱范忠

宣胡文恭诗赋出入汉魏六朝而以流丽为主晚乃

订其诗文为七录斋集二十四卷茶馀客话三十卷

阮氏笔训族谱若干卷子锺琦锺璟孙以立以言

论曰公治刑以明察平允见称于时然其神智所开

乃自唐宋诸贤奏议而来故能持大体不为苛细公

卿之异于刀笔吏者在此

  山东粮道渊如孙君传

孙君讳星衍字渊如江苏阳湖人明功臣燕山侯兴

祖谥忠愍礼部尚书愼行谥文介之后曾祖谋康熙

辛末进士礼部郞中祖枝生父勲乾隆丙子科举人

官山西河曲县知县君河曲长子也君生时大母许

太夫人梦星坠于怀举以授母金夫人比旦而君生

君㓜有异禀读书过目成诵河曲授以文选君全诵

之及长补学生员与同里杨君芳灿洪君亮吉黄君

景仁文学相齐袁君枚品其诗曰天下淸才多奇才

少读足下之诗天下之奇才也遂相与为忘年交君

雅不欲以诗名深究经史文字音训之学旁及诸子

百家皆心通其义钱少詹事大昕主锺山书院与君

讲学又极相重㑹陕西巡抚毕公沅以母忧居吴门

起复闻君名遂同入关西安幕府初开好贤礼士一

时才人名宿踵至君誉最高毕公𢰅关中胜迹志山

海经注校正晏子春秋皆属君手定乾隆丙午科大

兴朱文正公典试江南文正在都与彭文勤公约曰

吾此行必得汪中孙星衍公搜落卷得其经文䇿曰

此必汪中也及拆卷得君名而汪实未就试丁末以

一甲第二

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充三通馆校理己酉散

馆君试厉志赋用史记匔匔如畏和相国珅疑为别

字置二等引

见奉

旨以部员用故事一甲进士改部或奏请留馆时相

国知君名欲君屈节一见君卒不往曰吾宁得

上所改官不受人惠也遂就职又编修改官可得员

外前此吴文焕有成案或谓君一见相即得之君曰

主事终擢员外何汲汲求人为自是编修改主事遂

为成例补刑部直隶司主事总办秋审君所居埽室

焚香为诸名士燕集之所高丽使臣朴齐家入贡在

书肆见君所校古书特谒君为君书问字堂扁赋诗

以赠乾隆五十六年转员外次年春扈跸五台越年

扈跸天津会大风

御舟阻

上改肩舆至

行宫君约同僚步行卅里赴

宫门办事

上特赐缎五十九年升广东司郞中相国阿文成公

大司冦胡庄敏公皆器重君每有疑狱辄令君依古

义平议行君执法求平所平反全活甚多甲有窃主

财逾贯诣其友乙匿其数以告分金而逸事发乙得

知情藏匿罪人减等罪应流君以为律称知情则坐

乙不知满贯也应以所知数坐减问徒大司冦诘以

乙所言无质证如获甲言实告以逾贯奈何君言此

名例所谓通计前罪以充后数也乙卒减徒君又言

律文称囚者在系之名称罪人者犯事在官之名今

或末到官名之罪人或藏匿罪人问拟纵囚非正名

之义湖广有子护嫁母伤人至死狱

敕下法司议或以嫁母期服减于母则护嫁母不得

与母同科君以古者父在为母亦期屈于所尊嫁母

服期因宗子主祭非谓情当杀也引宋王博文请封

嫁母又为行服谓子无绝母礼又引唐八座议凡父

卒母嫁有心丧三年之制子无绝道故也护嫁母出

母俱当与母同议减鬬杀罪甲有驰车犯乙死者己

当过失杀罪甲恐以无故驰骤车马获重罪介所知

以兼金求免君曰吾不受暮夜金君罪止过失杀无

为人所诳也甲惭谢去有孝子为父报仇杀县役坐

死其父姊控部弟实为县役逼毙请检尸伤当道某

属托君君曰吾岂能枉法杀孝子哉其持正类此五

十九年京察一等次年五月奉

旨授山东兖沂曹济道君以济阴汤陵书传所传即

在曹南其山西荣河汤陵虽列祀典实宋以来传讹

之迹因遍考诸书据汉崔骃魏皇览晋伏滔汤陵在

济阴之说移山西布政司并考荣河之陵出后魏小

说家言张恩破陵得铭附会殷汤未为典要宜改正

申大府后君再官东省曹县令卒为修整汤陵庙屋

以祭田奉祀立碑纪事嘉庆元年七月曹南水漫滩

溃决单县地君偕按察使康公基田筑塞之君鸠工

集夫五日夜从上游筑堤遏御之溜归中浤不果横

决康公语君曰吾治河数十年末见以决口能即堵

闭者惟曹南之役吾与君成之省

国家数百万帑金矣时巡抚王德公调任浙江

上以山东新任按察使张长庚在军营不能来东

命新抚伊江阿会同旧抚举道员中能胜臬事者以

闻两抚以君名入奏奉

旨署按察司事君下车日以整肃吏治为己任亲问

囚定爰书矜愼庶狱甲与乙有姻共飮乙醉坠火炕

吐烧酒引火焰灼烂至死甲醉卧不知鞫狱甲以夺

壶斟酒有争鬬形拟鬬杀罪君曰甲主乙宾夺乙壶

劝之飮名夺实让也改甲坐过失杀出其罪有妇因

奸谋命狱其妇某家妾夫远出主母恶之会仆妇死

诬以谋毒问官又实以奸夫言妇淫主妇令仆妇守

之恶而行毒已具狱君鞫妇以某日归宁仆妇后二

日以子殇与夫争忿自尽出𡨚妇于狱囚有共殴人

至死过堂呼𡨚者自言本纤夫见所过有众共殴人

劝止之不从而去越数月邑令始拘讯之酷刑诬服

下手殴人君诘以众中有相识者否答以有舅氏某

为县役在旁知状密拘县役诘之乃因奸杀人县令

回护听其属甥认罪始以斗杀伤轻缓其死上司驳

诘改拟伤重入实囚知死乃不承君告县官乃以失

察处分枉人命吾为子救正阴祸也有诟詈妇女致

死狱君以事在一月前不得谓之忿激鞫得妇自与

夫殴詈自经状出生罪凡权臬七越月平反数十百

条活死罪诬服者十馀狱亦不以之罪县官云县官

实不尽明刑律皆幕僚误之也山左风气为之一变

君又以先儒伏生承秦蔑学之后壁藏尚书唐虞三

代载道之文得以不绝郑司农康成笺注易诗书礼

论语孝经可比七十子身通六艺皆宜建立五经博

士后大吏奏请郑被驳而伏准行其议实自君发也

潍县有武人犯法挟厚力求脱令不可干因贿通和

门属托大府君访捕鞫之械和门来者于衢巡抚奏

言河防任重宜令君回本任

上俞之君回兖沂曹济道任时各属感君廉正𨚫陋

规相率敛费赠君君不纳五月赴工秋江南丰工及

山东曹工同时漫溢君以无工处所得疏防咎大府

加之严议

上以兼管官特予留任君外补时有劝加级以防降

调者君曰吾安命故事道员严议无特

旨予留者盖异数云曹工分治引河三道君与济东

道署登莱道各治二十里君所治中段广深中程君

察弊严不烦扰不染指毕工校上下假引河共省三

十馀万两官民比他处得苏息凡河工堵筑决口须

于将合龙时放引河则水疾下而无停淤时堤未大

塞而巡抚欲放引河康河帅力止之不得既放水河

尽填淤于是又抽沟而曹工遂不能合矣四年二月

大府奏称君熟习刑名操守廉洁办理地方事务皆

裕如惟河务非其所长请以君留补地方道奉

旨允准先是河工分赔之员或得羡馀谓之扣费君

不取悉以给引河工费仍取领结存库是时曹工尚

未合河道总督巡抚亟奏合龙移君任寻又奏称合

而复开开则分赔两次𭐏工银九万两当半属后任

而司事者并以归君君亦任之曰吾无寸椽尺土然

既兼河务不能不为人受过也六月君丁母金夫人

忧归里侨居金陵祠屋六年四月元抚浙建诂经精

舍于西湖之滨选督学时所知文行兼长之士读书

其中与君及王少司冦昶迭主讲命题课业问以经

史疑义旁及小学天部地里算法词章各听搜讨书

传条对以观其器识诸生执经问字者盈门未及十

年而舍中士登巍科入馆阁及撰述成一家言者不

可胜数君澹于宦情又以大母老是以服阕后游吴

越间数年终以追河工赔项急不得巳再出九年至

都吏部奏请奉

旨仍发山东以道员用十年委署登莱靑道补山东

督粮道十一年许太夫人卒君哀恸过礼乞假三月

委知州代行公事山东卫河经临淸闸口夏秋水涨

高于闸内之汶水即闭闸谓之闷口粮艘阻滞君知

德州哨马营及恩县四女寺旧有两支河合流入老

黄河即钩盘鬲津故道经乐陵至海丰入海请开浚

以泄卫水异涨德州旧设满营驻防官兵五百口一

口为一戸增至二千七百馀口而额饷无可加每年

例支道仓米七千八百馀石内有折色米三千馀石

每石支银一两粮价昔贱今贵折色不敷半石之数

官兵日苦累道仓支剩馀米历年运交通仓者官丁

运费共需米银二千馀两君请以存给官兵本色除

折色不独恤满兵又省运费皆准行十二年六月署

布政司印值部使广少司寇兴在省按章供张烦扰

君愼守帑项不肯妄支事竣北行君独无所馈后广

以贿败豫东两省以支库获罪者众君不与焉十三

年君督运北上随漕入

觐请

上知君甲第及询在部在东年月毕面陈乞假三月

省迎老父于江南

上允行秋至江宁与族人置田为孙子祠肖孙子及

齐将膑象又择祠西铁佛庵废屋故址为许太夫人

建旌节专祠十月始回任自郯城取道费县访季桓

子得羵羊井铭于县署又属县令访曾㸃南城葬处

及澹台子羽墓立碑季桓子井上君官兖沂道曁权

按察时尝考太平寰宇记先贤闵子墓在范县东知

今所传在历城者为后世之误曾檄县令访求遗墓

嘉庆八年再至东省以察赈按行范县之墓所在

会河溢不能诣谒及官粮道忽梦浚井出古丈夫布

衣泥涂状自称闵子觉而异之因出赀属县令访视

废墓申禁采樵华亭唐晟宰是县以修祠堂门垣栽

种柏树申报乞君为文纪事并访义士左伯桃羊角

哀墓于县之义城寺东乞君考其事以存志乘十六

年七月君引疾归十九年应扬州阿盐使聘校刋全

唐文二十一年主讲锺山书院先是君父阳曲以君

贵封中宪大夫又加封通奉大夫君早年文辞华丽

继乃沈潜经术博极群书勤于著述性喜奖借后进

所至之地士争附之又好聚书闻人家藏有善本借

钞无虚日金石文字拓本古鼎𢑱书画靡不考其源

委其所为文在汉魏六朝之间不欲似唐宋八家海

内翕然称之君尝病古文尚书为东晋梅赜所乱官

刑曹时即撰集古文尚书马郑王注十卷及逸文三

篇归田后又为尚书古今文义疏 卷盖积二十馀

年而后成其精专如此其馀撰集有周易集解十卷

夏小正传校正三卷魏三体石经残字考一卷仓颉

篇三卷孔子集语若干卷史记天官书考证十卷寰

宇访碑录十二卷平津馆金石萃编二十卷孙氏家

藏书目内编四卷外编三卷续古文苑二十卷问字

堂文稿五卷岱南阁文稿五卷五松园文稿一卷平

津馆文稿二卷古今体诗若干卷其所校刋者有周

易口诀义六卷尚书考异五卷春秋释例十五卷孙

子十家注十三卷元和郡县志四十卷景定建康志

五十卷唐律疏议三十卷其馀篇简小者不可胜数

君以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十二日卒于江宁距生于

乾隆十八年九月初二得年六十有六君妻王夫人

名采薇工诗善书早卒君订其诗为长离阁集君初

以弟星衡子篯为子后君侧室金氏又生子𫷷俱㓜

元与君丙午同出朱文正公之门学问相长交最密

知君性诚正无伪言伪行立身行事皆以儒术廉而

不刻和而介屡以谔谔者不获乎大府于其卒也海

内学者皆悼慕之元爰为传且赞曰

君为儒者亦为文人以廉为孝以直为仁执法在平

布治以循测学之海得经之神人亡书在千载常新

  循吏汪辉祖传

君姓汪名辉祖字焕曾号龙庄晩号归庐浙江萧山

人父楷官河南淇县典史娶方氏无子侧室徐生君

方卒继娶王君生十一年而孤王与徐抚且教世称

汪氏两节母君才识开敏年十七补县学生员练习

吏事前后入诸州县幕佐人为治疑难纷淆一览得

要领尢善治狱乎情静虑侔境揣形多所全活以其

暇读书年三十九举于鄕又七年成进士需次谒选

得湖南永州府宁远县知县县杂SKchar2俗积逋而多讼

前令被讦去摄者政姑息𭶑者益伺间为挟持地流

丐强横势SKcharSKchar君下车即掩捕其尢而驱馀党出境

征赋期迫君用书告民剀切诚至民读之惭且感相

戒无负好官不逾月而输赋足额治事廉平尢善色

听剖条发蕴不爽轻重及其援据比傅惟义所适律

之所穷通以经术所决狱辞不可殚述人藉藉颂神

明而君益欿然听辞毕辄问堂下观者曰允乎佥曰

允矣遇罪人当予杖呼之前曰若律不可逭然若受

父母肤体奈何行不肖亏辱之再三语罪人泣君亦

泣或对簿者反代请得保全去卒改行为善延见绅

耆问民疾苦四鄕广狭肥瘠人情良莠皆籍记之然

后教民多种殖知礼让惜廉耻诫昏礼之费而民知

俭禁䘮礼之酒而民知哀鄙僿之俗翕然丕变岁以

大稔复行鄕飮酒宾兴礼祭建节孝祠行保甲政声

大播他邑有讼闻移君鞫之则喜宁远当食淮盐而

邻境多食粤盐淮盐直数倍于粤民多食粤私大府

遣营弁微服侦捕人情惶优君为帖白上官请改淮

引为粤引久之末报君引例张示谕民零盐不及十

斤者听侦弁谓君故纵私闻于总督君复揭辨谓县

官当绥靖地方张示谕民势非得己揭上总督镇洋

毕公沅大嘉赏立弛零盐之禁时伟其议称莽知县

云官宁远末及四年以足疾自劾免时大吏已疏调

君善化疑君诡疾有所避竟坐是夺职归民空邑走

送境上老幼泣拥舆不得行君归里値西江塘告险

塘关数邑田利巡抚觉罗公长麟吉庆先后遣官劝

君董其事不获辞兴事任工初定费钱二万八千九

百缗用君议增工倍之而省钱六千三百馀缗工用

坚实君一渡江谢巡抚归而闭戸积书数万卷不问

外事暇辄手自雠校以撰述课子孙嘉庆元年

诏举孝廉方正邑人以君应君辞君少尚志节老而

愈厉持论挺特不可屈撼而从善如转圜尝自谓生

平得力在吃𦂳为人四字故其自治汲汲孳孳不予

以暇性至孝痛父早殁两母孤苦抚己成立𢰅父母

行状乞天下能文章者以没身为期凡傅志铭诔赋

诗数千百篇彚为双节堂赠言集多至六十二卷自

以孤子所系甚重故终身于守身之义凛凛自防罔

敢陨越官私一介不取而不以所守自矜有誉之者

君怫然曰为淑女蹇修而称其不淫可乎为文质而

有法诗寄兴深远尢𮟏于史留意名姓之学读书贵

通大义凡所论述期实有济于用所交多老宿以道

𧨏文章相切劘所著书有元史本证五十卷读史掌

录十二卷史姓韵篇六十四卷九史同姓名略七十

二卷二十四史同姓名录一百六十卷二十四史希

姓录四卷辽金元三史同名录四十卷龙庄四六稿

二卷纪年草一卷独吟草一卷题衫集三卷辛辛草

四卷岫云初笔二卷楚中杂咏四卷归庐晩稿六卷

汪氏追远录八卷越女表微录七卷善俗书一卷庸

训六卷过眼录二卷诒榖燕谈三卷其尤著者有学

治臆说四卷佐治药言二卷嘉庆十二年年七十有

八卒子五人长继芳丙午举人第四子继培乙丑进

士吏部主事

论曰天下虽大州县之积也州县尽得孝廉者治之

则永治矣余读学治臆说佐治药言未尝不掩卷太

息愿有司之治若汪君也余抚浙尝行其书于有司

权抚河南复刋布之士人初领州县持此以为治虽

愚必明虽柔必强是故学与仕合济于实用其道易

知其迹易由其事尽人能之而其业亦终身莫能竟

君循吏也然孝子也廉士也呜呼良吏之所以必举

于孝廉者观于汪君其效不益可睹哉

  蒋士铨传子知廉

蒋士铨字心馀一字苕生号淸容王昶蒋君墓志其先为钱

氏自浙江长兴迁江西铅山始姓蒋翁方纲蒋君墓志父坚

有奇节袁枚蒋君墓志士铨生四岁母锺授以四子书及唐

人诗王昶蒋君墓志断竹蔑为波磔点画攒簇成字教之十

一父缚之马背游太行金德瑛忠雅堂文集序读凤台王氏藏

王昶蒋君墓志冠而归金德瑛忠雅堂文集序补县学生学政以孤

凤皇称之王昶蒋君墓志士铨天禀英绝有览辄记握笔如

天马怒驰超尘绝迹丁卯与于鄕甲戌考授中书丁

丑成进士入翰林散馆第一授编修居官八年乞假

养母历主讲蕺山崇文安定三书院洒然有终焉之

志士铨初入京师才名藉甚裘文达荐士铨与彭文

勤江右两名士以故

上屡问士铨

赐文勤诗并及士铨名士铨感

上恩袁枚蒋君墓志母没服终入京引

见以御史用旋患风痹还南昌士铨长身玉立睂目

朗然嵚寄磊落遇忠孝节烈事辄长歌纪之凄锵激

楚使人雪涕王昶诗话生平无遗行志节凛凛以古丈夫

自砺金德瑛忠雅堂文集序遇不可于意虽权贵几微不能容

其胸中非一刻忘世者趋人之急若𬷮鸟之发恩鳏

寡耆艾无所靳袁枚蒋君墓志藏园诗序诗古文词负海内盛名

王豫群雅集小序而最擅长者莫如诗当其意绪触发如雷

奋地如风挟土如熊咆虎嗥鲸呿鳌掷山负海𣹢莫

可穷诘古诗胜于近体七古又胜于五古苍苍莽莽

不主故常如昆阳夜战雷雨交作又如洞庭君吹笛

海立云垂实足开拓心胸推倒豪杰王昶蒋君墓志高丽使

臣饷墨四笏求其乐府以归袁枚蒋君墓志卒年六十一

蒋君墓志所著古文诗若干卷铜弦词二卷填词九卷

蒋君墓志士铨长子知廉字修隅由㧞贡生就四库馆誊

录议叙州同知署山东临淸州州同遇秋雨水灾奉

旨振济知廉亲履勘乘小艇霜行草宿者三旬得水

肿疾吟五言绝句四章而卒年四十有弗如室诗集

梁同书蒋修隅墓志诗得家法吴照乐府

  常生按此用 国史儒林传集句之法纂之以备编文苑传料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