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经室集 (四部丛刊本)/二集卷第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集卷第三 研经室集 二集卷第四
清 阮元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二集卷第五

研经室二集卷四

  壮烈伯李忠毅公传

李忠毅公名长庚字西岩福建同安人曾祖思拔祖

宗德父希岸公生而倜傥警敏甫入塾即弄笔书天

生我材必有用七字性至孝母丧既除益读书习骑

乾隆辛卯科武进士蓝翎侍卫屡扈

乾隆四十一年年二十六补浙江衢州都司累迁

提标游击太平叅将乐淸副将林爽文乱台湾闽中

求良将于浙提督陈大用以忠毅应遂入闽䕶海坛

镇总兵掩捕南日湄洲之贼数十人馀党解散会邻

海有民船被盗误指海坛者被叅革职忠毅出家财

募鄕勇率子弟操舟出擒盗首林权等数十人又击

盗陈营于大岞盗善火器忠毅𮞉舟据上风以长竿

系月镰断其帆缭须眉皆燎跃入盗船斩获以归福

郡王平台湾归加礼善遇之檄郡县曰李某用火药

所在支与之海盗林明灼陈礼礼等入浙戕叅将张

殿魁总督属忠毅捕之遂获之奏功以游击起用五

十五年署铜山叅将选锋自随作商人装屡获贼明

年丁父忧去官五十九年补海坛游击仍留铜山六

十年安南夷艇始入闽闽人骤骇忠毅以小船入击

之三澎救商船贼舍商拒兵忠毅麾兵伏船内待贼

炮尽过贼东发一炮碎其舟馀盗夜相逼公计寡不

敌乃以八船首尾縆为一诘旦贼东来则以东一舟

应之至八西来亦如之𮞉环至暮贼乃去嘉庆二年

授澎湖副将定海镇总兵

纯皇帝召见谕曰汝勤于捕盗故有此授三年至定

海时定海累更盗患艇夷登岸劫掳妇女官士婴城

至是始有所恃夏击盗于衢港穷追入山东界𫉬之

秋攻盗于普陀明年秋击盗于潭头皆斩𫉬无算秋

闽盗凤尾引夷艇入浙共百馀艘忠毅追击至温州

沈其一艇守备许松年等三船困于贼忠毅返舟入

贼围救出之穷追至广东甲子洋遇蔡牵再击之总

督玊德巡抚阮元奏其事奉

旨李长庚奋勇为贼所畏惧此次追剿洋面风涛亦

不得不稍为持重李长庚为杰出之员总宜用于要

处弗令往返奔波徒劳无益复奉

旨赏戴花翎五年五月至宁波与巡抚阮元提督苍

保议造大艇船三十以攻夷盗六月夷盗大小七十

船复入浙阮元谓贼多非会剿不可会剿非有谋勇

者为统帅不可于是奏以忠毅为总统得

旨允行忠毅既统水师遂条申军令曰一定海镇船

居中军用黄旗总领用五色方旗黄温二镇居左用

红旗总领用五色尖旗闽镇居右用白旗总领用五

色尖旗一中军船昼行插五色旗夜悬三灯将领二

灯弁兵一灯中军船起头篷之后掌进号一次者红

旗行二次者白旗行三次者黄旗行一遇贼船无论

何镇先见者即插本色旗使后船见之仍视中军所

持五色方旗所指前后四方随指追攻若中军挂五

色旗于大篷者收兵一各镇虽分三色旗又于本色

旗心黏他色以别其队何队犯令即罪其领队者一

中军船高插五色旗者收嶴夜中军船放火号三枝

各总领二弁兵一亦收嶴支更谯警夜见有外船近

者鸣金一阵各船互传见盗近乃击之毋远而乱若

收嶴旋须行者中军插三色旗各船毋放杉板船入

海一遇大盗宜安静前后左右以旗进退之迟者乱

者按以军法既追盗盗返篷击我我毋避如有船陷

贼本队迟救者罪其长一追捕遇无风时必加橹若

心怯将篷或松或紧者罪之前船若速必回待后船

后船不加速而亦回住者罪之一泊舟各总领船插

黑旗禁纵兵上岸一中军传将备出黄旗传千把外

委出蓝旗传队目柁工出红旗一兵船𫉬盗船以盗

贼物为赏兵船过礁门必鱼贯争先者罪舵工六月

安南夷艇凤尾盗六七千过闽入浙逼台州松门将

登岸巡抚阮元勒兵于太平松门击之二十二日忠

毅率师至海门将会黄岩镇谋攻取夜飓风起明日

风益甚盗船覆溺于松门外仅馀二三船漂出外海

海门兵船亦多损忠毅船随潮溢入田挂木而止贼

在松门据破船及泅水登岸者黄岩镇率松门兵缚

桴合水陆悉攻俘之𫉬安南四总兵印及伪爵侯伦

贵利磔之又𫉬安南王敕掷还安南自是夷艇不复

入浙海秋忠毅以夷寇虽灭闽盗尚有水澳蔡牵乃

修船往来闽浙闲屡𫉬剧盗李出丁郭林俊新杨乌

李车黑陈帖李广高英等船冬擢福建水师提督总

督玊德以忠毅福建人奏请𮞉避奉

旨调浙江提督六年新艇成忠毅入闽驾归浙初阮

元以造艇银巨万全付忠毅曰船乃兵将所寄命文

官不善于工请公自造之忠毅曰公不疑我我当任

之命守备黄飞鹏及族人赍银入闽造艇至是艇成

名曰霆船最坚壮加以大炮兵威大振夏击蔡牵于

岐头东霍等洋擒𫉬甚夥七年春𫉬盗张如茂船于

浙潭头𫉬徐业船于闽东沪是时水澳等贼以次殄

灭海盗畏霆船势颇戢八年正月蔡牵匿定海北忠

毅以舟师掩至牵仅以身免追至闽粮药尽篷索朽

遣其党干道员庆徕乞降于总督总督不虞其诈招

抚之牵又言果许降勿令浙兵由上风来逼我总督

调浙兵居下风牵以其间缮器备物扬帆去总督大

怒趣浙兵击之己无及矣十一月击牵于三沙沈其

船一牵北窜蹙之于温州南麂夺其船二沈其一焚

其一斩𫉬无算是年兼摄定海镇凡十阅月蔡牵畏

霆船厚赂闽商更造船之大于霆者令商载货出海

济牵用商归岸伪报被劫牵得大船遂能渡横洋渡

台湾九年夏劫台湾米数千石及大横洋台湾船会

闽粤间盗朱𣸣断粮牵分米饱之遂与𣸣合八十馀

大船猝入闽海温州总兵胡振声以二十四船入闽

运船工木总督遽檄振声击之振声陷于𣸣死之贼

势甚炽六月玊德阮元会奏请忠毅总统闽浙水师

以温州海坛二镇为左右翼专捕蔡牵秋牵𣸣同入

浙八月追及之于马迹牵𣸣结为一阵忠毅督兵冲

贯其中盗分东西窜逐至尽山沈其二船毙牵船盗

数十人俘馀船五十馀人终以牵船高未𫉬遁去牵

责𣸣不用命𣸣怒先返自是牵𣸣始分牵亦少衰忠

毅建议禁商造大船无为盗赍十二月𣸣结粤盗伺

金厦忠毅击走之夺其船二于甲子洋牵扰台湾奉

㫖调福建水师提督责捕牵十年夏牵由台入浙忠

毅击之于靑龙港阮元奏浙江提督孙廷璧不谙水

师奉

㫖复调忠毅为浙江提督九月被风于尽山所部船

多损冬牵聚船百馀复优台湾结陆路无赖万馀人

屯洲仔尾沈舟塞鹿耳门阻官兵十二月忠毅至台

不得入然分力回拒忠毅以故台湾府城得不破时

南北汕安平大港门三处尚通小船忠毅㧖之别以

小澎船五十令金门总兵许松年澎湖副将王得禄

进攻之焚𫉬三十馀船盗千馀人十一年正月忠毅

令许松年进柴头港自领兵截港外松年得禄水陆

夹击之焚𫉬甚夥二月朔令松年夜入洲仔尾登山

焚其竂大船盗至鹿耳门者掩至忠毅别遣将以火

攻船从南汕出其后烧之松年进䠞之焚斩无算二

日复登岸击陆贼以火焚其小船尸横七八里贼大

败弃洲仔尾困守北汕内仅馀五六十船七日东风

大潮骤涨鹿耳门所沈舟漂去贼夺门出忠毅追击

之夺其船十馀而牵竟遁去

诏夺公翎顶立功自赎四月牵𣸣在福宁追击之牵

入浙又击之于台州八月击之于定海渔山忠毅专

击牵舟牵瓦石火器雨下公额身皆受伤牵复遁去

诏赐还顶戴果擒渠许锡世职九月击牵于闽之竿

塘𫉬牵侄蔡添来十二月击牵于温之三盘多所斩

𫉬初忠毅与阮元同志气十年元欲造更大于霆船

之大船寓书忠毅旋以父丧去官忠毅言于总督请

造之总督阻之牵自鹿耳门遁入内海甚狼狈篷柁

皆毁四月至福宁得岸奸接济易新篷势复张忠毅

皆列状奏

上切责闽文武官逮总督以阿林保为总督阿林保

初至闽闽官交谮公阿林保密劾公因循逗遛捏报

斩𫉬奏五上

上以问浙江巡抚淸安泰淸安泰辨之九月奉

上谕云本日淸安泰奏到查明李长庚在洋捕盗并

无因循懈玩一折所奏甚属公正阿林保前此密叅

李长庚因循怠玩种种贻误请将伊革职治罪朕览

该督所奏即觉不惬阿林保身任总督原不能无叅

劾之举但伊到任不过旬月地方公事一切未办海

洋情形素未熟悉而于李长庚更从未谋面辄行连

次叅奏专以去李长庚为事殊属冒昧是以降㫖令

淸安泰秉公详查俟奏到时再行核办而本日据淸

安泰覆奏则称李长庚带领兵船经过海口并未回

署淸安泰曾于致阿林保信中将其两年在外公尔

忘私之处叙及特阿林保尚未接到耳又据称海船

若不勤加燂洗则船底苔草虫粘结辄驾驶不灵

故隔越两三旬即须傍岸燂洗李长庚收船进港委

非无故逗遛而李长庚所𫉬李按实系蔡牵伙党俱

经审明确凿并无捏报斩𫉬情弊并据另片奏称八

月十六日李长庚带兵围攻蔡逆坐船一事将盗船

烧沈二只毙贼无算生擒七名不但李长庚身受多

伤即黄飞鹏亦被炮弹掷伤腰腿又官兵受伤者一

百四十馀人淸安泰又转询黄飞鹏何定江二人亦

均称李长庚实在奋勇并无怠玩等语是阿林保前

此叅奏李长庚之处均系捕风捉影全属子虚设朕

误信其言不加详察即照阿林保所奏办理则李长

庚正当奋不顾身为国殄贼之际忽将伊革职挐问

成何事体岂不令水师将弁寒心试问水师中有过

于李长庚者乎阿林保末见确实任意纠弹殊属冒

昩朕又不昏愦糊涂岂受汝蛊惑自失良将𫆀李长

庚平日既无逗遛恇怯情事此次在长途洋面痛剿

蔡逆身先士卒躬受多伤实为认真岀力朕巳特降

恩㫖先行赏还顶戴以示奖励并将剿办蔡逆一事

责成该提督勉以成功李长庚感激朕恩既知责无

旁贷自必倍加奋勉兵船在洋捕盗全在地方官协

力帮助文武和衷方克有济从前玉德在闽浙总督

任多年于李长庚兵船剿贼之时事事掣肘如所需

火药炮位船只兵米等事不能应手而于盗船接济

之路又不为之严行杜绝以致兵船日形匮乏盗船

驶窜自如追捕不能得力此等实在情形朕皆洞悉

是以将玉德革职逮问今兵船正当剿捕吃紧之际

若阿林保尚不知以公事为重屏除私见犹复轻听

人言罔恤公论甚至因此次叅奏李长庚不能遂意

因而挟私逞忿心存嫉忌遇事掣肘使其不能成功

以致蔡逆逋诛海疆贻误则阿林保之罪甚大玉德

即伊前车之鉴朕惟执法惩办是此时李长庚不至

革职治罪而阿林保不知改悔转恐不免矣阿林保

著传㫖严行申饬并谕温承惠淸安泰知之十二年

春忠毅追牵入粤击之于大星屿四月击粤盗郑一

于佛堂洋𫉬其二艇七月请回宁波办军政

诏饬之八月即出海十一月击牵于闽之浮鹰十二

月率福建水师提督张见陞等追牵入粤海廿五日

质明至黑水外洋牵仅存三舟忠毅以浙江亲军专

击牵一舟毙贼甚夥又自以火攻船挂牵船将成擒

忽贼发一小炮适中忠毅喉忠毅遽殒闽帅张见陞

本庸懦又窥总督意颇不受提挈及是远见总帅船

乱遽率舟师退牵乃遁入安南夷海中阿林保以其

事闻

上震悼哭之廷臣亦哭

诏曰浙江提督李长庚宣力海洋忠勤勇干不辞劳

悴𢡟著威声数年以来因闽浙一带洋盗滋事经朕

特命为总统大员督率各镇舟师在洋剿捕李长庚

身先士卒锐意擒渠统兵在闽浙台湾及粤省洋面

往来跟剿艰苦备尝破浪冲风实巳数历寒暑每次

赶上贼船无不痛加剿杀前后殱毙无数擒𫉬盗船

多只蔡牵亡魂丧胆畏惧己极闻李长庚兵船所至

四处奔逃正在朌望大捷之际乃昨据阿林保等奏

到李长庚于上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由南澳洋面驶

入粤洋追捕蔡牵望见贼船祇剩三只穷䠞己甚官

兵专注蔡逆穷其所向追至黑水洋面己将蔡逆本

船击坏李长庚又用火攻船一只乘风驶近维住贼

船后艄正可上前擒𫉬忽暴风陡作兵船上下顚播

李长庚奋勇攻捕被贼船炮子中伤咽喉额角竟于

二十五日未时身故览奏为之心摇手战震悼之至

朕于李长庚素未识面因其在洋出力叠经降旨褒

嘉并许以奏报擒𫉬巨魁之时优予世职李长庚感

激朕恩倍矢忠荩不意其功届埀成之际临阵捐躯

朕披阅奏章不禁为之堕泪李长庚办贼有年所向

克捷必能擒𫉬巨憝朕原欲俟捷音奏到时将伊封

授伯爵此时李长庚虽己身故而贼匪经伊连年痛

剿之后残败己极势不能再延残喘指日舟师紧捕

自当缚致巨魁况李长庚以提督大员总统各路舟

师今殁于王事必当优加𢡟赏用示酬庸李长庚著

加恩追封伯爵赏银一千两经理丧事并著于伊原

籍同安县地方官为建立祠宇春秋祭祀其灵柩䕶

送到日著派巡抚张师诚亲往同安代朕赐奠并查

明伊子现有几人其应袭封爵候伊子服阕之日交

该督抚照例送部引见承袭其李长庚任内各处分

著悉予开复所有应得恤典仍著该部察例具奏以

示朕笃念劳臣恩施无己至意部臣以伯爵请得

㫖李长庚著封三等壮烈伯承袭十六次袭次完时

给予恩骑尉罔替其恤赏银著再给四百两全祭葬

赐谥忠毅忠毅无子以族子廷钰为后袭爵忠毅治

兵有纪律恩威兼施诸盗皆畏之为之语曰不怕千

万兵伹怕李长庚海盗沈振元自言为盗时泊浙海

夜梦公至一夜数惊遂革心投诚为水师健弁公家

故丰悉毁于兵事好读书究弢略为诗古文修宁波

学宫置义塜为粥食饿民士民皆感之忠毅举武科

会试即航海入天津识海中形势及在水师识风云

沙线自持柁老于操舟者不及之在兵船缄所落齿

寄其妻吴葢以身许

国虑无归榇也闽健将许松年王得禄等皆公所荐

拔者朱𣸣后为许松年礟所毙其弟渥率众降于闽

十四年阮元复任浙抚八月十八日福建提督王得

禄浙江提督邱良功始共歼蔡牵于温州黑水洋

  朱勇烈公传

公姓朱讳射斗字文光先世居山西洪洞曾祖鸿应

徙贵州贵筑家焉祖继昌诸生父成林贵州荔波营

把总皆以公贵  赠武显将军荔波殁兄弟三人

奉母归贵筑公就傅读书复弃学入营伍以孝养且

自樵采以佐甘㫖乾隆三十二年以安顺府提标后

营从征缅甸功拔外委从征小金川大金川古噶𡶇

拉噶等处屡立战功历官川北平远协把总贵州新

添营千总   赏戴蓝翎荔波营守备湖北施南

协都司襄阳镇右营游击广西宾州营叅将贵州平

远协副将   赏戴花翎公沈毅果决临敶敢战

自初随征即为阿文成公所识拔计金川平经大小

一百八十八战身带九伤杀贼无算敓碉楼十二所

器械无算领积功札十三次伤赏银百六十两五十

年   𥳑授湖南镇筸镇总兵调云南普洱镇为

极边要隘民苗杂处私贩偷越冣为边害公按时巡

察抚绥得宜民无越畔五十七年从征廓尔喀冬奉

   旨补授福建福宁镇总兵明年调四川川北

镇六十年征苗攻党槽三家庙多斩𫉬克龙角硐北

面山梁嘉庆元年克火蔴营大山克黄土坡

赏蠎袍一袭又克平陇破贵鱼坡断首逆巢穴石隆

寨要路枭首逆石柳邓   赏干勇巴图鲁名号

明年苗疆平撤师回川北达州邪匪王三槐滋事冉

文俦罗其淸萧占国张长庚包正洪卜三聘张添伦

辛聪张世陇等先后应之川东扰乱官兵四击贼众

分窜自达州巴州仪陇大竹邻水开万通江南江诸

县大为贼窟公既回川北先破王三槐于金峨寺得

   旨议叙既焚金峨贼巢进克茨菇梁商成寨

歼贼盈万转战至黄家山山后三槐中枪遁破重石

香𬬻坪迎击秋波梁窜匪击退巴州贼屯领兵守保

宁先是围剿方山坪首逆冉文俦罗其淸末𫉬而方

山坪即保宁所辖也奉   严旨责以奋勉立功

三槐窜望溪邀击之擒苟文宰等三十七名复驰击

三槐徐添德风门铺角山茶店杀贼四百馀人得

  旨褒奖明年偕副将穆克登布击罗其淸于仪

陇双路场追击之四十馀里杀贼千馀人复击退济

川桥贼擒张碎滕等九人斩首五百馀级贼围仪陇

驰应之贼溃进攻其淸大鹏寨擒杨正富等三百馀

人明年破冉文俦麻坝寨枪杀之萧占国张长庚亦

俱殄得   旨议叙包正洪踞邻水公督兵自万

县驰赴贼屯战康家坪赵家场擒李有陇孙成追逐

之至开县九龙山擒马官成至厚叶沟擒莫以才复

及之小毛坪贼踞山公鼓兵直上正洪被枪死贼大

溃得   旨褒奖赐骑都尉世职卜三聘踞八石

坪破之张添伦辛聪窜湖北巴东已复窜房县遇窜

匪高二马五公率兵迎击毙百馀人高二马五潜袭

我营击却之擒潘受荣等时公感冒风寒病几危以

兵授提督七十五就医䕫州甫浃旬陕西窜回各贼

滋扰通江南江经略额公檄公剿捕公力疾驰往大

破之通江追击至竹峪关复破之德汉城追击至朱

家坝贼望风遁由是经略奏公分剿通南明年张世

陇屯聚草庙公领众截杀多所斩𫉬而经略将赴陕

西复调公至达州与总督魁伦会剿公从南江雷音

铺至达州贼乘𨻶自定远潜渡嘉陵江官兵自顺庆

渡河迎截贼走西充文井埸比追及贼已夜遁公急

驰十馀里及贼后队追战越三十馀里杀贼四五百

人生擒百馀人乘胜追至蓬溪高院场贼分奔上山

公督兵直上𦊅有贼七八千人来拒众寡不敌公犹

手刄十馀人遇坎坠马殁于敶事   闻照提督

例议恤   赐二等轻车都尉风子树承袭荫

戸部主事  予祭葬七年陕西𫉬戕公者贼目李

目刚   上命磔之设公灵致祭复传首祭于公

墓八年入祀昭忠祠   赐谥勇烈公自乾隆三

十二年随征至授命之日凡三十四年初受

高宗纯皇帝恩遇由行伍㧞擢至副将又专阃五省

每入  觐以老臣目之于请贺

万寿圣节奉有汝旧人也不必来之   谕

皇上御极复蒙   异数锡赉便蕃凡有微功必

邀  甄录公感  两朝知遇临敶奋勇贼畏之

有朱虎之号虽被创婴疾一闻贼即抽戈而起尝慨

然曰某受   恩深重即效命疆场尚不足以仰

报万一其感奋如此其在军恩威兼济军容整饬训

练有方民不骚扰士皆用命尤轸恤难民拯济者不

下万人公死兵民皆流涕贼既退营卒仓卒收公骸

归葬遗其左足明日川民于战处得之别葬于潼川

府凤皇山仙人掌子树欲奉足归葬川民哀留之遂

别为墓建祠思祀之弗能归也

  大竹县知县死事张君传

张君位中字立人江苏上海县人乾隆五十四年

士改知县历署四川射洪遂宁中江所至与民敦礼

义重廉耻民以此乐之嘉庆二年调署大竹是时白

莲教扰川北由营山窜渠县与大竹近君调练鄕勇

为堵截计十月遇于洞门杀贼三生擒三割首级

三十一月贼犯石垭口杀贼八贼趋柑子铺率官弁

御之杀贼一再遇河滩杀贼二十三贼窥观音桥鄕

勇夹击毙贼甚众薄暮雨甚乃逸既而贼犯天华山

君会官兵击之杀二百馀生擒三首级二十六贼窜

邻水君分路截之杀贼八十骑贼一贼势众君坚立

木寨设滚木檑石以御十二月贼由兴仁王家二场

窜入境君御之杀贼三百贼分在邻水者万馀至鄕

勇不能御退保周家埸贼焚大安君驰御之杀二

十馀生擒贼易文祥次日遇七碑石及大安毙贼

五十馀贼屯周家埸纵火将遁击之毙二百馀复分

领首绕贼后夹击贼溃由锁石桥攻各卡木石击毙

五十馀乃退君分率鄕勇追剿杀贼五骑贼三三年

正月贼徐添德扰运道与张珑登合遂围城焚南北

西三门君率县丞熊泗教谕冯灼外委王耀龙分门

奋击复缒鄕勇出城毙贼甚多骑贼十馀戴花翎者

中枪落马为贼众挟去又伤贼一皆曰雷元帅也次

日围益急复杀贼百适副都统至围乃解四月贼王

三槐由达州至墩子河分两队君鼓鄕勇截杀越二

日贼又分五队君亦分鄕勇为五杀贼二十又𫉬执

大旗贼目掌号贼目各一明日复集毙贼三十馀生

擒三而鄕勇歼贼于石桥铺者亦𫉬首级十二五月

贼扑柑子铺毙百馀徐添德等乃复由堡子垭趋城

君率鄕勇迎击生擒四再遇踏水桥领首等枪矛并

举毙贼百馀贼溃北遁七月贼窜月汉坪分队至双

河及杨通庙而陕贼阮正隆张汉潮阑入川与冉文

俦合踞大神山将渡河君沿岸堵御八月贼攻义门

𨵿趋李家场击却之贼越山鄕勇黄瑄杀骑贼一团

练首周发远杀贼十馀𫉬白旗一贼乃东南分窜九

月妈妈场歼贼五十贼由土地垭向门洞纵火兵

勇各路奋击歼七十馀十月徐添德等逼茅峰垭窜

入永兴场枪毙十馀贼分队从波漩河至石桥铺复

杀二十馀贼乃由锁石桥潜至木鱼池遇伏杀贼三

十馀各圑领复毙四十馀骑贼一其扑石门口等隘

者乃不能逾贼趋邻水追击之杀贼八十一月贼王

光祖四出焚掠去城仅十里鄕勇并力冲击毙五十

三生擒二君告谕居民无不奋勉杀贼二百馀十二

月贼攻月城寨毙贼无算而堡子垭亦杀贼三十二

贼徐添德乃由渠县趋洞门军功张岱等杀六十

馀贼欲为久持计因纵火焚其巢杀二百馀乃退四

年正月贼绕乌木滩薄城君约鄕勇三路进剿以白

布印义胜字注名姓其上贼望气慑由黄泥扁遁去

追杀二十馀次日复杀执旗贼一旗书黄将军字又

𫉬贼目文添富林万氏磔之贼越李家垭山鄕勇出

其背毙二十馀八日徐添德从渠县阑入围城三月

贼王登廷挟众出山杀贼四是役也贼自毙及坠涧

死者四十馀生擒一拔出男妇三百馀四月贼众由

蚊虫溪渡达河鄕勇䠞之枪毙贼四贼由凉风垭周

家场连结击却之五月贼包正洪与王光祖合约万

五千人往来靡定六月窜东岳庙去城甚近官兵杀

骑贼三七月贼张子聪包正洪党复至击杀贼九骑

贼二由邻水而遁自是连月堵御民力凋瘵君设赈

三月活九万馀口釐定规约一归远方被胁男妇资

粮䕶送一被胁归业者补入保甲一归业者分别给

与籽种一散给口粮责寨长约保一被围之戸遗产

淸查居民由是帖然五年正月贼由垫江扰龙门寨

杀贼四十贼或聚或散迹颇诡袐三月贼二千窥永

兴场及山梁寨直趋东流桥去城十里势益张十四

日大队由新宁窜入境与徐万富合君率官兵进御

十五日旦君率外委王耀龙至城外东岳庙与贼相

拒君鼔众进战杀贼数十贼众鄕勇不能支君马上

发四矢毙骑贼一伤贼二贼冒矢合围一贼以矛冲

入君𢪛腰刃击之贼伤众贼争进君力竭死之左巨

指为矛所折身被八创外委王耀龙及家丁差役皆

死先一日庙中地忽生一莲光采甚耀人以为君之

祥也是日贼屯王家坝至十九日乃遁然城所以不

破者君之功也大吏上其事奉

旨御贼阵亡之大竹县知县张位中交部议恤君当

县多事时兴利除弊筹画无遗劝里甲互圑练谕鄕

村修寨遇警则亲督战死事者捐俸抚恤平居劝民

息讼耕作以裕其食著万竹居诗一卷父泰源生员

祖成举人曾祖麟子一惇谊袭云骑尉

论曰君生沃土貌淸臞书生也乃马上杀贼卫民存

城得死所伟矣哉

  福建布政使良吏李君传

李赓芸字生甫江苏嘉定人祖芳父梦璁乾隆壬戌

进士江西宁都直隶知州君少从钱辛楣先生学孝

于继母敦品节砺廉隅为时所称通六书苍雅三礼

善属文以礼经史志为根柢在文家别开一径慕许

叔重之学故又字许斋乾隆庚戍以二甲进士用知

县发补浙江孝丰县五十九年调德淸县嘉庆元年

调平湖县二年卓异候陞三年冬九卿中有宻荐君

特旨问巡抚阮元元以赓芸为浙省第一贤员守洁

才优覆奏奉

旨送部引

见以同知用寻升处州府同知调嘉兴府海防同知

八年三月奏委署台州府知府奉

朱批此人可用闰六月升授嘉兴府知府十四年丁

继母忧归十六年服阕补福建汀州府知府十九年

调漳州府知府秋擢汀漳龙道二十年秋擢福建按

察使署布政司十二月卸事

陛见回闽九月旋擢福建布政使君性廉正敝衣疏

食率以为常任监司无异寒儒自为县令至藩臬所

在皆有惠政得民心感民以诚久而益笃其治平湖

也承前令废弛之后尽心抚字训士除奸邑中称神

明下车之日以陆淸献曾官嘉定而巳以嘉定人官

平湖首谒其祠为治勉法淸献其守嘉兴也正已率

属莫敢以苞苴进者生辰令节闭戸却埽元理浙漕

持官民军三者之平多用君之言至今沿其法五年

金华处州水灾元己驰奏

恩赈矣金华民苦无钱钱价大贵处州苦无米米亦

贵元加银二万两付君曰惟惠于民任便宜为之君

以银之半易钱载至金华加赈民百钱民益安而钱

价顿平又以银之半买米于温州运处州减价粜之

复以粜钱辘轳运米而米亦贱十年嘉兴水灾君奉

檄减粜实惠及民复分厂赈民以粥食数十万人粥

厚而吏不侵全活者众及𦲷闽亦多惠政任漳州时

漳俗犷悍睚眦小怨两族聚众持兵械相攻撞甚则

施枪礟杀伤人名曰械鬬其负者辄告诸官官拘犯

则又匿而抗故县令必会营兵以往糗粮之费独责

之县以故县皆困君初至有归德堡某姓械鬬龙溪

令黄懋修束手无所施君亦未有策朱履中者内狡

肆而外朴诚摄平和县事受代来谒君询曰平和亦

械鬬乎曰有之擒渠必以兵乎对曰为民上者平日

不以谣讼扰民遇有应捕主名饬里长缚以献无不

如指兵则多费矣安可用乎君谛之愿人也视为真

能感民者乃请于督抚以朱代黄逾月不办督之朱

曰莅事新民未孚也又久之知其终不办也亲率兵

往治无所得乃费帑七百两既讫事与朱分任之数

月迁汀漳龙道未几又迁按察使署布政使会甄别

朱为教职朱亏盐课五千馀两抵以他款数相当代

者张均不听抵漳守毕所譡昔纳朱贿而今苛督之

朱穷且愤具揭督抚谓亏帑由道府婪索督抚合词

宻奏君迁布政使甫二旬而解任矣君之在漳也有

监造战船不如式被驳重修君巳去任家人称贷于

朱以竣事而君不知也质讯时朱摭前二事指为赃

私家人自承称贷事实有之而君憆不知总督桐城

汪志伊益疑之饬两司及福州府必欲穷其狱岁除

至漏尽乃罢正月四日复促君对簿君终不肯诬服

十八日总督谓狱不成将并罪案事者福州知府索

词急声色益厉君恐为狱吏所挫辱夜缢于床以殁

寮属相与泣士民数千人走数百里号哭于门累月

不绝事闻

上使吏部侍郞熙昌副都御史王引之理其狱乃抵

朱履中等罪督抚皆罢斥闽士民林光天等公呈于

使者云故藩李公学殚经术才裕藩宣简在

天心惠孚民望历宦卅载居闽五年先绾郡符洊跻

方伯持躬谨饬莅事精勤抱悫依忠安良戢暴其平

反疑狱囹圄无𡨚礼士爱民穷黎存活莅漳时首械

书役蠹风敛迹阁郡称神其止息𨷖争则如龙溪县

属之归德堡邹苏满巨族仇杀多年公察知缘争占

祠墓起衅亲诣秉公勘断两造冰释相安无事其禁

戢萑苻则如漳属九龙岭扼要处所设立堆房兵役

防守商旅坦行土盗蔡可黄钟在海伺劫势渐䲭张

公移行沿海㕔县严查口岸匪船逃窜随后督饬漳

浦诏安等县拏𫉬盗首所有议叙仍归各属不自居

功此仁教最巨传颂至今其他善绩不能殚述讵意

本年正月卸事身故部民同声嗟悼虽荒村僻里妇

人童子亦知叹惜公馆临终景况凄凉不可言状质

衣买棺殓具俭陋零丁孤寡几至停炊行道闻之莫

不感泣省会士庶拈香拜灵者风驰云集汀漳宪辖

人民感为设位吊祭诵经礼忏共抒哀思犹恨无以

为报伏念生而泽被闾阎殁而贫逾韦布义有必劝

德无不酬林光天等泣号昊天若半途而失父母尸

祝飮食宜百世以祀春秋在

朝廷议礼秩宗且俟馨香于名宦在草野报恩身后

非同违禁之生祠现今阁省士民捐赀建李公遗爱

专祠以慰舆情而存公义得

旨允行之且

谕曰斯民直道之公也祠今建于怀德坊盐法道孙

尔准素与李君善经纪其丧君殁后家无以为炊柩

之归也士民僚友颇多赙赠君之子卣尚幼幸以糊

𫗴粥居于嘉兴

评曰元在史馆欲纂儒林文宛循吏三传儒林甫脱

稿俄奉

使出都文苑循吏末之纂也李君之事既论定

上朱书使者奏中曰良吏洵荣褒也元故以良吏名

此传以贻史馆之纂循吏者

  次仲凌君传

凌君讳廷堪字次仲安徽歙县人远祖安唐显庆中

任歙州州判遂家于歙父文焻业贾于海州君生海

州六岁而孤困苦穷巷中母王氏鬻簪珥就塾师粗

记姓名而巳去学贾不成年二十馀始复读书向学

能属文惧时过难成也著辨志赋以见志乾隆四十

六年游扬州慕其鄕江愼修戴东原两先生之学四

十八年至京师始多交游大兴翁覃溪先生见君所

撰述大嗟异始导之为四书文应顺天鄕试不中明

年复游扬州见元以学问相益君乃拟李白大鹏见

希有鸟赋以见意五十一年复入都应试不中明年

从翁先生于江西又明年客河南秋三应顺天鄕试

始中副榜南归五十四年应江南鄕试中式明年成

进士出朱文正王文端二公之门葢与洪君亮吉等

皆以宏博见拔者也 殿试三甲例授知县君投牒

吏部自改教授曰必如此吾乃可养母治经文端曰

吾不强子改冷官子愿之甚善文正题其挍礼图曰

君才富江戴又曰远利就冷官葢甚重之既选宁国

府学教授乃奉母曁兄嫂之官孝弟安贫谨身节用

毕力著述君之学博览强记识力精卓贯通群经而

尤深于礼经著礼经释例十三卷君谓礼仪委曲繁

重不得其经纬涂径虽上哲亦苦其难苟得之中材

可勉赴焉经纬涂径之谓何例而巳矣如鄕飮酒此

飮食之礼也而有司彻祭毕飮酒其例亦与之同尸

即鄕飮酒之宾也侑即鄕飮酒之介也主人献尸主

人献侑主人受尸酢即鄕飮酒之主人献宾主人献

介宾酢主人也主人酬尸奠而不举即鄕飮酒之主

人酬宾奠而不举也旅酬无算爵即鄕飮酒之旅酬

无算爵也此异中之同也有司彻献尸献侑及受尸

酢有豆笾牢俎七湆肉湆燔从诸节鄕飮酒献宾献

介及酢主人但荐与俎而巳有司彻献尸献侑之礼

主人主妇上宾凡三献鄕飮酒但主人一献而巳有

司彻献尸侑毕复有献长宾主人自酢及酬宾之仪

鄕飮酒但献众宾而巳有司彻旅酬使二人举觯于

尸侑以发端鄕飮酒但使一人举觯于宾而巳有司

彻无算爵宾党则用主酬宾之觯主人党则用兄弟

后生所举之觯以发端鄕飮酒则伹使二人举觯于

宾与介而巳此同中之异也推之于士冠礼冠毕醴

宾以一献之礼鄕飮酒鄕射明日息司正特牲馈食

礼祭毕献宾其例皆大约相同而鄕射之同于鄕飮

酒者更无论也又如聘礼之聘享觌此宾客之礼也

而聘毕问卿卿及士昏礼纳采纳征之属其例亦

与之同问卿授束帛昏礼授雁即享礼之授璧也问

卿及昏礼纳征庭实用皮即享礼之庭实用皮也昏

礼使者礼毕主人礼宾即聘礼之聘宾礼毕主国之

君礼宾也面卿币用束锦庭实用马即私觌之币用

束锦庭实用马也聘宾面卿毕介面众介面即聘宾

之私觌毕介觌众介觌也此异中之同也聘用圭享

用璧面卿及昏礼无授玊之事但用束帛及雁如享

礼而巳聘礼聘宾至昏礼使者至皆设几筵问卿

及庙门不几筵伹摈者请命而已聘礼既享未觌之

际则礼宾问卿毕不傧但行面卿之礼而己聘礼礼

宾侑醴以币昏礼礼宾伹酌醴礼之而己聘享聘宾

主国之君皆皮弁服有袭裼之殊问卿聘宾主人但

朝服昏礼使者主人但元端而己聘礼受玊于中堂

与东楹之间问卿则受币于堂中西昏礼则受雁于

楹间而己此同中之异也推之于士相见礼及聘礼

郊劳致馆归饔饩其例皆大约相同而聘礼之同于

觐礼者更无论也是故鄕飮酒鄕射燕礼大射不同

也而其为献酢酬旅酬无算爵之例则同也聘礼觐

礼不同也而其为郊劳执玊行享庭实之例则同也

特牲馈食少牢馈食不同也而其为尸饭主人初献

主妇亚献宾长三献祭毕飮酒之例则同也鄕射大

射不同也而其为司射诱射初射不释𫉬再射释𫉬

飮不胜者三射以乐节射飮不胜者之例则同也不

会通其例一以贯之祇厌其胶葛重复而己耳乌睹

所谓经纬涂径者哉于是区为八类曰通例上下二

卷曰飮食之例上中下三卷曰宾客之例一卷曰射

例一卷曰变例一卷曰祭例上下二卷曰器服之例

上下二卷曰杂例一卷共为卷十三至于弟十一篇

自汉以来说者虽多由不明尊尊之旨故罕得经意

乃为封建尊尊服制考一篇附于变例之后不别立

宫室之例者宋李氏如圭等已详故也君又著燕乐

考源元遗山年谱挍礼堂集又著魏书音义未成君

雄于文九慰七戒两晋辨亡论十六国名臣序赞诸

篇上拟骚选鄕射五物考九拜解九祭解释牲诗楚

茨考旅酬下为上解诸篇皆说经之文发古人所未

发其尤卓然可传者则有复礼三篇唐宋以来儒者

所未有也复礼上曰夫人之所受于天者性也性之

所固有者善也所以复其善者学也所以贯其学者

礼也是故圣人之道一礼而已矣孟子曰契为司徒

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

朋友有信此五者皆吾性之所固有者也圣人知其

然也因父子之道而制为士冠之礼因君臣之道而

制为聘觐之礼因夫妇之道而制为士昏之礼因长

幼之道而制为鄕飮酒之礼因朋友之道而制为士

相见之礼自元子以至于庶人少而习焉长而安焉

礼之外别无所谓学也夫性具于生初而情则缘性

而有者也性本至中而情则不能无过不及之偏非

礼以节之则何以复其性焉父子当亲也君臣当义

也夫妇当别也长幼当序也朋友当信也五者根于

性者也所谓人伦也而其所以亲之义之别之序之

信之则必由乎情以达焉者也非礼以节之则过者

或溢于情而不及者则漠焉遇之故曰喜怒哀乐之

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其中节也非自能

中节也必有礼以节之故曰非礼何以复其性焉是

故知父子之当亲也则为醴醮祝字之文以达焉其

礼非士冠可赅也而于士冠焉始之知君臣之当义

也则为堂廉拜稽之文以达焉其礼非聘觐可赅也

而于聘觐焉始之知夫妇之当别也则为笄次帨鞶

之文以达焉其礼非士昏可赅也而于士昏焉始之

知长幼之当序也则为盥洗酬酢之文以达焉其礼

非鄕飮酒可赅也而于鄕飮酒焉始之知朋友之当

信也则为雉腒奠授之文以达焉其礼非士相见可

赅也而于士相见焉始之记曰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其事葢不仅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也即其大者

而推之而百行举不外乎是矣其篇亦不仅士冠聘

觐士昏鄕飮酒士相见也即其存者而推之而五礼

举不外乎是矣良金之在卝也非㮚氏之模笵不能

为量焉良材之在山也非轮人之规矩不能为车焉

礼之于性也亦犹是而已矣如曰舍礼而可以复性

也是金之为量不必待模笵也材之为车不必待规

矩也如曰舍礼而可以复性也必如释氏之幽深微

渺而后可若犹是圣人之道也则舍礼奚由哉葢性

至隐也而礼则见焉者也性至微也而礼则显焉者

也故曰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愼其独也三代

盛王之时上以礼为教也下以礼为学也君子学士

冠之礼自三加以至于受醴而父子之亲油然矣学

聘觐之礼自受玊以至于亲劳而君臣之义秩然矣

学士昏之礼自亲迎以至于彻馔成礼而夫妇之别

判然矣学鄕飮酒之礼自始献以至于无算爵而长

幼之序井然矣学士相见之礼自初见执贽以至于

既见还䞇而朋友之信昭然矣葢至天下无一人不

囿于礼无一事不依于礼循循焉日以复其性于礼

而不自知也刘康公曰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谓命

也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则以定命也故曰天命

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夫其所谓教者礼

也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

有信是也故曰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复

礼中曰记曰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

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此仁与义不易之

解也又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之交

也五者天下之达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

此道与德不易之解也不必舍此而别求新说也夫

人之所以为人者仁而己矣凡天属之亲则亲之从

其本也故曰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亦有非天属之亲

而其人为贤者则尊之从其宜也故曰义者宜也尊

贤为大以丧服之制论之昆弟亲也从父昆弟则次

之从祖昆弟又次之故昆弟之服则疏衰裳齐期从

父昆弟之服则大功布衰裳九月从祖昆弟之服则

小功布衰裳五月所谓亲亲之杀也以鄕飮酒之制

论之其宾贤也其介则次之其众宾又次之故献宾

则分阶其俎用肩献介则共阶其俎用肫胳献众宾

则其长升受有荐而无俎所谓尊贤之等也皆圣人

所制之礼也故曰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亲

亲之杀仁中之义也尊贤之等义中之义也是故义

因仁而后生礼因义而后生故曰君子义以为质礼

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礼运曰礼也者义之实

也协诸义而协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郊

特牲曰父子亲然后义生义生然后礼作董子曰渐

民以仁摩民以义节民以礼然则礼也者所以制仁

义之中也故至亲可以揜义而大义亦可以灭亲后

儒不知往往于仁外求义复于义外求礼是不识仁

且不识义矣乌睹先王制礼之大原哉是故以昆弟

之服服从父昆弟从祖昆弟以献宾之礼献介献众

宾则谓之过以从祖昆弟从父昆弟之服服昆弟以

献介献众宾之礼献宾则谓之不及葢圣人制之而

执其中君子行之而协于中庶几无过不及之差焉

夫圣人之制礼也本于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五

者皆为斯人所共由故曰道者所由适于治之路也

天下之达道是也若舍礼而别求所谓道者则杳渺

而不可凭矣而君子之行礼也本之知仁勇三者皆

为斯人所同得故曰德者得也天下之达德是也若

舍礼而别求所谓德者则虚悬而无所薄矣葢道无

迹也必缘礼而著见而制礼者以之德无𧰼也必藉

礼为依归而行礼者以之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

焉是故礼也者不独大经大法悉本夫天命民𢑴而

出之即一器数之微一仪节之细莫不各有精义弥

纶于其间所谓物有本末事有终始是也格物者格

此也礼器一篇皆格物之学也若泛指天下之物有

终身不能尽识者矣葢必先习其器数仪节然后知

礼之原于性所谓致知也知其原于性然后行之出

于诚所谓诚意也若舍礼而言诚意则正心不当在

诚意之后矣记曰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

身为本又曰非礼不动所以修身也又曰修身以道

修道以仁即就仁义而申言之曰礼所生也是道实

礼也然则修身为本者礼而己矣葢修身为平天下

之本而礼又为修身之本也后儒置子思之言不问

乃别求所谓仁义道德者于礼则视为末务而临时

以一理衡量之则所言所行不失其中者鲜矣曲礼

曰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此之谓也复礼下曰圣人之

道至平且易也论语记孔子之言备矣但恒言礼未

尝一言及理也记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

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

肖者不及也彼释氏者流言心言性极于幽深微眇

适成其为贤知之过圣人之道不如是也其所以节

心者礼焉尔不远寻夫天地之先也其所以节性者

亦礼焉尔不侈谈夫理气之辨也是故冠昏飮射有

事可循也揖让升降有仪可按也豆笾鼎俎有物可

稽也使天下之人少而习焉长而安焉其秀者有所

凭而入于善顽者有所捡束而不敢为恶上者陶淑

而底于成下者亦渐渍而可以勉而至圣人之道所

以万世不易者此也圣人之道所以别于异端者亦

此也后儒熟闻夫释氏之言心言性极其幽深微眇

也往往怖之愧圣人之道以为弗如于是窃取其理

气之说而小变之以凿圣人之遗言曰吾圣人固己

有此幽深微眇之一境也复从而辟之曰彼之以心

为性不如我之以理为性也呜呼以是为尊圣人之

道而不知适所以小圣人也以是为辟异端而不知

阴入于异端也诚如是也吾圣人之于彼教仅如彼

教性相之不同而己矣乌足大异乎彼教哉儒释之

互援实始于此矣诗曰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说者以

为喻恶人远去民得其所即中庸引而伸之亦不过

谓圣人之德明著于天地而已曷尝有化机也子在

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说者以为感叹时往

不可复追即孟子推而极之亦不过谓放乎四海有

本者如是而已曷尝有悟境也葢圣人之言浅求之

其义显然此所以无过不及为万世不易之经也深

求之流入于幽深微眇则为贤知之过以争胜于异

端而已矣何也圣人之道本乎礼而言者也实有所

见也异端之道外乎礼而言者也空无所依也子所

雅言诗书执礼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请问

其目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

渊曰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圣人

舍礼无以为教也贤人舍礼无以为学也诗书博文

也执礼约礼也孔子所雅言者也仁者行之盛也孔

子所罕言者也颜渊大贤具体而微其问仁与孔子

告之为仁者惟礼焉尔仁不能舍礼但求诸理也子

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

不可得而闻也文章诗书执礼也性与天道非不可

得而闻即具于诗书执礼之中不能托诸空言也夫

仁根于性而视听言动则生于情者也圣人不求诸

理而求诸礼葢求诸理必至于师心求诸礼始可以

复性也颜渊见道之高坚前后几于杳渺而不可凭

迨至博文约礼然后曰如有所立卓尔即立于礼之

立也故曰不学礼无以立又曰不知礼无以立也其

言之明显如此后儒不察乃舍礼而论立纵极幽深

微眇皆释氏之学非圣学也颜子由学礼而后有所

立于是驯而致之其心三月不违仁其所以不违者

复其性也其所以复性者复于礼也故曰一日克己

复礼天下归仁焉夫论语圣人之遗书也说圣人之

遗书必欲舍其所恒言之礼而事事附会于其所未

言之理是果圣人之意邪后儒之学或出释氏故谓

其言之弥近理而大乱真不然圣学礼也不云理也

其道正相反何近而乱真之有哉燕乐考原以隋沛

公郑泽五旦七调之说为燕乐之本又参以段安节

琵琶录张叔夏词原辽史乐志诸书考之琴与琵琶

弦音从辽史四旦定四均二十八调四旦者华言

四均琵琶四弦故有四均七弦七调故有二十八调

燕乐比雅乐高二律不用黄锺浊声用夹锺淸声蔡

元定所谓燕乐用夹锺为律本也琵琶之七调即三

弦与笛之七调是即今之伶工字谱之合四乙上尺

工凡六五亿仕伬仜也宋燕乐本十五字今秪用此

十三字矣二十八调之中今秪用七商而七角七羽

亦不用矣江君郑堂谓其由燕乐通古乐思通鬼神

嘉庆十一年君以母丧去官兄嫂相继殁哀且病

十三年元复任浙江巡抚君免丧来游杭州出所著

各书相示元命子常生从君学明年归歙病卒年五

十有五

  通儒扬州焦君传

焦君名循字里堂世居江都北湖黄珏桥分县为甘

泉人曾祖源江都县学生为周易之学祖镜父葱皆

方正有隐德传易学君生三四岁即颖异八岁至公

道桥阮氏家与宾客辨壁上冯夷字曰此当如楚辞

读皮冰切不当读如缝阮公赓尧大奇之遂以女字

之年十七刘文淸公取补学生员年二十补廪膳生

次年丁父及嫡母谢艰自殓及葬八阅月未栉沐食

卧不离丧次甚哀毁弟征读书自教之兴化顾超宗

传其父文子之经学超宗与君幼同学君始用力于

经超宗殁君理其丧作招亡友赋哭之岁乙卯元督

学山东招君往游遂自东昌至登州有山左诗钞一

卷嘉庆岁丙辰元督学于浙复招君游浙东有浙江

诗钞一卷岁庚申元抚浙招君复游浙辛酉春归扬

州秋应鄕试中式举人入都谒座师英煦斋先生先

生曰吾知子之字曰里堂江南老名士屈久矣岁壬

戌复招君游浙冬归扬州岁乙丑有劝君应礼部试

且资之者君以书辞之曰生母殷病虽愈而神未健

此不北行之苦心非乐安佚轻仕进也殷竟以夏病

冬卒君毁如初克尽其孝除丧后小有足疾遂托疾

居黄珏桥村舍闭戸著书葺其老屋曰半九书塾复

构一楼曰雕菰楼有湖光山色之胜读书著书恒在

楼足不入城市者十馀年矣岁庚辰夏足疾甚且病

疟以七月二十七日卒距生于乾隆癸未二月三日

得年五十有八妻阮氏子琥廪生孙三授易授书授

诗君善读书博闻强记识力精卓于学无所不通著

书数百卷尤𮟏于经于经无所不治而于周易孟子

专勒成书君于易本有家学尝疑一号啕也何以既

见于旅又见于同人一拯马壮也何以既见于复又

见于明夷宻云不雨之𧰼何以小畜与小过同辞甲

庚三日之占何以蛊𧰼与巽𧰼相例丁父忧后乃遍

求说易之书阅之撰述成帙甲子后复精研旧稿悟

得洞渊九容之术实通于易乃以数之比例求易之

比例于是拟撰通释一书丁卯病危以易未成为憾

病瘳誓于先圣先师尽屏他务专治此经遂成易通

释二十卷自谓所悟得者一曰旁通二曰相错三曰

时行旁通者在本卦初与四易二与五易三与上易

本卦无可易则旁通于他卦亦初通于四二通于五

三通于上先二五后初四三上为当位不俟二五而

初四三上先行为失道易之道惟在变通二五先行

而上下应之此变通不穷者也或初四先行三上先

行则上下不能应然能变而通之仍大中而上下应

如干四之坤而成小畜复失道矣变通之小畜二之

豫五姤二之复五复初不能应姤初则能应小畜四

不能应豫四则能应坎四之离上成井丰失道矣变

通之井二之噬嗑五丰五之涣二丰上不能应涣上

则能应井三不能应噬嗑三则能应此所谓时行也

比例之义出于相错如暌二之五为无妄井二之噬

嗑五亦为无妄故暌之噬肤即噬嗑之噬肤坎三之

离上成丰噬嗑上之三亦成丰故丰之日昃即离之

日昃丰之日中即噬嗑之日中渐上之归妹三归妹

成大壮渐成蹇蹇大壮相错成需故归妹以须之即

需也归妹四之渐初渐成家人归妹成临临通遁相

错为谦履故眇能视跛能履临二之五即履二之谦

五之比例也易通释既成复提其要为图略八卷凡

图五篇原八篇发明旁通相错时行之义论十篇破

旧说之非复成章句十二卷总称雕菰楼易学三书

共四十卷君易学既成数年中有随笔记录之书编

次之得二十卷曰易馀龠录凡友朋门弟子所问答

及于易者取入三书外多有所馀复录而存之得二

卷曰易话自癸酉立一簿自稽所业得三卷曰注易

日记又有易广记三卷君之易学不拘守汉魏各师

法惟以卦爻经文比例为主号啕宻云踪迹甚显蒺

藜樽酒假借可据如郭守敬之以实测得天行也既

又著孟子正义三十卷疏赵岐之注兼采近儒数十

家之说而多下已意合孔孟相传之正指君又著六

经补疏说曰说汉易者每屏王弼之说然弼之解箕

子乃用赵宾说孔颖达不能申明之他如读彭为旁

借雍为瓮通孚为浮而训为务𨅶解斯为厮而释为

贱役盖以六书通借解经之法尚未远于马郑诸儒

惟貌为高𥳑故疏者视为空论耳因作周易王氏注

补疏二卷说尚书者多以孔传为伪然尧典以下至

秦誓其篇固不伪也即魏晋人作传亦何不可存因

举其说之善者如金縢我之不辟训辟为法居东即

东征罪人即管蔡大诰周公不自称王而称成王之

命皆非马郑所能及作尚书孔氏传补疏二卷毛郑

义有异同然正义往往杂郑于毛比毛于郑而声音

训诂疏略亦多因撰毛诗郑氏笺补疏五卷春秋成

而乱臣贼子惧左氏传云称君君无道称臣臣之罪

杜预且扬其词而畅衍之与孟子之说大悖预为司

马懿女婿目见成济之事将有以为昭饰且有以为

懿师饰即用以为已饰此左氏春秋集解所以作也

万氏充宗斥左氏之颇惠氏半农顾氏栋高纠杜氏

之失然未有摘其奸而发其覆者撰左氏春秋传杜

氏集解补疏五卷谓礼以时为大蔽千万世制礼之

法而训诂名物亦所宜究撰礼记郑氏注补疏三卷

论语一书所以发明伏羲文王周公之旨其文𥳑奥

惟孟子阐发最详最鬯论语一书之中叅伍错综引

申触类其互相发明者亦与易例同撰论语何氏集

解补疏二卷合之为六经补疏二十卷君游浙因元

考浙江原委以证禹贡三江归扬州撰禹贡郑注释

一卷专明班氏郑氏之学君谓王伯𢈲诗地理考繁

杂无所融贯作毛诗地理释四卷君又仿东原戴氏

孟子字义疏证撰论语通释一卷凡十二篇曰圣曰

大曰仁曰一贯忠恕曰学曰知曰能曰权曰义曰礼

曰仕曰君子小人君又撰群经宫室图二卷为图五

十篇毛诗鸟兽草木虫鱼释十一卷陆玑疏考证一

卷君录当世通儒说尚书者四十一家书五十七部

仿卫湜礼记之例以时之先后为序得四十卷曰书

义丛钞君思深悟锐尢精于天学算术谓梅征君弧

三角举要环中黍尺撰非一时繁复无次载庶常勾

股割圜记务为简奥变易旧名撰释弧三卷钱辛楣

先生称是书于正弧斜弧次形矢较之用理无不包

法无不备君上书于钱辛楣先生论七政诸轮辛楣

先生复书云推阐入微以实测之数假立法𧰼以求

其合尢为洞彻根原君以弧线之生缘于诸轮轮径

相交乃成三角轮之弗明法无从附也撰释轮二卷

君又谓康熙甲子律书用诸轮法雍正癸卯律书用

撱圆法实测随时而差则立法亦随时而改撰释椭

一卷君又谓刘徽之注九章算术犹许氏愼之撰说

文解字讲六书者不能舍许氏之书讲九章者亦不

能舍刘氏之书九章不能尽加减乘除之用而加减

乘除可以通九章之穷作加减乘除释八卷君与吴

县李君尚之歙汪君孝婴商论算学是时李仁卿

道古之书两君未之见也乙卯君在元署中得益古

演段测圆海镜二书急寄尚之尚之为之疏通证明

君又得秦氏所为数学大略因撰天元一释二卷开

方通释一卷以述两家之学尚之叙云此书于带分

寄母同数相消之故条分缕析发挥无馀蕴自李栾

城郭邢台之后为此学者未如此妙也又教子琥曰

李栾城之学余既撰天元一释以阐明之而测圆海

镜益古演段两书不详开方之法以常法推之不合

读者依然溟涬黯黮余得秦道古数学九章有正负

开方法因作开方通释详述其义汝可列益古演段

六十四问用正负开方法推算之因以同名相加异

名相消用超用变之法详示琥琥乃知以秦氏之法

读李氏之书布策推算一一符合六十四问每问皆

详画其式君喜曰得此而演段可以读矣即命名曰

益古演段开方补且曰可附里堂学算记之末君又

善属文最爱柳柳州文习之不倦谓唐宋以来一人

而已后人多斥柳州为王叔文党君为雪之且曰田

山䕬古欢集冯山公王西庄两先生于叔文事皆立

论平允足洗不读书者随声附和之陋习君于治经

之外如诗词医学形家九流之书无不通贯又力彰

家鄕先哲勤求故友遗书孜孜不倦黄珏桥有老屋

一区为前明忠臣梁公于涘之故宅君买修之扁曰

北湖耆旧祠设木主三十位祀尝居北湖忠孝行谊

载干史志足为鄕人表率者复揭三十人事实于壁

里人颇观感焉复理采旧闻搜访遗籍成北湖小志

六卷又因分撰扬州府志收拾杂文旧事次第为目

录一卷名曰扬州足征录又以随笔考录扬事者成

䢴记六卷君每得一书必识其顚末或朋友之书无

虑经史子集即小说词曲亦必读之至再心有所契

则手录之如是者三十年命子琥编写成里堂道听

录五十卷又举

国朝人著述三十二家作读书三十二赞又著贞女

论二篇愚孝论一篇皆有补于世教君之文集手自

订者曰雕菰集二十四卷词三卷诗话一卷种痘医

说等书不具录君性诚笃直朴孝友最著恬淡寡欲

不干仕禄居恒布衣蔬食不入城市惟以著书为事

湖山为娱壮年即名重海内先辈中如钱辛楣王西

庄程易田诸先生皆推敬之煦斋冡宰见君易学叙

之以为发千古未发之蕴且集苏文忠句书赠之曰

手植数松今偃葢梦吞三画旧通灵子琥能读书传

父学端士也

评曰焦君与元年相若且元族姊夫也弱冠与元齐

名自元服官后君学乃精深博大远迈于元矣今君

虽殂而学不朽元哀之切知之深综其学之大指而

为之传且名之为通儒谂之史馆之传儒林者曰斯

一大家曷可遗也

  李尚之传

李锐字尚之一字四香元和县学生员幼开敏有过

人之资从书塾中捡得算法统宗心通其义遂为九

章八线之学古算术至唐以后几于亡明泰西利玛

窦入中国有几何原本一书徐光启李之藻之徒从

而演绎之周官保氏九章之遗法不能烛照数计也

李之藻同文算指以西术易九章盈朒方程之说梅

宣城定九谓非利氏本意盖中西术其理则同而立

法则异三率比例较古法方田粟米差分为密而少

广为西法所无是略而不备矣宣城梅氏近世推绝

学以梅氏智计岂有不知古法与西法不同者第囿

于西术而九章算经诸书皆未之见所见者惟周髀

勾股之法虽欲深求古术然苦无古籍出于意测耳

李君起而振之力求古学王孝通缉古算经词隐理

奥无能通之者君与阳城张君古馀共著细草详论

二十术而商功之平地伇功广袤之术较若列眉矣

又于同邑顾君千里得秦九韶九章算经乃穷究天

元一术论其法与借根方不同于是郭守敬李冶之

说始明知唐顺之顾应详之书甚无谓也君尝谓四

时成岁首载虞书五纪明历见于洪范历学乃致治

之要为政之本通典通考置而不录不亦傎乎因着

历法通考其书体例大略以颛顼夏殷六历久矣隙

亡记载咸缺太初术本之殷历立法疏阔三统术虽

推法较密然亦用太初四年增一日之术是四分术

无异于太初也故断自三统术始至

国朝之椭圜法止唐瞿昙悉达九执历宋荆执礼会

天历史志佚其法乃于开元占经宝祐四年会天历

中求其术而为之说焉惜未成书惟三统术注四分

术注干𧰼术注奉元术注占天术注日法朔馀强弱

考六科而己又有召诰日名考方程新术草勾股算

术细草弧矢算术细草开方说皆藏于家君天禀高

明潜心经史以唐宋人诗文为雕虫小技不足观也

然工四书之文家居教学从游者多登第君则屡不

得中且兰草未征臼炊频梦行自伤得咯血疾戚戚

少欢悰犹复静心调摄力疾著书卒以此殁矣元昔

在浙延君至西湖挍礼记正义予所辑畴人传亦与

君共商榷君之力为多嘉庆二十三年夏江君子屏

来岭表谓予曰尚之殁矣并述阳城张君之言云元

朱世杰四元玊鉴虽用天元一术然茭草形正负之

法猝读难通因寄尚之俾为推究二十一年演成数

段寄至豫章寻根推密极为精审越两月而凶问至

良可哀也四元玊鉴乃予藏本录以赠张君者惜乎

李君细草未成遂无能读是书者矣君之子可久书

来求作传书中于君之世系行事及生卒年月不具

但云终于六月而己今与江君共论之姑举所知者

而为之传君中年无子以兄之子可久为子及三娶

某氏始生一子今尚在襁褓中也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