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待制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七 柳待制文集 卷第十八
元 柳贯 撰 景江阴缪氏艺风堂藏元至正刊本
卷第十九

柳待制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八

 题䟦

   䟦郑宣抚手蕳

此资政宣抚郑公七帖子四十年前尝见之舅家𨹧

云山房今虽重复𧚌(“爿”换为“丬”)潢而工不善事固以仅存为可

喜而尤以易壊为可忧矣𥘉绍兴八年胡忠蕳公以

枢宻院编脩官䟽论秦桧王伦孙近可斩桧大怒命

临安府遣卒械送昭州将寘之死𠩄公为㙜諌与同

列勾龙如渊李𧨏共救解之而秘书省正字范如圭

𠡠令𠩄删定官方畴亦为言之吏部侍郎晏敦复遂

监昭州盐仓至十年公以礼部侍郎为桧陈善后

之策七事岂非鉴救胡之失而欲弥缝其意者乎又

岂非外示恊顺而内实尽夫忠规之益者乎苐一帖

𠩄云叨冒今来荖遣正谓是已曾侍郎开字天逰由

礼部守婺先是开与桧论和议忤旨遂有是命开惧

后𥚽辞甚力改提举江州太平𮗚盖未尝至婺也李

泰发即荘蕳公光正以绍兴八年入叅大政眀年十

二月罢以殿中侍御史何铸劾其狂悖故也二公皆

桧𠩄深嫉则苐二帖固公在㙜端时𠩄遣无疑公以

绍兴十一年出宣谕川陕明年五月𭕒命为川陕宣

抚副使至则扵阶成州营田抵秦州界凡三千馀顷

岁𭣣粟十八万斛十五年奏减成都府路对籴米三

分之一及本司激赏钱二十五万𦈏十七年奏减两

川米脚钱三十二万缗激赏絠二万匹免创增酒钱

三万四千缗六月又奏减科敷虚额钱岁二百八十

五万缗则苐四帖𠩄谓辛酉一出遂𮐃𭔃委及縁此

已与蜀人减科需二百万缗特言𠩄减科敷虚额夫

岂过㢤公自绍兴十一年入蜀至十七年六月罢证

以苐五帖跨渉六载之说则未罢先一年也义荣待

制兄谓黙成先主潘公绍兴八年潘公以中书舎人

摄起居郎庭叱向子𬤇与俱罢归闲里中遂不复起

季诚必潘氏兄弟后一帖当与潘公𠩄云佀闻道貌

清臞正以通候扵公福庆潘公坟寺名也与公居相

迩潘公省墓毎必过公以是知之盖公当秦桧主和

柄国之日虽未尝过为崖异以取憎疾亦未尝翕訿

为同以自䧟扵其党中然则桧之𠩄以抑公至死而

不悔者正𠩄以伸公扵天下后世者也翰墨之存𧨏

烈昭然诗曰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又曰君子𠩄履

人𠩄视子盖三复是诗而有感焉

   䟦晏右司撰冲素处士郑绮墓铭

右郑处士墓铭一通盖宋晏穆𠩄作穆字宣明本蜀

人后寓居衡湘中有文行与左丞相周公必大为文

章交𠩄著有知非集行于世隆山李公伯强为作墓

表谓穆⿱六十 -- 卒淳祐九年閠二月丁巳以处士⿱六十 -- 卒后岁

月较之铭正作扵是年岂其临绝之辞耶嘉熙四年

五月六日赵与勤以朝请大夫来知婺州当年八月

磨勘即转朝议大夫今尚云朝请则行状乃六七月

间𠩄作无疑龟山杨公时每称薛㑹通持已甚可畏

虽泰山之势不可屈临财甚分人有馈纸百番者不

见㑹通委而去直追至百里外还之㑹通大观字也

先人泗州府君従兰溪得春秋群疑辨二卷题云浦

阳长乐朱恮撰后有石𨹧倪朴䟦语谓恮之为人无

以𦒱其详倪距朱未百年巳如此今则不可复知矣

𮗚其𠩄述大㮣本尊王彂微铭序谓其师大观祖泰

山孙氏要亦有𠩄㩀依矣处士七世孙钦近至宗人

景仁处究理家牒并得此文以归盖䥴石时𠩄拓本

也鼠蠹之馀几欲堙废钦遂装潢成卷 --卷(⿵龹⿱一龴)请予题甚急

子方従客饮即𭕒案䟽与之苐恨老懒不能多记𦒱

核未精审耳𠯁吾之𠩄不𠯁尚望⿰纟⿱𢆶匹 -- 继予而执茟者焉

   题杨仲弘序祖浩然求母事

苏文忠公同时有朱寿昌尝为郎巳乃弃其官行求

毋四方后竟得之同州文忠实为赋诗且识其刺血

经礼佛懴悔数事至今寿昌赖之以传然谈者或

诿诸福报而不知母子天性固求无不获也吾友仲

弘甫序祖生谓大佀寿昌亦知言矣乎子则以为生

母子相失兵间垂三十年当是时寇孽作连㫄近县

铙鼔𠩄绖族驱群掠是岂一姓其能免死刀锧脱身

囚隶复为民妻巳甚𦍒矣頋瓯闽崖峤半万里黄口

稚児亦何觊其有立而⿱六十 -- 卒致我以归也㢤然则生母

子𠩄遇之时与生𠩄以求之之意视寿昌益艰脸矣

虽微写经懴悔而积诚之至天弗违之况同性乎福

报之来庸讵止是而巳

   记旧本春秋纂例后

右陆文通先生春秋纂例十卷 --卷(⿵龹⿱一龴)平阳府𠩄刋本末有

识云泰和三年五月十三日秉文置其装褾犹用宋

绍圣间故门状纸盖金仕䆠家物也延祐三年䝺客

亰师而得之校其中阙亡三十一纸従朋友假善本

手书完装缀成袠先生之学其扵春秋粹矣春秋言

本三家公榖主𥼶绖左主载事由汉立学官师资殊

指故时时弹刺以相髙言之哤而道之裂也唐啖赵

氏作始析同辨异有义有例眀三家之要归示一王

之矩则其道𥺤然矣先生尝承赵学着其𠩄闻为书

曰纂例微旨辨疑此其一也䝺将读而绎之益求二

书以卒业焉天既开余以例安知二书不踵为余有

耶盖私𥨸喜之按金章宗之十二年改元泰和其三

年则癸亥岁也扵时北学称赵闲闲公秉文即公名

知为赵氏𠩄藏无疑后癸亥七年章宗复𡈽中原瘅

扵兵又二十五年而金亡矣是书免扵灰残𨈆㓕以

万毁一存扵壁蔵瓿覆之馀传阅几姓几室而至扵

余𨒫而计之亦一百一十六年物也况今无板本岂

不尤可珍也㢤得书后二年八月廿五日解梁柳贯

   䟦松雪翁重画𨹧阳牟公𠩄作脱靴返棹二

   圗

宋自端平𥘉士气渐巳萎𦬼董卢一二阉寺实为之

兆或者惩其既弊而深扼之不知覆车之道犹一迹

也原始要终之论君子盖弗少贷焉故端眀殿学士

𨹧阳牟公时在西掖𣗥𣗥有言未几以姑𤍨太守章

去国承望风旨以媒孽公短者方如蜂猬公审知之

作髙力士为太白脱靴黄太史罢郡返棹二圗且自

为赞当是时公之气固已髙揖李黄而与之肩视一

二熏腐直蛇蜮耳𭕒使沉香亭乐府承天院塔记𠯁

以为吾诟病虽朝夜郎夕𭶚道曾何伤㢤至徳绍圣

而后为何如公之先见不可及矣悲夫后端平八十

五年仓龙庚申冬十月四日东阳柳贯书松雪翁重

画二圗后

   题东莱先生手书送张孟逺序

吕成公自其再世始居婺婺为余里记童时従诸父

丈人行道公履和秉悫与人居冲然也方唐与政陈

同甫以文辞相髙气震厉无㫄公在其间截如巨障

莫有能闯之者久而二公未尝不惬于其顺而同于

其人也张孟逺公同年进士繇大末过公公序以酢

其勤谓仆方自毒其厎滞得孟逺之超轶绝出则窒

通而狭广其庶几乎余意孟远亦明㒞人㢤即公而

归必有不与唐陈同病者矣序诚仓华之药也清𫟍

杨君祥尝主处州遂昌簿得公手书此序余客燕见

之诗曰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况斯文之未泯而典刑

之具在言之乌可巳也东阳柳䝺书

   䟦髙安蔡辅之家藏其五世祖仲舒赐苐告

宋制赐进士苐命中书行词其书𠡠郷贡进士姓某

则南省苐一人也此髙安蔡中𠃔景祐五年赐告曰

石扬休者㑹稽新昌人至御史中丞⿱六十 -- 卒国史载凡言

行详焉诸孙𡼖字子重朱文公尝称其学诗书之泽

盖与蔡氏相为演𣻌今去之三百年想其一时科目

之盛而人材之懿则此告之存真如宝龟之遗世其

声休犹𠯁动人可玩而不可亵也

   题天野飞云编

客有携杂诗赋一编示余其识天野飞云而不著撰

人名氏余读未终矍然曰是咀澹而厌华幽光而凄

韵其多得扵骚家之性者欤何言之甚佀也夫积阴

之气为云凝郁氛散茫洋太空忽不知其𠩄如云非

能以自神也凡其𠩄以神者风弃之耳彼见其㦄九

天为一野渺谁冯而谁翼将以为陟陞皇而睨赤𭟼

也耶抑以为超无为而邻泰𥘉也耶然则诗殄而骚

萌肇扵屈宋而成扵扬马岂独求之声而合㢤客为

我溯寥廓而重讯天野之飞云还有以启我则骚家

之苗𧜟庶其在是矣夫

   䟦吴越国命官墨制

右富韬守中吴军苏州长洲县令制署云天福三年

七月日而年月日与䘖幅叠用吴越国印按天福晋

髙祖𠩄纪元以世𦒱之钱文穆王元瓘未卒之三年

也韬以摄丞知县事稍进秩守县令虽其一时一国

之制然武肃王始受梁封为吴越国王唐荘宗入洛

乃赐玉册金印则此𠩄用印是巳夫受其封爵専制

两镇用其印章自署官属何名为僣㢤世或𫝊落星

石制书有宝正年𭈹谓吴越亦尝称帝改元而五代

史独不载之世家予𥨸意镠之建国受命于梁梁亡

无𠩄扵属则改元而系之吴越者有不得已焉唐既

锡册遂一用其正朔至﨑岖航海纳贡中朝以保有

其民使之完冨安乐盖三世四王皦如一日是宜子

孙绳绳食其忠顺之报扵无已也秦汉而来毎命一

官辄刻印使佩之其章缓率有荖䓁陏唐军兴始用

版授后易以告身又有墨制大抵趋扵便矣吴越以

墨制命官史既阙书而苏扵三呉之壌为中前唐后

宋苐因姑苏名州岂当时以为巨镇尝陞军额统州

若县而地志亦遗之欤欧阳公序集古录谓可以正

史𫝊之阙SKchar者此也此制流传㡬姓而王之𧜟孙昌

化主簿君适得之诚一家之镇宝㢤

   题赵明仲𠩄蔵姚子敬书髙彦敬尚书绝句

   诗后

髙公彦敬画入能品故其诗神超韵胜如王摩诘在

𨊾川荘李伯时泊皖口舟中思与境㑹脱口成章自

有一种奇秀之气人见其出藩入従而不知其㳺戏

人间直其寓耳姚子敬𠩄书绝句十馀皆昔𠩄逮见

公诗之佳岂止是㢤亰城有隐者何得之𭧽与公及

鲜于伯机同学为诗年近八十而终尝作诗题公墨

竹亦萧爽可喜因明仲好尚不群手录遗之或可并

寘箧衍中也

   题北还诸诗卷 --卷(⿵龹⿱一龴)

䝺念归既切方次前诗卷 --卷(⿵龹⿱一龴)轴间留为山中故实属被

命考试进士上亰抵冒寒冱千里驿行风⿰冫麦 -- 凌雪厉志

念艰窘回想旧逰盖不啻鼎鱼之思沫而蓼虫之语

甘也间谂之翰林脩撰杨君廷镇以为苏李后上下

数千年诗人赋客未必能以此时深渉此土今吾徒

驱驰使事单操寸管以分刌铢黍扵经术词艺之间

皇灵广𬒳文轨混同亦安能自与扵斯㢤故鞭𩍐疲

曵之馀𥨸为诗一二以赋物写景然抒吾懐之耿耿

而闵吾生之孑孑情在其中矣𫝊曰声成文谓之音

若声与文则吾不知之也泰定元年正月十一日䝺

自题

   䟦虞司业撰岭北行省左右司𭅺中苏公墓

   碑文

自予逰亰𥨸従廷臣知𨘢事者一二言和林城其地

沃衍河流左右灌输宜𮦀植黍麦故时屯田遗迹及

居人井臼往注而在盖阴山大漠益南数千里控扼

形势此为䧺要大徳中𨘢庭尝一扰矣亡几

天子为辍右丞相顺徳忠献王出莅其省事至则息

兵劳农脩𫝊置通傎财而先是王𠩄遣留屯称海帅

目张某亦以其田㓛来上未逾年士气民情安全如

𥘉王薨而张亦遄死屯耕事即废虽重臣踵接率蹈

故常无复长虑后忧迨关陕变起仓猝驰溃⿱六十 -- 卒数十

百𮪍闯门耒责军实则上下㒹踣失措兵民相顾㡬

无𠩄系属赖

皇灵震烜寻自引去而讹言屡惊犹越月逾时方大

雪塞野饥人狼籍道上赵郡苏公时以左右司郎中

始至即白彂仓实计日予食以哺之又下急符趣比

境转输益募啇人髙估入粟充其储缝纫调齐穷

智毕力一年而端绪是二年而品式具满三年而完

庶乐遂人忘其艰郎御史行𨘢者还言治状

朝廷辄加慰勉方以代往遅公归用之而公之精力

巳疲耗扵是甫及亰遂卒盖和林城

国家始以宣慰使治其处于后建省常选勲戚大臣

以镇重之至郎吏亦优秩假宠其劳效灼灼则或阶

之以践枢要然十数年来道路间可⿰扌𭥍 -- 指称者不过自

王以及公岂非以其时之𠩄遭而易为㓛欤予见当

今藩府望僚持文墨议论以与其长相上下每轧于

盛气不得展布甚则挫辱诟骂出危语中伤之者皆

是也以公敏𥙿肃给独能谋行政施较著若是其𠩄

𣗳立有𠯁动人矣使公幸当王时策𨘢防利害一一

为王陈之必能精训练备耕𢧐三二年中计称海之

粟𠯁支并塞数岁之食然后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声以畅

天威将薄海以北无不向风詟服岂有黒子著面之

𠯁虑㢤得其人而或失其时天下之事皆若是而巳

予读公墓隧之碑而知其𫐠作之意公𠩄历官其设

施无一不可书者和林之事纪载独详此则史氏特

书之例也夫事以显诸文文以实诸事虞君之为是

辞固以公之制行扵古无戻其业盛则其言丰其理

直则其法备不有得扵今必有得扵后矣然予区区

表而出之则以其不尽扵用者为公悲而以其狃扵

宴安者为世戒因予言而兴起扵斯文今不敢必其

无人焉耳泰定元年十二月廿八日东阳柳贯识

   鲁国王文定公家博后题

自绍兴和议成而在廷在野讳扵言兵飬安忘耻至

𨺚兴内禅则巳二十年𠩄矣寿皇始志未尝一日不

在中原柰何淮江荆㐮之师出辄败衄尚敢望其闯

巩洛而窥恒卫也㢤淳熙𥘉年鲁公时以翰林学士

次对极陈自治之策其要在携持法守观衅俟隙今

未可以轻浅动也扵是首当帝意即日除签书枢宻

院事寻由同知进使遂代赵魏公为右丞相又代梁

郑公为左丞相寿皇任相其専且久者独公前后凡

㦄十四年乃罢帝既亲履成败益知矫轻警惰之言

为有味一时𭣣揽众正申𩛙𨘢防将以汔𭕒安强之

势大抵多公彂之也论者以为强干弱支似矣而祖

宗遗大投艰之意为何如是不知古之君子其谋人

之国者料事制变有夲有末而先后利钝𥘉不暇计

龙川陈同甫三书五论非不朗烈俊快然要其成效

则亦书生无用之空谈而巳天下之事盖必审之而

后知体之而后实有𠩄得以庭坚不祀之论律之则

公之此心固与诸葛孔明王导祖逖者同谅矣不然

何为子孙绳绳至于今而未坠也藐予晚出𦍒尝早

従郷长老逰𥨸识公事一二备官亰师而公之曾孙

新瑞安州判官文彪字君采赴调适来出公家傅因

诵𠩄闻系之卷 --卷(⿵龹⿱一龴)末识其大者而小者不能夺是在吾

君采充之如何耳泰定二年二月十又五日太常博

士柳贯敬题

   䟦唐李徳𥙿手题王维辋川圗

唐诗辞之盛至杜子羙兼合比兴驰突骚雅前无与

譲然方驾齐䡄独以予李太白而尤髙孟浩然王摩

诘之作后人谓清诗秀句为知言是不单论其辞矣

摩诘本太原人其别墅在亰兆府蓝田县南辋川口

即宋之问荘丘壑邃羙既擅名关辅而又得道友裴

迪相与吟啸其中盖去尚书右丞在乾元以后冲𬓛

旷度放𭔃林水物岂能婴拂之㢤子羙有解闷绝句

十二首其一谓摩诘其一谓浩然浩然隐襄阳𢉖门

山终身不仕子羙独髙是二人而惜其不得见之当

是大暦𥘉元索居䕫州时则凝碧管弦之恨正有以

深亮其心与上䟽请𥼶房琯先后一机耳见世之以

瓶汲畚积为髙深𥨸负讥评之柄以幸售其𡝭疾之

私者为不𠯁道也旧传摩诘作辋川图好事者遂多

临仿此卷 --卷(⿵龹⿱一龴)有李文饶题尾又有诸镇莭度使印纸墨

亦近古文饶在唐为再世相家异时牛李之祻萌扵

𥚹而成扵忌以子羙㮣之抑𪪺远矣予尝有观画之

法以谓以画求诗不若以诗求画家有辋川集每每

喜为人诵之今亰师尘土中忽见此图为之慨想无

巳然予亦岂偏爱古人者㢤

   䟦鲜于伯几与仇彦中小帖

异时论至元间中州人物极盛由去金亡未远而宋

之故老遗民往往多在方车书大同弓旌四出蔽遮

江淮无复限制风流文献盖交相景慕惟恐不得一

日睹也故逰仕于南而最爱钱塘山水者予及识其

五人焉曰李仲芳髙彦敬梁贡父鲜于伯几郭祐之

仲芳彦敬兴至时作竹石林峦伯几行草书入能

贡父祐之与三君俱嗜吟喜鉴㝎法书名画古器物

而吴越之士因之引重亦数人彦中廉访公还自南

闽尝为伯几留连旬月时赵子昂解齐州归吴兴颇

亦来従诸君宴集予虽不及接廉访公而闻其鼓琴

自度曲时时变声作古调能使诸君满引SKchar醉亦燕

蓟间一奇㢤又数年仲芳以行御史⿳亠口⿱冖至 -- 台照磨官先死

而祐之出为宣府判官伯几得太常寺典簿亦死廉

访公居髙邮疾病舁医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死彦敬晚登朝至刑部

尚书守大名贡父入集贤为学士子昻自翰林丞旨

乞身归皆得年后死离合存亡其不可复计者如是

而钱塘人至今𫝊诧诸君以为是扵吾土有縁然则

文士相従之乐殆亦造物者之𠩄深靳虽欲累取

致得乎予官亰师特善公之子监察御史公哲出伯

几此帖而子昻实题其后企音徽之遂逺怅文㑹之

𡨜寥志其盛以悲其衰邻笛有声予将掩耳而避之

   䟦陈庆甫𠩄蔵鲜于伯几书自作饮酒诗

鲜于公面带河朔伟气毎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

横生此饮酒诸诗尤旷迈可喜遇其得意注注为人

诵之予亦尚𥨸识其一二盖庆甫掾浙东公为都曺

其将去官则大徳三年也又二年而公亡矣公在时

其书人巳贵重况今后之二十年馀明珠拱璧果何

足珍惜㢤

   题秋池楼观圗

四十年前予见杭越间故侯邸第有此景耳今皆化

为茂草荒虚而画圗形似宛然在目盛衰之变何可

𣸪计予盖不及其盛时况后扵予者㢤

   书文集贤撰欧阳复𥘉父墓志后

论季宋人物世称丞相信公之莭之义而信公之学

盖出扵欧阳氏欧阳氏有曰巺斋先生者当穆𨹧时

讲禁中最为江文忠公𠩄知庐𨹧人至今家有其

书庐𨹧之学大抵欧阳氏之学也国子进士字致远

扵先生为従子是尝与信公友善集贤君𠩄志宜得

其实然不知致逺之名犹及附见信公家集否乎世

学之重复𥘉其慎之㢤

   䟦欧阳文忠公墨迹

此六一公集古录中元结撰阳华岩铭䟦尾也结诚

好奇矣𠩄以汲汲扵奇者岂亦有矫而然结何可及

㢤公之此论不寜为结千百世而下为人为文皆当

取法扵斯焉抑好奇而不失乎正结之为结公固知

之他人不知也

   题杨文莭公手书学葴后

庐𨹧文莭公始登朝时盖与新安文公并召学术词

章要有同者然以庐𨹧之光㒞亮㓗新安之博硕粹

精俱足以上当阜𨹧特逹之知矣此学箴九十六字

是文莭遗墨新淦曽贯之携以示予予谓敬斋箴实

此箴之目而此箴又敬斋箴之凡也惟得九方皋相

马法者可以审其同㢤

   䟦江𨹧项平甫为李文定公作盘居诗

项平甫先生𥘉仕为㑹稽教官时吕成公解太夫人

服来越省伯舅曽公爱其才荐之文公文公遂器许

之由是登朱张氏之门其书见丽泽集中平甫世居

栝自其先人始家江𨹧而栝之坟墓至今存焉后以

言官胡纮尝出力攻文公羞与同郷里祗称江𨹧学

经谊披根摘叶必极蕴奥计其軰行当在李文定

公之前盖文公守南康文定昉従之逰二公同出异

流宜其交相引重不置也文㝎庐山人作书院建昌

取公择尚书白石庵山房旧名寓之而盘居者文定

宴娭之𠩄平甫赋诗六章题云为山居主人李敬子

作𠩄谓宝峰之阴云居之阳其地去书院应不逺一

时文献之盛绰有乾淳遗懿下是则𦬼然矣宜黄李

敬心曩以建昌郡文学摄承山房祠事因览平甫之

诗而有得扵文㝎之𠩄以自乐者归亦扁其斋盘居

粹乎尚徳之意㢤敬心早志扵道今翰林学士临川

先生屡称之文字间临川论经少许可独深味平甫

之言敬心之取之抑其尊闻行知者欤然则戴琼弁

玉簪而曵霞衣月裳人之望君者如是而渐以中止

屯以正行君之自得乃如彼何㢤非审夫时物之情

者殆未能终𢘤之也敬心索余言系诗后姑㮣叙之

   自题锺𨹧藳后

余𭔃锺𨹧三年无吏议之恇怯有拙者之逍遥毎情

至景㑹往往托诸吟讽以自识其𥨸禄之幸随其𠩄

辄亦次之藳卷 --卷(⿵龹⿱一龴)揆诸风人之优柔赋客之微婉岂

能希其千一㢤临川学者危太朴谓余有一日之长

赢粮菲SKchar忽肯耒况留连旬馀请出余卷 --卷(⿵龹⿱一龴)而诵之乃

独有㑹于心手抄以实归槖言将寘之云林山房以

与厌常嗜古者共之然余之诗出扵余心宣扵余口

无隽味以恱人无鸿声以惊俗上不𠯁以企乎古下

不𠯁以贻诸今不过如嵇康之聴锻阮孚之著𡲆

𠯁吾之𠩄好而巳太朴之取之也其与余有同乎有

不同乎余壹不能知之也余山中人旦夕受代东归

以是诗寘诸山中则林猿野鹤其将有以亮之矣

   䟦新建龙泽书院本末

当胡文定公与其子致堂先生留馆龙泽山中正绍

兴𥘉议弃地讲和时也其假辞春秋著王伯内外之

略君臣父子之伦以𥨸附扵复仇之𧨏今其书列在

学官则是龙泽山中一草一木犹能知公措辞之严

而执义之正也而况故老𥫄传汉南州髙士徐孺子

亦尝读书其地先贤䡄躅宛其未泯而可忽㢤里佳

士㷱君眀能兴其景行之思割巳田以荐祀事贤矣

㬅头内翰又能倡诸乐善之友身任买地建祠之责

岂不尤贤乎藐兹晚出滥竽劝学敢三诵缁衣之章

以庶㡬乎闻风扵千载之下而有以窥伊阙渊源之

𠩄自在此而不在彼也

   䟦谷平李氏家谱

谷平李氏始唐㦄宋迨今天暦改元之明年藉谱以

见者十九世盖西平苐七子观察江西卒葬宜春子

孙因留居而谷平之祖上距西平七世并谱见十九

世为二十五世矣西平薨背在徳宗贞元九年其岁

癸酉阅五百五十二年而得今己巳夫固远㢤以五

百五十二年之久而更二十五世之蕃其嗣胤支庶

有源有委可𦒱不诬则以谱存焉耳谱为明宗𭣣族

而作者也使道散俗媮之馀知礼之家又不为之立

谱画系以聮属之则仁义之根株既磔而孝弟之条

肄愈𢦤世变日下将不止如涂人而巳此家之有谱

𠩄以为防𫈣人心之一物而世固鲜能灼然知之也

今谷平此谱之存由其积累之有自而维持之有人

李氏其知是意则虽更阅二十五世而至于千百何

剩乎予是以具论之

   题江矶图卷 --卷(⿵龹⿱一龴)

此江矶圗淮阴龚圣予先生𠩄作余𥘉见先生钱塘

湖东年已七十馀踈髯秀眉颀身逸气如古圗画中

仙人剑客时时为好事者吟诗作书画韵度冲远往

往出寻常茟墨畦町之外时余稚齿方出逰诸公间

虽不敢牵率先生为之而心实企慕焉此圗为弁阳

周公谨作公谨故家多蓄法书名画先生之死盖后

公谨数年而公谨之子孙今尽弃其𠩄蔵余在燕尝

见其三四暨来豫章见集古录蒋洪仲家今又従

江周道益见此圗然不知此尤物何以能无胫翼而

飞行至是耶钱塘故都未及百年风流文物扫地尽

矣独其书画之𠩄存犹可想见其彷佛此固重夫𭣄

古者之一嘅云耳

   䟦朱文公与马㑹𠦑尚书二帖

右徽文公手书二帖淳熙礼部尚书马公従曽孙莹

彦珍𠩄蔵文公与尚书公同朝有交㳺之𧨏前一帖

谓时论一变朝士多不自安𠩄幸巳在山中误恩又

得丐免似可少安然事不可料正𢙢亦难自保此正

免南康辞江东转运副使归武夷山居时𠩄遣后一

帖谓举子仓今岁不免自为受输又谓此间岁支三

四百石而仓息仅及其半若得检照旧例支除本钱

乘此冬𭣣籴数百石更三两年当无阙乏之患也此

必除知漳州上任后𠩄遣盖时尚书公为福建安抚

知福州漳其属郡公至漳知其事敝欲稍为䟽理故

有是请耳于以见前辈士大夫出处进退之间不惟

沉几先识𠯁以表世而忧国爱民之意尢𢢽𢢽如也

子澄则静春先生刘氏其讳清之前帖言其始病而

后帖遂悼其死又以见两公笃夫交友之谊死生以

之亦岂今人𠩄可企及㢤𠩄谓时论之变何世无之

在朝在野頋其自处何如耳故家文献虽远犹存因

𭣄遗墨为之降叹辄书其后而归之

   跋朱张吕三先生手帖

当三先生之学行扵东南之时小人或公肆诋欺而

诚合志孚尤不为无人盖宋三百年阳消阴长之候

肈扵熙丰成扵建绍而极扵泰禧之间上虞李荘蕳

公则尤为咸阳𠩄深嫉者也直徽猷阁潘公徳鄜以

黙成先生犹子婿荘简家而与三先生问学切劘文

公尝志其墓谓曾觌贫贱时尝以诗文见及贵绝不

与通使人来致殷勤亦辄不报其自信为何如此卷 --卷(⿵龹⿱一龴)

三帖曰提刑中大者徳鄜也徳鄜以提举湖北常平

茶盐改湖南提㸃刑狱公事故帖中首及湖南诸郡

窘阙与修复石鼓诸事舎人公集序谓黙成也今见

公集中曰文潜文授者荘蕳一子也宣公帖去都督

府书写机宜文字持母夫人丧时𠩄遣成公帖亦居

曽夫人禫服时作也今观三帖𨼆忧世故砥砺学业

蔼然君子之言是岂与随世殄灭者并㢤帖今为馀

姚徐氏家物徐氏而能闻风兴起则亦岂不得为君

子之徒也欤东阳柳贯跋

   䟦司马温公脩通鉴草

馀姚徐氏蔵司马文正公即范忠宣手帖脩通鉴藁

一𥿄凡四百五十三字无一茟作草则其忠信诚悫

根扵其中者可知巳永昌元年其岁壬午晋元帝即

位之五年也自正月王敦将作乱至十二月慕容皝

入零支而还毎事苐书彂端一二字或四五字其下

则以云云摄之校今通鉴是年𠩄书凡目时有异同

此或𥘉藁而后更删㝎之欤始公辟官置局前后汉

则刘贡父自三国七朝而陏则刘道原唐讫五代则

范淳父至扵削繁举要必经公手乃定此永昌一年

事公不以属道原而手自起草何欤然则文正忠宣

之手泽𠩄存犹𠯁企想元祐一时际㑹之盛岂固以

翰墨争长为可𫝊㢤

   跋韩魏公手帖

此魏国忠献公手帖末用安阳病叟印识𠩄书名上

茟意方严俨然弁冕绅韠之容其心术之𠩄形固𠯁

以强本朝而壮国势矣公八世孙性字明善㝎为答

欧阳文忠公书盖文忠以治平四年自政府出知亳

明年移青又明年有太原之命坚辞不受遂改蔡以

太子少师致其仕忠献时亦自陕再易镇郷部文忠

薨扵熙宁五年忠献薨扵八年扵是熙宁之政浸非

治平之旧而宣靖之祻巳芽蘖扵其间然则忠献之

料其必辞而喜其遂请有以见爱人以徳之真而前

辈𠩄为固若是呜呼是𠯁以观世变矣

   䟦郑资政雪竹赋

昔予舅郑公子有保爱其先世故物如宝玉大弓罔

敢失队念先正资政公𠩄作雪竹赋真迹不可复得

则求名手象雪竹扵卷 --卷(⿵龹⿱一龴)复请里中前辈用行草籕体

𮦀书是赋其后予三十年前见之公家陵云山房仐

病耗十忘八九恍䄂蕳之未亡如白水之再见为之

惊泫𮦀喜把玩不能𥼶手盖自公下地家之𠩄蔵皆

云散鸟灭而此卷 --卷(⿵龹⿱一龴)乃独赖其犹子子𦫵得不为他姓

之𠩄餍夺意北山之灵在𠩄护持使先正之髙风劲

莭因是弗泯犹𠯁以为后人慿藉之地不然一𥿄墨

之微亦安能傲兀世变而独存㢤此赋资政公未遇

时作观其负荷奋起之辞既有以信夫平生事业之

著至扵积羽将沉𭰖涂可㧞则晚莭窜斥流离之祸

又巳兆见扵斯使当时媮合苟容之念一萌扵心则

𫄨绘云月雕镂冰玉秪以取嗤来世虽孝子慈孙欲

为之抆拭以盖往愆谁其信之此士大夫𠩄以砥身

砺行常不敢后也叶公昌父小草出入章草义献之

间潘公希声行书全仿颜徐迹其词翰风流犹𠯁想

见承平故家文物之懿谓予知有管仲晏子则予岂

齐人而巳

   䟦家中𠩄藏文公帖

予家旧藏文公答文𠦑明府一帖语真意切当为门

人高苐之宰于近邑者彂也𠩄云辛㓜安过此极谈

佳政与诸朋友书不谋同辞者虽即其实而赞之固

𠩄以深致策励之意也学欲其成巳而成物使夫学

道爱人之训讲之不素则虽有是心而倒行𨒫施民

有不被其恵者矣然则𠩄贵乎㳺扵大人君子之门

而望其渐摩成𭕒之益者盖在此也㓜安济南辛稼

轩扵时必为本路监司而𦒱之文公集中及门之士

字文𠦑者五人帖既不著氏名亦莫之能㝎矣然以

端𠦑嫂后来已安乐未也之语而推之则集中五人

独潘文𠦑有兄弟曰端𠦑赫𠦑此或潘文𠦑未可知

也帖中亦及斯逺𠦑谨按集有与徐斯远周𠦑谨往

复书问今何従𦒱质其是非姑𥨸记之呜呼予生也

后年运而往学绝教乖文献不𠯁徴矣若是数贤文

公尝𠩄推重宜𫝊而不𫝊今将扵何而证之耶昔者

夫子之𣏌之宋而忧形扵言其有以也夫其有以也

   䟦夏敬仲八咏赋序

昔予従郷先生学为文得八咏赋序而观之以为理

明义荘辞全韵胜必如是而后可以言文欲蹈其绳

𥫄其步骤尝试为之而才劣茟弱终莫能近信巨

文杰制之在天地间如福物异瑞要不可多见而屡

得之也其后借书故家始见二赋而其序萹则固宣

义郎致仕夏公敬仲先生之𠩄作公登庆元丙辰

士甲科一为安庆军莭度推官遂致其事其学出扵

东莱成公孟子曰观扵海者难为水㳺扵圣人之门

者难为言言非难言而有其实为难耳夫其立言之

正彂理之真则持之以㳺扵大人君子之门虽䓁之

㳺夏吾何慊乎㢤公之六世孙逢庆従予㳺录得此

序并其二告为卷 --卷(⿵龹⿱一龴)请为后题宋制甲科苐一人注签

书莭度判官苐二至苐五注制度推官掌书记五人

自为一䓁故告中云谨件夏明诚䓁五人庆元二年

右丞相则亰文忠公镗参知政事则谢恵正公深甫

何公澹此渡江后极盛之时于时吾郷耆硕俊乂参

立朝野各以文辞义理相髙以有儒先为之表厉也

今去之未二百年耇老沦亡文献扫地而尽若予之

衰惰犹及与闻前脩荘论之一二而旋頋后来何其

⿰纟⿱𢆶匹 -- 继猷踵武之甚稀也每一思念为之凛然因逢庆请

题而并及之亦庶乎其有闻风而兴起焉者至正元

年辛巳夏闰五月九日柳贯病间书






柳待制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