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九·恩敘四 下一卷▶


道光二年二月十六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漢字檔冊,派出軍機章京吏部員外郎陳彬、內閣中書喬用遷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子鼓勵。懇恩准令陳彬銷去試俸,喬用遷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陳彬著准銷試俸,喬用遷著遇有該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

六月初一日㫖:圓明園娘娘廟住房一所,著賞給松筠居住。

三年九月初四日㫖:成郡王載銳恭繳熱河下處一所,著賞給軍機大臣作為公所。

十二月十七日本處奏:等於本年七月間恭進《遼》、《金》二史正本,並將趕辦《元史》緣由奏明在案。今據該館提調等稟稱,《元史》業經繕校完竣,恭繕正本進呈,計二百十卷,裝成二十套,其中地名、人名、官名,悉遵《欽定元史語解》,悉心校對,俟發下時,等卽督同該館提調等詳校副本,交武英殿刊刻。等恭讀《欽定遼史語解》、《金史語解》、《元史語解》,間有前後兩歧,小註不全,及重復等處,督率提調、纂修等官,敬謹恭繕一分,裝成八套進呈,俟發下時,一併恭送武英殿修飾完善。將來卽冠於三史之首,頒列學宮,傳之久遠。等不敢仰邀議敘,其校書各員,均屬詳慎,戶部候補主事俞誦芬尤為出力,應請遇有該部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充補。所有總校、分校、謄錄、譯漢各員及供事等,等核其在館功課分別等第造冊,咨送吏部照例優敘。謹奏。奉㫖:依議。

四年四月十六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道光元年六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行走勤慎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帖寫中書福英阿,應請遇有滿、漢本堂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坐補。戶部主事阿達順、烏爾恭額,均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阿達順系蒙古人員,戶部蒙古員外郎僅止一缺,需次無期,應請遇有本部滿洲、蒙古員外郎題選缺出,卽行坐補。烏爾恭額應請遇有本部員外郎缺出,不論題選,卽行坐補。刑部員外郎何增元,應請遇有本衙門郎中缺出,毋論咨留,卽行升補,仍不積咨留之缺。刑部候補主事馬光瀾,應請遇有主事缺出,毋論咨留,卽行奏補。刑部額外主事蔡勛,系由小京官六年俸滿作為額外主事,該員在額外行走尚未報滿,應請俟照例扣足三年,期滿後,遇有本衙門主事缺出,毋論咨留,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五年正月二十三日諭:大學士曹振鏞、吏部尚書文孚、戶部尚書黃鉞,管理部務均臻妥善,而承書諭㫖,獻替劻勷,尤為出力;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英和管理部旗諸務,具能盡職。俱著交部議敘。

六年七月十九日諭:吏部郎中截取知府趙盛奎,著以四品京堂用,停其銓選。

七年三月十四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漢字檔冊,派出軍機章京內閣候補中書朱逵吉、兵部候補主事周濤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子鼓勵。懇恩准令朱逵吉遇有該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免其試俸;周濤遇有該部題選缺出,盡先補用。謹奏。奉㫖:朱逵吉著遇有該衙門題選缺出,卽行奏補,免其試俸;周濤著遇有該部題選缺出,盡先補用。

七月十七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道光四年七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行走勤慎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中書岳齡系蒙古人員,升途較難。應請作為候補主事,酌雕缺分較多之理藩院行走,遇有滿洲、蒙古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坐補。戶部候補主事文明,請遇有本部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坐補。理藩院筆帖式賽尚阿,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本衙門滿洲、蒙古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坐補。內閣中書張祥河、龍汝言,請以六部主事陞用,由等分掣所管吏、戶、兵、工四部行走,遇有各本衙門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坐補。戶部主事俞誦芬,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題選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八年正月二十五日諭:自道光六年喀什噶爾用兵以來,軍機大臣曹振鏞等佐聯運籌軍務,夙夜勤勞,承書諭㫖,鉅細無遺。去歲因四城雖復,首逆未獲,曾經稍示恩榮,朕意未愜。茲元兇生獲,紅旗報捷,軍機大等尤當再沛恩施,用昭獎勸。大學士曹振鏞,著晉加太傅銜,賞用紫韁;吏部尚書文孚,著晉加太子太傅銜,賞用紫韁;戶部尚書王鼎,著賞戴花翎;兵部尚書玉麟,著晉加太子太保銜;工部尚書穆彰阿,著晉加太子少保銜,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仍俱著照軍功,交部議敘。其滿、漢軍機章京等,著軍機大臣編列一、二、三等,候㫖施恩。

二十七日諭:昨降㫖令軍機大臣將滿、漢軍機章京等編列等次候㫖施恩,茲據分別開單具奏。其擬列一等六員內,除趙盛奎已有花翎外,四品銜光祿寺少卿吳孝銘、戶部郎中阿達順,俱著加恩賞戴花翎;候補四品京堂趙盛奎、刑部郎中何增元、吏部員外郎平慶、理藩院主事賽尚阿,俱著加恩交部照軍功例從優議敘。其擬列二等之滿洲章京戶部郎中成貴、內閣侍讀福英阿、戶部候補主事文明、理藩院主事岳齡、內閣中書英桂、刑部筆帖式玉昆、理藩院筆帖式松林、兵部員外郎達興阿、戶部主事春和、內閣候補中書文俊、工部候補主事惠麟、兵部候補主事文丕;漢章京刑部員外郎孫蘭枝、刑部郎中錢廷熊、刑部員外郎馬光瀾、戶部員外郎俞誦芬、工部員外郎傅繩勛、內閣中書朱逵吉、戶部主事張祥河、兵部候補主事龍汝言、兵部主事周濤、內閣中書汪元爵、刑部候補主事徐思荃,俱著加恩交部照軍功例議敘。其行走資淺擬列三等之滿洲章京理藩院候補筆帖式熙成、工部筆帖式桂德;漢章京內閣候補中書方銘彜、工部候補主事鄭喬林、吏部候補主事許球,俱著加恩各賞大緞一疋,由廣儲司給發。

九年九月二十六日諭:朕恭謁祖陵,大禮慶成,軍機大臣俱著加恩賞加二級。如舊有降級留任處分在降三級以下者,准以所加之級抵降二級。

十月二十五日諭:大學士曹振鏞年逾七旬,著於該管衙門應行帶領引見之日,俱免其帶領,以示體恤耆臣至意。

十年七月初九日本處奏:竊查《平定囘疆勦捦逆裔方略》一書,等自道光八年二月奉㫖詳加纂輯,共成全書八十卷。除奉表恭進外,伏思逆裔不靖,於嘉慶二十五年八月在卡外窺伺,迨道光六年六月竟敢勾結囘眾入卡滋擾,竊據四城,雖大兵進勦,未逾月而迅卽克復。比及逆酋授首,經理善後,又越年餘始行蕆事。此數年中,軍報絡繹,簡牘繁多,刪節所存,尚復褎然成帙。我皇上宵旰籌筆,指授機宜,前後詔㫖凡數百道,悉皆仰勞聖慮,裁決精詳。等奉命纂輯,不敢率忽,數月以來,陸續恭繕進呈,荷蒙幾余披覽,隨時指示更正。茲已全書告成,裝潢正本、陳設本各一分呈覽,仍祈發下正本一分,交方略館敬謹存儲。此次在館人員編纂詳校,實皆奮勉出力,除等不敢仰邀議敘,總纂兼提調官光祿寺卿趙盛奎,現系京堂,亦不敢仰邀議敘外,其始終尤為出力之理藩院筆帖式松林等,仰懇天恩,分別從優獎勵。其餘總纂、提調、收掌、纂修、協修、校對、譯漢等官及謄錄、供事人等,等核其在館年分功課及平日差使,分別等第,造冊咨部。其謄錄、供事應如何過班銓選,均查照成案,於冊內註明,統歸吏部核辦。謹奏。

是日諭:曹振鏞等奏「纂辦《平定囘疆勦捦逆裔方略》告成,奉表恭進」一摺。前此囘疆軍興,自逆裔滋事以及元兇授首,經理善後一切機宜,運畫允宜,垂示一編。曹振鏞等奉命纂輯,率同在館人員,陸續繕呈,朕隨時披覽,尚為詳悉賅備。現已全書告成,請將在館人員分別甄敘。除曹振鏞等自稱不敢仰邀議敘外,總纂兼提調官光祿寺卿趙盛奎,雖據曹振鏞等奏稱,伊現系京堂,不敢仰邀議敘,惟該員總司編輯,亦有微勞,仍著加恩交部議敘。理藩院筆帖式松林,內閣貼寫中書文俊,刑部主事蔡勛,刑部侯補主事徐思荃,吏部候補主事許球,工部候補主事何汝霖,戶部主事張祥河,內閣中書朱逵吉、汪元爵,此次在館或總司校讎,或分司編纂,尤為奮勉出力,應各加以獎勵。松林著作為候補主事,遇有理藩院滿洲、蒙古題選主事缺出,不論咨留,卽行奏補。文俊著遇有滿、漢本堂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坐補。蔡勛、張祥河俱著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各該部題選咨留缺出,卽行奏補。徐思荃、許球、何汝霖俱著遇有各該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朱逵吉、汪元爵准銷去試俸,俱著以主事陞用,分掣戶、刑兩部行走,遇有各該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其餘在館各員及謄錄、供事等,著加恩賞給優敘。

八月十六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道光七年七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行走勤慎者數員,公同酌擬。應請將理藩院員外郎賽尚阿,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題選咨留郎中缺出,卽行升補。內閣中書英桂,清以侍讀陞用,遇有缺出,卽行奏補。工部候補主題惠麟,係蒙古人員,該部客缺較少,需次無期。請調理藩院行走,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題選咨留缺出,卽行奏補。理藩院貼寫筆帖式熙成,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筆帖式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內閣中書方銘彜,請銷去試俸,以主事陞用,由等分掣缺分較多之戶、刑兩部行走,遇有該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工部候補主事鄭喬林、禮部侯補主事王藻,遇有各該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十一年正月二十二日諭:大學士曹振鏞、吏新尚書文孚、戶部尚書王鼎、工部尚書穆彰阿,久任軍機大臣,贊襄勤慎,承㫖詳明,俱著加恩,交部議敘。

五月初四日諭:曹振鏞長子戶部郎中曹恩汴,原得一晶蔭生,著加恩給予曹振鏞次子曹恩淡承蔭,以示體恤。

十二年正月初九日本處奏:《平定囘疆勦捦逆裔方略》一書於道光十年七月間成書八十卷,交武英殿刊刻,仍由方略館校勘,聲明如果詳慎無訛,等查照成案,再行奏請鼓勵在案。現據武英殿知照,將校勘全書刷印進呈,所有總司校勘之中書現任起居註主事顧英等,自道光八年到館以來,悉心校讎,尚屬始終奮勉。茲屆全書完竣,等查照例案,酌請甄敘。應請將內閣中書現任起居註主事顧英,以六部主事調補,聽候史部簽掣部分,遇缺卽補。候補中書吳葆晉、彭蘊章、徐堉、梁逢辰,應請各按吏部原掣名次,遇有選缺中書缺出,俟正班到班時,先用此項議敘一人,次用正班一人。再總校候補中書顏以燠一員,前次總校副本完竣,卽經揚威將軍大學士公長齡帶往喀什噶爾辦理善後事宜。上年長齡保奏出力,已奉㫖盡先補用,此次應請交部,照例議敘。謹奏。奉㫖:依議。

二月二十一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漢字檔冊,派出軍機章京工部候補員外郎徐璂、禮部候補主事湯鵬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予鼓勵。懇恩准令徐璂遇有本部題選員外郎缺出,盡先補用,並免試俸。湯鵬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謹奏。奉㫖:徐璂著遇有本部題選員外郎缺出,盡先補用,並免其試俸。湯鵬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

九月初九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道光十年八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行走勤慎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中書文俊,請作為侯補侍讀,該員現在丁憂,俟服闋後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內閣學習中書音德賀,請遇有滿、漢本堂實缺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工部筆帖式桂德,請作為候補主事,遇有該衙門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理藩院候補主事熙成,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補缺後並免試俸。戶部主事萬貢珍,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戶部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禮部候補主事湯鵬,上年經方略館議敘,盡先補用。惟禮部缺少,該員候補二年,尚未得缺。請循照舊案,掣分等所管缺分較多之戶、刑二部,遇有該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兵部候補郎中王廣業,請遇有本部題選咨留郎中缺出,卽行奏補,並免試俸。刑部候補主事程庭桂,請遇有本部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十四年正月初一日諭:大學士曹振鏞由乾隆年間供職詞垣,嘉慶年間洊擢至大學士,朕御極之初,簡授軍機大臣,承㫖詳明,倍加勤慎,歷事三朝,為朕股肱心膂之臣。念其夙夜趨公,宣勤佐治,允宜特沛殊恩,以節勞勩。曹振鏞著加恩在紫禁城內乘坐車轎,用示朕憂禮耆臣至意。

二十二日諭:大學士曹振鏞久任軍機,克勤克敬,年登八秩,精力如常;協辦大學士文孚,戶部尚書穆彰阿、王鼎、承㫖精詳,劻勷是賴。俱著加恩,交部議敘。

十月十三日諭:大學士曹振鏞由乾隆年間供職詞垣,嘉慶年間洊擢至大學士,朕親政之初簡授軍機大臣,久贊綸扉,倍加勤慎。現在年登八秩,精神強固,朕心實深嘉悅,允宜特沛殊恩,以昭懋眷。伊孫曹紹橚著加恩賞給舉人,准其一體會試,用示朕篤祜耆臣有加無已之至意。

十二月十九日本處奏:此次承辦清檔,等派軍機章京內閣中書英幹、理藩院筆帖式瑞春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予鼓勵。英幹請遇有滿、漢本堂實缺中書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惟該員現在丁憂,應俟服闋後遇缺卽補。瑞春前因實錄全書告成,經部議補缺,後作為額外主事。該員補缺無期,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筆帖式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並免額外主事試停。謹奏。奉㫖:依議。

十六年正月十七日諭:軍機章京工部郎中何汝霖,著加恩遇有郎中應陞之京堂缺出,吏部一體開列請㫖,其郎中任內京察一等著卽註銷。

謹按:十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本處奏:軍機章京工部郎中何汝霖,前經俸滿截取繁缺知府,現復記名御史。該員在軍機處行走歲年,於一切事務尚為熟悉,懇請內用,仍留軍機處辦事,以資熟手。奉㫖:依議。

九月十一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滿、漢章京,自道光十三年九月保奏之後,已逾三年。等留心察看,擇其行走勤慎者數員,公同酌擬。內閣中書音德賀,請作為候補侍讀,遇有侍讀缺出,卽行奏補。戶部筆帖式福連,請作為候補主事,該員現未滿服,俟服闋後遇有本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理藩院主事熙成,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理藩院滿洲、蒙古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理藩院學習筆帖式瑞春,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筆帖式缺出,不計旗分,卽行奏補。刑部主事方銘彜,請作為候補員外郎,遇有本部題選咨留員外郎缺出,卽行奏補。吏部候補主事陳孚恩,請遇有本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刑部候補主事江紹僖,請遇有本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工部額外主事彭蘊章在額外行走,尚未報滿,應請俟照例扣足三年,期滿後,遇有本部題選咨留主事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依議。

十七年正月初一日諭:大學士潘世恩,著賞加太子太保銜。

二十二日諭:大學士潘世恩、穆彰阿,協辦大學士王鼎,克勤克敬,不愧贊襄,俱著加恩,交部議敘。

二月二十一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漢字檔冊,派出軍機章京工部候補主事朱應元、兵部候補主事劉晸昌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子鼓勵。朱應元、劉晸昌懇恩准令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謹奏。奉㫖:朱應元、劉晸昌均著遇有本部主事缺出,無論題選咨留,盡先補用。

十一月初九日諭:都察院左都御史奎照,著加恩在紫禁城內騎馬。

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諭:大學士穆彰阿,在內廷宣力有年,現丁母憂,著加恩賞給廣儲司銀五百兩經理喪事。

十二月十八日本處奏:此次辦理清字檔案,等派軍機章京戶部筆帖式恩符、理藩院筆帖式齡椿總司校對,頗為詳慎,應請量予鼓勵。懇恩准令恩符、齡椿均作為候補主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奏補。謹奏。奉㫖:恩符、齡椿均著作為候補主事,遇有該衙門滿洲、蒙古題選主事缺出,卽行奏補。

二十一日諭:大學士潘世恩,在內廷宣力有年,端力勤慎,遇事細心,現屆七旬,精神強固。著加恩賞戴花翎,以示優眷。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