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八 足仲彦天皇 仲哀天皇

足仲彦天皇。日本武尊第二子也。母皇后曰两道入姫命。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之女也。天皇容姿端正。身长十尺。★稚足彦天皇四十八年(戊子一七八)立为太子。〈时年卅一〉稚足彦天皇无男。故立为嗣。★六十年(庚午一九〇)。天皇崩。★明年(辛未一九一)秋九月壬辰朔丁酉。《六》葬于倭国狭城盾列陵。〈盾列。此云多多那美。〉

元年春正月庚寅朔庚子。太子即天皇位。

秋九月丙戌朔。尊母皇后曰皇太后。

冬十一月乙酉朔。诏群臣曰。朕未逮于弱冠。而父王既崩之。乃神灵化白鸟而上天。仰望之情。一日勿息。是以冀获白鸟。养之于陵域之池。因以睹其鸟欲慰顾情。则令诸国。俾贡白鸟。

闰十一月乙卯朔戊午。越国贡白鸟四只。于是。送鸟使人宿菟道河边。时芦发蒲见别王视其白鸟而问之曰。何处将去白鸟也。越人答曰。天皇恋父王而将养狎。故贡之。则蒲见别王谓越人曰。虽白鸟而烧之则为黒鸟。仍强之夺白鸟而将去。爰越人参赴之请焉。天皇于是恶蒲见别王无礼于先王。乃遣兵卒而诛矣。蒲见别王。则天皇之异母弟也。时人曰。父是天也。兄亦君也。其慢天违君。何得兔诛耶。☆是年也大歳壬申。

二年春正月甲寅朔甲子。立气长足姫尊为皇后。先是。娶叔父彦人大兄之女大中姫为妃。生■坂皇子。忍熊皇子。次娶来熊田造祖大酒主之女弟媛。生子誉屋别皇子。

二月癸未朔戊子。幸角鹿。即兴行宫而居之。是谓笥饭宫。

即月。定淡路屯仓。

三月癸丑朔丁卯。天皇巡狩南国。于是。留皇后及百寮。而从驾二三卿大夫。及官人数百而轻行之。至纪伊国而居于徳勒津宫。当是时。熊袭叛之不朝贡。天皇于是将讨熊袭国。则自徳勒津发之。浮海而幸穴门。即日使遣角鹿。敕皇后曰。便从其津发之。逢于穴门。

夏六月辛巳朔庚寅。天皇泊于丰浦津。且皇后从角鹿发而行之。到渟田门。食于船上。时海𫚕鱼多聚船傍。皇后以酒洒𫚕鱼。々々即醉而浮之。时海人多获其鱼而欢曰。圣王所赏之鱼焉。故其处之鱼。至于六月常倾浮如醉。其是之縁也。

秋七月辛亥朔乙卯。皇后泊丰浦津。▼是日。皇后得如意珠于海中。

九月。兴宫室于穴门而居之。是谓穴门丰浦宫。

八年春正月己卯朔壬午。幸筑紫。时冈县主祖熊鳄。闻天皇之车驾。豫拔取五百枝贤木。以立九寻船之舳。而上枝挂白铜镜。中枝挂十握釼。下枝挂八尺琼。参迎于周芳沙么之浦而献鱼盐地。因以奏言。自穴门至向津野大济为东门。以名篭屋大济为西门。限没利嶋。阿閇嶋为御筥。株柴嶋为御■。〈御■。此云弥那陪。〉以逆见海为盐地。既而导海路。自山鹿岬。回之入岗浦。到水门御船不得进。则问熊鳄曰。朕闻。汝能鳄者有明心以参来。何船不进。熊鳄奏之曰。御船所以不得进者。非臣罪。是浦口有男女二神。男神曰大仓主。女神曰菟夫罗媛。必是神之心欤。天皇则祷祈之。以挟抄者倭国菟田人伊贺彦为祝令祭。则船得进。皇后别船自洞海〈洞。此云久岐。〉入之。潮涸不得进。时熊鳄更还之。自洞奉迎皇后。则见御船不进。惶惧之。忽作鱼沼。鸟池悉聚鱼鸟。皇后看是鱼鸟之游而忿心稍解。及潮满即泊于岗津。又筑紫伊睹县主祖五十迹手。闻天皇之行。拔取五百枝贤木。立于船之舳舻。上枝挂八尺琼。中枝挂白铜镜。下枝挂十握釼。参迎于穴门引嶋而献之。因以奏言。臣敢所以献是物者。天皇如八尺琼之勾以曲妙御宇。且如白铜镜以分明看行山川海原。乃提是十握釼平天下矣。天皇即美五十迹手曰伊苏志。故时人号五十迹手之本土。曰伊苏国。今谓伊睹者讹也。

己亥。到傩县。因以居橿日宫。

秋九月乙亥朔己卯。诏群臣以议讨熊袭。时有神托皇后而诲曰。天皇何忧熊袭之不服。是膂完之空国也。岂足举兵伐乎。愈兹国而有宝国。譬如处女之■。有向津国。〈■。此云麻用弭枳。〉眼炎之金银彩色多在其国。是谓栲衾新罗国焉。若能祭吾者。则曾不血刄。其国必自服矣。复熊袭为服。其祭之。以天皇之御船及穴门直践立所献之水田名大田。是等物为币也。天皇闻神言。有疑之情。便登高岳遥望之。大海旷远而不见国。于是。天皇对神曰。朕周望之。有海无国。岂于大虚有国乎。谁神徒诱朕。复我皇祖诸天皇等尽祭神祇。岂有遗神耶。时神亦托皇后曰。如天津水影押伏而我所见国。何谓无国。以诽谤我言。其汝王之。如此言而遂不信者。汝不得其国唯今皇后始之有胎。其子有获焉。然天皇犹不信。以强撃熊袭。不得胜而还之。

九年春二月癸卯朔丁未。天皇忽有痛身。而明日崩。时年五十二。即知。不用神言而早崩。〈一云。天皇亲伐熊袭中贼矢而崩也。〉’于是皇后及大臣武内宿祢。匿天皇之丧。不令知天下。则皇后诏大臣及中臣乌贼津连。大三轮大友主君。物部胆咋连。大伴武以连曰。今天下未知天皇之崩。若百姓知之有懈怠者乎。则命四大夫。领百寮令守宫中。窃收天皇之尸。付武内宿祢。以从海路迁冗门。而殡于丰浦宫。为无火殡敛。〈无火殡敛。此谓褒那之阿饿利。〉

甲子。大臣武内宿祢自穴门还之。复奏于皇后。

是年。由新罗役。以不得葬天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