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五
唐 韩愈 撰 宋 朱熹 考异 宋 王伯大 音释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六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五  考异音释附

 碑志

  登封县尉卢殷墓志

元和五年十月日范阳卢殷以故登封县尉卒登封年六十

月下或有五字君能为诗自少至老诗可录传者在纸凡千馀篇

无书不读然止用以资为诗或无在纸二字以下或有目字与諌议大夫孟

简恊律孟郊监察御史冯𪧐好期相推挽卒以病不能为官

在登封尽写所为诗抵故宰相东都留守郑公馀庆抵或作投或无

留守数以帛米周其家书荐宰相宰相不能用竟饥寒死

登封将死自为书告留守与河南尹乞葬已又为诗与常所

来往河南令韩愈曰为我具棺留守尹为具凡葬事韩愈与

买棺又为作铭十一月某日葬嵩下郑夫人墓中嵩下或有山字

始娶荥阳郑氏后娶陇西李氏生男辄死卒无子女一人学

浮屠法不嫁为比丘尼云女上或有子字

   兴元少尹房君墓志

房故为官族称丗有人官或作宦自太尉琯以德行为相相玄宗

肃宗名声益彰彻大行丗号其门为太尉家宗族子弟皆法

象其贤公曾祖讳玄静尚书膳部郎中历资简泾隰四州刺

史太尉之叔父也方无祖字非是祖讳肱为SKchar州司马父讳峦都水

使者皆名能守家法峦或作栾公讳武字某以明经历官至兴元

少尹谨饬畏愼年七十三以其官终㓜壮为良子弟老为贤

父兄历十二官处事无纎毫过差尝以殿中侍御史副丹阳

军使其后为𥂕厔上张流切音辀下陟栗切音窒县名属鳯翔令施州刺史丹阳

𥂕厔施州吏民至今思之娶荥阳郑氏女生男六人其长曰

次卿次卿有大才不能俯仰顺时年四十馀尚守京兆兴平

尉然其友皆曰房氏有子也次曰次公次膺次回次衡次元

始学而未仕女三人皆嫁为士人妻士人方作人士𥘉公之在施州

夫人卒焉殡于江陵元和五年次卿与其群弟奉公之䘮自

兴元至堂殡于伊水之南方云公改葬服议殡于堂谓之殡六年正月次公

奉夫人之䘮自江陵至遂以其月十四日合葬河南缑氏之

髙龙原公母弟式自给事中为河南尹孝友慈良尽费其财

以奉公葬未葬之一月诏以河南为御史中丞领宣州观察

使中丞或作大夫将行召河南令韩愈行或作往泣谓曰吾兄之葬于是

而吾为尹于是吾以为得尽其道于吾兄也今压于上命不

得视吾兄之棺入此土也岂非天邪子与吾儿次卿游我重

知子凡吾兄之终事将子是托焉愈既不𫉬辞既助其凡役

事退又为铭云

有位有年有弟有子年或作名从先人葬是谓受祉

   河南少尹李公墓志铭

元和七年二月一日河南少尹李公卒年五十八尹下或有陇西字或

作陆敛之三月某甲子葬河南伊阙鸣皋山下方云或作八月丁亥朔十

六日壬寅考之史亦合伊阙或作陆浑方云考唐志鸣皋实在陆浑前事之月其子道敏哭再

拜授使者公行状以币走京师公方作功非是乞铭于博士韩愈曰

少尹将以某月日葬冝有铭其不肖嗣道敏杖而执事不敢

违次不得跣以请月下或有某字愈曰公行应铭法公方作功○今(⿱艹石)从方本则

此句无首而下句字文礼葬亦无所承其误明甚子又礼葬敢不诺而铭诸或无葬字方无

而铭诸三字或无诺而二字皆非是公讳素字某或作字贞一生七歳䘮其父贫不

能家母夫人提以归教育于其外氏育方作畜于下或无其字以明经选

主虢之弘农簿又尉陕之芮城李丞相泌观察陕SKchar以材署

运使从事以课迁尉京兆鄠胡古切音户古扶风县名考满以书判出其

伦选主万年簿而母夫人固在食其禄伦上或无其字主或作往非是母夫

人卒三年改尉长安迁监察御史奏贬九卿一人改詹事丞

迁殿中侍御史由度支贠外郎选令万年贬或作败或无郎字选令万年或作

迁万年令公主夺驿田京兆尹符县割𢌿之公不与士下方有簿字天簿如簿

录之簿非是改度支郎中使侍郎介恃不礼其属大夫士擅喜怒

赏罚公独入让不受度支或作屯田恃或作特非是或无擅字刘辟平上以蜀赏

髙崇文尚书省以崇文幕府争盐井因革便不便命公使崇

以崇或作与崇或无不便字崇文命幕府唯公命从即其日事巳䟽奏

侍郎外称其能竟坐前敢抗巳事巳方作亊以衢州饥择刺史侍郎

曰莫如郎李某遂刺衢州至一月迁苏州如郎下或有中字迁下或有刺字

李锜前反𫞐将之戍诸州者刺史至敛手无敢与敌或无𫞐之二字

方无敢敌字或无敢字皆非是公至十二日锜反公将左右与贼战州门不

胜贼呼入公端立责以义皆敛兵立不逼喘或作号非是锜命械致

公军将斩以徇及境锜适败缚公脱械还走州贼急卒不暇

走死民抱扶迎尽出天子使贵人持紫衣金鱼以赐或无缚字急卒

一作竟平○今按州字句绝贼即锜将之戍州作乱者以公至之速不及走死为州民执以迎公耳然民字以下必有脱

居三年州称治拜河南少尹行大尹事吕氏子炅古迥

其妻著道士衣冠方无衣字谢母曰当学仙王屋山去数月复出

间诣公公立之府门外使吏卒脱道士冠给冠带送付其母

黜属令二人以𧷢减民赋钱歳五千万请缓民输期一月诏

天下输皆缓一月贼或作臧古通用然不知此句当如何读(⿱艹石)赃字属上句即下文减赋别为一亊(⿱艹石)

属下句即是以所没入之臧代民赋钱也但属上句者语意差涩耳千或作十公一断治不收声事

常出名上曾祖弘泰简州刺史弘或作纯祖干秀伊阙令父燮宣

州长史赠绛州刺史母夫人炖音屯古𤓰州地煌张氏其舅参有大

氏下或有封西平郡太君六字参或作泰公之配曰彭城刘氏夫人夫人先卒

其葬以夫人祔公方作君氏夫人下或有封彭城孙君五字夫人曽祖曰子玄祖

曰𫗧皆有大名公之子男四人长曰道敏举进士其次曰道

枢其次曰道本道易皆好学而文或无其次曰道枢三字枢下或无其次曰三字道易

上或有其次曰字女一人嫁苏之海塩尉韦潜自简州而下皆葬鸣

皋山下铭曰

髙其上而坎其中以为公之宫柰何乎公上下方有立字立或作丘或作山

  集贤院校理石君墓志铭

    校理下或有京兆昭应尉五字

君讳洪字浚川其先姓乌石兰九代祖猛始从拓㧞氏上音托下

蒲拨切杭曰或说自云拓天而生䟦地而长遂以为氏后魏孝文改为元氏入夏居河南遂去乌

与兰独姓石氏而官号大司空九或作七方云下文七出为曾祖则此当作九拓㧞或作

后七丗至行褒官至易州刺史于君为曾祖易州生婺州

金华令讳怀一卒葬洛阳北山金华生君之考讳平为太子

家令葬金华墓东而尚书水部郎刘复为之铭君生七年䘮

其母九年而䘮其父能力学行去黄州录事参军则不仕而

退处东都洛上十馀年行益修学益进交游益附声号闻四

方云李翺尝有荐洪状谓明经出身曾任冀州紏此黄字盖误海或作方故相国郑公馀庆留

守东都上言洪可付史笔李建拜御史崔周祯为𥙷阙皆举

以让祯或作祯方云考周颂从示○今按大雅文王诗从木当两存宣歙池之使与浙东使

交牒署君从事河阳节度乌大夫重胤间以币先走庐下故

为河阳得佐河阳军吏治民寛考功奏从事考君独于天下

为第一君下或有为字走下或有君字得上或有所字元和六年诏下河南徴拜京

兆昭应尉校理集贤御书明年六月甲午疾卒年四十二娶

彭城刘氏女故相国晏之兄孙生男二人八歳曰壬四歳曰

申女子二人顾言曰葬死所七月甲申葬万年白鹿原既病

谓其游韩愈曰子以吾铭以或作与铭曰

生之艰成之又艰(⿱艹石)有以为而止于斯

  唐故江西观察使韦公墓志铭

    方云诸题唐故或有或无或有铭字或无铭字皆从旧本百本多用大唐字

公讳丹字某姓韦氏字某或作字文明六丗祖孝寛仕周有功以公

开号于郧郧音云江夏云社县公之子孙丗为大官唯公之父政卒

雒县丞赠SKchar州刺史公既孤以甥孙从太师鲁公真卿学太

师爱之方无大师爱之四字举明经第选授峡州音洽居三峡之口曰峡州逺安令

以让其庶兄峡或作硖方云考地理志当作峡入紫阁山事从父熊通五经

登科登下方有明五经三字或无登字历校书郎咸阳尉佐邠寜军自监察

御史为殿中侍御史徴拜太子舎人益有名迁起居郎呉少

诚袭许州拜河阳行军司马未行少诚死改驾部贠外郎

下或有军字或无未行二字少上或有适字新罗国君死公以司封郎中兼御史

中丞紫衣金鱼往吊立其嗣故事使外国者常赐州县官十

贠使以名上以便其私号私觌官公将行曰吾天子吏使海

外国不足于资宜上请安有卖官以受钱邪即具䟽所以上

以为贤命有司与其费资或作赀方无以为贤三字至郓州㑹新罗告所

当立君死还拜容州刺史容管经略招讨使始城容州周十

三里置屯田二十四所化大行诏加太中大夫或无置字顺宗嗣

位拜河南少尹行未至拜郑滑行军司马军上或无行字始至襄阳

诏拜諌议大夫既至日言事不阿权臣謇然有直名遂号为

才臣刘辟反围梓州诏以公为东川节度使御史大夫州下或无

公行至汉中上䟽言梓州在围间守方尽力不可易将征

还入议蜀事征上或有请字刘辟去梓州因以梓州让高崇文拜晋

慈隰等州观察防御使自扶风县男进封武阳郡开国公食

邑二千户或无邑字将行上言臣所治三州非要害地不足张职

为国家费不如属之河东便上以为忠方无上以为忠四字疑或公自以前有上

以为贤语渉重复故删其一不知当有何字也一歳拜洪州刺史江南西道观察使

以𣈆慈隰属河东公既至则计口受俸钱委其馀于官罢八

州无事之食者以聚其财始教人为瓦屋取材于山召陶工

教人陶聚材瓦于场度其费以为估不取赢利凡取材瓦于

官业定而受其偿从令者免其赋之半逃未复者官与为之

贫下能者𢌿之财载食与浆亲往劝之𢌿或作禆财或作材为瓦屋万

三千七百为重屋四千七百民无火忧暑湿则乘其髙别命

置南北市营诸军歳旱种不入土募人就功厚与之直而给

其食业成人不病饥为长衢南北夹两营东西七里人去渫

息列切祝曰易井渫不食注不停污之谓渫广韵渫除去也污气益苏方无长字污或作污复作南

昌县徙厩于髙地因其废仓大屋马以不连死马或作焉不或作为死或

作厩方云新史作以废仓为新厩马息不死明年筑堤捍江长十二里䟽为斗门

孙曰用泒湖入江节以斗门以走暴张筑堤捍江高五尺长十二里明年江与堤平以走潦水公去位

之明年江水平堤老㓜泣而思曰无此堤吾尸其流入海矣

老上或有既退二字灌陂塘五百九十八得田万二千顷凡为民去害

兴利(⿱艹石)嗜欲居三年于江西八州无遗便其大如是其细可

略也其大下九字方从阁杭李谢本作其大不可略如是或作其太略如是皆非是卒有违令当死

者公不果于诛杖而遣之去上书告公所为不法(⿱艹石)干条

或有者字朝廷方勇于治且以为公名才能臣治功闻天下不辨

则受垢诏罢官留江西待辨使未至月馀公以疾薨使至辨

凡卒所告事(⿱艹石)干条皆无丝毫实诏笞卒百流岭南公能益

明春秋五十八薨于元和五年八月六日公好施与家无剰

剩或自校书郎至为观察使拥吏卒前走七州刺史与賔

客处如布衣时自持卑一不易方无如布衣时四字或四字在不易下卑下或无一字

娶清河崔氏故支江令讽之女某官某之孙有子曰寘年十

五明经及第嗣其家业支或作枝后夫人兰陵萧氏中书令华之

孙殿中侍御史𢘆之女皆先公终有女一人方无史字凡公男(⿱艹石)

干人女(⿱艹石)干人或无女(⿱艹石)干人四字明年七月壬寅从葬万年县少陵

方无县字将葬其从事东平吕宗礼与其子寘谋曰我公宜得

直而不华者铭传于后固不朽矣方从阁杭蜀本无直而不华者三字及传于后固四

字而复出得铭二字云晁氏本有此 字殊不知嘉祐杭本已如此大氏方未尝见嘉祐本也寘来请铭铭曰

武阳受业始于太师以官让兄自待不疑勤于紫阁取益以

卑可谓有源卒用无疵慊慊音歉注汉书曰慊慊常(⿱艹石)不足○慊慊或作谦谦为人

矫矫为官爰及江西功德具完名声之下独处为难辩而益

明仇者所叹碑于墓前维昭美故纳铭墓中以识公墓

  唐故河南府王屋县尉毕君墓志铭

毕氏出东平历汉魏𣈆宋齐梁陈士大夫不绝入国朝有为

司卫少卿具邢庐许州刺史者曰憬入或作人属上句憬之子构累

官至吏部尚书卒赠黄门监是为景公方云新旧史有毕构传终于户部尚书出

系表亦作户部然旧更毕𫍯传乃称吏部景公生抗为广平太守抗安禄山城䧟

覆其宗赠户部尚书生抗方云杭本抗作炕丗系表作杭传作炕而丗系官聀亦不同覆其宗或作

其宗覆焉尚书生坰家破时坰生始四歳四或作七与其弟増以俱小

漏名籍得不诛为赏口贼中宝应二年河北平宗人宏以家

财赎出之求増不得増长为河北从事兼官至御史中丞坰

既至长安宏养于家教读书明经第方云明经第一句当有脱字〇仐按明上或经

下当有中字或登字之𩔖宏死坰益壮始自别为毕氏历尉临涣安邑王

屋年六十一以元和六年二月二日卒于官𥘉罢临涣徐州

节度张建封慕广平之节死闻君笃行能官请相见署诸从

事摄符离令四年节死或作死节请上或有以币字署上或有遂字按诸字疑衍及尉王屋

徐之从事有为河南尹者闻君当来喜谓人曰河南库歳入

钱以千计者五六十万须谨廉吏今毕侯来吾济矣入钱或作出入

继数尹诸署于府者无不变而毕侯固如𥘉竟以其职死

君睦亲善事过客未尝问有无既卒家无一钱凡棺与墓

事皆同官与相识者事之墓或作葬娶清河张氏女女下或有子字方云女子

字疑皆因下文误入生男四人曰镐鉟𨱇锐女子三人其长学浮屠法

为比丘尼其季二人未嫁以其月二十五日从葬偃师之土

娄铭曰

上古爱民为官求人苟可以任位加其身其后喜权人自求

官退而缓者身后人先故广平死节而子不荷其泽王屋谨

廉而神不福其谦呜呼天与人苟无伤其穴与坟

   试大理评事胡君墓铭

胡之氏别于陈明允先允或作元河东人丗勤固固或作国戴厥身

籍文谱进连伦惟明允加武资力牛虎柔不持吏夏阳有

施为去平阳民思悲河东士河陆原冝兹人肖厚完或作后昆或作

省厚寛〇仐按厚完二字见晋语五十七不足年孤儿啼死下官母弟证

秩大夫秩方作秋方云胡弟证元和九年以御史大夫帅振武十二年召还此下又云友韩愈司马徒岂十二年

从征淮西时邪然则秩当为秩明矣摭君遗哭泣书摭方作石友韩愈司马徒作后

铭系序𥘉

  襄阳卢丞墓志铭或有唐故字

范阳卢行简卢下或有君字将葬其父母乞铭于职方贠外郎韩愈

曰吾先丗丗载族姓书丗丗或作五丗吾胄于拓拔氏之弘农守守

后四代吾祖也为沂录事参军沂下或有州字五丗而吾父也为㐮

阳丞始吾父自曹之南华尉历万年县尉至襄阳丞以材任

烦能持廉名万年二字或作三去襄阳则署塩铁府出入十年当最

其列府下或有聀字十下或有五字贞元十三年终其家年六十七殡河南

河阴南下或有县字县字或在河阴下吾母炖煌张氏也王父瓘为兖之

金郷令之或作州先君殁而十三年夫人终年七十三从殡河阴

方本殁下无而字年下有而字生子男三人居简金吾兵曹行简则吾其次

也大理主簿佐江西军其㓜可乆女子嫁浮梁尉崔叔宝将

以今年十月自河阴启葬汝之临汝之汝原葬下或有于字临汝下或有县

字汝原上或有临字吾曰阴阳星暦近丗儒莫学独行简以其力馀学

能名一丗舎而从事于人以材称葬其父母乞铭以图长存

是真能子矣可铭也遂以铭以图长存方作圗乆长存○仐按此与后篇张圎志文躰特为

横逸与诸篇不同亦其文之変也但此篇中称吾者皆述卢语而最后一吾字乃韩自吾似少分别耳弘农讳

怀仁沂讳璬襄阳讳某仐年实元和六年沂下或有州字

   唐河中府法曹张君墓碣铭

有女奴抱婴儿来致其主夫人之语曰妾张圎之妻刘也

或有氏字妾夫常语妾云吾常获私于夫子且曰夫子天下之名

能文辞者凡所言必传丗行后或无夫子字非是仐妾不𦍒夫逢盗

死途中将以日月葬逢或作遇妾重哀其生志不就恐死遂沈泯

方作敢以其稚子汴见先生将赐之铭是其死不为辱而名

永长存所以盖覆其遗胤子(⿱艹石)孙且死万一能有知将不悼

其不幸于土中矣汴下或有儿字或无将字胤下或有(⿱艹石)又曰妾夫在岭南时

尝疾病泣语曰吾志非不如古人吾才岂不如今人而至于

是而死于是邪(⿱艹石)尔吾哀必求夫子铭是尔与吾不朽也

方无人字愈既哭吊辞遂叙次其族丗名字事始终而铭曰吊下或有

即字○今按既辞而遂叙其事盖一辞而许所谓礼辞者也君字直之祖讙父孝新皆为

官汴宋间君尝读书为文辞有气有吏才尝感激欲自奋抜

树功名以见丗𥘉举进士再不第因去事宣武军节度使得

官至监察御史坐事贬岭南再迁至河中府法曹参军摄虞

郷令有能名进摄河东令又有名遂署河东从事绛州阙刺

史摄绛州事能闻朝廷元和四年秋有事适东方既还八月

壬辰死于汴城西𩀱丘年四十有七明年二月日葬河南偃

日或作庚午方云考唐暦二月无庚午葬下或有于字妻彭城人丗有衣冠或无有字

好顺泗州刺史父泳卒蕲州别驾女四人男一人婴儿汴也

是为铭

  太原府参军苗君墓志铭

君讳蕃字陈师其先楚之族大夫亡𣈆而邑于苗丗遂以苗

命氏其后有守上党潞州上党郡者惠于民卒遂家壶𨵿县名在潞州

曾大父延嗣中书舎人大父含液举进士第官卒河南法曹

父颖扬州录事参军君少䘮父受业母夫人举进士第佐江

西使有劳三年使卒后辟不肯留独护其䘮葬河南选𥙷太

原参军假使职狱平货滋息吏敛手不敢为非年四十有二

元和二年六月辛巳暴病卒其妻清河张氏以其年十二月

丙寅葬君于洛阳平阴之原男三人执规执矩必复其季生

君卒之三月君同生昆弟姊凡三人皆先死四室之孤男女

凡二十人皆㓜遗资无十金无田无宫以为归无族亲朋友

以为依也天将以是安施耶宫或作家为依方无为字○韩曰按丗系表苗袭丛生延嗣延

嗣生含液含液生颖颖生蕃蕃生著著生愔恽恪愔生合符浑生廷乂又按登科记愔长庆二年恽太和五和恪八年治

大中八年乾符三年皆相踵登第然有可疑者丗系表以愔恽恪为蕃之孙志谓蕃卒于元和二年男女皆幼自元

和二年至长庆二年甫十五年岂遂有孙登第耶然则丗系表蕃之下所谓著者误矣疑愔恽恪即蕃之子而执规执矩

必复者蕃死时㓜而未名持其小字云尔其后遂名愔恽恪也呜呼蕃死其困如此其后子孙之盛则如此为善者可无

铭曰

有行以为本有文以为华㳟以事其职而勤以嗣其家位卑

而无年吁其柰何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