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通考/卷二百三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三十五 文献通考
卷二百三十六 经籍考六十三
卷二百三十七 

○集别集

※《司马文正公传家集》

鼂氏曰:皇朝司马光君实,陕州夏县人。初以父荫入官,年二十,举进士甲科。故相庞籍荐除馆阁校理。神宗即位,擢翰林学士、御史中丞,后除枢密副使,力辞而去。元祐初,拜门下侍郎,继迁尚书左仆射。卒年六十八,谥文正。好学如饥之嗜食,于学无所不通,音乐、律历、天文、书数,皆极其妙。晚节尤好礼。其文如金玉谷帛药石也,必有适于用,无益之文,未尝一语及之。集乃公自编次。公薨,子康又没,鼂以道得而藏之,中更禁锢,迨至渡江,幸不失坠,后以授谢克家。刘峤刻板上之,今光州有集本。

※《范蜀公集》一百二十卷

汪玉山序:按蜀公《墓志》云:“《文集》一百卷,《谏垣集》十卷,《内制集》二十卷,《外制集》十卷,《正书》三卷,《乐书》三卷。”公,成都人也。应辰守成都凡三年,求公文集,虽搜访殆遍,来者不一,而竟无全书。盖公之没,距今八十年矣。窃意岁月愈久,则虽此不全之书,亦或未易得也,于是以意类次为六十二卷。曰《乐议》,曰《使北录》,不见于《墓志》,亦恐其初文集中未必载也,而《乐议》或特出于世俗所裒辑,今皆存之。又以《谏疏》、《内制》、《外制》、《正书》、《乐书》附之,通为一百十二卷。《正书》所得止一卷,今分为二。司马温公论《正书》,其间有云舜无焚廪浚井之事,而今之《正书》无此语,岂亦非全书邪?

◎张少愚《白云集》三十卷

鼂氏曰:张俞字少愚。幼通悟,于书无不该贯,朝廷尝以校书郎召,表乞授其父。隐于岷山之白云溪,凡六被征召,皆不起。为文有西汉风,尝赋《洛阳怀古》,苏子美见而叹曰:“优游感讽,意不可尽,吾不能也!”

◎文与可《丹渊集》四十卷

鼂氏曰:文同字与可,蜀人。进士高第。以文学名,操韵高洁,画笔尤妙。仕至太常博士、集贤校理。元丰初,出守吴兴,至宛邱驿,忽留不行,沐浴衣冠,正坐而逝。
东坡谓与可有四绝:诗一、楚词二、草书三、画四。世少知者,惟予一见识其妙处。又有诗云:“斯人定何人,游戏得自在;诗鸣草圣馀,兼入竹三昧。”他日观其飞白,复恨知与可之不尽也。
陈氏曰:东坡与之厚善,《墨君堂记》、《筼筜谷记》皆为同作。司马温公称其襟韵潇洒,如晴云秋月,尘埃不到。其为人可知矣。
容斋洪氏《随笔》曰:今人但能知文与可之竹石,惟东坡公称其诗骚,又表出“美人却扇坐,羞落庭下花”之句。予尝恨不见其全。比得蜀本石室先生《丹渊集》,盖其遗文也。于乐府杂咏有《秦王卷衣篇》曰:“咸阳秦王家,宫阙明晓霞。丹文映碧镂,光彩相钩加。铜螭逐银猊,压屋惊蟠拏。洞户锁日月,其中光景赊。春风动珠箔,鸾额金窠斜。美人却扇坐,羞落庭下花。闲弄玉指环,轻冰抱红牙。君王顾之笑,为驻七宝车。自卷金缕衣,龙鸾蔚纷葩。持以赠所爱,结欢其无涯。”其语意深入骚人阃域。又有《王昭君三绝句》云:“绝艳生殊域,芳年入内庭;谁知金屋宠,只是信丹青。”“几岁后宫尘,今朝绝国春;君王重恩信,不欲遣他人。”“极目胡尘满,伤心汉月圆。一生埋没恨,长入四条弦。”令人读之飘飘然感慨无已也。

◎元章简《玉堂集》二十卷

陈氏曰:参政钱塘元绛厚之撰。绛之祖德昭,相吴越。本姓危氏,唐末危全讽,其伯父也。父曰仔倡,聚众保乡里,兵败,自临川奔杭州,易姓元。至今建昌、抚州、邵武多危姓。绛能文辞,晚岁以王介甫荐入翰林,甚称职,遂柄用。
鼂氏曰:绛锁厅中进士第,为翰林学士、参知政事。立朝无特操。晚入翰林,谄事王安石及其子弟,时论鄙之。工文辞,为流辈所推许。卒时年七十六。

※《蒲左丞集》十卷

鼂氏曰:皇朝蒲宗孟字传正,阆州新井人。皇祐五年进士,曾公亮荐除馆职。神宗谓宰相曰:“宗孟有史才。”乃同修国史。入为翰林学士,除尚书左丞。卒,年六十六。为人酷暴奢侈,苏子瞻尝规之云:“一曰慈,二曰俭。”世以为中其膏肓之疾。

※《赵懿简集》三十卷

鼂氏曰:皇朝赵瞻字大观,盩厔人。少善为古文,庆历五年登进士第。治平中侍御史,论濮邸事及贬。元祐中,终于同知枢密院。谥懿简。学《春秋》,著书十卷。其他文不皆奇也。

※《鲜于谏议集》三卷

鼂氏曰:皇朝鲜于侁字子骏,阆中人。景祐中登进士乙科。神宗初上书,上爱其文,以为不减王陶。元祐中,仕至谏议大夫。人先治经术有法,论著多出新意。晚年为诗与楚词尤精,世以为有屈、宋风。族侄之武编次,有序。
东坡苏氏曰:鲜于子骏《九诵》,友屈、宋于千载上;《尧祠》、《舜祠》二章,气格高古,东汉以来鲜及。
少游秦氏曰:公晚年为诗与楚辞尤精,苏翰林读公《八咏》,自谓欲作而不可得,读《九诵》以为有屈、宋之风。
石林叶氏曰:鼂无咎尝云:顷以诸生见鲜于谏议子骏,教之为文曰:“文章但取简易和缓,不必奇险。如诗言‘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此岂不甚平?后人因之,乃曰:‘援北斗兮酌酒浆’,一变虽奇,以北斗为酌,无已夸乎。其甚,遂有言‘上天揭取北斗柄’,辞至于此,则已弊矣。”极以其言为然。子骏在前辈,诗文亦高古。初,世未有为《骚》者,自子骏与文与可发之,后遂有相继得其味者也。

※《吕正献公集》二十卷

陈氏曰:丞相东莱吕公著晦叔撰。
汪玉山序曰:应辰顷知成都,始得《申正献吕公集》,盖散逸之馀,裒缉补缀,非当时全书矣。然见所未见,亦不为少,其杂以他人所作者什三四。既而以授公之曾孙金部员外郎企中,金部又属其兄子大麟、大虬,考订刊剟为二十卷。方全盛时,士大夫家集之藏,未必轻出。中更党禁,愈益閟匿,故一旦纷扰,遂不复见。而此虽残缺不全,未易得也。金部恻然念之,欲以所得锲板,庶广其传焉。应辰方待罪太史,论次熙宁、元丰以来公卿大夫事实,虽前修盛德,盖有不待言论风旨而可知者。然而传信垂后,不可以无证。诏求遗书,将以补史氏之缺。久之,无送官者,每为之阁笔而叹也。

※《杨元素集》四十卷

鼂氏曰:杨绘字元素,汉州绵竹人。幼警敏,读书一过辄诵,至老不忘。皇祐初,擢进士第二人,累擢翰林学士。沈存中为三司使,暴其所荐王永年事,因贬官。终于天章阁待制、知杭州。尝居无为山,号无为子。为文立就。

※《刘状元东归集》十卷

陈氏曰:大理评事铅山刘辉之道撰。辉,嘉祐四年进士第一人。《尧舜性仁赋》,至今人所传诵。始在场屋有声,文体奇涩,欧阳公恶之,下第。及是在殿庐得其赋,大喜,既唱名,乃辉也,公为之愕然。盖与前所试文如出二人手,可谓速化矣。仕止于郡幕,年三十六以卒。世传辉既见黜于欧阳公,怨愤造谤,为猥亵之词。今观杨杰志辉墓,称其祖母死,虽有诸叔,援古谊以嫡孙解官承重。又尝买田数百亩以聚其族,而饷给之。盖笃厚之士也,肯以一试之淹,而为此憸薄之事哉?

※《古灵集》二十五卷

陈氏曰:枢密直学士长乐陈襄述古撰。襄在经筵,荐司马光而下三十三人,皆显于时。绍兴初,诏旨布之天下。集序,李忠定纲作。

※《李诚之集》三卷

鼂氏曰:李师中字诚之。中进士科。仁宗朝,权广南转运使,终天章阁待制,唐子方贬春州,尝有诗送行,盛传一时。

※《陈都官集》三十卷

陈氏曰:都官员外郎嘉禾陈舜俞令举撰。舜俞,庆历六年进士,嘉祐四年制科。以言新法谪官南康,与刘凝之骑牛游庐山诗、画皆传于世。舜俞居苏,秀境上,初从安定胡先生学,熙宁中“六客”,其一也。其墓在城南之苏湾,子孙犹宅于乌镇。

※《张文叔集》四十卷

袁州判官张彦博文叔撰。曾南丰序略曰:文叔年未三十,喜从余问道理,学为文章。虽久穷,而讲道益明,属文益工,其辞精深雅赡,有过人者。而比三遇之,盖未尝为余出其文。又知文叔自进为甚强,自待为甚重,皆可喜也。

※《濂溪集》七卷

陈氏曰:广东提刑营道周敦颐茂叔撰。遗文才数篇,为一卷,馀皆附录也。

本名敦实,避英宗旧名改焉。其仕以舅郑向任,晚年以疾求知南康军,因家庐山,前有溪,取营道故居濂溪名之。二程所从学也。又本并《太极图》为一卷,《遗事》、《行状》附焉。

※《明道集》四卷、《遗文》一卷

陈氏曰:监察御史河南程颢伯淳撰。三司使羽之后也,其父曰珦。颢之没,文潞公题其墓曰明道先生。

※《伊川集》二十卷

鼂氏曰:崇政殿说书程颐正叔撰。珦之子也。少与其兄颢从汝南周茂叔学。元祐初,司马温公荐于朝,自布衣擢说书,未几罢。绍圣中,尝谪涪陵,颛务读经明道,深斥辞章之学。从其游者,多知名于世。
陈氏曰:集凡九卷。

※《河南程氏文集》十二卷

陈氏曰:二程共为一集,建宁所刻本。

◎张横渠《崇文集》十卷

鼂氏曰:张载字厚之,京师人。后居凤翔之横渠镇,学者称曰横渠先生。吕晦叔荐之于朝,命校书崇文。未几,诏按狱浙东,既归,卒。

※《孙贤良进卷》十卷

鼂氏曰:孙洙字巨源,广陵人。欧阳永叔举洙贤良,上策论五十篇,极论时事。元丰中,直学士院,奉诏作《灵津庙碑》,上称洙学术行谊,且大用之,暴得风缓而卒。或云上欲复大理狱,洙对合旨,由是骤进。

※《钱贤良进卷》十卷

鼂氏曰:钱公辅字君倚,武进人。从胡瑗学,昭陵末,知制诰。

※《王直讲集》十五卷

陈氏曰:天台县令南城王无咎补之撰。无咎,嘉祐二年进士,曾巩之妹夫。从王安石游最久,将用为国子学官,未及而卒,为之志墓。曾肇序其集云二十卷,今惟十五卷。

※《南阳集》二十卷

陈氏曰:门下侍郎濡昌韩维持国撰。封南阳郡公,故以名集。沈晦元用其外孙也。卷首载鲜于绰所述行状,而晦跋其后。南润元吉无咎,其四世孙。

※《无为集》十五卷、《别集》十卷

陈氏曰:礼部郎濡须杨杰次公撰。嘉祐四年进士。元祐中为郎。杰善谈禅,《别集》皆为释老,而释又十之九。

※《清江三孔集》四十卷

陈氏曰:中书舍人新淦孔文仲经父、礼部侍郎武仲常父、户部郎中平仲毅父撰。实先圣四十八世孙。嘉祐六年、八年、治平二年连三科,兄弟以次登第。文仲举贤良,对策切直忤时宠。举官范镇景仁因求致仕,而制科亦自此废。武仲为礼部第一人,中甲科。平仲亦尝举制科。其著述各数十篇,多散逸弗传。今其存者,文仲才二卷,武仲十七卷,平仲二十一卷而已。庆元中,濡须王𧅣少愚守临江,裒辑刊行,而周益公必大为之序。序略曰:遗文虽存一二于千百,然读之者,知其为有德之言,非雕篆之习也。昔黄太史颂当时人才,有曰:“二苏联璧,三孔分鼎。”张丞相天觉,在元符中诋元祐词臣,极其荒唐,谓两苏为狂率,则刚直也,谓公兄弟配之,文行如何哉!

※《西溪集》十卷

陈氏曰:翰林学士钱塘沈遘文通撰。初以郊社斋郎举进士第一,执政谓已宦者不应先多士,遂居其次,实皇祐元年,自是为故事。文通吏事精明强敏,为杭州、开封府,皆有能名。从容闲暇,夙兴治事,及午而毕。卒时年四十馀。其孙晦元用,宣和中亦魁天下。

※《长兴集》四十一卷

陈氏曰:翰林学士沈括存中撰。括于文通为叔,而年少于文通,世传文通常称括叔。今《四朝史》本传以为从弟者,非也。文通之父扶,扶之父同,括之父曰周,皆以进士起家,官皆至太常少卿。王荆公志周与文通墓,及辽志其伯父振之墓可考。括坐永乐事贬,晚居京口,自号梦溪翁,自叙甚详云。
山谷黄氏曰:沈存中博极群书,至于《左氏春秋传》、班固《汉书》,取之左右逢其原,真笃学之士也。

※《云巢集》十卷

陈氏曰:审官西院主簿沈辽睿达撰。遘亲弟也。以兄任为京官,坐法流贬,事见《挥麈录》。自永徙池,筑室齐山,号云巢,竟不复起。以上三集刊于括苍,号《三沈集》,其次序如此。

※《苏魏公集》七十二卷

陈氏曰:丞相魏国公温陵苏颂子容撰。绅之子也。绅在两禁,人称其险言皮,而颂器局阔厚,未尝与人较短长。其为相在元祐末,大臣奏事多禀宣仁,独颂必以白哲庙。其后免于迁谪,盖上以为识君臣之礼故也。年逾八十,薨于建中靖国之初。自草遗表,却医屏药,死生之际了然。《集》前、后序,汪藻、周必大撰。

◎吕晋伯《辋川集》五卷、《奏议》十卷

鼂氏曰:皇朝吕大忠字晋伯,蓝田人。汲公之兄。皇祐中进士,除检详枢密院吏房文字,为河北转运判官,累迁宝文阁直学士,三帅秦凤。晋伯博极群书,为文尚理致,有益于用,章奏皆亲为文。

◎吕汲公《文录》二十卷、《文录掇遗》一卷

鼂氏曰:皇朝吕大防微仲,京兆蓝田人。皇祐初,中进士第。哲宗即位,召知制诰、翰林学士,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绍圣初,责授舒州团练副使,循州安置,未逾岭卒。大防既拜相,常分其俸之半以录书,故所藏甚富。其在翰林,书命典丽,议者谓在元绛之上云。

◎吕和叔《诚德集》三十卷

鼂氏曰:皇朝吕大钧和叔,嘉祐二年,中进士第,大防仲弟也。终于宣义郎、鄜延路漕司属官。师张厚之,赡学博文,无所不该,其文非义理不发。

◎吕与叔《玉溪集》二十五卷、《玉溪别集》十卷

鼂氏曰:皇朝吕大临字与叔,汲公季弟也。登进士第。尝历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从程正叔、张厚之学。通《六经》,尤精于《礼》,解《中庸》、《大学》等篇行于世。尝赋诗云:“学如元凯方成癖,辞类相如始近俳。独倚圣门无一事,愿同回也日心斋。”正叔可之。
《朱子语录》曰:吕与叔《文集》煞有好处,他文字极是实,说得好处,如千兵万马,饱满伉壮。

※《傅献简集》七卷

陈氏曰:中书侍郎献简公河阳傅尧俞钦之撰。

※《赤城集》十卷

陈氏曰:两浙提刑宁海罗适正之撰。治平二年进士。学于四明楼郁。为吏健敏,颇为苏子瞻、刘贡父诸公所知。台士有闻于世,自适始。

※《西塘集》二十卷

陈氏曰:监安上门三山郑侠介夫撰。治平四年甲科。小臣劘上,言人所不敢言,上为之感动,略施行其言,不惟不怒而已。既而竟堕深谴,良由吕惠卿欲倾王安石,而侠与安国游从厚善,遂起狱并陷之。侠既得罪,新法遂不罢,而本朝之祸本成矣。小人勿用之戒,可不畏哉。安石亲惠卿而疏侠,岂惟误国,亦以危身。后之君子可以监矣。

※《范忠宣集》二十卷

陈氏曰:丞相忠宣公吴郡范纯仁尧夫撰。文正公之次子也。文正子四人,长纯佑,尤俊有贤行,早年病废以死。富文忠志其墓。近时礼部尚书之柔者,其四世孙也。次纯礼、纯粹,皆显用至大官。

※《刘忠肃集》四十卷

陈氏曰:丞相忠肃公东光刘挚莘老撰。凡四举于乡,试礼部为第一,登嘉祐四年甲科。刘元城为集序,述其出处大概。

※《范子功集》五十卷

鼂氏曰:范百禄字子功,镇之侄也。终于中书侍郎。

◎张浮休《画墁集》一百卷、《奏议》十卷

鼂氏曰:张舜民芸叟,邠州人。庆历中,范仲淹帅邠,见其文异之。用温公荐为谏官。仕至吏部侍郎。后羁置房陵。政和中卒。其文豪重有理致,而最刻意于诗。晚年为乐府百馀篇,自序称“年逾耳顺,方敢言诗,百世之后必有知音者”云。自号浮休先生。唐张𬸦称浮休子,芸叟盖袭之。
陈氏曰:舜民初用于元祐,至元符末,为谏议大夫。居职七日,所上事六十章。崇宁初,坐谢表言绍圣逐臣,有云:“脱禁锢者,何止一千人;计水陆者,不啻一万里。”又曰:“古先未之或闻,毕竟不知其罪。”以为讥谤,坐贬。

※《范太史集》五十五卷

陈氏曰:翰林学士成都范祖禹淳夫撰。
《朱子语录》曰:“范淳夫文字纯粹,下一个字,便是合当下一个字,东坡所以服他。东坡轻文字,不将为事,微时,只胡乱写去。又曰:四六语佳莫如范淳夫。”

※《灌园集》三十卷

陈氏曰:乡贡进士吕南公次儒撰。熙宁初,试礼部不利,会以新经取士,遂罢举。欲修《三国志》,题其斋曰“衮斧”。书将成而死,其书亦不传。元祐初,诸公欲荐进之,不及。

※《伐檀集》一卷

陈氏曰:知康州豫章黄庶亚夫撰,自为序。庭坚,其子也。世所谓“山魈水怪著薛荔”之诗,集中多此体。庭坚诗律,盖有自来也。庶,庆历二年进士。

◎黄鲁直《豫章集》三十卷、《别集》十四卷

鼂氏曰:黄庭坚鲁直也。幼警悟,读书五行俱下,数过辄记。苏子瞻尝见其诗于孙莘老家,叹绝,以为世久无此作矣,因以诗往来。会子瞻以诗得罪,亦罚金。元祐中,为校书郎。先是,秦少游、鼂无咎、张文潜皆以文学游苏氏之门,至是同入馆,世号“四学士”。鲁直之诗尤奇,世又谓之苏黄云。绍圣初,责置戎州。至徽宗即位,召还。尝因嘲谑忤赵正夫,及正夫为相,谕部使者以风旨,所作《承天院塔记》中语,以为幸灾谤国,遂除名,编隶宜州以死,崇宁四年也。
《家传》曰:公既孤,从舅尚书李公公择学。公择尝过家塾,见其书帙纷错,因乱抽架上书问之,无不通,大惊,以为一日千里。苏公尝荐公自代,其略曰:“瑰玮之文,绝妙当世;孝友之行,追配古人。”世以为实录。公学问文章,天成性得,落笔妙天下。晚节位益黜,名益高,世以配眉山苏公,谓之苏黄。公尝游灊皖,乐山谷寺、石牛洞之林泉,因自号山谷道人。
《史赞》曰:自李、杜没而诗律衰,唐末以及五季,虽有以比兴自名者,然格下气弱,幺麽骫骳,无以议为也。宋兴,杨文公始以文章莅盟,然至为诗,专以李义山为宗。以渔猎掇拾为博,以俪花斗果为工,号称“昆仑体”,嫣然华靡,而气骨不存。嘉祐以来,欧公称太白为绝唱,王文公推少陵为高作,而诗格大变。高风之所扇,作者闲出,班班可述矣。元祐间,苏、黄并出,以硕学宏材鼓行士林,引笔行墨追古人而与之俱。世谓李、杜歌诗高妙而文章不称,李翱、皇甫湜古文典雅而诗独不传,惟二公不然,可谓兼之矣。然世之论文者必宗东坡,言诗者必右山谷,其然,岂其然乎?山谷自黔州以后,句法尤高,笔势放纵,实天下之奇作,自宋兴以来,一人而已。

※《豫章别集》一卷

陈氏曰:皆集中所遗者,如《承天塔记》、《黄给事行状》、《毁璧》,盖其显显者也。诸孙㽦子耕集而传之。
后村刘氏曰:山谷文不如诗,诗律不如古,古不如乐府。其文则专学西汉,惜其才力褊局,不能汪洋趍趄,如其纪事立言,颇时有类处。

◎鼂无咎《鸡肋编》七十卷

鼂氏曰:族父吏部公也。公讳补之,字无咎。幼豪迈,英爽不群。七岁能属文,日诵千言,王安国名重天下,甚许可,一见大奇之。在杭州作文曰《七述》,叙杭之山川人物之盛丽,时苏子瞻倅杭州,亦欲有所赋,见其所作,叹曰:“吾可以阁笔矣。”子瞻以文章名一时,称其博辩俊伟,于文无所不能,屈辈行与之交,由此声名藉甚。举进士,礼部别试第一,而考官谓其文辞近世未,有遂以进御。神宗曰:“是深于经,可革浮薄。”元祐中,除校书郎。绍圣初,落职监信州酒。后知泗州,终于官,大观四年也。张耒尝言无咎于文章盖天性,读书不过一再,终身不忘。自少为文,即能追考屈、宋、班、杨,下逮韩愈、柳宗元之作,促驾而力鞭之,务与之齐而后已。其凌厉奇卓,出于天才,非酝酿而成者。自韩,柳而还,盖不足道也。

山谷黄氏曰:鼂补之文章有汉唐闲风味,可以名世。往未识鼂无咎时,见其作《安南罪言》,天辩纵横,《跋遮曲》,奥雅奇丽,常恨同时而不相识。其后得相从甚密,今不见遂十五年,计其文字皆当大进,恨随食南北,不能相见耳。

石林叶氏集序:公少警悟绝人,读《太史公书》而善之,以为可至。遇有所得,皆不由町畦,自以意会。其后益纵观百家,驰骋上下数千载,无不咀其华而摘其实。故公之文,缓急丰约,隐显乘除,猝不可以捕诘。如终南、太华,峻拔连络;虎豹龙蛇,腾攫变化。至于优柔宏衍,疏宕邃远,则朱弦疏越,停云渊泉,可听而不可求,可望而不可挹也。盖常自谓喜左邱明、檀弓、屈原、庄周、司马迁相如、枚乘及唐韩、柳氏,天下亦以为兼得数子之奥,莫敢与之争,卒能自成一家。晚惟文潜与之抗衡,是以后世谓之“鼂张”云。

 卷二百三十五 ↑返回顶部 卷二百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