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紀/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日本後紀』巻第十一逸文

丁巳。入唐大使贈従二位藤原朝臣河清、銜命先朝、修聘唐國、既而帰舳迷津、漂蕩物故於他郷。可贈正二位。河清、贈太政大臣房前之第四子也。天平勝寶四年、以參議民部卿、為聘唐大使、天寶十二載、與留學生阿衡、同舟帰朝、海路逢風、漂泊安南。天平寶字三年、遣散位助高元度等於唐國、迎河清。唐朝亂故、元度等久不得朝見勅雲。河清、是本國貴族、朕所鍾愛。故且留之、不許放還。待國家寧定、差使発遣。元度等経年不帰、本朝為恠。宜取南路、早帰命。於是、河清、悲傷流涕、遂以大暦五年正月薨。時年七十三。贈■洲大都督。▼是日。造志波城使従三位行近衛中將坂上田村麻呂辭見。賜彩帛五十疋・綿三百屯。

(『扶桑略記』)廿二年癸未二月己未日。大僧都行賀卒。春秋七十有五也。俗姓上毛野公、大和國広瀬郡人也。生年十五出家、廿受具足戒、廿五被宛入唐留學、學唯識法花両宗。住唐卅一年、帰來之日、歴試身才。東大寺僧明一、難問宗義、頗有所塞。明一即罵雲。費糧両國、學植膚淺。何違朝寄、不実帰乎。法師大愧、涕泣滂沱。久在他郷、頻忘言語。長途一躓、豈忘千里之行。深林枯枝、何薄萬畝之影。有法華経疏弘賛略、唯識僉議等四十餘巻、是即行賀法師之筆削也。又寫得持來聖教要文五百餘巻、聖朝深喜弘益、授位僧統、詔付門徒卅人、令伝其業矣。《已上國史。》(『類聚國史』一四七撰書)桓武天皇延暦廿二年二月己未。大僧都伝燈大法師位行賀卒。雲々。法師、生年廿五被充入唐留學、々唯識法花両宗。住唐卅一年、帰來之日、歴試其才。東大寺僧明一、難問宗義、頗有所塞。罵曰。費糧両國、學植庸淺。何違朝寄、不実帰乎。法師大愧、涕泣滂沱。久在他郷、頻忘言語。長途一躓、豈忘千里之行。深林枯枝、何薄萬畝之影。何即在唐之時、居百高座之第二。有法華経疏弘賛略、唯識僉議等四十餘巻、是即行賀法師之筆削也。又寫得持來聖教要文五百餘巻。(『日本紀略』)己未。大僧都行賀卒。留學唐、學唯識法花両宗。住唐卅一年、帰來之日、歴試身才。東大寺僧明一、難問宗義、頗有所塞。即罵雲。費糧両國、學植膚淺。法師大愧、涕泣滂沱。在唐之時、居百高座之第二、有法華経疏、唯識僉議等卅余巻、是即行賀法師之筆削也。又寫得持來聖教要文五百餘巻、聖朝綵壽、授位僧綱。

乙丑。賜遣唐使彩帛、各有差。

己巳。遣唐使等、於朝堂院、拝朝。

乙亥。幸近江國志賀可楽埼。

丙子。幸神泉。終日、太子率諸親王起■。侍衛之人、盡稱慶。次侍臣共起舞。(■舞)

庚辰。遣唐大使葛野麻呂、副使石川道益賜餞。宴設之事、一依漢法。酒酣、上喚葛野麻呂於御床下、賜酒。天皇歌雲。許能佐気波、於保邇波安良須、多比良可尓、何倍理伎末勢止、伊婆比多流佐気。葛野麻呂涕涙如雨。侍宴群臣、無不流涕。賜葛野麻呂、御被三領・御衣一襲・金二百両。道益、御衣一襲・金一百五十両。

壬午。遣唐大使従四位上藤原朝臣葛野麻呂・副使従五位上石川朝臣道益等辭見。即授節刀。詔曰。雲々。

甲申。幸神泉。

己丑。幸近江國志賀可楽埼。

辛卯。巡幸京中。

戊戌。幸神泉。

癸卯。遣唐大使葛野麻呂等言。今月十四日、於難波津頭、始乗船、十六日進発、。雲々。■暴雨疾風、沈石不禁。未初、風変打破舟、。雲々。其明経請益大學助豊村家永、遂波沒、不知所著。沈溺之徒、不可勝計、。雲々。今遣右衛士少志日下三方、馳問消息、廻委曲奏上。

(『類聚國史』一九〇俘囚)乙巳。摂津國俘囚勲六等吉彌侯部子成等男女八人、陸奧國勲六等吉彌侯部押人等男女八人、賜姓雄谷。」(『日本紀略』)乙巳。葛野麻呂上表曰。雲々。

戊申。遣典薬頭藤原貞嗣・造宮大工物部建麻呂等、理遣唐舶並破損雑物。

甲寅。御馬埒殿観馬射。

丁巳。廃相摸國筥荷路、復足柄舊路。

丙寅。任官。

丁卯。曲宴。賜侍臣及近衛內竪布有差。

辛未。遣唐使奉還節刀。以船舶損壊、不得渡海也。

壬申。任官。

庚辰朔。幸神泉。

辛巳。曲宴。賜侍臣銭、各有差。

癸未。勅。去年不登、民業絶乏。富贍之輩、唯有餘儲、■即要以貴価、借即責之大利。因茲貧民彌貧、富家逾富。均済之道、良不須然。宜遣大和國、割折有餘之貯、仮貸不足之徒、収納之時、先俾報之。若遭凶年、有未納者、賜以正稅、後徴負人。

己丑。任官。

癸巳。曲宴。賜五位已上衣。

庚子。奉幣丹生。為止霖雨也。

己酉朔。幸神泉。

乙卯。観相撲。

癸亥。任官。

庚寅。幸梅原宮。

辛卯。右京人正六位上長倉王、配多■嶋。以言語不諱也。

乙未。遊猟於柏野及水生野。

丁酉。幸伊豫親王愛宕庄。

甲辰。幸葛野川。

乙巳。遊猟北野。便過伊豫親王大井庄。

壬子。曲宴。侍臣及近衛賜綿有差。

癸丑。幸神泉。

丁巳。幸西八條院。

戊午。賜従四位下三嶋宿禰広宅度三人。

甲子。曲宴。賜侍臣被衣。

丁卯。賜藤原朝臣上子度四人。

癸酉。遊猟於的野。賜五位已上銭、有差。

甲戌。遊猟於北野。

戊寅朔。幸神泉。

庚辰。遊猟大原野、賜侍臣被衣。

壬午。藤原縄主、為裝束司長官。橘安麻呂・池田春野、為副。従三位藤原乙叡、為御前長官。為幸和泉國日根野。

壬寅。大徳親王薨。皇帝第十一子、時年六歳。

丙午。制。崇福寺者、先帝之所建也。宜令梵釈寺別當大法師常騰、兼加検校。

戊申朔。遣參議左兵衛督兼造東寺長官紀朝臣勝長於近江國蒲生野、造行宮。

癸亥。行幸近江國蒲生野。

甲戌。詔曰。雲々。近江行宮所《乎》御覧《尓》、山々《毛》麗《久》野《母》平《弖》御意《毛》於太比尓《志弖》御坐之。故是、以御坐《世留》栗太・甲賀・蒲生三郡《乃》今年田租免賜《比》、又勤仕國郡司《》、官冠上賜《》。又介掾等有賞。▼是日。車駕帰自近江國。

(『類聚國史』七四冬至八六赦宥一六五星)戊寅朔。朔旦冬至。▼是日。百官詣闕、上表曰。臣聞。惟徳動天、則霊儀表瑞。乃神司契、則懸象呈祥。伏惟、天皇陛下、則哲承基、窮神闡化、功被有截、徳輝無方。伏検今年暦、十一月戊寅、朔旦冬至。又有司奏稱。老人星見。臣等勤案元命苞曰。老人星者、瑞星也。見則治平主壽。史記曰。漢武帝、徳辛巳朔旦冬至。孫卿曰。黃帝得寶鼎神策。是歳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紀、終而復始。今與黃帝時等、於是、天子悅之、如郊拝泰一。玉律諧序、迎福之慶方長、金彩舒暉、延暦之期逾遠。非天鑒照明、不愛其道、神心顕著、在感斯通。臣等、生涯信幸、沾奉會昌。允在人霊、疇無抃躍。不任鳧藻之至。謹詣闕奉表以聞。」(『類聚國史』七八獻物)和泉國獻物。宴飲、賜四位已上衣被。

己卯。勅。今聞。騎乗之輩、不由道路、好就垣下。基地易崩、徒歩有妨。量夫景跡、良合懲粛。然則、応禁不禁、怠在所由。自今以後、左右両職、厳加捉搦、兼■街巷、勿令更然。

(『類聚國史』七四冬至八六赦宥)壬辰。詔曰。天地覆■、順時播気。皇王亭育、利物弘仁。朕以寡昧、嗣登鴻基、臨馭八紘。綏撫萬類、政道無洽。方思南薫、恵沢未淳。比有司奏稱。老人星見。又今年十一月、朔旦冬至。皇太子某、及百官表賀曰。軒轅之年、寶鼎呈祥。陶唐之世、金精表図。稽之前修、誠合嘉瑞。天之所祐、古今寧殊。可久可長之功、不召而方至、太平大同之化、不言而自成。朕以、霊徴之臻、必資厚徳、休命之所感、乃通至仁。顧惟庸虛、但増慘歎。思施凱沢、以答天情。自延暦廿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昧爽以前、徒罪以下、無軽重、悉皆赦除。但犯八虐・故殺人・謀殺人・強竊二盜・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敢以赦前事相告言者、以其罪々之。其王公以下、宜加賞賜。但能盡忠力、先有勲効者、特加爵賞。用申褒寵、內外文武官、主典已上、敘爵一級、正六位上者、宜量賜物。天下高年百歳以上穀二斛、九十以上一斛、八十以上五斗。庶恤隠之旨、威於上玄、珍■之応、被於中壌。布告遐邇、知朕意焉。(『日本紀略』)壬辰。詔曰。雲々。大赦。《又授位。》

十二月丁未朔。曲宴。賜五位已上被衣。

戊申。夜狐鳴禁中。

辛亥。右大臣従二位神王奉獻。宴飲終日、賜侍臣衣、及近衛將監以下、近衛以上物有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