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书亭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九 曝书亭集 卷第七十
清 朱彝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录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卷第七十一

曝书亭集卷第七十

           秀水 朱𢑴尊 锡鬯

   中奉大夫分守岭北道江西右布政使贺公祠堂碑

公姓贺氏讳万祚字孝延浙江秀水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

除南京刑部江西司主事改礼部仪制司主事持父丧归服

除补兵部武𨕖司主事历郎中出为山东按察司佥事提督

学政迁福建按察司副使分巡建南道徙广西布政司参政

分守左江道转江西布政司右布政使分守岭北道年六十

三以没公之在山东也妖贼徐鸿儒倡白莲花教逺近煽惑

公佐巡抚指画卒以决胜其在广西土寇胡扶记为乱官兵

败绩路将蔡人龙战殁诏集大师征讨会监军参政潘应龙

知浔州府事张嵩相继卒于师环两江州县咸震惊公疾驰

上官以方略获扶记父子兄弟皆就戮招降莫敬龙所部千

人置之内地别部帅黎扶三以兵出掠敬龙生擒以献公斩

之于市群蛮慑伏境内盗贼𢘤平镇安土司岑继祥与归顺

土司岑大伦为仇力不胜潜通安南莫敬寛密以骑象掩杀

大伦劫官男州印去当事者欲徼功谋讨安南公曰镇安土

司世受冠带一旦甘为祸首舍此不问问安南非计也宜治

镇安以汉法诘责安南听其服罪当事者从公言敬寛果输

服送还官男州印其在江西流贼方肆焚劫围定安破安逺

公至相视羊角石背诸营堡贼闻有备引去呜呼士大夫当

承平日久人不知兵洎夫启祯之际一夫构患监司长吏辄

束手无策群盗四起天子赫怒命宰辅督师无不立见摧败

卒之蜂屯乌合长驱入居庸之𨵿盖自陕及京师仅五旬尔

向使若公等十数人落落然分置要害地则寇焰何难扑灭

惜乎试之穷山绝徼虽事功屡奏无补天下之大势而公则

尽瘁死矣公所著有礼曹条议兵曹疏略大业斋文集其平

生未尝谈兵所至辄以兵事显卒之后无子以兄子侃修嗣

侃修中崇祯六年举人未几亦卒无后彝尊之再从父弟𢑴

政于公为外孙惧公名姓不得书于国史久而湮㓕乃具状

请处士俞汝言表公之墓又葺其丙舍为祠藏主以祀属予

记公行事于石并作诗以颂焉辞曰

公之考祖盐官是处后迁于府居城东兮既举于郷遂扬于

庭其文有章誉斯崇兮为郎敕法克正五罚不爽苗发刑德

双兮礼乐攸司章服是宜昭德甄微宣国容兮爰佐司马九

边之野洞若观火赞戎功兮诞出抡文去疵而醇归夫义根

发滞𫎇兮闽瓯宁地有严无比失贵人意违此邦兮度岭而

南桂水之浔蛮獠𠩄侵屡奋庸兮逾岭而北寇贼未息以战

则克保陴墉兮世尽愉愉公也饥劬恒集于枯命之穷兮辕

攀轮拒公去不顾死于道路众𠩄恫兮有崇者丘左右泉流

植以松楸马鬛封兮公虽无祀女子有子状公行事其可征

兮有觉其楹丙舍未倾祠我先正方瞽宗兮

   提督浙江学政翰林院检讨颜君清德碑

翰林院检讨曲阜颜君光敩学山为复圣颜子六十七丗孙

康熙二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除今官三十二年秋典浙

江郷试还

天子命提督浙江学政近例学院以翰苑兼坊局衔者充之

君以史官

特简异数也士三年大比浙东西就试者至万馀人主司之

不公士且攅讥竦诮有裂榜纸而以瓦砾击其后者矣君来

榜既放虽见抑者无怨及闻君再至交以手加额君亦杜绝

千请惟真才拔擢克循祖父忠孝之门风入禀太夫人之训

焚膏㸃笔靡间晨暮席门瓮牗韦带𬘓履之士𢘤甄综无

遗才饭粝茹藿甘之如饴士皆鼓舞自奋而君斯瘁矣今年

春君当复

命全浙之士惜君之去而不能留也乃谋述君之德于贞石

以传诸不朽而嘉兴为君驻节之地砻石居先焉碑当勒文

佥以请于予予惟君之试士去剿说明正学拔寒微百千人

誉之不以喜百千人毁之不为动是岂藉碑之辞以为重哉

虽然碑以述德抒情其来古矣尤莫盛于东汉之丗当时诸

生服义处士好学门生门童弟子故吏故民议民及门下佐

往往率私钱共表其德善功烈若杨震陈球刘寛冯绲度尚

孔伷之徒史传所未具详者毎赖碑存用补史氏之阙焉君

年方壮又遭遇

圣主入且论思爰立将来国史所纪特书其大者则于视学

本末或反略焉不详此碑之不可以已也昔者复圣躬克已

复礼之学至于拳拳服膺欲罢不能而征其所得则存乎箪

瓢陋巷不改其乐是公之洁以自持诚以造士正复圣之所

得者然周子曰志伊尹之志学颜子之学程叔子曰学孔子

者学颜子而已君之学即颜子之学诸生既得颜子而师之

言颜子之言行颜子之行是公去而服其教者长存虽百丗

可矣

   太保孟忠毅公神道碑铭

太保孟忠毅公薨归葬于京西蔡公庄之东岁在庚午其子

熊弼请予𢰅碑立石于神道于是公薨三十有七年矣公之

德善功烈纪诸史册无俟碑铭后显乃予读公奏疏窃恐史

氏未载其详而𬣙谟伟略不尽传于天下不可以不铭也公

讳乔芳字心亭永平人诰授光禄大夫緫督陕西三边四川

军务少保兼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丗

袭阿思哈宜哈番加赠太保谥忠毅其先丗某徐州人以靖

难立功丗袭东胜卫指挥同知祖某考某皆赠如公官祖妣

张氏刘氏王氏妣马氏冯氏杜氏皆赠一品夫人公幼负

志不羁伟岸善骑射能以一矢堕双雁

太宗文皇帝兵入𨵿公杖策谒军门

太宗壮其貌与语奇之引置左右官刑部承政兼梅勒章京

管牛录事使定律例从征大凌河锦州松山宁逺朝鲜屡著

战功顺治元年李自成自山海𨵿战败西遁

丗祖章皇帝定鼎燕京命公帅师追之由畿南下河北逾太

行定汾潞拔太原遂渡河入𨵿下延安略定庆阳平凉所至

秋毫无犯

丗祖嘉其绩命以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緫督

三边军务当是时自成弃𨵿中走张献忠尚据蜀民情未定

妖贼胡守龙自号圣公称元淸光谋为变叛寇贺珍连兵十

万攻西安李鹞子陷同州武大定踞固原孙守法啸聚兴安

刘二虎出没汉中胡向宸负固黒水峪𨵿以西群盗塞路马

德贺弘器李明义米国轸折自明诸贼叛服不常各拥众数

万为害公广招徕布恩信散奸党峙糗粮简将帅分道出奇

掩击枭守龙于市追珍及于永寿蹴之汉中击走二虎大定

诛向宸于板桥南山斩守法于药箭砦戮德于河儿平降自

明于靑觜砦擒弘器于安家川俘明义缚国轸前后百馀战

斩馘无算降者一十七万馀人又陕西多𤞑种河西尤甚五

年夏四月群𤞑煽惑米喇印丁国栋聚众反陷甘肃破凉州

庄浪兰岷临洮所至响应𨵿中大震而巩昌𤞑攻城未克公

疾驰救援贼败走乘胜遣张勇复临洮马宁由上路趋内官

营破之赵光瑞由南路至梅川贼迎敌奔溃而梅川去岷州

五里左山右河道险隘贼据守坚甚光瑞诱之出战大破之

遂复岷州张勇由中路一败之官堡再败之马韩山三败之

二崖洞于是喇印国栋合兵守兰州公督满汉精锐径薄兰

州俾协剿戸部侍郎额色曁张勇为前锋贼出大战良久公

令勇袭破其城贼大败焚浮桥遁而王𦙍久马宁亦破贼金

县会兵兰州时朝议大出师会剿公上奏曰叛𤞑为徒虽繁

然乌合易散臣已大破之临巩城堡尽复其伎已穷进取河

西甘镇计日可复且秦民力已竭大兵复临供应难复支

又西宁祁廷谏李天俞庄浪鲁典皆未肯为贼下今廷谏子

兴周赴臣军已令其纠各族协捕乘破竹之势鼓行而西必

能奏绩若旷延时日以俟六军不惟坐縻粮刍且使贼得合

馀烬自备而廷谏等亦懈失机长寇非计也 朝廷乃止遂

督兵渡河游击张三耀斩喇印于古城窊逐北至甘州时夜

二鼓公曰贼必出袭我乃设伏以待而张灯弹琵琶酣饮歌

声彻栅外贼果出遇伏悉擒之遂围城月馀平之丁国栋窜

肃州立土伦太为王哈密纒头畏兀红帽哈喇五番附之据

城固守而山西大同降将姜瓖反逺近震慑其党虞印韩昭

宣陷平阳号二十八万此六年秋七月也

丗祖遣兵进攻大同命公引兵赴援公留马宁围肃驰赴潼

𨵿贼兵拒河守公佯置巨舰于上流伐鼓扬旗作欲渡状而

夜率师从下流径渡急击之贼势披靡战且走四十馀里比

明抵蒲州贼出城迎敌公督将士力战杀贼七千馀人贼弃

城遁遣将复临晋荥河猗氏解州共斩首二万有奇乃合兵

围运城城破贼党殱焉遂定平阳而马宁以十一月破肃州

杀土伦太国栋就擒河西亦平七年进兵部尚书八年定河

南何柴山之乱又擒延庆巨盗刘宏才于是全陕盗贼叛孽

俱尽陕西自罹寇祸戸口消耗荆棘弥望乃荒田之粮尽责

之未亡之戸百姓苦之公力陈其害请蠲久之始听蠲其绝

戸而有主荒田仍自七年起征公复奏曰𠩄云有主者皆贫

氓耳佣作糊口以延旦夕欲其开SKchar纳赋断不能也且未有

六年不能SKchar七年即能者若欲借此为兵饷责有司追呼茕

㷀孑遗力不能支必至相率逃徙诚恐有主之田转为无主

将来饷缺愈多矣时有司考成急催科公又请以戸之増减

田之荒辟为殿最使知爱养抚绥其惓惓民瘼如此先是二

年公至秦即以奇兵入龙安为图张献忠取蜀之计后 朝

廷以重兵屯汉中秦民转输艰苦九年取成都即请屯田而

廷议退兵汉中乃力请驻保宁为汉中籓篱屯田广元昭化

间战可制胜守可固圉兵食有赖不苦转输则规取全蜀无

従之于是秦运始抒而蜀地以次就平既又上疏曰秦省

自眀季寇变以来田𠭇荒芜今虽屡诏开SKchar而雁戸未集耕

耨无人饷仰给于大农非久逺计也惟屯田可足食强兵而

弭盗安民亦于是乎在

上嘉纳之因举白士麟郭之培领其事而以髙应𨕖等八人

分理于是兵屯民屯并兴岁得谷数万斛十年复荡平紫阳

孙守金自此民渐复业而𨵿中宴然矣公为人精敏沉毅善

料敌诸将禀方略辄致胜又知人善用爽豁无嫌猜人人乐

为之效死其章疏皆剀切条贯千里外如面陈故有请必从

当蜀未定上言曰四川一日未复臣心一日未安

丗祖喜曰若封疆大臣尽皆如此朕复何虑盖君臣交孚若

是是以所向奏功初公累疏入朝 优诏不允九年复请许

之陛见慰劳备至 赐内厩马二命従驰道出以宠异之又

赐帽靴弓刀加太子太保 命还秦既又 命兼督四川而

公以积劳成疾乞休慰留不许疾笃复乞骸骨乃加少保驰

驿还未至而公薨十一年正月元日子时也

丗祖闻之震悼柩至遣大臣酹酒 谕祭三坛存问其妻子

赐第一区白金千两公生于眀万历乙未二月五日年六十

配卜氏艾氏王氏赠封一品夫人子三熊臣知汀州府事熊

飞监察御史熊弼袭丗职阿思哈尼哈番予告光禄大夫孙

九人曽孙五人呜呼公督秦十年外诘戎兵内定经制抚循

百姓广收名将为腹心以二十馀年盗贼充斥荒残流莩之

郷复使升平乐业屹然为中原保障 朝廷无西頋忧人皆

知公之功在秦不知河东之乱非公不能定取蜀之策非公

不能有成然则公不徒出秦民于汤火而已晋与蜀咸受其

赐焉公之功顾不伟欤铭曰

神龙之奋云则从之诞作霖雨以蒸有黎桓桓孟公万夫之

特早事

太宗宣劳肇域

丗祖受命师入隃𨵿公蹑残寇渡河而西

帝哀秦民仳离疾苦俾公建牙节制文武𠒋渠在蜀倡乱孔

多潜狙乳兽争磨其牙公遇将士披豁心曲昧者必攻降者

弗戮如带斯结解之以觿如发斯逋理之用箆荡寇河东有

战必克蒲坂既收解梁乃服曩者秦俗壤地荒芜吏患追呼

民困转输征徭克缓屯务毕举有畎有沟有禾有黍既策王

功载懋民庸君子来朝谒

帝于宫何以予之衣裳在笥又何予之弓刀是佩天马既秣

帝曰汝骑出从驰道异数则希我作此辞纪公之实片石既

刊百丗有述

  诰封朝议大夫国子监祭酒新城王公墓碑

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讲学士新城王先生士禛其在

太学教胄子会云南平推

恩封其父为朝议大夫国子监祭酒祭酒公殁先生哀慕不

已既井椁矣谋伐石表诸墓古之葬令曰五品以上立碑降

五品立碣祭酒秩四品得立碑螭首龟蚨崇九尺乃属秀水

朱𢑴尊为之辞公讳与敕字钦文别字匡庐自其始祖贵从

诸城徙新城曽祖考重光贵州布政司参议赠太仆寺少卿

再赠少师兼太子太师兵部尚书祖考之垣戸部左侍郎赠

戸部尚书再赠少师兼太子太师兵部尚书考象晋浙江布

政使司右布政使妣张淑人公事亲孝从兄敬合族人以睦

训子以严其为学博而有要其为文骈而丽其为诗取自写

怀抱而已有作未尝编录曰吾诗如弦之有音弦停音斯寂

矣留此何为故其诗流传盖寡王氏之先丗植槐于门梦神

人以冠簪笏嚢分布枝上其后族繁以大公之祖父丗父叔

父仲兄曁族晜弟子姓举郷㑹试者数十人皆有名位公少

有文誉独屡试不遇仅贡入太学未谒𨕖人而归然平生不

有坎坷之叹怨尤天人之言及教其四子三成进士公里居

益退然自下岁修曽祖王父忠勤祠主祀事惟谨命工绘厥

𠥾生事迹为图二十有四并作家诫以示诸孙勖以俭勤

为夲既丧耦室无侍妾暇同隐君子徐夜游见者目为老经

生不知其封秩大夫也公卒时子吏部考功清吏司贠外郎

士禄进士士祜已先殁惟仲子贡生士禧及詹事先生存女

四人婿刘倬张玺毕盛肩赵作肃孙男女各一十二人曽孙

男七人女一十一人元孙二人公之葬也在新城县某郷某原

系之诗曰

孔氏之门有颜子渊子曰庶乎胥附日亲在汉黄宪𬯎然处

顺道周性全见者交赞公生海右二贤同科言论风旨传不

在多观其事亲孝乎惟孝则友其兄郷党是效凡今之人门

内嘻嘻公之治家肃且有仪贵则易交贱不我觏惟公谭宴

勿遗故旧若考作室而子以堂若考敷菑子乃坻仓既扬其

名终显其秩养不为俭年不为啬彻帷于室卜葬于原无有

近悔无有后艰有栝有松有枌有槚铭藏诸幽碑示观者

   通议大夫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徐公神道碑

康熙二十六年冬十二月

孝庄文皇后崩公卿在籍者同轨毕赴于时通议大夫都察

院左副都御史徐公见星而奔眀年二月哭临 宫门之外

旋寝疾三月日卒于邸舍年六十

天子谓公尽瘁可悯许驰驿送归 遣江南布政司官 谕

祭及葬是年十有一月卜幽宅于滆湖之𣸣既葬公子永宁

永宣以碑文为请𢑴尊曩与公同 朝知公德善行义不敢

以不文辞公江南人先丗自江阴徙武进曽祖某不仕祖秉

忠同知夔州事赠通议大夫通政司左通政考旸充郷饮酒

大賔封通议大夫通政使司左通政妣白太淑人公讳元珙

字辑五荆山其别字也年二十补学官弟子以眀经贡入太

顺治十一年举顺天郷试眀年㑹试中式 赐进士出身

除刑部主事历贠外郎郎中庶狱眀允典广西郷试士服其

识照还以福建按察司佥事分巡建宁际闽海未靖土人或

依山为砦反侧不安公侦得其寔诛凶渠尽释馀党众乃散

寻移山西布政司参议分守潞安丁母忧服除以原官分守

口北道时宣镇未立府县止同知府事一人治事兵民一相

哄则戴甲而哗公至和调将士严斥𡎇増亭障葺城垣修学

舍边境晏然㑹云贵变起 王师讨不庭军中需马急公出

家所有田租钱首买马资骑战

天子嘉奖命从优议叙逾年擢光禄寺少卿牲牷粢盛宴享

犒劳躬视涤濯勾稽惟谨迁太仆寺少卿马政毕修进通政

使出纳惟允转太常寺卿遇大飨祀奉香执帛行步中规矩

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夙夜在公振纲肃纪祀典岳渎之祭

北海广泽王望瘗之礼唐于洺州宋于孟州公上言东西南

北当以天子建都之地为准北海之祀宜于山海𨵿迤北近

海之地疏入报可寻念亲老陈情乞归归而父先卒居丧尽

哀毁且瘠盖公性至孝爱慕父母不异孺子友同产兄弟通

家财治丧纪教子姓有家法里居遇懿亲邻比谦恭和易未

尝以贵骄人检束傔仆不与戸外事而能分人之忧为善日

不足服官三十馀年不喜躐进以勤愼自励故始终结

主知凡 覃恩者三加级者五侍 宴乾清宫从游 西苑

拜白金文绮之 赐而又祭葬以礼可谓生荣死哀也已公

娶白氏太保康敏公六丗孙赠淑人继娶潘氏封淑人子永

康熙二十年举人候补中行评博永定国子监生永宣歳

贡生永定早卒永宁永宣均好学有文女五俱嫁士族呜呼

御史台于古为副相三独坐百寮之师阙然后补之否然后

眀之不专以言责为务也后丗居是官者往往藉绳纠之权

以报恩怨党其同焉者而伐其异私以为公讦以为直又或

伺君相之爱憎附之以毁誉诤臣若是岂社稷之福哉公于

廷议侃侃无隐及条奏辄焚其草庶几合乎小雅所云靖共

尔位者与是难能也迺作诗曰

徐望十门业髙楚兰陵产誉髦举南宫领西曹内回翔外扬

历屏瓯闽翰潞泽藩上谷无震仄卿士月洊升华主禄勲牧

马骡作纳言允柔嘉陟奉常典三礼副副相长柱史秉吉直

肃纲纪惟北海百谷王济同祀神何飨公建议徙冀方进有循

退以义孝于亲友晜弟用推仁及戚懿公之度其有容责人

薄少诋攻持大体异小忠公之才洵卓荦消乱萌人罔觉澂

其淸激者浊公而在吾得朋公也逝孰典型御灵輀归林坰

滆湖𣸣筮得宅望鹅墩表鹤石宜子孙逺泉脉树松柏榆梓

枌百丗下碑长存思公德视此文

   光禄大夫工部左侍郎顾公神道碑铭

康熙三十有八年冬

天子念河淮未乂岁漕后期既任都御史緫其务又分命廷

臣往鸠厥工于是工部左侍郎长洲顾公出视髙家堰时河

流日淤淮泗水无𠩄趋洪泽汎滥堰易溃公相度悁劳不避

寒暑风雨疏陈事宜未厎绩而病矣旋奉 诏还京师犹力

疾治事

天子班朝见公羸弱不支 天语垂问公对以实退乃请假

且言臣早孤惟母是依教臣力学甫通籍母故窀穸卑湿骨

肉未安伏请放还迁葬

天子许焉归改卜宅兆于官山坞祖墓之旁疾发卒于里第

天子闻公逝 命礼臣给恤典 谕祭一坛 予治葬银两

朝野叹息以公克全臣子始终之义可谓忠且孝矣公讳藻

字懿朴号观庐先丗自无锡迁县之翰泾曽祖某不仕祖某

考某皆学官弟子三丗以公贵 诰赠光禄大夫妣一品太

夫人宋氏公自康熙十四年举于郷明年会试中式 赐进

士出身改庶吉士闻母丧回籍二十一年服除授翰林院编

修会试充同考官二十六年任 日讲官知起居注二十八

年以右春坊右赞善兼翰林院检讨洊陞侍讲眀年秋出典

江西郷试冬提督顺天等处学政寻迁兵部督捕右理事官

再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郞仍提督学政三十六年 敕使

陕西祭告轩辕陵眀年冬陞工部右侍郎寻转左侍郞累加

三级 覃恩进阶光禄大夫公于 朝守厥职必诚必敬纂

修 两朝圣训 玉牒领方略馆副緫裁充 殿试收卷读

卷官 皇太子大㛰册封使人咸逊其勤敏及司 记注译

国书尤详且确先是儒臣提督学政设公𪠘于京师岁时得

与 朝会其后人皆自便一出按部多留畿辅公试士有间

亟还邸第

上有召立至 阙下备 顾问以是

主眷日隆 禁中语虽家人不得闻在内阁参预机务者六

年奏对进退不失尺寸尝侍 保和殿 御试经史论赋应

制诗又尝 召入 瀛台试理学真伪论丰泽园赋悉称

上旨公书法尤精在米芾赵孟𫖯间尝奉 命书 御屏金

笺又书泉林碑

福陵

昭陵神功圣德碑

上览公书辄称善 宝章宸翰上尊珍果宫花之赐便蕃优

渥公当之愈谦抑一言一事必曰如何如何曽未扬扬自得

也视学政大要端士习修黉序正文体杜请托表节烈维风

俗故每试甄综得人理部务相视南北河恤徒夫审勾股节

浮羡核支销令不烦而商民以不病遇 大廷会议公未出

辞先和其气有未便不显立异同徐以微言喻之导之以正

议定公未尝居其功盖公律已甚严无𠩄依倚与人接和平

乐易佥以此交爱公卑尊长幼末有毁之者公于家孝且友

抚兄弟子皆有恩姻䣊有急难倾囊应之不惜平生无货财

声色之嗜博弈之娱以是门无杂賔从游著录者力为游誉

约束傔仆惟谨邻里郷䣊安之及公卒巷无歌者舂为罢相

公生于顺治三年月日考终于康熙四十年月日享年五十

有六夫人宋氏太子太傅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谥文恪

公讳德宜长女 诰封一品夫人有贤行公无子以弟之子

某为嗣宋夫人抚之如已出也彝尊入史馆于公为后进公

僚友相遇不以前辈自矜既与公比屋居宣北坊海波寺街

谭宴尤数故知公独详及葬因某之请铭公之藏其辞曰

地有土薮吴越具区演为长洲淑气𠩄储克生顾公才与德

俱为玉为谷如金如瑜既举于郷墨榜斯荐其惟吉士摛文

翰院班以蛾眉簪笔朵殿鹤籞螭坳恒陪密宴南宫校士西

江持衡网海珊瑚采山豫章

圣有谟训大烈孔扬 宗有宝牒䕻于星潢公之于文不雕

而琢务去陈言兼屏伪学公之于诗寄情髙邈譬锦辞机蜀

江是濯公之于书迥与俗殊丰者不媚瘦者不枯三真六草

惟意所如群工交让

帝心是愉公之诲人先以制行士风克淳民志乃定率之以

躬周诚程敬廓矣皇图人文雅正

天子有召立造于 朝虽在归沐曽不逍遥拜 赐于宫夙

驾于郊德隅愈下协恭群僚爰职论思

帝尤注意旋舍文书入赞机事

帝曰咨汝不懈于位迺擢司空尚书之次公佩苍玉班于六

卿相彼琴瑟必张而更诞釐积弊允眀且清为法可久绌者

使盈

帝曰往哉悯兹淮浦髙堰未固汝其安堵公度原隰堰工修

帝曰归哉仍掌邦土仕者之进间有附援公也不阿以愼屡

迁惟口出好或失则愆公也勤密省树不言盈廷论议是非

噂沓众人哓哓公也讷讷徐规以道非由捭阖大猷是经古

训是合公虽尽瘁不敢引还

天子心恻讶其清孱舍彼旅月返于家山君亲大义庶几克

完弟子犹子为公之嗣卜筮既偕斧屋攸閟树之丰碑枌榆

梧梓我铭不诬昭诸后丗


曝书亭集卷第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