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日本書紀卷第八 足仲彥天皇 仲哀天皇

足仲彥天皇。日本武尊第二子也。母皇后曰兩道入姫命。活目入彥五十狹茅天皇之女也。天皇容姿端正。身長十尺。★稚足彥天皇四十八年(戊子一七八)立爲太子。〈時年卅一〉稚足彥天皇無男。故立爲嗣。★六十年(庚午一九〇)。天皇崩。★明年(辛未一九一)秋九月壬辰朔丁酉。《六》葬於倭國狹城盾列陵。〈盾列。此雲多多那美。〉

元年春正月庚寅朔庚子。太子即天皇位。

秋九月丙戌朔。尊母皇后曰皇太后。

冬十一月乙酉朔。詔群臣曰。朕未逮於弱冠。而父王既崩之。乃神靈化白鳥而上天。仰望之情。一日勿息。是以冀獲白鳥。養之於陵域之池。因以覩其鳥欲慰顧情。則令諸國。俾貢白鳥。

閏十一月乙卯朔戊午。越國貢白鳥四隻。於是。送鳥使人宿菟道河邊。時蘆髮蒲見別王視其白鳥而問之曰。何處將去白鳥也。越人答曰。天皇戀父王而將養狎。故貢之。則蒲見別王謂越人曰。雖白鳥而燒之則爲黒鳥。仍強之奪白鳥而將去。爰越人參赴之請焉。天皇於是惡蒲見別王無禮於先王。乃遣兵卒而誅矣。蒲見別王。則天皇之異母弟也。時人曰。父是天也。兄亦君也。其慢天違君。何得兔誅耶。☆是年也大歳壬申。

二年春正月甲寅朔甲子。立氣長足姫尊爲皇后。先是。娶叔父彥人大兄之女大中姫爲妃。生■坂皇子。忍熊皇子。次娶來熊田造祖大酒主之女弟媛。生子譽屋別皇子。

二月癸未朔戊子。幸角鹿。即興行宮而居之。是謂笥飯宮。

即月。定淡路屯倉。

三月癸丑朔丁卯。天皇巡狩南國。於是。留皇后及百寮。而從駕二三卿大夫。及官人數百而輕行之。至紀伊國而居於徳勒津宮。當是時。熊襲叛之不朝貢。天皇於是將討熊襲國。則自徳勒津發之。浮海而幸穴門。即日使遣角鹿。勅皇后曰。便從其津發之。逢於穴門。

夏六月辛巳朔庚寅。天皇泊於豐浦津。且皇后從角鹿發而行之。到渟田門。食於船上。時海鰤魚多聚船傍。皇后以酒灑鰤魚。々々即醉而浮之。時海人多獲其魚而歡曰。聖王所賞之魚焉。故其處之魚。至於六月常傾浮如醉。其是之縁也。

秋七月辛亥朔乙卯。皇后泊豐浦津。▼是日。皇后得如意珠於海中。

九月。興宮室於穴門而居之。是謂穴門豐浦宮。

八年春正月己卯朔壬午。幸筑紫。時岡縣主祖熊鰐。聞天皇之車駕。豫拔取五百枝賢木。以立九尋船之舳。而上枝掛白銅鏡。中枝掛十握釼。下枝掛八尺瓊。參迎於周芳沙麼之浦而獻魚鹽地。因以奏言。自穴門至向津野大濟爲東門。以名篭屋大濟爲西門。限沒利嶋。阿閇嶋爲御筥。株柴嶋爲御■。〈御■。此雲彌那陪。〉以逆見海爲鹽地。既而導海路。自山鹿岬。廻之入崗浦。到水門御船不得進。則問熊鰐曰。朕聞。汝能鰐者有明心以參來。何船不進。熊鰐奏之曰。御船所以不得進者。非臣罪。是浦口有男女二神。男神曰大倉主。女神曰菟夫羅媛。必是神之心歟。天皇則禱祈之。以挾抄者倭國菟田人伊賀彥爲祝令祭。則船得進。皇后別船自洞海〈洞。此雲久岐。〉入之。潮涸不得進。時熊鰐更還之。自洞奉迎皇后。則見御船不進。惶懼之。忽作魚沼。鳥池悉聚魚鳥。皇后看是魚鳥之遊而忿心稍解。及潮滿即泊於崗津。又筑紫伊覩縣主祖五十跡手。聞天皇之行。拔取五百枝賢木。立於船之舳艫。上枝掛八尺瓊。中枝掛白銅鏡。下枝掛十握釼。參迎於穴門引嶋而獻之。因以奏言。臣敢所以獻是物者。天皇如八尺瓊之勾以曲妙御宇。且如白銅鏡以分明看行山川海原。乃提是十握釼平天下矣。天皇即美五十跡手曰伊蘇志。故時人號五十跡手之本土。曰伊蘇國。今謂伊覩者訛也。

己亥。到儺縣。因以居橿日宮。

秋九月乙亥朔己卯。詔群臣以議討熊襲。時有神託皇后而誨曰。天皇何憂熊襲之不服。是膂完之空國也。豈足擧兵伐乎。愈茲國而有寶國。譬如處女之■。有向津國。〈■。此雲麻用弭枳。〉眼炎之金銀彩色多在其國。是謂栲衾新羅國焉。若能祭吾者。則曾不血刄。其國必自服矣。復熊襲爲服。其祭之。以天皇之御船及穴門直踐立所獻之水田名大田。是等物爲幣也。天皇聞神言。有疑之情。便登高岳遙望之。大海曠遠而不見國。於是。天皇對神曰。朕周望之。有海無國。豈於大虛有國乎。誰神徒誘朕。復我皇祖諸天皇等盡祭神祇。豈有遺神耶。時神亦託皇后曰。如天津水影押伏而我所見國。何謂無國。以誹謗我言。其汝王之。如此言而遂不信者。汝不得其國唯今皇后始之有胎。其子有獲焉。然天皇猶不信。以強撃熊襲。不得勝而還之。

九年春二月癸卯朔丁未。天皇忽有痛身。而明日崩。時年五十二。即知。不用神言而早崩。〈一雲。天皇親伐熊襲中賊矢而崩也。〉』於是皇后及大臣武內宿禰。匿天皇之喪。不令知天下。則皇后詔大臣及中臣烏賊津連。大三輪大友主君。物部膽咋連。大伴武以連曰。今天下未知天皇之崩。若百姓知之有懈怠者乎。則命四大夫。領百寮令守宮中。竊收天皇之屍。付武內宿禰。以從海路遷冗門。而殯於豐浦宮。爲無火殯斂。〈無火殯斂。此謂褒那之阿餓利。〉

甲子。大臣武內宿禰自穴門還之。復奏於皇后。

是年。由新羅役。以不得葬天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