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载之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二 权载之文集 卷第四十三
唐 权德舆 撰 姜殿扬 编校补 景无锡孙氏小绿天藏大兴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四

权载之文集卷第四十三


            唐权德舆字载之

 表


   赵相公谢赐金石凌表


臣某言伏奉恩敕赐臣金石凌并方及服法并金花银


合一又赐臣苏膏方及眼赤有疮方其方皇太子书者

鸿私荣贶特发天心受恩拜赐惭怖交集臣闻台司之

任茂遂群生而摄卫乖宜自贻病疾理身未暇赋政何


堪岂谓上简宸衷俯矜贱质御方灵药稠叠宠光剂和


至精减圣躬所服翰墨元妙降皇储之书仰光辉而陋

目增明承渥泽而沉痾自愈致金石之固通性命之和

保持诲谕曲尽兹㫖蠲其烦滞授以康宁省巳何功害

盈知惧伏惟陛下宣布大化则时无疵疠懋建大中则

物以阜安生及昌期自登寿域况臣劣薄待罪枢衡感

平施而已深荷殊荣而难报虽阴阳不测犬马之疾顿

瘳而日月无私萤烛之光何补生成覆露皆禀眷慈竭

力致命岂申愚效无任感恩惶惧之至谨具表陈谢以

贞元九年六月日

   卢相公谢中书侍郞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命除臣中书侍郞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祗奉诏命循省妄庸感恩量力不知所措中谢

闻宰相者叙四时之化顺万物之宜用赞裁成使之茂

遂而中书宻勿庶政本源以奉大猷是为右弼臣实凡

軰本无他能家尚儒风𫉬承緖业因缘忝幸践履班荣

诚不自意忽焉过量台司待罪已涉三年妨贤既久内

讼弥切盖谨谨诫惧人之常分而𬣙谟教化宜择全才

陛下在宥万方躬勤百度岂虞贱质再沐睿言特迁紫

微实玷皇极臣面所陈让推于至公天鉴未回进退惶

灼且假人以器知臣者君犹兾鸿私俯察愚恳害盈之

祸敢爱微躯覆𫗧之忧难抑公议无任感恩怖惧之至

谨奉表陈谢以闻臣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贞元十

一年正月六日


   贾相公陈乞表

臣某言臣以庸薄循省无堪过𫎇圣恩累忝非据自顷

岁任汾州刺史后三领节制一叨居守皆出于宸眷曾


不因人昨入觐阙庭特𫎇参列台鼎妨贤待罪荏苒四

年昧于摄生素又多病眼有翳膜之疾耳闻风雨之声

自赵憬云亡卢迈染患忽忽惊悸旧疹顿加尸素之中

视听不逮枢务至重万方所瞻得人则理不可暂阙伏

望博𨕖才彦上副忧勤虽窃位贪恩犹思自勉而省躬

量力诚所不任非求退让之名寔为官谤所迫伏希圣

鉴俯察恳诚无任惶愳迫切之至谨奉表陈请以闻贞

元十二年九月四日

   卢相公谢赐方药并陈乞表

臣某言臣自染偏风今已弥月将息未减渥泽转深伏

䝉特令供奉僧智昌医疗并每日令中使存问及赐柳

汤煎驴头方仍便令服饵者顾以庸贱昧于摄理久兹

窃位常惧害盈阴阳之和无补时化风毒生疾上烦圣

慈灵方御医稠叠备至虽受恩服药诚合渐瘳而福过

灾生虑难自保况中贵将命宠临私门犬马之㣲日尘

黈纩或有加减自合上闻非常之恩伏乞停罢且台司

要重庶政泉源以臣平居素积官谤今右边手足动用

不随自滞枕席已淹弦晦伏乞以时免职使得养疾家

居博求上才用塞人望则公朝无覆𫗧之责陋质荷生

成之仁今摄衣拜章力且未足口占代署贵达愚𠂻无

任感恩迫切之至谨奉表陈请以闻贞元十二年十月

一日

   第二表


臣某言臣疾病所婴在假既久自审不逮遂有上陈诏

旨优答恳诚未允屏营惭惧不知所安臣闻为官择人

各司其局条责实效共致理平凡在庶寮犹不可旷况


宰臣之任鼎足承君调和阴阳左右教化能否之下利

害系焉苟有所壅其伤必大以臣虚薄备位四年奉励


精之勤但乐昌运当具瞻之地莫副群心书曰百寮师

师百工惟时言得其人也语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言


审其分也况沉顿逾月冠带未任风毒所侵难望速差


彼巳之刺倍切于今以被病之微臣台司之厚禄自知

不可如公议何伏枕披诚再黩宸扆兾回天鉴俯遂愚


衷所谓曲成岂惟平施无任悃款迫切之至谨奉表陈


请以闻贞元十二年十月八日

   第三表

臣某言臣迫于疾瘵累有陈奏再奉诏㫖私愿未从感

恩则深量力难济况偏风状候与诸疾不同虽时似小

减终虑成沉痼中枢务重不可阙人自臣在假巳四十

馀日旷废斯甚兢惶益深一夫不𫉬一吏失职则系圣

虑以之忧劳今臣手足未平心緖未复卧受丰禄胡颜

自安伏惟陛下顺天理物躬勤庶政事无细大咸遂其

宜岂可独私微臣久玷时化是以直䟽诚恳不敢苟饰

烦词冒黩宸严期于鉴照无任惶怖震越之至谨奉表

陈请以闻贞元十二年十月十六日

    赵庶子相公谢平章事表

臣某言臣伏奉今日恩制除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祗

荷成命捧读诏书心魂震惊拜抃失次中谢臣闻燮赞

化源参和鼎实上合一德以平六符苟非其人所系斯

重臣本虚薄素无器能徒以文艺𫉬承代业比肩多士

陈力淸时累叨渥恩践履官序顷岁奉职中禁草议南

宫遂忝左曹列于近侍顾常内讼已虑旷官岂谓宸眷

特加擢任非据伏自循省不知所安且臣去冬尚守郞

吏今才一岁遂备台司自非今才难塞公议虽鞠躬匪

懈必尽事君之诚而宣化赋政恐累知臣之举生成难

报覆𫗧是忧伏以面奉德音不敢更有陈让拜章感涕

上答何阶无任荷戴惶惧之至谨奉表陈谢以闻贞元

十二年十月十七日

   卢相公陈乞第五表

臣某言臣素以庸虚又婴疾病半年在假未任出入四

表上陈备尽诚恳过𫎇渥泽特赐优容圣慈则深私愿

犹阻俯仰衽席兢惶靡宁臣本谓至春和得渐平复今

方药遍用根本未除虽簪带假人得以被体而趋步无

力难于拜恩辅臣之任百辟是仰遵守法度诚所宜先

岂有逾岁家居尚尘鼎饪况所受厚禄出于疲人窃位

公朝尚知不可沉痾私室何以自安易𧰼害盈寔在今

日伏惟陛下宏覆万物曲成不遗凡在怀生各得其所

以臣沉痗久旷官司前后陈闻披⿰氵历肝胆期切之至谨

奉表陈请以闻贞元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第六表

臣某言臣待罪非据岁时已深宠秩逾涯灾患自至一

从移病忽及周月五献章表未遂血诚沉痼之身滞于

床枕职守之效绝于官曹虚费禄廪不安夙夜遂于去

年五月二十五日进状乞停俸钱自后不敢更有请受

窃兾素飧之责少息舆议丹恳之至上回圣心迩来又

经九十馀日成命未下忧惶无措葢闻禄以诏功又以

养贤以臣之愚无功久此尸旷俯仰内讼迫于公私臣

之情理实为难处臣之言词不能自达使得终𫉬退免

曲遂微诚亭育深恩寔在于此无任猥迫恳款之至谨

奉表陈乞以闻贞元十三年九月五日

   卢相公谢授賔客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制除臣太子賔客睿慈曲被宏贷

特加捧承命书感抃交集中谢臣以庸劣累叨鸿私无

补庙谋徒速官谤妨贤岁久婴疾日深累陈愚衷上黩

宸鉴敢言知止诚以乞身陛下亭毒之恩不遗微细载

纡诏㫖尚列师賔全度终始于臣为厚跼天蹐地空荷

生成无任感戴欣惧之至谨奉表陈谢以闻贞元十年

九月七日

   贾相公陈乞表

臣某言臣以庸愚谬尸宠禄位居师长职重台司徒叨

渥恩无补时化跼蹐荏苒六年于兹去秋巳来多病相

继每自策勉以奉休明而筋骸内衰官谤外积近染痢

疾绵历旬时进退之状不恒𥨊食之理皆耗伏枕循省

无所克堪凡在常情皆愿贵仕况臣累𫎇任使实越等

夷从容朝堂沐浴天泽恩私岁久诚每切于匪躬疲𦬼

日侵事有迫于量力伏惟陛下覆育临照曲成不遗俯

矜愚衷移授散秩则枢轴不旷轮辕适宜拳拳之诚所

望斯足无任恳款惶惧之至谨奉表陈请以闻贞元十

四年七月二十二日

   郑相公让中书侍郞平章事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制授臣中书侍郞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诏书自天受命惶悸俯伏循省不知所容中谢

闻宰理中枢从古所重贞教化之本𨗳阴阳之和外抚

四夷内循百职或乖于是则谓旷官臣志在服儒才非

经远爰自筮仕期于代耕而遭时逾量践历朝序自奉

禁中之职累叨望外之恩超贰冬官兼司𨕖部流品未

序铨综乖方以荣为忧伏待谴责岂谓特延眷渥叅列

庙谋以瓶筲之资当柱石之重况臣自去夏尚守台郞

周月之间遂悬相印承陛下励精之理副陛下则哲之

明量力省躬必知不可伏乞俯回诏命别𨕖公才敢⿰氵历

血诚上黩天鉴无任惶惧恳迫之至谨奉表陈让以闻

贞元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崔相公谢门下侍郞表

臣某言审巳无庸谬膺宠授昨所陈让迫于恳诚兾全

至公岂敢外饰黄阁务重非才实难墨诏复临捧读增

惧臣闻惟君知臣任之以器惟臣事君量而后入生逢

昌运自比可封之人职在台司难逃窃位之责三年待

罪无补盛明再命逾涯转速官谤天威咫尺愚虑屏营

伏以令断表章不敢累黩宸扆虽誓心毕命以竭㣲衷

折足濡翼其如公议无任感恩惶惧之至谨奉表陈谢

以闻贞元十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贾相公谢赐马及银器锦彩等表

臣某言今日中使某乙奉宣进止以臣所进关内陇右

图并录十卷特赐马一疋并银瓶盘等若干事锦彩若

干疋者承命抃舞震惊失图伏以圣朝覆焘无私声教

远被虽夏书禹贡周制职方重译所通未若今日臣以

末学𫉬奉昌期尝好地理之书颇知河湟之事明征史

事博考前闻夙夜以思岁时遂久纪诸文字缋以丹靑

上尘圣聪庶备方志岂谓眷慈宏奖宠赉特深出珍华

于内府下驵骏于天厩恩荣所及焕丽相辉循顾庸虚

曲承蕃锡负乘匪服并切于今无任感恩荷戴之至谨

奉表陈谢以闻贞元十四年九月五日

   齐相公让修国史表

臣某言臣去九日于延英对陛下勤求理本语及史官

遂命崔损承㫖令臣兼修国史臣省已无取受恩殊常

仓惶震惊未及陈露今日中使某乙奉宣进止授臣此

职窃自思忖非所克堪感戴屏营不知所据伏以褒贬

善否裁成义𩔖直词是系往哲攸难臣谬践台司无补

皇化每忧覆败上负聪明岂足以再纡宸慈累添荣渥

稽前古之𢑱训明圣朝之法诫立言载笔岂易其人量

力循涯自知不可又自贞元四年李泌后宰臣遂不兼

此职葢以论著愼重留于圣心自非时谓全才何以远

循故事用此内省以荣为忧况君举必书时同尧舜之

理任人以器頋无迁固之能所𫖮殊私特𥨊成命无任

感恩惶惧之至云云贞元十八年五月十八日

   齐賔客相公进所赐马表

臣某言臣顷待罪中枢特𫎇睿渥既切维鹈之刺又叨

锡马之荣忧在忝旷积成疾瘵圣慈全贷尚列师賔见

惊福过之灾犹积喜中之惧况兹天𩦸辍自御闲寔有

代劳之功且期致远之用特优赐与以宠宰司臣自改

官即合进纳而心力衰耗晦明纒绵筋骸自便惟在床

衽视听所知不过汤药沉痾馀息有异常人平居故事

皆所废㤀顷年愧惧巳切于负乘今日稽留自疑于夺

魄因缘尸素积累罪辜踈愚昧瞀陨越无地谨随表奉

进无任惶恐震惧之至臣某顿首谨言贞元十九年

二月二十三日

   贾相公陈乞表

臣耽言伏奉今日制条除臣检校司空兼左仆射依前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祗荷成命奉戴恩私心魂震惊惭

怖失次臣以庸薄无他才能先朝过听谬赐驱䇿叨居

鼎饪十有三年猥承雨露之恩终阙涓埃之效累经陈

乞未允恳诚复以馀年再承休命自陛下纂膺宝祚泽

被群生亭育所加飞沈遂性而臣齿发颓暮疾恙婴侵

筋骸曰衰心力皆耗况宰相之职用调阴阳司空之官

实平水土从古授受重难其人以臣平居知犹不可今

中即眩耄外亦支离寝兴不安言语失次岂可苟贪贵仕

上玷淸时省躬则然况在公议古者君有致政之惠臣

感得谢之恩钟鸣漏尽前哲所诫年衰疾剧在臣为甚

迫于情理敢黩天威慺慺血诚期在鉴听无任恳款恐

惧之至谨奉表陈让以闻臣耽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

贞元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第二表

臣耽言臣以疾病所迫气力不任辄露恳诚上祈退免

圣慈备至私愿未从诏㫖便蕃慰勉纎悉自宜䇿励以

奉休明蝼蚁之诚敢忘夙夜犬马之疾日益纒绵视听

昏烦举措乖误心不记事口不逮心神理害盈正谓今

日昔韦贤致仕著在汉庭韩厥请老书于鲁史岂可以

兹沉废苟污班荣迫于公私非敢㧑挹自圣明驭宇动

植覃恩岂于庸愚独阻诚志乞回天鉴俯遂残生伏𥿄

上陈感涕呜咽无任惶惧恳切之至谨再奉表陈乞以

闻臣耽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贞元二十一年三月

二十七日

   第三表

臣耽言臣残年沉瘵渐不支持再表上陈未𫎇允许頋

兹朽质徒感鸿私而枕席纒绵形神消耗上台之任岁

月积深大病之期晦明难保自叨升论道扶疾拜恩尔

来状候日以羸顿灾因福过足验于今伏乞赐臣骸骨

收臣印绶期于必遂不敢烦词无任量力恳迫之至谨

奉表陈乞以闻贞元二十一年五月二十日

   第四表

臣耽言臣闻生人所欲岂过富贵仕进之荣无逾公相

臣受禄过厚叨恩过深疾瘵所侵日日以甚表章三上

宸眷未回薾然私室溘尽是虑臣顷岁齿及悬车疾经

百日辄援礼令乞遂休闲先圣优容未遂矜允今则桑

榆转迫沉顿䆮深比于往年远不相及前后陈请备竭

肺肝特希圣慈俯鉴愚恳羸骸假息所望退身⿰氵历血披

诚伏待明命无任屏营恳迫之至谨奉表陈乞以闻贞

元二十一年七月二十日

   第五表

臣某言臣以庸愚累叨爵命大行皇帝㧞擢非次列于

宰司岁时䆮深尘露无补太上皇践祚听政宠登三公

而臣𥨊疾所婴已在床枕沉痾日剧气力渐微自春涉

秋四表陈乞伏遇陛下继明纂统临照万方澄淸化源

朝野相庆但臣百疾所奏四支不任岂使将尽之人犹

处具瞻之地私诚所迫上黩宸严既非饰让期在听纳

无任恳悃迫切之至谨奉表陈乞以闻永贞元年八月

八日

   第六表

臣某臣言犬马之疾福过灾生前日已来转就危困自

量气力的不支持自陛下嗣纂睿图臣已𥨊瘵绵亟竟

不得一趋云陛上谒龙颜幽壤之中以此为恨臣备位

宰相岁时最深永归泉下无补明代伏惟陛下为万姓

自爱则幽明𫎇福无任感恩哀恋之至谨奉遗表以闻

永贞元年十月一日










权载之文集卷第四十三