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愧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九 攻愧集 卷第一百
宋 楼钥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一百一

攻愧集卷一百

     宋   楼   钥   撰

 志铭

  朝请大夫致仕王君墓志铭

吾乡五先生俱以文行师表士子惟桃源王先生暨我

高祖之后皆大盖其启迪后学徳泽之及来裔者源深

而流长矣先生之子宗正少卿珩孙广南提举市舶勲

继登进士科提举疏财尚义以廉节著所积尤厚是生

三子长太府卿讳正已次即君也朝请大夫讳正功季

知安庆府讳正民三人以节谊政术能世其家尝一岁

同奏子兴固未艾也呜呼昔者钥既铭太府之墓才八

年而君与季相继下世既葬矣君之诸子以国子正袁

君燮之状求铭惟王氏楼氏自二先生以道义定交至

太府婿吾门姻好稠叠感今懐昔乃摭其大概为之书

而系以铭君旧名上字从忄从真下曰思字有之后以

避孝宗嫌名改焉遂字承甫曾祖说先生也赠银青光

禄大夫祖玩赠朝奉郎父赠金紫光禄大夫娶蔡氏元

氏薛氏赠武陵永宁普宁郡夫人君薛出也家世之详

已载于太府之志惟君生而不凡幼笃于学不待强教

已如成人以金紫遗泽补将仕郎绍兴二十四年由铨

选授右迪功郎抚州宜黄县主簿寻易处州青田有诉

夫死于殴者君按视则更曰自经君察其必以贿故即

用初情讯之具服隆兴初调筠州司理参军筠号道院

而狱事亦繁精意推鞫狴岸屡空乾道二年循右从政

郎四年为荆湖南路转运司主管帐司给事黄公钧主

漕计以严明称寮属仅取充位君果于立事滞讼见属

剖析无留难黄公举以厉同列之持两端者尚书沈公

介为帅尤简贵威重裁决无敢辄经外台者理或未安

君改之不疑沈公更加敬异不以为忤也二公争荐之

又为延誉不期月举削应格七年改宣教郎知兴化军

莆田县县素难治始至牒诉数百惩其非实而决其久

滞者遂寖以清省宋氏子怙势突入殴吏林公枅守信

其从父太学诸生也喧竞于庭皆捕治使服而徐释之

且戒曰后复尔不汝贷也感谢而去林公由是知君后

为监司尝表荐之邑岸大姓鬻盐因为寇钞捕获数十

人其党篡取杀伤卒徒篡官亦被数创救至得免而郡

怒其生事君曰拒捕至此而赏罚不伸何以厉其后即


穷治之而赏官兵焉又修陈霸斗门以永灌溉之利淳

熙六年赐绯衣银鱼七年通判潮州推诚佐郡守贰无

间言郡人有为宪属者武断乡曲征利于近郊君裁以

法不胜惭怨挤之不遗馀力君用是罢将归会剧寇沈

师逼城民走依官寺君开门纳之力赞郡将修战守具


甚悉贼知有备而退众唶曰是已罢官而为民深切乃

如此耶至其行多涕泣者九年签书武安军节度判官

厅公事十一年改淮南皆以伯氏将漕引嫌十四年主

管湖北安抚司机宜文字绍熙元年差知澧州陛辞论

沙毛钱及杂卖场二事上亦深知其弊嘉叹再四三年

到郡帑庾枵然廪禄累月不给君去其侵蠹之已甚者

节浮费汰冗食补罅漏郡计无乏及期而用颇裕乃从

邦人之请即州治之前辟城通道建澧阳楼前俯大江

巨丽轩豁遂为一方伟观尝属钥记之由是人心闿怿

士气振厉比举多决科者药园寺僧以稔恶闻邑令发

其端谓罪不可赦而以贿缓其狱君诘之治始急复赇

于上司之吏移文使先纵遣而以牍来君曰欲以势力

求免耶即日杖之五年奉最还朝奏事重华宫行内深

称上意遂知蕲州自私钱之废淮民多窭鲜有葢藏遇

霪雨至绝市无籴君以庆元四年视事急发廪而损其

直且多邀米商许以蠲征舳舻辐凑又念岁收才能自

给而巨商率先以他货来售禾始登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厚取其赢君以

为遏籴固非古训而坐视民食之空咎将谁执力请于

朝乞禁止商贩许之民相谓曰使君通变如此自尔有

足食之望矣有言银矿发于山者君欲遏之而未得其

说耆老诉云往岁尝有此事官不熟计而遽行之非徒

无益冶户以亏额坐深文鬻产以偿者数百家痛犹未

定也君为奏罢之佛灯大师者自称戚里挟权要书走

州县攫取无艺人病其扰莫敢诘君出郊有诉者立捕

之寮佐劝止不听比至一黥隶尔致之法六年除广南

西路提㸃刑狱公事嘉泰元年赐四品服广右之俗轻

于冒禁而上官以不按吏为从厚君深病之劾其贪暴

之尤者请托一无所聴始知悚惧而君亦寖危矣兴安

令之子蹴小吏至死逮系郡狱令胁治狱者欲变之君

怒曰台治所在可使死者抱冤乎劾令而移狱邻路令

诬诉于言者公遭论而归自以无慊于中处之怡然二

年冬主管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三年正初属疾癸未

终于家享年七十有一娶同郡伍氏赠宜人先二十九

年卒今宜人应氏子男六人深从事郎新无为军巢县

尉𣹟迪功郎新池州青阳县尉洙迪功郎太平州芜湖

县主簿登绍熙四年进士科泌将以遗泽补官女八人

长适从事郎监绍兴府㑹稽县户部赡军上皋酒库毗

陵张符女后君半年卒次适进士伍遵第五第六女蚤

亡馀与第四第五男俱有废疾孙男三人仁之仪之信

之信之先一年卒二女一夭一未行先是伍宜人葬于

鄞县桃源乡排隩之原诸孤以四月己酉奉君之柩合

焉君资禀忠信不发一妄语妻子不见喜愠之色开心

见诚吐露情素孩孺有问亦告以实不敢戏侮之田夫

野老市井小人过而挹之俯接惟谨或遇机阱险巇之

人一对以诚彼自意消以是善与人交终始不变筮仕

之初或言邑令有心术亦当有以牢笼之太府问客言

何如君曰以诚待之尔何术之可用卒与令甚厚至执

手不忍别人但以君为恂恂自谨之人而遇事敢为毅

然不可干以私每曰食君之禄徇情挠法以取悦于人

自为计则得矣其如体国何廉洁守家法俸入非令所

载者谢不受澧阳终更吏白有资送钱三百万悉拒之

惟备舟浮家而归郡人叹服所至未尝饰治器用不市

一物莆阳荔子最盛有以名品馈者坚辞之怡于仕进

不求知于人而人自知之丞相赵魏公枢密使轩山王

公每欲汲引丞相京公尤称其真淳力荐于上晚历麾

节皆其力而君不自知也张侍讲栻风裁甚高在潭游

从雅相爱重呼君为齐年兄清贫自处质贷以给奉已

至薄得禄不足以偿逋负如是者三十年然持损有馀

补不足之说有义事亦勉为之后既稍裕亲故有求随

力以应隆冬细民乏食赈与无倦色幼孤鞠于兄嫂少

长省事自念孝养无及以事亲之礼事之嫂即钥先祖

少师之季女也伍宜人亦顺适君志躬执妇礼既亡祔

于庙以时奉祀太府诸女之行竭力以助奁具良厚皆

人所难者性嗜学多录未见之书唐诸帝实录略备今

写本及版行者各万馀卷少喜为诗周旋太府与王信

州之间佳句与之相下上暮年益造平澹有荆澧集行

于时馀藏于家呜呼书曰吉人为善惟日不足卷阿之

诗言求贤用吉士也汉文帝初立召田叔问曰公知天

下长者乎周家用人以吉士为首文帝之化㡬三王实

基于此王氏父子兄弟皆有以自见于世惟君制行醇

笃立身处家施于有政风谊耸然而其本体盖所谓吉

人吉士长者人也故乡评卒以是归之使其得位而行

可使鄙夫寛顽夫廉而风俗庶㡬于古小试绪馀感化

已多一区之宅始成求田足以卒岁天假之年亦可表

率乡曲而遽已矣此钥平日敬叹毎以语人者今也四

子俱列仕版家道肃穆天之敷佑如此为善者亦可以

劝矣铭曰

恂恂王君家世儒雅君尤笃恭视如朴野周云吉士汉

言长者君其人欤力行不舍蓝田皆真元规非假施于

有政不言而化义所当为勇于施舎麾节倦游求田问

舎谓宜上寿式是乡社云何不淑棣华凋谢高其门闾

尚容驷马诗以飏之用慰泉下

  叔祖居士并张夫人墓志铭

居士姓楼氏讳弆字元应明之鄞人也先世居奉川后

徙焉曾祖杲不仕祖郁以古学全徳为乡先生登第主

庐江簿以禄不逮亲不复仕进终大理评事累赠正议

大夫考肖正议之季子笃学晚不衰以特奏名补和州

助教居士世其家者也读书敏而勤百氏之言无不该

贯句读音训考证是否有先儒之所未发朱黄雠校学

者取法焉小学尤精鄙流俗简陋手以古字写春秋左

氏传礼记庄子以课其子用志如此然澹于荣利少举

进士一再不遇已甚厌之遂不复为场屋文而学问益

高娶夫人张氏里人询之女勤俭静专克相夫子早岁

居贫甚夫人心计有馀而济之以识知所取予未始与

人为怨二人同心而家益饶兄弟五人居士处其仲性

孝悌和州病沈绵累岁下二弟二妺皆幼稚未立所以

奉甘旨毕婚嫁者维力之尽夫人承其意无不周悉他

日罄先世家产四分之独不取一金夫人亦无难色且

赞其决正议好著书手泽盈箧兵火仓猝居士尤以为

忧夫人捐金募人窖藏至今得为家宝居士中年益薄

世故好浮屠氏之说名山古刹意有所寓假榻宴坐一

钵一衲或累岁忘返间过亲族所至如归为人乐易无

少长与之无间豪饮剧谈衮衮竟夕道古今涉经史旁

出入释老稗官之说如画一二坐客倾聴不暇倦游还

家屏处一室乾道癸巳岁于是年七十有五矣正月十

有六日感疾以卒夫人既率诸孤以是年十二月二十

有一日葬于阳堂乡梅湖之原持门户愈谨奉佛愈严

平生自奉至薄见华靡之服至瞑目不观曰吾以俭之

故不妄取不妄用虽不能甚富亦未尝困乏此夫人治

家之要也至赒人之急虽多不较病给以药死给以棺

者日相踵寺观营缮随所求而应之晚益了悟叹曰吾

焉能以垂尽之年尚较米盐耶聚族而谋尽以家所蓄

分给子舍戒以自力毋轻费淳熙壬寅四月十有四日

卒享年七十有八将以明年闰十有一月十一日启居

士之墓而合葬焉子男五人曰由仁曰行仁先居士卒

曰珹先夫人卒曰球曰琰俱业儒承居士之训书传如

流女二人福州懐安县丞杜友直其婿也一早亡孙四

人铻锾铉锦女六人长适翁烜次适丰有基馀未行曾

孙一人呜呼楼氏自先生起家皇祐中衣冠相传六七

世矣岂惟祖考积善所至盖先生教授乡校三十馀年

诸生皆当世名士一门书种赖以不绝有如和州居士

虽不得施用而力绍世业流传典刑使后生犹得沾丐

其所以维持之力为多后来者可无念乎居士寔先祖

少师之从弟葬之日夫人以墓铭见属钥自念生晚少

见前辈毎侍居士则爱诲良渥尚历历能记馀论又为

字钥以大防也尝为诠次行事未及成而夫人又亡矣

乃以二叔之命并序而铭之铭曰

学焉甚博行也无阙穷通有命不系巧拙达人大观欣

戚泯绝不亡者存厥有高节娈彼贤配千载同穴孰发

其潜视此幽碣

  盛夫人墓志铭

孺人姓盛氏世为馀杭人有曰蟠者仕呉越位通显钱

氏纳土始居严之建徳又徙嘉禾因家焉曾大父偕徳

兴令大父兑赠通直郎父师圣迪功郎充户部经界所

措置官徳兴公且老犹提五子试场屋各明一经号六

经家孺人年十有八归于洪氏夫曰懐祖今为通直郎

赐绯鱼袋寔吏部尚书文宪公之次子也元祐中孺人

之伯祖侨以名儒为国子司业文宪公从之游雅相器

重遂为忘年交既铭徳兴之墓又缔婚焉孺人资凝重

喜怒不见于色平居敛衽危坐一语不妄发有所酬答

唯而已笑才启齿若惧有所闻阃内雍如也孺人厚赀

装嫔大家舅又鼎贵而自处冲靓食不兼味裘葛无副

未尝有所表襮姑文安郡夫人尤爱之通直夙登仕版

而宦情甚薄兄升朝籍弟亦补京秩通直公固不屑意

孺人亦安之也文宪多孙孺人之长子藏年始髫龀文

宪爱其颖悟欲先奏补孺人力辞至泣下文宪为之嘉

叹然卒先之遇下有恩意待子妇如賔客未尝见惰容

妾媵有过告谕至再三不加鞭扑故有终身不忍去者

淳熙乙未秋七月属疾藏官泉南孺人念之甚苦疾遂

革以二十八日卒享年六十有三㑹通直引年休致明

年以郊霈赠孺人子男八藏新处之松阳令䔌新建康

府司法参军皆从政郎曰蘧先卒曰芹曰蔼曰荟曰艺

曰薰女四长适姑苏翁浩次适丹丘钱起二人未行孙

男八伯景仲杲昭孙叔旦会孙晧孙鲁孙㬇孙孙女六

长适延平陈仲达馀皆幼以其年十二月八日葬孺人

于台州宁海县鳯潭西之原通直与诸子哭之甚哀松

阳一日过予泣曰藏不孝素为吾母所钟爱宦学垂二

十年辄不偶无以奉一日欢随牒远方又不得终养恨

不得即死以从吾母于九京愿得子铭吾母之墓以塞

无穷之悲予于洪氏有连又与松阳厚也不得辞铭曰

予于善而寿不洪安于俭而报不丰夫与偕老而生不

得被其封子既强仕而养不洎于千锺呜呼其命耶斯

铭也尚以诏于无穷

  江元适墓志铭

始余游柯山闻南塘徐诚叟先生之名其学本于伊川

欲见而不得今二十馀年乃闻其江徒君之贤于其乡

之秀士且曰南塘之门显者固多而江君则得其传而

不仕者也君讳泳字元适世居衢之开化大父以上潜

徳弗耀考沔从常山起家主饶之安仁簿辟泉司属以

卒君其季子也束髪知读书一以为已为本手抄中庸

大系置座右口诵心维寒暑不废弱冠有声庠序漳守

陈公杲得君诸生中以其子妻之子盖张出是为右史

文潜外孙绍兴初党籍解诏没者官其子孙一人无后

者许授异姓亲右史与龚公夬俱无后龚氏以官予外

孙婿臧珙陈公欲以右史之泽与君君辞焉迺及其友

婿戚俟既欲奏以他官又不就至是君之年益壮学益

明再应乡大夫举不利绝不为举子语既遭外艰庐墓

毁瘠除丧因弗去遂不复谋仕而行其志于家号所居

为西庄堂室轩馆下至器用悉有铭记以便观省创楼

西偏掲先圣像朝夕瞻仰如亲见而师之榜家塾曰明

善命其子震升谦蒙革肄业其中所训先徳行后文艺

绝口不以利达启其心亦不使预家务而治家自有法

中阃有亭以限仆妾细大条理择谨厚者董其凡不劳

而办不事生产家业无所增益伯氏仲氏赀息日倍人

以百亩与之谢不取乐以所闻见告人愿学而力不逮

者教且食之曰吾非养其口体养其才也常有小疾一

日出就外寝焚香黙坐间一讽咏不异平时惟励诸子

以毋忘畴昔之训语毕而逝寔乾道八年八月二十九

日享年四十有九以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庚申葬于

禄墩之原遗文曰西庄题意曰朋游讲习曰天籁编曰

因心录易中庸有解他论述尚多藏于家未传也葬之

五年始得以铭诸墓呜呼人孰不欲仕如君才足以取

事足以得而其学又可见于用乃翛然自适以终其身

余惟孔门有用之学上可以为邦南面而其流亚皆可

使从政观至人与㸃说漆雕之意则知乐道者之为高

而以政学者皆自欺也余于道未有闻而仕仕而未能

优也闻君之风有愧焉故为之铭铭曰

仕以行志而或害义孰若不仕以全吾气允矣南塘源

由二程有派其流君挹其清徳成行修不用于世淑诸

人者抑君之细命维匪长后其炽昌铭以订之观者勿

  知嵊县季君墓志铭

皇帝即位之六年五月壬戌有旨季光弼所献文字有


补治道可与循两资制曰上书公车日以百计高则近


迂卑则涉谄至于出入经史动含讽谏览尔奏篇朕甚

嘉之进官一列不独尔私庶闻其风亦克用劝先是四

月戊辰朔日有食之君摭光武十事备论以进目曰美


芹文简而旨深意笃而言婉训词既颁士夫相与传诵


圣天子导人使谏盛徳日新而君之名亦由此暴白于


天下君居八年再上万言书敷绎前说又泛论当世之

务不报一日闻西府除目愀然曰枢筦与中书并立系

朝廷轻重其可忽诸遂考唐之宰相起自武徳裴寂终

于天祐杨涉作编年录论说二百五十有五去取抑扬

皆有微意苟位之非据假以隆名虽元勋如郭子仪亦

不得预读者为之耸叹呜呼才不得究赍志而殁著书

一二亦足以不朽矣君字观国其先家处之龙泉七世

祖超为呉越钱氏常侍始籍于温居平阳之桂源曾祖

宗乔祖文莹俱不仕父敦习以君陞朝赠宣教郎妣林

氏赠孺人宣教公早世君方在髫龀号慕如成人祖母

犹无恙与林孺人自釐家务俾君一意问学君少颖悟

痛自激昻于书无所不读诗礼左氏春秋及诸子古文


皆手自编写寒暑不少变年十六授室益加刻苦视生

产作业与闺房之私一不经意群试庠校辄出其辈行

而器识凝邃不见圭角阁学林公待聘待制萧公振里


之先达少所许可咸器重之两荐于乡绍兴二十七年


遂登进士第授左迪功郎调福州福清县主簿以祖母


忧不赴服除授临安府盐官主簿秩满用荐者闗陞左

从政郎特旨授左儒林郎充邵州教授丁太孺人忧授

福州宁徳县丞改通直郎知绍兴府嵊县磨勘转奉议

郎代者且至俄疾卒于县治享年五十有七时淳熙十

年四月四日也呜呼君之抱负厚矣学行政术皆欲以

古人自期而见于用者止于州县间所在皆著声绩而

其甚可称者数端盐官邑庠久不振君召张横浦高弟

干恕郎晔勉以身率士子课试皆临视之咸自奋励登

巍科如张少良等数人邵阳僻远士无师承君遇诸生

如朋侪程度甚悉邻郡县之士至者相属凡经指授多

成美才如陈偕谢特起辈有声湖湘间此君之善教养

者然也浙西漕河浅淤例调民运水以济往来岁旱民


劳水愈不至君相地形凿河引潮以灌之至今为便闽


有仙湖为豪右所田君按黄谏议之旧疏浚以广灌溉


此君之善兴民利者然也君之聴讼不为钩距一以至

诚临之公而生明无不洞察罗源尉锻錬平民为盗以


希赏连帅丞相陈申公命君鞫治悉从平反公欲腾奏


又力辞之有母改适而子有后言讼其不孝君曰不为


伋也妻者是不为白也母安得以不孝坐之申公称其

引经之决剡民张僖之子为盗所𢦤疑怨家黄氏为之

黄无以自明君察其非杀人者故缓其狱得子之衣于

东阳遂禽真盗又有王生与僧有隙匿田家之子使其

交讼之旁引曲证僧自诬服君独以为疑求之竟得于

其家告者遂伏辜焉君之救荒不为文具皆出于恻怛

之意所至疚心受赐者众隆兴之初畿邑大歉尚书薛

公良朋尹京以事属君君列急务六条献之随即施行

给事程公叔达以六察行县喜曰使诸邑皆如君尚忧

饥民哉丞相史魏公闻丞之才常下君所陈尽发常平

裁价分粜民为之谣曰饥不忧与之庾儒林季公民之

父寒不忧今有袴儒林季公民之母既为县又遭洊饥

山谷穷民易致啸聚君加意拊摩豫令富室致呉中之

米七千馀斛丐于府得常平缗钱二万于邻邑始得按

堵而嗣岁尤甚禾未登场民已菜色秘丞朱公熹力举

一道荒政尤详于越君求哀诸司得米四万斛县有二

十七乡凡为赈粜场赈济场养济坊三十馀所戴星出

入以课督之数月之后须髪为变朱公每贻书劳勉曰

省刑缓赋以回天意非体国爱民之切不及此也君为

丞贰则悉心以赞其长谋事甚详请于长而后行及为

长则待寮友如兄弟莫不乐为尽力故所至皆有可纪

而去辄见思卒之日剡中耋稚相持聚泣至巷哭以过

车识与不识皆唶曰善人亡矣平日安于义命论说甚

明儒林之命既下人谓君且通显君曰吾岂以此钓爵

位耶竟客授湖外以去巨公知已甚众亦有欲荐于朝

亦或有尼之者君虽闻之不以介介至义所当为则奋

然直前无所顾忌亲故以出位抗论得罪后当叙理无

敢保任君方为簿领慨然许之有贵臣过县境冠葢相

望或劝俱往君为诗曰不堪枉道依阳虎可是无心简

子敖闻者韪之亦以是终不得为时用可哀也已娶同

里周氏清俭端恪克相夫子先君十年卒后以明堂恩

赠孺人男五人复之泰之蒙之俱习世业次兼善举善


早世女二人长适进士林仲明次适陈权皆周出也君

天资笃厚孝谨过人少小孤立奉祖母及母甚至未始

暂去膝下有疾必躬治汤药执丧以毁闻与弟兄光度

友爱诵书作文自为师友终身无间言无他嗜好惟以

论著自娱奉养寡薄俸钱多以买书别有文集八卷藏


于家为文浑厚典雅言皆有用庶几乎一饭不忘君者

雅爱东山林泉之胜筑室其下楼曰双清轩曰静宁欲

为晚岁归休之地竟不得一日之适顾非命耶诸子将

以某年某月甲子葬君于邑之某乡某原以君之甥朱

徳成之状来求铭钥顷官东嘉一见辱定交尽得君之

书读之相与益厚今其可辞铭然君志不负所学而见

于行事者仅如许既已屡书于前惟所著之书当表其

大者以示后世铭曰

惟君之生未为不遇位虽不丰朝有显誉章交公车君

独进御美芹之书一言而寤唐三百年曰宰曰辅汎论

其尤姚宋房杜君独究观一一论著忠邪昈分咸有旨

趣位非其据勲如汾阳而不与事有责备徳如晋公而

不恕上可以发潜徳而诛奸谀下可以垂世鉴而切时

务细绎乎义命之说磊砢乎经济之具使用于世则必

古人之与稽使之作史亦必大明于劝沮呜呼尚何言

哉后之君子必有抚是书而太息者铭实昭之用以载

君子名于不腐者也


攻愧集卷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