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文安公全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揭文安公全集 卷第十一
元 揭傒斯 撰 景乌程蒋氏密韵楼藏旧钞本
卷第十二

掲文安公文集卷之十一

       掲 曼 硕 傒 斯 著

       门生前进士燮理溥化校录

 记

  庐江县学明伦堂记

庐江县古庐江郡治焉今𨽾无为州东有巢白

黄陂之浸西有桐舒之蔽前临大江北界合肥

山髙而水深邑大而土饶风俗淳古民习礼譲

故易治而速化延祐三年邑令史伯杲新孔子

庙后九年邑令张导礼更为神像及礼器至顺

二年春二月砀山成君克敬継为兹邑祗谒先

圣先师退即明伦堂教宫以下以序列坐历问

风俗SKchar否吏民𠩄疾苦古今贤士孰忠孰孝各

以𠩄闻知敬对起瞻栋宇摧挠腐贩蹙然曰是

固出治之夲乃尔而缓乎即日出私钱为民倡

合𠩄淂缗钱七千五百有奇三月丙戍即工秋

七月戊子落成凡为屋六楹丹墨藻缋髙壮宏

SKchar始于庙称子是人皆知君𠩄以为治之意不

待教令日趋于善明年夏属舒城宰燮理⿰氵専

予记夫明伦之说具在六经其要君君臣臣父

父子子而已若尧之惇叙九族舜之敬敷五教

禹汤文武周公之𠩄以化民成俗孔孟之𠩄以

垂世立教皆是道也是故君不君则天道乖臣

不臣则地道暌父不父子不子则人道绝其故

亦大矣孔子曰斯民也三代之𠩄以直道而行

也以其道治其民夫焉有古今之间哉君子受

于承于师偹于身施于家行之于乡居一邑则

以之治一邑居一州则以之治一州任天下之责

则以之尽天下之责不以上不知而慢其政不

以下不従而怠其教彼方以去礼绝义为恱我

则曰天叙天秩不敢废也彼方以殚财毁质为

欺我则曰福善祸淫不敢诬也夙夜孜孜求夫

在我孟子曰三代之学皆𠩄以明人伦也君子

之学也求以明之而已君子之行也求以推之

而已此非独为成君有民社之告𠩄以为升其

堂立其庭为师弟子者之告吾闻邑有文翁者

有周瑜者有毛义者虽不足以上方三代盛时

之士然其𠩄以事亲事君之道有能跂而充之

亦庶几焉是役也相其成者主簿卢廷瑞董其

事者邑士洪琮薛兴宗成君字简卿盖贤大夫

  靖州广徳书院记

靖州居椘极壌洞庭潴其左巴蜀据其右狑獠

与邻猿鸟与逰而兵革之𠩄狃习也然其民好

闘而勇于为义虽寡学而易感犹有屈贾之遗

风焉自魏文靖公窜靖州士始知学近来有粟

朝仪者靖之㑹同之贤者忧其𡈽地僻陋去上

国遐逺士不典于学惴惴然𢙢王化之不流迺

筑书院于居之里因其郷名曰广徳厚岁币以

聘师髙廪稍以飬生徒凡郷之子弟俊茂者寠

不给者咸得来学其中弦SKchar之音甫作而邻SKchar

警当报大兵督饷学遂瓦解事㝎凡园田进取

之务悉置益广栋宇豊聚蓄招徕生徒由是复

振且欲示子孙母替厥服介其友谒文于余天

民之降𮕵秉𢑱虽有居天地之外未能或之违

也故三苗负固舜舞干羽而来格越裳肃慎去

里万里慕周徳重绎而来朝至于文翁之在蜀

韩柳之潮与柳皆能一旦変文身椎结之俗千

载称文献之邦盖可验矣然彼皆大贤之𠩄为

徳盛而化⿰氵専道髙而名流其入于人易今粟氏

以穷邦𮧯素之士𡚒然鼓舞义以韩柳文魏之

自任亦可谓难也巳呜呼士之居是卿㳺是郷

以及粟氏之子子孙孙而有违其志背其道壅

文教而不宣而惟暴弃之㱕复何颜以自頋其

身耶可无念哉其为屋椽础之数若干工匠之

计若干自相攸乞成之歳月廪给之寡伙咸俾

𠜇于碑阴焉

  广州增城学县记

入其邑人民聚田野辟学校脩其政可知矣在

国𥘉广之增城孔子庙火于兵进士李肖龙刻

木主祠于士人郑聪老家郑遂以宅为学历五

十馀年未有能复之者至顺二年前翰林従

盱江左江由广州香山令湖州经历加奉议大

夫尹增城淂故址城西冲霄门外百八十𡵯面

凤䑓负亀山水萦廽如𢃄始合谋𨗇之于是列

士输币群工效能頋济阳复选其材頋宗兴张

悟道李寿李惟佑郑元善董其役始是年冬讫

明年秋凡为殿六楹崇四寻有三寸广六筵有

五尺深如广而去其筵有八尺堂四楹崇三仞

七寸有半广十有一筵七尺有五寸𭰹视广而

去其八筵六尺有五寸门之楹如堂之数崇不

及仭三尺四寸有半广如之深不及筵二尺有

五寸左右为庑皆十有二楹崇二仭有一尺深

二筵有二尺堂之东为郷先贤崔清献公祠四

楹崇二仭有一尺广二筵有八尺深如广而去

其二尺内环崇墉外缭松竹堂之北有山又植

松五千馀株而亭其上可俯覧一邑之乃胜休

工休徒以舍菜礼告成于庙崇儒师使申其教

𣸪诸生始修其业和民人使𫉬其𠩄而政声作

矣又因南雄教授李显求𠜇石之文于余以著

乆逺遂告之曰学校者𠩄以明道设教之地也

道非圣人𠩄独得非有愚智逺迩古今之间学

则至焉増城虽僻在领表声明文物与中州䓁

而不能以圣人之学立身弃其身者也不能以

圣人之治治民弃其民者也弃身者殃弃民者

亡故立身莫先于学治民莫先于兴学左君治

香山既能以兴学为首务今又以治增城弗弃

其民矣二邑之士皆能有以立其身矣乎重为

告曰夫子万世南面享天子之礼楽天下皆知

为圣增城既庙礼夫子又祠崔公岂不以为贤

乎贤如崔公则祀之况有不止如崔公者乎君

子亦务学哉至顺三年十月具官掲傒斯记

  陟亭记

泰㝎四年夏六月余自清江镇买舟溯流而上

未至庐𨹧二十里有巨石如夏屋嵌立江右渔

舟贾舶胶葛其下前挹二洲人烟鸡犬出没诞

漫又拏舟前行数百里有小溪出谷中仰见层

峦葺拥云木森恱遂舍舟循溪而入越五里划

然开朗左右环合风气蓄宻有巨塜𨺚然在山

半由塜之左又入小谷有屋数间题曰陟亭乃

坐亭上召守塜者而问曰地为何曰为书堂原

葬为谁曰为阮氏何氏曰民望曰吾知其为人

矣是尝以年十三风雪徒𡵯求书福建宪使出

其父于狱者是尝佐其父连山簿尉摄兵马钤

辖抚洞獠有方者是尝㧞俘虏之子于军中以

还其友赎俘虏之母于邑大夫以还淮僧责名

家之女于SKchar筵以还其夫且给其家使改𬨨易

行者是常为郡曺又为县都曹寛海艘之役罢

坑治之害者是尝受知滕国李武愍公恒及其

子平章公世安椘国程文宪公巨夫南䑓薛中

丞居敬孙御史世贤者尝为翰林潘侍读昻霄

为监察御史时举为江西宪椽不果用广东帅

答𠜇海朝京时湖广燕右丞公揇为司农时欲

举为椽不就者遂升髙而望青原天容天玉诸

峰如剑如㦸如屏如帷如卓茟者陈乎其前东

山墨潭蛇山之属如骞如𠋣如据如伏如黝

绀者缭乎其后飘然如匹素渺然如白蛇自天

南千里不息而横截乎党滩者赣江也朝晖夕

景长云广雾明灭変化不可殚纪冝乎孝子慈

孙于此兴屺岵之悲而无穷也于是怆然而下

复坐亭上拊髀而SKchar曰山川信美兮心孔悲往

者不可作兮来不可期左右皆欷歔不自禁乃

就舟至郡以其状告知往来者曰然是其仲子

清江教谕浩尝庐墓其中且将葬其父于山之

左腋他日为投老之地者也居数日(⿱艹石)来见戚

乎其容恳乎其言与语陟亭事泫然流涕曰先

子之藏也再阅月乃请记夫父子者人之大伦

也生死者人之大故也子虽甚爱其亲不能使

其亲之长存父虽甚爱其子不能使其子之皆

孝极夫登髙丘临塘墓不必其亲之𠩄藏未有

不悄然伤懐彷徨踯躅者人之至情也况浩兄

弟之孝临其亲之𠩄藏者乎然孝于亲莫大于

敬其身敬其身莫大于励其行虽𬋩SKchar盈耳献

酬交错常如陟陟岵之时庶毋负兹亭之𠩄

以名也乌乎当至元风乕云龙之世使民望少

自损何𠩄不至而宁为郷善人以终抚其山川

天固将启其后之人矣民望讳霖号石峰居士

好学而尚义晚尤嗜佛老之书娶吴氏有四子

曰均浩铎焕女四嫁士族孙男七人是歳九月

  善馀堂记

饶有善人㞐安仁华蘃𡶶之西玉真台(“士”换为“亠”)之东华

山之阳张果𡶶之北曰胡君茂卿治狱多阴徳

其祖父皆好善郷之老长大夫士相谓曰易太

𫝊不云乎积善之家必有馀庆请以善馀名胡

氏之堂又购昭文馆大学士李博光书以遗之

至顺元年其子式入史馆与余深相好又明年

请记于余余曰夫善人孔子犹叹其不淂见孟

子犹闻之喜而不𥧌况治狱平尤人𠩄难者乎

茂卿之生父盖年四十有五矣甚爱之未成童

好学孝谨父愈爱之我元有天下𠩄与共治出

刀茟吏十九卿亦起为县曹然在诸曹中独异

其治狱情可贷者无不贷之死可生者无不生

之民亦莫不自输其情而刑以不滥县长贰

同列多嫉怒怨𢙣之而不敢言乆乃服其为人

元贞末县有盗捕人不淂尉辄以疑似捕齐民

七人日搒掠鍜练之狱具移县县长贰皆喜其

淂盗立关三木置狱中上遣使决且至卿入狱

语七人曰皆言汝䓁非盗何不自言众涕泣死

不敢异卿曰汝弟言当助汝否即旦夕死七人

遂极言𡨚状令怒不听卿前争曰七人一邑之

人皆知为非盗以为盗者独尉与令耳奈何欲

杀七无罪以逭失盗之责失盗之责亦至死耶

令黙然竟释之七人归皆祠卿于家 顷之以

群曺摄县诸曺长有为县豪主钱榖致冨饶者

豪常欲坐以事杀而并之未淂间闻与妻前夫

女奸乃大喜曰即坐与亲女奸罪至死遂白县

治其事县淂重赂皆许诺卿亦佯许之及捕治

事有寔然非亲女故匿不𤼵豪曰求阅其狱尽

如指意无异狱既具上府卿宻疏女族姓及祖

父名牍中府阅狱见𠩄引女族姓祖父名召谓

卿曰卿真长者当为卿成此名竟以异姓女杖

而出之卿为徳𩔖此名至不可敷此其尢彰明

较著人𠩄常道之者后生五男子皆秀颖出群

曰吾父积善惟吾人一吾今有五子天与吾厚

矣即自免帰田里飬亲教子县长吏就问政事

淂失随事诚告不及于他父年八十一终卿今

亦七十馀矣教五子皆为儒阖门雍睦人取以

为法可谓善人也巳矣夫善者天地之心天之

于物无𠩄不爱善亦无𠩄不爱故曰顺天者昌

逆天者亡昔于公治狱有阴徳髙其门闾令容

驷马车曰后必有兴者其度浅矣其报不丧如

取诸劵胡茂卿为吏治狱平身未出曹椽之间

淂五子即自贬损罢㱕若欲以其馀遗子孙者

固自有迳庭㢤余尝𬨨善人之郷问其名则皆

喜而对问其人则莫不且言且颂望其居则竹

𣗳䓗郁禽鸟之声喈喈及其门则鳮犬不惊童

仆闲暇皆充充然有自淂之意升其堂则尊者

SKchar而威卑者不令而従凡如是其后未有不

昌者有𬨨畨君之区行云锦溪之上望玉真华

蕊诸𡶶求善人胡氏之家其㞐人有如是者必

其处也至顺三年八月日记

  进徳堂记

彭氏之堂曰进徳立训也上念乃祖之令徳下

悯时俗之日替将纳其子孙于善也𥘉彭氏世

居武夷宋之时其祖蔚与李丞相絧同学李丞

相贵𩔰即谢不见李丞相镇江西书数往乃肯

来裵SKchar东湖上因留不去然终不应其辟遂𨼆

居郡之新吴山中其七世孙敬则以文学官逰

四方覌四方之俗𭛌相并众相𨹧智相倾卑尊

易序疏戚易位废礼义违政教日甚懔然惧曰

吾子孙亦将有一于是乎乃㱕作是堂以示训

故去华就朴以教俭髙廉重阶以教SKchar歳时𫯠

烝尝以教孝序尊卑以教敬存孤弱以教慈合

宗族以教和掸礼楽敦诗书以教学又惧近之

弗察逺之弗明也属余疏其义以广其训𠜇石

屋满朝夕俾覌省焉余乃言曰俭者徳之莭SKchar

者徳之制孝者徳之本敬者徳之基慈者徳之

爱和者徳之顺学者徳之聚俭则财用足廉则

上下辨孝则仁义坐敬则礼譲兴慈则恩恵长

和则九族亲学则万善明徳虽美非俭无以㝎

其制故为训之始徳虽偹非学无以约其礼故

为训之终由之则昌舍之则亡不可湏㬰出乎

训之外故表名以著逺服之若华衮佩之若琼

琚嗜之若膏梁处穷约而弗滥履贵盛而弗泰

蹈危难而弗慑仰不愧俯不怍然后可以充乎

徳之寔进乎君子之域而为彭氏贤子孙夫如

是岂惟新吴之俗将化之推而放之四海而准

国家之求忠臣良士必集彭氏之门矣夫徳盛

者必有后以李丞相之贤而不能屈乃祖之髙

是必在后之人余于斯堂卜之矣夫作堂以立

训𫐠训以𤼵徳夲乎志也故不著其岁月始末

及筵楹础筵几之𩔖蔚字子革自号石溪先生

敬则孛静中云

  常州通真𮗚脩造记

保和通妙崇正真人徐公𢡟昭住常州路冝兴

州通真覌之十有八年重建三清殿又十有三

年为皇庆元年建玉皇阁阁崇十二寻有半其

材皆出于江东故山其始也材大而匠弗胜其

成也不二纪而栋已挠延祐七年龙虎山道士

张君徳隆嗣主𮗚事迺量岁之入莭浮缩滥为

东西方丈以翼之使危有持而颠有扶以永徐

公之绩为三门以蔽之使内益尊而外益固以SKchar

神明之㞐财用既足经制既㝎㑹𤣥教大宗师

特进吴公入𫯠内祠请以郡之天申宫都监陈

景𢡟提举𮗚事以董之凡钱榖之计一聴其出

入焉大宗师従之于是陈君惟大宗师之教是

承大宗师惟张君之托是重趋事赴功夜以継

SKchar时历月道溃于成内则阁遂其安地仪其

灵车轩洞户岩䆳深靘冬无烈风之忧夏无熇日

之苦谈经论道坐以忘疲外则髙甍崇阿巍巍

堂堂人者心动𬨨者额手廉陛不加而峻面𫝑

不改而雄而徐之功立矣大宗师楽其有成也

进陈君提㸃以昭其勤张君亦再𬒳玺书赐号

冲真明逺𤣥静法师以重其山夫阁虽髙有翼

焉则不扶而自正宫虽闳有蔽焉则不守而自

固吾于是淂治国之要焉覌淂徐公而地以兴

徐公淂张君而业以𨺚张君得陈君而志以成

而又淂大宗师旌善报劳而継者知𠩄𭄿吾于

是又淂任人之道焉是役也一举而众美具斯

亦足矣阁之前有井极甘冽相传李洞宾尝浴

丹于此井之上有二古柏高十丈大数十围一

夕飞去𮗚始于陈大建中额由𪪺道三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为今

名天历二年六月二日戊子记

  𡊮州冝春县逄溪山圣寿寺记

𡊮之冝春有逄溪山者以逄溪禅师得名或曰

逄本作濛𫝊灯录失之山有寺曰圣寿即逄溪

禅师𠩄建也名与 萍郷之杨岐南源相伯仲

𥘉马祖以佛法振江西逄溪禅师与杨岐甄叔

南源道明同事之于八十四人之中故帰皆建

坛场以阐其师之道武宗废天下佛事独逄溪

寺以圣寿名𫉬存入国朝多郡之南泉山慈化

寺僧主之至顺元年冬寺灾长老妙愈即日发

公库钱鸠上度程斩大木伐坚石大改作之再

岁而毕视旧有加焉愈闿疏敏给亦南泉普莲

宗主明照慧觉圆应大禅师慈昱之徒也普莲

建造为天下最故愈亦称能亊云请著其事于

碑辞曰有蔚逢溪马祖之徒寔开此山数不载

馀杨岐南源𪔂足以居堂堂愈师是纉是啚郁

攸降灾忽焉为𭏟愈頋而叹激烈𡚒杨畚焦辇

烬正位㝎方经工程力攻坚择良罔敢或易罔

敢不臧迺基迺构迺指迺授执前执后执左执

右殿堂门廉庖𢈔库厩髙者云覄深者谷授SKchar

比麟次壮䴡完厚焕若天作俨若神造世尊穆

穆列卫肃肃逄溪有觉是頋是复愈帅其徒载

祈载祝天子万寿庶民五福山增其髙水益其

深逄溪有觉是頋是临愈帅其徒载祝载钦天

子万寿庶民一心

  庐陵县丞冯君脩造记

吉安于江西为剧郡庐𨹧于吉安为剧县古号

难治急则怨缓则怠怨则身危怠则政弛日惴

夕惕仅免于戾然亦未尝无名守令也延祐六

年冬十月之望监察御史部行至郡视故医学

前直嚣市傍切狱垣以为非冝喻郡亟𨗇之十

有二月郡上曹言故庐𨹧县治夷衍爽垲可𨗇

𥘉废其地以为纹锦院机络之局而县𭔃栖郡

治之西五万仓至是乃命増筑纹锦院以处机

络而以其地为学徙县治旧学而复故仓三役

并兴悉以县丞冯君克敏董之君慨然受命而

不辞曰吾弗为必有病吾民者至矣㑹是歳君

当督输即风输者出力佐之淂楮弊数千缗遣

吏治木诸县皆与木返币木石既集乃择廉敏

吏 任其事明年春正月新纹锦院堂廉坊局

及诸傍舍馀八十楹二月已未局乃𨗇是月建

医学为开天之殿以祠三皇六楹为两庑以列

従祀皆十有三楹门十楹外为灵星之门以偹

制度殿之后为讲学堂六楹及庖库之次十有

八楹西为教官之署凡为屋十有二楹秋八月

戊申学乃迁是月建庐𨹧县为聴事之堂四楹

有有荣左右有次皆四楹为两庑以居六曹皆

十楹门八楹其东为都曺之署凡为屋廿楹冬

十有二月庚午县乃迁凡三役工徒之费出于

寓公大家及寮佐之𠩄助者万二千缗有奇不

足皆君自更之自经始以迄于成或完旧而益

新或更创而改作一木一石必量其材而用之

一钱一粟必度其冝而给之寛不至弛猛不至

残调其寒燠时其饥渇吏无奸欺民不告劳故

其成功敏而无怨言夫为政不难母轻民力而

巳𫝊曰不伤财不害民又曰莭用而爱人使民

以时夫莭用故不伤以时故不害惟君力行之

故其为政平易民信民SKchar颂焉大徳中金华胡

君长孺分教盱江摄录事视其屋懔将压曰是

将病吾民矣不喻月新之或曰此非挕职也君

笑而不言嗟乎惟君子为能忧民之忧楽民之

楽况冯君身居其任者乎虽然有二君之心之

才则可不然均为怨府矣岂必庐𨹧㢤医学教

SKchar君寿逸刚正人也美其事请书于石以示

后之为政者且以见郡之能使人也君字彦逹

濮人历宜春髙安彭泽三县皆有名

  昭勇庙卷雪楼记

吴折冲将军西𨹧太守宁既与周瑜鲁肃吕䝉

陆逊之徒并立大功世庙食兴国之东六十里

冨池之口龙光山之下后千馀年宋有天下录

前代忠臣义士复赐将军爵一命而公再命而

王七命而数物偹号其庙曰昭勇门曰表 忠

而将军之灵以益著自始封百七十有八年而

建楼于庙之北名曰卷 --卷(⿵龹⿱一龴)雪又百十有二年而

毁于景㝎元年之兵又六十有三年为皇元至

治之二年祠官九宫山道姜守夷与里人刘舜

元及其徒子如渊爰谋爰度筮日他事𭅺楼故

基为屋八楹中为重屋六楹崇七寻有半仍命

卷 --卷(⿵龹⿱一龴)雪之楼左頋舒蒲之渚右据黄龙之湾前

俯大江后控衡庐北望长淮之外以天为际方

其惊风忽𧺫白浪昼立天地低昻川谷吐吞则

思将军之在吴也威名动山岳谋虑出SKchar神𡚒

百𮪍而曹瞒夜惊𢧐孤军而张辽早却临夏口

而黄祖授首扼益阳而关羽退师指皖城而朱

张擒入夷𨹧而曺仁破何其忠且勇也及夫风

霁浪弭上下一碧长空冥冥白鸟孤𣳚则思将

军之既没也三国为𭏟五运迭兴南北纷纭或

𩀌或合将军犹以馀忠遗惠阴隲下民冯大江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灵𫤌南面以頋享又何仁也登斯楼也岂

不念曰以区区之吴而有江表数州之地仅足

以抗蜀魏将军一输其忠而庙食百世况戴天

履地美衣豊食倓然臣子于今之世者乎故君

子立功立事必思以𩔰当世而垂无极斯楼之

作亦非徒欲覌涛浪穷胜概而已盖𠩄以劝忠

也以三子兴复之心而属余记不可不以书神

姓甘字兴霸巴郡临江人累号为昭毅武恵遗

爱𩔰灵王云

  法印寺记

豊水之东凤池之西有寺曰泉林宋治平三年

改赐法印木有豫章枫槠松柏之茂水有钱塘

美泉之注脩行万个崇墉百堵自江禅师至齐

十有二𫝊而中徽自觉升至心日十𫝊而复振

𥘉升偕其徒徳之广慈抚废虗啚前规起嘉泰

开禧力复旧贯徳再𫝊曰継澄始买饭众之田

十亩有奇澄之徒慧明复淂田二十亩以为长

明灯供宋律寺覌母买民田而明以高行绝学

善为方主翰林学士徐公经孙礼部尚书雷公

宜中故淂诸长明灯至于今不废明之徒永庆

庆之徒祖荣复广田百亩而寺之计益滋又三

𫝊是为心日心日既嗣百废脩举效献力者争

尽其用大徳六年重复佛殿祠后土殿东先师

及诸长者殿西明年重复三门又明年两庑及

库𢈔庖湢皆撒而新之皇庆元年建法堂四楹

中𫯠覌音大士延祐六年楼于堂之北东上庋

佛书下列僧寮明年又楼于堂之东南虗中以

为斋堂其东以馆賔客若山门若县锺之楼方

程村度地而申为之自大徳以来凡𠩄修营或

资于人或出乎已皆日之孙福𫞐之力也权既

能尽瘁以成其祖及其师圎照之志而权之徒

惟胜复能屈身贸易佐匠计胜之徒𪪺易日诵

SKchar帰质田以相权之功是皆儒门𠩄谓孝子

慈孙者也方今上自京师下逮郡邑致崇极于

佛者莫不因物产之盛𠙖国家之力犹恒(⿱艹石)

及况泉林不仰县官不资常住振法基于未坠

招宗绪于无穷者乎冝为刻辞著在金石其辞

曰佛入中国馀二千载厥象伊皇髙视六合横

敷四海其流汤汤河汾著书佛乃圣人教则西

方明明我朝并见三氏𡘤有万国列刹想望照

地烛天前无古昔割SKchar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衎跨州连县宝衣玉

食式名休祥保合太和孰臻其极㦤此泉林扶

颠持危僻在东湖毕力殚虑祇率乃亊有抗厥

𥘉广殿重楼高壮𮟏SKchar弗俭弗逾浏浏清泉落

落长松楽是幽居有诜其徒有秩其仪趾徳済

美群经在几钟鼓在𮅽以祝天子永遵其道𫝊

经祖以作教𮜿

  冲𤣥𮗚记

庆二年春二月始作冲𤣥覌夏六月覌成寔

在冨州之南第三十七福地豊山之阳五里𠩄

峰之下因黄氏之故祠也西南维黄氏世盛

庆元𥘉朋党论起朝𫯠𭅺干办行在诸司审

计司瀛进谠议十二萹历诋外戚韩侂胄蠹国

乱政天下诵其名嘉㝎𥘉以寿终其子通直𭅺

知衡州常宁县直方葬于峰之南双井原因建

祠曰双井庵命始豊之仙林覌道士灵宝大师

紫欧阳某𫯠祠事且约世守之未几常宁之

夫人徐氏卒⿱苑土峰之东白竹原亦建祠曰白竹

庵皇庆二年常宁四世孙征东儒学副提举可

自双井巷延礼聂爰静主之师至即撒旧祠辟

地为覌不数月而工毕飞殿壮䴡高广雄深门

庑端直庖廪完固飞云之楼矗其西黄氏及后

𡈽氏之祠翼其东文梁藻井之制云房斋庐之

次煌扈于其内锺鼔之声笙磬之音镗𨱏乎其

外于是昼雾出楹夕淄殷砌帨柏拒冬长松无

夏神若仙人倏忽来往山川不改其旧而十倍

故祠矣请名曰冲𤣥之覌又尝与其师欧阳维

新买田五顷有奇至是尽帰子覌以飬学徒𫯠

𨤲事君子曰惟不贪故能㤀其利惟不私故能

成其功㤀利而有成功非信道而勇于立者不

能也使聂君不为老而为孔氏淂志当世𠩄至

冝何如黄氏其知人矣延祐七年春征东之子

尚敬尚忠请伐石纪功因推道徳之端极内外

之辨而为之辞以授其徒黄晞平孙诚则䓁刻

之其辞曰猗欤𨗿㢤五千之文上探无始下酌

黄轩逹性立命执经御权刚柔存亡进退后先

糠秕天下道徳之源𤣥门既辟教道滋盛水旱

疾疫祷祠禳禜一呼一吸一动一静奔走雷风

SKchar神受令上好下效此求彼应乃道之文匪道

之性志士长往独善其身錬形制魄守精驭神

蝉蜕守内飞翔天津匪道之𨺚乃道之屯孰行

罔至孰用罔治萧曹以臣汉文以帝慈俭为宝

敦朴是贵虽惭三五终迈七制迨于我元搃𭣄

万国国既殊俗治亦异术既尊素王亦兼老释

或齐以礼或道以徳化成天下立治之极豫章

南境豊城故邑崇崇始豊神明𠩄集跂彼雕岑

云蒸雾𣺯有屋渠渠有址岌岌伟哉聂君有此

骏功黄氏以祠老氏以宫居有𠩄飬学有𠩄宗

敬哉学人罔或不恭执徳之恒守道之中祈天

永命万世攸同

  彭州学记

蜀彭州孔子庙学毁于兵九十馀载有司偹位

因弊承简春秋有亊绵蕝行礼治具弗张民习

于野至治中太守刘𨺚畏上威徳思夲政教爰

谋爰度迪复其旧而教飬之道犹𨶕今太守则

日兴学而不知教飬与无学同于是缩溢莭浮

举俸称贷月计其息恳废辟𮎰时值嘉榖岁取

其入以其𥙊飬以为经常合凡民子弟之俊秀

者三十人立师以教故入其庙则栋宇雄䴡礼

楽偹举圣师洋洋不动而应入其学则堂宇脩

弦诵洋溢民吏𮗚感不令而化其文学姓某

沿牒京师请纪金石乃告之曰惟蜀与宋终始

声教沦洽民心固结故国朝用兵积数十年乃

克有㝎𡈽著之姓十亡七八五方之俗更为賔

主治者狃闻袭见以道风旧俗为可鄙前言往

行为可陋至有鸿儒𪧐学林潜谷逝其道莫闻

况𣸪有知学校㢤故学校与道兴废上不知学

则失其教下不知学则失其政学校废政教失

治道㣲矣而彭前守克兴后守克承継善趾美

作民父母诸生其有思乎夫蜀学有杨雄文有

相如治有文翁诸葛下迨唐宋群儒迭兴徽言

㦤行着在简册舍疵取醇使合孔子之道父以

教子兄以教弟朋友相讲里巷相习以翼圣人

之治则蜀之人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劔阁无𠩄

用其关瞿塘无𠩄用其险必自彭始诸生朂之

母负诸守之意与圣天子之望元统二年八月

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