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雪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松雪斋文集 卷第八
元 赵孟𫖯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九

松雪斋文集卷苐八

 碑铭

   蔚州杨氏先茔碑铭

中顺大夫晋宁路治中杨侯既葬其曽祖以下三世于蔚

州将立石墓左而蔚故不产佳石有告之者曰永宁口有

石天成如龟趺髙三尺广四尺其长倍髙辇⿰至支 -- 𦤺之夜有大

声三若自龟出者又有告者曰去石龟三里许有石如碑

髙广与龟称𣸪辇致之及门霾雾昏塞碑作大声跃于地

前行三十有二尺侯求余为文将刻诸石为余言如此余

盖疑之已而淂蔚父老之言扵宣徳府者为之叹曰鬼

之相之也其有以㢤扵是复徴其行事得参知政事王公

思廉𠩄撰侯为平㝎知州时徳政碑言卖㦄夲均课程收

皮革兴碾硙省民钱五万馀缗他善政甚多又得榆关岳

蕃及同知武州事杨述𠩄为碑文言侯引龙池以给安平

沟郄湫以通乱柳导盘SKchar2河以贯裴村凡水之利无遗力

焉而侯不惮胼手胝𠯁躬事畚锸以为民倡故虽功大力

巨而成不逾时古𠩄谓西门豹郑国之流殆无以过之盖

侯性朴质强力绝人有可以利民者不啻若嗜欲使侯得

居大官其𠩄建岂止扵是㦲宜鬼神报之以龟石云侯名

赟蔚州人年十一给事马驿马𦘺好十六岁祖毋代之还

家为农稍长右三部俾领三千人采木作大都城门时至

元四年也俄佩银苻见

世祖皇帝于广寒殿授蔚州采木同提举十六年佩金苻

凡四为采木提举由奉训大夫改奉直大夫泰安州莱芜

等处铁冶提举寻知岚州平㝎州

皇太后𦍒五䑓以侯为中顺大夫知宣徳府仍领采木之

𬽹特赐钞二千五百贯貂裘一至大二年除晋寜路治中

今七十六矣上下马如少年真奇士㢤曽祖讳徳清儒而

不仕祖讳万従太师国王为副元帅佩银苻父讳伯荣亦

不仕葬以某年某月某日立石以某年某月某日墓在蔚

州麦子疃铭曰

至顽者石冥然无知无喙而鸣无胫而驰𦬆𦬆之中有物

使之信㢤杨侯言不吾欺兴事利民甚扵渴饥孰谓鬼

能报厥施彼牧民者鲜克是思剥下为利SKchar𦍒已私天则

不佑虽盛必堕扵维杨侯先垄在兹若祖若考英灵攸绥

有龟自至负是丰碑千有百年视此刻诗

   赵君谦甫墓碣

赵君讳受益字谦甫祖讳友妣郑氏考讳成妣郭氏由祖

以上世居清州西流河之南蔡家里金末贞祐中考逃难

来济南⿱六十 -- 卒葬㦄城西南龟山之下十里河之原故遂为郡

人焉君自弱冠习文法书数任事不避繁剧当官者以为

能吏省部八举居㑹计之軄未尝不课最性慷慨倜傥不

事羁束初吴人黄清卿在俘囚中君怜其才倾嚢赎之以

归使子侄軰従学待以师礼黄一旦有南归之思君𢈲赆

之且令人送达其家尓后㳺䆠江左数年视他人𠩄好子

女玉帛弃若涕涶唯收书数千卷而已𮗚斯二者可以知

其为人至元癸已四月二十六日以疾⿱六十 -- 卒于家享年五十

有九娶宋氏济南名族是岁七月十九日亦⿱六十 -- 卒享年五十

有七子二女伯曰元禛中曰元⿰氵専 -- 溥孙男二人曰芝曰兰元

稹䓁以某年某月某日合葬君夫人于十里河之先茔礼

也既葬元禛䓁介道士张君来谒余文将刻石墓左以传

不朽予闻张君言元稹勤读书元⿰氵専 -- 溥为吏廉谨郷党皆以

为善人又嘉其勤勤恳恳有不死其先君之意风俗之衰

乆矣二子乃能若是予何可固辞也㢤乌呼髙官尊位未

必皆贤卑位小官未必皆不肖若赵君者亦可谓非碌碌

之士其不至扵贵逹则命也后之𭣄者以予言为信虽数

千百载当勿毁焉

   杜氏新茔之碑

杜氏之先曰唐相莱国成公如䀲其贤天下莫不闻其言

行官爵载在唐史虽不言可知也按公传京兆杜𨹧人黄

巢之乱子孙有自杜𨹧徙鳯翔者居鳯翔SKchar县㦄五季而

宋而金其坟皆在SKchar其世次隐显自曽祖而上皆不可得

而详焉祖讳松金末仕为乾州莭度使仪干雄伟以勇略

闻金亡与其子自SKchar徙汴自汴徙镇又徙燕遂留居之壬

子岁十二月八日疾终享年七十祖妣张氏先卒葬于SKchar

継室王氏后君一年卒𦒱讳茂字光祖张出也年十六以

莭度府君䕃入宿卫十八従父避兵于燕险阻艰难中克

尽孝道父䘮衰麻荐奠皆有礼人称其孝不求仕进善治

生遂⿰至支 -- 𦤺富饶莭度府君之卒以先茔之在SKchar也有归葬之

望故葬有𨷂毎言及未尝不流涕既而以居燕之乆且去

SKchar数千里頋终不能归葬于SKchar乃⺊地于燕都之南大兴

县西宜迁村葬曽祖衣冠以为杜氏新茔杜氏之新茔自

莭度府君始实中统元年八月一日也祖妣张氏先葬号

至是复以衣冠与王氏合葬焉至元九年五月五日茂以

⿱六十 -- 卒年六十四娶完颜氏至元十九年十一月十日卒再

娶王氏廿八年六月廿二日⿱六十 -- 卒子男三人皆王出长曰大

川字伯林为人以义自处居家孝友尝为河间西汉股塩

场管勾奉公尽軄塩司将举之以毋老固辞至元二十四

年二月十七日⿱六十 -- 卒年三十九娶转运使周君女事舅姑有

道内外无间言良人卒誓不再嫁至元二十八年二月卒

二子曰大兴字伯荣乞文扵余者也曰守智字善父天资

眀敏方有志于善至元廿四年六月不𦍒早⿱六十 -- 卒自𦒱以下

皆以昭穆葬新茔礼也元贞元年孟𫖯䝉

恩召至都下耶律公希光为孟𫖯言吾同里有杜伯荣者

重𢈲缜宻务实去华事父兄孝且弟箧中有劵约百𥿄皆

其父以赀贷人者曰此吾父积徳之恵何用徴为悉火之

里中有贫者辄赈其乏壮未有室者辄助之娶至有藉杜

氏馀力以⿰至支 -- 𦤺富者伯荣终不以为已徳也事寡嫂甚谨数

年𠯁不升扵堂春秋家燕见辄设拜或问之曰惟礼可以

别男女吾兄既早世吾事吾嫂敢不敬𦒿老欲闻有司乞

旌表其门闾者伯荣止之曰此亦尽其在我者而已何必

示耶伯荣之为人如此一日与偕来谒曰自先人⺊新茔

扵都南大兴生四十年虽岁时丘垄不敢废𥙊扫之軄而

墓石未立𢙢乆遂泯灭后嗣无以知先世𠩄自出又无以

寻祖考徙燕之𠩄由来大兴敢再拜以请𦍒夫子为文以

铭之余谢不敏大兴请至再余既嘉其行义重以耶律公

之命不𣸪固辞乃因其行状叙而铭之大兴娶李氏有子

曰铭庆以斯文名之也铭曰

荡荡古今迭盛迭衰大贤之后亦或中微维杜成公作相

贞观功业烜然唐史有传厥后徙SKcharSKchar徂燕岂祖是忘

因时而迁燕山之居亦既三世宅兆既安昭穆SKchar纪其宅

伊何宜迁之村其纪伊何自祖及孙自祖及孙富而有礼

天福善人其昌其炽我作铭诗刻诸坚珉后嗣传之千载

不泯

   故成都路防城军民捴𬋩李公墓志铭

公讳昱字仲眀太原榆次人曽大父彦大父温父懋河东

宣抚检察使妣张氏継蒲察氏生二子公其伯也自少小

勤扵问学尤有得扵易既长従事行省郝公幕下戊午授

公太原路奥鲁万户中綂庚申

世祖圣徳神功文武皇帝即位公时扈従上都命公与近

臣也速答同管军器监至元丙寅也速答行中书省于

四川辟公行中书省贠外郎时四川未全附公居幕府㑹

金谷调军食转输供给未尝乏绝至扵决策制胜公力居

多壬申改授东川顺庆䓁路宣课大使公长扵䂓画民不

扰而事集甲戍行省拜公枢宻副使行枢宻院事分道攻

嘉㝎行省公曰大军既出成都乃四川根本若守非其人

虑有肘腋之虞佥以公为可任行省公笑曰吾意正在此

人扵是以公为成都路防城捴管通管军民事公鞠躬尽

瘁知无不为民赖以安乙亥冬十二月二日以疾卒扵成

都驷马桥之寓舎呜呼哀㢤公生扵某年某月某日享年

四十有八越五日殡扵万里桥之南罗村公⿱六十 -- 卒之前一日

神色如平时忽召従行亲友悉与诀别众皆惊曰公神气

强盛安得此不祥之语公曰死生常事耳何讳即呼诸子

付以后事且戒之曰毋随俗喧哗毋𢈲葬具夜将半命其

子倜读大学中庸数过奄然而逝时有郷人王小五者自

太原赱蜀未至成都二百里罗江县北十里许道逢公北

王素识公问公将安之公曰吾往直北嘱以家事甚悉王

至成都诣家道𠩄以计日正公⿱六十 -- 卒之日也时人咸惊以为

神娶𬽦氏先公十六年⿱六十 -- 卒継室韩氏后公十日⿱六十 -- 卒皆母仪

妇道见称亲党戊子七月二日始克归葬于太原井谷村

之先茔二夫人祔殉以瓦器従治命也公豁达刚敏善谋

㫁有度量好賔客尚气义字民以寛治军以律理财以道

既殁之后蜀人思之至今初公之従事行省郝公幕府郝

公待公𢈲及郝公⿱六十 -- 卒其幼子天挺甫数岁公曰吾有女年

相若也他日当妻之中綂癸亥公以事寓燕贻书家人曰

郝公之子吾尝许以长女妻之今其时矣当即成昏家人

莫敢违人服其信义子男四人曰佐麓川路教授曰仔东

莞塩司管勾曰倜集贤侍读学士曰俶龙兴路富州同知

女三人孙男三人孙女九人既葬公之八年当元贞元年

孟𫖯䝉

恩召至

𮤑下公𠦑子集贤学士倜以孟𫖯往年尝为同僚语孟𫖯

曰倜之先君既葬八年而墓铭未𬾨倜为此惧敢状其行

事以请孟𫖯辞至再不𫉬敬叙而系以铭铭曰

凛凛李公人中之英因时用武𡚒身成名给饷理财婉画

幕府以战则胜以守则固曽未半百遽尔陨倾岂伊松柏

蒲柳同零天𢌿公才百未一试稍假以年何𠩄不至天既

生之𣸪遽夺之厥理⿱⺾⿰氵亡昧𠩄不可知公之英灵惊动行路

死而不亡信㢤斯语井谷之原是为公蔵刻兹贞石俾后

㤀

   大元故嘉议大夫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使姜公

   墓志铭

公讳彧字文卿姓姜氏莱阳县人自太公封扵齐诸姜皆

其后也曽祖而上谱谍已不可考祖讳某以财雄郷里好

周人之急偶岁凶作糜粥以食饥者赖以全活甚众里中

称为善人考讳椿质直尚志金末盗贼蜂起避杨安児乱

来水寨依张侯以居娶临邑魏氏生公时兵后大疫因之

饥馑死者相枕藉公随考妣东西奔赱若有相之者竟免

于难稍长従李雄飞学禀资颖悟出他儿右日诵数百言

过口不忘张侯来济南披荆𣗥立官府公因侍父至府幕

幕僚魏君爱其才留之幕下积一二年凡簿书㑹计之事

辄能答不羌毫𨤲张侯赏异之由府吏升充左右司知

事属大数戸口俾公分领一路讫事迁左右司郎中府中

赖公禆益视他镇常课最断事官就遣公赴

𮤑奏割𨹧州䓁五城俾张侯通行抚治従之还升参议府

事中綂三年公佐张侯之嗣入朝首言益都李璮反状已

露宜先彂以制之未报明年李璮反诸郡素不为兵𬾨璮

引劲⿱六十 -- 卒数万长驱𥫄济南据之公弃父母妻子脱身赱従

嗣侯招集散亡迎哈必赤王军为收𣸪计日夜亲矢石筑

长围环城璮不得出外又绝其援兵秋七月捕得反者言

城中食且尽人将相食时嗣侯𬒳

𭥍招安益都命公留后公料城下在旦夕昏夜求见王计

事言济南城且破大王宜早㝎计命大将分守城门勿令

縦兵不然城中无噍𩔖矣王曰汝解阴阳耶公曰虽不深

晓阴阳人事固可见也王曰子未生先乞名耶公曰今城

中无粮金城亦不能守况先奉

圣旨眀言李璮一身造𢙣官吏百姓何辜若不及今㝎计

城破之日千军万马中欲见大王岂可得耶縦得见岂能

细陈耶事无大扵此亦无急扵此者唯大王留意王曰然

诘旦㑹诸将议是夜五鼓将尽军𠉀报城西门贼军五六

百人出降王上马鸣金鼓亲往谕之皆解甲𭠘器仗𥠖眀

南门东门俱降无虑五六千人公又言乞勿縦兵王遂命

大将分守东南西三门禁外军一人一𮪍无敢入城者城

既降李璮自𭠘水中不死捕得斩之枭首军门事遂㝎城

中按堵如故嗣侯至自益都以公功多奏干

朝授大都SKchar府参议㑹

朝廷行迁转法授公知濵州濵民罹苛政乆户口凋耗田

菜多荒往往为行营军马占为牧地惧不敢垦而有桑𬃷

者又縦羊马践食之殊不聊生公为申省差断事官某分

拨草地民地封土为畔豪夺不得行縦军为扰民择其尤

不法者杖数人民始得安设赏罚课民栽桑岁馀新桑遍

野人呼曰太守桑且歌曰田野桑麻一倍增昔无粗麻今

纩缯太守之徳如景星未终任以事赴部其民扶老携幼

遮道马为之不行俄授东平路捴管府判官至元五年

史䑓新立选才堪御史者公首在选中驰驿赴

𮤑御史大夫引见广寒殿

天颜喜赐食殿上拜治书侍御史刚𥟀疾𢙣不避𫞐贵在

任七年用御史大夫荐授河北河南道提刑按察使佩金

虎苻改信州路捴管以疾不赴寻改陕西汉中道提刑按

察使移河东山西道乆之拜行䑓御史中丞暴官污吏闻

风而革者甚众江左阴受其赐再为燕南河北道提刑按

察使居三载得告归里积官至嘉议大夫公生扵兵间长

能自树立好读书为吏有能声而又及従元𥙿之杜仲梁

诸老㳺以文雅饰吏事故其风流岂弟为世𠩄称屡任风

宪之軄能以片言折奸邪之萌轺车𠩄至官吏皆敬惮不

敢为𢙣既谢事闲居课子孙蓺花种竹小车时往来饮酒

自娱童颜苍鬓无衰老之态孰谓公遽以微疾不起耶公

生扵戊寅至元癸已某月日⿱六十 -- 卒扵私苐之正寝享年七十

有六夫人侯氏先公三十年⿱六十 -- 卒子男四人长曰迪吉次曰

従吉次曰吕次曰璞将以五月庚申葬公扵龙𮄑㽵白马

山之原以夫人侯氏祔礼也迪吉䓁叙公之行事涕泣再

拜请铭扵余余居吴兴闻公名甚乆及来济南犹及一再

见公于堂公既⿱六十 -- 卒而不为之铭情若泊然遂不敢固辞而

铭之铭曰

姜氏之源出于太公齐失其国散居于东莱水之阳爰有

苗裔来之济阳以避其地天相阴徳乃生令人险阻艰难

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名立身吏事既敏又服军旅人一巳十𠃔文且武讨叛

完城厥功居多谁谓儒生不能荷戈升诸公朝出守渤海

龚遂之政尚友千载峨峨豸冠两登宪䑓巡按四方奸宄

为衰既老而闲以道出处优㳺⿱六十 -- 卒岁五福备具苍鬓朱颜

谓可百年胡为遽尓以疾终焉龙𮄑之原实维公宅𦬆𦬆

来世尚视兹石

   田氏贤母之碑

礼部主事田衍毋李氏讳庆云庆阳府合水县人其先出

唐薛王考讳无党登金贞祐二年进士苐官京东道司农

丞妣向氏毋天资㳤眀无世俗児女习司农府君以官事

来汴京与监察御史田君同僚以毋归御史之子鄣徳府

君某御史室雁门郡夫人杨治家严毋事之尽礼未尝违

颜色王辰之兵司农府君举家走宋田氏﨑岖兵间北度

河来洛居髙牟村兵火后家益单鄣徳府君従事扵相性

踈财不事生产毋手织絍以俭约取给奉御史甘𭥍无乏

二子曰𣸪字师颜曰衍宇师孟𣸪既长従事河间府君自

相就飬毋躬授衍书㑹

朝廷分遣学士周砥蕳汰儒藉毋命衍肄科举凡例一月

试中得免编户府君卒河间毋携衍奔䘮除服归相而𣸪

⿱六十 -- 卒扵河间毋痛之因得疾疾病抱衍谓曰人孰不畏死

然死竟不可逃我𠩄以忍死有言者欲令汝知吾心耳我

年十六归汝家事尊抚幼凡四世艰险靡不更李氏南矣

起汝家者属在𣸪𣸪又早⿱六十 -- 卒吾二姓不泯扵后贵尽在汝

汝勉之吾死且⿰目𡨋衍既免䘮徒歩来京师折莭为中书小

吏再眀年由刑部令史升御史䑓中书省⿰扌⿱彐𧰨 -- 掾今为礼部主

事师孟能自树立为时名士母之力也呜呼毋诚贤矣㢤

始余至京师与师孟相闻一日遇诸途师孟前跽曰君非

子昻乎余曰子谓谁曰田衍也余曰子何自知为余曰衍

闻诸鲜于伯㡬赵子昻神情蕳逺若神仙中人衍客京师

数年未尝见若人非君其谁遂相与莫𨒫至于今 十年

矣海内言善交者必曰田赵师孟以斯文属余宜而余亦

宜为斯文乃书夲末刻石墓左用昭示于来世

   先侍郎阡表

府君讳与訔字中父胄出宋太祖自秀安僖王五世而至

府君皆家吴兴安僖王生崇宪靖王伯圭是为府君曽王

父宪靖王生新兴恭㐮王师垂是为府君王父其世次㦄

官语在宋史㳟㐮王生通议府君讳希永仕宋朝奉大夫

直华文阁累赠通议大夫是为府君王考妣硕人郑氏府

君生而秀令弱冠以通议䕃补官𥘉调饶州司户叅军辟

监海昌塩场俄易黄姚运塩辟兼浙西茶塩司主管文字

改浙西提刑司干办公事除知䔥山县以治最闻淳祐八

年除干办行在诸司粮料院五月出通判临安府十一月

除军器监主簿眀年十一月监三省枢宻院门又眀年正

月迁太府寺丞兼太宗正丞出知嘉兴府治为诸郡最拜

金部郎官兼右司特除直秘阁两浙转运判官未上改提

举浙西常平义仓茶塩公事宝祐元年升军器监寻除直

宝章阁两浙西路提㸃刑狱公事二月兼提举常平义仓

茶塩九月兼主管淮浙彂运司公事十月知平江府二年

差主管建康府崇禧观三年除将作监捴领浙西江东财

赋淮东军马钱粮䟽辞不报四年兼权知镇江府除司农

少卿五年升太府卿六年除秘阁脩撰江西转运副使兼

知隆兴府景㝎元年五月除司农卿兼左司郎中复兼𠡠

令𠩄删脩官十二月除右文殿脩撰两浙计度转运副使

二年四月升集英殿脩撰寻进宝章阁待制知临安府浙

西安抚使六月迁枢宻都承㫖后省䟽驳免差提举江州

太平兴国宫十月除江东转运使赐金紫服十一月兼捴

领淮西军马钱粮三年二月兼提领江淮茶塩𠩄差提举

隆兴府王隆万寿宫四年九月起知平江府兼提㸃浙西

刑狱十一月兼提举常平义仓茶塩五年进显谟阁待制

召拜两浙转运使除权户部侍郎是岁十月理宗徂落度

宗践祚拜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咸淳元年

赐进士出身三月以疾⿱六十 -- 卒扵府治实廿三日也乌乎痛㢤

遗表闻度宗震悼赐银三百两绢三百匹以敛赠银青光

禄大夫官自迪功郎至通奉大夫爵进归安县开国子府

君生扵嘉㝎癸酉十一月八日享年五十有三娶李氏先

十五年⿱六十 -- 卒累赠硕人子男八人孟𬱖孟颁孟硕孟颂孟頖

孟颢孟𫖯孟𥸤孟𬱖将仕佐郎杭州路儒学教授孟颢奉

议大夫沧塩使孟𫖯奉议大夫汾州知州孟𥸤承务郎同

知南剑州馀皆尝仕宋而颁颂已不𦍒死女十四人孟巽

适沈昌言孟鼎适史周卿孟兊适韩浩孟归适陈好谦孟

艮适翰林直学士张伯淳孟家适韩巽父孟比适印直𫝊

孟益适南雄路捴管印徳传孟萃适钱澄孟渐适钱谊孟

豫适沈光谦孟遇适施谊孟过孟既未嫁而夭孙男廿四

人孙女廿人曽孙男二人曽孙女一人府君⿱六十 -- 卒之年葬湖

州乌程县澄静郷聂村越十一年墓毁于盗至元庚辰

⺊城南车盖山之原徙葬焉府君玉立长身眉目踈秀𬓛

度洒落不蔵怒蓄怨性好学躬布衣韦带之行才任治剧

而为政务岂弟𠩄至皆有恵爱仕二十年先世园田乃更

加损先友礼部侍郎东平刘公震孙诔之曰府君扵时为

循吏扵朝为名卿扵国为信𢈲公族世以为知言府君𣳚

十二年而宋归于元又十一年当至元廿四年孟𫖯䝉

恩召至

阙下擢兵部郎中入直集贤出佐济南府数年之间驱驰

南北故扵府君之行事夲末不遑有𠩄纪载元贞元年

𫖯自济南罢官归里守先人丘垅以为终焉之计而又拜

汾州之

命𢙢遂失坠泯𣳚乃收泣书一二刻石墓下以示后昆大

徳元年十二月 日不肖孤孟𫖯述

   故嘉兴县主簿谢府君墓志铭

府君讳天锡字纯父姓谢氏其先吴兴人四世祖自吴兴

来逰吴相吴中土田沃衍甲扵浙右得任水之阳因⺊居

焉曽祖新祖𠃔祥皆不仕考徳明宋将仕郎府君天资重

厚自其幼巳如成人性至孝以亲老未尝离𰯌下

天兵渡江用归附功授将仕佐郎嘉兴县主簿嘉兴当孔

道地狭而民瘠方归附𥘉使者乘驿𮪍往来日无虑以十

数科调繁兴纷如猬毛府君佐邑SKchar一以寛恤为事情愉

色孚民欢然供给无敢后者鞭朴一不施而事集兵后田

荒多芜悉勉有力者垦辟以时使不至积荒尉缺员府君

兼摄尉事设方略治盗盗是用弭县有疑狱乆不决府君

廉得其实一日命取网𦊙罗积水中得枯骸𡨚乃得白民

惊异以为神吏姧无𠩄容囚瘦死者众府君具汤药𫗴粥

以给之多𠩄全活邑民至今犹以佛子称之考满上官咸

荐其能而府君浩然有归休之志萧然野服与父老相过

𭏟曲中谈桑麻旧故以为笑乐无复仕进意大徳五年夏

忽婴微疾起处饮食无异平时至易箦气虽微而神不乱

抚其子斗元曰吾大期至矣遽脱然如蜕府君生扵壬辰

八月十九日⿱六十 -- 卒扵𨐌丑六月廿有四日享年七十夫人唐

氏㳤徳俭行亲党𠩄则勤劳妇功手自绩纺相府君起家

先府君⿱六十 -- 卒数月巳抱疾府君既⿱六十 -- 卒之廿日夫人亦⿱六十 -- 卒生扵

甲午九月廿九日⿱六十 -- 卒扵𨐌丑七月十四日享年六十有八

子男一人斗元也忠翊校尉海道运粮千户女二人长适

王大有次适唐兰孙孙男二人曰庭瑞曰庭芝孙女三人

府君居郷以仁接下以礼与人交以信中外姻党有贫乏

者扶待赈恤无厌怿心晩年益勤约视先世畎畒有加焉

然自处𣽃然未尝有骄色人以是贤之大徳癸卯三年之

䘮毕将⺊宅以葬而斗元又卒至是其孙庭瑞⺊以大徳

乙已七月某日奉其祖考妣之柩葬任水南之干山状其

行事以余往尝吴中与府君有一日之雅来乞铭余犹记

与府君相见时终日端坐无𭟼言墯容盖恂恂信实人也

而又安知铭府君墓石耶既辞不𫉬乃叙其行事而铭之

铭曰

任水之阳吉人斯宇吉人伊谁谢氏纯父四世积善庆钟

其家既富而安不骄不奢乘时奋飞乃出而仕佐邑虽微

可以行志民受其恵颂声载驰吏畏其眀奸不得施狱无

馁囚野无废田枯骨䝉仁𫉬伸其𡨚凡仐佐邑孰如君者

何必髙位泽始及下既仕而归野服萧然康宁好徳以终

其天古谓五福身集有之伊人之生天实𢈲之任南干山

⺊云其吉孝孙厝之考妣同室任水浟浟松柏萧萧刻铭

贞石千载孔昭

   故忠翊校尉海道运粮千户谢君墓志铭

余既铭嘉兴主簿谢府君之墓其孙庭瑞又泣而言曰先

生𦍒哀庭瑞为祖考妣著铭墓石庭瑞不即死将以先𦒱

之柩同日祔祖考妣之域唯先生重哀之而恵以文余闻

而深悲之忍不为铭君讳斗元字光国主簿府君之子也

资英敏居家甚理素饶财而用朴俭自居不以富骄人好

施与人有求之者辄乞不吝莫不满意而去以⿰氵曺 -- 漕海劳绩

佩金苻授忠翊校尉海道运粮千户俄而告闲毕力干蛊

主簿府君既谢事得以优㳺田里者以君能飬志故也君

事父母孝因辑古人孝感故实为一编锓诸木墨夲以施

人欲使见闻者𭄿扵为孝可谓𢈲之至矣大徳𨐌丑主簿

府君卒君服䘮尽礼忽苦𠯁疾未能大葬而遽不起君生

扵已未四月二十七日⿱六十 -- 卒扵大徳癸卯九月二十二日春

秋四十有五夫人朱氏子二人曰庭瑞曰庭芝庭瑞嫡也

女三人庭瑞⺊以大徳乙已七月葬其祖考妣扵任水之

南而以君之柩祔礼也铭曰

凡人之行莫大扵孝孝感之至神明𠩄劳古之孝者布在

方册孰能博求载籍而索维此谢君辑而成编锡𩔖教人

可不谓贤匪维教之又躬履之弃官归养朝娱夕嬉伊嗟

若人宜天之祐胡啬其报而不克寿人莫不死父母同归

君则无憾人为之悲有子克家积善之庆刻我铭章以𩔰

天㝎

   有元故徴士王公墓志铭

公讳泰来字𣸪元姓王氏其先大名人宋三槐文正公之

后五世祖讳逖太常少卿避靖康难徙家江南曽祖讳焕

之右宣教郎干办诸司粮料院妣张氏祖讳隽卿承直郎

泉州徳化县令妣印氏継頋氏夏氏父讳奎风容韶亮好

为神仙方术自号蟾谷真士尝著蟾谷袪疑贯灵萹行于

世初太常公家金𨹧后又徙嘉兴之华亭故为华亭人蟾

谷公在宋嘉㝎宝庆间屡有荐于朝者一再徴不起一旦

无疾⿱六十 -- 卒先是一月遍告诸𠩄与善者曰不逾月吾将頥化

矣至期日沐浴冠裳而⿱六十 -- 卒人咸异焉妣张氏实生公公蚤

颖悟能弇先迹遂世其学访大道若𦒿欲𡚒不頋去人地

逺迩意𠩄领㑹杂能㫄魄不名一行虽时日小数学必精

诣始习举子业由郷举贡太学既而曰是不𠯁为弃去放

浪江湖间跂𠯁甚髙神䄡其辞𠩄至人争遮致之尚书陈

公存参政文公及翁太常冯公去非皆为布衣交中书卢

公𨱆出帅江西延⿰至支 -- 𦤺幕下师事之未㡬又弃去归故里闭

门绝不与人事至元十五年

世祖皇帝遣使中外广延茂士扵是浙西宣慰使㳺公首

荐公公以疾辞眀年春

上再命御史中丞崔公趣徴上道又辞不起二十三年春

侍御史程公巨夫中书通事舎人帖木児不花奉

𭥍颛召两人其一人儒学提举叶李遂与偕见

上驩甚馆扵集贤院

上时召见公必有意可否事公持正无转辞引与坐深语

薄夜半即御𠩄馔食赐之命中使及卫士秉炬前导以归

以为常岁中叶公拜尚书左丞将授公以官时与叶公议

语一不愜竟拂䄂起曰无辱我扵是力乞归得告翰林集

贤诸老与时之焜焜于朝者咸赋诗饯之还居钱唐自𭈹

月友处士二十九年春

上命今丞相髙公征爪哇遣使召公为辅行

命下平章政事阿鲁浑撒里公为请以老病免资好逰遇

佳山水竟日终岁弗忍去风雨之时寒暑之叙日月启眀

乎西东坤乾象法于崇库与万物之飞潜动植呈妍擿诡

泄廋隠凡精神𠩄及一写于诗濯去俗累皦皦然作不

经人道语公蚤以诗鸣宝祐开庆间有集行扵时中书卢

公为之叙引至是裒益赋咏铭赞杂着得凡若干卷蔵于

家其逰情物表彂兴天倪盖世𠩄不能羁者一时南北人

士𭈹称知道者皆执弟子礼性刚狷不为繜绌又不为矞

宇嵬琐之行与人交稍有乖扵义无亲踈贵贱广坐稠人

辄面愧不少借狠佷自臧一无𠩄儗㤰以故拓落扵时

而人亦罕得传其𠩄学独留江西时有周顽者宋丞相益

国公之裔躬拜公受学后竟不知𠩄终里人至今相传以

为得仙云公平生少疾一日疾⿰至支 -- 𦤺沧𤍠心㾓体烦食辄

越翼日召其子一初曰由乎中者吾心之清眀也浊眀者

乃其外也吾白道而幽匔者也吾之身天不能亡地不能

蔵頋未能视去尓累如脱躧耳以至扵是吾疾病矣急为

我𬾨具时郡贰车焦侯来问疾尚相与校其𠩄蕴去未㡬

辄具滥浴已索𥿄书偈曰耳眼口鼻俱是病根无出无

八与天长存书毕轮左手⿰扌𭥍 -- 指曰时可矣语绝而逝时大暑

三日而敛深衣幅巾色理柔润照映如生公生于宋端平

三年丙申二月七日至大元年戊申五月二十九日⿱六十 -- 卒

年七十有三娶何氏先公三十五年⿱六十 -- 卒生男二人曰暁曰

一𥘉又徐氏生女三人孙男二人孙女一人公𣳚之十有

五日二子用公治命従乾毒道阇维⺊以 年 月 日

奉公遗骨葬西湖茅家歩积庆山之阳书乞铭孟𫖯従

生逰甚乆顷仕杭三年无日不来虽极寒盛暑不废相与

谈连日夜殆有意引之扵道盖尝窃闻微言者也先生𣳚

非孟𫖯谁宜铭铭曰

先民有言神仙可以学得不死可以力𦤺若先生之扵道

盖深知而未⿰⾔𭥍 -- 诣者也矫矫先生出处进退与道周旋动而

无悔白首衡门消揺⿱六十 -- 卒岁人见其死不死者在呜呼千岁

之下积庆之山当有白鹤飞来还呼其子孙而语之犹早

莫之间也

    任𠦑实墓志铭

余十年前至杭故人大梁张君锡以上虞兰穹山寺碑求

余书读一再过曰噫世固不乏人斯文也其可以今人少

之㢤君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曰是四眀任𠦑实之文也余始闻𠦑实夣寐思

见之数年𠦑实自四眀来杭余始识𠦑实颜䫉朴野与余

言甚契自是相与为友而宗阳杜宗师馆之扵官教授弟

子常数十人虽授徒以为食而文日大以肆近逺求文以

刻碑碣者殆无日虗盖𠦑实之扵文沉𢈲正大一以理为

主不作廋语𣗥人喉舌而含蓄顿挫使人读之而有馀味

余敬之爱之岂意其遽止扵斯也君讳士林字𠦑实姓任

氏其先蜀绵竹人少师希夷之后八世祖来居庆元之奉

化又再世而徙居埼山曾祖秩然祖处㳟父果徳君幼颖

秀六岁能属文大父奇之口授古文百馀萹经耳不忘父

䘮庐墓下读书其中凡诸子百家之言靡不周覧郷子弟

従之学县令丁君招⿰至支 -- 𦤺之加礼廉访完颜公深𠩄敬慕

俾经理文公书院既落成有司以为然乃命教谕上虞盖

作兰穹山记时也后乃讲道㑹稽授徒钱唐至大𥘉中书

左丞郝公以事至杭闻君文名举之行省仅得湖州安㝎

书院山长而长子耒疾乆不差君念之郁郁不乐俄亦得

呕疾竟卒扵杭州客舎有句章文集论语⿰扌𭥍 -- 指要中易蔵于

家君生扵癸丑八月戊申⿱六十 -- 卒扵至大已酉七月已亥年五

十有七娶王氏子男三人长耒也不𦍒亦⿱六十 -- 卒耜同女一人

环娘将以某年某月某甲子归葬奉化松林郷雷公山祖

墓之域耜与君之弟子严𨹧方某拜余霅水之上涕泣请

铭其墓石余深悲𠦑实之不𦍒既吊其子相郷而哭尚忍

辞为铭铭曰

呜呼天之生𠦑实既𢈲其才又博其学文鸣一时道㳤后

觉曽不见用粗展其略阸竆坎𡒄一病不药木折于山玉

碎于𤩶行道之人亦为嗟若归葬松郷耒也同域文塜在

兹过者必式

   义士吴公墓铭

君讳森字君茂姓吴氏其先汝南人曽大父讳坚妣朱氏

大父讳寔仕宋为进义校尉水军正将始寓建康之龙湾

妣潘氏父讳泽承信郎移戍盱眙事淮东帅李公曽伯李

公归嘉禾遂与偕来乐武塘风土饶沃因㝎居焉妣沈氏

李公移镇沿海制置使司准𬾨差遣至元𨐌已征东省右

丞范文虎与承信府君在李公幕府有旧故举君为管军

千户师还隶髙邮万户府移屯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告闲得请𣽃然家居

性雅素好礼而尚义喜怒不见扵面无声色之娱唯嗜古

名画购之千金不惜延师教子捐󠄂腴田二顷建义塾以㳤

郷里子弟创佛宇以便云水前后甃衢路数千百丈絫桥

凿井死施棺病施药凡周急之事不间亲踈乐与无倦人

以厚徳称之至大庚戍廉访司以名闻于

朝表其门曰义士晚自𭈹静心益留意内典与二三髙僧

为友疾病遗令家人毋厚敛毋过哀泣种户逋米三千馀

石悉免之临终神识不挠従容而逝生淳祐庚戍六月癸

⿱六十 -- 卒皇庆癸SKchar2五月已酉享年六十四初赘费氏早⿱六十 -- 卒

赘陈氏男四人汉英汉贤汉杰汉臣女四人孙男八人汉

英䓁⺊以九月丙午奉柩葬𠩄居西北三里麟瑞郷之原

以余尝与其父逰深知其为人不逺数千里书来京师求

铭不可辞乃为铭曰

呜呼孰有为善其后弗昌者乎观义士之行事可谓积善

者矣则子孙之蕃昌其可必也夫





松雪斋文集卷苐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