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二
唐 韩愈 撰 宋 朱熹 考异 宋 王伯大 音释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三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三十二  考异音释附

 碑志

   司徒兼侍中中书令赠太尉许国公神道碑铭

SKchar姓以国氏国下或有为字○今按以国氏春秋传语其先有自颍川徙阳夏

者其地于今为陈之太康太康之韩其称盖乆然自公始大

著公讳弘公之父曰海为人魁伟沈塞以武勇游仕许汴之

间寡言自可不与人交众推以为巨人长者交或作校方云以上文自可言

之作不与人交为是今以下文长者言之又似作不与人校为是更详之巨上方无为字或无以巨人三字而为上有之

字或并无以为巨人四字官至游击将军赠太师娶郷邑刘氏女生公是

为齐国太夫人夫人之兄曰司徒玄佐有功建中贞元之间

复出夫人字或作斉国功下或有于字为宣武军帅有汴宋亳颍四州之地兵

士十万人公少依舅氏读书习𮪍射事亲孝谨侃侃自将不

纵为子弟华靡遨放事侃侃或作侃侃字与侃同纵或作从出入敬恭军中皆

目之尝一抵京师就明经试退曰此不足发名成业复去从

舅氏学将兵数百人悉识其材鄙怯勇指付必堪其事司徒

叹奇之兵下或有将字士卒属之欲心诸老将皆自以为不及方无皆字

司徒卒去为宋南城将比六七歳汴军连乱不定贞元十五

年刘逸淮死军中皆曰此军司徒所树必择其骨肉为士卒

所慕赖者付之肉下或有而字今见在人莫如韩甥且其功最大而

材又俊即柄授之而请之于天子天子以为然遂自大理评

事拜工部尚书代逸淮为宣武军节度使悉有其舅司徒之

兵与地其舅或作舅氏当此时陈许帅曲环死而呉少诚反方无而字

将围许求援于逸淮㗖之以陈归汴使数辈在馆公悉驱出

斩之选卒三千人㑹诸军击少诚许下少诚失𫝑以走河南

无事公曰自吾舅殁五乱于汴者吾苗薅樊曰淮南子云圣人之用兵也栉发

媷苗所去者少而所利者多而髪栉之几尽然不一揃刈不足令震駴

苗薅而髪栉之淮南子语不下或无一字駴或作骇命刘锷以其卒三百人待命于门

数之以数与于乱自以为功并斩之以徇血流波道自是讫

公之朝京师廿有一年莫敢有讙呶尼交叫号于城郭者

作二十而下无有字李师古作言起事屯兵于曹以吓滑帅且告假

道公使谓曰汝能越吾界而为盗邪有以相待无为空言

作诈盗上方无为字滑师告急公使谓曰吾在此公无恐师或作帅前滑帅字疑亦

当作师急或作及无上或有安字或告曰翦𣗥夷道兵且至矣请备之公曰

兵来不除道也不为应师古诈穷变索迁延旋军为下或有之字

诚以牛皮鞋与鞋同户佳反材遗师古师古以盐资少诚潜过公界

觉皆留输之库曰此于法不得以私相馈田弘正之开魏博

李师道使来告曰我代与田氏约相保援今弘正非其族又

首变两河事亦公之所恶我将与成德合军讨之敢告非其方作

其非非是公谓其使曰我不知利害知奉诏行事耳(⿱艹石)兵北过河

我即东兵以取曹师道惧不敢动弘正以济兵以或作以兵非是诛呉

元济也命公都统诸军曰无自行以遏北冦公请使子公武

以兵万三千人㑹讨蔡下归财与粮以济诸军卒擒蔡奸

淮西碑作二千于是以公为侍中而以公武为鄜坊丹延节度使师

道之诛公以兵东下进围考城克之遂进迫曹曹冦乞降郓

部既平公曰吾无事于此其朝京师天子曰大臣不可以暑

行其秋之待公曰君为仁臣为恭可矣遂行既至献马三千

匹绢五十万匹他锦纨绮缬又三万金银器千而汴之库厩

钱以贯数者尚馀百万绢亦合百馀万匹马七千粮三百万

斛兵械多至不可数五十或作七千𥘉公有汴承五乱之后掠赏之

馀且敛且给𢘆无𪧐储至是公私充塞至于露积下子智切王干秩俸

布帛皆露积腐烂不垣𥘉公下或有之字无上或无𢘆字𠕋拜司徒兼中书令进见

上殿拜跪给扶赞元经体不治细微天子敬之元下或有老字非是

和十五年今天子即位公为冢宰又除河中节度使在镇三

年以疾乞归复拜司徒中书令病不能朝以长庆二年十二

月三日薨于永崇里第年五十八天子为之罢朝三日赠太

尉赐布粟年五十八或作年八十方考新旧史定从今本方无天子为之四字布粟或作布帛方云按旧史实

赐米千石其葬物有司官给之京兆尹监护明年七月某日葬于

万年县少陵原京城东南三十里楚国夫人翟氏祔子男二

人长曰肃元某官次曰公武某官肃元早死公之将薨公武

暴病先卒公哀伤之月馀遂薨无子以公武子孙绍宗为主

后汴之南则蔡北则郓二冦患公居闲为巳不利卑身佞辞

求与公好荐女请昏使日月至既不可得则飞谋钓谤以闲

染我公先事候情坏其机牙奸不得发卑或作毕至既方作既至非是不可下或

无得字钓或作钧染或作谍先事候情或作先得事情候或作后王诛以成最功定次孰与

髙下公子公武与公一时俱授弓𨱆处藩为将疆土相望公

武以母忧去镇公母弟充自金吾代将渭北公以司徒中书

令治蒲于时弟充自郑滑节度平宣武之乱以司空居汴自

唐以来莫与为比公之为治严不为烦止除害本不多教条

与人必信吏得其职赋入无所漏失人安乐之在所以冨公

与人有畛域不为戏狎人得一𥬇语重于金帛之赐畛或作轸非是

其罪杀人不发声色问法何如不自为轻重故无敢犯者

自为字非是其铭曰

在贞元丗汴兵五猘居例切祝曰猘狂犬也自刘元佐死汴州五乱将得其人众乃

一愒丘例切祝曰愒息也与憩同诗不尚愒焉其人为谁韩姓许公磔其枭狼养

以雨风桑糓𡚒张厥壤大丰贞元元孙命正我宇公为臣宗

处得地所河流两堧盗连为群雄唱雌和首尾一身公居其

间为帝督奸察其嚬呻与其睨眴上音诣下音荀祝曰眩也又目动貌淮南子视焉无

眴邪视出左顾失视右顾而跽巨几蔡先郓锄三年而墟槁干四

呼终莫敢濡常山成德幽都孰陪孰扶陪或作悖或作𠋣天施不

留其讨不逋许公预焉其赉何如赉或作赖悠悠四方既广既长

无有外事朝廷之治许公来朝车马干戈相乎将乎威仪之

多将则是矣相则三公释师十万归居庙堂上之宅忧公譲

太宰养安蒲坂万邦绝等有弟有子提兵守藩一时三侯人

莫敢扳又音班引也春秋传扳引而立之与攀同生莫与荣殁莫与令刻文此碑

以鸿厥庆

   柳子厚墓志铭

子厚讳宗元七丗祖庆为拓跋魏侍中封济阴公或无拓跋二字

伯祖奭为唐宰相与禇遂良韩瑗俱得罪武后死髙宗朝

作中朝或作时皇考讳镇以事母弃太常博士求为县令江南其后

以不能媚权贵失御史权贵人死乃复拜侍御史号为刚直

所与游皆当丗名人游上方无与字子厚少精敏无不通逹逮其父

时虽少年巳自成人能取进士第崭士咸切又士咸切选崭绝峰殊状注险峻貌楚

辝何山石之崭岩注石髙貌然见头角众谓柳氏有子矣其后以博学宏

词授集贤殿正字或作授校书郎方云柳集可考或本非是此下方有蓝田尉三字〇今按三字下文

已见不当重出俊杰廉悍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今古或作古今

敕角切前汉非有踔绝之能注髙逺也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名声大振一时

皆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门下交口荐誉之贞元

十九年由蓝田尉拜监察御史顺宗即位拜礼部贠外郎遇

用事者得罪例出为刺史或作贞元十九年拜监察御史王叔文韦执谊用事拜尚书礼部贠

外郎且将大用遇叔文等败例出为刺史〇今按方本得婉微之体它本则几乎骂矣疑𥘉本直书后乃更定也(⿱艹石)从𥘉

本则上文须𥙷蓝田尉三字未至又例贬州司马居闲益自刻苦务记覧

为词章汎滥停蓄为深博无涯涘而自肆于山水间水下或有之字

元和中尝例召至京师又偕出为刺史而子厚得柳州既至


叹曰是岂不足为政邪因其土俗为设教禁州人顺赖其俗

以男女质钱约不时赎子本相侔则没为奴婢子厚与设方

计悉令赎归其尤贫力不能者令书其佣足相当则使归其

质𮗚察使下其法于他州比一歳免而归者且千人衡湘以

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

者悉有法度可𮗚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中山刘梦得

禹锡亦在遣中当诣播州子厚泣曰播州非人所居而梦得

亲在堂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人且万无母子俱

往理请于朝将拜䟽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遇有以

梦得事白上者梦得于是改刺连州白上或作上白改下或无刺字呜呼士

穷乃见节义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恱酒食游戏相徴逐诩诩

虚甫切语也强𥬇语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肉示指天日涕泣誓

生死不相背负(⿱艹石)可信一旦临小利害仅如毛髪比反眼

(⿱艹石)不相识落䧟阱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救下或有而字此宜禽兽夷狄所不忍为而其人自视以为得计闻

子厚之风亦可以少愧矣少上方无以字子厚前时少年勇于为人

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既道又无相知有

气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穷裔材不为丗用道不行于时

死或或作厄道上或或有而字使子厚在台省时自持其身巳能如司马刺

史时亦自不斥斥时有人力能举之且必复用不穷时有或作而有

力能方作解或能下复出解字皆非是然子厚斥不乆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

文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无疑也力以或作以力

或无致必二字皆非是虽使子厚得所愿为将相于一时以彼易此孰

得孰失必有能辩之者子厚以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八日卒

年四十七以十五年七月十日归葬万年先人墓侧

作十月五日七月上或有秋字或无十日字子厚有子男二人长曰周六始四歳

季曰周七子厚卒乃生女子二人皆㓜其得归葬也费皆出

观察使河东裴君行立费或作资行立有节概立然诺下立字或作重

子厚结交子厚亦为之尽竟赖其力葬子厚于万年之墓者

舅弟卢遵遵涿竹角切上谷有涿县涿或作可或作为人性谨顺学问不厌自

子厚之斥遵从而家焉逮其死不去家下或无焉字既往葬子厚又

将经纪其家庶几有始终者铭曰

是惟子厚之室既固既安以利其嗣人下既字或作且

   唐故昭武校尉守左金吾卫将军李公墓志铭

公讳道古字某曹成王子其先王明以太宗子王曹绝辄复

封五丗而至成王成王讳皋有功建中贞元间王讳上或无成字非是

以多才能能行赏诛为名至今追数当时内外文武大臣成

王必在其间或无成王字公以进士举及第献文舆三十卷拜校

书郎集贤学士四迁至宗正丞宪宗即位选擢宗室迁尚书

司门贠外郎以选为利随唐睦州刺史迁少宗正元和九年

以御史中丞持节镇黔中十一年来朝迁镇鄂州以鄂岳道

兵㑹平淮西以功加御史大夫十三年徴拜宗正转左金吾

上即位以先朝时尝信妄人柳泌能烧水银为不死药荐之

必或作贲经云新旧史李干墓志石本皆作泌泌以故起闾阎氓为刺史不效贬循

州司马其年九月三日以疾卒于贬所年五十三月下或有十字

庆元年诏曰左降而死者还其官以葬遂以其年某月日葬

于东都某县其年或作某年月上无某字公三娶元配韦氏讳脩脩生子

纮纮为进士学脩方并作循学或作㪯女贡嫁崖氏夫人隋雍州牧郧

公叔𥙿五丗孙父士佺蓬山令次配崔氏讳药乙角切又音约白正

其叶谓之药生绰绍绾女㑹嫁郑氏季毗夫人父昭尝为京兆尹

今夫人韦氏无子父光宪光禄卿其葬用古今礼以元配韦

氏夫人祔而葬次配崔氏夫人于其域异墓或无用古今礼至而葬十四字

公宗室子生而贵富能学问以中科取名方无生字非是善自倾

下以交豪杰身死卖宅以葬铭曰

太支于今其尚有封太或作本非是尚方作上当公弟兄未续又亡弟兄或作

其迁于南年及始衰谁黜不复而以䘮归谁或作虽海豊弥弥

万里于畿载其始终以哀表之

   唐故朝散大夫尚书库部郎中郑君墓志铭

君讳群字弘之丗为荥阳人君或作公其祖于元魏时有假封㐮

城公者子孙因称以自别此下或有君其后也四字○今按下文有君其季也此有则不应重

曽祖匡时晋州霍邑令祖千寻彭州九陇丞父迪鄂州唐

年令娶河南独孤氏女生二子君其季也以进士选以上方有君字

吏部考功所试判为上等授正字自鄠县尉拜监察御史佐

鄂岳使裴均之为江陵以殿中侍御史佐其军均之徴也迁

虞部贠外郎之征或作戸征非是均镇㐮阳复以君为㐮府左司马刑

部贠外郎副其支度使事均卒李夷简代之因以故职留君

歳馀拜复州刺史迁祠部郎中迁上或有方字非是㑹衢州无刺史方

选人君愿行宰相即以君应诏方无㑹字或无方字君愿行作行愿者治衢五

年复入为库部郎中行及扬州遇疾居月馀以长庆元年

月二十四日卒春秋六十或无居字即以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从葬于郑州广武原先人之墓次君天性和乐居家事人与

待交游𥘉持一心未尝変节有所缓急曲直薄厚踈数也不

为翕翕𤍠亦不为崖岸斩绝之行𤍠或作然斩或作崭俸禄入门与其

所过逢吹笙弹筝饮酒舞歌诙调醉呼连日夜不厌费尽不

复顾问方无此上六字或分挈以去一无所爱惜不为后日毫髪计

留也遇其空无时客至清坐相看或竟日不能设食客主各

自引退亦不为辞谢看或作对看下方无或字与之游者自少及老未尝

见其言色有(⿱艹石)忧叹者岂列御寇庄周等所谓近于道者邪

其治官守身又极谨愼不挂于过差去官而人民思之身死

而亲故无所怨议哭之皆哀又可尚也𥘉娶吏部侍郎京兆

韦肈女生二女一男长女嫁京兆韦词次嫁兰陵萧儧词或作嗣

宗儧或作讃后娶河南少尹赵郡李则女生一女二男其馀男二

人女四人皆㓜嗣子退思韦氏生也四或作一铭曰

再鸣以文进涂辟佐三府治蔼厥迹郎官郡守愈著白官或作中

洞然浑朴绝瑕谪朴或作璞甲子一终反玄宅

   唐故朝散大夫越州刺史薛公墓志铭

公讳戎字元夫其上祖懿为晋安西将军实始居河东公之

四丗祖嗣汾阴公讳德儒为隋㐮城郡书佐以卒隋上或无为字

城有子二人皆贵其后皆蕃以大而其季尤盛官至邠州刺

史邠州讳宝胤有子九人皆有名位其最季讳缣为河南令

以卒缣或作谦方云丗系表作缣河南有子四人其长讳同卒官湖州长

史赠刑部尚书尚书娶呉郡陆景融女有子五人皆有名迹

其逹者四人公于伦次为中子仁孝慈爱忠厚而好学不应

徴举沈浮闾巷间不以事自累为贵常州刺史李衡迁江西

𮗚察使曰州客至多莫贤元夫吾得与之俱足矣使下或无曰字

署公府中职公不辝譲年四十馀始脱褐衣为吏衡迁给事

中齐映自桂州以故相代衡为江西公因留佐映治桂或作睦方云

考传当作桂治方作始属下文非是映卒湖南使李巽福建使柳冕交表奏公

自佐诏以公与冕在冕府累迁殿中侍御史冕使公摄泉州

冕文书所条下有不可者公辄正之冕恶其异于巳怀之未

发也遇马揔以郑滑府佐忤中贵人贬为泉州别驾冕意欲

除揔附上意为事使公按置其罪公叹曰公乃以是待我我

始不愿仕者正为此耳不许冕遂大怒囚公于浮图寺而致

揔狱事闻逺近值冕亦病且死不得巳俱释之冕死后使至

奏公自副又副使事于浙东府转侍御史元和四年徴拜尚

书刑部贠外郎迁河南令历衢湖常三州刺史所至以廉贞

寛大为称朝廷嘉之某年拜越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浙东𮗚

察使某年或作元和十二年正月二十二日方云前巳云元和四年此不当复出年号它铭亦无书除授月日者或

本非是史下方无兼字至则悉除去烦弊俭出薄入以致和富部刺史

得自为治无所牵制四境之内竟歳无一事公笃于恩义尽

用其禄以周亲旧之急有馀颁施之内外亲无踈逺皆家归

之疾病去官长庆元年九月庚申至于苏州以卒春秋七十

卒上或有病字奏至天子为之罢朝或无奏至二字赠左散𮪍常侍使临

吊𥙊之士大夫多相吊者大夫或作人以其年十一月庚申葬于

河南偃师先人之兆次以韦氏夫人祔其或作明公凡再娶先夫

人京兆韦氏后夫人赵郡李氏皆先卒子男二人曰沂曰洽

长生九歳而㓜七歳矣沂或作溯方云丗系表作溯女四人皆巳嫁愈既

与公诸昆弟善又尝代公令河南公之葬也故公弟集贤殿

学士尚书刑部侍郎放属余以铭故字疑当在上文公之字上刑或作兵其文

薛氏近丗莫盛公门公伦五人咸有显闻公之𥘉志不以事

或作不累以事僶俛以随亦贵于位无怨无恶中以自宝或作中人以自

方云此文四句一韵古音宝与寿叶宝或作贵或作实不能百年SKchar足谓寿公宜有后

有二稚子其祐成之公食庙祀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卷之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