桯史 (四部丛刊本)/卷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桯史 卷六
宋 岳珂 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元刊本
卷七

桯史卷第六六则

          相 台 岳 珂

    汪革谣䜟

淳熙辛丑舒之宿松民汪革以鐡冶之众叛比郡大

震 诏发江池大军讨之既溃又 诏以三百万名

捕其年革遁入 行都厢吏执之以闻遂下大理狱

具枭于市支党流广南余尝闻之番易周国器元鼎

曰革字信之本严遂安人其兄孚师中尝登郷书以

财豪郷里为官榷坊酤以捕私醖入民家格𨷖杀人

且因以掠𭣭黥隶吉阳军壬午癸未间张魏公都督

江淮孚逃归上书自诡募亡命为前锋虽弗效犹以

此脱黥籍归益治赀产复致千金革偶䦧墙不得志

独荷一伞出闻淮有耕冶可业渡江至麻地家焉麻

地去宿松三十里有山可薪革得之稍招合流徙者

治炭其中起鐡冶其居旁又一在荆桥使里人钱某

秉徳主焉钱故呉越支裔也贫不能家妻美而艳革

私之邑有酤坊在仓歩白云革讼而擅其利岁致官

钱不什一别邑望江有湖地饶鱼蒲复佃为永业凡

广袤七十里民之以渔至者数百戸咸得役使革在

淮仍以武断称如居严时出佩刀劔盛𮪍从环数郡

邑官吏有不惬志者辄文致而讼其罪或莫夜啸乌

合欧击濒死乃寘于是争敬畏之愿交驩奉頥㫖革

亦能时低昂折节与㳺得其死力声熖赫然自俦夷

以下不论也𥘉江之统帅曰皇甫倜以寛得众别聚

忠义为一军多致骁勇⿰纟⿱𢆶匹之者刘光祖颇矫前所为

奏散遣其众太湖邑中有洪恭训练居邑南门仓巷

口旧为军校先数年巳去尺籍家其间军士程某二

人素识之往归焉恭无以容又不欲逆其意革之长

子某好𮪍射轻财结客遂以书荐之往果喜留之一

年而尽其技革赀用适窘谢以鐡镪五十𦈏二人不

满问其所往曰将如太湖革因𭔃书以遗恭革与恭

好有𥝠干期以秋以其便之弗端亶书纸尾曰迺事

俟秋凉即得践约二人既出饮它肆酣相与咨怨窃

发缄窥之而未言至太湖见恭恭门有茗坊延之坐

自入于室取四缣将遗之恭有妾曰小姐躬蠺织劳

以恭之好施也悋不予缣屏后有詈言二人闻之怒

恭坚持缣岀不肯受亦不投以书径归九江扬言于

市谓革有异谋从我学弓马兵阵已约恭以秋叛将

连军中为应我因逃归故使逻者闻之意欲以借手

冀复收光祖廉得之恐捕二人送后司既无以脱遂

出其书为证光祖缴上之 朝有 诏捕革郡命𪧐

松尉何姓忘其名素畏其豪弯卒又咸辞不敢前妄

谓拒捕幸其事之它属以自解时邑无令有王某者

以簿摄邑事郡檄簿往说谕革巳闻之颇为备饮簿

以酒烹鹅不熟而荐意绪仓皇簿觉有异不敢言而

出行数里解后郡遣客将郭择者至择与汪革交稔

故郡使⿰纟⿱𢆶匹簿将命从以吏卒十馀人簿下马道革语

劝勿往择不可曰太守以此事属择今徒还且得罪

遂入革复饮之时天六月方暑虐以酒自已至申不

得去择𥘉谓革无他既见乃露刄列两厢门下憧憧

往来𥘵禓呼啸颇惧亶孙辞丐去革毕饮字谓择曰

希颜吾故人今事籍籍革且不知所从始雀䑕贪生

未敢出有楮劵四百丐希颜为我展限择阳诺方取

楮捕吏有王立者亦以革之饷饮也醉闻其得钱扣

䆫呼曰三省枢宻院同奉 圣㫖取谋反人教练乃

受钱展限耶革长子闻之跃出缚择曰吾父与尔善

尔乃匿 圣㫖文书给吾父死地戸阖甲者兴王立

先中二刀仆伪死尽殱捕吏钩曵出寘墙下将杀择

探懐中得所藏郡移择搏颊祈哀曰此非他人乃何

尉所为苟得尉辨正死不恨革许之分命二子往起

炭山及二冶之众炭山皆郷农不肯从争迸逸惟冶

下多逋逃群盗寔从之夜起兵部分行伍使其腹心

龚四八董三董四钱四二及二子分将之有众五百

馀六日辛亥迟明蓐食趋邑数人者故军士(⿱艹石)将家

子弟亦有能文者侠且武平居以官人称革皆亲下

之革有三马号惺惺骝小騘骒曰畨婆子骏甚驭曰

刘青骁捷过人革是日𬒳白锦𫀆属櫜鞬腰劔緫鹅

梨旋风䯻道荆桥秉徳之妻闯于垣匿弗之见乃过

之未至县五里钱四二有异心因谓革曰今捕何尉

顾不足多烦兵君以亲𮪍入大队姑屯此可也革然

 其言以三十𮪍先入郭门问尉所在则前一日以定

 民讼舎村寺未归乃耀武郭中复南出刘青方鞚忽

 顾革曰今虽不得尉能质其家尉且立来革曰良是

 反𮪍趋县尉𪠘在县治革将至有长人衣白立门间

 髙与楼齐其徒俱见之人马辟易亟奔还则钱四二

 者已与其众溃逃略尽惟龚董守郭择不去者尚五

 六十人计无所出迺杀择而还麻地其居屋数百间

 藏书甚富榖粟山积尽火之㓜孙千一甫十一岁使

 乘惺惺骝如无为漕司分析非敢反特为尉迫胁状

 遂杀二马挈其孥至望江以五舟分载入天荒湖泊

苇间与龚董洒涕别去曰各逃而生毋以为君累也

其次子有妇张实太湖河西花香盐贾张四郎之女

有智数尝劝革就逮弗从至是与其子相泣自湛于

湖时人哀之王立既不死负伤而逃归郡郡闻革起

聚民兵㑹巡尉来捕且驿书上言 诏发两统帅偏

禆扑灭勿使炽居十日而兵大合徒知其在湖不敢

近视舟有烟火且闻伐鼓声稍乆不出使闯之则无

人焉烟乃麻屑为诘曲如印盘䌸羊鼓上使以蹄

击革盖东矣革之至江口劫二客舟浮家至雁汊

石伪官归峡者谒征官而去人莫之疑舒军既失革

朝廷益虑其北走胡大设赏购革乃匿其家于近郊

故死友家夜使宿弊窑曰吾事明家可归师中兄遂

入北𨵿遇城北厢官白某者于涂白尝为同安监官

识革方骇避革曰闻官捕我急请以为君得束手诣

阙下天狱狱吏讯其家所在备楚毒卒不言从狱中

上书言臣非反者蹭蹬至此盖尝投匦请得以两淮

兵恢复中原不假援助臣志可见矣不知讼臣反而

捕者为谁请得以辨乃 诏九江军送二人捕洪恭

等杂验皆无反状书所言秋期乃它事革亶坐手杀

平人论极典从者末减二人亦以首事妄言杖脊窜

千里方其孙诉漕司时递押繋太湖荷小校过棠梨

市国器尝见之惺惺骝弃野间为人取去宿松人复

攘之以瘠死革之婿曰毛翥字时举第百一居仓歩

亦业儒以不预谋至今存后其家果得免依孚而居

后一年事益㢮乃如宿松识故业董四从有緫首詹

怨之捕送郡郭择家人逆诸门搏击之至郡庭首不

发矣其捕董时亦赏𦈏十郡不复肯𢌿薄其罪仅编

管抚州革未败天下谣曰有个秀才姓汪𮪍个驴儿

过江江又过不得做尽万千趋锵又曰往在祁门下

郷行第排来四八首尾皆同凡十馀曲舞者率侑以

鼓吹莫晓所谓至是始验革第十二以四合八其应

也二人𥘉言盖谓革将自庐起兵如江云国器又言

革存时毎酒酣多好自舞亦不知兆止其身宿松长

人或谓其邑之神曰福应侯威灵极著革时亦欲纵

火杀掠使无所睹邑㡬殆时守安庆者李岁乆亦不

知其为何人也

    铁劵故事

苗刘之乱勤 王兵向 阙朱忠靖胜非从中调护

六龙反正有 诏以二凶为淮南两路制置使令将

部曲之任时正彦有挟 乘舆南走之谋传不从

朝廷微闻而忧之幸其速去其属张逵为画计使请

鐡劵既 朝辞遂造堂䄂札以𢢽忠靖曰 上多二

君忠义此必不吝顾吏取笔判 奏行给赐令所属

检详故事如法制造不得住滞二凶大喜是夕遂引

遁无复哗者时 建炎三年四月己酉也明日将朝

郎官传宿扣漏院白急速事命延之入傅曰昨得堂

帖给赐二将铁劵此非常之典今可行乎忠靖取所

持帖顾执政秉烛同阅忽顾问曰检详故事曽检得

否曰无可检又问如法制造其法如何曰不知又曰

如此可给乎执政皆𥬇传亦𥬇曰已得之矣遂退后

傅论功迁一官忠靖尝自书其事云

    鸿庆铭墓

孙仲益鸿庆集太半铭志一时文名猎猎起四方

争辇金帛请日至不暇给今集中多云云盖䛕墓之

常不足咤独有武功大夫李公碑列其间乃俨然一

珰耳亟称其髙风绝识自以不𫉬见之为大恨言必

称公殊不怍于宋用臣之论谥也其铭曰靖共一徳

历践四朝如砥柱立不震不揺亦太侈云余在故府

时有同朝士为某人作行状言者摘其事以为士大

夫之不忍为即日罢去事颇相𩔗仲益盖幸而不及

于议也

    苏衢人妖

余兄周伯以 淳熙丙申召为太府簿时姑苏有民

家姓唐一兄一妹其长皆丈有二尺里人谓之唐大

汉不复能嫁娶每行倦𠋣市檐憩坐如堵墙不可出

出辄倾市从观之日㗖斗馀无所得食因适野为巨

室受囷粟盖立囷外即可举手以致不必以梯也以

是背㣲伛有珰以辂使客见之大惊遂入奏 诏廪

之殿前司时郭棣为帅周伯间一往必敬喏其声如

钟 徳寿时欲见之惧其聚民乃卧之浮于河至望

仙专舟焉又江山邑寺有缁童眉长逾尺来净慈

人争出视之信然事闻 禁中 诏给僧牒赐名延

庆寺僧日坐之门护以行马士女填咽炷香谓之活

罗汉遂裒施赀为殿寺有故铜像甚侈乃位之中不

期而成周伯亦亲见之是非肖貌赋形之正近于人

妖矣后数年周伯去 国皆不知所终

    快目楼题诗

江西诗派所在士多渐其馀波然资豪徤和易不常

诗亦随以异庐陵在 淳熙间先后有二士其一曰

刘改之余及识之尝书之矣旧岁在里中与张漕仲

  隆之子似仲游因言刘叔儗诗句叔儗名儗才豪

  甚其诗往往不肯入格律 淳熙甲辰乙已间余兄

  周伯持浙东𢈔节待次一日过仲隆同登其家后圃

  快目楼有诗楣间曰上得张公百尺楼眼髙四海气

  横秋只愁𥬇语惊阊阖不怕阑干到斗牛逺水拍天

  迷钓艇西风万里袭貂裘眼前不著淮山碍望到中

  原天际头周伯读而壮之问知其儗居月馀儗来谒

  仲隆仲隆留之因置酒北湖招周伯曰诗人在此亟

  践胜约既至一见如旧交坐中以二诗遗周伯其一

  曰昔年槌鼓事邉庭公相身为国重轻四海㡬人思

武穆百年今日见仪刑笔头风月三千字齿颊冰霜

十万兵天亦知人有遗恨定应分付与 中兴其二

曰巳买湖山卜奠居因君又复到康庐十年到处看

诗卷一日湖边从使车南渡忠良知有种中原消息

定𨵿渠从今便是门䦨客时出山来探诏除诗成风

檐展读大喜遂约之入浙明年叔儗过㑹稽留连累

月饷之𦈏钱甚夥叔儗又有题岳阳楼一篇周伯喜

诵之余得其亲录本曰八月书空雁字聮岳阳楼上

俯晴川水声轩帝钧天乐山色玉皇香案烟大舶驾

风来岛外孤云衔日落唫边东南无此登临地遣我

飘飘意欲仙余反复四诗大㮣皆一𮜿辙新警峭㧞

足洗尘腐而空之矣独似伤露筋骨盖与改之为一

流人物云叔儗后亦终韦布诗多散轶不传

    记龙眠海㑹图

李龙眠既弃画马之嗜亶作𥙷陁大士相以施缁徒

垂老得疋楮戏笔五百应真像㡬年迺成平生绘冩

具大三昧仅此轴耳先君在蜀得之毋氏雅敬浮屠

常椟致香火室中余来京口因暇日出示王英伯遂

仿贝叶语为作记其右曰南阎浮提有大善知识现

居士宰官妇女身在家修菩萨𣑽行有一𥘉学与其

 子游以是因縁得至其舎一日出示五百大阿罗汉

 海㑹妙相一轴于是合掌恭敬叹未曽见如人入暗

 忽睹光明心大欢喜莫可喻说宛转谛观神通变化

 皆得自在小大长短老㓜妍丑各有所别足踏沧海

 如履坦途蛟蜃鼋𬶍鱼鳖蛙蛤俛首听命如乘安车

 天龙八部夜义罗刹诸恶鬼众前后导从如役仆厮

 宝花缤纷天乐竞集金桥架空琪𣗳蔽日或闯而窥

 或𠋣而立瓶钵杖拂各有所执凌云御风升降莫测

 或解衣渡水或濯足坐石或挽或负状貌迭出以种

 种形成于一色于一色中众妙毕具如幻三昧随刹

现形千变万化不离一性如是我闻释迦文佛既成

道巳乃于𦒿阇崛山集阿罗汉有学无学菩萨摩诃

萨次第授记陈如号曰普明五百阿罗汉亦同一号

名曰普明既受佛记即得如来方便法而金刚经云

实无有法名阿罗汉则是诸大阿罗汉有法无法有

相无相皆不可知不可测飘流大海一切众生天龙

八部诸鬼神众(⿱艹石)(⿱艹石)(⿱艹石)(⿱艹石)显亦不可知不可

测如夣中语如水中尘如暗中影如空中花谓之有

相可乎谓之有法可乎是又不可知不可测然则斯

图之作沧海浩𣺌神通变化奇形异状曲极其妙求

诸法耶求诸相耶是又愚所不可知不可测夫佛于

贤劫中在大梵天未出毋胎居摩尼殿集天释梵八

部之众演畅摩诃衍法度无量无边众生其殿百宝

装严众妙殊特匪因縁而有匪自然而成则是殿是

佛是法是相谓之有乎谓之无乎知此则知海之为

海罗汉之为罗汉蛟蜃鼋𬶍鱼鳖蛙蛤天龙八部夜

义罗刹似耶否耶有耶无耶匪大圎觉合凡圣于一

理混物我于一心是否两忘色空俱灭则法且无有

何况于相相且无有何况于画画且无有何况于记

虽然是理也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说(⿱艹石)夫即

心是佛因佛见性善男子善女人有能于一切法一

切相而生敬心则聚沙为塔画地成佛皆是道场何

况图𦘕装严尽形供养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徳

所得福徳亦复如是不可思议不可称量于往昔时

有大居士号曰龙眠得画三昧始好画马念念弗忘

有大比丘见而语之由此一念当堕马腹于是居士

躩然懴悔乃于一切诸佛诸大菩萨而致意焉端严

妙丽随念现形皆得三昧是罗汉者居士之所作也

以居士之一念画此罗汉以大善知识之一念得此

罗汉当知是画为第一希有画者得者匪于过去无

量阿僧祇劫承佛受记未易画此亦未易得此至于

有法无法有相无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是记也盖

为画设开禧二年百六日𥘉学王迈谨记英伯它文

亦多奇累试词闱不偶今尚在选调中余前书京口

故游盖其人也




桯史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