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卷第廿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日本書紀卷第廿七 天命開別天皇 天智天皇

天命開別天皇。息長足日廣額天皇太子也。母曰天豐財重日足姫天皇。★天豐財重日足姫天皇四年。譲位於天萬豐日天皇。立天皇爲皇太子。★天萬豐日天皇後五年十月崩。明年皇祖母尊即天皇位。

七年七月丁巳崩。皇太子素服稱制。

是月。蘇將軍與突厥王子契■加力等。水陸二路至於高麗城下。皇太子遷居於長津宮。稍聽水錶之軍政。

八月。遣前將軍大華下阿曇比邏夫連。小華下河邊百枝臣等。後將軍大華下阿倍引田比邏夫臣。大山上物部連熊。大山上守君大石等。救於百濟。仍送兵杖五穀。〈或本續此末雲。別使大山下狹井連檳榔。小山下秦造田來津守護百濟。〉

九月。皇太子御長津宮。以織冠授於百濟王子豐璋。復以多臣蔣敷之妹妻之焉。乃遣大山下狹井連檳榔。小山下秦造田來津。率軍五千餘衛送於本郷。於是。豐璋入國之時。福信迎來。稽首奉國朝政。皆悉委焉。

十二月。高麗言。惟十二月。於高麗國寒極淚凍。故唐軍雲車衝■。鼓鉦吼然。高麗士率膽勇雄壯。故更取唐二壘。唯有二塞。亦備夜取之計。唐兵抱膝而哭。鋭鈍力竭而不能拔。噬臍之恥非此而何。〈釋道顯雲。言春秋之志正於高麗。而先聲百濟。々々近侵甚。苦急。故爾也。〉

是歳。播磨國司岸田臣麿等獻寶劔言。於狹夜郡人禾田穴內獲焉。』又日本救高麗軍將等。泊於百濟加巴利濱而燃火焉。灰變爲孔有細響。如鳴鏑。或曰。高麗。百濟終亡之徴乎。

元年春正月辛卯朔丁巳。賜百濟佐平鬼室福信失十萬隻。絲五百斤。綿一千斤。布一千端。韋一千張。稻種三千斛。

三月庚寅朔癸巳。賜百濟王布三百端。

是月。唐人。新羅人伐高麗。々々乞救國家。仍遣軍將據疏留城。由是唐人不得略其南堺。新羅不獲輸其西壘。

夏四月。鼠産於馬尾。釋道顯占曰。北國之人將附南國。蓋高麗破而屬日本乎。

夏五月。大將軍大錦中阿曇比邏夫連等。率船師一百七十艘。送豐璋等於百濟國。宣勅。以豐璋等使繼其位。又予金策於福信。而撫其背。褒賜爵祿。於時豐璋等與福信稽首受勅。衆爲流涕。

六月己未朔丙戌。百濟遣達率萬智等進調獻物。

冬十二月丙戌朔。百濟王豐璋。其臣佐平福信等與狹井連。〈闕名。〉朴市田來津議曰。此州柔者。遠隔田畝土地磽埆。非農桑之地。是拒戰之塲。此焉久處。民可飢饉。今可遷於避城。々々者西北帶以古連旦■之水。東南據深泥巨堰之防。繚以周田。決渠降雨。華實之毛則三韓之上腴焉。衣食之源則二儀之■區矣。雖曰地卑。豈不遷歟。於是朴市田來津獨進而諌曰。避城與敵所在之間。一夜可行。相近茲甚。若有不虞其悔難及者矣。夫飢者後也。亡者先也。今敵所以不妄來者。州柔設置山險盡爲防禦。山峻高而谿隘。守而攻難之故也。若處卑地。何以因居而不搖動。及今日乎。遂不聽諌而都避城。

是歳。爲救百濟修繕兵甲。備具船舶。儲設軍糧。☆是年也太歳壬戌。

二年春二月乙酉朔丙戌。百濟遣達率金受等進調。新羅人燒燔百濟南畔四州。並取安徳等要地。於是。避城去賊近。故勢不能居。乃還居於州柔。如田來津之所計。

是月。佐平福信上送唐俘續守言等。

三月。遣前將軍上毛野君稚子。間人連大蓋。中將軍巨勢神前臣譯語。三輪君根麻呂。後將軍阿倍引田臣比邏夫。大宅臣鎌柄。率二萬七千人打新羅。

夏五月癸丑朔。犬上君〈闕名。〉馳告兵事於高麗而還。見糺解於石城。糺解仍語福信之罪。

六月。前將軍上毛野君稚子等。取新羅沙鼻岐。奴江二城。百濟王豐璋嫌福信有謀反心。以革穿掌而縛。時難自決。不知所爲。乃問諸臣曰。福信之罪既如此焉。可斬不。於是。達率徳執得曰。此惡逆人不合放捨。福信即唾於執得曰。腐狗癡奴。王勒健兒。■斬而醢首

秋八月壬午朔甲午。《十三》新羅以百濟王斬己良將。謀直入國先取州柔。於是。百濟知賊所計。謂諸將曰。今聞。大日本國之救將廬原君臣率健兒萬餘。正當越海而至。願諸將軍等應預圖之。我欲自往待饗白村。

戊戌。賊將至於州柔繞其王城。大唐軍將率戰船一百七十艘。陣烈於白村江。

戊申。日本船師初至者。與大唐船師合戰。日本不利而退。大唐堅陣而守。

己酉。日本諸將與百濟王不觀氣象。而相謂之曰。我等爭先彼應自退。更率日本亂伍中軍之卒進打大唐堅陣之軍。大唐便自左右夾船繞戰。須臾之際。官軍敗績。赴水溺死者衆。艫舳不得廻旋。朴市田來津仰天而誓。切齒而嗔殺數十人。於焉戰死。是時百濟王豐璋與數人乘船逃去高麗。

九月辛亥朔丁巳。百濟州柔城始降於唐。是時國人相謂之曰。州柔降矣。事無奈何。百濟之名絶於今日。丘墓之所豈能復往。但可往於弖禮城會日本軍將等相謀事機所要。遂教本在枕服岐城之妻子等令知去國之心。

辛酉。發途於牟弖。

至弖禮。

甲戌。日本船師及佐平余自信。達率木素貴子。谷那晉首。憶禮福留。並國民等至於弖禮城。明日發船始向日本。

三年春二月己卯朔丁亥。天皇命大皇弟。宣増換冠倍位階名及氏上民部。家部等事。其冠有廿六階。大織。小織。大縫。小縫。大紫。小紫。大錦上。大錦中。大錦下。小錦上。小錦中。小錦下。大山上。大山中。大山下。小山上。小山中。小山下。大乙上。大乙中。大乙下。小乙上。小乙中。小乙下。大建。小建。是爲廿六階焉。改前華曰錦。從錦至乙加六階。又加換前初位一階。爲大建。小建二階。以此爲異。餘並依前。其大氏之氏上賜大刀。小氏之氏上賜小刀。其伴造等之氏上賜干楯弓矢。亦定其民部。家部。

三月。以百濟王善光王等居於難波。』有星殞於京北。

是春。地震。

夏五月戊申朔甲子。百濟鎭將劉仁願遣朝散大夫郭務■等進表函與獻物。

是月。大紫蘇我連大臣薨。〈或本。大臣薨注五月。〉

六月。嶋皇祖母命薨。

冬十月乙亥朔。宣發遣郭務■等。勅是日中臣內臣。遣沙門智祥賜物於郭務■。

戊寅。饗賜郭務■等。

是月。高麗大臣蓋金終於其國。遣言於兒等曰。汝等兄弟。和如魚水。勿爭爵位。若不如是。必爲隣咲。

十二月甲戌朔乙酉。郭務■等罷歸。

是月。淡海國言。坂田郡人小竹田史身之豬槽水中忽然稻生。身取而收。日々到富。栗太郡人磐城村主殷之新婦床蓆頭端。一宿之間。稻生而穗。其旦垂頴而熟。明日之夜更生一穗。新婦出庭。兩箇鑰匙自天落前。婦取而與殷。々得始富。

是歳。於對馬嶋。壹岐嶋。筑紫國等置防與烽。又於筑紫築大堤貯水。名曰水城。

四年春二月癸酉朔丁酉。間人大後薨。

是月。勘校百濟國官位階級。仍以佐平福信之功。授鬼室集斯小錦下。〈其本位達率。〉復以百濟百姓男女四百餘人居於近江國神前郡。

三月癸卯朔。爲間人大後度三百卅人。

是月。給神前郡百濟人田。

秋八月。遣達率答■春初築城於長門國。遣達率憶禮福留。達率四比福夫於筑紫國築大野及椽二城。』耽羅遣使來朝。

九月庚午朔壬辰。唐國遣朝散大夫沂州司馬馬上柱國劉徳高等〈等謂右戎衛郎將上柱國。百濟將軍朝散大夫上柱國郭務■。凡二百五十四人。七月廿八日至於對馬。九月廿日至於筑紫。廿二日進表函焉。〉

冬十月己亥朔己酉。大閲於菟道。

十一月己巳朔辛巳。《十三》饗賜劉徳高等。

十二月戊戌朔辛亥。賜物於劉徳高等。

是月。劉徳高等罷歸。

是歳。遣小錦守君大石等於大唐雲々。〈等謂小山坂合部連石積。大小乙吉士岐彌。吉士針間。蓋送唐使人乎。〉

五年春正月戊辰朔戊寅。《十一》高麗遣前部能婁等進調。▼是日耽羅遣王子始如等貢獻。

三月。皇太子親徃於佐伯子麻呂連家。問其所患。慨歎元從之功。

夏六月乙未朔戊戌。高麗前部能婁等罷歸。

秋七月。大水。

是秋。復租調。

冬十月甲午朔己未。高麗遣臣乙相奄■等進調。〈大使臣乙相奄■。副使達相遁。二位玄武若光等。〉

是冬。京都之鼠向近江移。』以百濟男女二千餘人居於東國。凡不擇緇素。起癸亥年至於三歳並賜官食。』倭漢沙門知由獻指南車。

六年春二月壬辰朔戊午。《廿七》合葬天豐財重日足姫天皇與間人皇女於小市岡上陵。▼是日。以皇孫大田皇女葬於陵前之墓。高麗。百濟。新羅皆奉哀於御路。皇太子謂羣臣曰。我奉皇太后天皇之所勅。憂恤萬民之故。不起石槨之役。所冀永代以爲鏡誡焉。

三月辛酉朔己卯。遷都於近江。是時天下百姓不願遷都。諷諌者多。童謠亦衆。日々夜々失火處多。

六月。葛野郡獻白■。

秋七月己未朔己巳。耽羅遣佐平椽磨等貢獻。

八月。皇太子幸倭京。

冬十月。高麗太兄男生出城巡國。於是。城內二弟。聞側助士大夫之惡言。拒而勿入。由是男生奔入大唐謀滅其國。

十一月丁巳朔乙丑。百濟鎭將劉仁願遣熊津都督府熊山縣令上柱國司馬法聰等。送大山下境部連石積等於筑紫都督府。

己巳。司馬法聰等罷歸。以小山下伊吉連博徳。大乙下笠臣諸石爲送使。

是月。築倭國高安城。讃吉國山田郡屋嶋城。對馬國金田城。

潤十一月丁亥朔丁酉以錦十四疋。纈十九匹。緋廿四疋。紺布廿四端。桃染布五十八端。斧廿六。■六十四。刀子六十二枚賜椽磨等。

七年春正月丙戌朔戊子。皇太子即天皇位。〈或本雲。六年歳次丁卯三月即位。〉

壬辰。宴群臣於內裏。

戊申。送使博徳等服命。

二月丙辰朔戊寅。立古人大兄皇子女倭姫王爲皇后。遂納四嬪。有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女。曰遠智娘。〈或本雲。美濃津子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田皇女。其二曰■野皇女。及有天下居於飛鳥淨御原宮。後移宮於藤原。其三曰建皇子。唖不能語。〈或本雲。遠智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建皇子。其二曰大田皇女。其三曰■野皇女。或本雲。蘇我山田麻呂大臣女曰芽淳娘。生大田皇女與娑羅々皇女。〉次有遠智娘弟。曰姪娘。生御名部皇女與阿陪皇女。阿陪皇女及有天下居於藤原宮。後移都於乃樂。〈或本雲。名姪娘曰櫻井娘。〉次有阿倍倉梯麻呂大臣女。曰橘娘。生飛鳥皇女與新田部皇女。次有蘇我赤兄大臣女。曰常陸娘。生山邊皇女。又有宮人生男女者四人。有忍海造小龍女。曰色夫古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江皇女。其二曰川嶋皇子。其三曰泉皇女。又有栗隈首徳萬女。曰黒媛娘。生水主皇女。又有越道君伊羅都賣。生施基皇子。又有伊賀釆女宅子。生伊賀皇子。復字曰大友皇子。

夏四月乙卯朔庚申。百濟遣末都師父等進調。

庚午。末都師父等罷歸。

五月五日。天皇縱獵於蒲生野。於時大皇弟。諸王。內臣。及羣臣皆悉從焉。

六月。伊勢王與其弟王接日而薨。未詳官位。

秋七月。高麗從越之路遣使進調。風浪高故不得歸。以栗前王拜筑紫率。』於時近江國講武。又多置牧而放馬。又越國獻燃土與燃水。又於濱臺之下諸魚覆水而至。又饗夷。又命舍人等爲宴於所々。時人曰。天皇天命將及乎。

秋九月壬午朔癸巳。新羅遣沙■級■金東嚴等進調。

丁未。中臣內臣使沙門法弁・秦筆賜新羅上臣大角干■信船一隻。付東嚴等。

庚戌。使布勢臣耳麻呂賜新羅王輸御調船一隻付東嚴等。

冬十月。大唐大將軍英公打滅高麗。高麗仲牟王初建國時。欲治千歳也。母夫人云。若善治國可得也。〈若或本有不可得也。〉但當有七百年之治也。今此國亡者。當在七百年之末也。

十一月辛巳朔。賜新羅王絹五十疋。綿五百斤。韋一百枚。付金東嚴等。賜東嚴等物各有差。

乙酉。遣小山下道守臣麻呂。吉士小鮪於新羅。▼是日金東嚴等罷歸。

是歳。沙門道行盜草薙劔逃向新羅。而中路風雨。荒迷而歸。

八年春正月庚辰朔戊子。以蘇我赤兄臣拜筑紫率。

己卯朔己丑。耽羅遣王子久麻伎等貢獻。

丙申。賜耽羅王五穀種。▼是日。王子久麻伎等罷歸。

夏五月戊寅朔壬午。天皇縱獵■於山科野。大皇弟。藤原內大臣。及群臣皆悉從焉。

秋八月丁未朔己酉。天皇登高安嶺。議欲修城。仍恤民疲止而不作。時人感而歎曰。寔乃仁愛之徳不亦寛乎。雲々。

是秋。霹■於藤原內大臣家。

九月丁丑朔丁亥。《十一》新羅遣沙■督儒等進調。

冬十月丙午朔乙卯。天皇幸藤原內大臣家。親問所患而憂悴極甚。乃詔曰。天道輔仁何乃虛説。積善餘慶猶是無徴。若有所須。便可以聞。對曰。臣既不敏。當復何言。但其葬事、宜用輕易。生則無務於軍國。死則何敢重難。雲々。時賢聞而歎曰。此之一言。竊比於往哲之善言矣。大樹將軍之辭賞。可同年而語哉。

庚申。天皇遣東宮大皇弟於藤原內大臣家。授大織冠與大臣位仍賜姓爲藤原氏。自此以後。通曰藤原內大臣。

辛酉。藤原內大臣薨。〈日本世記曰。內大臣春秋五十薨於私第。廼殯於山南。天何不淑。不憖遣耆。鳴呼哀哉。碑曰。春秋五十有六而薨。〉

甲子。天皇幸藤原內大臣家。命大錦上蘇我赤兄臣奉宣恩詔。仍賜金香鑪。

十二月。災大藏。

是冬。修高安城收畿內之田稅。』於時災斑鳩寺。

是歳。遣小錦中河內直鯨等使於大唐。又以佐平餘自信。佐平鬼室集斯等。男女七百餘人遷居近江國蒲生郡。又大唐遣郭務■等二千餘人。

九年春正月乙亥朔辛巳。詔士大夫等大射宮門內。

戊子。宣朝庭之禮儀與行路之相避。復禁斷誣妄妖僞。

二月。造戸籍。斷盜賊與浮浪。』於時天皇幸蒲生郡匱■野而觀宮地。』又修高安城積穀與塩。又築長門城一。筑紫城二。

三月甲戌朔壬午。於山御井傍敷諸神座。而班幣帛。中臣金連宣祝詞。

夏四月癸卯朔壬申。夜半之後。災法隆寺。一屋無餘。大雨雷震。

五月。童謠曰。於知波志能。都梅能阿素弭爾。伊提麻棲古。多麻提能伊■能。野■古能度珥。伊提麻志能。倶伊播阿羅珥茹。伊提麻西古。多麻提能■能。野■古能度珥■

六月。邑中獲龜。背書申字。上黃下玄。長六寸許。

秋九月辛未朔。遣阿曇連頬垂於新羅。

是歳。造水碓而冶鐵。

十年春正月己亥朔庚子。大錦上蘇我赤兄臣與大錦下巨勢人臣。進於殿前奏賀正事。

癸卯。大錦上中臣金連命宣神事。是日。以大友皇子拜太政大臣。以蘇我赤兄臣爲左大臣。以中臣金連爲右大臣。以蘇我果安臣。巨勢人臣。紀大人臣爲御史大夫。〈御史。蓋今之大納言乎。〉

甲辰。東宮太皇弟奉宣〈或本雲。大友皇子宣命。〉施行冠位法度之事。大赦天下。〈法度冠位之名。具載於新律令。〉

丁未。高麗遣上部大相可婁等進調。

辛亥。百濟鎭將劉仁願遣李守眞等上表。

是月。以大錦下授佐平余自信。沙宅紹明。〈法官大輔。〉以小錦下授鬼室集斯。〈學職頭。〉以大山下授達率谷那晉首。〈閑兵法。〉木素貴子。〈閑兵法。〉憶禮福留。〈閑兵法。〉答■春初。〈閑兵法。〉■日比子。賛波羅。金羅金須〈解藥。〉鬼室集信。〈解藥。〉以上小山上授達率徳頂上。〈解藥。〉吉大尚。〈解藥。〉許率母。〈明五經。〉角福牟。〈閑於陰陽。〉以小山下授餘達率等五十餘人也。』童謠雲。多致播那播。於能我曳多曳多。那例々騰母。陀麻爾農矩騰岐。於野兒弘爾農倶。

二月戊辰朔庚寅。百濟遣臺久用善等進調。

三月戊戌朔庚子。黃書造本實獻水■。

甲寅。常陸國貢中臣部若子。長尺六寸。其生年丙辰。至此歳十六年也。

夏四月丁卯朔辛卯。置漏尅於新臺。始打候時動鍾鼓。始用漏尅。此漏尅者天皇爲皇太子時始親所製造也。雲々。

是月。筑紫言。八足之鹿生而即死。

五月丁酉朔辛丑。天皇御西小殿。皇太子。群臣侍宴。於是再奏田■。

六月丙寅朔己巳。宣百濟三部使人所請軍事。

庚辰。百濟遣眞子等進調。

是月。以栗隈王爲筑紫帥。』新羅遣使進調。別獻水牛一頭。山鷄一隻。

秋七月丙申朔丙午。唐人李守眞等。百濟使人等並罷歸。

八月乙丑朔丁卯。高麗上部大相可婁等罷歸。

壬午。饗賜蝦夷。

九月。天皇寢疾不豫。〈或本雲。八月天皇疾病。〉

冬十月甲子朔庚午。新羅遣沙■金萬物等進調。

辛未。於內裏開百佛眼。

是月。天皇遣使奉袈裟。金鉢。象牙。瀋水香。栴檀香。及諸珍財於法興寺佛。

庚辰。天皇疾病彌留。勅喚東宮引入臥內。詔曰。朕疾甚。以後事屬汝。雲々。於是再拜稱疾固辭不受曰。請奉洪業付屬大後。令大友王奉宣諸政。臣請願奉爲天皇出家脩道。天皇許焉。東宮起而再拜。便向於內裏佛殿之南。踞坐胡床剃除鬢髮。爲沙門。於是天皇遣次田生磐送袈裟。

壬午。東宮見天皇、請之吉野脩行佛道。天皇許焉。東宮即入於吉野。大臣等侍送。至菟道而還。

十一月甲午朔癸卯。對馬國司遣使於筑紫大宰府言。月生二日。沙門道文。筑紫君薩野馬。韓嶋勝娑婆。布師首磐。四人從唐來曰。唐國使人郭務■等六百人。送使沙宅孫登等一千四百人。合二千人。乘船冊七隻倶泊於比智嶋。相謂之曰。今吾輩人船數衆。忽然到彼恐彼防人驚駭射戰。乃遣道文等豫稍披陳來朝之意。

丙辰。大友皇子在內裏西殿織佛像前。左大臣蘇我赤兄臣。右大臣中臣金連。蘇我果安臣。巨勢人臣。紀大人臣侍焉。大友皇子手執香鑪先起誓盟曰。六人同心奉天皇詔。若有違者。必被天罸。雲々。於是左大臣蘇我赤兄臣等手執香鑪隨次而起。泣血誓盟曰。臣等五人。隨於殿下奉天皇詔。若有違者。四天王打。天神地祇亦復誅罸。卅三天證知此事。子孫當絶。家門必亡。雲々。

丁巳。近江宮。從大藏省第三倉出。

壬戌。五臣奉大友皇子盟天皇前。▼是日。賜新羅王絹五十匹。■五十匹。綿一千斤。韋一百枚。

十二月癸亥朔乙丑。天皇崩於近江宮。

癸酉。殯於新宮。於時童謠曰。美曳之弩能。曳之弩能阿喩。阿喩擧曾播。施麻倍母曳岐。愛倶流之衛。奈疑能母縢。制利能母縢。阿例播倶流之衞。〈其一〉於彌能古能。野陛能比母騰倶。比騰陛多爾。伊麻■藤柯禰波。美古能比母騰矩。〈其二〉阿箇悟馬能。以喩企波々箇屢。麻矩儒播羅。奈爾能都底擧騰。多■尼之曳鶏武。〈其三〉

己卯。新羅進調使沙金萬物等罷歸。

是歳。讚岐國山田郡人家有鶏子四足者。又大炊省有八鼎鳴。或一鼎鳴。或二或三倶鳴。或八倶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