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四
唐 韩愈 撰 宋 朱熹 考异 宋 王伯大 音释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五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三十四 考异音释附

  碑志

   南阳樊绍述墓志铭

    补注后山诗话欧阳公谓退之为樊宗师墓志便似樊文其始出于司马子长子长为长卿传如其

    文惟其过之故兼之也

樊绍述既卒且葬愈将铭之从其家求书得书号魁纪公者

三十卷曰樊子者又三十卷春秋集传十五卷表笺状策书

序传记纪志说论今文讃铭凡二百九十一篇志上方无纪字道路

所遇及器物门里杂铭二百二十赋十诗七百一十九一十或作

曰多矣哉古未尝有也然而必出于巳不袭蹈前人一言

一句洪曰囯史补云元和之后文章则斈竒于韩愈斈涩于樊宗师退之作樊墓志称其为文不剽袭𮗚绛守居园

池记诚然亦太竒涩矣本朝王晟刘忱皆为之注解如瑶翻碧潋嵬眼倾耳等语皆前人所未道也欧阳公䟦绛守居园

池语云元和文章之盛极矣其竒怪至于如此又诗曰尝闻绍述绛守居偶来登览周四偶异哉樊子怪可吁心欲独去

无古𥘉穷荒探凼入有无一语诘曲百盘纡孰云巳出不剽袭包断欲斈盘庚书云云又何其难也必

出入仁义其富(⿱艹石)生蓄万物必具海含地负放恣横从无所

綂纪然而不烦于绳削而自合也呜呼绍述于斯术其可谓

至于斯极者矣生而其家贵冨长而不有其藏一钱长而方作而长

妻子告不足顾且𥬇曰我道盖是也盖下疑有如字皆应曰然无不

意满尝以金部郎中告哀南方还言某师不治罢之以此出

为绵州刺史或无尝字师或作帅方无出字以下文又出观之宜有一年徴拜左司郎

中又出刺绛州或无刺字绵绛之人至今皆曰于我有德以为諌

议大夫命且下遂病以卒年(⿱艹石)病以或作以病绍述纬宗师父讳

怿尝帅㐮阳江陵官至右仆射赠某官祖某官讳泳自祖及

绍述三丗皆以军谋堪将帅䇿上第以进绍述无所不斈于

辞于声大得也得下或有地字或有地出字皆非是在众(⿱艹石)无能者尝与𮗚乐

问曰何如曰后当然巳而果然后上方有某字非是铭曰

惟古于词必巳出降而不能乃剽贼方作后皆指前公相袭

从汉迄仐用一律寥寥久哉莫斍属斍方作斈非是神徂圣伏道绝

塞既极乃通发绍述文从字顺各识有欲求之此其躅

   中大夫陜府左司马李公墓志铭

公讳郱蒲经字某雍王绘之后绘或作会方从新旧史作绘王孙道明唐

𥘉以属封淮阳王又追王其祖父曰雍王长平王下或有长平生淮阳

淮阳生景融景融亲益踈不王生务该生思一思一生岌

鱼级比四丗官不过县令州佐然益读书为行为士大夫家

岌为蜀州晋原尉原或作康生公未晬祖对切子生一岁曰晬说文周年也以卒无

家母抱置之姑氏以去姑怜而食之至五六岁自问知本末

因不复与群儿戏常默默擉处曰吾独无父母不力斈问自

立不名为人年十四五能暗记论语尚书毛诗左氏文选凡

百馀万言凛然殊异姑氏子弟莫敢为敌浸传之闻诸父

作娇非是之闻或作闻之诸父泣曰吾兄尚有子𫆀迎归而坐问之应对

横从无难诸父悲喜顾语群子弟曰吾为汝得师话或作谓或无曰字

无吾于是纵斈无不𮗚以朝邑贠外尉选鲁公真卿第其所

试文上等文下或有为字擢为同官正尉曰文如李尉乃可望此其

后比以书判拔萃选为万年尉或无比字为华州录事参军争事

争事于刺史去官为陆浑令河南尹郑馀庆荐之朝拜南郑

兴元府属县令尹家奴以书抵县请事公走府出其书投之尹前

尹惭其廷中人曰令辱我令辱我方云汉张耳传李良素贵起惭其从官又𡊮盎还愧

其吏公此文与刘昌裔志皆用此或无复出令辱我三字且曰令退遂怨之拾掇三年无

所得方无所字拜宗正丞宰相以文理白为资州刺史公喜曰吾

将有为也䜛宰相者言之上曰是与其故故得用方无者字非是

拜陜府左司马公又喜曰是官无所职吾其不以吏事受责

死矣长庆元年正月丙辰以疾卒春秋七十三方无正月字而云李本作

正月盖正月十八日也○仐按是年辛丑岁丙辰非岁名则为日名而在月下为是方知日辰所直而不以李本𥙷正月

字不可晓也公内外行完洁白奋厉再成有家士大夫谈之夫人

博陵崔氏朝邑令友之之女其曾伯父玄𬀩有功中宗时夫

人高明遇子妇有节法进见侍侧肃如也七男三女邠为澄

城主簿其嫡激鄜城令激下或有为字放芮城尉汉监察御史浐洸

潘皆进士及公之存内外孙十有五人五月庚申葬华阴县

(⿱艹石)干里汉韩氏婿也故予与为铭其词曰

愈下而微既极复飞其自公始公多孙子将复庙祀庙方作其 今

按唐会要礼官议户部尚书韦损四代祖所立私庙子孙官卑其祠久废仐损官三品凖令合立三庙此以郱之先尝有

王封而后丗官卑不得立广故云将复庙祀也然唐制亦非古而本朝立法尤踈略雄苏愧公尝议立庙与袭爵之法相

为表里其说为善惜乎当时不施行也

 ○故幽州节度判官赠给事中清河张君墓志铭

张君名彻字某以进士累官至范阳府监察御史长庆元年

仐牛宰相为御史中丞奏君名迹中御史选元或作二方云考之史当作元

年陈斉之云常疑牛僧孺之为人𮗚此语则知韩公亦不喜其人矣然牛宰相三子或作仐宰相牛公未知孰是

即以为御史其府惜不敢留遣之而密奏幽州将父子⿰纟⿱𢆶匹 -- 继

不廷选且久仐新收臣又始至孤怯须强佐乃济发半道有

诏以君还之仍迁殿中侍御史加赐朱衣银鱼仍或作乃至数日

军乱怨其府从事尽杀之而囚其帅且相约张御史长者毋

侮辱轹蹙我事无庸杀置之帅所毋或作无我亊下方有无罪二字居月馀

闻有中贵人自京师至君谓其帅公无负此土人上使至可

因请见自辨幸得脱免归即推门求出或无免字守者以告其魁

魁与其徒皆骇曰必张御史张御史忠义必为其帅告此

方无张字及无告此二字〇按告字疑当作言馀人不如迁之别馆仐按馀人二字疑衍而下文不

如迁之别馆自为一句盖述其言如此下文又云即与众出君乃记其亊也但无所考不敢辄删耳或云馀人字不必去

其日迁之别馆盖言今当如此耳亦通即与众出君与或作以君出门骂众曰汝何

敢反前日吴元济斩东市昨日李师道斩于军中同恶者父

母妻子皆屠死肉餧狗䑕鸱鸦汝何敢反汝何敢反行且骂

众畏恶其言不忍闻畏下或有皆字非是或在畏上则或有之且虞生変即击君

以死君抵死口不绝骂众皆曰义士义士或收瘗之以俟事

闻天子壮之赠给事中其友侯云长佐郓使请于其帅马仆

射为之选于军中得故与君相知张恭李元实者使以币请

之范阳恭或作泰范阳人义而归之以闻诏所在给船轝传归其

家赐钱物以葬长庆四年四月某日其妻子以君之䘮葬于

某州某所四年方云旧本或作二年或作三年按郓帅马揔也揔以二年狄迁右仆射明年夏召还当作二年

或三年也○今按方说虽如此而其所定之本却作四年今姑从之盖或䘮帰逾年马既召还乃克葬也君弟复

亦进士佐汴宋得疾変易䘮心惊惑不常君得闲即自视衣

褥薄厚节时其饮食而匕箸进养之褥或作衾或无养字○仐按养字去声礼曰以

其饮食忠养之禁其家无敢高语出声医饵之薬其物多空青雄黄

诸竒怪物剂钱至十数万营治勤剧皆自君手不假之人家

贫妻子常有饥色祖某某官父某某官祖某父某或作祖践父休妻韩氏

礼部郎中某之孙汴州开封尉某之女于余为叔父孙女君

常从余斈选于诸生而嫁与之孝顺祇修群女效其所为男

(⿱艹石)干人曰某女子曰某铭曰

呜呼彻也丗慕顾以行子揭揭也噎喑上一结切下于金切以为生

子独割也为彼不清作玉雪也仁义以为兵用不缺折也

或作折缺知死不失名得猛厉也自申于暗明莫之夺也暗明当作明暗

说见下条我铭以贞之不肖者之呾相呵也音怛方无者字或无之字方云此铭以彻

揭割雪折厉夺呾为韵而行生清兵名暗贞复自为韵厉音烈暗当读如谅暗之暗○今按方说多得之此铭盖法兔𦊨

鱼丽䓁诗隔句用韵耳诗隔句用韵先儒所未知观公此铭则既识之矣但暗明二字乙之则韵自叶而义亦胜(⿱艹石)如方

说则虽读暗作䳺韵终不叶而义亦不通也

   河南府法曹参军卢府君夫人苗氏墓志铭

    或无府苗氏三字或作范阳卢君夫人苗氏

夫人姓苗氏讳某字某上党人曽大父袭夔赠礼部尚书大

父殆庶赠太子太师父如兰仕至太子司议郎汝州司马

别驾方云丗系表作永王府𧫎议𠫵军夫人年(⿱艹石)干嫁河南法曹卢府君讳贻

有文章德行府君字范复出河南或作范赐其族丗所谓甲乙者先夫人卒

或作卒先夫人夫人生能配其贤殁能守其法男二人于陵浑女三

人皆嫁为士妻贞元十九年四月四日卒于东都敦化里年

六十有九其年七月某日祔于法曹府君墓在洛阳龙门山

其年或作其明年七或作八其季女婿昌𥠖韩愈为之志之下或有铭字或有铭字而无

其词曰

赫赫苗宗族茂位尊或毗于王或贰于藩是生夫人载穆令

是或作厥爰𥘉在家孝友惠纯乃及于行克嫓德门乃及或作享乃克或

肃其为礼𥙿其为仁为礼方作礼容○今以下句为仁偶之方说非是法曹之终

诸子实㓜茕㷀其哀介介其守循道不违厥声弥劭或作既克其家

厥问愈劭三女有从二男知教闾里叹息母妇思效岁时之嘉嫁

者来宁累累外孙有𢹂有婴累累或作累累扶床坐膝嬉戏讙争既

寿而康既备而成不歉于约不矜于盈伊昔淑哲或图或书

嗟咨夫人孰与为俦刻铭寘墓以赞硕休铬或作石寘或作志书俦休以古韵

叶巳见溪堂诗

  ○故贝州司法参军李君墓志铭

    参军李翺习之之祖习之尝自为其皇祖实录其行治皆如志所书翺之实录终曰先祖有美而不

    知不明也知而不传不仁也翺欲传惧文章不足称颂道德光耀来丗是以顿首欲假辞于执事

    者亦惟不斥其愚而为之传焉意翺乞公铭之辞也

贞元十七年九月丁卯陇西李翱合葬其皇祖考贝州司法

恭军楚金皇祖妣清河崔氏夫人于汴州开封县某里七或作八

月下或有一日字开封县某里或作陈留县安曹里后开封字同昌𥠖韩愈纪其丗著其德

行以识其葬识或作志其丗曰由梁武昭王六丗至司空其丗或作其词

至或作有司空之后二丗为刺史清渊侯由侯至于贝州凡五丗

其德行曰事其兄如事其父其行不敢有出焉或无曰字其夫人

事其姒如事其姑其于家不敢有SKchar姒或作姊其在贝州其刺

史不恱于民将去官民相率讙哗手瓦石胥其出击之刺上或无

其字方云据李翱集刺史严正晦也胥或作须或作需或无其字方云史记赵丗家太后盛气胥之入又廉颇传胥后今

注胥犹须也刺史匿不敢出州县吏由别驾巳下不敢禁司法君

奋曰是何敢尔或无何字方无尔字属小吏百馀人持兵仗以出仗或作杖

立木而署之曰刺史出民有敢𮗚者杀之木下民闻皆惊相

告散去后刺史至加擢任贝州由是大理加下或有礼字其葬曰

日方云山谷李谢以古本定与上文其丗曰其德行曰为一例翱既迁贝州君之䘮于贝州

殡于开封遂迁夫人之䘮于楚州八月辛亥至于开封圹于

丁巳坟于九月辛酉窆彼验切说文窆葬下棺也周礼及窆执斧是也于丁卯窆方作穸

人谓李氏丗家也侯之后五丗仕不遂蕴必发其起而大乎

四十年而其兄之子衡始至户部侍郎君之子四人官又卑

翺其孙也有道而甚文甚文出左传楚子西日光又甚文观翺实录亦可见甚文矣鲁直诗云习

之实录葬皇祖斯文如女有正色云云固于是乎在或无固字

   处士卢君墓志铭

处士讳于陵其先范阳人父贻为河南法曹参军河南尹与

人有仇诬仇与贼通收掠取服法曹曰我官司也我在不可

以为是廷争之以死河南怒命卒捽之捽昨没切捽撃也卒或作牵法曹

争尤强遂并收法曹竟奏杀仇籍其家而释法曹法曹出径

归卧家念河南𫝑弗可败气愤弗食欧血卒夷都人至今犹

道之处士少而孤母夫人怜之读书学文皆不待强教卒以

自立在母夫人侧油油翼翼不忍去时岁母夫人既终育㓜

弟与归宗之妹经营勤甚未暇进仕也年三十有六元和二

年五月壬辰以疾卒有男十岁曰义女九岁曰孟又有女生

处士卒后未名孟下或无又字于其年九月乙酉其弟浑以家有无

葬以车一乘于龙门山先人兆愈于处士妹婿也为其志且

铭其后曰

贵兮冨兮如其材得何数兮名兮寿兮如其人岂无有兮彼

皆逢其臧子独迎其凶兹命也邪兹命也邪

   故太学博士李君墓志铭斈或作常

太学博士顿丘李于余兄孙女婿也或无女字年四十八长庆三

年正月五日卒其月二十六日穿其妻墓而合葬之在某县

某地子三人皆㓜𥘉干以进士为鄂岳从事遇方士柳泌从

受药法服之往往下血比四年病益急乃死柳泌说巳见前乃方作及非是

其法以铅满一鼎按中为空实以水银盖封四际烧为丹沙

鼎下方有以物字实以方作以实余不知服食说自何丗起杀人不可讨

而丗慕尚之益至此其惑也在文书所记及耳闻相传者不

说方无相字今直取目见亲与之游而以药败者六七公以为丗

诫工部尚书归登殿中御史李虚中刑部尚书李逊逊弟刑

部侍郎建襄阳节度使工部尚书孟简东川节度御史大夫

卢坦金吾将军李道古此其人皆有名位丗所共识工部既

食水银得病自说(⿱艹石)有烧鐡杖自颠贯其下者颠或作巓摧而为

火射窍节以出狂痛号呼乞绝其茵席常得水银发且止唾

血数十年以毙茵或作裀方无常字殿中疽发其背死刑部且死谓余

曰我为药误其季建一旦无病死襄阳黜为吉州司马余自

𡊮州还京师襄阳乘舸邀我于萧洲屏人曰我得秘药不可

独不死今遗子一器可用𬃷肉为丸服之别一年而病其家

人至讯之曰前所服药误方且下之下则平矣病二岁竟卒

一家方作有可所服下方有之字卢大夫死时溺出血肉痛不可忍乞死乃

大方作害○今按古史肉或作寅今淮南子及内经灵枢当存此体疑此别未害字乃寅之讹而方考之不详也乃

死乃或作及或无死字皆非是金吾以柳泌得罪食泌药五十死海上此可

以为诫者也蕲不死乃速得死谓之智可不可也五谷三牲

盐酰果𬞞人所常御人相厚勉必曰强食今惑者皆曰五糓

令人夭不能无食当务减节盐酰以济百味済或作斉豚鱼鸡三

者古以养老反曰是皆杀人不可食一筵之馔禁忌十常

不食二三不信常道而务鬼怪临死乃悔后之好者又曰彼

死者皆不得其道也我则不然始病曰药动故病病去药行

乃不死矣及且死又悔呜呼可哀也巳可哀也巳江邻几云此志略不

叙于丗代行事不知何也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卷之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