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答江绍原先生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很感谢江先生的指教。我更感谢他说明娄子匡先生的作文的动机只是“忠实的记载那个故事”和那种故事的影响。我很诚挚的向娄先生道歉。江先生发表的几篇笔记,我不幸没有得读,将来读了之后若有什么意见,我也愿意写出来请江先生指教。至于我的食忌起于卫生经验说,我虽然不否认有讨论的余地,但我的主张是这样的:(一)回教的食忌是从犹大民族的食忌传来的,而(二)犹太民族的种种食忌,若把他们排列比较着看,显然是公众卫生的戒忌。

  二十一,十一,二十三夜

  (原载1932年12月4日《独立评论》第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