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民运动纲要讲授大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新国民运动纲要讲授大意
作者:汪精卫
1943年8月13日

在新国民运动公务人员及青少年团暑期集训营讲授新国民运动纲要,第一届及第二届均分三次讲授,每次约一小时半,讲授的大意,是相同的。所不相同祇是触类引申,详言反复,如今删其繁,节其要,写成此稿,以备诸生检阅。 精卫自识

第一讲 大意

新国民运动纲要,于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元旦颁行,那时恰当大东亚战争发生不满一月,我看到这是百年以来最紧要的关头,同时最光荣的前途,也摆在前面;百年以来,英美怀并吞世界的野心与欲望,挟其暴力与诈术,消灭了美洲红种,瓜分了非洲黑种,整个吞噬了澳洲棕色人种,亚洲黄色人种,也被吞噬了一半,三万万多的印度同胞,已成为俎上肉,全世界中所剩著的,只有东亚了。这在英美如何肯单单放过,所以中国日本一齐遇著英美的压迫,中国看看支持不住了,只有一个日本将他抵住,这样的苦苦挣扎了一百年,到了最近,才发生这样决定生死存亡的战争,这决不是任何一国生死存亡的战争,而是整个东亚生死存亡的战争;换句话说,东亚民族如果不想随著美洲红种,非洲黑种,澳洲棕色种以及西亚的黄色同种之后,做英美的笼中鸟,网中鱼,凭他吞噬,凭他慢慢的咀嚼消化,那就只有一齐起来,和他拼一个你死我活!所谓最紧要的关头在此,所谓最光荣的前途亦在此。东方叛逆的渝方,参加英美阵线,口口声声说只有英美战胜,中国才有前途,如果英美战胜,中国有什么前途呢?美洲红种的前途,非洲黑种的前途,澳洲棕色种的前途,西亚黄色同种的前途。

百年以来,中国日本同受英美的压迫,中国不幸积弱不振,只有日本臻于强盛,因为强弱不同,不免有许多摩擦,英美要利用这些摩擦,并且要这些摩擦加深加紧,于是造出许多挑拨离间的说话,最刻毒的是:“中国与日本是永远不能和好的,只有不断的斗争,为什么呢?因为日本强了,人口多了,需要土地,需要资源,只有取之于中国,才得满足,中国如何受得了!所以中日冲突是无可避免的,无可调和的。”这一类话,充分表示了英美殖民地主义者的眼光。殖民地主义者眼中,看不见人民,只看见土地,只看见资源,即使看见人民,也和看见土地上的资源如牛马之类一般,以为是没灵魂的东西。可以供其榨取,榨取其汗,榨取其血与榨取牛马的血汗无二。所以以己之心,度人之心,以为自己这样做,日本也只有这样做,自己和日本争取中国作殖民地很费力,拿这番说话激动中国人与日本人的斗争,中国死,日本伤,他可不费力的将伤者致死,随后将死者慢慢咀嚼,慢慢消化。这在英美真可谓一举两得,最可恨的,是有些自命智识阶级的人们,平日以英美之是非为是非,凡是英美的说话,没一句不是天经地义,英美说中日冲突,无可避免,那真是无可避免了,无可调和,那真是无可调和了,那么,只有打到底了,这些自命智识阶级的人们,真是糊涂透了心。

看啊!英国在此次战争中,已开始崩溃了,随战败的结果,其势力将崩溃无馀,即使不然,而英国与美国之斗争,也事所必至,其结果亦只有同归于崩溃。殖民地主义,看不见人,自然得不到人的拥护,所以其崩溃是必然性。两个殖民地主义者相遇,各不相容,其同归于崩溃,也是必然性。

东亚共荣主义,和殖民地主义,正是相反,殖民地主义者,看不见人,只看见土地,只看见资源,共荣主义者,则不然,先看见人,认定人是有良心,有人格的人,是自爱其国家,自爱其民族的,满足其自爱其国家,自爱其民族的心,并且扩而大之,使之知道欲自保其国家,必共保东亚,欲自保其民族,必共保东亚的全民族。这样,以人的良心和人格为一切原动力之本源,土地问题,资源问题,就不难得到合理的解决了。领土的野心,固不必有,即对于资源的需要,亦可采用物物交易的方法,以达到长短相补,有无相通之目的。持此与殖民地主义比较,殖民地主义者,不当人做人,没有人的拥护,共荣主义者,当人做人,有人的拥护,其力量之大小厚薄,无可比拟,所以殖民地主义者,与共荣主义者遇,必如落叶遇风,一扫而光。为什么只标出东亚共荣主义呢?因为现在未被英美吞噬者,只有东亚,东亚先自解放,再从英美口中将已吞噬的美洲红种,非洲黑种,澳洲棕色种,西亚黄色同种,一一掏了出来,共同得到解放。

即以土地资源而论,共荣主义者所得,也非殖民地主义者可比:百年以来,英美在南洋及东太平洋各群岛,实行殖民地主义,将土人当做牛,榨取其血汗,以开发土地,享受资源,如今其所开发的土地,都已为日本所占领了!不但土地,连在土地上建筑出来的铁道,桥梁,以及海滨的码头,都为日本所利用,土地上种出来的橡皮,金鸡纳,咖啡,无穷无尽的谷米,土地下开掘出来的锡,以及大量的汽油,也都为日本享受,英美昔日以土地广大,资源丰富自夸,如今这种夸称,只好拱手以让之于人,如果战争是凭借土地和资源的话,那么大东亚战争,凭借着最广大的土地,和最丰富的资源。

“大东亚战争者,大东亚战争也”,这是说大东亚战争,只是大东亚的全民族团结起来确保大东亚,并不是要越太平洋去攻取美国,越印度洋,大西洋去攻取英国,如果英美放不过东亚,定要越太平洋及印度洋大西洋而来,那么日本自大东亚战争以来,已将英美在东亚的根据地,一概夺回,一年有半以来,更将东回来的据地,加以防御,加以保障,以顺待逆,以逸待劳,对于大东亚战争,稳操着必胜之势,兼之东亚各国家各民族,在共荣主义之下,团结起来,有了共荣主义做共同目的,以共同努力,其团结一致,更非英美任何势力所能击之使散。反之:英美任何势力,在大东亚大团结之下,只有粉碎无馀。

英美不是嚷著欧洲第一吗?如今方以全力企图在欧洲登陆作战,姑无论德国及其同盟国团结之坚,已非如上次欧洲大战时易为美国花言巧语所摇惑,而且德国在土地方面,及资源方面,也远非上次欧洲大战时可比,英美在欧洲登陆作战,没有胜算,至少亦要经过长期战争。在这时候最无聊的是渝方了,据其所谓军事视察团代表熊式辉的报告:“美国租借法案物资之分配,中国仅占百分之二”,“美国战时生产,虽然增加,但租借物资,只占战时生产总额十二分之一,其馀十二分之十一,美国留为己用”,“据此则中国所得之租借物资,不过占美国战时生产全部六百之一而巳”。这是说明英美对于渝方之轻视,虽欲利用渝方,多少牵掣日本,但是东亚是英美最后要吃的一块肉,决不能任其强有力,躬为东亚叛逆的渝方,于此也应知道觉醒了。

我们今日必须认定大东亚战争是决定整个东亚存亡生死的最紧要的关头:我们除了以未死的决心求同生,再没有第二条出路!同时认定大东亚战争,已占着必胜的地位,只要全东亚的民族,团结一致,以促进光明前途之早日涌现。我们为什么发起新国民运动呢?是要使中国成为东亚共荣圈内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是要使我们成为这强有力的国家内一个强有力的份子。

第二讲 大意

第一讲所说,是发起新国民运动的由来。详言之,则新国民运动之发起,在使我们认识新时代之使命,培养其责任能力,以期担负起新时代之使命。

然则新国民运动将以何者为内容呢?换句话说,则新国民运动将根据那一种主义呢?新国民运动不另标主义,因为我们已有了三民主义,所需要的是如何实行!

诸生或者要问为什么只要一个主义呢?二个主义以上杂然并存不可以吗?我的答复如下:

主义是指示我们运动的方向,党是集合同一主义的人,以有组织有训练之纪律的行动,来实行主义。世界各国有多党林立的政治,有二党对立的政治,有一党的政治。第一种,例如从前的法国,在政治上及经济上有多数的主义,因而有多数的党,因为党的为数太多,没有一党能单独掌握政权,因而各党联合起来,共同掌握政权。但是这种联合是不坚固的,容易联合,也就容易解散,所以国会之中有早上因数党的联合而成立内阁,晚上因数营的联合解体而内阁便已寿终的。这种国家没有中心势力,以行使政权,在太平时代已经纷纷扰扰,费时失事,在危急存亡时代,破绽更是百出了。这一次大战法国败绩,其最大原因,即由于此,故战败以后,现在法国政府,已毅然推翻此种多党林立的制度了。第二种,例如英美。一党在朝,一党在野,五为消长,现在英国虽然不止二党,可是基础仍然这样的,较之多党林立是好些了,因为任何一党,都还勉勉强强可以把握中心势力。第三种,顺序来说,最先是苏联,在民国六年共产党便专政以至今日,不问共产党对不对,其已经做成中心势力,则已是事实。其次是义国,在民国十一年法西斯党专政,最近虽然有些摇动,但其详情,尚未得悉,无论如何,过去二十馀年,做成中心势力,是无疑的,以后如何,仍未可知。又其次是德国,在民国二十二年,国社党政,德国人民的组织纪律,本来很坚强的,有了国社党专政,中心势力更加坚强起来了。日本从前也是多党林立的,可是日本早已有一种中心势力,日本学者说:“日本政治是以天皇为中心的民主政治”,这句说话是不错的,近来集合各政党于大政翼赞会,多党林立的痕迹,更已融化了。照此说来,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中心势力,不然任何政策,不能推行,在国家危急存亡时代,更为需要,以一个主义,一个党来做中心势力,是根据这需要而发生的。

诸生或者还要问,既然要有一个主义,那一个主义不可以呢?为什么一定要三民主义?我的答复如下:

国父遗嘱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国父在民国十四年逝世的,如今已五十八年了。国父在自序裹说:“余在乙酉中法战败之年,始怀颠覆清廷,创建民国之志”,至乙未年而发起第一次革命,其间由兴中会而中国同盟会,而中华革命党,而中国国民党,名称组织,虽有更易,主义却是一贯的。试问中国有第二个主义,第二个党,有这样长久的历史吗?而且三民主义及中国国民党所以有这样长久的历史,决不是偶然的。有些人以为三民主义在民族主义里注重民族之统一,在民权主义里,注重国家的自由,在民生主义裹,注重社会的生存,这些差不多是以全体主义的理论为基础,不脱义法西斯,德国社党的窠臼。这话全然不对,上头说过,三民主义酝酿于五十八年前,其形为学说,见之民报,在四十年前,三民主义演讲完成在二十年前,远在义法西斯,德国社党成立以前,所谓窠臼云云,无异说梦。又有些人以为民生主义,实在受马克斯主义的影响,所以有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之语,这更是说梦。中国最先批评马克思主义的是民报,当时译作麦斯,对于其阶级斗争论早就下了严正的批评,后来民生主义裹,对于阶级斗争,也下过痛切的针砭。所谓民生主义即共产主义云云,不过为当时一班骛新好异的青年说法,以为你们依照民生主义做到已经可进于大同,不必别求共产主义了,语极明白,何致误会。又有些人以为三民主义中的民权主义,实在不是欧美所谓民主主义,欧美所谓民主主义,是以个人自由主义为基础的,而三民主义中的民权主义,却不是以个人自由主义为基础,所以不能说是民主主义。这种说法,又是自命智识阶级的人们,以英美学说为天经地义的痼习了。须知道个人自由主义,在欧洲固有其光荣的成就,却也有其极大的流弊。欧洲中古时代,在思想方面,受宗教的制,在政治经济方面,受封建的桎梏,至今称为黑暗时代;打破这黑暗时代的,是个人自由主义,在思想上对于宗教的压制求解放,在政治经济上对于封建的桎梏求打破。卢梭的民约论,他的社会历史的根据,是薄弱的,而他的自由思想,却普及于一般人们,因此唤起十八世纪的革命。自法国大革命所谓人权宣言以至各国宪法,关于人民之权利义务,皆是根据个人自由主义出发的,个人自由主义,在十七八世纪间,实在有其光荣的历史,可是个人自由主义的流弊,到十九世纪,早已破绽百出了。因为个人自由主义的顶点,是否认国家,为什么他会否认国家呢?因为个人自由主义的理论,以为所谓国家,不过以之为保著个人自由之工具,如此推论,设使国家有妨碍于个人自由时,自然在屏弃之列了。恰恰当时资本制度已代封建制度而兴,封建制度时代操纵经济的是大地主,资本制度时代,操纵经济的是资本家,挟其资本的势力,役使劳动者,为机器的奴隶,而以其所得,归之于己,其专横暴恣,较之大地主更是厉害百倍。一般人痛恨这些资本家,因而痛恨保护这些资本家的国家,于是否认国家,更为激烈,多方抨击,不留馀地!无政府主义便是由此而起的。其实糊涂透了。资本家何以发生呢?由于私人资本主义,私人资本主义何以发生呢?由于个人自由主义,不去矫正个人自由主义的流弊,却去抨击国家,这不是本末倒置吗?以此之故,全体主义便应时而兴了。全体主义在古代哲学中,已有提倡的,到了十九世纪之初,重复提出,虽然家数不同,立说各异,但有一个要点是相同的,个人自由主义认国家不过是保障个人自由的工具,全体主义却认国家是有机体,个人不过是此有机体中之细胞,细胞诚然重要,细胞强有力,全体始能强有力,细胞有病,全体亦因之有病。全体主义决没有否认细胞的重要,可是细胞不能离全体而活勤,细胞在全体以内,须为有组织有系统之活动,这一个要点,是个人自由主义所忽视的。个人自由主义的流弊,是否认国家,全体主义,却是国家至上。国父在五十八年前,正当个人自由主义全盛时代,人人讴歌视为近世文明之母,而国父独能看破其弱点,采取全体主义理论的精华,以为三民主义之理论的基础,这真是使我们敬服!同时看破共产主义之流毒,早就加以纠正,施以防闲,这样真是使我们敬服!

三民主义早就有了一个理论的基础,即是求全体人民之幸福,求全体人民之自由平等。所谓全体人民,只有国家才能代表,所以遗嘱第一句,“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第二句,就是“求中国之自由平等。”三民主义原是整个的,就其民族关系言之,则为民族主义,就其政治制度言之,则为民权主义,就其经济组织言之,则为民生主义。譬如一个玻璃杯,就其质料言之,则为玻璃,就其名言之,则为杯,就其用处言之,则为盛饮料。我对于胡汉民先生所著之三民主义的连环性,向不以为然,因为三个才用得著连环,一个则用不着连环,而三民主义明明是一个,不是三个,但是我不愿多所辨难,因为凡是知难行易的信徒,都应该明白行然后知的道理,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如今三民主义,还没有行,那裹说得上知呢?所以新国民运动纲要标中,既标出我们原有三民主义,便接着提出实行的方法。

第一条说我们要实现民族主义,便要实行大亚洲主义。这话诸生会觉得牵强附会吗?其实一些没有牵强附会,民族主义之目的,在使中国脱离次殖民地的地位,中国何以陷落于次殖民地的地位呢?因为受不平等条约的束缚,不平等条约是什么,是鸦片战争后的南京条约,以及缘之而生的天津条约,这都是英美加于中国的桎梏。大亚洲主羲的目的,在亚洲民族觉醒过来共同挣脱英美的桎梏。十三年十一月,国父在神户演讲大亚洲主义演讲,盼望日本援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这是一贯的理论,百劫不磨的信念。说到这里,有足为诸生告慰的,今年一月九日中国参加大东亚战争,同日日本和中国订定协定,提前交还租界,撤废治外法权,三月底首先将各处专管租界交还,其后由于日本的斡旋,法国各处管和界以及上海公共租界于八月一日完全交还了,撤废治外法权中,也将课税权先付之实施了,国父所嘱咐我们的废除不平等条约,所盼望于日本的援助,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至此巳完全实现。我们惟有默默藏告国父在天之灵,惟有益加奋发,向自爱其国,互爱其邻,共爱东亚的光明大道迈步前进。

第二条说我们要实现民权主义,便要实行民主集权制度。上头说过,民权主义所注重的,是国家的自由,所以基于个人自由主义的虚伪的民主主义,不是民权主义所采取的。个人自由主义,在经济上做成私人资本主义制度,上头已经说过;其及于政治的则所谓民主的选举,全然受了资本家的操纵,选举出来的人物,不过是资本家的工具,代表资本家,在国会里说话。资本家有形形色色不同,因之他的代表,也形形色色不同,因之造成纷扰的政治现象,所谓虚伪,其实不只虚伪,而是恶浊,即有所谓无产阶级代表存在,也不过和资本代表一样,只代表一阶级的利益,不代表全民的利益,徒然使纷扰的现象,更加纷扰,这是民权主义所屏弃的。民权主义裹标出权能的道理,这和礼运所谓“选贤与能”相合,必须这样,所选出的人,才能为国家而努力,不是为一阶级一私人而努力。在人才方面,是如此,在机构方面,却重在集权。五权分立,看似分权,然有一个统率的人,则成为集了。不过这集权是民主集权,不是个人独裁。个人独裁,在发挥天才,迅应事机上是有效用的,然而利一弊十,最大的是不闻过。凡个人独裁的人,都是以神圣自命的,都是不喜欢人说他有错处的,久而久之,成为蒙蔽,一般人见他错了,口不敢说,心却笑,久而久之,便叛逆有所不顾,打倒有所不恤了。凡个人独裁的没有如结果,半由于此。民主而不集权,则为虚伪的:民主集权而不民主则为黑暗的:个人独裁,这都是民权主义所不取的。民主集权的精义,即是“一件大事未决以前,充分的研究,既决以后,一致的实行”,而其修养的方法,最要的是“时时想著知难行易,勇猛的实行,即是忠实的求知之要著”。

第三条说我们要实现民生主义,便要实行发达国家资本。关于这点,最要说明民国十三四年间中国国民堂屡々说明中国现在所需要的是发达产业,不是共产,因为产尚未有,何有于共?共产党对此说明不能否认的,却尖酸刻薄的说:“发达产业,是需要资本的,然则国民党为什么节制私人资本呢,这不是和对饿肚子之的人说节食一样吗?”因此绕过来说:“所以先要发达私人资本,以发达产业,等到产业发达了,再来其他”,于是阶级斗争便有出处了。殊不知民生主义裹所主张的,一面是节制私人资本,一面却是发达国家资本,民生主义并没有忘记发达资本以发达产业,不过民生主义的目的,是求全体人民的幸福,不是求一阶级一个人的幸福,所以资本由国家集合,产业由国家兴办,必须这样才能为国家利益著想,分出计划的轻重缓急来。这和私人资本主义绝对不同,私人资本主义目的纯在钱,那一椿产业可赚更多的钱,就干那一椿,虽然产业发达的结果,或许有利于国家,却是永不会替国家利益打算,分出那一椿的轻重缓急来的,故必须发达国家资本以兴办国家认为最重最急的产业,自己兴办了,其馀比较轻些的,就不妨放任私人去经营了。如此,国家握有产业的最大而且最要部份,国家是人民全体的,国家的产业,也是人民全体的,那么还共什么?所以有了国产,便不用说共产了。这种计划经济,实在今日已各国通行,苏联只有开始革命的时候,会实行共产,其后知道行不通了赶快改为经济政策,这便是计划经济了,其后两次五年经济计划,便是计划经济,和共产主义不相干。义国,德国所行的也是计划经济。其他各国最重最急的工业,也本着计划经济的精神来施行。计划经济到了今日,已无疑问的馀地了,即有虑及国家管理,往往成为官僚化的,也不过弊一利十,而此一弊也不是无法防止的。总而言之,由于个人自由主义而来的,私人资本制度,只知道个人赚钱;由于阶级斗争理论而来的共产主义,在没产的时候,无从共起:在国家产业时候,用不着再说共,这是极明显而又简易的说法。我们只有朝著民生主义所指示的发达国家资本努力做去。

新国民运动纲要第一条至第三条的大意赅括如此。我们对于三民主义所知不多,如今提出来的第一句是实行,第二句是实行,第三句还是实行。

第三讲 大意

新国民运动有三民主义做最高目标,我们知所致力了。然而我们要实行三民主义,不只要有专门学问,尤其要有修养,所以第四条以下指出我们修养工夫,我们如果不能对于修养工夫切实反省,切实做到,则我们决不配做三民主义的信徒,也就决不配实行新国民运动,做大东亚战争中一个强有力的分子。

从第四条至第八条,都是指出我们修养工夫,其中第四条是总,第五条以下是分。

第四条指出我们首先要倡导公而忘私的精神,个人对于国家贡献要多,享受要少,平日啬一己以裕国家,临难则牺牲一己以救国家。上头说过:个人之于国家,犹细胞之于全体,固然细胞强健,全体始能强健,然而强健的细胞存在于强健的全体,细胞不能离全体而活动,细胞要在全体内为有组织有系统的活动,国家能否强健,就要看各个人能够按此做去与否,不能按此做去,则个人腐败,民家灭亡,按此做去,则个人健旺,国家强盛。想到这里,不禁万感交集!日本是先进国,在中国国父诞辰的第二年,日本已是明治元年,然而国父自二十岁起,致力国民革命,逝世时六十岁,致力国民革命整整四十年,如今离国父逝世又已十八年,即以中华民国成立来论,自元年至今也已整整三十二年了。为什么日本如此强盛,中国却时时刻刻有灭亡的危险呢?论者称道日本维新,往往说废藩覆幕,这是显倒次序的。依次序来讲,应该说覆幕废藩,维新的第一步是将幕府的权奉还天皇,第二步是将诸侯的土地人民奉还天皇,我们读覆幕历史已经值得我们反省了。在幕府将倒未倒的时候,法国政府曾示意以兵力援助,如果幕府当时也和我们的曾文正李文忠一样,受英国的兵力援助,那么覆幕历史未见得如此简单,然而当时的幕府宁可牺牲累世相传的权势,以一列侯归第,而决不肯借外国的兵力援助,以维持其权势于不堕,这种牺牲自己以为国家的精神,使得覆幕的历史赶决终了,使得全国一致发奋自强的历史赶快展开,这种公而忘私的精神,实在令我们无穷敬仰。至于废藩则尤其令我们由敬仰而为感慨淋漓之极了,四百多个诸侯,以长藏土佐肥前四藩为领导,奉表天皇,称尺土一民,皆非己有,敬以奉还天皇。诸生须知道封建制度不是容易刬除的。第二讲裹曾经讲过,欧洲十八世纪的封建革命,端的杀人盈野,流血成河;而日本呢,因为举国一致亟亟于发奋自强,知道不刬除封建制度,则国家不能统一,国家不能统一,则不能对外,于是毅然决然由封建制度者本身起来刬除封建制度。诸生须知道日本的封建制度,有深长的历史,四百多诸侯,都是累世相传以采邑内的土地人民为其私有,其所谓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一旦奉还,本身只剩一个爵位和一些薄产了!然而为了国家犠牲自己在所不恤,覆幕时代牺牲自己的只是一个大将军及其僚属,废藩时代,牺牲自己的却是四百多个诸侯,这样一来,公而忘私的精神,使普遍于全国了!人人都以最纯洁最热烈的心情,向着发奋自强,对世界争取自由平等的前途迈步前进,所以自从明治元二年,把覆幕废藩两出大戏匆々演毕以后,日本全国所孜孜矻矻的只是怎样改革内政!怎样振兴实业!怎样充实陆海军!怎样才能在亚占先著!怎样才能在世界上争取一等国的地位!在这大目的之下,一切人民的力量都集中使用于此,一切人民本身利益都为此而犠牲,这样这样,维新事业,怎能不快快的吿成呢!日本国势怎能不蒸蒸日上呢!中国怎样啊!自从秦始皇时代封建制度已经废除了,可是制度废除,思想并没废除,试看民国成立以来,所谓军阀也者,带著些兵,少的占一省,多的两省以上,本来不是封建诸候,却欲把这省内的土地人民看成私有,抓住不放,一丝丝扣紧,一滴滴吃光,直至遇著别一个带兵的来了,打败了仗,还从从容容把地皮放在荷包裹,溜到租界住洋楼,可怜整整二十年是这样混下去,直至九一八事变,在精诚团结共赴国难之下,这种思想,还牢不可破,所谓军阀也者,既是如此,那些够不上军阀的,在思想上并无二致,抓住一师的兵,便以这一师为其私有势力,抓住一旅如此,一团如此,下至一营一连一排也是如此;学阀亦然,抓住一校,便以这一校为其私有势力;财阀亦然,抓住一银行,便以这一银行为其私有势力,这样这样,中华民国遂沦落到这般田地。然则就日本维新所以成功,可以下一断语曰:公而忘私;中国革命所以不成功,可以下一断语曰:私而忘公。国父临终很痛苦的说:“现在革命尚未成功”,怎样才能成功呢?我带着血和泪说一句话,自公而忘私始。

还都以来,每一个和平运动的同志,扪心自问,私而忘公的,走开去,公而忘私的,来一起努力,以死为度,有了公而忘私的精神,便可以和他研究第五条以下了。第四条所注重的是个人对于国家应该公而忘私,第五条所注重的是怎样使人人皆能公而忘私,如果说,公而忘私的是好人,私而忘公的是坏人,那么,首先要自己好,也要别人好,这所谓仁,仁不是姑息,是要自己好,也要别人好。为什么闻人善则喜,闻人过则悲呢?因为要好的原故,同时首先要不许自己坏,也不许别人坏,这所谓严,严不是刻薄,是不许自己坏,也不许别人坏。为什么善善要能用,恶恶要能去呢?因为不许坏的缘故,仁与严相为表裹的,对好人爱护,就是对坏人痛绝,对坏人纵容,就是对好人戕贼,好坏从那裹分别呢?公而忘私是好人,私而忘公是坏人,这在伦理上,在政治上,在经济上,都是确切不移的。第六条,所谓纪律化,其最大意义也不过保障好人,淘汰坏人,没有纪律,好人也会变坏,有了纪律,坏人也耍变好,中国人向来舒服惯了,随便惯了,听了纪律化,十个有九个摇头,然而非如此不可。第七条,第八条,说到节约,说到生产,由节约与生产说到廉洁,一个人没有廉洁的操守,一个社会没有廉洁的风气,说不上节约,也说不上生产,廉洁的根源在那里呢?在公而忘私,啬一己以裕国家,是廉洁的最大意义,平时能啬一己以裕国家,临难才能牺牲一己以救国家,能廉洁才能勇敢,贪污必然成为懦夫。

在长期战裹,那一国的国民最能刻苦,最能耐劳,便最能接近胜利,获得胜利。个人为什么肯刻苦肯耐劳呢?因为下了决心啬一己以裕国家,为了国家,犠牲尚且不惜,何有于啬呢?可是所谓啬,所谓牺牲,不是消极的意义,而是积极的意义,因为一己啬,国家裕了,一己牺牲,国家得救了。举个例来说:衣食一天比一天艰难了,原因何在呢?匪共骚扰,先以游击,继以焦土,农村破坏,耕地荒芜,加以匪共处处割据,把中国分裂成若干小块,交通断绝,生产也就因之停滞,这是国内生产缺乏的原因。大东亚战争以前,以食而论,每年米由印度,安南,泰国等地入口,最高纪录是一百二十万馀顺,最低也是八十万馀吨,小麦由阿根廷,澳洲,加拿大等地入口,最高纪录一百万馀吨;以衣而论,棉由印度,美洲等处入口,常在二百万公担以上,战争既起,运输便利暂时中绝,这是国外轮入短少的原因,以上原因是无可避免的,然而为什么别的国家在这种无可避免的情形之下,统制行得通,公定限价也行得通,而中国却处处碰璧呢?有人说:黑市在外国也有,不错;外国也有黑市,可是外国的黑市,如一张雪白的桌布,有几星黑点,微乎其微,中国呢?大处落墨,一张雪白的桌布,全部变了黑色,只有几星白点了!这原因是什么?无非是公而忘私与私而忘公的分别。

诸生:忘了公便是忘了国家了,忘了国家,国家必亡,不待人来亡之。我们如要做三民主义的信徒,要实行新国民运动,要努力参加大东亚战争,使中国从战争胜利中解放出来,从政府官吏以至学生,以至各种社会的民众,平日啬一己以裕国家,刻苦耐劳,临难犠牲一己以救国家,勇猛精进,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可走的路。

民国三十二年八月十三日灯下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