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四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五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六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五  考異音釋附

 碑誌

  登封縣尉盧殷墓誌

元和五年十月日范陽盧殷以故登封縣尉卒登封年六十

月下或有五字君能爲詩自少至老詩可録傳者在紙凡千餘篇

無書不讀然止用以資爲詩或無在紙二字以下或有目字與諌議大夫孟

簡恊律孟郊監察御史馮𪧐好期相推挽卒以病不能爲官

在登封盡寫所爲詩抵故宰相東都留守鄭公餘慶抵或作投或無

留守數以帛米周其家書薦宰相宰相不能用竟飢寒死

登封將死自爲書告留守與河南尹乞葬已又爲詩與常所

來往河南令韓愈曰爲我具棺留守尹爲具凡葬事韓愈與

買棺又爲作銘十一月某日葬嵩下鄭夫人墓中嵩下或有山字

始娶滎陽鄭氏後娶隴西李氏生男輒死卒無子女一人學

浮屠法不嫁爲比丘尼雲女上或有子字

   興元少尹房君墓誌

房故爲官族稱丗有人官或作宦自太尉琯以德行爲相相玄宗

肅宗名聲益彰徹大行丗號其門爲太尉家宗族子弟皆法

象其賢公曾祖諱玄靜尚書膳部郎中歴資簡涇隰四州刺

史太尉之叔父也方無祖字非是祖諱肱爲SKchar州司馬父諱巒都水

使者皆名能守家法巒或作欒公諱武字某以明經歴官至興元

少尹謹飭畏愼年七十三以其官終㓜壯爲良子弟老爲賢

父兄歴十二官處事無纎毫過差嘗以殿中侍御史副丹陽

軍使其後爲𥂕厔上張流切音輈下陟栗切音窒縣名屬鳯翔令施州刺史丹陽

𥂕厔施州吏民至今思之娶滎陽鄭氏女生男六人其長曰

次卿次卿有大才不能俯仰順時年四十餘尚守京兆興平

尉然其友皆曰房氏有子也次曰次公次膺次回次衡次元

始學而未仕女三人皆嫁爲士人妻士人方作人士𥘉公之在施州

夫人卒焉殯於江陵元和五年次卿與其羣弟奉公之䘮自

興元至堂殯於伊水之南方雲公改葬服議殯於堂謂之殯六年正月次公

奉夫人之䘮自江陵至遂以其月十四日合葬河南緱氏之

髙龍原公母弟式自給事中爲河南尹孝友慈良盡費其財

以奉公葬未葬之一月詔以河南爲御史中丞領宣州觀察

使中丞或作大夫將行召河南令韓愈行或作往泣謂曰吾兄之葬於是

而吾爲尹於是吾以爲得盡其道於吾兄也今壓於上命不

得視吾兄之棺入此土也豈非天邪子與吾兒次卿游我重

知子凡吾兄之終事將子是託焉愈旣不𫉬辭旣助其凡役

事退又爲銘雲

有位有年有弟有子年或作名從先人葬是謂受祉

   河南少尹李公墓誌銘

元和七年二月一日河南少尹李公卒年五十八尹下或有隴西字或

作陸歛之三月某甲子葬河南伊闕鳴臯山下方雲或作八月丁亥朔十

六日壬寅考之史亦合伊闕或作陸渾方雲攷唐志鳴臯實在陸渾前事之月其子道敏哭再

拜授使者公行狀以幣走京師公方作功非是乞銘於博士韓愈曰

少尹將以某月日葬冝有銘其不肖嗣道敏杖而執事不敢

違次不得跣以請月下或有某字愈曰公行應銘法公方作功○今(⿱艹石)從方本則

此句無首而下句字文禮葬亦無所承其誤明甚子又禮葬敢不諾而銘諸或無葬字方無

而銘諸三字或無諾而二字皆非是公諱素字某或作字貞一生七歳䘮其父貧不

能家母夫人提以歸教育於其外氏育方作畜於下或無其字以明經選

主虢之弘農簿又尉陜之芮城李丞相泌觀察陜SKchar以材署

運使從事以課遷尉京兆鄠胡古切音戶古扶風縣名考滿以書判出其

倫選主萬年簿而母夫人固在食其祿倫上或無其字主或作往非是母夫

人卒三年改尉長安遷監察御史奏貶九卿一人改詹事丞

遷殿中侍御史由度支貟外郎選令萬年貶或作敗或無郎字選令萬年或作

遷萬年令公主奪驛田京兆尹符縣割𢌿之公不與士下方有簿字天簿如簿

録之簿非是改度支郎中使侍郎介恃不禮其屬大夫士擅喜怒

賞罰公獨入讓不受度支或作屯田恃或作特非是或無擅字劉闢平上以蜀賞

髙崇文尚書省以崇文幕府爭鹽井因革便不便命公使崇

以崇或作與崇或無不便字崇文命幕府唯公命從即其日事巳䟽奏

侍郎外稱其能竟坐前敢抗巳事巳方作亊以衢州飢擇刺史侍郎

曰莫如郎李某遂刺衢州至一月遷蘇州如郎下或有中字遷下或有刺字

李錡前反𫞐將之戍諸州者刺史至歛手無敢與敵或無𫞐之二字

方無敢敵字或無敢字皆非是公至十二日錡反公將左右與賊戰州門不

勝賊呼入公端立責以義皆歛兵立不逼喘或作號非是錡命械致

公軍將斬以徇及境錡適敗縛公脫械還走州賊急卒不暇

走死民抱扶迎盡出天子使貴人持紫衣金魚以賜或無縛字急卒

一作竟平○今按州字句絶賊即錡將之戍州作亂者以公至之速不及走死爲州民執以迎公耳然民字以下必有脫

居三年州稱治拜河南少尹行大尹事呂氏子炅古逈

其妻著道士衣冠方無衣字謝母曰當學仙王屋山去數月復出

間詣公公立之府門外使吏卒脫道士冠給冠帶送付其母

黜屬令二人以𧷢減民賦錢歳五千萬請緩民輸期一月詔

天下輸皆緩一月賊或作臧古通用然不知此句當如何讀(⿱艹石)贓字屬上句即下文減賦別爲一亊(⿱艹石)

屬下句即是以所沒入之臧代民賦錢也但屬上句者語意差澁耳千或作十公一斷治不收聲事

常出名上曾祖弘泰簡州刺史弘或作純祖乾秀伊闕令父爕宣

州長史贈絳州刺史母夫人燉音屯古𤓰州地煌張氏其舅參有大

氏下或有封西平郡太君六字參或作泰公之配曰彭城劉氏夫人夫人先卒

其葬以夫人祔公方作君氏夫人下或有封彭城孫君五字夫人曽祖曰子玄祖

曰餗皆有大名公之子男四人長曰道敏舉進士其次曰道

樞其次曰道本道易皆好學而文或無其次曰道樞三字樞下或無其次曰三字道易

上或有其次曰字女一人嫁蘇之海塩尉韋潛自簡州而下皆葬鳴

臯山下銘曰

髙其上而坎其中以爲公之宮柰何乎公上下方有立字立或作丘或作山

  集賢院校理石君墓誌銘

    校理下或有京兆昭應尉五字

君諱洪字濬川其先姓烏石蘭九代祖猛始從拓㧞氏上音托下

蒲撥切杭曰或說自雲拓天而生䟦地而長遂以爲氏後魏孝文改為元氏入夏居河南遂去烏

與蘭獨姓石氏而官號大司空九或作七方雲下文七出為曾祖則此當作九拓㧞或作

後七丗至行襃官至易州刺史於君爲曾祖易州生婺州

金華令諱懷一卒葬洛陽北山金華生君之考諱平爲太子

家令葬金華墓東而尚書水部郎劉復爲之銘君生七年䘮

其母九年而䘮其父能力學行去黃州録事參軍則不仕而

退處東都洛上十餘年行益修學益進交遊益附聲號聞四

方雲李翺嘗有薦洪狀謂明經出身曾任冀州紏此黃字蓋誤海或作方故相國鄭公餘慶留

守東都上言洪可付史筆李建拜御史崔周禎爲𥙷闕皆舉

以讓禎或作禎方雲考周頌從示○今按大雅文王詩從木當兩存宣歙池之使與浙東使

交牒署君從事河陽節度烏大夫重胤間以幣先走廬下故

爲河陽得佐河陽軍吏治民寛考功奏從事考君獨於天下

爲第一君下或有為字走下或有君字得上或有所字元和六年詔下河南徴拜京

兆昭應尉校理集賢御書明年六月甲午疾卒年四十二娶

彭城劉氏女故相國晏之兄孫生男二人八歳曰壬四歳曰

申女子二人顧言曰葬死所七月甲申葬萬年白鹿原旣病

謂其游韓愈曰子以吾銘以或作與銘曰

生之艱成之又艱(⿱艹石)有以爲而止於斯

  唐故江西觀察使韋公墓誌銘

    方雲諸題唐故或有或無或有銘字或無銘字皆從舊本百本多用大唐字

公諱丹字某姓韋氏字某或作字文明六丗祖孝寛仕周有功以公

開號於鄖鄖音雲江夏雲社縣公之子孫丗爲大官唯公之父政卒

雒縣丞贈SKchar州刺史公旣孤以甥孫從太師魯公眞卿學太

師愛之方無大師愛之四字舉明經第選授峽州音洽居三峽之口曰峽州逺安令

以讓其庶兄峽或作硤方雲考地理志當作峽入紫閣山事從父熊通五經

登科登下方有明五經三字或無登字歴校書郎咸陽尉佐邠寜軍自監察

御史爲殿中侍御史徴拜太子舎人益有名遷起居郎呉少

誠襲許州拜河陽行軍司馬未行少誠死改駕部貟外郎

下或有軍字或無未行二字少上或有適字新羅國君死公以司封郎中兼御史

中丞紫衣金魚往弔立其嗣故事使外國者常賜州縣官十

貟使以名上以便其私號私覿官公將行曰吾天子吏使海

外國不足於資宜上請安有賣官以受錢邪即具䟽所以上

以爲賢命有司與其費資或作貲方無以爲賢三字至鄆州㑹新羅告所

當立君死還拜容州刺史容管經畧招討使始城容州周十

三里置屯田二十四所化大行詔加太中大夫或無置字順宗嗣

位拜河南少尹行未至拜鄭滑行軍司馬軍上或無行字始至襄陽

詔拜諌議大夫旣至日言事不阿權臣謇然有直名遂號爲

才臣劉闢反圍梓州詔以公爲東川節度使御史大夫州下或無

公行至漢中上䟽言梓州在圍間守方盡力不可易將徵

還入議蜀事徵上或有請字劉闢去梓州因以梓州讓高崇文拜晉

慈隰等州觀察防禦使自扶風縣男進封武陽郡開國公食

邑二千戶或無邑字將行上言臣所治三州非要害地不足張職

爲國家費不如屬之河東便上以爲忠方無上以爲忠四字疑或公自以前有上

以爲賢語渉重復故刪其一不知當有何字也一歳拜洪州刺史江南西道觀察使

以𣈆慈隰屬河東公旣至則計口受俸錢委其餘於官罷八

州無事之食者以聚其財始教人爲瓦屋取材於山召陶工

敎人陶聚材瓦於場度其費以爲估不取贏利凡取材瓦於

官業定而受其償從令者免其賦之半逃未復者官與爲之

貧下能者𢌿之財載食與漿親往勸之𢌿或作禆財或作材爲瓦屋萬

三千七百爲重屋四千七百民無火憂暑濕則乗其髙別命

置南北市營諸軍歳旱種不入土募人就功厚與之直而給

其食業成人不病飢爲長衢南北夾兩營東西七里人去渫

息列切祝曰易井渫不食注不停汚之謂渫廣韻渫除去也汚氣益蘇方無長字汚或作汙復作南

昌縣徙廐於髙地因其廢倉大屋馬以不連死馬或作焉不或作爲死或

作廐方雲新史作以廢倉爲新廐馬息不死明年築堤扞江長十二里䟽爲斗門

孫曰用泒湖入江節以斗門以走暴張築堤捍江高五尺長十二里明年江與堤平以走潦水公去位

之明年江水平堤老㓜泣而思曰無此堤吾屍其流入海矣

老上或有旣退二字灌陂塘五百九十八得田萬二千頃凡爲民去害

興利(⿱艹石)嗜慾居三年於江西八州無遺便其大如是其細可

略也其大下九字方從閤杭李謝本作其大不可畧如是或作其太畧如是皆非是卒有違令當死

者公不果於誅杖而遣之去上書告公所爲不法(⿱艹石)干條

或有者字朝廷方勇於治且以爲公名才能臣治功聞天下不辨

則受垢詔罷官留江西待辨使未至月餘公以疾薨使至辨

凡卒所告事(⿱艹石)干條皆無絲毫實詔笞卒百流嶺南公能益

明春秋五十八薨於元和五年八月六日公好施與家無剰

剩或自校書郎至爲觀察使擁吏卒前走七州刺史與賔

客處如布衣時自持卑一不易方無如布衣時四字或四字在不易下卑下或無一字

娶清河崔氏故支江令諷之女某官某之孫有子曰寘年十

五明經及第嗣其家業支或作枝後夫人蘭陵蕭氏中書令華之

孫殿中侍御史𢘆之女皆先公終有女一人方無史字凡公男(⿱艹石)

幹人女(⿱艹石)幹人或無女(⿱艹石)幹人四字明年七月壬寅從葬萬年縣少陵

方無縣字將葬其從事東平呂宗禮與其子寘謀曰我公宜得

直而不華者銘傳於後固不朽矣方從閣杭蜀本無直而不華者三字及傳於後固四

字而復出得銘二字雲晁氏本有此 字殊不知嘉祐杭本已如此大氏方未甞見嘉祐本也寘來請銘銘曰

武陽受業始於太師以官讓兄自待不疑勤於紫閣取益以

卑可謂有源卒用無疵慊慊音歉注漢書曰慊慊常(⿱艹石)不足○慊慊或作謙謙爲人

矯矯爲官爰及江西功德具完名聲之下獨處爲難辯而益

明仇者所歎碑於墓前維昭美故納銘墓中以識公墓

  唐故河南府王屋縣尉畢君墓誌銘

畢氏出東平歴漢魏𣈆宋齊梁陳士大夫不絶入國朝有爲

司衛少卿具邢廬許州刺史者曰憬入或作人屬上句憬之子構累

官至吏部尚書卒贈黃門監是爲景公方雲新舊史有畢構傳終於戶部尚書出

系表亦作戶部然舊更畢諴傳乃稱吏部景公生抗爲廣平太守抗安祿山城䧟

覆其宗贈戶部尚書生抗方雲杭本抗作炕丗系表作杭傳作炕而丗系官聀亦不同覆其宗或作

其宗覆焉尚書生坰家破時坰生始四歳四或作七與其弟増以俱小

漏名籍得不誅爲賞口賊中寳應二年河北平宗人宏以家

財贖出之求増不得増長爲河北從事兼官至御史中丞坰

旣至長安宏養於家教讀書明經第方雲明經第一句當有脫字〇仐按明上或經

下當有中字或登字之𩔖宏死坰益壯始自別爲畢氏歴尉臨渙安邑王

屋年六十一以元和六年二月二日卒於官𥘉罷臨渙徐州

節度張建封慕廣平之節死聞君篤行能官請相見署諸從

事攝符離令四年節死或作死節請上或有以幣字署上或有遂字按諸字疑衍及尉王屋

徐之從事有爲河南尹者聞君當來喜謂人曰河南庫歳入

錢以千計者五六十萬須謹廉吏今畢侯來吾濟矣入錢或作出入

繼數尹諸署於府者無不變而畢侯固如𥘉竟以其職死

君睦親善事過客未嘗問有無旣卒家無一錢凡棺與墓

事皆同官與相識者事之墓或作葬娶清河張氏女女下或有子字方雲女子

字疑皆因下文誤入生男四人曰鎬鉟銶銳女子三人其長學浮屠法

爲比丘尼其季二人未嫁以其月二十五日從葬偃師之土

婁銘曰

上古愛民爲官求人苟可以任位加其身其後喜權人自求

官退而緩者身後人先故廣平死節而子不荷其澤王屋謹

廉而神不福其謙嗚呼天與人苟無傷其穴與墳

   試大理評事胡君墓銘

胡之氏別於陳明允先允或作元河東人丗勤固固或作囯戴厥身

籍文譜進連倫惟明允加武資力牛虎柔不持吏夏陽有

施爲去平陽民思悲河東士河陸原冝茲人肖厚完或作後昆或作

省厚寛〇仐按厚完二字見晉語五十七不足年孤兒啼死下官母弟証

秩大夫秩方作秋方雲胡弟証元和九年以御史大夫帥振武十二年召還此下又雲友韓愈司馬徒豈十二年

從征淮西時邪然則秩當爲秩明矣摭君遺哭泣書摭方作石友韓愈司馬徒作後

銘系序𥘉

  襄陽盧丞墓誌銘或有唐故字

范陽盧行簡盧下或有君字將葬其父母乞銘於職方貟外郎韓愈

曰吾先丗丗載族姓書丗丗或作五丗吾胄於拓拔氏之弘農守守

後四代吾祖也爲沂録事參軍沂下或有州字五丗而吾父也爲㐮

陽丞始吾父自曹之南華尉歴萬年縣尉至襄陽丞以材任

煩能持廉名萬年二字或作三去襄陽則署塩鉄府出入十年當最

其列府下或有聀字十下或有五字貞元十三年終其家年六十七殯河南

河隂南下或有縣字縣字或在河隂下吾母燉煌張氏也王父瓘爲兗之

金郷令之或作州先君歿而十三年夫人終年七十三從殯河隂

方本歿下無而字年下有而字生子男三人居簡金吾兵曹行簡則吾其次

也大理主簿佐江西軍其㓜可乆女子嫁浮梁尉崔叔寳將

以今年十月自河隂啓葬汝之臨汝之汝原葬下或有於字臨汝下或有縣

字汝原上或有臨字吾曰隂陽星暦近丗儒莫學獨行簡以其力餘學

能名一丗舎而從事於人以材稱葬其父母乞銘以圖長存

是眞能子矣可銘也遂以銘以圖長存方作圗乆長存○仐按此與後篇張圎志文躰特為

橫逸與諸篇不同亦其文之変也但此篇中稱吾者皆述盧語而最後一吾字乃韓自吾似少分別耳弘農諱

懷仁沂諱璬襄陽諱某仐年實元和六年沂下或有州字

   唐河中府法曹張君墓碣銘

有女奴抱嬰兒來致其主夫人之語曰妾張圎之妻劉也

或有氏字妾夫常語妾雲吾常獲私於夫子且曰夫子天下之名

能文辭者凡所言必傳丗行後或無夫子字非是仐妾不𦍒夫逢盜

死途中將以日月葬逢或作遇妾重哀其生志不就恐死遂沈泯

方作敢以其稚子汴見先生將賜之銘是其死不爲辱而名

永長存所以蓋覆其遺胤子(⿱艹石)孫且死萬一能有知將不悼

其不幸於土中矣汴下或有兒字或無將字胤下或有(⿱艹石)又曰妾夫在嶺南時

嘗疾病泣語曰吾志非不如古人吾才豈不如今人而至於

是而死於是邪(⿱艹石)爾吾哀必求夫子銘是爾與吾不朽也

方無人字愈旣哭弔辭遂敘次其族丗名字事始終而銘曰弔下或有

即字○今按旣辭而遂敘其事蓋一辭而許所謂禮辭者也君字直之祖讙父孝新皆爲

官汴宋間君嘗讀書爲文辭有氣有吏才嘗感激欲自奮抜

樹功名以見丗𥘉舉進士再不第因去事宣武軍節度使得

官至監察御史坐事貶嶺南再遷至河中府法曹參軍攝虞

郷令有能名進攝河東令又有名遂署河東從事絳州闕刺

史攝絳州事能聞朝廷元和四年秋有事適東方旣還八月

壬辰死於汴城西𩀱丘年四十有七明年二月日葬河南偃

日或作庚午方雲考唐暦二月無庚午葬下或有於字妻彭城人丗有衣冠或無有字

好順泗州刺史父泳卒蘄州別駕女四人男一人嬰兒汴也

是爲銘

  太原府參軍苗君墓誌銘

君諱蕃字陳師其先楚之族大夫亡𣈆而邑於苗丗遂以苗

命氏其後有守上黨潞州上黨郡者惠於民卒遂家壺𨵿縣名在潞州

曾大父延嗣中書舎人大父含液舉進士第官卒河南法曹

父頴揚州録事參軍君少䘮父受業母夫人舉進士第佐江

西使有勞三年使卒後辟不肯留獨護其䘮葬河南選𥙷太

原參軍假使職獄平貨滋息吏歛手不敢爲非年四十有二

元和二年六月辛巳暴病卒其妻清河張氏以其年十二月

丙寅葬君於洛陽平隂之原男三人執規執矩必復其季生

君卒之三月君同生昆弟姊凡三人皆先死四室之孤男女

凡二十人皆㓜遺資無十金無田無宮以爲歸無族親朋友

以爲依也天將以是安施耶宮或作家為依方無為字○韓曰按丗系表苗襲叢生延嗣延

嗣生含液含液生頴頴生蕃蕃生著著生愔惲恪愔生合符渾生廷乂又按登科記愔長慶二年惲太和五和恪八年治

大中八年乾符三年皆相踵登第然有可疑者丗系表以愔惲恪為蕃之孫誌謂蕃卒於元和二年男女皆幼自元

和二年至長慶二年甫十五年豈遂有孫登第耶然則丗系表蕃之下所謂著者誤矣疑愔惲恪即蕃之子而執規執矩

必復者蕃死時㓜而未名持其小字云爾其後遂名愔惲恪也嗚呼蕃死其困如此其後子孫之盛則如此爲善者可無

銘曰

有行以爲本有文以爲華㳟以事其職而勤以嗣其家位卑

而無年吁其柰何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