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垣记略/0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枢垣记略
←上一卷 卷九·恩叙四 下一卷→


道光二年二月十六日本处奏:此次办理汉字档册,派出军机章京吏部员外郎陈彬、内阁中书乔用迁总司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子鼓励。恳恩准令陈彬销去试俸,乔用迁遇有题选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陈彬著准销试俸,乔用迁著遇有该衙门题选缺出,即行奏补。

六月初一日㫖:圆明园娘娘庙住房一所,著赏给松筠居住。

三年九月初四日㫖:成郡王载锐恭缴热河下处一所,著赏给军机大臣作为公所。

十二月十七日本处奏:等于本年七月间恭进《辽》、《金》二史正本,并将赶办《元史》缘由奏明在案。今据该馆提调等禀称,《元史》业经缮校完竣,恭缮正本进呈,计二百十卷,装成二十套,其中地名、人名、官名,悉遵《钦定元史语解》,悉心校对,俟发下时,等即督同该馆提调等详校副本,交武英殿刊刻。等恭读《钦定辽史语解》、《金史语解》、《元史语解》,间有前后两歧,小注不全,及重复等处,督率提调、纂修等官,敬谨恭缮一分,装成八套进呈,俟发下时,一并恭送武英殿修饰完善。将来即冠于三史之首,颁列学宫,传之久远。等不敢仰邀议叙,其校书各员,均属详慎,户部候补主事俞诵芬尤为出力,应请遇有该部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充补。所有总校、分校、誊录、译汉各员及供事等,等核其在馆功课分别等第造册,咨送吏部照例优叙。谨奏。奉㫖:依议。

四年四月十六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满、汉章京,自道光元年六月保奏之后,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择其行走勤慎者数员,公同酌拟。内阁帖写中书福英阿,应请遇有满、汉本堂中书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坐补。户部主事阿达顺、乌尔恭额,均请作为候补员外郎。阿达顺系蒙古人员,户部蒙古员外郎仅止一缺,需次无期,应请遇有本部满洲、蒙古员外郎题选缺出,即行坐补。乌尔恭额应请遇有本部员外郎缺出,不论题选,即行坐补。刑部员外郎何增元,应请遇有本衙门郎中缺出,毋论咨留,即行升补,仍不积咨留之缺。刑部候补主事马光澜,应请遇有主事缺出,毋论咨留,即行奏补。刑部额外主事蔡勋,系由小京官六年俸满作为额外主事,该员在额外行走尚未报满,应请俟照例扣足三年,期满后,遇有本衙门主事缺出,毋论咨留,即行奏补。谨奏。奉㫖:依议。

五年正月二十三日谕:大学士曹振镛、吏部尚书文孚、户部尚书黄钺,管理部务均臻妥善,而承书谕㫖,献替劻勷,尤为出力;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管理部旗诸务,具能尽职。俱著交部议叙。

六年七月十九日谕:吏部郎中截取知府赵盛奎,著以四品京堂用,停其铨选。

七年三月十四日本处奏:此次办理汉字档册,派出军机章京内阁候补中书朱逵吉、兵部候补主事周涛总司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子鼓励。恳恩准令朱逵吉遇有该衙门题选缺出,即行奏补,免其试俸;周涛遇有该部题选缺出,尽先补用。谨奏。奉㫖:朱逵吉著遇有该衙门题选缺出,即行奏补,免其试俸;周涛著遇有该部题选缺出,尽先补用。

七月十七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满、汉章京,自道光四年七月保奏之后,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择其行走勤慎者数员,公同酌拟。内阁中书岳龄系蒙古人员,升途较难。应请作为候补主事,酌雕缺分较多之理藩院行走,遇有满洲、蒙古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坐补。户部候补主事文明,请遇有本部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坐补。理藩院笔帖式赛尚阿,请作为候补主事,遇有本衙门满洲、蒙古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坐补。内阁中书张祥河、龙汝言,请以六部主事升用,由等分掣所管吏、户、兵、工四部行走,遇有各本衙门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坐补。户部主事俞诵芬,请作为候补员外郎,遇有题选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依议。

八年正月二十五日谕:自道光六年喀什噶尔用兵以来,军机大臣曹振镛等佐联运筹军务,夙夜勤劳,承书谕㫖,巨细无遗。去岁因四城虽复,首逆未获,曾经稍示恩荣,朕意未惬。兹元凶生获,红旗报捷,军机大等尤当再沛恩施,用昭奖劝。大学士曹振镛,著晋加太傅衔,赏用紫缰;吏部尚书文孚,著晋加太子太傅衔,赏用紫缰;户部尚书王鼎,著赏戴花翎;兵部尚书玉麟,著晋加太子太保衔;工部尚书穆彰阿,著晋加太子少保衔,即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仍俱著照军功,交部议叙。其满、汉军机章京等,著军机大臣编列一、二、三等,候㫖施恩。

二十七日谕:昨降㫖令军机大臣将满、汉军机章京等编列等次候㫖施恩,兹据分别开单具奏。其拟列一等六员内,除赵盛奎已有花翎外,四品衔光禄寺少卿吴孝铭、户部郎中阿达顺,俱著加恩赏戴花翎;候补四品京堂赵盛奎、刑部郎中何增元、吏部员外郎平庆、理藩院主事赛尚阿,俱著加恩交部照军功例从优议叙。其拟列二等之满洲章京户部郎中成贵、内阁侍读福英阿、户部候补主事文明、理藩院主事岳龄、内阁中书英桂、刑部笔帖式玉昆、理藩院笔帖式松林、兵部员外郎达兴阿、户部主事春和、内阁候补中书文俊、工部候补主事惠麟、兵部候补主事文丕;汉章京刑部员外郎孙兰枝、刑部郎中钱廷熊、刑部员外郎马光澜、户部员外郎俞诵芬、工部员外郎傅绳勋、内阁中书朱逵吉、户部主事张祥河、兵部候补主事龙汝言、兵部主事周涛、内阁中书汪元爵、刑部候补主事徐思荃,俱著加恩交部照军功例议叙。其行走资浅拟列三等之满洲章京理藩院候补笔帖式熙成、工部笔帖式桂德;汉章京内阁候补中书方铭彝、工部候补主事郑乔林、吏部候补主事许球,俱著加恩各赏大缎一疋,由广储司给发。

九年九月二十六日谕:朕恭谒祖陵,大礼庆成,军机大臣俱著加恩赏加二级。如旧有降级留任处分在降三级以下者,准以所加之级抵降二级。

十月二十五日谕:大学士曹振镛年逾七旬,著于该管衙门应行带领引见之日,俱免其带领,以示体恤耆臣至意。

十年七月初九日本处奏:窃查《平定回疆剿捦逆裔方略》一书,等自道光八年二月奉㫖详加纂辑,共成全书八十卷。除奉表恭进外,伏思逆裔不靖,于嘉庆二十五年八月在卡外窥伺,迨道光六年六月竟敢勾结回众入卡滋扰,窃据四城,虽大兵进剿,未逾月而迅即克复。比及逆酋授首,经理善后,又越年馀始行蒇事。此数年中,军报络绎,简牍繁多,删节所存,尚复褎然成帙。我皇上宵旰筹笔,指授机宜,前后诏㫖凡数百道,悉皆仰劳圣虑,裁决精详。等奉命纂辑,不敢率忽,数月以来,陆续恭缮进呈,荷蒙几余披览,随时指示更正。兹已全书告成,装潢正本、陈设本各一分呈览,仍祈发下正本一分,交方略馆敬谨存储。此次在馆人员编纂详校,实皆奋勉出力,除等不敢仰邀议叙,总纂兼提调官光禄寺卿赵盛奎,现系京堂,亦不敢仰邀议叙外,其始终尤为出力之理藩院笔帖式松林等,仰恳天恩,分别从优奖励。其馀总纂、提调、收掌、纂修、协修、校对、译汉等官及誊录、供事人等,等核其在馆年分功课及平日差使,分别等第,造册咨部。其誊录、供事应如何过班铨选,均查照成案,于册内注明,统归吏部核办。谨奏。

是日谕:曹振镛等奏“纂办《平定回疆剿捦逆裔方略》告成,奉表恭进”一折。前此回疆军兴,自逆裔滋事以及元凶授首,经理善后一切机宜,运画允宜,垂示一编。曹振镛等奉命纂辑,率同在馆人员,陆续缮呈,朕随时披览,尚为详悉赅备。现已全书告成,请将在馆人员分别甄叙。除曹振镛等自称不敢仰邀议叙外,总纂兼提调官光禄寺卿赵盛奎,虽据曹振镛等奏称,伊现系京堂,不敢仰邀议叙,惟该员总司编辑,亦有微劳,仍著加恩交部议叙。理藩院笔帖式松林,内阁贴写中书文俊,刑部主事蔡勋,刑部侯补主事徐思荃,吏部候补主事许球,工部候补主事何汝霖,户部主事张祥河,内阁中书朱逵吉、汪元爵,此次在馆或总司校雠,或分司编纂,尤为奋勉出力,应各加以奖励。松林著作为候补主事,遇有理藩院满洲、蒙古题选主事缺出,不论咨留,即行奏补。文俊著遇有满、汉本堂中书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坐补。蔡勋、张祥河俱著作为候补员外郎,遇有各该部题选咨留缺出,即行奏补。徐思荃、许球、何汝霖俱著遇有各该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朱逵吉、汪元爵准销去试俸,俱著以主事升用,分掣户、刑两部行走,遇有各该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其馀在馆各员及誊录、供事等,著加恩赏给优叙。

八月十六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满、汉章京,自道光七年七月保奏之后,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择其行走勤慎者数员,公同酌拟。应请将理藩院员外郎赛尚阿,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题选咨留郎中缺出,即行升补。内阁中书英桂,清以侍读升用,遇有缺出,即行奏补。工部候补主题惠麟,系蒙古人员,该部客缺较少,需次无期。请调理藩院行走,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题选咨留缺出,即行奏补。理藩院贴写笔帖式熙成,请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笔帖式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奏补。内阁中书方铭彝,请销去试俸,以主事升用,由等分掣缺分较多之户、刑两部行走,遇有该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工部候补主事郑乔林、礼部侯补主事王藻,遇有各该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依议。

十一年正月二十二日谕:大学士曹振镛、吏新尚书文孚、户部尚书王鼎、工部尚书穆彰阿,久任军机大臣,赞襄勤慎,承㫖详明,俱著加恩,交部议叙。

五月初四日谕:曹振镛长子户部郎中曹恩汴,原得一晶荫生,著加恩给予曹振镛次子曹恩淡承荫,以示体恤。

十二年正月初九日本处奏:《平定回疆剿捦逆裔方略》一书于道光十年七月间成书八十卷,交武英殿刊刻,仍由方略馆校勘,声明如果详慎无讹,等查照成案,再行奏请鼓励在案。现据武英殿知照,将校勘全书刷印进呈,所有总司校勘之中书现任起居注主事顾英等,自道光八年到馆以来,悉心校雠,尚属始终奋勉。兹届全书完竣,等查照例案,酌请甄叙。应请将内阁中书现任起居注主事顾英,以六部主事调补,听候史部签掣部分,遇缺即补。候补中书吴葆晋、彭蕴章、徐堉、梁逢辰,应请各按吏部原掣名次,遇有选缺中书缺出,俟正班到班时,先用此项议叙一人,次用正班一人。再总校候补中书颜以燠一员,前次总校副本完竣,即经扬威将军大学士公长龄带往喀什噶尔办理善后事宜。上年长龄保奏出力,已奉㫖尽先补用,此次应请交部,照例议叙。谨奏。奉㫖:依议。

二月二十一日本处奏:此次办理汉字档册,派出军机章京工部候补员外郎徐璂、礼部候补主事汤鹏总司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予鼓励。恳恩准令徐璂遇有本部题选员外郎缺出,尽先补用,并免试俸。汤鹏遇有本部主事缺出,无论题选咨留,尽先补用。谨奏。奉㫖:徐璂著遇有本部题选员外郎缺出,尽先补用,并免其试俸。汤鹏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无论题选咨留,尽先补用。

九月初九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满、汉章京,自道光十年八月保奏之后,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择其行走勤慎者数员,公同酌拟。内阁中书文俊,请作为侯补侍读,该员现在丁忧,俟服阕后遇有侍读缺出,即行奏补。内阁学习中书音德贺,请遇有满、汉本堂实缺中书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奏补。工部笔帖式桂德,请作为候补主事,遇有该衙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理藩院候补主事熙成,请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补缺后并免试俸。户部主事万贡珍,请作为候补员外郎,遇有户部题选咨留员外郎缺出,即行奏补。礼部候补主事汤鹏,上年经方略馆议叙,尽先补用。惟礼部缺少,该员候补二年,尚未得缺。请循照旧案,掣分等所管缺分较多之户、刑二部,遇有该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兵部候补郎中王广业,请遇有本部题选咨留郎中缺出,即行奏补,并免试俸。刑部候补主事程庭桂,请遇有本部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依议。

十四年正月初一日谕:大学士曹振镛由乾隆年间供职词垣,嘉庆年间洊擢至大学士,朕御极之初,简授军机大臣,承㫖详明,倍加勤慎,历事三朝,为朕股肱心膂之臣。念其夙夜趋公,宣勤佐治,允宜特沛殊恩,以节劳勚。曹振镛著加恩在紫禁城内乘坐车轿,用示朕忧礼耆臣至意。

二十二日谕:大学士曹振镛久任军机,克勤克敬,年登八秩,精力如常;协办大学士文孚,户部尚书穆彰阿、王鼎、承㫖精详,劻勷是赖。俱著加恩,交部议叙。

十月十三日谕:大学士曹振镛由乾隆年间供职词垣,嘉庆年间洊擢至大学士,朕亲政之初简授军机大臣,久赞纶扉,倍加勤慎。现在年登八秩,精神强固,朕心实深嘉悦,允宜特沛殊恩,以昭懋眷。伊孙曹绍橚著加恩赏给举人,准其一体会试,用示朕笃祜耆臣有加无已之至意。

十二月十九日本处奏:此次承办清档,等派军机章京内阁中书英干、理藩院笔帖式瑞春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予鼓励。英干请遇有满、汉本堂实缺中书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奏补。惟该员现在丁忧,应俟服阕后遇缺即补。瑞春前因实录全书告成,经部议补缺,后作为额外主事。该员补缺无期,请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笔帖式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奏补,并免额外主事试停。谨奏。奉㫖:依议。

十六年正月十七日谕:军机章京工部郎中何汝霖,著加恩遇有郎中应陞之京堂缺出,吏部一体开列请㫖,其郎中任内京察一等著即注销。

谨按:十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本处奏:军机章京工部郎中何汝霖,前经俸满截取繁缺知府,现复记名御史。该员在军机处行走岁年,于一切事务尚为熟悉,恳请内用,仍留军机处办事,以资熟手。奉㫖:依议。

九月十一日本处奏:军机处行走满、汉章京,自道光十三年九月保奏之后,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择其行走勤慎者数员,公同酌拟。内阁中书音德贺,请作为候补侍读,遇有侍读缺出,即行奏补。户部笔帖式福连,请作为候补主事,该员现未满服,俟服阕后遇有本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理藩院主事熙成,请作为候补员外郎,遇有理藩院满洲、蒙古题选咨留员外郎缺出,即行奏补。理藩院学习笔帖式瑞春,请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笔帖式缺出,不计旗分,即行奏补。刑部主事方铭彝,请作为候补员外郎,遇有本部题选咨留员外郎缺出,即行奏补。吏部候补主事陈孚恩,请遇有本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刑部候补主事江绍僖,请遇有本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工部额外主事彭蕴章在额外行走,尚未报满,应请俟照例扣足三年,期满后,遇有本部题选咨留主事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依议。

十七年正月初一日谕:大学士潘世恩,著赏加太子太保衔。

二十二日谕:大学士潘世恩、穆彰阿,协办大学士王鼎,克勤克敬,不愧赞襄,俱著加恩,交部议叙。

二月二十一日本处奏:此次办理汉字档册,派出军机章京工部候补主事朱应元、兵部候补主事刘晸昌总司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子鼓励。朱应元、刘晸昌恳恩准令遇有本部主事缺出,无论题选咨留,尽先补用。谨奏。奉㫖:朱应元、刘晸昌均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无论题选咨留,尽先补用。

十一月初九日谕:都察院左都御史奎照,著加恩在紫禁城内骑马。

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谕:大学士穆彰阿,在内廷宣力有年,现丁母忧,著加恩赏给广储司银五百两经理丧事。

十二月十八日本处奏:此次办理清字档案,等派军机章京户部笔帖式恩符、理藩院笔帖式龄椿总司校对,颇为详慎,应请量予鼓励。恳恩准令恩符、龄椿均作为候补主事,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奏补。谨奏。奉㫖:恩符、龄椿均著作为候补主事,遇有该衙门满洲、蒙古题选主事缺出,即行奏补。

二十一日谕:大学士潘世恩,在内廷宣力有年,端力勤慎,遇事细心,现届七旬,精神强固。著加恩赏戴花翎,以示优眷。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枢垣记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