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廿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廿七 天命开别天皇 天智天皇

天命开别天皇。息长足日广额天皇太子也。母曰天丰财重日足姫天皇。★天丰财重日足姫天皇四年。譲位于天万丰日天皇。立天皇为皇太子。★天万丰日天皇后五年十月崩。明年皇祖母尊即天皇位。

七年七月丁巳崩。皇太子素服称制。

是月。苏将军与突厥王子契■加力等。水陆二路至于高丽城下。皇太子迁居于长津宫。稍听水表之军政。

八月。遣前将军大华下阿昙比逻夫连。小华下河边百枝臣等。后将军大华下阿倍引田比逻夫臣。大山上物部连熊。大山上守君大石等。救于百济。仍送兵杖五谷。〈或本续此末云。别使大山下狭井连槟榔。小山下秦造田来津守护百济。〉

九月。皇太子御长津宫。以织冠授于百济王子丰璋。复以多臣蒋敷之妹妻之焉。乃遣大山下狭井连槟榔。小山下秦造田来津。率军五千馀卫送于本郷。于是。丰璋入国之时。福信迎来。稽首奉国朝政。皆悉委焉。

十二月。高丽言。惟十二月。于高丽国寒极泪冻。故唐军云车冲■。鼓钲吼然。高丽士率胆勇雄壮。故更取唐二垒。唯有二塞。亦备夜取之计。唐兵抱膝而哭。锐钝力竭而不能拔。噬脐之耻非此而何。〈释道显云。言春秋之志正于高丽。而先声百济。々々近侵甚。苦急。故尔也。〉

是歳。播磨国司岸田臣麿等献宝劔言。于狭夜郡人禾田穴内获焉。’又日本救高丽军将等。泊于百济加巴利滨而燃火焉。灰变为孔有细响。如鸣镝。或曰。高丽。百济终亡之徴乎。

元年春正月辛卯朔丁巳。赐百济佐平鬼室福信失十万只。丝五百斤。绵一千斤。布一千端。韦一千张。稻种三千斛。

三月庚寅朔癸巳。赐百济王布三百端。

是月。唐人。新罗人伐高丽。々々乞救国家。仍遣军将据疏留城。由是唐人不得略其南堺。新罗不获输其西垒。

夏四月。鼠产于马尾。释道显占曰。北国之人将附南国。盖高丽破而属日本乎。

夏五月。大将军大锦中阿昙比逻夫连等。率船师一百七十艘。送丰璋等于百济国。宣敕。以丰璋等使继其位。又予金策于福信。而抚其背。褒赐爵禄。于时丰璋等与福信稽首受敕。众为流涕。

六月己未朔丙戌。百济遣达率万智等进调献物。

冬十二月丙戌朔。百济王丰璋。其臣佐平福信等与狭井连。〈阙名。〉朴市田来津议曰。此州柔者。远隔田亩土地硗埆。非农桑之地。是拒战之场。此焉久处。民可饥馑。今可迁于避城。々々者西北带以古连旦■之水。东南据深泥巨堰之防。缭以周田。决渠降雨。华实之毛则三韩之上腴焉。衣食之源则二仪之■区矣。虽曰地卑。岂不迁欤。于是朴市田来津独进而諌曰。避城与敌所在之间。一夜可行。相近兹甚。若有不虞其悔难及者矣。夫饥者后也。亡者先也。今敌所以不妄来者。州柔设置山险尽为防御。山峻高而谿隘。守而攻难之故也。若处卑地。何以因居而不摇动。及今日乎。遂不听諌而都避城。

是歳。为救百济修缮兵甲。备具船舶。储设军粮。☆是年也太歳壬戌。

二年春二月乙酉朔丙戌。百济遣达率金受等进调。新罗人烧燔百济南畔四州。并取安徳等要地。于是。避城去贼近。故势不能居。乃还居于州柔。如田来津之所计。

是月。佐平福信上送唐俘续守言等。

三月。遣前将军上毛野君稚子。间人连大盖。中将军巨势神前臣译语。三轮君根麻吕。后将军阿倍引田臣比逻夫。大宅臣镰柄。率二万七千人打新罗。

夏五月癸丑朔。犬上君〈阙名。〉驰告兵事于高丽而还。见糺解于石城。糺解仍语福信之罪。

六月。前将军上毛野君稚子等。取新罗沙鼻岐。奴江二城。百济王丰璋嫌福信有谋反心。以革穿掌而缚。时难自决。不知所为。乃问诸臣曰。福信之罪既如此焉。可斩不。于是。达率徳执得曰。此恶逆人不合放舍。福信即唾于执得曰。腐狗痴奴。王勒健儿。■斩而醢首

秋八月壬午朔甲午。《十三》新罗以百济王斩己良将。谋直入国先取州柔。于是。百济知贼所计。谓诸将曰。今闻。大日本国之救将庐原君臣率健儿万馀。正当越海而至。愿诸将军等应预图之。我欲自往待飨白村。

戊戌。贼将至于州柔绕其王城。大唐军将率战船一百七十艘。阵烈于白村江。

戊申。日本船师初至者。与大唐船师合战。日本不利而退。大唐坚阵而守。

己酉。日本诸将与百济王不观气象。而相谓之曰。我等争先彼应自退。更率日本乱伍中军之卒进打大唐坚阵之军。大唐便自左右夹船绕战。须臾之际。官军败绩。赴水溺死者众。舻舳不得回旋。朴市田来津仰天而誓。切齿而嗔杀数十人。于焉战死。是时百济王丰璋与数人乘船逃去高丽。

九月辛亥朔丁巳。百济州柔城始降于唐。是时国人相谓之曰。州柔降矣。事无奈何。百济之名绝于今日。丘墓之所岂能复往。但可往于弖礼城会日本军将等相谋事机所要。遂教本在枕服岐城之妻子等令知去国之心。

辛酉。发途于牟弖。

至弖礼。

甲戌。日本船师及佐平余自信。达率木素贵子。谷那晋首。忆礼福留。并国民等至于弖礼城。明日发船始向日本。

三年春二月己卯朔丁亥。天皇命大皇弟。宣増换冠倍位阶名及氏上民部。家部等事。其冠有廿六阶。大织。小织。大缝。小缝。大紫。小紫。大锦上。大锦中。大锦下。小锦上。小锦中。小锦下。大山上。大山中。大山下。小山上。小山中。小山下。大乙上。大乙中。大乙下。小乙上。小乙中。小乙下。大建。小建。是为廿六阶焉。改前华曰锦。从锦至乙加六阶。又加换前初位一阶。为大建。小建二阶。以此为异。馀并依前。其大氏之氏上赐大刀。小氏之氏上赐小刀。其伴造等之氏上赐干楯弓矢。亦定其民部。家部。

三月。以百济王善光王等居于难波。’有星殒于京北。

是春。地震。

夏五月戊申朔甲子。百济镇将刘仁愿遣朝散大夫郭务■等进表函与献物。

是月。大紫苏我连大臣薨。〈或本。大臣薨注五月。〉

六月。嶋皇祖母命薨。

冬十月乙亥朔。宣发遣郭务■等。敕是日中臣内臣。遣沙门智祥赐物于郭务■。

戊寅。飨赐郭务■等。

是月。高丽大臣盖金终于其国。遣言于儿等曰。汝等兄弟。和如鱼水。勿争爵位。若不如是。必为邻笑。

十二月甲戌朔乙酉。郭务■等罢归。

是月。淡海国言。坂田郡人小竹田史身之猪槽水中忽然稻生。身取而收。日々到富。栗太郡人磐城村主殷之新妇床席头端。一宿之间。稻生而穗。其旦垂颖而熟。明日之夜更生一穗。新妇出庭。两个钥匙自天落前。妇取而与殷。々得始富。

是歳。于对马嶋。壹岐嶋。筑紫国等置防与烽。又于筑紫筑大堤贮水。名曰水城。

四年春二月癸酉朔丁酉。间人大后薨。

是月。勘校百济国官位阶级。仍以佐平福信之功。授鬼室集斯小锦下。〈其本位达率。〉复以百济百姓男女四百馀人居于近江国神前郡。

三月癸卯朔。为间人大后度三百卅人。

是月。给神前郡百济人田。

秋八月。遣达率答■春初筑城于长门国。遣达率忆礼福留。达率四比福夫于筑紫国筑大野及椽二城。’耽罗遣使来朝。

九月庚午朔壬辰。唐国遣朝散大夫沂州司马马上柱国刘徳高等〈等谓右戎卫郎将上柱国。百济将军朝散大夫上柱国郭务■。凡二百五十四人。七月廿八日至于对马。九月廿日至于筑紫。廿二日进表函焉。〉

冬十月己亥朔己酉。大阅于菟道。

十一月己巳朔辛巳。《十三》飨赐刘徳高等。

十二月戊戌朔辛亥。赐物于刘徳高等。

是月。刘徳高等罢归。

是歳。遣小锦守君大石等于大唐云々。〈等谓小山坂合部连石积。大小乙吉士岐弥。吉士针间。盖送唐使人乎。〉

五年春正月戊辰朔戊寅。《十一》高丽遣前部能娄等进调。▼是日耽罗遣王子始如等贡献。

三月。皇太子亲往于佐伯子麻吕连家。问其所患。慨叹元从之功。

夏六月乙未朔戊戌。高丽前部能娄等罢归。

秋七月。大水。

是秋。复租调。

冬十月甲午朔己未。高丽遣臣乙相奄■等进调。〈大使臣乙相奄■。副使达相遁。二位玄武若光等。〉

是冬。京都之鼠向近江移。’以百济男女二千馀人居于东国。凡不择缁素。起癸亥年至于三歳并赐官食。’倭汉沙门知由献指南车。

六年春二月壬辰朔戊午。《廿七》合葬天丰财重日足姫天皇与间人皇女于小市冈上陵。▼是日。以皇孙大田皇女葬于陵前之墓。高丽。百济。新罗皆奉哀于御路。皇太子谓群臣曰。我奉皇太后天皇之所敕。忧恤万民之故。不起石椁之役。所冀永代以为镜诫焉。

三月辛酉朔己卯。迁都于近江。是时天下百姓不愿迁都。讽諌者多。童谣亦众。日々夜々失火处多。

六月。葛野郡献白■。

秋七月己未朔己巳。耽罗遣佐平椽磨等贡献。

八月。皇太子幸倭京。

冬十月。高丽太兄男生出城巡国。于是。城内二弟。闻侧助士大夫之恶言。拒而勿入。由是男生奔入大唐谋灭其国。

十一月丁巳朔乙丑。百济镇将刘仁愿遣熊津都督府熊山县令上柱国司马法聪等。送大山下境部连石积等于筑紫都督府。

己巳。司马法聪等罢归。以小山下伊吉连博徳。大乙下笠臣诸石为送使。

是月。筑倭国高安城。讃吉国山田郡屋嶋城。对马国金田城。

润十一月丁亥朔丁酉以锦十四疋。缬十九匹。绯廿四疋。绀布廿四端。桃染布五十八端。斧廿六。■六十四。刀子六十二枚赐椽磨等。

七年春正月丙戌朔戊子。皇太子即天皇位。〈或本云。六年歳次丁卯三月即位。〉

壬辰。宴群臣于内里。

戊申。送使博徳等服命。

二月丙辰朔戊寅。立古人大兄皇子女倭姫王为皇后。遂纳四嫔。有苏我山田石川麻吕大臣女。曰远智娘。〈或本云。美浓津子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田皇女。其二曰■野皇女。及有天下居于飞鸟净御原宫。后移宫于藤原。其三曰建皇子。唖不能语。〈或本云。远智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建皇子。其二曰大田皇女。其三曰■野皇女。或本云。苏我山田麻吕大臣女曰芽淳娘。生大田皇女与娑罗々皇女。〉次有远智娘弟。曰侄娘。生御名部皇女与阿陪皇女。阿陪皇女及有天下居于藤原宫。后移都于乃乐。〈或本云。名侄娘曰樱井娘。〉次有阿倍仓梯麻吕大臣女。曰橘娘。生飞鸟皇女与新田部皇女。次有苏我赤兄大臣女。曰常陆娘。生山边皇女。又有宫人生男女者四人。有忍海造小龙女。曰色夫古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江皇女。其二曰川嶋皇子。其三曰泉皇女。又有栗隈首徳万女。曰黒媛娘。生水主皇女。又有越道君伊罗都卖。生施基皇子。又有伊贺釆女宅子。生伊贺皇子。复字曰大友皇子。

夏四月乙卯朔庚申。百济遣末都师父等进调。

庚午。末都师父等罢归。

五月五日。天皇纵猎于蒲生野。于时大皇弟。诸王。内臣。及群臣皆悉从焉。

六月。伊势王与其弟王接日而薨。未详官位。

秋七月。高丽从越之路遣使进调。风浪高故不得归。以栗前王拜筑紫率。’于时近江国讲武。又多置牧而放马。又越国献燃土与燃水。又于滨台之下诸鱼覆水而至。又飨夷。又命舍人等为宴于所々。时人曰。天皇天命将及乎。

秋九月壬午朔癸巳。新罗遣沙■级■金东严等进调。

丁未。中臣内臣使沙门法弁・秦笔赐新罗上臣大角干■信船一只。付东严等。

庚戌。使布势臣耳麻吕赐新罗王输御调船一只付东严等。

冬十月。大唐大将军英公打灭高丽。高丽仲牟王初建国时。欲治千歳也。母夫人云。若善治国可得也。〈若或本有不可得也。〉但当有七百年之治也。今此国亡者。当在七百年之末也。

十一月辛巳朔。赐新罗王绢五十疋。绵五百斤。韦一百枚。付金东严等。赐东严等物各有差。

乙酉。遣小山下道守臣麻吕。吉士小鲔于新罗。▼是日金东严等罢归。

是歳。沙门道行盗草薙劔逃向新罗。而中路风雨。荒迷而归。

八年春正月庚辰朔戊子。以苏我赤兄臣拜筑紫率。

己卯朔己丑。耽罗遣王子久麻伎等贡献。

丙申。赐耽罗王五谷种。▼是日。王子久麻伎等罢归。

夏五月戊寅朔壬午。天皇纵猎■于山科野。大皇弟。藤原内大臣。及群臣皆悉从焉。

秋八月丁未朔己酉。天皇登高安岭。议欲修城。仍恤民疲止而不作。时人感而叹曰。寔乃仁爱之徳不亦寛乎。云々。

是秋。霹■于藤原内大臣家。

九月丁丑朔丁亥。《十一》新罗遣沙■督儒等进调。

冬十月丙午朔乙卯。天皇幸藤原内大臣家。亲问所患而忧悴极甚。乃诏曰。天道辅仁何乃虚说。积善馀庆犹是无徴。若有所须。便可以闻。对曰。臣既不敏。当复何言。但其葬事、宜用轻易。生则无务于军国。死则何敢重难。云々。时贤闻而叹曰。此之一言。窃比于往哲之善言矣。大树将军之辞赏。可同年而语哉。

庚申。天皇遣东宫大皇弟于藤原内大臣家。授大织冠与大臣位仍赐姓为藤原氏。自此以后。通曰藤原内大臣。

辛酉。藤原内大臣薨。〈日本世记曰。内大臣春秋五十薨于私第。迺殡于山南。天何不淑。不慭遣耆。鸣呼哀哉。碑曰。春秋五十有六而薨。〉

甲子。天皇幸藤原内大臣家。命大锦上苏我赤兄臣奉宣恩诏。仍赐金香𬬻。

十二月。灾大藏。

是冬。修高安城收畿内之田税。’于时灾斑鸠寺。

是歳。遣小锦中河内直鲸等使于大唐。又以佐平馀自信。佐平鬼室集斯等。男女七百馀人迁居近江国蒲生郡。又大唐遣郭务■等二千馀人。

九年春正月乙亥朔辛巳。诏士大夫等大射宫门内。

戊子。宣朝庭之礼仪与行路之相避。复禁断诬妄妖伪。

二月。造戸籍。断盗贼与浮浪。’于时天皇幸蒲生郡匮■野而观宫地。’又修高安城积谷与塩。又筑长门城一。筑紫城二。

三月甲戌朔壬午。于山御井傍敷诸神座。而班币帛。中臣金连宣祝词。

夏四月癸卯朔壬申。夜半之后。灾法隆寺。一屋无馀。大雨雷震。

五月。童谣曰。于知波志能。都梅能阿素弭尔。伊提麻栖古。多麻提能伊■能。野■古能度珥。伊提麻志能。倶伊播阿罗珥茹。伊提麻西古。多麻提能■能。野■古能度珥■

六月。邑中获龟。背书申字。上黄下玄。长六寸许。

秋九月辛未朔。遣阿昙连頬垂于新罗。

是歳。造水碓而冶铁。

十年春正月己亥朔庚子。大锦上苏我赤兄臣与大锦下巨势人臣。进于殿前奏贺正事。

癸卯。大锦上中臣金连命宣神事。是日。以大友皇子拜太政大臣。以苏我赤兄臣为左大臣。以中臣金连为右大臣。以苏我果安臣。巨势人臣。纪大人臣为御史大夫。〈御史。盖今之大纳言乎。〉

甲辰。东宫太皇弟奉宣〈或本云。大友皇子宣命。〉施行冠位法度之事。大赦天下。〈法度冠位之名。具载于新律令。〉

丁未。高丽遣上部大相可娄等进调。

辛亥。百济镇将刘仁愿遣李守真等上表。

是月。以大锦下授佐平余自信。沙宅绍明。〈法官大辅。〉以小锦下授鬼室集斯。〈学职头。〉以大山下授达率谷那晋首。〈闲兵法。〉木素贵子。〈闲兵法。〉忆礼福留。〈闲兵法。〉答■春初。〈闲兵法。〉■日比子。赞波罗。金罗金须〈解药。〉鬼室集信。〈解药。〉以上小山上授达率徳顶上。〈解药。〉吉大尚。〈解药。〉许率母。〈明五经。〉角福牟。〈闲于阴阳。〉以小山下授馀达率等五十馀人也。’童谣云。多致播那播。于能我曳多曳多。那例々腾母。陀麻尔农矩腾岐。于野儿弘尔农倶。

二月戊辰朔庚寅。百济遣台久用善等进调。

三月戊戌朔庚子。黄书造本实献水■。

甲寅。常陆国贡中臣部若子。长尺六寸。其生年丙辰。至此歳十六年也。

夏四月丁卯朔辛卯。置漏克于新台。始打候时动锺鼓。始用漏克。此漏克者天皇为皇太子时始亲所制造也。云々。

是月。筑紫言。八足之鹿生而即死。

五月丁酉朔辛丑。天皇御西小殿。皇太子。群臣侍宴。于是再奏田■。

六月丙寅朔己巳。宣百济三部使人所请军事。

庚辰。百济遣真子等进调。

是月。以栗隈王为筑紫帅。’新罗遣使进调。别献水牛一头。山鸡一只。

秋七月丙申朔丙午。唐人李守真等。百济使人等并罢归。

八月乙丑朔丁卯。高丽上部大相可娄等罢归。

壬午。飨赐虾夷。

九月。天皇寝疾不豫。〈或本云。八月天皇疾病。〉

冬十月甲子朔庚午。新罗遣沙■金万物等进调。

辛未。于内里开百佛眼。

是月。天皇遣使奉袈裟。金钵。象牙。沈水香。栴檀香。及诸珍财于法兴寺佛。

庚辰。天皇疾病弥留。敕唤东宫引入卧内。诏曰。朕疾甚。以后事属汝。云々。于是再拜称疾固辞不受曰。请奉洪业付属大后。令大友王奉宣诸政。臣请愿奉为天皇出家脩道。天皇许焉。东宫起而再拜。便向于内里佛殿之南。踞坐胡床剃除鬓发。为沙门。于是天皇遣次田生磐送袈裟。

壬午。东宫见天皇、请之吉野脩行佛道。天皇许焉。东宫即入于吉野。大臣等侍送。至菟道而还。

十一月甲午朔癸卯。对马国司遣使于筑紫大宰府言。月生二日。沙门道文。筑紫君萨野马。韩嶋胜娑婆。布师首磐。四人从唐来曰。唐国使人郭务■等六百人。送使沙宅孙登等一千四百人。合二千人。乘船册七只倶泊于比智嶋。相谓之曰。今吾辈人船数众。忽然到彼恐彼防人惊骇射战。乃遣道文等豫稍披陈来朝之意。

丙辰。大友皇子在内里西殿织佛像前。左大臣苏我赤兄臣。右大臣中臣金连。苏我果安臣。巨势人臣。纪大人臣侍焉。大友皇子手执香𬬻先起誓盟曰。六人同心奉天皇诏。若有违者。必被天罚。云々。于是左大臣苏我赤兄臣等手执香𬬻随次而起。泣血誓盟曰。臣等五人。随于殿下奉天皇诏。若有违者。四天王打。天神地祇亦复诛罚。卅三天证知此事。子孙当绝。家门必亡。云々。

丁巳。近江宫。从大藏省第三仓出。

壬戌。五臣奉大友皇子盟天皇前。▼是日。赐新罗王绢五十匹。■五十匹。绵一千斤。韦一百枚。

十二月癸亥朔乙丑。天皇崩于近江宫。

癸酉。殡于新宫。于时童谣曰。美曳之弩能。曳之弩能阿喩。阿喩举曾播。施麻倍母曳岐。爱倶流之卫。奈疑能母縢。制利能母縢。阿例播倶流之卫。〈其一〉于弥能古能。野陛能比母腾倶。比腾陛多尔。伊麻■藤柯祢波。美古能比母腾矩。〈其二〉阿个悟马能。以喩企波々个屡。麻矩儒播罗。奈尔能都底举腾。多■尼之曳鶏武。〈其三〉

己卯。新罗进调使沙金万物等罢归。

是歳。赞岐国山田郡人家有鶏子四足者。又大炊省有八鼎鸣。或一鼎鸣。或二或三倶鸣。或八倶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