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后纪/卷第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后纪’巻第十一逸文

丁巳。入唐大使赠従二位藤原朝臣河清、衔命先朝、修聘唐国、既而帰舳迷津、漂荡物故于他郷。可赠正二位。河清、赠太政大臣房前之第四子也。天平胜宝四年、以参议民部卿、为聘唐大使、天宝十二载、与留学生阿衡、同舟帰朝、海路逢风、漂泊安南。天平宝字三年、遣散位助高元度等于唐国、迎河清。唐朝乱故、元度等久不得朝见敕云。河清、是本国贵族、朕所钟爱。故且留之、不许放还。待国家宁定、差使発遣。元度等経年不帰、本朝为怪。宜取南路、早帰命。于是、河清、悲伤流涕、遂以大暦五年正月薨。时年七十三。赠■洲大都督。▼是日。造志波城使従三位行近卫中将坂上田村麻吕辞见。赐彩帛五十疋・绵三百屯。

(‘扶桑略记’)廿二年癸未二月己未日。大僧都行贺卒。春秋七十有五也。俗姓上毛野公、大和国広瀬郡人也。生年十五出家、廿受具足戒、廿五被宛入唐留学、学唯识法花两宗。住唐卅一年、帰来之日、历试身才。东大寺僧明一、难问宗义、颇有所塞。明一即骂云。费粮两国、学植肤浅。何违朝寄、不実帰乎。法师大愧、涕泣滂沱。久在他郷、频忘言语。长途一踬、岂忘千里之行。深林枯枝、何薄万亩之影。有法华経疏弘赞略、唯识佥议等四十余巻、是即行贺法师之笔削也。又写得持来圣教要文五百余巻、圣朝深喜弘益、授位僧统、诏付门徒卅人、令伝其业矣。《已上国史。》(‘类聚国史’一四七撰书)桓武天皇延暦廿二年二月己未。大僧都伝灯大法师位行贺卒。云々。法师、生年廿五被充入唐留学、々唯识法花两宗。住唐卅一年、帰来之日、历试其才。东大寺僧明一、难问宗义、颇有所塞。骂曰。费粮两国、学植庸浅。何违朝寄、不実帰乎。法师大愧、涕泣滂沱。久在他郷、频忘言语。长途一踬、岂忘千里之行。深林枯枝、何薄万亩之影。何即在唐之时、居百高座之第二。有法华経疏弘赞略、唯识佥议等四十余巻、是即行贺法师之笔削也。又写得持来圣教要文五百余巻。(‘日本纪略’)己未。大僧都行贺卒。留学唐、学唯识法花两宗。住唐卅一年、帰来之日、历试身才。东大寺僧明一、难问宗义、颇有所塞。即骂云。费粮两国、学植肤浅。法师大愧、涕泣滂沱。在唐之时、居百高座之第二、有法华経疏、唯识佥议等卅余巻、是即行贺法师之笔削也。又写得持来圣教要文五百余巻、圣朝彩寿、授位僧纲。

乙丑。赐遣唐使彩帛、各有差。

己巳。遣唐使等、于朝堂院、拝朝。

乙亥。幸近江国志贺可楽埼。

丙子。幸神泉。终日、太子率诸亲王起■。侍卫之人、尽称庆。次侍臣共起舞。(■舞)

庚辰。遣唐大使葛野麻吕、副使石川道益赐饯。宴设之事、一依汉法。酒酣、上唤葛野麻吕于御床下、赐酒。天皇歌云。许能佐気波、于保迩波安良须、多比良可尓、何倍理伎末势止、伊婆比多流佐気。葛野麻吕涕涙如雨。侍宴群臣、无不流涕。赐葛野麻吕、御被三领・御衣一袭・金二百两。道益、御衣一袭・金一百五十两。

壬午。遣唐大使従四位上藤原朝臣葛野麻吕・副使従五位上石川朝臣道益等辞见。即授节刀。诏曰。云々。

甲申。幸神泉。

己丑。幸近江国志贺可楽埼。

辛卯。巡幸京中。

戊戌。幸神泉。

癸卯。遣唐大使葛野麻吕等言。今月十四日、于难波津头、始乘船、十六日进発、。云々。■暴雨疾风、沈石不禁。未初、风変打破舟、。云々。其明経请益大学助豊村家永、遂波没、不知所著。沈溺之徒、不可胜计、。云々。今遣右卫士少志日下三方、驰问消息、回委曲奏上。

(‘类聚国史’一九〇俘囚)乙巳。摂津国俘囚勲六等吉弥侯部子成等男女八人、陆奥国勲六等吉弥侯部押人等男女八人、赐姓雄谷。”(‘日本纪略’)乙巳。葛野麻吕上表曰。云々。

戊申。遣典薬头藤原贞嗣・造宫大工物部建麻吕等、理遣唐舶并破损雑物。

甲寅。御马埒殿観马射。

丁巳。廃相摸国筥荷路、复足柄旧路。

丙寅。任官。

丁卯。曲宴。赐侍臣及近卫内竖布有差。

辛未。遣唐使奉还节刀。以船舶损壊、不得渡海也。

壬申。任官。

庚辰朔。幸神泉。

辛巳。曲宴。赐侍臣銭、各有差。

癸未。敕。去年不登、民业绝乏。富赡之辈、唯有余储、■即要以贵価、借即责之大利。因兹贫民弥贫、富家逾富。均済之道、良不须然。宜遣大和国、割折有余之贮、仮贷不足之徒、收纳之时、先俾报之。若遭凶年、有未纳者、赐以正税、后徴负人。

己丑。任官。

癸巳。曲宴。赐五位已上衣。

庚子。奉币丹生。为止霖雨也。

己酉朔。幸神泉。

乙卯。観相扑。

癸亥。任官。

庚寅。幸梅原宫。

辛卯。右京人正六位上长仓王、配多■嶋。以言语不讳也。

乙未。游猟于柏野及水生野。

丁酉。幸伊豫亲王爱宕庄。

甲辰。幸葛野川。

乙巳。游猟北野。便过伊豫亲王大井庄。

壬子。曲宴。侍臣及近卫赐绵有差。

癸丑。幸神泉。

丁巳。幸西八条院。

戊午。赐従四位下三嶋宿祢広宅度三人。

甲子。曲宴。赐侍臣被衣。

丁卯。赐藤原朝臣上子度四人。

癸酉。游猟于的野。赐五位已上銭、有差。

甲戌。游猟于北野。

戊寅朔。幸神泉。

庚辰。游猟大原野、赐侍臣被衣。

壬午。藤原縄主、为装束司长官。橘安麻吕・池田春野、为副。従三位藤原乙睿、为御前长官。为幸和泉国日根野。

壬寅。大徳亲王薨。皇帝第十一子、时年六歳。

丙午。制。崇福寺者、先帝之所建也。宜令梵釈寺别当大法师常腾、兼加検校。

戊申朔。遣参议左兵卫督兼造东寺长官纪朝臣胜长于近江国蒲生野、造行宫。

癸亥。行幸近江国蒲生野。

甲戌。诏曰。云々。近江行宫所《乎》御覧《尓》、山々《毛》丽《久》野《母》平《弖》御意《毛》于太比尓《志弖》御坐之。故是、以御坐《世留》栗太・甲贺・蒲生三郡《乃》今年田租免赐《比》、又勤仕国郡司《》、官冠上赐《》。又介掾等有赏。▼是日。车驾帰自近江国。

(‘类聚国史’七四冬至八六赦宥一六五星)戊寅朔。朔旦冬至。▼是日。百官诣阙、上表曰。臣闻。惟徳动天、则霊仪表瑞。乃神司契、则悬象呈祥。伏惟、天皇陛下、则哲承基、穷神阐化、功被有截、徳辉无方。伏検今年暦、十一月戊寅、朔旦冬至。又有司奏称。老人星见。臣等勤案元命苞曰。老人星者、瑞星也。见则治平主寿。史记曰。汉武帝、徳辛巳朔旦冬至。孙卿曰。黄帝得宝鼎神策。是歳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今与黄帝时等、于是、天子悦之、如郊拝泰一。玉律谐序、迎福之庆方长、金彩舒晖、延暦之期逾远。非天鉴照明、不爱其道、神心顕著、在感斯通。臣等、生涯信幸、沾奉会昌。允在人霊、畴无抃跃。不任凫藻之至。谨诣阙奉表以闻。”(‘类聚国史’七八献物)和泉国献物。宴饮、赐四位已上衣被。

己卯。敕。今闻。骑乘之辈、不由道路、好就垣下。基地易崩、徒歩有妨。量夫景迹、良合惩粛。然则、応禁不禁、怠在所由。自今以后、左右两职、厳加捉搦、兼■街巷、勿令更然。

(‘类聚国史’七四冬至八六赦宥)壬辰。诏曰。天地覆■、顺时播気。皇王亭育、利物弘仁。朕以寡昧、嗣登鸿基、临驭八纮。绥抚万类、政道无洽。方思南薫、恵沢未淳。比有司奏称。老人星见。又今年十一月、朔旦冬至。皇太子某、及百官表贺曰。轩辕之年、宝鼎呈祥。陶唐之世、金精表図。稽之前修、诚合嘉瑞。天之所祐、古今宁殊。可久可长之功、不召而方至、太平大同之化、不言而自成。朕以、霊徴之臻、必资厚徳、休命之所感、乃通至仁。顾惟庸虚、但増惨叹。思施凯沢、以答天情。自延暦廿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昧爽以前、徒罪以下、无軽重、悉皆赦除。但犯八虐・故杀人・谋杀人・强窃二盗・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敢以赦前事相告言者、以其罪々之。其王公以下、宜加赏赐。但能尽忠力、先有勲效者、特加爵赏。用申褒宠、内外文武官、主典已上、叙爵一级、正六位上者、宜量赐物。天下高年百歳以上谷二斛、九十以上一斛、八十以上五斗。庶恤隠之旨、威于上玄、珍■之応、被于中壌。布告遐迩、知朕意焉。(‘日本纪略’)壬辰。诏曰。云々。大赦。《又授位。》

十二月丁未朔。曲宴。赐五位已上被衣。

戊申。夜狐鸣禁中。

辛亥。右大臣従二位神王奉献。宴饮终日、赐侍臣衣、及近卫将监以下、近卫以上物有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